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家破人亡   
  
家破人亡

g,更新快,無彈窗,!

郁景元幾乎是狂奔過去,跪在地上看著她的掌上明珠就那樣躺在那里

"阿棽?"

"阿棽?"聲音里的顫音,夾雜著無盡恐懼

扶起她靠在自己懷里"阿棽,你哪里受傷了?"他不敢輕易碰她,這個時候觸道傷口是致命的

"五哥,我疼"郁棽幾乎哽咽,疼痛仿佛撕扯著她的沒一寸靈魂

"疼"

"疼"拼命忍著不讓眼淚流出來

"沒事兒的,沒事兒的"郁景元朝四周看了一眼,剛剛還在的郁洝,已經看不到了去向,他需要一個人幫幫他

"你們誰幫我檢查一下她的傷口?"郁景元幾乎用盡了此生最祈求的聲音,看著周圍的人,可是周圍的人早已經被恐懼籠罩,沒有人敢過來

張筅站在外面接著電話,聽見里面的喊叫聲沖了過去,撥開人群,就看見躺在郁景元懷里的郁棽,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腳步都有些不穩

"郁棽?"

"郁棽?"

"嗯"郁棽聽見呼喊,輕輕應答

"誰做的?誰做的?"幾乎是紅著眼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那些恐懼怯弱的眼神

"張筅?"郁棽側過頭看了他一眼,那件襯衫真的挺好看

"我在"郁棽聲音里的痛苦,幾乎撞碎了他所有的憧憬

"張筅,你看看她的傷口,阿棽現在不能亂動"郁景元顧不得他們的對話,他要她不死,她不死!

張筅看了一眼郁景元,他知道他是個醫生,只不過現在接管了郁氏,這一刻他選擇相信他.張筅的手幾乎是顫抖的拉開那個被血跡遮掩的傷口,雪白色早已經成了鮮紅色,耀眼的讓人眩暈,郁景元也看見了那不斷湧出來的血液

"按住傷口"郁景元幾乎沒有猶豫對張筅說到,張筅複雜的看了他一眼,迅速脫下外套披在郁棽身上,按住傷口

"啊"觸碰道傷口的疼痛,讓郁棽的眉頭幾乎蹙在一起,汗珠就那樣布滿額頭

"阿棽"郁景元看著她蒼白的臉色,怕她睡著

"五哥,疼"

"疼"咬住牙的聲音,在這安靜的時空中都帶著一絲絕望

"沒事兒"郁景元安慰道,看著四周呆滯的人群"誰打了救護電話?"

人群中某個角落響起一個很細很細的聲音"打了打了,很快就來了!"

聽見有人回答,郁景元的心卻不敢放松,緊張的看著郁棽

"為什麼不送她去醫院?"幾分鍾過去,雙手早已經滿是鮮血

"她懷孕了,傷口和不穩定的力道,都會對她造成致命傷害"郁景元看出了他眼里的緊張

"她會沒事兒的對嗎!"確切問道,他需要一個肯定的回答

"她會沒事兒的!"郁景元點點頭,可是聲音里的顫音卻出賣了他

顧墨陽手里握著文件夾的袋子,過了今晚明天一早,他就會放她自由了.看了一眼車窗外,心髒卻感覺被什麼抓緊了一樣,沒來由的疼,松開手里的文件夾,摸著胸口

"boss?"副駕駛的劉維見他不舒服

"沒事兒"顧墨陽感覺已經沒有剛剛那麼疼了

"需不需要去醫院看看?"怕他有什麼

"沒事兒,還有多久到達酒店?"看了一眼外面的路況,前面有一些堵車

"還有大概十分鍾"劉維看了一眼時間

顧墨陽沒有再說話,目光掃過身後不遠處的救護車,急救聲在這盛夏的夜里讓人多了一絲煩躁.

顧墨陽到達酒店的時候,外面已經被安保戒嚴了,郁棽在這出了事兒,誰都不敢松懈.看了一眼前方停下的警車,警笛聲還響著,人卻和旁邊的人在說著什麼?

