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富貴不能吟第441章 不是容姬   
  
第441章 不是容姬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沛英他們到達的第三日,戚繚繚收到了皇帝著信使專門給她的密旨.

信是夾在一只四方木箱里的,箱子里是衛貴妃賜下的一些用得著的宮里的禦藥,抹膚的,平喘的,治傷風的,金創的,以及女人家利身的都有.密旨就裝在其中一只小瓶子里,做的十分隱蔽.

看完信戚繚繚就倏地自炕上跳了起來!

--不是容姬.再找.

不是容姬?……

她盯著這四個字上上下下反反複複連看了十幾遍,才終于徹底理解出它的字面意思.

不是容姬,那就是說她猜錯了,他要的人不是那個在烏剌父子兄弟數人輾轉往來,失蹤後還疑似跟皇帝苟且生下了燕棠的那個姬妾!

她郁悶了多日的心情,突然之間就明朗起來!

心頭的那顆大石頭,也終于落了地!

這四個字太有份量,她掩上門,品味了好久心情才平靜下來.

眼下既然得到了證實,可這狼頭圖騰跟賀楚身邊出現的狼頭是一樣的,這又說明了什麼呢?

又或者他們找的人彼此根本沒有關系,賀楚找的是容姬,但皇帝找的是另一個?

可不管怎麼說,皇帝要找的這個人一定跟烏剌有關--而他後面的"再找"兩個字,自然等于是默認了他要找的的確是個人.

那他找的會是誰呢?

冷靜下來後她忽然發覺,除了容姬不必再查之外,皇帝其實還是沒有提供給她任何線索.

但她又不明白,皇帝既然明確表示不是容姬,足見他知道這個人會是什麼人,那麼他又為什麼不肯多給些線索給她?比如說年齡,比如說容貌,他甚至

是連是男是女都沒告訴她!這之中難道還有什麼不可說的嗎?

不可說的,又會是什麼?

難道會是燕棠真正的生母?

燕棠進來的時候看到她坐在炕上發呆,不由問她:"大白天的掩著門做什麼?"

戚繚繚把信折回袖子里,起身收拾瓶瓶罐罐:"你不是出門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燕棠拿起其中一只罐子來:"取消了,明兒再去."

戚繚繚哦了一聲,沒說什麼了.

由于沒有人知道密旨的事情,所以也並沒有人看出來她心里的浮動.

但是由于容姬的事情最終確定是她想多了,她這幾日的情緒明顯高漲.

而戚繚繚也隱約有些篤定,皇帝既然敢讓她查這麼深,應該就跟他的風流韻事沒什麼關系.

大伙都認為她的輕松是因為蘇慎慈他們來了的緣故.

就連蘇沛慈自己也這麼認為."繚繚真的有那麼開心見到我嗎?"

戚繚繚吃著烤兔腿呵呵呵:"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蘇慎慈高興得不行,邢炙來找她,她都推了兩三回.

戚繚繚可不想壞人姻緣,邢炙再過來,她就自動閃開了.

這幾日蘇沛英藍鍾亭他們跟著燕棠他們四處巡視了解戰況,此來千余里,除去傳旨犒賞,當然也還需完成巡察的任務.

戚繚繚與邢小薇就帶著蘇慎慈四處轉轉,也問些京中的情況.

關于朝中質疑燕棠的聲音,戚繚繚心里有數,對于蠢蠢欲動准備借著這場戰爭生事的人,她也早就在心里有本賬了.

前世里朝事她沒參與,但後來在戰後呈現出來丑惡嘴臉的那些人,她還是都記著的.

蘇沛英留意的閣老馮良意,就不是個什麼善茬兒.

"不過有意思的是,梁家在這件事上倒是挺著王爺的,雖然動靜不大,但幾次皇上召見梁鐸說話,梁鐸都認為勳貴憑功績得的權力,沒有什麼好針對的.

"他說朝廷要治的人,不是文臣還是武將,而是作奸犯科的人,擾亂朝綱的人."

蘇慎慈牽著馬慢悠悠地溜達說.

戚繚繚也略覺意外,她雖然不覺得以梁鐸的人品會搗亂,但是以他前世里韜光養晦的態度來看,也並不覺得他會態度明確地站在勳貴這邊,這算是怎麼回事?

"可能是因為你當初替梁家洗了冤吧."蘇慎慈說,"其實不光是他,我聽我哥說,就連梁永琛都在士子們之間表過態,說勳貴們也沒那麼跋扈,泰康坊這些勳貴雖然平日里是勢大氣粗,但是也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就算偶爾飛揚了些,人家武將,你還不興他粗莽些?我聽著倒覺得挺有趣."

蘇慎慈笑道.

戚繚繚覺得這梁家是給打老實了.

不過聽著心里倒也是舒坦的,冤家嘛,總是多一個不如少一個.

……

阿拉坦營地的失利,令王庭幾日氣氛都變得格外緊張.

其實嚴格來說,氣氛已經自圖雅兒被斬,安達被劫那戰開始就已經有變了.

王庭上下都知道賀楚意圖占取關內三百里的雄心,雖然趙胤的失手令這個計劃變得被動起來,可是仍然擋不住他們這些年來所做的准備,在大殷發兵之後烏剌立馬跟北真聯手這就說明了問題.

可是兩個月過去,殷軍迂回作戰已經打到了察罕,雖然說對于游牧民族來說這算不了什麼,兵馬實力才是要緊的,可是終究烏剌到如今也沒有占得什麼便宜.

而再怎麼著,倘若他們再北進,若是連王廷都保不住,那基本上就是不滅國也跟喪家之犬沒什麼分別了.

這之中又以德罕家為最甚,德罕帖木兒見賀楚未曾下令去營救安達,終于忍不住,又一次進宮去了見忽蘭王後.

對于上次自盛怒的賀楚手下硬生生拖出那人來才避過幽閉這一懲罰,王後語氣仍然是透著寒意的.

"他還沒看出來嗎?他早就恨不得撇開我了,如今只不過是借這個機會來壓制我而已.你找我有什麼用?我去找他,也不過是落得跟他吵架的下場."

"可安達是你的侄兒!"帖木兒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背脊,"倘若沒有他,將來你會更加艱難.

"這種時候難道還是斗氣的時候嗎?"

說完他又凝眉道:"你還在乎那個女人做什麼,她早就化成灰了!"

"死了又如何?"王後望著窗外冷笑.

過了會兒她忽又收回目光:"你聽說過段鴻飛這個人嗎?"

上篇:第440章 斗不過他    下篇:第442章 誇他什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