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富貴不能吟第429章 成的假親   
  
第429章 成的假親

g,更新快,無彈窗,!

燕棠放了藥瓶,起身坐在身後矮凳上,望著她道:"因為我見過你最無助的時候的樣子.你看,你這軟甲是大姐給的,手上這武器也是別人給的,如果我不去,我便不知道還能給你什麼了.我沒有犯傻,我只是在有把握的情況下盡可能地去到離你最近的位置."

戚繚繚摸了摸他臉:"你錯了,你教了我最有用的防身武功.你知道嗎?先前殺圖真他們的時候真是太爽了!大姐愛我,你也愛我,你就是沒來,我也絕不會覺得遺憾."

但是昨夜里他的舉動已經令她知道,就算是真到了她淪為人質那刻,最終他也還是會妥協.

他能為了她而偏向虎山行,她當然是要全力以赴不讓他淪為被動的.

燕棠心情複雜.他捏了捏她的手:"打完這場仗,我以後再也不掛帥了."

這種需要在忠義兩者之間做選擇的心情太讓人崩潰.

他不敢想象,如果這次她不是這麼沉著冷靜,又不是這麼有見地展開自救,最終他到了圖真陣前,他該如何是好?放棄他,他活著也必然沒有什麼意思了.保住她,跟圖真妥協?他對得起皇帝,對得起幾十萬將士嗎?

而更讓他崩潰的是,圖真的做法使他格外清晰地回想起了小黑屋里那一夜,她被疾病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情形.回憶使他其實已經在心底里做好了某種選擇吧,大殷也許不缺他這一個元帥,但她身邊卻無論如何不能沒有他這個丈夫.

沒有人知道他有多麼慶幸,她是這樣一個有勇有謀的女子.

不是說慶幸自己可以避開這麼艱難的選擇,維護了他的忠和義,而是她有這樣的能力跟他並肩取得最好的結果,這是他的福氣.

身為武將,誰願意放棄職責呢?

是她成全了他.

他知道的.

"我只希望,這一戰之外,再也不要有戰爭了."

戚繚繚靠在他懷里說.

……

這一夜許是出征以來最為安靜的一晚.

早上起來天色已大亮,燕棠卻還沒走,正靠在床頭看書.

戚繚繚支著頭欣賞他側顏,盡管皮膚顯得粗糙了些,但美人在骨不在皮,他骨相生得好,便怎麼看都美.

"好看麼?"他懶洋洋地偏頭看她.

"好看."她色迷迷地伸手插進他衣襟里.然後翻了個身,趴到了他身上."我要睡元帥."

燕棠放了書,伸頸將她吻了吻,然後靠回去:"身上還有傷,先養幾天."

"運動運動好得比較快."戚繚繚一只手解了他的袍子.

她又沒落下什麼大傷,說實在的,這些小口子帶來的不適,比起圓房那晚上他給的傷好到不知哪里去了.

說著她掀開他衣襟,從他胸口摸到他側背,又從側背摸到了他的腰腹.

燕棠被逗笑,捉住她的手:"等會兒碰到傷口了."

"我立了功,你都不獎勵我."戚繚繚騰出手,又往衣裳剝落他肩膀.邊剝邊說道:"憑什麼將士們都能論功行賞,我就不能?你就賞口唐僧肉給我吃唄."

燕棠拗不過她,索性不忍了.坐起來些,抱著她在腰上坐穩了,然後道:"來吧."

……

戚繚繚吃唐僧肉吃齁了.又補了個覺才起床.

燕棠依舊生龍活虎,且囂張地表示還可以立刻起來去帶兵跑三圈.

戚繚繚摸了他堅實有力的屁股一把,被他捉住手腕,把衣裳套上了.

死里逃生那麼一夜,緊接著跟他水陸兩戰,挺吃力的.

"今兒就別出去了,不是想吃鮮果麼?丘陵正好要回一趟清水營,我讓他給你帶些過來."

他拖了她坐起,又往她背後塞著枕頭,邊說又邊拿來梳子給她梳頭,"本想讓你回清水營去歇歇的,料定你不會樂意."

戚繚繚氣若游絲:"王爺錯了,我樂意得很.拜托你這就派人送我回去吧."

燕棠面不改色心不跳,說道:"不是要吃唐僧肉嗎?劑量沒夠?"

戚繚繚白了他一眼.最煩這種人,得了便宜還賣乖.

她回想起當初那個被她摸了一把就恨不能要去撞牆以示清白的他,總覺得成了個假親.

明明就是孤傲清高到不能自已,如今怎麼會變得這德行?……

大戰過了之後的松泛使得人每個關節都充滿了慵懶的意味.

出征這麼久,大小戰事不少,也取得了一定成就,但是還並沒有真正動到烏剌的筋骨.

游牧民族的作戰能力不是吹的,如果不大程度地直接搗毀他們的兵力,基本打了勝仗跟沒打一樣.

這次打赫古其實就是也沒有太大的勝算,但是意外之中有了戚繚繚他們的搗亂,使得赫古部隊一度在圖真率軍到時來時處于懵然狀態,讓燕棠和戚子煜的追殺相當于一次陡然而來的突襲.

緊接著戚繚繚火燒大營,又擾亂了他們陣腳,再有燕棠的臨急應變,調整戰術包圍攻擊,卻取得了空前的勝利.

赫古軍隊兩萬人馬,幾乎被殺去七成,捋獲戰馬八千余匹,擒殺對方將領七個,又在其營地抄獲了好些幸存的軍報,可以說是大大地提高了士氣,殷軍營地氣象一新.

而烏剌王庭里,此刻卻只有賀楚的怒意.

"這就是你在出征前說過的保證擊退殷軍三百里?!"

他怒指單膝跪地的赫古,一腳踹在他當胸:"你們這群廢物,連個黃毛丫頭耍得團團轉,素日誇的海口究竟都去了哪兒?!"

赫古戰衣被削去一半,左肩落下兩處戟傷,胸前還插著一箭,喘息著說道:"是圖真,他聯同安達一起秘密買通了營地里的副將,在察罕西麓的額爾勒山腳下誘捕了戚繚繚,結果反被戚繚繚脫困劫持了安達.

"燕棠到來之後屬下才知道他們闖了大禍,而顧及到安達將軍在戚繚繚手上,故而屬下也不敢用強,後來才被她鑽到了空子……"

"圖真呢?!"

"死了."赫古咽了口唾液,"被戚繚繚他們聯手殺了,最後割了首級掛在察罕的旗杆上了."

賀楚雙目圓睜,負手步過來:"那安達呢?"

上篇:第428章 大仇得報    下篇:第430章 鎮邪之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