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早該明白的   
  
早該明白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公司的事情如預料的一般,再次需要張筅去國外親自確認一些細節和合作之後的方向,這次過去合作順利的話一個月就差不多,如果有其他因素的話,可能需要更久的時間.

"抱歉"抱著懷里的她,原本以為這次回國可以定下一些事情.

"我明白你忙,去做你想做的吧!"沐白靠在他的肩膀上,她以為回國她們之間就能多一些溝通,所以她回來了

"等這個case一結束,我們就結婚"像是在給沐白一個答案,又像是給自己一些信心

"好"沐白點點頭,眼淚落在他的肩膀上面

"我愛你"用力的把她抱緊,這一刻張筅忽然就希望她沒有回國,一直待在瑞士,等他們結婚,所有事情塵埃落定,就再也沒有東西能夠讓他們分開.

"我知道"手抓緊他的手臂

"等我回來"張筅松開沐白頭也不回的走進安檢通道

沐白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再也看不見,才走出機場.抬頭望去,一架一架的飛機從這里出發,飛往世界各地,她卻不知道哪一架上面坐著張筅.

"有飛船嗎?"顧墨陽走出機場就看見抬頭望著天空的沐白,似乎在尋找什麼.

"沒有"回過頭就看見戴著墨鏡,手上還拿著一件黑色大衣,似乎去的地方,天氣比較冷.

"出去玩還是送

"送人?"顧墨陽問道

"送人,你呢?"

"出差回來"看了一眼她身後不遠處等候的司機

"現在回去嗎?"她似乎有心事

"嗯,你呢?"見他沒有行李,看樣子應該是有車過來接他

"現在回去,一起走嗎?"沐白想的沒有錯,顧墨陽從沐白走進機場那一刻剛好走出來,看見了她在門外下車,他站在門口等她出來,卻也沒有叫司機離開.

"好,我去取車"

"我和你一起去"顧墨陽沒有在這讓人參觀的欲望

"嗯"點點頭,朝停車場走去,顧墨陽對遠處等候的司機擺擺手,示意讓他回去,司機會意點點頭,上車離去.

車子行駛在擁堵的車道里,沐白的心事似乎有些重,開著車的顧墨陽看著她"有什麼心事嗎?"

"沒有"

"沒有嗎?我怎麼看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

"沒有,我只是在想明天會不會下雨?"窗外的天色,萬里無云,還帶著這個季節特有的炎熱

"看這天氣,似乎不會讓你如意了"笑著說道

"晚上吃什麼?"降下車窗,看著周圍的車輛.太陽照在地面,地面由于高溫,從遠處看猶如在火上炙烤.還伴隨著車子排出的尾氣味,讓人覺得有幾分難受.卻沒有注意到對顧墨陽說話的語氣,似乎是熟悉很久的朋友或者親人.

"你想吃什麼?"外面的炎熱天氣讓吹進車里的風,都帶著炎熱.

"我不知道"搖搖頭,升上車窗,把熱氣隔絕在車外.

"那我帶你去個地方吧!"從後視鏡里看著後車座上,已經閉上眼的人.

"嗯"閉著眼點點頭

顧墨陽帶著熟睡的沐白來到超市的時候

"沐白"

"沐白"

"沐白"

沐白一路上睡得很熟,一次都沒有醒過.

聽見喊聲沐白揉了揉眼睛,看著四周停滿得車輛,駕駛室的顧墨陽正看著她"這是哪?"

"超市的停車場"

"我們來這兒做什麼?不是去吃飯嗎?"

"對呀!買菜回去做飯"顧墨陽笑笑,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解開領帶,只穿著一件襯衫,拿過一旁的眼睛戴上.

"買菜?"沐白看著他,還愣在原地

"嗯"顧墨陽笑笑把眼睛帶上,開門下車.

拉開後車座的車門,看著還愣著的沐白"下車吧"

沐白呆呆的下車,一路跟著顧墨陽走進超市.看著他熟練的挑選各種蔬菜,時不時回頭問她喜不喜歡吃

"沐白"

"沐白"

"沐白"顧墨陽停下,看著身後低著頭的沐白,直到她撞上自己,疼痛喚醒了沐白

沐白吃痛的揉了揉額頭,看著停在自己面前的顧墨陽"你怎麼不走了?"

