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最後是你   
  
最後是你

g,更新快,無彈窗,!

秦城明月山

從山腳望去山像一座傾斜的塔,一塊塊石碑一排排銜接而上,青柏點綴期間.肅穆,安靜,是讓人長眠于此的安靜之處.山頂的天空有些暗,烏云在慢慢聚集,形成一朵蘑菇云.

沿著青磚石階一階一階向上走去,風衣的衣角隨著風飄動,提了提墨鏡的邊沿,一張臉大半隱藏在墨鏡之中,風吹來發絲落在唇上,一吹又繼續在風中舞動.越往上走,風越大,石階兩旁的青柏隨風舞動的厲害.黑色及膝的馬靴包裹著長腿,鞋跟接觸青石叮叮作響,向上走去.

看著石階上49的數字,正准備往上邁的腳步收了回來,目光看向從自己身旁開始數左前方的第五座墓碑,走下石階朝著墓走去.

摘下墨鏡,看著墓碑上的名字,目光直直的盯著那兩個字,臉上的血色一點點褪去,腦海里如海水翻滾般洶湧,一波又一波的海浪襲來.

"爺爺,我想和哥哥姐姐出去玩?"看著開門進來的老人,從書桌前的椅子上滑下來

"爺爺給你布置的作業,你做完了嗎?"老人看著桌上放下的毛筆

小菇涼眨著水旺旺的大眼睛搖搖頭"還沒有"

"爺爺,告訴過你什麼?"老人摸了摸小菇涼的頭發,笑著問道

"任何事情一定要做完!"認真回答道

"那小七還要出去嗎?"

"不去了!"搖搖頭

老爺子背著手走到書桌前,看著宣紙上面字"郁棽"

"爺爺,我為什麼叫郁棽啊?"仰著小腦袋扒著書桌

老爺子拿過一旁的毛筆,在筆硯中沾了沾墨水,直接在宣紙上落筆"郁棽"

看著宣紙上蒼勁有力的兩個大字"爺爺,我為什麼叫郁棽啊?"

"為什麼叫郁棽?"老爺子放下毛筆,坐在椅子上,對著郁棽招了招手

郁棽走過去"對呀,爺爺?"

"小七,知道爸爸叫什麼名字嗎?"

"爸爸的名字叫郁長安"

"媽媽的名字叫什麼?"

"媽媽的名字叫林芯"

"嗯"老爺子滿意的點點頭

"我們郁家的郁在姓氏中除開姓氏還有繁密茂盛的意思,你母親姓林,一木是木,兩木成林,三木成森,同樣也是繁密茂盛的意思,郁棽,你父親的姓氏,加上你母親的姓氏,林今是棽,拋開字面意思是活在當下的意思,所以郁棽,是畢竟生命頑強活在當下"老爺子說完看著正一臉迷惑的郁棽

"小七,明白了嗎?"

郁棽搖搖頭,有著這個年齡本該有的天真"不明白"

"不明白沒事兒,等小七長大了就會明白!"老爺子拍拍她的肩膀

"嗯"點點頭兒

郁棽盯著墓碑上的兩個字,盯得眼睛有些發酸,將墨鏡放進包里,慢慢蹲了下去,跪在地上,涼意透過衣服傳進皮膚,手指觸上墓碑,涼意更盛.

"原來有的事兒,長大了就會兒明白,是真的會有些明白!"手指沿著那兩個字的字體走向臨摹著

"媽,我是郁棽!"橫勾落下,到了末端

"我是郁棽,郁是郁家的郁,棽是林今棽,是你的女兒!"

"對不起"頭低下磕在青石上面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頭有些暈,額頭也已經紅了,郁棽抬起頭看著黑色墓碑上那兩個字"林今"眼睛有些酸,手掌貼上墓碑,貼合在一起

"我回來了!"

"再也不會走了!"

醫院

在醫院已經待了一個星期,空氣中飄蕩著的消毒水讓顧墨陽有些急躁,手一揮桌上的杯子落在地上,碎成分割體

病房門被推開,劉維卻只停在病房門口,不敢向前"boss"

"過來"顧墨陽黑著眸緊盯著門口的劉維

劉維看了病床上的顧墨陽有些不確定和膽怯,腳步慢慢向前走去"boss"

"是不是真以為有老爺子撐腰我就不敢動你了?"

