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8妹控姐控不好惹   
  
V8妹控姐控不好惹

g,更新快,無彈窗,!

羅生若悠然驚恐尖叫的聲音炸響在羅生若家的後院.

大毛誓死維護主人悠念的領地自主權,對于未經它大毛審核允許私自進來的人毫不嘴軟,此時對著羅生若悠然的半個腦袋就是那麼毫不留情的一咬,但是由于她頭發的味道實在太讓它嫌棄了,所以大毛童鞋咬了那麼一口就嫌棄的吐了出來,大狗頭對著整個人呆住的羅生若悠然直吐口水.

羅生若悠然被吐了一臉口水,雙眸怔怔的看著眼前的大狗頭,連頭上被咬出的傷口的疼痛和流出的血都忘記了,她……其實她是在做夢吧?要不然她怎麼會看到有狗在吐她口水?是做夢沒錯吧喂?

看毛看?勞資是你看的嗎?再看勞資也不會喜歡你的,丑八怪!

大毛傲嬌的一抖全身因為營養充足,加上血統被悠念改的純正而又長又亮的,混雜著點黑色的銀白色毛發,踱著優雅的步子走到坐在地上的羅生若悠然面前,將近70厘米的身高讓它形成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

只見大毛黑色的屁屁一轉,對上羅生若悠然,在羅生若悠然不明所以的目光下,抬起後腿,黃色的液體就這麼直直的撒到了羅生若悠然的臉上.

"啊啊啊啊啊--!"于是,便有了羅生若悠然瘋子尖叫一般的這一幕.

當齊蔚藍和涼翰趕到的時候,就見羅生若悠然一頭染成栗色的大波浪凌亂微濕,臉上頭上還帶著血,白尊校服衣領處也染著一片黃,手里拿著一根木棍,瘋狂的追著一只大大的銀毛狼種狗.那狼狽瘋狂的模樣,哪里還有在外人眼里尊貴有禮善良的羅生若公主的樣子.

七娘看著那被追殺的狗,驚叫一聲,"那是四小姐的狗!"悠念離開羅生若家的時候拜托過七娘幫她照顧大毛,七娘喜歡悠念,自然愛屋及烏,再說這只狗長得漂亮又很乖,她便餐餐大魚大肉的養著,反正羅生若家不缺那麼一點肉,相反的,每天的剩肉很多.

涼翰一聽,身形一動,羅生若悠然便被迫停下了腳步,原來是涼翰從地上撿了根樹枝把羅生若悠然的頭發給勾住了,疼得厲害.

"二哥?!"羅生若悠然害怕涼禮,對于這個有著花花公子資本的妖孽卻是個死宅貨的二哥倒不怎麼怕,只是也不熟悉,因為涼翰對她並不熱情,而羅生若悠然很驕傲,既然涼翰不跟她好,那她也不願意去熱臉貼冷屁股.

"涼翰!"齊蔚藍喝了涼翰一聲,就不能溫柔一點,悠然是你妹妹!

涼翰聳聳肩,扔掉手中的樹枝,妹妹什麼的,對于羅生若悠然,他還真沒從上面找到半點妹妹的味道,倒是嗅到了很多虛偽的臭味,這也是為什麼涼禮涼翰對那時的羅生若悠念會存在溫和,對于她卻總是冷淡的原因,羅生若悠念再差,至少是真實的,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心思,而羅生若悠然卻是帶著一層層不怎麼牢固的面具的.

也只要瑭剡這個十二歲還沒長大還不懂得什麼叫看透本質看內里的小孩,才會被羅生若悠然那虛偽的甜美笑容而迷惑.

"小然,這是怎麼回事?"齊蔚藍皺著眉頭看向羅生若悠然,臉色不是很好,悠念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身上還有傷,典治又在幾天前就被總爵大人給喚去了,她正擔心著呢,這個女兒還給她跟一只狗鬧成這樣,像什麼樣子!

