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來了   
  
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我也不了解"郁景元苦笑,端起酒杯一口喝干

"笑什麼?"

"小七第一天到郁家的時候,爺爺把她抱在懷里,她漂亮的像個娃娃,郁家從來都是男孩子的天下,大哥和二姐一直在部隊跟著大伯父,三哥高冷,四姐好強,五哥有著他年紀不符的沉穩,而我是所有人里最像孩子的那個,可是我們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個新來的小孩吸引"郁景元的眼里帶著光

"後來呢?"嘴里有些苦澀

"後來......"眼里閃亮的光,暗了下去

"發生什麼事了?"隱約覺得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她在郁家慢慢長大,學會了說話,學會了走路,會跑,開始會跟在我們後面哥哥,姐姐的喊著.可是我們都沒有看見她哭過,郁棽的性子就連爺爺都說郁棽如果是個男孩子郁家在她手中必將再次登上一個台階,那時候我並不明白爺爺說的是什麼意思!"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現在才明白,不過好像明白的太晚,也太遲了

"阿棽七歲以前除了偶爾跟在我們身後,幾乎都是在清歌閣里面度過,直到七歲那年她的生日,平常爺爺不准我們進入清歌閣,唯一可以進去的只有照顧阿棽的保姆和爺爺"

"為什麼不讓你們進去?"對于孩子來說從小喜歡玩是天性,顧家老爺子就算管得再嚴,也會讓他們胡鬧

"為了保護!"郁景元看了一眼顧墨陽,似乎回想過去對他是一種痛苦

顧墨陽心一緊"保護?"在郁家老宅需要保護,後背一陣發冷

郁景元點點頭,繼續開口"保護確實是保護,七歲以前的小七被鎖在城堡,七歲以後卻進入了地獄.我還記得那天整個郁家都被裝飾的如同城堡,玩具,氣球,甜品所有的都被擺在大廳,可是哪天除了郁家人沒有一個外賓,一切都很平靜.爺爺說完對小七的祝福,才發現今天的小壽星不在,記得最開始還看見她在的,小七不是個愛玩性子的人,禮貌的像個小大人,一開始傭人去尋找,到後來我們也加入了尋找的行列"腦海里是郁棽七歲以前的笑容,如果你見過一個人真的笑容,就會明白後來那個人後來無論再怎樣笑,那笑容不是從內心發出來的,給人的感受就會是不一樣的!

"小七被發現的時候,是在後花園的池子里,傭人把她抱上來的時候,她已經奄奄一息,小臉慘白躺在地上,黑色的長發濕漉漉的隨意的搭攏在一起,

因為在水中浸泡,手指的指腹有些皺,看著醫生在給她做著急救,時間過去了十多分鍾,蒼白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紅潤,喝進去的水吐了出來,也慢慢睜開了眼睛,眼睛里是一盤空白,麻木的看著天空,保鏢立即把小七送回了房間,醫生也跟了進去"郁景元端著酒杯的手有些抖,到現在都還能記得當時老爺子冰冷的望著周圍所有人的目光,像一把剔骨刀一般,冰冷讓人害怕

"她怎麼掉下去的?"顧墨陽不是傻子

郁景元笑笑搖搖頭"不知道,最早發現小七落水的是四姐,小七醒來之後什麼也沒有說,老爺子也不許大家在議論這件事,這件事很快就過去了"

端起酒杯

"她醒來什麼都沒有說?"蹙眉問道,郁棽的性格雖然冷,但有老爺子撐腰在郁家足矣

"沒有"看著杯里的酒,燈光搖曳腦海里卻是當天郁棽醒來的場景,那是他距離郁棽到郁家七年之後,再次進入清歌閣,推開門走進去,客廳桌上擺了一束玫瑰花,看了一眼四周並沒有看見爺爺,抬頭看了一眼樓梯口,朝樓梯走去,樓梯旁邊還擺了一束雛菊,心里想著郁棽,再也沒有看其他,走到樓上,推開臥室的門,走了進去.

