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記憶   
  
記憶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些繞開的,錯過的,曾遺憾的時刻,是我想要做回去的夢!

開著車一路朝著沐白的公寓行駛,這世界上就算有再相像的人,可是做出來食物的味道,也是不盡相同的.他此刻只想確認她就是她!

只是顧墨陽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停下車,看著沐白從那輛車里走下來的那一刻,當她臉上的笑容是自己從未見過的時刻,他一路上趕來想過許多,卻唯獨忘記像這三年她的人生發生了改變,至少她擺脫了他.

看著他們走進電梯,顧墨陽沒有下車就坐在車里,拿出口袋里的煙給自己點燃,深吸了一口.

沐白拿鑰匙打開門,把拖鞋遞給張筅,去冰箱里面拿出一瓶水給他,才在沙發上坐下.

張筅打量著里面的擺設,房子是按照她喜歡的風格裝修的,圖紙也是她精心畫的.前段時間忙,一直沒有時間過來看看,今天剛剛回國,想到出國之前和她說的.

"怎麼樣?"見他四處參觀

"還不錯"張筅笑笑,走到沙發旁坐下,脫下外套放在一旁看著她,最近似乎瘦了一些

沐白抿嘴一笑,看了一眼房子里面的擺設.

張筅看著她笑的樣子,揉了揉她的頭發,比三年前已經長了許多.

"這次出差怎麼樣?"剛剛吃飯的時候,他公司的人在,她不好多問

"挺順利的,可能近期還要去一趟,針對一些具體的細節洽談"靠著沙發,一天的奔波下來,眼睛有些干澀

"最近是不是經常熬夜?"他眼睛里面的紅血絲布滿眼球

"沒事兒"握緊她的手,閉上眼,這三年真的是很忐忑的走過,如今真好,可以和她坐在同一個房子里,握緊她的手.

"我去給你找個眼藥水,滴了要舒服一些"沐白還是有幾分不放心沐白進臥室找眼藥水,看見她眼里的擔心點點頭,靠著沙發連日來的奔波的疲憊感也有了幾分困意,閉上眼.手機卻在此刻響了起來,看著手機上來電人的名字,下意識的朝臥室看去.起身走到陽台接起電



"喂"

"在哪呢?"

"在外面"

"我聽說你今天從國外回來,出來喝一杯吧!"顧墨陽看著不遠處那個車牌號

"行兒"沐白還在臥室,還沒有出來

"好,地址我發你"彈了彈手里的煙灰

"好"

"找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在衣櫃了"沐白從臥室走出來

張筅回頭看去,忽而一愣,想起電話還沒有掛斷,迅速掛斷電話,車里的顧墨陽卻聽的清清楚楚,一字不漏.

沐白看著他著急掛斷電話的樣子"怎麼了?"

把手機放進口袋,拉了拉領帶"沒事兒"

"是公司的事嗎?"直覺告訴她似乎有什麼事

"沒事兒,我明天去辦"張筅下意識的喉嚨動了幾下

"急得話,你先去吧"不急也不會在這個時間打電話給他

"好吧,我過去處理一下"張筅點點頭

"嗯"

"那我先過去,有事打我電話"拿起沙發上的外套

"對了,把這個也帶上吧"把手里的眼藥水遞給他

"好,我走了,早點兒休息"

"嗯"

看著他開門離去,沐白從陽台看去,看見他的車子發動離去.

張筅到達酒吧,走進包間的時候,顧墨陽已經幾杯酒空腹下肚了,一天的緊張下來,胃也有幾分不舒服.

"來了"看了一眼走進門的張筅,繼續喝著杯里的酒

"怎麼今天想到出來喝一杯?"把外套放一旁

"我們是不是挺久沒出來喝酒了?"無名指上的戒指早就不見了

"有段時間了"端起酒杯,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

"多長了?"顧墨陽有意把這個話題聊下去

"郁棽死的那天開始"張筅絲毫沒有和他繼續這個話題的欲望

"是嗎?我都忘了"對面的張筅臉色意料之中的難看

張筅冷下臉"你還能記住什麼呢?"嘲諷的看著他

"我還能記住什麼東西是我的,什麼不是我的!"放下手里的酒杯,

"是嗎?看來,今天的酒我是喝不下去了"拿起外套起身離去,剛走到門口,後面就有東西飛來,身體一個側位迅速躲過,接著便是玻璃碎裂的聲音.張筅回頭看了一眼,還坐在遠處看著他的顧墨陽

"你他媽是不是瘋了!"沖過去就是一拳打在了顧墨陽臉上

顧墨陽早就等著這一刻,兩個人都不留一點余地的朝對方打去,從外面的人可以聽見包間里面劇烈的打斗聲,伴隨著酒瓶摔碎的玻璃聲,卻沒有人敢靠近,直到酒店經理帶著人膽戰心驚的沖了進去.滿地狼藉,兩個人各躺在一處角落,雙眼通紅的敵視著對方,經理一看這架勢,迅速把張筅帶到另一個房間.張筅出門的時候,顧墨陽還想上前,被保安拉住嘴里卻喊道"張筅,我告訴你,我的東西你別妄想"帶著警告意味,張筅複雜的看了他一眼離去.

