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輪迴的記憶   
  
輪迴的記憶

g,更新快,無彈窗,!

時光會帶走歲月,卻帶不走記憶,有的人看似走了很遠很遠,卻被記憶困頓在了原地.

如今的秦城依然是秦城,郁家依然是郁家,卻不再是以前那個郁家,經曆了三年前的脫胎換骨重生的郁家,是沒有人再敢輕視和覬覦的郁家!

三年前在誰都以為郁家沒有翻身機會的時候,郁笙的出現如同一道光,給風雨飄搖中的郁家指明了方向!

面臨牢獄之災的郁景麒,證方也改變了口供,稱沒有接受過郁景麒的行賄,郁景麒也沒有行賄,當天郁景麒就被保釋出來.

顧墨陽想過了所有,卻沒有料到最關鍵的一點,當郁笙拿出郁棽親手手寫的遺囑和所錄的錄音,根據《遺產繼承》生前享有財產因死亡而轉移給他人的死者為被繼承人;被繼承人死亡時遺留的財產為遺產;依照法律規定或者被繼承人的合法遺囑承接被繼承人遺產的人為繼承人;繼承人依照法律的直接規定或者被繼承人所立的合法遺囑享有的繼承被繼承人遺產的權利就是繼承權.郁笙拿出的經過鑒定確認,在沒有任何的反對聲中,繼承了郁棽名下的所有財產的財產權.郁笙繼承遺產當場宣布,由郁景麒代為行使,處置名下所有財產權,被董事會當做棄子踢出局的郁景麒幾乎是卷土重來,不費任何之力重回董事局.郁棽名下原先的不動產,和個人資產在這一刻才真正發揮作用,老爺子當時在她結婚時曾說過郁家贈與郁棽所有的東西,須在郁棽生下孩子之後,顧墨陽才享有一定權利支配.可是沒有人知道最後一條,一旦郁棽發生意外,財產可以由郁棽支配,或者由她所指定之人繼承.

顧墨陽沒有想過自己第一個最佩服的女人就是郁棽,還他媽是他太太,那個傲嬌的郁家小公主到最後倒下之前,都還給了所有人一個漂亮的回旋踢,這一腳打在了每個人臉上,不留任何情面.

看了一眼手心的那道疤痕,看了眼四周,空蕩蕩的,走上樓,推開臥室的門,房間里還是原來的樣子,只不過卻沒有一絲郁棽的氣息,拉開衣櫥櫃,掛滿了衣服,裙子,套裝,外套各種各樣吊牌都還未摘下.用力一扯衣服掉落到地上,看了一眼那地上的衣物,直接踩在上面,整個人慢慢倒進床里面,天花板上的燈光,有些眨眼

"你說你送我家破,那我送你人亡好不好?"

"我送你妻死子忘"

"我詛咒你余生所得非所求"

"顧墨陽,你就是個王八蛋"

"你做夢"

"我就是愛他,我愛了他那麼多年"

"我們離婚吧"

"其實在這之前我有過一個很愛很愛的人,我幻想過穿著白色婚紗牽著他的手走向屬于我們共同人生的樣子"用力一扔,玻璃落在地上的聲音異常清晰,耳邊的那個聲音一直都在不斷的回旋

"郁棽,我就是要你死不瞑目!"顧墨陽看著天花板的燈光一字一句說道.

散落的衣服一地,卻沒有一件是她穿過.郁棽出事的第三天,郁景麒重回郁氏的當天晚上,就帶人過來把這座別墅里面屬于她的所有東西,統統拿走,抹去了她最後的氣息.當時人人都道郁景麒瘋了,瘋的徹底,市面上幾乎只要是以往出現過關于郁棽的圖片或者其他一夜之間消失,沒有一點兒痕跡.從此秦城人只知道郁棽最後說的話卻再也沒有見過她的樣子