拉開警戒線,看了一眼四周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從後面跟上的劉維也意識道情況不對

"boss"看了一眼周圍喊道

"里面出了什麼事了?"顧墨陽看了一眼已經全部警戒的碩麗酒店

"抱歉,里面的事,我們不知道"保安搖搖頭

顧墨陽知道再也問不出什麼,直接朝酒店走去.推開宴會廳的大門,卻沒有看見燈紅酒綠,所有的人都朝一個方向圍在一起,有人還在哭泣,很小可是他卻聽見了,眉頭一皺,正要抬步朝前走去,剛剛還安靜的大廳忽然就響起了一個聲音

"五哥,我還能回家嗎?"郁棽笑著看著顧墨陽,沙啞的聲音,丟失了平時的清靈

"能,阿棽要回家!"郁景元哽咽著眼角卻濕了

"阿棽,五哥帶你回家,等以後你肚子里的寶寶出生了,我會告訴他,他媽媽是個怎樣的人,小時候有多頑皮!"

"是嗎?"郁棽想笑,什麼滑落在她的嘴邊,咸咸的,她卻再也笑不出來,她能感覺道直自己的身體正被什麼抽離

"嗯,等他大了,五哥帶他去爬最高的山,看最美的海!"

"最高的山,最美的海,一定很美"郁棽笑了笑

顧墨陽的腳步不受控制的朝那個聲音走去,他還記得那天出門,她赤著腳,掂起腳替他打領帶的樣子.

也許是皮鞋走在大理石地面太響了,也許是她停下的時光太空曠,許多人回頭就看見朝著這邊走來的顧墨陽,人群紛紛退開,讓出了一條道路.顧墨陽的腦海里忽然就飄出婚禮那天的畫面,現實永遠是殘忍的,此刻擺在他面前的是安靜的躺在郁景元懷里的郁棽,她閉著眼,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

"郁棽"如同平常一樣輕輕喚她

"郁棽"

郁景元和張筅抬起頭看著出現的顧墨陽,那里面藏著深深的恨意,"你來做什麼?"幾乎是同時說出口

顧墨陽沒有理會他們,只是看著郁棽,她像個破碎的瓷娃娃,安靜的躺在那里,似乎是感應到了那灼熱的目光,郁棽睜開眼看著出現的顧墨陽忽然就笑了,即使那笑撕扯著她的五髒六腑,可她還是笑著,帶著勝利者的高傲.

"郁棽?"看見她睜開眼,顧墨陽很想笑,至少她還活著,朝她身邊走去

"別過來"聽著腳步聲,郁棽喝止道,她的眼睛已經有些模糊了

顧墨陽生生止住腳步"我們去醫院好不好?"

"我們?"郁棽幾乎是帶著嘲諷的笑意

"你手上的文件袋里裝著什麼?"她還記得駱夢苼所說的,今夜之後,她將不是顧太太

顧墨陽愣了愣看著她,握著文件的手用力握緊"公司的文件"

"把它打開"不容他解釋

顧墨陽一頓,手里的文件滑落在地上,文件袋里出來的一角,清晰的躺著幾個大字"離婚協議書"

周圍的人響起切切私語,指著地上的文件.

聽著周圍的議論,郁棽知道自己猜對了"顧墨陽是不是離婚協議書?"郁棽用力想要把他看清

"是"不再爭論

"哈哈,不錯,你知道嗎?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是嫁給你,因為你毀了我整個人生"郁棽的臉上多了一些決絕

"我也是"顧墨陽笑笑

"可是就算是錯誤,你也改變不了,你嫁給我,就算死也會刻著顧太太這三個字"

"顧墨陽你送我家破,你說我該送什麼給你好呢?"郁家因為他幾乎到了家破人亡的邊緣

"你想送什麼?"黑著眸等待她的回答,此刻只要她開口

"那我送你人亡"郁棽的聲音落下,周圍仿佛死亡一般的寂靜

"我送你妻死子亡"沙啞的聲音如同宣告著什麼一般

顧墨陽只感覺心髒被什麼狠狠打了一拳,墜入無盡黑暗"你說什麼?"