"我喊了你幾次了"

"抱歉"沐白歉意的對他說道

"沒事兒,我就想問問你,今晚你再做一份蝦吧!"身後的蝦正活蹦亂跳

"好"看著顧墨陽轉身去挑選蝦

兩個人從超市回去,時間已經八點多了,沐白把一些菜放進冰箱,拿出今晚要做的菜,走進廚房.顧墨陽也跟了進來

"怎麼了?"

"我幫你吧"她今天一下午的失神,怕她再次出什麼差錯在一堆蔬菜里面,拿出土豆和萵筍遞給他"你會削皮嗎?"

"嗯"

"你把土豆和萵筍削掉皮吧"

"好"接過她手里的蔬菜,沐白開始清洗其他的菜,廚房里水流聲不斷.顧墨陽削好土豆和萵筍,看了一眼養在盆里的蝦

"蝦需要處理嗎?"她正認真清洗青菜

"嗯"點點頭

"那我來處理吧"那過裝蝦的盆,開始處理蝦

"沐白,你男朋友呢?"一臉好奇的問道洗菜的沐白停下手里的動作"他最近忙,一直在出差"

"上次聽你說,你們要結婚了,是什麼時候?"

"過一段時間吧"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等我回來究竟是有多久?

"你呢?你有女朋友嗎?"顧墨陽應該是很多人喜歡的類型,高大,帥氣.

"我結婚了"顧墨陽看著沐白

"那你太太呢?"沐白愣住

"她去世了"她似乎真的不知道

"抱歉"沐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顧墨陽沉默下來,沐白開始炒菜,水流聲伴著鍋里熱氣發出的吱吱聲.

當所有飯菜擺在桌上,顧墨陽夾起蝦放進嘴里的時候,那個他不需要再確認的味道,望著眼前的沐白卻有幾分酸澀.

三年時光,她躲開了她,他也失去了她.命運的齒輪卻再一次重合,是否稱之為宿命!如果是宿命的話,對面的人是否也想要這宿命!

"沐白"顧墨陽聲音里有一絲顫抖,他想喊她郁棽,卻怕她回答"她不是"

"嗯?"疑惑的看著他

"你的廚藝很棒!"

"謝謝"

"如果愛一個人十分的話,你會愛幾分?"握住筷子的手,下意識的握緊

"我愛他三分,他愛我三分就好"沐白不明白他的用意,卻也照常回答

"我明白了"顧墨陽笑笑

"明白了什麼?"他臉上寫著什麼都懂

"明白了一些早就該明白的!"莞爾一笑,燈光都亮了幾分

晚飯過後,顧墨陽並沒有住在這邊,一路開著車去驪山別墅.別墅四周被燈光環繞,房子里沒有開燈.按下指紋鎖,開門走進去.房子里一片黑暗,靜悄悄的.顧墨陽走上樓,推開臥室的門,此刻應該在房間里睡覺的人並沒有在,被子拉開一角卷縮在一塊.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快十二點了.心里沒來由的煩躁,拉開陽台的門走出去.

海風帶著特有的氣息,吹拂在臉上.驪山別墅依山而建,同時又臨海,這里的清晨是伴隨著日出和海風一起醒來,當初買下來的時候,是因為駱夢苼喜歡海.他和郁棽結婚的時候也曾提過搬來這邊住,後來卻並沒有來,結婚的時候他還是選了霖楓別墅.

倚著欄杆看著遠處路燈意外黑暗的地方,海上一片黑暗,看不見方向.顧墨陽一臉心事,神情凝重,眉頭時而緊鎖,時而放松.

遠方有車子朝這邊駛來,燈光隨著上坡下坡晃動著,直到開進驪山別墅.駱夢苼下車的時候,看見了停在一旁顧墨陽的車子,抬頭望去,臥室的燈光亮著,他正倚著欄杆望著她.關上車門,走進房子,脫了外套走上樓.臥室的燈開著,去往陽台的門,被風吹得半掩著.輕輕推開門,走到他身後,環抱住他的腰.

"什麼時候來的?"

"來了一會兒了"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時間悄無聲息走過兩小時

"公司的事還順利嗎?"一周前打電話給他,他那個時候正在去國外出差的路上

"嗯"顧墨陽點點頭,松開她環住自己的手,轉過身看著駱夢苼.此刻的臉上比剛剛從監獄出來時,氣血已經好了許多,臉上也有了一些紅潤的光澤.畫了淡妝,嘴唇上的紅色口紅帶著獨有的誘惑,和身上的紅裙搭在一起,美的讓任何男人都沒有抵抗力.手撫摸上她的側臉,駱夢苼看著朝自己靠近的顧墨陽,閉上眼.

