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失蹤   
  
失蹤

g,更新快,無彈窗,!

當所有背離你所掌控的,你該怎樣走下去?

"最新消息四大家族之一的靳氏總裁在美國遭遇連環車禍,目前傷情不明"

"靳氏總裁生命垂危,靳氏告急!!!"

"靳氏股票大幅度下跌,靳明深下落失蹤不明"

"靳氏危機能否躲過?"

"靳氏總,裁身亡!!!"......

看著國內最新的消息,看了一眼病房里的人,那風暴中心的人,此刻安然的坐在病床上處理著公事.

回想起五天前,接到顧雨墨的消息匆匆趕來美國,那天她在醫院見到的不止懷了孕的顧雨墨,還有躺在手術室的靳明深.那是她從沒有想到過的一種狀況,是她極力避免不想見到的人,從上次再榕城見過以後,沒有想到再見卻是在美國,那個她恨透了的國家.

"阿棽"顧雨墨遠遠走來就看見坐在走廊椅子上的郁棽

"阿棽"

"阿棽"叫了她幾句,郁棽才回過神

"二姐"看著望著自己的郁棽,郁棽才明白是自己失神了

"是不是累了?"這幾天一直是郁棽在忙前忙後

"沒事"郁棽搖搖頭

"阿棽,待會我就走了"顧雨墨想了想還是告訴她

"去哪?"疑惑的看著她,再看著她的腹部

"這醫院附近太多記者了,我暫時還不想見到他,我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生下孩子再說"顧雨墨低頭看著自己的腹部,看著那里有個生命,屬于自己的孩子.離婚後沒多久她就發現自己懷孕了,第一反應就是要留下這個孩子,雖然她恨孩子的父親,她們也離婚了,可是她還是想要留下這個孩子.

"那你注意身體"郁棽笑著看著

"嗯,我會的"顧雨墨點點頭,從百合窗看去里面病房的人,正巧看見里面的人也看著這個方向

顧雨墨和郁棽走進病房,看著病床上的靳明深

"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靳明深點點頭

"那就好,這邊沒事了我也走了,你自己注意點"顧雨墨叮囑道

"嗯"靳明深點點頭,目光卻沒有離開過郁棽的身上

"好了,你先休息"笑著朝外面走去,郁棽也跟著走出去

"郁棽"靳明深此刻的的心提著,他不確定是不是郁棽也會跟著離開

"阿棽,你送下我吧"看著靳明深那緊張的目光

郁棽一愣,完全沒有想到顧雨墨會這樣說,點點頭,跟著顧雨墨走出去

整層被包了下來,走廊里除了保鏢沒有其他人,顧雨墨看著心事重重的郁棽

"好了,到了,你回去吧"站在電梯口,看著已經打開的電梯門,郁棽一臉錯愕,她以為顧雨墨會有什麼想說

"阿棽,我相信你"知道她在想什麼,笑著看著電梯門關上,卻在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笑容隱去,顧雨墨明白著世界上唯獨欺騙不了的是感情,看來自己的弟弟終究錯過了什麼,不知道他還能不能抓進.

郁棽看著已經合上的門,朝病房走去,高跟鞋的在地板上聲聲作響,卻在門口停下了腳步

靳明深聽著外面沒有了聲音"郁棽"

"郁棽"焦急的喊道,玻璃杯也摔在了地上

郁棽在外面站著,聽見杯子摔碎的聲音走了進去

靳明深看著出現的郁棽,心底有個失而複得的聲音

"阿棽"伸出手想要去拉她的手,卻差了一點點距離,剛剛劇烈的動作,病服上紅色的血跡映出,郁棽趕緊走過去,按下床邊的緊急按鈕,很快就有醫生趕來,郁棽站在走廊看見里面的醫生忙來忙去,很快他就看見靳明深安靜下來,病房門打開,醫生走了出來

"你是病人家屬嗎?"

"嗯?"郁棽沒有想到眼前這位英俊的外國醫生,白皮膚金發藍眼睛竟然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

"你是病人家屬嗎?"看著對面這個漂亮的東方女孩迷惑的神情

"不是"郁棽搖搖頭

"朋友?"

"不是"

"好吧,不管怎樣!病人現在需要休息和穩定的情緒,請不要有刺激他情緒的行為"

"嗯"點點頭,看了一眼,里面已經睡著的靳明深

秦城

劉維推開門,看著靠著椅背假寐的顧墨陽"總裁,可以出發了"

顧墨陽睜開眼,看著那落地窗外的鋼筋水泥之城,起身那起椅背的外套,朝門外走去

站在車門口,抬頭看了一眼這周圍的高樓大廈,入云聳立.

"這是待會的演講稿,你看下?"劉維把稿子遞給顧墨陽,

接過稿子,看了一眼窗外,車子一路駛去,朝秦城最大的會展中心駛去,車外巨大的LED顯示屏上正播著最新消息

"最新重磅消息,日前由秦城和上蘇共同開發的高級休閑度假村由秦城四大家族的郁家投中標,但今天早上郁氏集團放出消息,郁氏將聯合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顧氏共同開發,今日將在會展中心舉行簽約儀式,這不由的讓人響起了去年郁氏七小姐和顧氏總裁世紀婚禮的場景,這將是郁氏和顧氏再一次成績飛升的台階嗎?稍後請看具體報道"

"人,找到沒有?"看著手里稿子的顧墨陽問著劉維

"boss,目前還沒有查到.跟著太太的人回複,太太那天早上匆匆出門,在出了別墅不遠處的第二個路口,他們的車子被撞,太太就是在那一下徹底失去聯系"劉維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這不是簡單的失蹤

"郁家那邊有什麼動靜?"顧墨陽覺得有點頭疼,最後見郁棽是在年三十晚上,由于前一天的爭吵,他沒有等到宴席散便離去

"郁家那邊目前正常,目前還不知道太太失蹤了,那邊也沒有接到綁架和勒索的電話"

"繼續盯著"把稿子放一旁,閉上眼最近幾天晚上閉上眼就是郁棽那天慘白的臉色

上篇:勇氣    下篇:陪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