經理迅速給老板打電話,平常這種打架斗毆他可以處理,但是今天必須請老板出面,打架的人物都不是尋常人.

秦明接到經理電話趕到酒吧的時候,從包間門口的玻璃看見顧墨陽坐在滿地狼藉的包間里,抽著煙房間里被煙霧籠罩."怎麼回事?"問跟在身後的酒吧經理

"顧總開始是一個人過來,後來張總也過來,兩個人不知道為什麼打了起來!"酒店經理也有些頭大

"另一個呢?"里面只有顧墨陽在,並沒有看見張筅

"張總,我們請他到另一邊休息去了"指了指不遠處的包間

"行了,安排人過來給他們看下傷口,再叫廚房做些醒酒的過來,損失的費用掛我賬上"秦明丟掉手里的煙

"已經安排人過去看了,還有什麼安排的嗎?"

"沒了,你先下去吧"看了看里面的顧墨陽,沒有打算進去,而是去了張筅所在的包間

推開門,看見包間里的張筅已經包紮好了傷口

"沒事吧,老四"笑著進門,也不問其他

張筅動了動嘴,對于這個時候出現的秦明沒有意外,這家酒吧的老板,出了事自然會出來.

"沒事兒,多喝了幾杯,上頭了!"

"我已經安排廚房去做醒酒的了"秦明不傻,張筅說喝多了那就是喝多了,意思就是沒打算追究什麼.男人嘛,喝個酒難免意氣用事也算正常!

"不用了,我還有事兒,先走了"張筅拿過一旁已經有些汙漬的外套

"要不要我送你?"客氣到

"不用了,先走了"

"行,過幾天我請你吃飯,今兒個實在不好意思了,是我招待不周"一臉歉意的說道

"行,等你的飯"說著開門離去

從樓上看著張筅走出酒吧大門,秦明轉身走進顧墨陽所在的包間,一地的玻璃碴子,斷了腳的椅子,顧墨陽就靠著牆坐在地上,手里的煙火光一閃一閃快要燃盡,秦明在他身邊蹲下,從煙盒里取出一支煙點燃遞給顧墨陽,又給自己點了一支

"怎麼的,是看不過我發財,要把我這拆了啊!"嘴里含著煙說道

"他呢?"接過煙吸了一口,臉上有好幾處淤青

"剛走"

"他說什麼了?"手里的煙忽明忽暗

"就說喝多了,上頭了"深吸一口,吐出云霧慢慢說道

"你信嗎?"偏過頭

"信"秦明點點頭,彈了一下煙灰,

"什麼時候,這麼爛的借口你秦明也能相信了!"抬起頭,黑瞳里有著無盡深淵

秦明笑笑不把他的嘲諷放進心里"老三,我要離婚了!"

"決定了?"秦明是他們這群人中結婚最早的,他媳婦兒不太出來玩兒卻也見過幾次,可以說是漂亮,賢惠的女人

"嗯"點點頭

"什麼原因?"

"還能因為什麼,不就是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說我不顧家唄"有點苦澀想起她說這些話的樣子,那個從不曾服過輸的女人,告訴他她不想和他這樣慘烈的一生,他當時就想他媽的這生活什麼時候就成了慘烈了!

顧墨陽沉默,以前她也提過離婚,卻被他用手段生生逼了回去.後來他想離婚的時候,她卻送了自己一份大禮"妻死子亡".人家都說升官發財死老婆,他卻什麼也沒有得到.

"前幾天,我碰見阿姨了,都有一些白頭發了,還記得小時候你還喜歡說阿姨頭發最好看了,看來是歲月不饒人,我們都大了,她們卻老了"

"我媽說什麼了嗎?"

"沒說什麼,就問了問萱萱"想到自己女兒臉上的笑意都多了幾分

顧墨陽沉默下來,不再說話,兩個各懷心事的男人坐在滿地狼藉的房間里,揣著各自的心事,眉頭緊鎖.

上篇:後路    下篇:早該明白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