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6盜賊是你!   
  
V6盜賊是你!

g,更新快,無彈窗,!

"唔……那大概是因為我是羅生若家族的人的原因吧."啪的,手指在金字塔頂端一按,紙牌嘩啦啦的落滿一地.

轟--!

震驚!

"羅生若?!"一聲聲震響整個樓層.

羅生若家族,世界五個擁有世界特權的世界貴族之中僅次于炙焰雨家族的最神秘貴族,每一代每一人都手染鮮血,然而他們卻被這個世界的所有人接受,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也鮮少有人會去探尋這個原因,因為那堆積了千萬年的深潭,誰敢涉足,最為嚴重的後果可能不是被湮滅在茫茫人世中,而是掀起這個世界的驚濤大浪.

也許……

會引來世界末日!

"你是羅生若家族的人?!"一聲聲重重的鎖鏈撞擊地面和精玄鐵欄杆的聲音叮叮當當鏗鏗鏘鏘的響起,聲音之大讓人耳膜發疼.

就如同順風耳遭到了盡在耳邊的大鑼鼓不憐惜的對待,本來就比正常人聽得更遠的耳朵不舒服得讓悠念手指微顫了一下,還未搭完的金字塔就這麼坍塌,撲克牌落了一地.

"吵."不大的聲音,卻詭異的讓在這種不安靜的環境下的所有人都聽到了,淡淡的語氣,卻讓在場的窮凶惡及的高危罪犯心尖一顫,噤了聲.

連璃兒那樣的女人都制得住的悠念,並不是這些可以稱之為普通人正常人的罪犯們可以hold住的.

所有人都怔住了,即為他們心中的異樣,又為悠念那明明淡的連薄紗都比不上的氣勢竟然可以鎮住他們.

直到好一會兒,左珞的聲音打破了這一片寂靜.

"吶,你就是'那個’的引路者?"

左珞的話讓悠念手指微頓,"那個?引路者?"

"那個?!"

"那個?!"

"就是那個啊?!"

"就是傳說中的那個?!"

"喂!哪個啊?"

"就是那個啊!"

"哪個那個啊?!魂淡!"

"就是那個咯!"

"去死!尼瑪!"豎中指,不明所以的犯人被這一個個的恍然大悟,卻不說明白的人搞得心癢癢.不爽到了極點.

悠念坐直身子,手中的紙牌在指尖漂亮的旋轉起來.

"你們都知道'那個’?"

全場靜了一下,"當然,我們都知道."頓了下,"只不過我們都只知道'那個’,卻不知道'那個’是什麼."

"切!"什麼都不知道的人被這些人氣得只能不屑冷哼,把人家的好奇心都挑起了才說不知道,你怎麼不去死啊!

"我知道哦,並且也知道'那個’到底是什麼,吶,你想不想知道?"輕佻痞氣的聲音帶著某種意味不明的壞壞的味道.

"嗯?"悠念看向遠處的左珞的牢房,即使中間隔著好幾個牢房,悠念也能清楚的看到長得俊雅的男人痞里痞氣的叼著一根不知道從哪個角落翻出來的稻草,雙手抱頭的坐靠在牆壁上.

"只要你告訴我你為什麼會被判死刑,我就告訴你."按理說,'那個’的引路者會被全世界爭奪,十三爵恨不得把她囚禁起來為己所用,怎麼可能處以死刑?除非被什麼他們無法解決的事情所逼迫.

"秘密什麼的,我還是喜歡自己挖掘呢."悠念微笑著道.

"不要啦,我們也想知道'那個’到底是什麼."

"是啊是啊,丫頭,你就說吧!"

"……"原來被喻為十八層地獄的海底十八層犯人也有八卦的時候.

"這樣啊,你們都想知道?"

"嗯嗯."齊齊點頭.

"好吧,誰叫我喜歡你們."悠念聳聳肩,好似有些無奈.對于自己喜歡的人,她總是喜歡在不觸及底線的范圍內寵著.

"噢耶~!"也許是寂寞太久,絕望太久,麻木太久了,此時這些窮凶惡及的高危罪犯竟然顯得有些孩子氣.

"我之所以會被判死刑,是因為律法爵的公子,世界第一商業帝國的繼承人等人的堅決提議吶."

"那……"

"問題我已經回答了,不要出爾反爾,我不喜歡."悠念淡淡的嗓音打斷左珞想要繼續問話的想法.

