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心刺   
  
心刺

g,更新快,無彈窗,!

"等我一下"松開他的手,走出房間,顧墨陽看了眼窗台上的仙人掌,伸手去拔手上的刺

"找到了"郁棽拿著手里的東西,走進房間顧墨陽已經不在房間里了,看了一眼拉開的陽台門,拉開陽台門看著倚著陽台的顧墨陽

"剛剛為什麼不阻止我?"從這個角度看去,太陽即將落西下

郁棽也靠著陽台,看著那太陽,偏過頭看著顧墨陽"你剛剛握的是帶刺的玫瑰,你還會這樣問嗎?"

"是嗎?"顧墨陽輕哼了一句

"不是嗎?"盯著他的眼睛

顧墨陽沒有回答,像是被郁棽說中了心事.郁棽走過去,抓住他剛剛碰了仙人掌的手,指腹上露在外面的刺已經被拔掉了,如果不仔細看是看不出還留在皮膚里的刺

"可能會有點疼"

顧墨陽沒有說話,看著郁棽掐住指腹,用針開始挑刺.

手上的刺痛,讓顧墨陽一個激靈,瞬間從過去的記憶中,抽離出來.手指的指腹在剛剛失神的片刻,已經紮上了刺,那個拔刺的人卻再也不見了.

關上窗戶,拔掉手指上的刺,卻也看見了手心的那道疤痕,那道時時刻刻提醒他的疤痕.放眼望去,整個霖楓別墅都沒有一張郁棽的照片,拿出手機搜索了郁棽兩個字果然還是空白.

三年前郁家人從警察局拿回郁棽所有的東西之後,一夜之間外面所有當晚酒店的視頻都被抹除,再也找不到一張關于郁棽的圖片郁棽就好像沒有出現過一樣.

顧墨陽真正意識到他的太太有多聰明也就在那一刻,在郁景麒帶著郁景元沖進霖楓別墅的當晚,在郁景麒將霖楓別墅所有郁棽可能用過的東西全部帶走,伴隨著如同偵探小說里的痕跡清理,直到這座房子里再也沒有她的一絲痕跡,清除得徹徹底底.就好像她從來沒有出現過,從未出現過.

手上得傷疤就是再當晚和郁景元強奪那盆仙人掌的時候留下的,仙人掌終究是被帶走了,如今花盆里的不過是當時打斗時被他抓在了手心,遺留下來養活的.

郁苼出事的第三天,郁家就對外召開了媒體會議,宣布郁家七小姐的回歸.郁苼郁家真正的七小姐,郁氏最大的股東,而促成這個局面的就是郁棽,那個已經死去的郁棽,他的太太.郁棽的死亡帶來的好處幾乎是一箭雕,郁棽手上所有的股權歸郁苼所有,郁氏也因為這次郁棽的死亡,郁苼的回歸,一蹶不振的股票和對外的影響發生了極大的改變,至少郁氏這次的危機可以通關.

反觀顧氏因為這次的事情,股票大跌,過去所做的所有准備通通不得不放棄,就不如其中收購郁氏這個計劃,駱夢苼也被郁景麒送進了監獄,故意傷害罪讓駱夢苼判了三年.這過去的三年顧墨陽就被固定在了三年前的那一天,被死死的固定在了那一天.

看著這空蕩蕩的房子,外套里面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卻也打破了這甯靜"喂?"

"boss,剛剛收到消息,郁家已經安排了人等在在明天駱小姐出獄的監獄門口

"你派人過去盯著,明天我下午過去"掛斷電話,拿起桌上的鑰匙,起身關燈,房子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秦城女子監獄

監獄門口早已經被聞風而動的記者圍堵住,卻沒有人敢靠近監獄門口中央的顧墨陽,顧墨陽站在車前看著監獄的大門,腳下的煙頭已經有好幾支了.有點不耐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煙,等待著三點的到來.

三點整的時候,監獄的大門緩緩拉開,顧墨陽能夠聽見周圍相機按下快門的聲音和閃光燈的聲音,看著那扇門里出現的那個人,一步一步朝她走去.

駱夢苼看了一眼腳下,此刻的陽光正是刺眼,用手擋住眼睛,才敢向上看去,萬里無云,陽光有些毒辣.目光放到朝自己走來的那個人身上

顧墨陽朝前走去,三年時間說快很快,說慢很慢.這三年駱夢苼沒有見過自己一面,他知道她是在怪他那天沒有把她留住.

