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富貴不能吟第259章 說公道話   
  
第259章 說公道話

g,更新快,無彈窗,!

燕棠被她勾得血氣上湧,悶聲避開一點:"別鬧."

戚繚繚再勾一勾.

他無奈攥住她的手:"說了別鬧."

戚繚繚恢複正經,隨即抽出手來,輕快地跨出了門去.

燕棠拖長音跟上:"慢點兒!"

廊下侍衛們目光燈籠似的看著這兩人一前一後地出門,直到他們影子消失不見才又齊刷刷收回來,半刻,又齊刷刷清了口嗓子.

春天還沒來呢,怎麼滿院子里都是春暖花開的酸臭氣息……

……

蕭珩回到十王府,邊除大氅塞給秦止岸邊說道:"去查查蘇慎慈那個妹妹怎麼回事兒?"

秦止岸抱著衣裳跟進屋來,說道:"蘇慎慈的妹妹叫蘇慎云,是蘇士斟繼室姚氏所生,而姚氏自半年前與人通奸被蘇士斟給休了.

"這件事我記得在之前查訪蘇慎慈的時候,曾經已跟王爺說過一嘴兒."

"忘了."蕭珩仰脖喝了半杯茶.

秦止岸便道:"她怎麼了?"

彭胤冷哂:"這厮怕也不是個守規矩的,先前就在鎮北王府里盯著咱們爺看呢."

秦止岸笑了笑.

蕭珩端著杯子坐下來,順手戳了戳桌上籠子里的小刺猬:"蘇慎慈繼母通奸?"

"對,而且據說還是戚繚繚幫著蘇慎慈捉的奸."秦止岸又道.

"戚繚繚?"蕭珩收手回頭.

秦止岸略感無奈:"這泰康坊里除去燕棠舍棄青梅戀上別人的事情之外,還有很多事情王爺聽過都沒有放在心上.

"戚繚繚不光是幫著燕棠的青梅肅清了內宅,而且據說,蘇沛英進入翰林院,也有戚繚繚在永郡王老太妃過壽時舉薦的功勞."

蕭珩撩眼:"就是蘇慎慈兄妹當著父皇面,跟蘇士斟夫婦撇清教養關系那次?"

"正是."

蕭珩默片刻,繼續戳醒正打盹的刺猬:"有點意思."

……

燕棠這及冠禮一過,就到了年底.

坊間大人們都忙起來,戚繚繚他們這班人近來出少出門,比他們這批更小一輩的子弟成日間約在坊間空地上放炮仗,吵是吵了點,但是也熱鬧,倘若不是有這番盛世太平,又哪里會有這番景象?

除夕有宮宴,各府姑娘們都有資格參與,這幾日都紛紛相邀上街采買首飾釵環什麼的.

戚繚繚對需要正襟危坐的宮宴沒有什麼興趣,並不打算前往,因此也並沒有興趣出門.

加上燕棠也忙,學堂里已經放了假,黃雋自廿七起也不過來了,時間越發多起來,除去上晌溫溫書,練練武功,剩余時間簡直可說無聊透頂.

蕭珩近日往戚家來得少了,不知道是因為戚子煜他們都忙起來,還是因為他自己本身也忙.

其實自打她發現他是沖著燕棠而來以後,反倒是想要找個機會接近他看看.

不管燕棠的死跟他有沒有關系,很顯然他對燕棠的針對是存在的,她需要找出這個原因,上次燕棠及冠,卻沒有機會.

不過他沒有出現,她也犯不著主動去尋他.

呆在翰林院的蘇沛英日常倒是挺閑.

這日下衙,想起蘇慎慈也將及笄,便就准備去城內金器鋪子打幾樣首飾.

剛到承天門下就正好遇見蕭珩自乾清宮出來,便停下寒暄了兩句.

聽說他要去金器鋪子,蕭珩倒是和氣地道:"我那王府正好也快可以搬了,正好有些貼片兒交給將作監,你既要打首飾,不如我讓他們順便一道打了好了."

蘇沛英不敢受:"幾件小玩意兒,豈可勞駕將作監?沛英不敢妄為."

蕭珩笑道:"你出錢,不過是借他們的手藝,有何妄為的?你若真怕擔干系,讓他們匠人私下里做也是使得的."

將作監專管宮闈金玉制作,但匠人往往私下里也肯接些私活撈外快,只不過他們做的講究,做的慢,接的活不多,且一般人的也不接罷了.

這樣的事宮里也知道,不過是賺點錢補貼下生計,只要打出來的東西不亂了規矩,也沒什麼好阻止的,因此並不曾下什麼禁令.

蘇沛英知曉這些門道,也願意讓蘇慎慈有幾件講究的物事壓箱底兒,也就不推辭了,笑著謝過,隨他同去了將作監.

家里男人們忙,女人們則忙著准備過年,就連戚子湛戚子泯他們都得幫忙盯著庫房采買什麼的,全家上下就數戚繚繚是個吃閑飯的,她閑極無聊,下晌就想起去永郡王府串串門.

剛騎馬走到坊門口,迎面就見坊外大街上穿著蟒袍身姿高挺的一人正站在龍柏樹下.

皇子們都去了封地,幾個能有永郡王這樣的福氣留在都城?

京師里穿蟒袍的人畢竟不是那麼多,除了個永郡王蕭謹便只有燕棠和蕭珩.

燕棠就是不穿衣裳她大約也已經認得,蕭謹人到中年,姿態還是不同的,于是這個人肯定就是蕭珩沒跑了.

戚繚繚雖然好奇,但是也沒想上去打招呼,沒想到正好要路過,他忽然就拂了下衣袖,轉過身來.

看到馬上的她時他也很訝異,而後就笑起,負手望她:"這是上哪兒去?"

戚繚繚看看左右,問他:"你怎麼一個人在這兒?"

平日里總寸步不離跟著他的彭胤並不在左右,眼下且連個侍衛都沒有.

"宮里鬧騰得緊,隨便出來找找清靜."他漫步道.

戚繚繚是本能地不信的,就算尋清靜,也用不著跑到這泰康坊來吧?

她不動聲色盯著他看了會兒,說道:"我剛出來的時候好像見著燕棠的侍衛在府,你怎麼不進去找他玩兒?"

蕭珩望著她笑了一下.

她翻身下馬,又道:"就算他跟你打過架,你不至于這麼小器,當真耿耿于懷吧?"

哪怕知道他並不是那種會輕易讓人摸到底的人,她也盡量把語氣放得更隨意.

畢竟如果,萬一是她猜錯了,他並不曾把他對燕棠的那點針對當成什麼大事而順口說出來了呢?

蕭珩沒回答,面上依舊笑微微:"你怎麼這麼向著他?"

"我只是說句公道話,你當時送箭那事兒確實缺德了點兒."

戚繚繚盯著他眉眼.

但是很可惜,無論前世今生,她都沒有辦法從面前這個人的眉目之間得出什麼信息.

上篇:第258章 不是隨便    下篇:第260章 你去追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