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華婚之圍城大結局上   
  
大結局上

g,更新快,無彈窗,!

回到霖楓別墅接過張岩遞來的鑰匙,打開門打開所有的燈,黑暗被驅逐.脫掉已經濕透的大衣坐在地毯上.外面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大雨,拍打著落地窗,就這樣坐在地上困意加上冷,不一會兒睡著了.

顧墨陽推開門,就看見客廳中央坐在地毯睡著的郁棽,這一刻身上所有的緊繃和後怕褪去,走過去抱起地上睡著的她,才發現她的衣服都是濕的,眉頭一怵,抱著她走上樓梯.郁棽只感覺身體很沉,身體在移動,睜開眼就看見光暈下他的側臉.

"你回來了?"迷糊的看著他

"嗯,我回來了!"笑著點點頭,嘴角還是青紫的,懷里的她又比以前輕了不少

手指摸著他嘴角的青紫,臉上還有幾塊淤青"你打架了?"

"你覺得呢?"走上樓梯反問道

"肯定不是為了我"臉上帶著篤定

"嗯,不是"點點頭,內心卻有一絲酸澀

"我知道"有些累的閉上眼

看著閉上眼的她,抱著她走進房間,放她坐在椅子上,走進浴室放好水,把她抱進浴室里,溫暖的水流包圍住冰冷的肌膚,換回一絲血色,郁棽依舊睡著.

半夜的時候郁棽發起了高燒,醫生過來看了之後,開了退燒藥.拿過水杯喂她吃下退燒藥,去浴室拿來濕毛巾,擦了擦她額頭的汗,解開睡衣的兩粒扣子,脖頸處的頭發都被汗水浸濕,想了想還是抱起她往浴室走去.

抱著洗去一身汗水的郁棽,放她躺在床上,拉好被子,看了一眼自己,額頭都是汗水,顯得有些狼狽.再看床上睡得深沉的郁棽,情不自禁地就笑出了聲,他顧三少什麼時候這麼伺候過別人啊,還就她郁棽能夠這麼折騰自己,想了想伸手去捏了捏她的臉,小臉上因為發燒有些紅潤,張開手掌放在她的臉上,才發現她的小臉還不及自己的手掌大.

"這麼瘦的媳婦兒,以後得養胖點!"

"要不然容易硌手"

笑著走進浴室,洗漱出來關燈抱著早已睡著的郁棽睡去.

醒來之後的郁棽沒有提關于郁家的任何事情,顧墨陽在家里陪了郁棽兩天,開始回公司上班.

上班時間變得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忙碌,不再是每天深夜或者醉醺醺的回來,日子像是回到了正軌.兩個人都能感受到彼此的變化,郁棽臉上的笑意也越來越多,顧墨陽在家的時候喜歡跟在她身後,喜歡她一回頭看見自己臉上揚起的笑意.

下班早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准備晚餐.吃完飯窩在沙發里陪她看電視劇,或者一邊處理文件,一邊看看書入迷的她.偶爾不想做飯的時候會帶她穿過大半個城市去找小巷里的家常菜,或是偶爾陪她擠在人群里去看看著身邊穿過的人流,牽著她的手.

兩個人似乎有默契的對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閉口不提,就這樣沉浸現有的時光里.

"有人曾所開避開所有的幸福,不顧及現實,內心終究是不安的!"

顧墨陽心底的不安開始被放大的時候,是郁棽一天越來越多的時間待在三樓的畫室.那無形之間的隔閡,溫情的畫面總是容易匆匆而逝,那天他推開半掩的門,看見的是隨意丟棄在地上揉成一團一團的稿紙,郁棽趴在桌上睡著了,以及被風吹落在地上的報紙"郁氏集團當家人郁正清病重,目前在重症監護室還未清醒"巨大的標題,刺激著他的眼球,沒有叫醒郁棽,腳步很輕的退出房間輕輕帶上門.

郁棽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了顧墨陽早已經睡著了

"今天畫了什麼?"睜開眼睛拉過剛剛躺進被子里的郁棽抱進懷里

"沒畫什麼!"臉埋在他的頸間,聞著他身上沐浴乳的香味

"睡吧!"摸著她的發絲

"嗯"閉上眼均勻的呼吸著進入睡夢

幾日大雨天空難得的晴朗,陽光穿過窗戶照射進來,睜開眼用手擋住光亮,看著正扣著襯衫扣子的顧墨陽

"睡醒了?"扣好扣子,趴在床上靠過去親吻她的額頭

"嗯,你要出差?"手指撫摸他的臉,嘴上是剛剛修過的胡茬

,環住他的脖子

"嗯,後天就回來"貼著她的額頭

"好"

"你再睡會兒,阿姨今天應該會過來,聽說做飯還不錯,你想吃什麼叫阿姨做"把她的頭發向後順去,她的樣子現在像是一只慵懶的貓,不像以前的刺猬,她會擁抱他

"嗯"看著他笑得樣子,努力把他記住

"我走了"

"好"松開環住他脖子的手上眼睛

"記得想我!"

