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富貴不能吟第367章 狼與白兔   
  
第367章 狼與白兔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管她多麼篤定自己不可能跟蕭珩聯手,不肯相信燕棠身世有疑,他的話卻仍然不斷地在她腦海盤旋.

但她又不能輕舉妄動,如果她冒然驚動了孫彭和許靈鶯,讓他們知道她還對他們有疑惑,對她也並沒有什麼好處.

蘇家傳來蘇沛英在議婚的消息時她正在給燕棠的鞋做最後的收尾.

做工堪比熟手繡娘的手工卻令她自己並不十分滿意.

前世里在楚王府她基本不怎麼拿針線,手生了,還賴著這一年來不時地給哥嫂們做些小物件練了練手,才有這成果.

"對方就是馮詹事的女兒,這位馮小姐據說知書達禮,大方又懂持家,難得的是馮家人員簡單,沒有那麼些齟齬.

"上次在陳國公府壽宴上我也見過,人是很長得很好的,又得體,我覺得配我哥哥很登對."蘇慎慈給她配著線說.

戚繚繚對馮家小姐印象不深,但是馮家日後似乎的確還是發達了.

"那沛大哥覺得呢?"她問道.

"我哥好像也見過馮小姐兩次,我覺得他既然點了頭,應該就是滿意的了."

說到這里蘇慎慈又歎氣:"我只願將來的嫂子不要是個糊塗人就好,相貌什麼的倒在其次,哥哥需要個內外兼修的大家閨秀做幫手,倘若家里都打點不好,他會很累的.

"當然,也得他真心喜歡."

戚繚繚想起前世里那個她都沒見面的嫂子,蘇沛英對她的評價也不錯,但總顯得客套.

而馮家小姐前世里必定也是嫁給別的人家的.

沒想到因為她這一重生,連他人的姻緣都給改變了.

如果他們倆都般配,那也未必不是一樁美事.

但他覺得合適,究竟是真覺得內心歡喜,還是只是覺得合適而已呢?

下晌燕棠回來,她就把蘇沛英議婚的事也跟他說了.

"有什麼好奇怪的,不都到談婚論嫁的年齡了麼."

燕棠背轉身朝著她在點香.

戚繚繚覺得也算有道理,但蘇沛英曾經是她哥,她對他總不免多幾分關注.

"不管是快還是慢,只要他們彼此都覺得合適不就行了麼?"燕棠掰過來她的臉:"有時間你多看看我,多留意留意我.我才是你夫君!"

戚繚繚現在滿腦子的可不就是他麼!她把帶來的布包舉到他臉前:"那'夫君’看看這個!"

"什麼?"燕棠接過來.

打開一看,是雙鞋,除了鞋之外居然還有一身中衣!

"試試吧."戚繚繚拿起鞋子來揚了揚.

燕棠笑不攏嘴地接過來穿上,就地走了兩圈,說道:"怎麼會這麼合腳?"

"我悄悄比過了的."她笑了下.

燕棠又走了幾圈,又把衣服展開來:"那怎麼會還有衣服?"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一起做了."她捏捏他下巴說.

說到這里她又道:"你要不要試試衣服?"

燕棠微頓:"現在?"

"對啊,就現在."戚繚繚眨了眨眼.

燕棠把她松開,清了下嗓子:"你做的肯定很合身.就不用試了."

這大白天的呢,讓他這會兒穿著中衣站到她面前?白日宣淫,不可取,不可取.

"那可不一定.你平時又不給我好好摸,我就憑感覺做的尺寸.又不是沒脫過.還是試試吧,哪里不合適我還可以改."戚繚繚誠心誠意地說.

"不要!"燕棠拒絕,"要試也要等成親那天再試."

戚繚繚托著腮,笑淫淫望著他,一副大灰狼看著小白兔,你插上翅膀也飛不了的樣子.

……

日子飛快地躥過去了,距離吉日不到一七.

這日正在院子里木香花下吃茶沐浴夕陽,紅纓忽然拿了封信進來.

"楚王遣人送了封信給姑娘."

自打在屯營里見過那一面後戚繚繚就沒有蕭珩的消息,自然也是因為沒有刻意去打聽,但確實也沒有聽到坊間有人說他回了京來.

她凝眉把信接過,是他約她出門見面.

戚繚繚眉頭又皺了皺.

她知道蕭珩找她是為了什麼事,她其實並不想答應跟他合伙,哪怕她並不覺得她跟蕭珩之間還能發展出些什麼糾葛來.

是因為他透露的消息太驚悚,她才猶豫著不敢去揭露.她一度害怕真相會傷害到燕棠.

但是她心底又有更強烈的另一道聲音在反駁她:如果她不去揭露,蕭珩就不會了嗎?

與其讓蕭珩將來把真相抖露給燕棠加以傷害,她為什麼不自己去找出答案,避免讓他面臨更大沖擊?

她承認,她終究還是想知道蕭珩的企圖,許潛的死因,乃至是皇帝的秘密.更何況皇帝交給她的密旨也隱隱在指向這個方向.

如果蕭珩的確知道些內幕,那麼她顯然沒有必要跟自己較勁.

所以最終她還是起了身:"給我備馬."

半個時辰後她到了約定的地點,翠湖旁邊的一座茶館.

蕭珩正盤腿坐在露台上對著湖面清風啜茶,姿態看上去頗像在賞風取景而不是在等著她來敘事.

"王爺什麼時候回京的?"她直接走過來問.

蕭珩指指矮桌對面的蒲團讓她坐,說道:"昨日夜里到京."又道:"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戚繚繚頓了會兒,才說道:"王爺神通廣大,不是說過我不願意合伙也不勉強麼?"

"我改變主意了."他放了壺看過來,"現在有件事,必須請你幫忙去找下許靈鶯."

戚繚繚扶杯道:"你又查到些什麼了?"

蕭珩的意思她或許明白,許靈鶯沒有朋友,唯獨只有她與她走得近些,且她是女子,接近她很便利.

"首先許靈鶯的腿受傷經過沒有問題.她跟孫彭之間也沒有什麼不對.有問題的是她的生母.

"她的生母叫惠香,原先是許潛夫人收進來的丫鬟,後來因為無子,就成了許潛的通房.

"你那日說的也對,惠香是個眼界不高的女子,明顯她又是為了給許家延續香火才進的許家,那麼許潛有任何事情的確只能跟許夫人說.

"但據我查得的結果,許潛在圍場被殺,那次是與皇上以及別的侍衛一道去的圍場,時間是二十年前--嚴格說起來是二十一年前.

"這趟出行按理說沒有人會料到會出這樣的事故.但是,許潛出發之前,曾讓夫人打發惠香去鄉下許家老太太身邊.

"也正因為惠香沒在許家,孫彭才得以自許潛處得知她的消息並且不動聲色地把她接出京去."

戚繚繚凝眉:"我從來沒聽說過惠香當時是在鄉下的."

上篇:第366章 成者為王    下篇:第368章 她是花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