陰暗中,左珞睜開一雙琉璃似的眼眸,俊秀儒雅的面容因為無奈的聳肩和嘴角不羈的笑顯得雅痞迷人,"好吧."

"大家都知道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有五大板塊,我們所處的板塊是雅各布格拉板塊……"

"說重點說重點,老子幼兒園都沒畢業!"什麼板塊不板塊的,那什麼鳥東西,不知道!

"就是,我只知道世界五大磚塊制造工廠."

沒文化真可怕……

左珞一口氣憋著喉嚨里,好一會兒察覺到悠念在輕笑,才郁悶的出聲,"簡單來說,黑暗聖經指出這個世界還有第六塊板塊,而連衛星都無法找到的第六塊板塊,只有羅生若家族被選中的成員才能找到.也就是說,羅生若悠念你,就是被選中的第六塊板塊的引路者."

"黑暗聖經?被選中?"悠念挑起一邊眉梢,尾音繞在舌尖,顯出一種意味不明的曖昧旖旎.被選中的到底是羅生若悠念,還是藍影?嘛……這個世界真的很有趣.

"嘛,沒錯,而且唔……"電光在左珞的牢房一閃,左珞發出壓抑的悶哼.

"喂喂!"左珞邊上的幾個牢房的人湊過去看,"沒死吧?"

左珞被電到全身僵硬頭發卷曲,僅僅一瞬間,全身濕漉漉黏膩的流了一身的汗,臉色蒼白難看,然而他卻依舊笑得痞氣,"真不愧是臨海大監獄,電得我全身都酥了~."

問到了人家的逆鱗,也難怪被用刑警告.

悠念站起身,走到面向左珞的鋼板,劃出了一個窗口,細細的打量著躺在地上僵直不動的左珞,他嘴角帶著痞氣而無所謂的笑,似乎並沒有什麼大問題,然而悠念卻清楚的看到他身體細胞有百分之四十已經處于休克狀態,也就是說他現在雖然只覺得身體全身麻得毫無知覺,好似過一會兒就會好,但是其實四肢已經無法和正常人一樣活動了.

不得不說,這個監獄真的很殘酷,在以武為尊的這個世界,四肢無法正常活動就相當于這個人已毀,甚至連普通老百姓一樣的工作生活都無法做到.

真是可惜了.

"需要我幫忙嗎?"

"嗯?"悠念突然的話讓左珞怔了下.

"雖然這是一場公平交易,我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你履行自己的承諾,所造成的後果理應你自己承擔,不過,你是世界盜賊團伙的人,看在強盜頭子的份上,我可以出手."這應該也算是一種補償吧?

"喂喂,我們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魅影旅團,我們團長也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魅影,強盜團伙強盜頭子什麼的,太不文雅了吧."左珞僵硬的躺在地上,已經隱隱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他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但是還不忘糾正悠念話里讓他不爽的地方.

"你當強盜還要文雅啊?"邊上有人湊熱鬧.

"那是,我是文化人."

"那也真是,不是有句話叫強盜不可怕,可怕的是強盜有文化,難怪老子那麼低調都被抓進來了,魅影那麼囂張還在外面逍遙,早知道我也得把幼兒園混完啊!"

"……"

你可以去死了!

豎中指!

不要把你們和我們這麼高智商的盜賊相提並論啊魂淡!掀桌!

"喂,如果你有辦法幫忙的話,你就試試看吧,我可是被老大委以重任的天才呢."雖然並不覺得悠念能幫他什麼,但是他天性還是讓他苦中作樂的調侃出聲.是他小看了這個監獄的監控和無線刑罰系統.

悠念只是挑挑眉,伸出右手,美麗的手指輕動,然後忽的緊握成拳.

"啊啊啊啊啊--!"被電得幾乎半死都沒有叫出聲的左珞突然殺豬似的出聲,把等著看悠念想做什麼事的人給嚇了一跳.這好端端的,怎麼就叫成這樣了?

卻見左珞整個人已經汗濕了地面,額角青筋暴起,脖子粗紅,全身顫抖著,雙眼血絲滿布,仿佛正在遭受著什麼樣的嚴刑,痛苦難耐的讓他無法忍受.

別說嚇到了在場的犯人,就連通過監控器看到這一幕的獄卒長們都嚇到了,不管電流多大,總歸是經過他們精心改良過的,疼痛巨大,但是絕對不會死人,但是為什麼看左珞這模樣,好似痛苦得就要死掉一樣?