羅生若悠然一看齊蔚藍臉色不對勁,立馬就可憐兮兮的哭了起來,"嗚嗚……媽媽,你要為我做主啊!這只狗咬我,還吐我口水……還……"

"唔……好臭!誰尿身上了嗎?"軟濡的總是帶著點點惡意邪氣的嗓音響起.瑭剡蓬亂著一頭烏發,捏著鼻子走了過來,還未完全成型的桃花眼里都是嫌棄.

羅生若悠然臉色漲得通紅,自家弟弟的一句話真是太讓人難堪了,即使這里並沒有外人,有的只是家人和傭人.

"嗚嗚……"眼淚掉得更凶了,"媽媽,姐姐的狗欺負我!"

羅生若悠然頭上還有狗咬傷的印子,血液也足以證明那口咬得有多狠,但是這件事不管怎麼處理,都很讓人窩火,身為羅生若家族的人竟然被一只狗欺負,這話說出去是要成為天下笑柄的!

旁邊即使拿著掃帚都能以一當百的傭人難得的以下犯上的在心里小小的瞧不起她一下,要說之前有個更差勁的羅生若悠念墊底,羅生若悠然自然讓人覺得不錯,然而當悠念成為天才,成為四校聯賽的冠軍,成為布迪斯皇家學院白尊,並且取代了端木寂雅成為布迪斯六席殿下後,羅生若悠然與之對比,本就差勁得不值一提,如今竟然還因為一只狗弄得這般狼狽,這……

就算是她先天性體弱也沒見過弱成這樣的吧?看看那窩在七娘腳邊求撫摸求安慰撒嬌賣萌乖得不得了可愛得不得了的大毛,這麼乖巧溫順的狗她都應付不了,她是人品差成什麼樣子才被這麼不認生乖巧懂事的狗欺負?再說,這大毛為什麼咬她,這還是個問題.

"先去上點藥."齊蔚藍頭疼的對著羅生若悠然道.悠念養這只狗她也知道,典治還很喜歡它,殺傷力不錯,對于其他人愛鳥不鳥,但是對于他們一些和悠念關系不錯的人卻是乖得很,要說它會莫名其妙去咬悠然,她還真不相信.

別說齊蔚藍這個母親不合格,女兒被狗咬了,竟然非但沒有大怒著把大毛宰了,而且還懷疑自己的女兒,實在是齊蔚藍太累了,今天在處刑台被悠念嚇得精神疲憊,沒有心情激動,再加上羅生若悠然哭哭啼啼的擾得她煩,她現在一點兒也不想理會這種對于羅生若家不該發生的蠢事.

被一條狗欺負欺辱了,而且這狗還是悠念的,羅生若悠然看大毛就跟看悠念時候一樣的厭惡火大,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放過,拉住齊蔚藍想回房休息的腳步,"媽媽,把這只狗殺掉好不好?它好可怕,它咬我,還撒尿在我身上!"

七娘一聽,立刻就急了,"這怎麼可以,這狗是三小姐的,再說,大少爺很喜歡大毛,出門前讓我好好照顧的."

"汪!"大毛喜歡七娘的維護,很歡脫的叫了聲,大腦袋直往七娘懷里鑽,尾巴搖搖,對于這個天天給它好吃的的飼養者,大毛還是挺喜歡的.

"夫人,你看,三小姐養的狗多可愛,我才不相信大毛會沒事咬四小姐呢,四小姐,該不會是你做了什麼事讓大毛生氣了吧?"七娘是齊蔚藍從娘家帶過來的從小帶著她長大的執事,只是嫁到羅生若家後,齊蔚藍不需要執事了,七娘才會脫去那一身執事服在伙房擔任起了大廚的工作,說話自然和其它人不同.

"七娘,你怎麼能這麼說?你竟然在維護一只狗!"羅生若悠然氣得臉色發青,重點不是她維護一只狗,而是在維護悠念的狗!

七娘胖胖的臉上哼了哼,摸著大毛,嘴上輕輕的嘀咕,"大少爺可是很疼大毛的,大少爺臨走時說了,要是他不在的時候大毛少了一根毛都要讓弄掉大毛毛的人好看,四小姐不怕,我可怕."

