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瘋子看瘋子   
  
瘋子看瘋子

g,更新快,無彈窗,!

郁景元就像看著一個瘋子一樣看著她,那眼神如同刀刃一刀一刀無形的凌遲著她的心.

"你知道那天晚上你一整晚說的是什麼嗎?"

"說的什麼?"郁景元緩緩開口

"你說對不起!對不起!一直叫著她的名字"苦笑道

"是嗎?"

"郁景元,我知道她是誰?"盯著他的眼睛,想要看出一些痕跡

"鬧夠了嗎?"

"郁景元,你現在說這句話是不是晚了?你當初把我睡了的時候怎麼不說,怎麼怕我說出你的秘密,就用這個堵我?"嘲諷似的

"你想要什麼?"郁景元此刻已經不想再做任何無謂的掙紮

"我要你和我結婚!"沒有任何猶豫的說出

"好!"郁景元點點頭,仿佛就是聊了一個話題而已,看了一眼她轉身離去

"哈哈哈哈哈……"笑得越大聲眼淚卻越控制不住,眼睛紅著看著他離開的方向

"王八蛋"這一刻看似她贏了,才發現輸的一敗塗地

將車子開進車庫,走回大廳,此刻廳里只有吳姨在一旁.

"吳姨,爸媽呢?"

"先生夫人出去看話劇了,吃飯沒有?"

"我在外面吃過了!"朝周圍看了一眼沒有見顧墨陽

"墨陽在樓上呢!"吳姨自然明白她在找誰

"吳姨,那我上樓去了"

"去吧"吳姨笑笑

"嗯"

推開房門,房間里沒有人,浴室里的水聲響起,脫了外套放在一邊,倒了一杯水.靠在沙發上今天晚上的六哥有些異常和往日有些不同,卻不知是哪個地方感覺不對!拿過一旁的抱枕抱著,桌上顧墨陽的手機響了也未聽見,一臉思慮.

"怎麼不接電話?"走出浴室的顧墨陽就看見郁棽坐在沙發上發著呆

"嗯?"回頭看了他一眼,轉身桌上的手機屏幕暗了下去

"想什麼呢?"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來電人,又將手機放回去

"沒事,你怎麼不回過去?"見他又放下手機

"沒事,沒有見到你六哥?"

"見到了,聊了幾句他最近挺忙的!"

"嗯"顧墨陽回應著,同時也把她頭發上的發卡拿下,頭發自然的落到眼前,替她撩到耳後

"我去洗澡了!"

"去吧"顧墨陽點點頭,不一會兒聽見浴室水聲響起,重新拿起桌上的手機,看著剛剛來電撥了過去

"你睡了嗎?"駱夢苼溫柔的聲音撫摸著耳朵

"還沒有,怎麼了?"看了一眼浴室

"墨陽,我今天聽小婕說你們回老宅住了?"

"回了!"

"伯母身體還好嗎?"

"還不錯,你早點休息!"說完掛了電話,坐在沙發上

駱夢苼看著掛斷的電話,心里越來越不安,這個她愛了這麼多年的男人,就算他結婚了她也願意在他身邊,只要他愛她,如今郁棽的出現讓顧墨陽有一絲退卻,這是她不允許的,也決不允許出現的.想到這唯有自己的親人靠得住,抓起電話就撥了過去

"喂,姐,還有什麼事嗎?"不久前才掛斷的電話又打了過來

"小婕,你幫姐去做一件事"駱夢苼直接命令道

"好,你說"駱夢婕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應

"你……"

郁棽出了浴室見顧墨陽還在沙發上坐著,走過去在他身旁坐下,把她拉著靠著自己的肩膀.

"困了嗎?"

"有點"眯著眼睛

"明天我們回霖楓別墅!"親吻她的額頭

"好"

"你有沒有什麼想問的?"在她耳邊輕聲

"問什麼?"手環住他的腰

"問問你是打敗了多少人,才嫁給我的?"

"呵呵,你臉皮真厚"閉著眼笑道

"那顧太太呢?我是贏了多少人?"笑著說道

"你打敗了全世界,我就站在你面前了"睜開眼看著他墨色的瞳孔

"阿棽,我前幾天是去國外出差了"顧墨陽看著窗戶

"嗯,我知道!"眼里毫無波瀾

維持一段婚姻,除了共同的利益關系,拋開一切,也不過是兩人說著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話,去維持這段關系.一個女人能夠忍受自己的丈夫光明正大的出軌,不過是不愛罷了,更何況只是一場利益關系,誰又願意以心換心?所有維持的不過是一場浮華盛世里的光環之色.

郁棽就這樣靠著顧墨陽,兩個人都沒有再開口說話.時間如同靜止,耳邊響起她均勻的呼吸聲,低頭看了一眼,把她抱起,走進臥室,輕輕地放在床上,替她蓋好被子.睡著的郁棽是很安靜的,眼睛下面有一些黑眼圈,看來確實是累了她,這麼一會兒就睡著了.關掉床頭燈,拉上門.直接下了樓,准備去倒一杯咖啡,看著客廳里那一盞燈.桌上的酒瓶已經空了一半

"二姐"顧雨墨閉著眼,燈光射在臉上,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怎麼還沒睡?"顧雨墨睜開眼笑著看著他

"什麼時候回來的?"顧雨墨不是一個不顧家的人,此刻出現在家里說明她和莫應琨出了什麼事

"墨陽,陪二姐喝兩杯吧!"

"好,我們去後花園喝吧!"萬一這樣被顧母發現

"走吧!"顧雨墨說著就要站起,可腳步並不是很穩,顧墨陽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卻被她讓開了

"我沒醉,走吧!"拎著酒率先走在前面

顧墨陽跟在她身後,看著她的背影,那是從小到大那麼倔強的二姐,第一次有了脆弱的感覺.

顧雨墨坐在石凳上,拿起酒就往杯里倒,直接拿起就往嘴里灌去,顧墨陽一把搶過杯子

"到底怎麼啦?"見她只想買醉

"墨陽,我決定和莫應琨離婚了!"顧雨墨忽然平靜的說到

"你們?"從小顧雨墨就喜歡莫應琨,誰知莫應琨當年並不愛顧雨墨而是愛著一個叫做林潔的女人,當年莫應琨為了請求莫父莫母同意甚至不惜以斷絕關系來威脅,莫父莫母怎會妥協,這時顧雨墨不知用了什麼辦法,逼走了林潔,當時莫應琨甚至拉著顧雨墨從顧氏大樓一躍而下,辛虧樓層不高,兩人只是受了傷,沒有傷及性命.

"墨陽,你信不信報應?"

"二姐,你想過沒有一旦離婚,你當年做的又有什麼意義?"

"意義!墨陽你還記得當年我在醫院醒來,你趕回來的時候問我這麼做值不值得嗎?"

"當時你說值得"顧墨陽想起當年那麼愛美的二姐,一身傷痕的躺在醫院,也就明白當時她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敢和莫應琨跳下去.

"是啊!當時我說值得!可到了如今我終于相信報應了!"眼眶紅了,拿過顧墨陽放下的酒杯,接連三杯下肚,放下杯子.

"時間不早了!我去休息了"站起就向主宅走去,顧墨陽沉默著

"對了,墨陽,不該做的事就不要做!不是你的終究不是你的!"笑著看了他一眼,轉身離去,顧墨陽站在原地,思量著她最後一句話

上篇:棋子    下篇:求而不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