悠念老神在在的坐回地面開始搭金字塔,完全沒把左珞那尖叫和痛苦的模樣放在眼里.

激活死去的細胞本就不是容易的事,多少瀕臨死亡的動物即使悠念竭盡全力也沒辦法救回來,就是因為讓細胞重新活過來的痛苦太大,你能想象被人拿著刀子一片一片的活活割掉你身上的肉的痛苦嗎?從身體內部灼燒到體外的疼痛,唯一的麻醉便是悠念的安撫.

只不過,悠念的安撫只會給她喜愛的獸獸們,所以左珞美男只能自己熬過去了,好在他身上的細胞只是休克,還沒有死透,數量也只有四肢那麼多.

"要是撐不過去就死掉好了."悠念沒良心的把搭起的金字塔壓倒,漫不經心的道.

那邊聲音越來越小,逐漸變得只剩下重重的喘息聲,氣息極其的不穩,卻是沒有生命危險的.

"沒事吧?叫得那麼誇張,當初老子身中十八顆子彈都沒有叫成這樣."

"呼……呼……疼……疼死了……"好像被一刀刀緩慢凌遲再加上被火從體內燒到體外的感覺,疼,要命一樣的疼!只不過,原本無知覺的四肢竟然已經可以動了,甚至隱隱的,有種舒爽透底宛如脫胎換骨一般的感覺……

意識到了什麼,左珞眉頭一動,看向悠念的方向,眼中滿是複雜晦暗.

熬過來了呢.

悠念指尖旋轉著撲克牌,在空氣中劃出金色的弧度.

天空烏云越積越多,擋住了金燦耀眼的太陽,把繁華的布迪斯市籠罩在一片壓抑陰沉的氛圍之中.

海面波濤洶湧著,一下下的撞擊著黑色的礁石,撞擊力之大,讓人不禁猜想大海是否有著洶湧駭人的怒火,正在不為人知的越積越大.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也許是一天,也許是兩天,在這種每時每刻都寂靜無聲陰暗的環境中,他們根本無法知道時間到底過去了多久,再加上似乎是獄卒故意的打亂了他們原本的送餐時間,竟然一次性的給了他們連續好幾天的食物和水,而洗澡時間也是一星期一次,所以他們無從推算時間.

"丫頭,你不是羅生若家族的人嗎?難道沒什麼辦法逃出去?"

"你在開什麼玩笑?從臨海大監獄越獄?好不如直接讓單彬宇把我們都放了呢."

"臨海大監獄自從建立以來,刀槍不入銅牆鐵壁,是世界之最的監獄,越獄?開玩笑."

"……"

一句一句的,嘲諷的,不屑的,暗藏擔憂的話語從之前一直延續到現在,能讓這些獨行俠一般的高危罪犯這般關心,也算悠念有本事了.

"布迪斯市三分之二的警力都在這里,任何人都插翅難飛的."左珞好了傷疤忘了疼,繼續當著一個個監控器講著不該講的機密.

"你怎麼知道?我記得你進來的時候,丫頭還沒有進來呢."

"啊哈哈,我可是天才,掐指一算,就出來啦."左珞打著哈哈.

"沒看出來,原來你還是個神棍."

"嚕--"熟悉的升降梯的聲音.

所有人不禁靜了下來,看著升降梯的方向,不知道是不是來把悠念帶去執行死刑的人.

"踏,踏,踏……"緩慢而沉穩的腳步聲清脆的響起.

深黑色的軍裝,錚亮的皮質軍靴,凌厲的侵略氣息瞬間彌漫整個樓層,使得整個本就壓抑的樓層越發的壓抑起來,所有人的警惕在這個男人一邁出升降梯就提了起來,這個男人渾身都散發著一種危險而霸道的氣息.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這個男人所散發的味道明明白白的就是這樣的意思.

左珞的面容在感受到這股氣息的時候便冷了下來,身子極輕極輕的緩慢著後退,縮進角落里,降低著自己的存在感,不能被這個男人發現他的存在,否則,一切計劃都會被毀掉的.

莫洛左翼的目標明顯而堅定,目不斜視的朝悠念所在的牢房走去,每一步卻仿佛踏在身心上,那股強硬的侵略氣息讓人並不感覺舒服,要知道,在場的哪一個不是能力嚇人的高危罪犯,這股氣息讓他們感到這個人在俯視並且瞧不起他們.