郁棽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郁景元抬頭望去,上面一片空白

"小七"語氣很輕,怕嚇到她

"小七"

"小七"

"小七"再次喊到,郁棽依舊望著天花板,像丟了魂魄一般

"你怎麼了?"郁景元有些被嚇到,看著依舊面無表情的郁棽

"你等下,我去給你找醫生"心里想到她生病了,醫生可以治好她,轉身就朝門口走去

"六哥"

"六哥"

"六哥"嗓子有些啞,聲音微弱,可是郁景元還是聽見了

回頭就看見郁棽正看著他

"小七"

"六哥,別去"剛剛在水中喝了太多水,胸腔難受的厲害

郁景元跑到床邊"好,我不去"她的臉色有些紅,似乎被按住呼吸一樣"嗯"點點頭

"發生了什麼?你怎麼掉進池塘里了?"後花園的池塘他下去過,知道有多深,按照郁棽的身高是不可能會溺水的,這個發現讓他有些害怕

"不小心"郁棽笑笑,眼睛卻望向一旁

"真得?"郁景元不信

"嗯"疲憊的笑著

"下次不要再一個人去了!"看著她疲憊的樣子叮囑道

"好,我想睡覺了"點點頭

"嗯,你睡吧!我就在這兒"

"好"笑著閉上眼

那天晚上,郁景元守在郁棽旁邊,他看著睡夢中的她眉頭皺起,放松再皺起,睡夢中都帶著的恐懼.

"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郁家老爺子藏起來二十多年的孫女,發生了這樣的事,會不問緣由

"不這樣,還能怎樣!"臉色一冷,帶著莫名的脾氣

"這就是你們郁家的七小姐,老爺子手心明珠的待遇?"

"待遇"郁景元冷哼一聲

"這樣的待遇就是隨時可以毀了一個人!"眼睛里迸發出的殺氣,讓顧墨陽感到詫異

"她!"緊盯著他

"顧墨陽,你不適合她,郁家也不適合她!"郁景元睨著他,曾有一刻他以為走出郁家,進入顧家是郁棽改變人生的關鍵點,可是後來的事再次證明他錯了!如同第一次一樣,幾乎毀了她,不過這次卻是在他的眼前差點要了她的命!

"他就適合嗎?"全世界都在告訴他,他不適合她

站起身"他也不配!"郁景元自然知道他說的是靳明深

"不配,為什麼還要讓她遇見他?"

"沒有為什麼!"睨了他一眼,走向門口

"景元,我們還是不是兄弟?"站起身追問道

"以前是,現在不是!"眼里飄過一絲憂傷

"如果我抓著她不放呢!"

條件反射般的回頭看著顧墨陽"如果你抓著她不放,我會殺了你!"森冷的目光帶著寒意

"是嗎?"眼里也染上了冰霜

"顧墨陽,你以為小七就是你們所看到的嗎?被郁家玩弄于股掌之間?"他知道他是認真的

"不是嗎?靳明深是安排好的,我也是,他媽還有什麼不是你們安排好的!"奮力摔下手里的杯子

"那你知道她在生死邊緣走了幾次嗎?"冷著眸看著顧墨陽身後的暗處

"你什麼意思?"

"第一次是七歲那年溺水,第二次是差點粉身碎骨,第三次的中毒,第四次被人追殺,第五次差點葬身火海,第六次被你的心上人和你的謀殺!"像說著故事的過程

"你說什麼?"跌坐在沙發上,後背湧出來冷汗,眼睛緊盯著郁景元

"以為自己幻聽了?"看他吃驚的樣子

"你不是說……"身體里面不斷灌著冷風,刺骨的涼

"說什麼?"收起情緒

"說她經曆過什麼?還是說她怎麼這麼不容易死嗎?"

顧墨陽搖搖頭,郁景元說的事情讓他消化不過來

"不是這樣的!"

"放了她吧!"語音里深深的疲憊,轉身拉開門走出包間

顧墨陽看著門,低下頭,身體在顫栗,伸手去拿坐上的酒瓶手抖動的厲害,灌了一大口酒,心底的顫栗和恐懼卻越來越深,不停的灌酒,今夜的酒卻越喝越清醒,腦子里所有的影子都是她,是陌生的她,熟悉的她,笑著的她,哭泣的她,示弱的她,自己不知什麼時候愛上的她……

睜開眼,入眼的是刺目的白,白的像光,慢慢睜開眼睛,空氣中彌漫著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順著光亮的源頭看去,白色的窗簾隨著風飄動,風夾雜著涼意.