七娘那話真是戳中了羅生若悠然的痛腳,對于涼禮,她是當成鬼一般的怕,只是這狗要是不收拾一番,她……她咽不下這口氣!

"夫人,三小姐回來了."圖特穿著執事燕尾服走了過來,身後是扶著悠念的莫絲克莉斯和單韻熙.

"小念!"齊蔚藍快步走上前,拉住悠念的手緊張的上下打量著,一看悠念的臉色,頓時就急了,"這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這這……"還好悠念身上的病服已經換掉了,否則齊蔚藍都要嚇暈了過去,對于悠念,這個母親是真的從小放在心坎里疼的.

"沒事的,只是子彈取出來流了點血而已."悠念微笑的安撫齊蔚藍,淡淡的瞥了狼狽的羅生若悠然一眼,然後看向站在七娘身邊,對著她一個勁的搖尾巴吐舌頭的大毛,伸手搖搖,大毛立馬就跟脫了缰繩的馬兒似的歡脫的跑了過來.

"汪汪!"

"呵呵……謝謝七娘,大毛都胖了.有沒有很調皮?"悠念抱著大毛,看向七娘,蒼白的臉色跟朵脆弱美麗的白蓮,真正的惹人憐惜.

七娘憨憨的笑了笑,"三小姐,大毛很乖的."

"姐姐,你的狗剛剛還咬了我!一點都不乖!"羅生若悠然不滿的大吼,對于悠念一出現,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忘記了她很不滿.

悠念看向羅生若悠然,眨了眨眼,看向大毛,"你咬她干什麼?"

"汪汪汪……"

悠念好似聽懂了大毛的話,看向羅生若悠然,"你到我房間干什麼?"

"我……我只是想看看姐姐還有沒有什麼需要的而已."羅生若悠然怔了怔,沒想到悠念竟然知道.

"我記得我說過,不喜歡你到我的房間里去."悠念一點兒都不客氣的道.

"你……"羅生若悠然被悠念的不客氣氣得咽喉一哽,頓時眼淚又噼里啪啦的掉了下來,看向齊蔚藍,"媽媽,我真的只是想看看姐姐有什麼需要的而已……"

齊蔚藍頭疼得厲害,"好了,這件事到此結束,悠念把狗帶回去好好管管,悠然你那麼閑就去健身房把身子練練,別連只狗都應付不了,說出去把羅生若家的顏面都丟盡了."齊蔚藍說完就轉身離去,走到門口頓了頓,看向七娘,"悠念身子虛弱,你看著弄點什麼給她補補身子."

"誒誒,我知道了夫人."七娘忙點頭,看悠念那臉色蒼白的模樣,早心疼死了.

圖特朝悠念和羅生若悠然鞠了鞠躬,轉身出去了,一旁傭人們繼續各司其職的工作.

單韻熙瞥了眼一身狼狽的羅生若悠然,不屑的撇了撇嘴,看向悠念腿邊親密的靠著她的銀毛狼種狗,怎麼這麼大?跟藏獒似的,毛也太長了吧?

"好可愛!"莫絲克莉斯看著不停蹭著悠念腿的大毛,大眼眨眨,眼里滿是喜歡.

"汪!"大毛問好似的一腳,朝莫絲克莉斯抬起前腳,美女,快來握手~!

"欸?!"莫絲克莉斯驚叫一聲,走過去伸手握住大毛的前腿,果然見大毛很配合的晃了晃前腿,"天吶,這狗……"也太有靈性了,太討人喜歡了吧!

"它叫大毛."

"噗……還有二毛三毛嗎?"單韻熙很不給面子的噴笑出聲,大毛,這名字也太土了吧?

悠念涼涼的目光瞥過去,大毛立刻就朝單韻熙撲了過去,半個人身高的大毛,有著如同豹子一般的爆發力,單韻熙哪里想得到這只狗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一下子就被大毛壓在了身下,然後大舌頭伺候的使勁舔著她白嫩嫩的臉.

"哇……哇啊!救,救命……"單韻熙被大毛的熱情嚇到了,推著大狗頭直朝悠念和莫絲克莉斯求救,哪里看到悠念和莫絲克莉斯無良的抱著大笑,完全把她的求救當成耳邊風.