悠念坐在門口,隔著精玄鐵圍欄淡淡的看了眼走過來的莫洛左翼,然後低下頭繼續疊她的撲克牌金字塔,仿若那壓迫感十足的氣場對于她根本不存在.

這真是讓人沒有一點兒成就感.

莫洛左翼沒有說話,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地上的悠念,這般的優雅,金字塔一層一層的疊起來,纖細美麗,白皙得幾近半透明的手簡單的一晃一晃,卻充滿著優雅逼人的藝術感.

腦海中驀然閃現這個女人邪氣魅惑的面容,這真是個神奇的女人.

"羅生若小姐."低沉而充滿磁性的嗓音低低的響起,霸道的氣息仿佛因為他出聲,而越發的濃烈了起來.

"嗯?"鼻音輕響,悠念把最後兩張撲克牌搭上,一座金字塔完成了.

"聽說你被判了死刑."

"是呢."悠念抬起頭看向莫洛左翼,美麗的面容因為角度問題,從莫洛左翼那個角度看下去,有種天見猶憐的脆弱感,如同一朵需要他扛起天地的嬌花.

莫洛左翼微微失神,卻也很快回神,微微側開目光不去看那雙危險的眼眸.

"你很淡定,是因為有人會救你?"

"一個問題一千萬."就算坐牢了,悠念也沒忘記涼禮大哥的死要錢性子,不知道在涼禮回來前,她能存多少錢給他呢?

莫洛左翼沉默了幾秒,果斷跳過這一段,"不管是誰,你被判刑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不管是誰,只要是強行的救走你,那麼就是劫獄,便是犯法,不管你們逃到天涯海角都逃不了被通緝的罪名."

"你跟我說這些干什麼?"悠念微笑的看著莫洛左翼.

"只是給你一個選擇,你跟我走,我可以保證在莫洛家族,在奧國,你可以逍遙自在的生活."霸道的語氣霸道的語調理所當然的眼神,這個鷹一般的男人真的很霸道,幾乎都偏向悠念那無恥的類型了.

"奧國?"悠念輕笑出聲,"也許你忘了我把奧國王子廢了的事?再說,你覺得十三爵會放我跟你走?"

"這些我自有辦法."

"吶吶,這里可是有全面監控的."悠念看了眼幾個針孔監控器的位置,卻意外的發現竟然都被關掉了.

莫洛左翼嘴角勾起一抹笑,淺淡的,卻是狂傲無比的邪,"我莫洛左翼想做的事,從來沒有做不到的."

"那真是抱歉了,我可能要打破你這個紀錄了呢."悠念優雅的伸手,白皙美麗的食指在莫洛左翼的目光下,壓向那高高疊起的金字塔,美麗的金字塔頓時倒塌,撲克牌散落一地,也打亂了他平靜的心海.

"左翼將軍,不要挑釁我也不要妄圖利用我,因為我,也從來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包括……"悠念緩緩站起身,隔著圍欄靠近莫洛左翼,美麗的桃花眼妖冶似水,攝人心魄般的讓人忘記了動彈,美麗的手指輕輕劃過他的臉頰,溫熱的帶著馨香的氣息噴灑在他的下巴上,"讓你愛上我或者……殺了你."

話才說完,悠念往後退了一步,冷空氣取代了溫熱的氣息,讓莫洛左翼回神,也讓莫洛左翼皺起了眉頭,一抹不悅出現在眉間,手才按在腰間想要掏出他的武器,一張撲克牌已經快速而凌厲的迎面而來.

"我討厭被人用各種東西指著腦袋,也許你想試試惹惱我的後果?"悠念笑容變得很淺很淺,手指還夾著一張黑金色的撲克牌,看著莫洛左翼,莫名讓人心底發寒.上一次是她沒反應過來,這次莫洛左翼還想用槍指著她的腦袋?如果蘋果狠心一點的話,估計就讓他嘗嘗悠念虐人的滋味!

幾根烏發飄落,莫洛左翼看著嵌入精玄鐵牆壁的撲克牌,眼眸微微的眯了起來,連子彈都射不出一絲痕跡的精玄鐵竟然被一張紙牌給嵌進去了!這紙牌到底是用什麼做的?或者說,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別說莫洛左翼震驚,看到這一幕的人同樣震驚到了,原來他們用來打牌的很華麗漂亮的撲克牌竟然有這般威力!連精玄鐵也能割破,這樣的話……這樣的話,這個女人完全能夠劃開圍欄越獄啊!