郁家

把手里的煙丟到地上,腳踩上去,直到埋進泥土里,鞋上已經覆蓋了些許塵土.郁景麒就望著眼前的還在建造中的房子,看了一眼星空,想要尋找她所在的那一顆星星.天空中卻布滿烏云,看不見一絲星辰的軌跡

"三哥"郁景元在他身後輕喊到

"什麼事?"郁景麒問到

"駱夢笙明天出獄!"郁景元看著郁景麒的背影一震

"是嗎?"回過頭看著郁景元,眼里的陰沉,周圍的氣溫都感覺降低了許多

"你打算怎麼做?"郁景元看了一眼還在建的建築,三年前的那個晚上,郁棽出事,郁家老宅里的清歌閣也在大火中毀于一旦,這場大火的元凶郁洝也被送出國,老爺子也因為最疼愛小孫女的慘死,一夜之間老了許多,至今都臥床不起,郁家從此和顧家勢如水火.

"明天幾點?"郁景麒看著在建的清歌閣,如果當年他早一點送走郁棽,斷了她和郁家所有的聯系,就算他此生在監獄中渡過,他也認了,不過他沒有想到自己等來的結果是他這些年不顧一切想要守護的掌上明珠化為灰塵的消息!郁景麒在那一刻忽然世界上所有的光就在那一刻全部熄滅,他的人生只剩下黑暗!當天他動用一切手段,保釋出獄.那一天他見到了她此生想要見的人郁笙,郁棽同父異母的姐姐,她用盡一切想要尋找的人,此刻就在他的面前,他很想告訴她,她想見的人回來了,就在他眼前.當郁笙拿出那張遺囑和錄音筆的時侯,他就應該想到她走得每一步有多堅決,每一步都不曾回過頭.

"明天下午三點"郁景元這幾年待在郁氏,已經不像過去那樣簡單思維了,現在他們走的每一步都是用代價換來的.

"安排人過去!"郁景麒看著即將要完工的清歌閣

"好!那我先走了"郁景元點點頭

"景元"郁景麒看著轉身准備走的郁景元

郁景元回頭疑惑的看著郁景麒"有時間多陪陪思妍吧,前幾天我聽甜甜說思妍生病了,公司有我呢,你照顧好她們"

看了一眼遠方"好,我知道了,她沒事兒只是有點感冒,我會照顧好她的,早點兒休息吧!"說著朝郁家大門口走去

郁景麒看了一眼天空,快要下雨了,朝在建的建築走去.

顧墨陽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冷風吹來的涼意讓他的酒意也清醒了幾分,從床上爬起,才發現房間里的冷意是從還未關上的窗戶吹進來的風和雨.走到窗邊准備關窗戶的手卻頓住,窗台上還在雨中的仙人掌依然矗立著,旁邊發出的新葉片,刺上還包裹著雨珠.過往的記憶就席卷而來,那些很細微的小事,那些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映在腦海里的事情

"你在做什麼?"打開房門的就看見站在窗戶旁的郁棽

"你回來了?"郁棽回頭看著站在門口的郁棽

"嗯"走到她身旁,窗戶外面窗台上的擺放著一盆仙人掌,窗台上以前沒有任何東西,看樣子是今天剛剛擺上去

"怎麼想到放盆仙人掌到這里?"看著她專注的神情

"從公寓拿回來的,以前和六哥去外面玩的時候帶回來的"往花盆里面加了一些水

"你喜歡的話過幾天我叫劉維送幾盆花過來"看她的樣子似乎很喜歡

"不用了,我還是喜歡仙人掌"郁棽若有所思的搖搖頭,放下手里的水壺,

顧墨陽伸手去碰了一下,手剛剛觸及,手上傳來的刺痛感,迅速收回手,看著指腹上那褐色的極細的如同針一樣紮進皮膚里,顧墨陽伸手去拔手上的刺

"別拔它,等一下"郁棽抓住他要去拔的手

"剛剛我碰的時候你怎麼不阻止?"望著被她抓住的手

上篇:三年後    下篇:心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