"boss"後背一涼,低下頭

"不想我收拾你,就老老實實地"眸子中的狠厲帶著一絲猩紅

"是"點點頭,不敢看他

"這幾天發生什麼事了?"老爺子把他困在醫院,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郁家五少,在你送進醫院的當晚回國了"

"他回來做什麼?"

"郁家這幾天內部變動比較大,郁景麒昨天才從國外趕回來"眸光斜睨了一眼他

"是嗎?"冷笑著,對于郁家魚龍混雜,再次這樣的局面是必然

"是"

"太太呢?"手枕在身後,這個時候她還在維護著她要護著的郁家嗎

"太太......"欲言又止

"她怎麼了?"閉上眼睛

"太太在你進醫院的第二天早上就已經到達美國了"顧墨陽閉著眼,看不出什麼異常

"她沒有去見誰嗎?"她會去不見誰嗎?腦海里第一反應

"太太到達美國的第三天,靳總"劉維沒有繼續往下說

"靳明深也去了美國!"是肯定不是疑問

"是,靳總在前天在美國見了太太,不過靳總進去公寓只在里面待了三個小時,兩個人具體談論了什麼沒有查到"

"他們沒有一起離開嗎?"她不是心里只有他嗎?怎麼不和他一起走

"沒有,只有靳總獨自拖著行李箱離開"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臉上泛起一絲疲憊

劉維一愣,以為顧墨陽會繼續問下去,看他的樣子似乎不想再聽見關于郁棽的消息,轉身朝門口走去.手摸上門把手的時候想起什麼似的,回頭看著病床上枕著手閉著眼的顧墨陽

"boss,你醒來的當天早上,郁氏對外宣布郁家老爺子病重"

房間里一片寂靜,劉維以為他睡著了,走過去看了看,看不出是睡著了還是醒著

"boss?"

"boss?"

"還有一件事,我想還是告訴你一下!"劉維躊躇著不知是應該說還是不說

"什麼事?"顧墨陽驀地睜開眼睛

劉維嚇了一跳,朝後退了幾步"郁家那天還宣布了另一件事"用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什麼事?"望向他,有些疑惑

"郁家宣布郁家七小姐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死亡"劉維看向顧墨陽

顧墨陽幾乎是在一瞬間坐起"誰宣布的?郁景麒呢?"迅速在腦海里過了一遍,以便做出最精准的判斷

"郁氏集團"

"太太現在在哪?"意識到關鍵人物

"太太一個小時前剛下的飛機,張岩那邊正跟著"

"去把車子開來"迅速下床,拉開一旁的衣櫥取出衣服,見劉維還愣在原地

"很想去非洲"黑著眸子

"不是,我立馬去准備"迅速打開病房門,跑了出去

顧墨陽換好衣服,乘著電梯到達一樓,走出醫院大門,車子已經停在了大門口.拉開車門上了車

"boss,剛剛張岩打電話過來,太太去了明月山墓地"

"她去哪里做什麼?"顧墨陽還不清楚這幾天郁棽知道了些什麼

"那是太太親生母親的墓地"劉維解釋道

顧墨陽拉領帶的手愣住"什麼時候查到的?"

"前幾天"

"告訴張岩,不許任何人靠近太太"拉好領帶

"是"

"boss,那我們現在去哪?"

"回老宅"

"好的"啟動車子,駛離醫院

靠著椅背,顧墨陽臉上寫滿憂心忡忡,車子在路過嵐麗百貨的時候,天空中飄著雨絲,淅淅瀝瀝卻不影響人看清巨大顯示屏上的那行字"一生所愛,最後是你"僅僅八個字,顧墨陽臉上的擔憂退去,換上了笑顏.

"郁棽,這次是你自己回來的,我不會放過你了,我顧墨陽的墓碑上注定顧太太只能是你了!"

明月山墓地

抬頭看向天空中淅淅瀝瀝的飄起的雨,頭發上都染上了白珠,頭低下看著自己靠著的墓碑

"下雨了,地上是不是很冷?"

"昨天回國的時候,我去見了郁苼,她是爸爸和阿姨的女兒,也是我的姐姐"笑著看著那墓碑

"也是這世界上和我留著同樣血,卻不多的人了!"頭垂下不知道是雨珠還是眼淚滴落在地上,對于郁苼,郁棽是愧疚的,因為她的到來讓她變成了一個孤兒

"三年前我走在鬼門關,是她把我救了回來,我欠她的又多了許多"

"你說是不是像我這樣的人,不適合在這個世界上存活呢?"