被遺忘的羅生若悠然氣得全身顫抖的看著這一幕,拳頭緊緊的攥起,"羅生若悠念!"

凶狠的語氣,怨毒的目光,讓悠念微微挑了挑眉,"我還以為你想裝多久呢."

忍不住了,對于這個悠念,根本就是讓人忍無可忍!

"你不要太過分了!"

"我過分什麼了?"悠念不解的看著她,嘴角含著微笑.

"這只狗是你的,是你叫它咬我的!是不是?!"

悠念看著羅生若悠然,"你很犯賤."

"什,什麼?"

"你弱爆了,我一點兒和你過招的想法都沒有,對于你這個被我排到大氣層之外的弱爆渣女,只需要大毛都能讓你敗得連渣都不剩,你到底是有多想死才總是想著法子來找我麻煩?"

"你……"羅生若悠然沒想到悠念竟然會這麼不客氣的說出這種話.

"還有,你再來礙我的眼,我就讓你真的變成體弱多病的人."悠念看向羅生若悠然,溫柔的目光此時在羅生若悠然看來就猶如兩道激光,直射進她心底最深處,嚇得她一個哆嗦,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她,她怎麼會知道?不對!她好像一直漏了一個問題!悠念,她一母同胞的雙胞胎姐姐,她從還在娘胎里就看著乃至長大,羅生若悠念那彪悍讓人厭惡的脾氣有一半是她一手導出的,有幾把刷子她怎麼會不清楚,然而似乎從那一次她跑出去暈倒進醫院後,所有事情都脫離了她的掌控,非但轉眼之間變成天才,更是連容貌也變得越來越好看……

一個人,怎麼可能轉息之間猶如脫胎換骨……想到了什麼,羅生若悠然一陣恍然大悟,緊接著臉色一變,"你……"

"嗯?"悠念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如同調色盤一般的臉.

羅生若悠然卻只是緊緊的盯著悠念,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猛然轉身朝她的屋子里跑去.

"莫名其妙."單韻熙嘀咕了聲,還以為那弱爆了的渣女要說什麼有趣的事情呢,結果竟然就這麼跑了,算什麼啊.

"好了好了,悠念你還是快點進去休息一下吧,我和韻熙明天再來看你,好嗎?"莫絲克莉斯還是不放心悠念的身子.

悠念點點頭,拍拍大毛毛茸茸的腦袋,大毛立馬就跟個小主人似的走在單韻熙兩人面前領著他們出去,毛茸茸的大尾巴時不時的搖搖掃在單韻熙和莫絲克莉斯身上,烏溜溜的黑眼睛就跟狐狸似的仿佛帶著狡黠的笑.勞資最喜歡吃肉,但是為了美女,勞資願意吃點素,吃白嫩嫩的嫩豆腐!

"汪汪!"

……

月上柳梢,霧蒙蒙的天空在夜幕降臨前終于明亮了起來,月亮在地上灑下滿地銀霜.

清冽悅耳的手機鈴聲從床頭響起,一只白皙透徹得幾近半透明的手從被子里伸出,准確的摸到了床頭的手機,"嗯?"還帶著睡意的鼻音輕輕的響起.

那邊的人仿佛屏住了呼吸,直到聽到了悠念睡得很舒服的聲音才松了一口氣,低沉中帶著微微的冷酷味道的嗓音從那邊傳來,"沒事?"

悠念迷糊的眼眸瞬間一片清明,從暖烘烘的被窩里爬出來,把頭發捋到腦後,"我很好,爵."

沒有問瑰夜爵現在在哪里,沒有問他現在怎麼樣,因為悠念從一開始就讓虎鯨們把他們送到了瑰家商業帝國總部所在的安碧斯海島,那是隸屬于洛里巴斯坦公國海域的巨大海島,有半個瑞比斯公國這麼大.

"我……"那邊瑰夜爵似乎還想說什麼,一道尖利的女聲遠遠的傳來,在叫喚著什麼,悠念似乎能想象到那邊瑰夜爵皺著眉頭,周身的冷氣越發的茂盛了起來.