顧墨陽笑笑,起身拿過領帶系好

"顧墨陽,假如有一天我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你還會記得我嗎?"眼神緊緊看著他,里面透露出一絲期待

"我只知道就算有那麼一天,我的墓碑上顧太太還是你郁棽,傻瓜"走過去揉了揉她的頭發

"是嗎?"

"別瞎想了,等我回來,再睡兒吧!"

"嗯"點點頭閉上眼睛

看著閉上眼的郁棽,顧墨陽笑笑拖著行李箱走出房間,卻沒有看見睜開眼睛的郁棽.

從床上爬起下床,拉開一點點陽台的門,看著顧墨陽把行李箱放進後備車箱,啟動車子離去.

走進洗漱間,捧起一把水,手掌攤開才看見無名指上的戒指,是那枚她選的戒指,簡簡單單的就那樣戴在無名指上,閃著屬于它本身的光芒,昨晚睡得太沉了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帶上去的,她以為這戒指早就在三年前弄丟了,沒想到他還留著.從心里透出來的笑意,看著鏡子里滿臉笑意還帶著水珠的自己,拿過毛巾擦干臉.

走出浴室拉開衣櫃取出衣服,床頭櫃上的手機響起

"喂"

"我知道了!"掛斷電話,開始換衣服.

郁棽換了一條白色的長裙,套上卡其色的風衣,換上高跟鞋,把手機裝進包里,看了一眼房間,床頭的婚紗照他的笑意有些委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無名指上的戒指,猶豫了幾秒摘下戒指,放在梳妝台上,走出房間.

郁棽開著車子去了原來自己獨自居住的公寓,房子里的東西早就被收走了.仙人掌也帶回了霖楓別墅,整個房子都空蕩蕩.

拉開窗戶從這里向下看去,有些眩暈,關上窗,深吸了一口氣,走出房子.

空曠的房子里客廳桌上的鑰匙被光照的閃著光亮.

郁棽開著車子停在醫院樓下的時侯,看了一眼這見證生離死別的地方.

電梯的數字不斷往上升,停在19樓,走出電梯看著電梯門口的保鏢

"七小姐,夫人等你很久了!"

"她在哪?"冷冷問道

"這邊請"

保鏢在前面引著路,郁棽跟在後面,安靜的走廊里,只有鞋子的踩在瓷磚上面叮叮的回響聲,像極了電視劇里讓人寒栗的畫面.

"七小姐,里面請"保鏢拉開門面無表情的說道

,郁棽看了一眼,里面背對著自己坐著的人,走了進去,身後的門被關上.

病房里能夠聽見呼吸機運作的聲音,那個聲音很熟悉,兩年前她幾乎每天伴著這種聲音.

"來了?"和藹的聲音

"是不是來遲了!"朝病床走去,病床上的老爺子沉睡著,嘴上還帶著呼吸機

"來了,就好!"王媛回頭帶著幾分笑容

郁棽當作沒有看見,走到病床旁,拉過椅子坐下,握住躺在床上老爺子的手.曆經風雨歲月的老爺子,終究是歲月不饒人,皮膚被歲月敷上皺褶,失去了原本的模樣,如果他醒著看見如今這般窘迫的自己是不是會很失望!

"你看看吧!"王媛拉過病床旁邊櫃子上的文件,遞給郁棽

郁棽接過文件袋,拿出里面的文件

"股權放棄聲明"開頭的幾個大字,雖然早已經明白今天來的目的,卻也沒有想到對方會這麼直接

,看著文件遲遲沒有拿出來

"小七,有什麼疑問嗎?"王媛看著她道

"你想把郁家怎麼樣?"

"怎麼樣?小七,你忘了我也是郁家人嗎?你五哥,六哥,你三伯不都是郁家人嗎?"眼神鋒利的看著她

"是嗎?"逼迫她到如今的地步也算郁家人

"小七,郁家養育你二十幾年,你也該到了回報郁家的時候了"

"所以呢?"冷著眸子看她

"把這個簽了,從此不要出現在秦城,郁家七小姐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此時的王媛平時的賢惠,溫婉,柔弱消失不見變成了另一個人,瘋狂,狠毒充斥著她的身體

"我簽可以,不過我要回一趟郁家老宅!"看著眼前帶著幾分陌生的人,面色不改的說道

王媛看著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點頭答應.