"你很強,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甯願連累來救你的人被全世界通緝的話,我不會勉強."莫洛左翼看了看手表,"距離你公開處刑的時間還有四個小時,我會期待你們的表演的."說完轉身離開,鏗鏘的腳步似乎越發的鏗鏘了起來.

悠念歪著腦袋看著莫洛左翼的背影,緩緩下移,看向他的雙腳,忽的嘴角的弧度勒高了些,竟然用這麼孩子氣的方法泄憤,這個傲得連上帝都要滅掉的男人未免也太可愛了些吧?

"丫頭,你真不打算出去嗎?"撲克牌被那牢房的人從精玄鐵壁上拔出,掰了掰,軟軟的一點兒都不利也不見半點殺傷力,困惑的射回去還給悠念.

"你們想出去?"悠念接住自己的撲克牌,輕聲問道.

"要是能出去,誰想呆在這個鬼地方."這個世界上,誰想坐牢?誰想待在這連外面也黑暗得可怕的海底十八層?

悠念點點頭,"那我送你們出去好了."

所有人都怔了怔,然後咧著嘴,想笑,卻又莫名咽喉干澀的笑不出來,從來沒有人對他們說過任何希望他們出去,離開這讓人絕望麻木的鬼地方,所有人都巴不得他們永遠待在這里,最好就死在這里,不說悠念這話能不能信,單是她這一句,就已經讓他們冰冷的心髒忽的溫暖了起來.

莫洛左翼離開了,左珞立刻跟蝸牛似的從角落里爬出來,"這話說的好輕松哦,先不說你自身難保吧,他們可都是窮凶惡及干過天理不容的大罪的高危險罪犯,你放他們出去,若是他們開始報複社會,繼續為非作歹,不怕引起世界大亂嗎?"

悠念眨眨眼,"我也不是好人吶,我干過的壞事比起你們所有人做過的加起來的都要多呢.再說,我喜歡你們,其他人會怎麼樣我沒興趣管."或許不止上百倍呢.說到窮凶惡及,說到高危險,誰敢否定悠念這個人就是人形生化武器?

悠念的話明顯不被人相信,但是卻足夠讓他們感動到熱淚盈眶,即使再惡,在這樣的地方一年又一年,也幾乎磨平了他們的菱角,從來不敢奢望的被信任,這個認識不到一個月的少女給了他們,他們被剝奪改過自新的機會,這個女人卻仿佛洗去了他們曾經做過的事情,他們不曾被這般不講理的偏袒和維護……

左珞怔了怔,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這樣不辨是非的偏袒,真是不講理,不過……意外的順眼呢!

"滴滴滴滴……"一陣滴滴聲詭異的響起.

"誰的?……啊,不好意思,是我的."左珞伸手在自己的囚犯服內掏啊掏,掏啊掏,最後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從胳肢窩下掏出了一個小型收音機!

而且……造型詭異得就像被什麼碾過一般的有個性.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不敢相信除了悠念能把撲克牌帶進來之外,這個男人竟然把收音機也給帶進來了!而且竟然是從衣服里掏出來的,這不科學!嚴重的不科學!

"咔."按下按鈕,里面頓時傳來嘈雜的聲音,可見那邊的場面混亂程度.

"……魅影突現阿比諾斯廣場,火力強悍,已經造成多名百姓受傷……"

按鈕一轉,又轉換了一個頻道.

"這里是阿比諾斯廣場c17座號,警力不夠,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從這里根本聽不到外面和上層的動靜,但是此時跟著收音機傳來的信息,所有人仿佛聽到了上面直升機轟鳴,軍人整齊劃一快速跑著步的聲音.

布迪斯市三分之二的警力都在這里,僅剩的三分之一又分布在各區,那麼幾個警力想要對付世界盜賊,根本就是做夢.

"嘛,老大終于行動了,那麼我……"咔咔的骨關節響起的聲音異常的震耳,然後便見左珞竟然伸手輕易的拉開了牢門,如同逛著自家庭院一般的邁著修長的雙腿一晃一晃痞里痞氣的走到了悠念面前,看著悠念,這人笑眯眯的伸出舌頭,一把鑰匙掛在他的舌尖晃著.