"我很快就回去,等我."啪的急急忙忙的掛上了電話.

悠念挑了挑眉,看了眼手中的手機,曲眷熾送的,也許該去換一只了.

"咚咚咚."房門被輕輕的敲響,門外傳來七娘小心翼翼的聲音,"小姐,你醒了嗎?我給你燉了藥膳,起來先吃點吧."

"我已經起了,一會兒會出去和媽媽哥哥一起吃晚餐的,麻煩七娘幫我端到餐廳去好嗎?"悠念爬起來,從衣櫃里跳出一套白色的家居服.

"欸,好嘞."七娘笑眯眯的轉身去端藥膳.

等悠念走到客廳的時候才發現,原來他們家里還有一個不速之客.

極具侵略性的氣息把整個帶著點血腥味和壓抑沉悶的羅生若家變得更加讓人呼吸困難,原本被莫洛左翼吸引的羅生若悠然在客廳呆了不到三分鍾便全身汗膩難受的跑了,典治不在,面對同樣屬于擁有世界特權的世界貴族,身為主母的齊蔚藍自然得親自出馬才能壓得住場面.

只不過即使是齊蔚藍,對于這個三年前來過羅生若家一趟的男子也心存驚訝,三年前莫洛左翼還是個在校生,老成中帶著青澀,如今卻成熟到讓人猜不到他的年齡,氣勢也比三年前更加凌人,這般強烈如同君王的存在感,真不愧是莫洛家族這一代中最強的王者,和涼禮有的一拼.

"沒有看到涼禮."莫洛左翼坐在沙發上,背挺如松,雙腳交疊,雙手置于膝上,整個人散發著優雅而危險的氣息.

齊蔚藍坐在莫洛左翼對面的沙發上,圖特在一邊為兩人泡茶.

"涼禮出去了,說起來你們同年,當初一起從訓練場畢業出來的吧."齊蔚藍優雅而矜持的微笑,如同宮廷內的貴婦,雍容華貴.

"是的,夫人."莫洛左翼頓了頓,峰回一轉,"悠念小姐還有瑭剡少爺似乎也到年齡到那邊去了吧?"

齊蔚藍臉色微微一僵,看向莫洛左翼,嘴角蕩起笑意,"悠念的情況,左翼應該知道,不太適合離開家到那邊去,瑭剡的話,我們已經在准備在明天春天送他過去了."

"是嗎?我不認為悠念小姐有什麼特殊情況讓她不能到那邊去接受訓練."沉穩的聲音,帶著一種隱約特屬于軍人的強硬,"另外,涼禮似乎是到那邊去了吧,是覺得自己不夠強,所以再去訓練一次嗎?"

"你說,大哥在哪里?"柔婉的嗓音如同柳絮飄蕩般美麗.

齊蔚藍忙站起身走過去把悠念扶住,"小念你怎麼起來了?身子有不舒服嗎?"

"我沒事.七娘給我做了藥膳."

"那你快去吃."齊蔚藍這時似乎把莫洛左翼給忘記了,滿心滿眼皆是悠念.

"媽媽,我想吃你做的綠茶糕,你給我做好不好?"悠念拉著齊蔚藍的手臂輕輕搖晃,撒嬌的模樣甚是可愛,把齊蔚藍迷得暈頭轉向,歡歡喜喜的跑向廚房,是真的把莫洛左翼給忘記了.

悠念這才轉頭朝莫洛左翼走去,蒼白的小臉已經恢複了水潤,白里透紅的模樣哪里還有今天受過幾次致命傷的樣子.

"你方才說,我大哥去哪里了?"悠念做到莫洛左翼對面,拿起桌上的一杯茶,長長的睫毛因為喝茶的動作而微微斂下,輕顫著,美麗著.

涼禮去了哪里,一家人似乎都支支吾吾的不願意告訴她,若不是因為相信涼禮的實力,她都要擔心了.

莫洛左翼看著悠念,侵略性極強的如鷹般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悠念,眸子深得讓人看不清楚他的情緒,"看來你過得不錯,今天我可是看到了一出很精彩的為愛癡狂的戲碼呢."