"以前是你們,現在是爺爺,爺爺病得很重,我卻沒有去看過他一次,我是不是很自私?"閉上眼抬起頭,任雨滴落在臉上,順著脖頸流入皮膚,冰涼刺骨

"我回去了"睜開眼睛,看著天空,慢慢起身

立在墓碑前,看著墓碑上的名字,深深鞠了三個躬.

"我回去了,你等我!"

一回頭就看見撐著雨傘,站在青石階上的張岩,黑色的傘快要和這黑沉沉的天空融在一起,穿著黑色風衣的她同樣像是要被揉進那黑暗天空中.

"張岩,好久不見"闊別三年未見

"太太,三少叫我接你回家!"張岩依舊是一副冷漠淡然臉

"好"郁棽點點頭,臉上帶著笑,並未問他說的是哪個家

張岩撐著傘走過去,天空落下的雨珠在她這里停下.

顧家老宅

大廳里滿地狼藉,不斷有東西碎裂的聲音,和椅子摔在地上裂開的聲音傳來,這一切都源于大廳中央的人.

身上只剩一件襯衫的顧墨陽,立在中央,額頭冒著汗珠,外套早已經不知道丟到哪里去了

"你今天是要造反了嗎?"顧母厲聲問道

"媽,你說我造反,要是造反的話,我早就把駱夢苼娶回家,你覺得那個時候,你還有時間說我造反嗎?"冷著眼看著顧母,手中握著的青花瓷瓶砰的一聲落地

"你個孽子"顧母被氣得捂著胸口向後退去

剛剛進門的顧墨琛看著這一幕就要朝顧墨陽打過來,卻被他一閃躲開了"你瘋了是不是?"

"瘋了,我早就瘋了,從你們安排給我的媳婦兒開始我就瘋了"

"是你自己沒本事,你還怪的了別人嗎?"顧墨琛看他這副樣子更加來氣

"我沒本事?"手里的木棒一揮,紅木架上的花瓶落地

"是我沒本事,要不然郁棽會看不上我?"紅著眼看著一直一語不發地老爺子

"老爺子你說是不是?"冷笑著

顧墨城見老爺子這個樣子,沖上前去,兩個人扭打在一起,不一會兒一旁地七個保鏢也加入了,顧墨陽終究是被按在了地上,臉上也是輕一塊紫一塊,白色襯衫上滿是腳印

"知道錯了嗎?"顧墨琛對他使了個眼色,只要他認個錯,老爺子今天不會把他怎麼樣

"錯?二哥,你說第一天認識我嗎?"被按在地上地顧墨陽,額頭青筋暴起,咬著牙說道

"是嗎?"一拳就打在了顧墨陽臉上

"是"嘴角血跡落下,依舊不肯服輸

"翅膀硬了"一直沉默地老爺子開口

"不硬地話,我自己地東西都保護不了"冷冷地掃了一眼在場地所有人

"墨陽"接到顧母地電話匆匆趕來地顧雨墨,看著被按在地上地顧墨陽

"二姐,怎麼你也來看我笑話了嗎?"撐起一個笑意看著顧雨墨

"你給爺爺認個錯吧!"顧雨墨眼眶紅紅地

"認錯?妄想!"咬著牙

"你在胡鬧什麼?"顧母哽咽著

"媽,你說我胡鬧,那當初是誰叫我娶她的?"

顧母一愣,沒有想到顧墨陽會說出這樣的話"你?"

"我,對就是我,不過就憑借顧家王國才擁有這一切!"看著大廳中央的吊燈嘲諷般的笑著

"我連自己的老婆都保護不了!"諷刺的笑聲傳遍每一個角落

"要是這次郁棽死了,我去給她陪葬,我要她生脫離不了我,死也有我伴著!"顧墨陽滿足地笑著

"你"顧母摔倒在地上,從未想過顧墨陽會這般堅決

"你敢試試?"老爺子也有些被氣得厲害,幾乎是黑著臉開口

"誰敢動她,我必定要那個人拿命來償!"咬著牙一字一句盯著老爺子

......

上篇:再見,再也不見    下篇:大結局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