悠念看著他開了她牢房的鎖,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拒絕他伸出要拉她的手,"曲眷熾到底想要干什麼?"

"嘛,老大怎麼會看著你被處刑坐視不管呢?嫂子~他可是從半個月前就開始在計劃這件事了,連這麼天才的我都被送進來當內應了呢,不過能被老大委以重任保護這麼美麗的嫂子,也是我三生修來的呃……"既然悠念已經知道了,左珞也就不隱瞞了,痞里痞氣的說完,才發現悠念微笑的看著他的樣子特別的不對勁,溫柔得有些可怕,讓人心底發毛.

"曲眷熾用他自己當誘餌把上面的部分警力引走以便我越獄?"悠念看著左珞一個字一個字的問道,輕柔的每一個字都仿佛一把重錘重重的砸在心上.

"……是這樣沒錯."左珞覺得這樣的悠念有些嚇人.

"在這樣大白天的情況下?在此時單彬宇親自鎮守甚至幾個十三爵還有莫洛左翼共同鎮守著的布迪斯市,還是我處刑的阿比諾斯廣場?"

"……我們還是快走吧,拖越久老大越危險……"左珞話未說完,整個大監獄便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警鈴聲,"有人入侵這里!我們快走!"左珞連忙扯過悠念的手,強硬的拉著她往外跑,後面是一干罪犯們歡呼和加油聲.

升降梯由上面的主控室控制,想要從下面弄到根本不可能,左珞看著空蕩蕩的升降梯通道,一臉懊惱,該死,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一步給忘記了!

只是下一秒,上面傳來升降梯下來的聲響,左珞連忙拉著悠念躲到一邊,悠念看了看隱藏在四周的每一個監控器,發現每一個都處于關閉狀態,甚至連聲控系統都關閉了.

"還有其它幫手?"

左珞顯然也知道悠念指的是什麼,點點頭,"應該有,不過我不知道是誰就是了,臨海大監獄的所有系統都被破壞了."

"嚕--"升降梯打開,出來的不是獄卒,而是幾個身手利落的黑衣人,一出升降梯就朝牢房內部跑去,"悠念小姐?"

"我在這里."左珞還未來得及阻止,悠念便已經出聲了,把左珞給氣得一口氣憋在咽喉里,對方是什麼人都沒搞清楚就應聲,要是是來殺她的怎麼辦?

一個手勢,所有黑衣人朝悠念圍了過來,"我們奉主子的命來救你,請跟我們來."

"你們是誰啊?"左珞拉過悠念警惕的看著黑衣人.

"獵鷹.你是欺詐師左珞,魅影和我們主子現在是合作者的關系,請盡快配合我們把悠念小姐就出去."其中一個黑衣人拿出了一個花火型的徽章,左珞接過檢查了一番,點點頭,離開拉著悠念跟著他們進了升降梯.

"獵鷹是什麼?"似乎被遺忘了主權的悠念淡淡的出聲問道.

"世界第一黑道組織."左珞複雜的看了眼幾個黑衣人,他們同屬世界級的黑色地帶的王者,不過從來井水不犯河水,這次老大竟然要與他們合作,計劃變動是他進來這里後才發生的,也就是說原定計劃出問題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妙了.

升降梯直接到達樓層0,悠念被保護著往外走,遠遠的便可以聽到各種槍響和喊聲,一路上倒地的獄卒和黑衣人也不少,血色染紅了陰沉的大監獄.

"悠念!"迎面而來的男人背著光快步的從門外跑進來,帶著一身的血腥.

"爵."已經猜到的悠念很平靜的回抱了他一下,然後推開他,"你們有些多管閑事了."雖然這句話說出來真的很沒良心很狼心狗肺,但是悠念這人從來都是這麼無恥自私,她不想欠任何人債務,雖然這是他們自作主張,但是還是讓悠念有種欠了債的不舒服感.

"主人."黑衣人對瑰夜爵恭敬的頷首行禮.

瑰夜爵此時哪里顧得上悠念那話的意思,拉著悠念快步的走出陰郁的監獄,外面陰雨綿綿,空氣並不見得比監獄內好上多少.

原本藏在海底的三架潛水艦艇緩緩的上升,不遠處直升機也密密麻麻的從四面八方朝這邊飛了過來,即使僅剩的三分之一的兵力都讓他們萬分的費勁了,此時援兵來了,再不快點撤退,所有人都要在這里安家落戶了.

