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下地獄   
  
下地獄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是沐白"有些呆呆的說道

"你知道我是誰嗎?"撐起身體讓她看清自己的臉

"顧墨陽"愣了一會兒

"叫老公"顧墨陽發現自己像個賊

"你不是?"沐白笑著,她記得她現在馬上快要結婚了,但是還沒有結婚

顧墨陽也當然知道此刻沐白想到了誰?低頭直接吻住她的嘴,他不想聽見她喊其他人的名字,她是他的,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會是.

突然而來被奪走的空氣,沐白想要掙脫開禁錮著自己的顧墨陽,手不停的捶打他,酒後的醉意讓她全身無力.顧墨陽松開沐白,看著她更紅潤的臉,開始去解她襯衫的扣子

此刻就算醉了的沐白也明白此刻在發生什麼,緊緊抓住自己衣服的扣子"你走開"無力的喊道

想要拉開沐白的手,她卻死死的握住.一怒之下,顧墨陽用力一扯,撕拉一聲衣服被撕裂開來,大片雪白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中.沐白用盡全身力氣,推開顧墨陽,翻身下了床,爬起就朝門口跑去,還未到門口人就被攔腰抱起.顧墨陽直接推開洗漱室的門,抱著沐白走了進去,腳一勾身後的門砰的一聲關上,放下她看著她帶著敵意和防備.

沐白有些顫抖,出口已經被顧墨陽堵死,對她來說是無盡的恐懼,只能一步一步向後退去,直到退無可退,身體貼在冰冷的牆上.酒意因為害怕已經醒了大半,眼睛里噙著淚珠,看著一直盯著自己的顧墨陽

"顧墨陽,你喝多了!我該回去了"現在她只想安撫他,怕他做出什麼傷害自己的事

"我沒有"她的害怕讓他有些憤怒

"你讓開,我該回去了!"看著他身後的門,聲音里的顫音出賣了她害怕的心情

"回去?回去哪兒?這里就是我們的家!"

"這里是你的家?"

"郁棽,你是不是真的忘記我了!"盯著她的眼睛

"顧墨陽,你是不是瘋了,我是沐白,我是沐白,你太太已經死了"沐白此刻明白顧墨陽可能把她錯認成他已經過世的妻子了

"郁棽,你是真的不想記起我是嗎?"沐白的每一句話幾乎都在刺激他

"我說了我是沐白"眼睛里噙著淚

"你不是沐白,你是郁棽,你是我妻子"朝卷縮在角落的沐白走去

沐白害怕的想要抓住什麼,一旁的開關被她碰到,花灑里面噴出的水灑在顧墨陽身上卻沒有止住他的腳步,一把把她拉進懷里,她奮力的掙紮顧墨陽也不松開.沐白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害怕失聲哭泣,哭求著顧墨陽放過自己.

顧墨陽把她抱緊,溫熱的水從上面灑下"你不記得的話,我幫你想起來"用力一扯上衣脫落,只剩一件黑色的bra,沐白用手擋住胸前,顧墨陽卻被她按倒了牆上,抽出自己的皮帶綁住她的雙手,被迫的讓她舉過頭頂,低頭親吻著她的鎖骨,她比以前更瘦了.

"放開我!"

"放開我!"

"顧墨陽,你是個瘋子"

"他是不會放過你的"手被他抓住,腳也被他固定住,沐白失控般地憤怒的罵道

顧墨陽抬起頭,盯著她的眼睛,里面的憤怒正在形成一個巨大的風暴,隨時可以將自己吞沒"他不會放過我是嗎?"冷眼看著沐白,越發讓她害怕

"你敢對我做什麼!張筅他不會放過你的"沐白咬著牙狠狠說道

"是嗎?"冷哼一聲,撫摸她身體的手停下,直接來倒她的腹部,解開了她牛仔褲的紐扣,一拉她的褲子被退到了膝蓋以下,兩條長腿就這樣暴露在顧墨陽眼前.

沐白瞬間白了臉,呆愣的看著顧墨陽,顧墨陽看著她按下她身邊的開關,水更大的灑落下來,看著她的樣子

"郁棽,既然你這樣不想和我在一起,以前不想,現在不想,那麼以後我們一起下地獄吧!"身上的衣物被迅速退去

沐白眼里最後一點光芒開始渙散,直到變得失去了所有的星光.

沐白感覺自己在海上漂浮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她看見自己結婚了,新郎親吻她的額頭,可是卻看不清新郎的臉,只是一個模糊的背影.她們婚後好像去了哪里旅行,她們第一次吵架了,她打了他一個耳光.畫面迅速變換她看見她的丈夫和一個女人在一起,她遠遠就聽見了他們的笑聲,笑得很甜很開心,她只是遠遠望著,自己手里好像有什麼東西掉落,她沒有去看,轉身離開.畫面很快變換到了一個酒會,她看見自己笑著在人群中,周圍有些諷刺的聲音,身後有人朝自己追來,有什麼紮進了身體里面,她向前倒去滾下了樓梯,躺在了血泊之中,她才看清了那張臉,那張和顧墨陽一模一樣的臉.眼睛驀地睜開,看著天花板,後背有些涼意,被汗水浸濕.