"阿苼"語氣溫柔的開口

聽著眼前人溫柔的語氣,駱夢苼的眼眶一點點紅了,還含著淚光

"我忽然不知道該喊你什麼了?"她殺了他的太太

"傻瓜,和以前一樣"顧墨陽走過去揉了揉她的頭發

"對不起"眼淚落下

顧墨陽一把把她拉入懷里"沒事兒了,這三年是我對不起你"輕輕拍著她的後背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駱夢苼靠在他懷里止不住的抽噎

"阿苼,我們回去吧"周圍揣測的目光讓他有些閃避

"好"駱夢苼抬起頭,滿臉的淚痕

顧墨陽護著她,朝車子走去,一旁按捺不住的記者終究還是圍了上來

"駱小姐,請問你對當年郁棽的事是怎麼看的?"

"駱小姐,是什麼促使你即使坐牢也要殺害郁棽?"

"駱小姐,當年的故意傷害時間,真的只是你一個人的想法嗎?"

"顧總,你今天的行為我們可不可以看成你們是有結婚的打算?"

"顧總,當年您太太的事,真的只是突發事情,不是有蓄謀的嗎?"

"駱小姐,請問你是否會嫁給顧總?"

兩個人被人群圍住,圍繞著郁棽之死各種問題被拋來,顧墨陽感覺自己的衣角被駱夢苼緊緊抓住,還能感覺她身體的發抖,用盡全力推開阻擋住的人,拉著駱夢苼上了車.

瑞士蘇黎世

位于河畔的獨棟房子里,房子里的電話一直在響,屋外的人認真盯著畫上剛剛描繪上去的油彩,回頭看了一眼陽光下的房子,呆愣了幾秒,跑進去接起了電話.

"喂,你好"握著電話的手上滿是油彩

"在忙什麼呢?"電話那端的人笑著問道

"新買的畫筆,我試試好不好用"靠著牆壁看了一眼屋外,灑滿陽光的草地,語氣里滿是欣喜

"怎麼樣新買的畫筆?"此刻都能想到她手上一定是沾滿了油彩,拿著電話

"還不錯"笑笑看著自己白色襯衫上面的七彩顏色

"那就好,吃早餐了沒有?"她經常忘記吃早餐

"嗯,吃了,你吃午餐了沒有?"精致的五官加上笑容,漂亮的像個天使

"正在吃"張筅喝了一口湯,聽著電話里她的聲音,一天下來的疲憊仿佛都被驅除

"怎麼這麼晚?"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瑞士時間九點,國內的時間現在應該是下午四點,午餐整整晚了四個小時

"開了一個會兒,出來就到現在了"她的擔心他能夠感覺得到

"最近很忙嗎?"陽光穿過窗戶灑在她得睫毛上面

"最近有一個新的項目,會有點忙"抬起頭看著被推開得門,手對著門外進來得人擺了擺,示意他稍等一下

"沐白,我先忙了,晚點給你打電話"張筅看了一眼手下得文件

"好,你先忙"他那邊開門得聲音她聽見,應該是有重要得事情要忙

"嗯"張筅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聽著電話里得忙音,放下電話.窗外的陽光依舊燦爛,她是不是該去他身邊?這是這段時間她心里得疑惑和焦慮,秦城是個很熟悉可是她卻沒有任何印象的地方,她不知道該怎樣?同樣的張筅也不知道此刻沐白心里所想,正忙著最新的一個公司項目.

驪山別墅

"怎麼樣了?"顧墨陽起身,走到床邊看著已經完全熟睡的駱夢苼

醫生摘掉手上的手套,收起醫藥箱,摘下口罩"已經打了安定,可以確保駱小姐睡到明天早上了"

"她這是什麼原因引起的?"顧墨陽擔憂的問道

"過度的緊張和驚嚇,才導致了她情緒的不穩定"醫生回答

"緊張?"

"對,這三年駱小姐所待的環境和今天再到一個新的環境,新的環境讓她產生了恐懼,加上人為的驚嚇,這才導致了她的情緒失控"

"她醒來之後會怎樣?"

"我給她開了一些鎮定類的藥物,醒來之後給她服用,注意休息幾天就會沒事了"醫生指了指一旁桌上的藥物

"好"

"顧總,沒事兒,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辛苦了"

"好的"醫生點點頭,拿起醫藥箱,走出房間,房間里只剩下駱夢苼和顧墨陽,顧墨陽看著床上熟睡的人,有些疲憊的坐在椅子上.

上篇:輪迴的記憶    下篇:沐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