悠念放下茶杯,看向圖特,圖特站起身行了行禮便退下了.

"你還沒有回答我,我大哥去哪里了?"

"萬環訓練場."

"萬環訓練場?"悠念挑了挑眉,雙腿搭起,一手曲起在膝蓋上撐著自己的下顎,整個人仿佛無力慵懶了起來一般,嘴角的笑容也跟著慵懶了起來,"吶,我剛剛聽到你和母親說話的意思,是不是我和瑭剡也需要到那里去?"

"世界貴族都需要去."莫洛左翼微微眯起鷹般的眼眸,這個女人到底還有多少面?

萬環訓練場,世界貴族一代又一代的聚集場,本來羅生若悠念早就該去了,只是當時的羅生若悠念實在太弱太差勁,根本不具備進入訓練場的資格,所以才拖到了現在,而瑭剡則是到了該進去的年紀了.

"今天過來,有事嗎?"悠念拉過一邊的茶具,燒水沏茶,優雅美麗得無以複加.

莫洛左翼沉默了半響,突然出聲,"我還沒有吃飯."

悠念怔了怔,抬頭看向這個內里傲得可怕的男人,"你是過來蹭飯的嗎?"

"……"

"一碗飯你准備給我多少錢?"

"……"

羅生若家族和莫洛左翼一起吃飯的場景並沒有想象中美好.

羅生若悠然受不了這里的壓抑氣氛躲在自己的房間里,于是餐桌上便只剩下悠念,齊蔚藍,涼翰和瑭剡.

涼翰桃花泛濫的桃花眼微微的眯著,目光打量著莫洛左翼就跟打量著什麼東西似的,瑭剡咬著筷子心里噼里啪啦的打著算盤,端木惑給的糖很好吃,這個硬邦邦冷冰冰的家伙能給他什麼呢?

"我記得你."涼翰最先出聲起頭,"你是五年前和涼禮一起以第一名的成績從訓練場出來的那個人吧,三年前好像來拜訪過."

"哦!那我也想起來了,三年前有一群硬邦邦冷冰冰的家伙來了家里一趟,聽說是要跟笨蛋三姐結婚來著?"瑭剡筷子往碗上一放,因為想起來而挑高了音量.

"……"整個飯桌上的氣氛頓時因為瑭剡的一句話變得僵硬了起來.

齊蔚藍原本雍容的微笑一瞬間變得有些危險,"瑭剡,你從哪里聽來的這事?"

氣氛變得是他最愛的陰沉,瑭剡小盆友笑得很惡劣很惡劣,"我經過爸爸書房時聽到了他和老硬邦邦冷冰冰家伙的談話,不過人家嫌笨蛋三姐太差勁,不願意哦~."惡劣的睨著悠念,小家伙嘴角的笑容帶著一種可愛的故意搞惡作劇一般的惡意.

齊蔚藍眼眸一眯,手中的筷子啪的一聲,斷掉了,羅生若典治!竟然敢未經她允許打她寶貝悠念的主意,找死!

涼翰嘴角的笑容一收,踹了笑得壞壞的瑭剡一腳,看向莫洛左翼,"你嫌棄我家小念啊?"雖然瑭剡說的應該是莫洛左翼的父親,但是涼翰還是決定把這個屎盆子往他身上扣.

莫洛左翼只是冷冷的看了涼翰一眼,眼下眸中一瞬間飄出的幽暗.父親想把兩家聯姻,他怎麼不知道?

"你現在是奧國的將軍,一個月多少工資?"

瑭剡一聽,立馬湊過去和涼翰配合起來,"夠不夠我三姐買車子買木乃伊買出土文物買奇珍異寶?"

"你家房子有幾棟?"

"夠不夠我三姐一天睡一棟?"

"你體質有多強?"

"夠不夠被我三姐三天小打五天大打?"

"……"

"噗哇哈哈哈哈……"瑭剡拍著桌子哈哈大笑了起來,可愛的小臉配著微帶軟濡的聲音笑得誇張,也笑得可愛.