幽閉的房間里,有些昏暗.外面的光線被厚重的窗簾遮擋住,.身旁的人動了一下,沐白偏過頭看著自己身旁的人.昨晚的一切像海水一般倒灌而來,帶著屈辱和疼痛!

顧墨陽睜開眼就看見看著自己有些發呆的沐白"睡醒了?"被子里環住她的腰朝自己這邊靠近一點,直到感受的到她皮膚的溫熱,即使隔著睡衣

"放開!"聲音沙啞的開口

"要不要喝點水?"昨天晚上自己似乎真的嚇到她了,她一直哭著喊著求自己放過她,嗓子都哭啞了.

"放開!"冷冷的看著他,帶著恨意

"既然不想喝水的話,那我們再睡一會兒"把她拉進懷里,枕著自己的手臂,在她耳邊輕柔的說道

"不要碰我!"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要碰你哪?"笑著看著她滿臉怒氣的樣子,以前她好像看見自己只有兩種表情,一種是不咸不淡,一種是吵架時她想要爆發卻隱忍的漠視,即使在床上也是安靜的,像個玩偶一般,只等自己掌控.想到昨晚看向沐白的眼神多了幾分欣喜,手伸進衣服里,指腹摩擦著她的肌膚

沐白動了動自己的手,全身無力,卻依然想要去阻止在自己腰上的手"混蛋"眼睛紅紅的看著他

"嗯"臉上的笑意越發明顯,手依然沒有停下

"混蛋"

"嗯"

"王八蛋"

"嗯"

"無恥下流"

"嗯"聽著她沙啞的帶著幾分哽咽聲罵著自己,也不反駁

"禽獸"幾乎能夠想到的詞都朝顧墨陽說去,他只是淡淡笑著,回應著自己.

她不再說話有些失神般的看著自己"罵完了嗎?"從被子伸出手,擦了擦她臉上的淚珠

沐白愣愣的點頭,看著他還未反應過來,眼前的人一個翻身就把自己壓在了身下,想到昨晚他的狂暴,身體害怕的顫抖著

顧墨陽也感受到了,低下頭親吻她的臉頰,有一絲咸味,是她的眼淚.還有幾根發絲因為剛剛的動作貼在了臉上,把它們攏到她的耳後,笑著看著她眼睛里可以看見的自己"阿棽,我餓了"

沐白似乎沒有聽懂,顧墨陽重複道"阿棽,我餓了"

沐白依然保持著不懂得樣子,顧墨陽整個人都浸在一種失而複得得巨大喜悅之中,卻沒有注意道沐白眼里的那慢慢聚集的越來越多的迷惑.

身上的睡衣再次被退去,光滑的皮膚上有著深淺不一的吻痕,有的已經有些青紫.心沒來由的疼了一下,看著還是愣愣的沐白,親吻了一下她的唇瓣

"對不起"

"對不起"

沐白的眼里已經噙滿淚光"我要回家!"

顧墨陽沒有說話,再次吻住了沐白.

指甲用進全身力氣的嵌進他的皮膚,被迫等候著他再次的狂暴.顧墨陽卻沒有像昨晚那樣不顧一切的攻城掠地,慢慢親吻著她,等她整個人放松下來,才和她在一起.

手指埋進她的發絲,將她抱得更緊,後背上清晰可見幾條深深的血痕.沐白閉著眼因為他得動作發出幾聲輕吟

"阿棽,叫我"可以清晰看見她鼻翼得汗珠

聽見他得聲音,手握成拳,緊閉嘴,不再發出一絲聲音.顧墨陽懲罰似地用力撞擊她,沐白感覺自己全身都要散架,再次呻吟起來

"叫我,墨陽"一直緊逼著她,

"快,叫我"

"阿棽,叫我"

"叫我"

"叫我"用力得撞擊讓她和自己更契合得在一起

沐白握拳得手早已經松開,此刻正緊緊抓著床單,手指都有些泛白,那越來越大得力道,全身都要散架一般.手松開床單想要去抓緊自己上方得人,顧墨陽見她不妥協,力道用得更大

"墨陽"不想再接受這種懲罰

"墨陽"

"繼續喊我"引導她喊著自己,動作卻沒有停下

"墨陽"緊緊抱住他得脖子,像海上得浮萍,抓住唯一一根救命稻草,然後隨著海浪繼續浮動.不知什麼時候睡著過去又開始重複那個夢,重複那個故事.

上篇:這次換我先遇見你    下篇:欲言又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