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富貴不能吟第325章 它不見了!   
  
第325章 它不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別的都罷,關鍵是他一個書生,為何能將並未為人所知的邢爍他們打過史信的事情那麼快查到手?

如果不是握著這個把柄,他想,梁溧是不會蠢到再去挑釁那四煞的.

如果不去挑釁,也就不會有後來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為跟戚家結下那梁子,怕他們從中作梗而報複,他也不用著急忙火地又調到大理寺.

不是說大理寺衙門不好,甚至可以說比起太仆寺來還要好很多.

只不過頻繁調動也于為官不利,至少不利于培養人脈.

此時驟然醒來,這些繁雜思緒便也一股腦兒湧進他腦海里,使他更加了無睡意.

"老爺!衙門里出了點事,衙吏奉正卿大人之命來請所有官員即刻回衙!"

正准備趿鞋下地,長隨急促的聲音就自門外傳進來.

回衙?

梁永琛本來就在晃蕩的心,驀地又晃蕩了兩下.

到達衙門時天已半亮,燕棠與護國公同坐的公案前方已經站了好些大理寺的官員.

梁永琛至今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看來的是燕棠他們這些勳貴,而非三司官員,總歸不安.

"李大人,你們衙門的人都到齊了嗎?"護國公掃視著他們,最後目光落在旁側站著的大理寺正卿李振身上.

李振扭頭與拿著花名冊的衙吏耳語了兩句,回道:"已經到齊了."

護國公點頭:"那就請諸位大人把你們所持的牌子都拿出出來."

諸官就怕枯等,眼下見有示下,皆紛紛自身上掏起腰牌來.

梁永琛也伸手往腰間探去,這一探,他心里就踏實了些許.

他把牌子掏出來,呈給了護國公與燕棠他們過目.

定獄在最早的時候是五軍都督府轄內專管違犯軍紀的牢獄,後來蕭家坐了江山之後,便就當了關押欽犯的天牢.

前往定獄探監的只有三司官員以及奉旨前往的欽差或宮人,但無論是誰,手里都須得持有能證明身份的腰牌.

三司里但凡四品以上官員人皆有一枚,只是刻下的徽記有所不同.

同理,梁永琛入職大理寺之後,也有這麼一塊牌子,這塊牌子雖不能在天牢行走如入無人之境,但通過前兩道關卡是絕無問題的.

因之它的重要,每個人都將它與印章什麼的貼身存放,眼下既是直接上大理寺來看牌子,自然是至關重要的大事了.

"我,我的牌子呢?!"

人群里忽然有慌張的聲音傳來.

余光一直落在梁永琛身上的燕棠移向右側,沖正在手忙腳亂的左少卿緩聲道:"謝大人怎麼了?"

"我,我的牌子不見了!"混到這份上的人多少都有幾分領悟力,雖然什麼消息沒出來,左少卿也慌張起來!

因著他的聲音,隨即引來好多道意味不明的目光.

梁永琛不知道燕棠他們查腰牌所為何事,但看起來絕不是什麼好事!他凝眉旁觀起來.

左少卿張了張嘴,沒有回答,接而以更快速的動作掀袍翻找.

同在場的其余官員均都陸續將腰牌遞上了,最後屋里雜音都消去,只剩下他焦慮地翻查身上的聲音.

然而沒有.私章與銀票什麼的都翻了出來,唯獨不見了腰牌."怎麼會這樣?我明明記得昨天夜里入睡之前還在夾兜里的!"

他額上開始有汗落下,稍頓,又急沖到自己內里自己的公事房,在一櫃一案之間翻騰尋找.

燕棠定坐不動,只任憑里頭聲音雜亂慌張地傳來.

"少卿大人找得如何了?"護國公屈指輕敲著桌面,緩聲發起話來.

左少卿慘白著一張臉踉蹌回到跟前.咽著唾液道:"下官腰牌失竊,不知去向!"

"失竊?"燕棠尾音緩慢地挑高,目光掃過來,"怎麼這麼巧.大人可要確定才好."

左少卿硬著頭皮道:"下官確定!的確是不知遺失在何處.還請王爺與國公爺恩准下官回府去尋尋看看!"

燕棠與護國公對了個眼色,擺手讓丘陵與護國公身邊的兩個護衛上前護送.

梁少卿站在原地,看著滿屋子全是有來頭的人,剛剛才安定的心不由又開始晃蕩.

……大理寺衙門進入等待,五軍衙門與定獄這邊也早已經控制住秩序.

至天明時分整個泰康坊,不,幾乎整個京師都開始察覺昨夜里朝中有事發生.

趙胤如往常一般提前一刻鍾到達翰林院,就見衙門里同僚們都已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輕議.

他停了停步:"發生了什麼事情?"

自有口快的年輕人稟述了經過:"具體也不甚清楚,只知道昨夜里出的事,五軍營和定獄已經大理寺全部被把守了,大理寺那邊還是皇上欽命鎮北王與護國公前去坐鎮的.五軍衙門里以吳國公陳國公為首的正副都督們都在."

"那看來事情出的不小."趙胤凝眉點頭,而後又望著眾人:"不干咱們的事,就都收心當差吧."

士子們皆應聲.

蘇沛英夾在人群間,望著他背影微微凝了凝眉.

趙胤順手將門掩上,負手在屋里站了會兒,他坐下來.

桌上有茶,衙吏深知他的習慣,這個時候溫度晾到剛剛好.

他端起來,湊在嘴邊輕喝了一口,四平八穩.

拿起桌面未審完的書料看了兩頁,他又放下來,撣撣衣袍走了出去.

內閣位置在宮城南面一排房子.

趙胤到達衙門里,閣老們居然也都在,而並沒有去禦書房伴駕.同在的還有兵部兩位侍郎.

梁鐸看到他,隨即招招手讓他進了自己房間:"定獄里出了大事.消息皆封鎖了,只有五軍衙門知情,你有消息嗎?"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連內閣都得不到訊息,是很異常的.

梁鐸仕途縱橫數十年,很自然地能猜到此事不光重要,而且還關乎朝中軍政.

這原本沒什麼,但燕棠與護國公卻別的衙門不去,偏只去了大理寺.

而他不會忘記梁永琛剛好前不久就調去了大理寺為右少卿,就沖這,無論如何他也不能不加以關注.

上篇:第324章 是個誘餌    下篇:第326章 你慌什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