顧墨陽看著閉上眼的駱夢苼,慢慢朝她靠去,卻沒有親吻,大拇指的指腹覆上她的唇瓣,輕輕摩擦.指腹上慢慢沾染了顏色,紅的有些紮眼

慢慢睜開眼,看著眼前已經離自己很遠的男人,唇瓣上的手指還停在上面,心里的恐慌感越來越濃

"墨陽"眼里有一絲濕潤

顧墨陽看了她一眼收回手,拿出口袋里的手帕擦了擦手指上的口紅,然後手一松,手帕沒有任何牽掛的落地.駱夢苼不可置信的看著顧墨陽,腳步踉蹌的向後退去.

"你不問我去哪了嗎?"失望的看著他,以前的他一定會問自己去哪了

顧墨陽從口袋里拿出一支煙點燃,深吸一口,才看著她問她"你去哪兒了?"

"我......"駱夢苼一愣,卻不敢說出她今晚到底去哪了

"你去哪兒了?"顧墨陽再次追問,眼里卻很平靜,仿佛無關緊要

駱夢苼被他這樣的眼神有些灼傷,腳步不穩的上前抱住他,靠在他的胸口"你怎麼了?"身體有些發抖

顧墨陽想要抽開她抱住自己的手,駱夢苼卻死死抓住.顧墨陽干脆放棄"三年前你不見的那幾天去哪了?"

駱夢苼剛剛還緊緊抓住的手,一點點松開,不可置信的向後退去"你懷疑我?"

"你只要告訴我你去哪了?"

"哼哼,顧墨陽這就是你對我的好嗎?"委屈的看著他,她知道他最看不得自己受委屈

"你去哪了?"

"我去找其他男人了,你滿意了嗎?"大聲的嘶吼到

"是嗎?"顧墨陽眼里升起一絲憤怒

駱夢苼以為他這是吃醋的表現"我就是去找其他男人了,你可以找別人結婚,讓別人懷你的孩子!我為什麼不可以?"聲嘶力竭的喊道

"你說什麼?"顧墨陽眼睛里的憤怒逐漸成了一個漩渦,可以吞噬任何人

駱夢苼打了個寒顫,意識到自己剛剛說了什麼,想要挽回的解釋到"不是這樣的!"

顧墨陽此刻今晚一直在心間不能理解的問題就在剛剛一瞬間全部明了"你是怎麼知道她懷孕的?"當年知道郁棽懷孕的人只有四個人,一個時郁棽的主治醫生,一個是他,一個是保姆,還有郁景麒.駱夢苼是不可能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駱夢苼有些害怕,一直朝身後退去,顧墨陽的眼睛通紅讓天特別害怕

顧墨陽卻一把拉住她"你是怎麼知道的?"

"是她告訴我的,她去醫院那天我去找她了"

"你為什麼去找她?"

"我去找她叫她離開你!可是她沒有同意"

"所以你就跟蹤她,去了瑞士對不對?"抓著她的手臂用更大的力氣

"是"感覺自己的手臂快要被掐斷

"所以那場火是你放的對不對?"當年那場火之後廢墟的照片還在他辦公司的抽屜里

"不是我,我是想要她死,可是我不會那樣做!"駱夢苼顧不得手上的疼痛解釋道

"是誰?"此刻的顧墨陽中了一種叫做郁棽的毒,一切和她有關的東西都會讓他失控

"是郁洝,郁洝"駱夢苼哭著說道

"你說什麼?"顧墨陽松開她

駱夢苼癱倒坐在地上,有些嘲諷的看著顧墨陽"沒錯,你沒有聽錯,是郁洝,郁家的三小姐,郁棽的堂姐"

"你怎麼知道的?"質疑的看著她

"我親眼看見的"她本來是打算悄悄跟著郁棽,把她的孩子弄掉,可是她沒有想到,還有一個人卻是想把郁棽和她的孩子一起殺死.

"顧墨陽你是不是怪我殺了你的孩子?"

顧墨陽看著坐在地上一臉淚痕的駱夢苼,轉身朝門口走去.

"顧墨陽,你還愛我嗎?"

"我妻子叫郁棽"顧墨陽沒有回頭拉開門,走出去.

駱夢苼趴在地上大聲哭泣著,那個曾經哄她的人,終于不回再回來了.

上篇:記憶    下篇:沐白眼里的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