涼翰無語的看著笑得幾乎在地上打滾的瑭剡,真是沒出息,還有幾句台詞沒說呢自己就先破功了,挫貨!

問什麼台詞?啊,這是涼禮出門前留下來的,涼禮妹控擔心越來越多的臭男人會覬覦他的悠念,所以說了,對悠念心有不軌的男人:

首先,一定要富可敵國,房子夠多,悠念正是青春期,會喜歡到處亂跑,大哥不在,住外面不安全,所以必須全世界各地都有高檔次的別墅;其次,體質一定要夠好耐打,大哥不在一定沒人幫她出氣,所以悠念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揍他泄憤;再來,性子一定要任勞任怨溫和得如同小媳婦,要不然悠念揍他的時候他會回手,一不小心傷了半根毫毛,大哥會心疼;還有……然後……然後……最後……

所以說,涼禮啊,你到底把悠念她爸媽還有二哥小弟放在哪里了?悠念不是你一個人的啊魂淡!

不管怎麼說,有涼禮那妹控貨在,想當悠念男人的人,有苦頭吃了,更別說日後某個姐控形成之後……

悠念看著這一幕,只是含笑不語的吃著七娘精心烹飪的藥膳,香軟入心的溫暖味道,名為親情吧.

莫洛左翼被坑了,真的被坑了,嘴角抽搐的掏出一張金卡刷了一筆錢,整個堅挺如松的身影都顯得風蕭蕭兮易水寒了,他以為涼禮已經很死要錢了,哪里知道悠念竟然和涼禮一樣坑死人不償命,只是涼禮坑人于無形,讓人吐血,悠念卻是坑的光明正大,讓人蛋疼.

"對了,你知道,黑暗聖經嗎?"送莫洛左翼走出羅生若家的大精玄鐵鐵門,悠念忽的出聲問道.

莫洛左翼不答反問,"你知道了黑暗聖經又如何?"

悠念挑了挑眉梢,"只是好奇而已."

"曲眷熾被抓進了臨海大監獄,你知道吧?"莫洛左翼的思維跳躍的很快.

"嗯,我知道."

莫洛左翼看著悠念,似乎想從悠念臉上找出什麼,然而悠念卻總是淺笑嫣然著,讓人根本看不懂她到底在想些什麼,"他是為了你才被抓的."

"你也想多管閑事嗎?"悠念說話從來不知道客氣.

莫洛左翼咧嘴笑了笑,陽剛堅毅的面容顯得狂傲不羈,"本將軍才不會像他那樣為了一個女人做出會搭上自己的命的事."

"是嗎?"悠念語氣略帶調侃,這個不懂得溫柔的男人沒有愛過吧,所以才會這樣說.

腦中驀然升起曲眷熾那聲與你無關的愛,一抹疑惑浮上平靜的湖面,悠念不再理會莫洛左翼轉身走進鐵門.

說話說到一半的莫洛左翼看著悠念突然轉身就走,眸中一厲,手中立即多了一把精致的手槍,對准了悠念的背影,目光專注得仿佛在瞄准她的致命部位,然而卻直到巨大的精玄鐵門自動的關上了,都沒有射出一沒子彈.

翌日.

莫絲克莉斯和單韻熙來到羅生若家族,本來羅生若家門不是那麼容易進的,不過由于兩個人是悠念的朋友,對悠念也是真心的好,齊蔚藍這才愛屋及烏的對兩個少女喜愛有加.

悠念屋內,悠念剛剛從床上爬起身,大毛叼著一雙白絨絨的拖鞋跑了過來,然後又跑浴室去給悠念放熱水,好似悠念的小管家似的跑前跑後伺候著,看得剛剛進來的莫絲克莉斯滿眼羨慕,剛剛大毛給她們開門的時候都把她給驚到了.

"你們怎麼這麼早過來?"悠念刷完牙出來就看到單韻熙在誘拐她家大毛,大毛一邊用狗尾巴吃莫絲克莉斯的豆腐,一邊很享受的吃著單韻熙的喂食.