"我送你妻死子亡"郁棽重複了一遍,聲音里的決絕已然無可挽回

"你試試!那我要你死不瞑目,我讓郁家所有人陪葬"顧墨陽想到了這個世界上她最在乎的人,他願意賭一把

"呵呵,好,我等著!"郁棽笑得坦然有著無盡的輕松,嘴角的血也在那麼一刻流了出來

"阿棽"郁景元緊張的看著她

"五哥,答應我一件事好不好?"郁棽看著他想把他的樣子深深印在腦海里,她忽然發現她這輩子最想逃離的郁家最後成了她無法回去的宿命.即使她依然恨他們!

"好,你說"郁景元已經冥冥之中感應到了什麼

"幫我回去看看爺爺好不好?"她最虧欠的人,莫過于給了她人生的那個人

"好"點點頭

"你現在回去好不好?"小時候來家里的客人都說他們的眼睛很像

"我先帶你去醫院,等你好了,一起回家!"郁景元握著她的手,溫度隨著時間一點一點消失,門外的救護車聲已經能夠聽見,不一會兒便又人快速的沖了進來,郁棽感覺道自己的身體被移動,很輕很輕

郁棽笑笑看了一眼上方的水晶燈,眼前已經模糊

"張筅"郁棽閉著眼喊道

"我在"張筅感覺自己有些害怕,他不害怕血,他害怕她呼喊的聲音再也聽不見

"你能送送我嗎?"想睜開眼再看看,可是眼皮很重很重

"郁棽你是不是傻,送什麼送?"先去醫院,醫生已經簡單處理了傷口,准備抬著擔架往外走

"你說我做人是不是好失敗?"像是控訴也像是自嘲

"是啊,所以以後好好做人"張筅想讓自己的語氣聽的輕快一點

"呵呵,是嗎?"郁棽笑笑,松開握住她的手

"五哥,我不想再看見你們了!"最後的決絕莫過于我想自己走

"你說什麼?"郁景元以為自己聽錯了

"回去告訴郁家人,我不欠她們的了,都還了!"眼角的淚慢慢滑落,帶著對過往的釋然

"我們走吧"對著周圍的醫生說到,郁景元想要跟上去,郁棽仿佛知道一樣"五哥,你敢過來一步,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死給你看"

郁景元的腳步停下,他知道她說的是真的,她是郁棽,說一不二的郁棽

張筅跟在她身邊,看著她眼角的淚,握住了她的手.

郁棽感覺有風吹在自己臉上,很輕很輕,黑暗中有人朝自己走來,那個以前模糊的身影,漸漸清晰

"媽媽"郁棽笑笑,看著虛空里朝自己走來的人,輕輕喊出

顧墨陽就站在原地,看了一眼樓梯口呆坐著的駱夢苼,朝她走去

駱夢苼癱坐在地上,低著頭,丟在一旁的刀,安靜的躺在那里,嘴里還念叨"是她逼我的!是她逼我的!"

顧墨陽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阿苼"

"啊,不是我!"

"不是我"爬著朝後退去

"阿苼是我,我是墨陽"看著她害怕的樣子

駱夢苼抬頭愣愣的看著他,確認他是顧墨陽以後,爬過去抱住他"墨陽"

顧墨陽感覺到懷里的人因為害怕顫抖的厲害"沒事兒,會沒事兒的"怕怕她的肩旁,像是安慰她又像是安慰自己

"顧先生,不好意思,駱夢苼涉嫌殺人,我們需要帶她回去"警察不知什麼時候圍在他們周圍

"不,不是我"駱夢苼看著周圍的人,哭泣的喊道

"抱歉,駱小姐,有什麼事,你還是跟我們回警局說!"警察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知道這不是談話的地方

"不是我,不是我"駱夢苼驚恐的喊道

"是她,我看見是她殺的顧太太"人群中有個聲音指著駱夢苼,接著第二個第三個

"不,不是我?"拼命的搖著頭

"墨陽,墨陽,你告訴她們不是我?"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阿苼,別怕"顧墨陽看著她的眼睛,看見了她眼里的自己,狼狽不堪,松開抱住自己的駱夢苼

警察拉起坐在地上的駱夢苼,駱夢苼從呆滯中回過神,看著身後的顧墨陽

"墨陽,你相信我!"

上篇:毀滅的恨意    下篇:直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