有開門的聲音傳來,偏頭看去劉維正走來

"boss,你醒了"病床上的顧墨陽臉色慘白,嘴唇因為干,有些開裂,失去了原有的光澤

"我怎麼在這兒?"

"你昨天在酒吧喝醉了,酒精中毒,直接被送進了醫院,昨晚已經洗了胃,你胃部可能會有些難受"想到昨晚看見面色慘白的顧墨陽,劉維魂都快嚇跑了,一個晚上怎麼就這個樣子了

"幾點了?"

"下午兩點"

顧墨陽想要起身起來,劉維按住他

"boss,醫生說了你現在需要休息!"

"讓開!"冷著臉開口

"boss"劉維手未松

"讓開"用力一摔,手上紮著的針,脫離皮膚血液很快流了出來,劉維迅速按下床頭的呼叫,外面的醫生立刻跑了進來,看到這個場面卻愣住

"看什麼,還不快包紮!"看著不敢動的醫生們

,劉維厲聲道

"是"

"是"

"劉維,你是想去非洲嗎?"顧墨陽一只手捂著胃,疼的有些難受

"boss,就算你要發配我去非洲,我也沒有辦法,老爺子下了命令,不允許你走出病房半步!"劉維低著頭,想到昨晚老爺子黑的臉色有一絲害怕

"你是歸我管,還是歸他管?"

"boss,抱歉"索性不再看他,一旁的醫生已經包紮好了針口

幾乎就在醫生松開手的一刻,拳頭就落在了劉維臉上,劉維沒有反應過來,被打蒙退到一旁,顧墨陽已經捂著胃跑向門口,門打開的一瞬間,就被等在門口的保安,擒住了雙肩,迅速帶回了房間.

顧墨陽一番掙紮也沒有改變被禁錮的局面,脫落的針頭重新刺進血管,怒瞪著劉維

"誰給你的膽子?"

"我給的!"病房門被推開老爺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什麼意思?"警惕的問道

"你最近就老實待在這里!"老爺子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說什麼到了嘴邊卻又收了回去,轉身走出病房,劉維和保鏢也跟著走了出去,病房里只留下一臉茫然的顧墨陽

"把他看好了!"老爺子眉頭皺得緊緊的

"是"劉維點頭,一臉嚴肅

"對了,外界的信息這幾天就不要讓他知道了!"這一次自己的老朋友能不能闖過鬼門關連自己都沒有信心

"好的!"

"就這樣吧!"歎了一口氣透過病房的探口看了一眼里面,帶著人離去

不同于病房里的甯靜,此刻外面世界的秦城再次掀起一場腥風血雨!時隔三年,元氣剛剛恢複的郁氏集團,再次迎來一場地震.郁家老五郁景楓在昨晚夜間,連夜飛回秦城,收到消息的記者將郁家圍得水泄不通,這是郁景楓時隔七年再次回到秦城,這次不同以往,三年前郁氏集團危機差點被顧氏收購郁景楓沒有回來,卻在這個時候回來!就在幾天前有消息說傳說在三年前事故中死亡的郁家七小姐郁棽死而複生,這一切都是新聞點,記者在郁家守候了一晚上,凌晨時分救護車的鳴笛聲打破了甯靜,車子直接開進郁家老宅,然後直接由保鏢護送救護車離開,郁家沒有人出來對這件事做解釋,郁氏集團現在的管理人郁景麒目前不在秦城,據說正在從國外往回趕,所有人議論紛紛將這看成一場奪位大戲,勝利待揭曉?

顧墨陽不知道的是就在今天早上郁氏集團突然宣布郁老爺子病重,郁家七小姐七年前就已經死亡,外界傳言不予理會!

這一切被禁閉的顧墨陽不知道,遠在美國剛剛落地的郁棽看著世紀廣場播報的新聞

"今日郁氏集團,宣布郁家老爺子病重,外界謠傳的郁家七小姐死而複生,都是謠言,郁家七小姐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死亡,外界傳言不予理會,如再有損害郁氏名聲利益的,將以法律手段解決!"

"這麼快就來了嗎?"盯著那屏幕呢喃

上篇:你不了解她    下篇:再見,再也不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