"這還早啊,布迪斯第一節課都下課了.喂喂,悠念,這狗給我帶回家玩幾天怎麼樣?"單韻熙一點兒都不知道客氣.

"汪汪!"才不要!雖然勞資最近豆腐吃得有點多,但是還是比較喜歡吃肉!

"瞧,大毛說很願意跟我走."單韻熙一挺胸部,自信又挑釁似的看著悠念.

悠念挑了下眉,嘴角的笑意深了些,"你確定?"

"當然."

"好吧,如果你帶的走,那你就帶走吧."

"你說的哦!"單韻熙仿佛已經看到了她一進門就有可愛的大狗狗給她叼鞋過來的小貼心場景了.

"嗯,我說的."悠念從衣櫃里挑出一套白色的小洋裝,當著兩人的面若無其事的脫下睡衣,露出白皙剔透的肌膚,那美麗的身軀,即使是女子看了都會羞得臉紅不已,血脈翻湧.

莫絲克莉斯臉上一瞬間變得通紅,趕緊移開目光,雙手不停的揪著衣角.

單韻熙兩條鼻血險些湧出來,趕緊抽過一邊的紙巾堵住鼻子,側頭竟然見到大毛搖著尾巴坐在地上,烏溜溜的大眼閃亮閃亮的盯著悠念看著,單韻熙見鬼的在心里大吼,悠念,你家的狗是只大色狗啊喂!

不過……

腦子一道霹靂劈下,單韻熙猛然看向悠念,快步走上前,"你……你身上的傷呢?!"

"已經痊愈了呢."悠念微笑的道,仿佛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痊愈!"單韻熙因為太過驚訝不自覺提高了音量,尖利的叫出聲,"你你你……你……痊愈?這這這……"

"你先冷靜一下."

"你讓我怎麼冷靜,她昨天身中五彈,今天身上連個疤痕都沒有的痊愈了,這是見鬼了還是撞邪了?!"最重要的是,這樣的力量,如果被人知道,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啊!

"等……"

"汪汪!"大毛忽的叫出聲,莫絲克莉斯眸中一厲,拉開房門,卻見一道白色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轉進了拐角處.

"被聽到了!"

"我去滅口!"單韻熙很利落的接下這麼一句.

悠念微微怔住,看著單韻熙,美麗的桃花眼中仿佛平靜的湖面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謝謝你."

單韻熙被悠念那小眼神給看得雙頰一紅,傲嬌女王屬性一上來,不屑的哼了哼,"本小姐還沒有打敗你,你別想找借口逃,哼!"

"那還滅不滅口?"莫絲克莉斯湊過來.

"不用了,她是羅生若悠然,我妹妹."

"就昨天那個渣女啊?!ok,這下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情了."單韻熙聳聳肩,眼里卻是一片陰鷙.

悠念只是微笑,扣上最後一顆紐扣,帶著兩人出去了.

"你今天有什麼計劃?什麼時候去瑞比樂亞?"距離瑞比樂亞聖杯賽還有七天,而坐飛機到瑞比樂亞需要坐兩天的時間,要進入音樂聖地,也需要經過重重的檢查,再加上參加的人不少,要是太晚去後面會很擠的.

"唔……等我去把阿熾帶出來先."悠念理所當然的道.

單韻熙正在夾糯米糕的身子一歪,糯米糕朝天飛去,然後砸在了她的腦袋上,氣得單韻熙幾乎想抽死悠念,這魂淡為什麼總是要說出做出一些讓她倒大黴的話和事?!

"海底十八層,你要救他?你簡直瘋了,曲眷熾是為了你才進去的,難道你想讓他做的一切都白費了嗎?而且你現在還是待罪之身!你想劫獄?"

"我不劫獄."悠念笑得意味不明.

"那你想怎麼樣?"單韻熙狐疑的看著悠念,從之前的記憶來看,當悠念笑成這樣的時候,就代表,有人要倒黴了.

"海底啊……"她有沒有說過,海底,是她的地盤?

------題外話------

要票票要票票……無限循環的碎碎念……

上篇:V7我的還來,你的拿走    下篇:V9比劫獄更可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