兩個人起身走出病房的時候,郁棽對著病床上昏迷的老爺子鞠了三個躬,轉身跟在王媛的身後,走出病房.

結束第一輪的會議,坐在椅子上,起身走到窗邊,右眼跳的有些快,胸口也有幾分沉悶,稍微松開一點兒領帶,胸口依舊有幾分壓迫感.

"boss"劉維匆匆跑進來

"怎麼了?"

見他慌慌張張地樣子

"太太早上離開了霖楓別墅,張岩一直跟著,就在剛剛太太離開她以前住的公寓的時候,張岩跟丟了太太"

劉維有些緊張,別人不明白他明白郁棽現在的處境很不樂觀

"為什麼不早點報告?"胸口更加沉悶

"當時你正在開會,我們以為太太只是出去逛逛"

劉維低著頭,空氣中的低氣壓讓人難受

"回秦城"沒有任何猶豫,即使下一場會議關于顧氏集團未來的發展

"是"

直升機載著顧墨陽直接到了機場,包機趕回秦城.下了飛機的顧墨陽直接奔向了霖楓別墅,房間里那個早上還在的人,早就已經不見了,房間里除了梳妝台上那枚戒指沒有一絲能讓顧墨陽感受到她的氣息,腦海里只有一句話回蕩"顧墨陽,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這個世界上了,你還會記得我嗎?"

劉維看著顧墨陽沖進別墅,不一會兒又匆匆跑了出來.

"去郁家!"顧墨陽上了車,幾乎是咬牙切齒,手里握著的手機,一直撥打著電話,電話被接通,壓抑的內心有了一絲絲喘息

郁棽看著不斷響起的電話,還是劃過接聽鍵

"喂!"聲音平靜

"你在哪?"暴怒的聲音

"有事嗎?"可以想象的出,此刻他暴怒的樣子

"你立馬給我回來!"心髒跳動的厲害充滿了害怕和不安

"沒事兒的話就這樣吧!"看著已經可以看見輪廓的郁家老宅

"郁棽,我警告過你,給過你兩次逃離我的機會,這次你別妄想了!"聲音帶著恐嚇

"那好,我再再試試!"靠著車窗,上午還明媚的天空,此刻有些暗沉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郁棽滿不在乎的語氣幾乎讓顧墨陽的心卡到了嗓子眼

"有意思嗎?"手指輕敲著車窗

"什麼?"顧墨陽一怔

"你早就得到了你想要的,再拉扯下去有意思嗎?"她們的關系最初不過是一紙婚約,一直協議,各取所需是各自的最終目的.

"那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嗎?"他聽見她那邊的風聲,似乎在車上

"快了"風吹窗外吹來,亂了頭發,看了一眼前面的車子

"顧墨陽,過去的一切我們一筆勾銷吧!"

"怎麼靳明深不要你,回來陪我睡了幾天,就又找了下家嗎?"深深的諷刺

"查的這麼清楚?"輕笑道

"我得看看我是怎麼被綠的!"顧墨陽幾乎是黑著臉說出這句話

"怎麼被綠的?呵呵"風穿過指間,穿過指縫間的疤痕

"你知道那天下午我們做了什麼嗎?"笑著問著電話那端的人

"你們做了什麼?"明明知道對方是激將法

"我們上床了"

"郁棽"咬著牙喊道

"在"郁棽笑笑看著已經可以看見郁園的大門了

"你最好不要讓我找到你,要不然我非殺了你!"滿腔的憤怒無可發泄,把前面開車的劉維嚇一大跳

"很期待!"靠著椅背看著前方慢慢推開的大門,眼神冰冷

"我只給你這一次機會,立馬回來"

再次威脅道

"不需要"車子緩緩駛進去

"你找死"顧墨陽感覺被狠狠打了幾個耳光,說完手機一摔,立馬摔出了車窗

只聽見砰的一聲,似乎是手機摔落的聲音,手機顯示通話結束,看了一眼窗外,按下關機.

"我是找死啊"心里默念到

"boss"劉維看著黑著臉的顧墨陽心髒也有幾分膽顫心驚

顧墨陽看向他"你最好快說?"

劉維後背一挺

"boss,太太的位置追蹤到了,確實是往郁家老宅方向去"

顧墨陽黑著的臉"去郁家"

"是"劉維加大腳下的油門

回頭看著緩緩關上的鐵門和隔絕在郁家之外的世界,再漫長的路都會有盡頭,以前總覺得回老宅太麻煩路很長,今天才發現回來的路其實很短很短,短到她來不及欣賞.

上篇:最後是你    下篇:大結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