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11初臨瑞比樂亞   
  
V11初臨瑞比樂亞

g,更新快,無彈窗,!

所有人面面相覷,最終移駕到了中心法庭.

第三次進入這個法庭,還挺讓人懷念的.

比起一群人壓抑的氣氛和難看的臉色,悠念卻是饒有興趣的打量著中心法庭,然後再打量著一臉自信興奮的羅生若悠然,這個人……沒病吧?

羅生若悠然站在原告席,悠念站在被告席,優盤這個所謂的證據被插進了法官身後的大屏幕里,一組圖片很快彈了出來.

羅生若悠然要求由她來操控電腦,法官同意了.

"你們看,這才是我姐姐羅生若悠念,而她……我想問,她是誰?"大大的屏幕上,一張羅生若悠念的照片,一張悠念的照片,兩個放在一起,任誰也無法將其認作一個人,相差實在太多太多了,一個是無力的小草,一張臉幾乎一無是處,一個卻是美若天仙,連帶著那氣質都猶如大家閨秀,就連一雙桃花眼都只有輪廓相似.

雖然這稱不上什麼證據,但是這麼一對比,人的心,眼,卻是無法控制的信了一半.

即使是齊蔚藍都不由得心慌了起來,之前因為悠念是在他們眼皮子地下一天一天潛移默化的變化的,所以他們並沒有感覺不對,但是如今兩張照片這麼一對比,簡直就是兩個人!

悠念看著屏幕上的相片,微微蹙了蹙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難道是她速度太快了?可是她有很嚴重幾乎偏近病態的潔癖,別人的臉她用了那麼久已經是很大的突破了,做人不能太貪心的,再說了,她都才只變回三分之一,她的臉部輪廓,她的聲音,她的頭發還有她的身高,都還沒有完全變回藍影,她都這麼盡力突破自己了,這女人竟然還這麼貪心妄想打斷她的家庭游戲,真是討厭.

"等……等等……"莫絲克莉斯遲疑的出聲,她看到兩張對比的相片也嚇到了,她沒有見過以前的羅生若悠念,所以反倒沒有太大的震驚,在她心里,她認識的是給她溫暖,給她尊嚴的悠念,而不是那個羅生若悠念.

"兩張相片,無論如何都無法當做證據吧,人都是會變的不是嗎?"

"可是你見過一個多月時間就變化這麼大的人嗎?相貌出眾,能力出眾,這種事情有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內改變?"羅生若悠然已經認定了悠念絕對不是她那個同胞姐姐,羅生若悠念,只是個被她踩在腳底不得翻身的丑陋蠢女人,才不是這個能力出眾,相貌出眾的美麗壞女人!

"你……"

"這種事口說無憑."天籟般的嗓音打斷了爭論的兩人,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沒錯!所以我要求由法院來驗dna,我絕對不容許我姐姐被冒名頂替!"羅生若悠然說得義正言辭,一副完全是為了家族為了親情的模樣.

眾人齊齊點頭,這的確是最准確無誤和可行的方法了.

"驗dna?"悠念挑了挑眉梢,淡淡的出聲.

"怎麼?你不敢?可惜,除非你承認,否則就算你不願意,也不准!"羅生若悠然下顎微揚,面露挑釁.你臉能變,我看你血脈怎麼變!

悠念眼眸微微眯起,嘴角的笑容深了深,點點頭,"好,我驗.不過,如果我驗出的結果證明我的確是悠念,那麼,請你搬離羅生若本家,你敢不敢?"本來因為羅生若悠然對羅生若悠念所做的事情不關她的事,但是這個女人不怕死的一再挑釁她,對于她欣賞的人,悠念可以一再縱容寵愛,相反的,對于不欣賞的人,她很小氣,很是睚眦必報的.

羅生若悠然見悠念這一副淡定的模樣,心中一顫,"我……"

遲疑了起來,這妖女萬一還有什麼招,她怎麼辦?要知道離開了本家住在外面,身為羅生若家族的人可是很危險的,羅生若家族仇人遍布天下,而她又手無縛雞之力,可是如果搬到分支去,那就仿佛在告訴別人她羅生若悠然被本家舍棄了!這本來是她羅生若悠然千方百計想要在悠念身上達到的目的,只要悠念被送到了分支,那就代表羅生若家只剩下她唯一一個公主了!