"撤退!"瑰夜爵一聲令下,拉著悠念往他們的直升機跑去.

"情況有些不對勁!"左珞停下腳步,臉上滿是焦急,"你們先走,我要去阿比諾斯廣場看看!"按道理說這邊的所有與外界聯系的網絡衛星等各種系統都被破壞了,再加上曲眷熾在阿比諾斯廣場那里引走了這里三分之一的警力,怎麼可能會那麼快的有援軍過來,除非……

他們中計了!

曲眷熾被抓住了!

掛在脖子上的收音機被一只纖手抓了過去,按下一個按鈕,便聽到里面傳來記者急切而激動的報導:"……終于抓住了這個惡名昭彰的世界盜賊魅影,讓人震驚的是此人竟然是瑞比斯公國十三爵之中律法爵的公子!律法爵的公子知法犯法引起眾怒,即使是律法爵親自道歉也無法改變民眾要求立即對他施行公開處刑以平民怨的呼喚,我……"

收音機被毫不憐惜的扔回左珞身上,悠念收斂了臉上的笑容,看著在空中密密麻麻的將他們包圍的直升機,拉著瑰夜爵快步走到了海邊懸崖處,在眾人措不及防下就這麼把他給摔了下去,海浪瞬間將他淹沒不見了蹤影.

"主人!你……"還未說完,一個個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被悠念一腳一個的一樣踹了下去,僅剩的左珞穿著黑白條紋的囚犯服光著腳丫子逃命似的朝一架直升機跑去,一邊跑還一邊回頭看悠念,娘啊!好可怕的女人啊!老大你怎麼能駕馭得了這麼彪悍的女人啊?!嗚嗚……

"你想跑到哪里去?"左珞才爬上直升機看向駕駛座,就見鬼似的看到了悠念坐在駕駛座上,笑眯眯的看著他.

"哇啊!不要把我扔海里啊,我不會游泳的!"

"坐穩了."

"欸?!"左珞感覺身下的直升機動了,身子傾斜了起來,然後猛地被摔了回去,他驚恐的緊緊扒住身下的座椅,不知道為什麼他坐這個直升機有種做賽車的感覺--

"啊啊啊啊啊啊--!"實在不能怪左珞沒出息,實在是悠念太逆天了,你見過把直升機開得跟跑車一樣左拐右拐急轉彎的人嗎?你坐過這樣的直升機嗎?要命要命啊!

左珞現在根本沒注意外面那將他們包圍的直升機都發生了什麼樣見鬼的事情,也沒有見到那三架偌大的潛水艦艇被海底生物虐成什麼樣子了.

此時,阿比諾斯廣場.

喧雜的人群將公開處刑場重重包圍,搭起的精玄鐵處刑架上,曲眷熾雙臂被銬于身後,身子懶洋洋的跪坐著,兩條鐵鏈將腳腕和處刑台連在一起,處刑台下是一排架著阻擊槍的死刑執行者.

即使這般狼狽,這個懶到令人發指的男人依舊一身懶散而漫不經心因子狂飆,在此情此景,這樣的漫不經心倒成了一種傲到了極點藐視到了極點的表現.

"身為律法爵的公子竟然做出這種事,他真是枉費國家的教育!該死!真該死!"

"還等什麼,快點行刑!這種人留下來也是敗類,君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律法爵的公子反而更加的罪加一等!"

"……"指指點點著各種怒罵不間斷的響起,隱藏在各個角落的單姜痤奶H看著台上的曲眷熾,各自心思各自明了.

單姜琩酋P是一片真空,這樣美麗卻讓人可望不可即的人即使是市井流氓也不自覺的往邊上靠了靠,不敢冒犯.

默默的收起手中的平板電腦,銀河般浩瀚美麗而神秘的眼眸微斂,美麗的手指微微的收緊了些,精致美麗的面容帶著冷意.

似乎……

沒有按照計劃進行.

目光微移,對上不遠處一雙幾乎如出一轍的美麗雙眸,一雙冷漠如荒漠,一雙含笑卻虛假.

"……世界盜賊魅影旅團團長的公開處刑--"下面阻擊槍一架架的架起,所對准的位置皆是心髒,肺部,腦部等重點部位,"執行!"

"砰--!"

上篇:V5公開處刑    下篇:V7我的還來,你的拿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