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生日宴會   
  
生日宴會

g,更新快,無彈窗,!

"她們?你說四叔四嬸嗎?"

"她們在哪?"那個心里瘋狂得念頭

"她們回不來了,她們在你進郁家得當年,就在國外出了車禍,爺爺封閉了這個消息"郁洝滿意得看著郁棽變了臉色

"你說什麼?"全身得血液仿佛停止流動

"四叔,四嬸死了!再也回不來了,郁棽你活該就是個孤兒"郁洝笑著,從小到大郁家所有人都喜歡她,無論她做的有多出色,在爺爺眼里不過是一句"繼續加油",而她每次不管做了什麼都能換來爺爺得笑意,能獲得所有人得誇贊,明明她什麼都不如自己.

"你胡說?"手一揮,桌上得酒杯摔落,郁棽臉色慘白的看著郁洝,她不信她不信

"胡說?呵呵!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看著她抓著椅背得手,握得青筋都露出

"你是哪知道得?"方青告訴她得不可能

"誰告訴我的?"笑著摸了摸長發,郁棽這副樣子他開心的不行

"你怎麼可能知道這件事?"她想知道郁洝是從哪知道的,為什麼自己查了這麼多年卻不知道

"怎麼可能?"郁洝看了一眼自己的鞋,抬頭看著郁棽"你好奇我為什麼知道對不對?"撫過耳邊散下的頭發"這可是你最親近的三伯母親口說的"

郁棽知道自己自己修補過無數次的地方終于是修補不了"還有誰知道?"

"還有誰?當然還有你的五哥,我的好五弟郁景元"郁洝看著她眼里的茫然

"說完了嗎?"郁棽看著她

"什麼?..."郁洝不明白她的意思

"說完了你可以出去了"

"你"

"我知道了"說著站起走到郁洝面前,抓住郁洝的手腕,抓著她往門口去

郁洝沒有想到郁棽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被她大力拉扯著"郁棽,你瘋了是不是?"想要去抽開她的手,手腕疼的厲害

郁棽不理會她的叫喊,直接開門把她推了出去,門關上.郁洝被推出去差點摔倒,看了一眼周圍過往的人,憤恨的看了一眼那扇門

郁棽靠著門,眼睛里酸酸的,手輕輕一揉,終究還是紅了眼,她早就該看透了的!

駱夢苼從踏進酒店大門的那一刻,就吸引住了許多人的目光.如果說秦城有不認識郁棽的那就沒有不認識駱夢苼的,駱夢苼是誰?顧墨陽的初戀女友,秦城有名的才女,兩個人原本就是天作之合只是卻沒有想到顧墨陽會娶了郁棽,一對人人看好的情侶終究被拆散.顧墨陽和郁棽結婚那天還有些小媒體評論,他們終究很難走到底,這段時間郁氏危機無不開始逐一論證著顧墨陽和郁棽之間的關系走向,此刻駱夢苼的到來無不印證著什麼!顧太太的位置看來會有更換.

駱夢苼笑著朝里面走去,看了一眼周圍的目光,有羨慕,有嫉妒,也有喜悅,也許今日之後,她就拿回了該屬于她的東西.

"夢苼,好久不見"

"王太太,你好!"

"夢苼,什麼時候回國的啊也不說一聲?"

"抱歉王姐"駱夢苼歉意地笑笑

"抱歉什麼啊,有時間過來陪我聊聊天"王太太也是個聰明人

"好的"駱夢苼笑笑,目光朝四周搜尋,卻沒有看見想看見的人

郁棽走出房間的時候,看不出失落,也看不見難過和平時無異.從樓上看去正好看見正四處張望尋找著什麼的駱夢苼,似乎感應到了來自樓上注視的目光,駱夢苼抬頭朝樓上望去就看見了那一直注視著自己的目光,二人視線交彙,一個眸色明亮的如同星星帶著勝利者的光芒.一個眸色平靜的如同冬天冰封的湖面.

駱夢苼笑了,今夜以後她將是他的太太,而她不過是他們道路上的一個擋腳石.繼續和周圍的人打著招呼,如同女主人一般.

郁棽冷冷看著樓下的駱夢苼如同女主人般朝眾人打著招呼,看了一眼不遠處侍應生推著的餐車,朝他揮了揮手

"顧太太!"侍應生站在一旁

"這個餐車就放這吧"郁棽看了一眼餐車上的一些點心

"好的,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嗎?"侍應生詢問道

"沒有了"郁棽搖搖頭,端起一份提拉米蘇,嘗了一口,巧克力特有的味道彌漫在嘴中,帶著一絲苦澀.再也沒有想嘗第二口的欲望.從手包里取出手機按下那個早已經印在腦海里的號碼,看著樓下的人,看了一眼朝樓上走來.

電話那端的人或許真的有心靈感應,不再像往日那般石沉大海"喂"郁棽感覺喉嚨有些哽咽,看來剛剛不應該吃蛋糕的

電話那端的人並沒有說話,郁棽輕輕吸了一下鼻子,盡量忽視那股酸意即將要出眶的溫熱眼淚,淡淡笑著"你知道嗎?前段時間我問了一個人她那個苼字是什麼意思,她說那個苼是警醒的意思,你的是不是呢?"郁棽停頓了一會兒,看了一眼那半空中閃耀的施華洛世奇水晶燈"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打電話了,對于過去我很抱歉!以後的以後,你自己保重,好好照顧自己!"最後一個字的哽咽還是被對方察覺出了

"出了什麼事?"

郁棽看著朝自己走來不遠的人,沒有再聽她說什麼,直接掛掉了電話.

"好久不見,郁棽"駱夢苼笑著看著郁棽

"駱小姐,令尊就是這樣教育你的嗎?尊卑之分都沒有教過嗎?你是不是應該喊我嫂子呢"郁棽看了一眼她身上的紅裙,確實很漂亮

"郁棽到了今天你覺得你這樣是不是有點作呢?"駱夢苼絲毫沒有介意她的話

"是又怎樣?"拿起剛剛的提拉米蘇,嘗了一口

"郁棽,你擁有的不就是郁家嗎?郁家現在完了,你覺得你還能站在他身邊嗎?"

"你知道提拉米蘇的含義是什麼嗎?"郁棽忽然問出一句

"take tell

上篇:薄如蟬翼的過去    下篇:毀滅的恨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