"怎麼反倒是你遲疑起來了?是怕了?"悠念眨眨眼,純潔又無辜的模樣,讓羅生若悠然看著就一肚子火.

"誰怕了,我答應!"

齊蔚藍心下一急想要說什麼,只是被涼翰給拉住了,說起來,羅生若悠然要是離開了,也許他們家的空氣會好上很多.

法院的人效率很高,幾個醫療人員拿著器材走了過來,從涼翰那里取來一根頭發,將其用于和羅生若悠然和悠念的相對比,就當著所有人的面檢驗,檢驗結果很快出來了.

"如何?"齊蔚藍和十三爵同樣心急.

"羅生若悠然和羅生若悠念還有羅生若涼翰的dna相似度高達98/,100/的兄妹關系."法官念出檢驗結果,讓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氣.

"不可能!"羅生若悠然臉色極其難看的大吼,"她不可能是我姐姐悠念,悠念不可能這麼優秀不可能這麼漂亮的!我姐姐一定被她殺了,是她桃僵李代的替代姐姐的身份進到我們家的!媽媽,媽媽你要相信我!她殺了姐姐,她……"

"啪!"

"你夠了!"齊蔚藍收回手,氣得全身顫抖,她不明白這個總是很乖巧懂事的女兒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難道就因為悠念變得上進了,變得優秀了,所以礙著她的眼了嗎?

羅生若悠然捂著被打偏了的臉,憤怒的看向齊蔚藍,"你還是我媽嗎?你怎麼可以這麼偏心?我從小到大這麼優秀,你卻對悠念寵愛有加,憑什麼?我這麼努力,悠念這麼不思上進,我有的悠念一樣有,她有的我卻不一定有,你為什麼這樣偏心?!"

齊蔚藍怔住,眸中滿是受傷,她怎麼能這麼說?她確實有些偏心她承認,但是她從來沒忘記過這個女兒啊,悠念有的她哪一次沒有也想給她,明明就是她自己乖巧的謝絕的,現在竟然成為她說她偏心的資本,她羅生若悠然哪一次開口要東西,典治不給的她給?說起來從小到大,她有的東西遠遠就多余悠念!

悠念看著一臉悲憤,仿佛真的遭受到虐待的羅生若悠然,說實話,她可不相信那什麼羅生若悠念有的她沒有的鬼話,以羅生若悠然的手段和心機,她會讓羅生若悠念得到什麼好東西?

目光看向齊蔚藍,悠念緩緩走下被告席,走過去安慰的抱住齊蔚藍的手臂,輕輕搖晃好似撒嬌,乖巧的讓人瞬間被治愈了,"媽媽,不傷心."

齊蔚藍被自家女兒傷到的心頓時在悠念身上治愈了,瞧瞧瞧瞧,瞧瞧那溫柔可愛的小模樣,眼眸清澈的宛如小溪,沒有絲毫雜質,更看不出任何的虛假,看得人好是欣喜.

齊蔚藍拍拍悠念的手,有些下垂的嘴角上升了一些,"媽媽沒事."

羅生若悠然看著悠念那模樣就覺得倒胃口火大,看著那副女孝母慈的畫面就不爽,憑什麼她千算萬算卻總是不及悠念的一句話?明明她才是最優秀的!都是悠念,一切都是因為悠念!怒火燃燒了理智,羅生若悠然隨手操起一旁的筆記本電腦,毫不留情的朝悠念的腦袋砸去.

"啊!"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還隔著幾個座位的單韻熙等人根本來不及阻止,眼見著那電腦就要砸在悠念的頭上--

"嘣!"電腦砸在肉體上發出了一聲巨響,落在地上摔成了兩半,連電池和些許零件都摔了出來,可見力氣有多大.

悠念扭頭,驚訝的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手臂,隨著手臂望上去,便對上一雙略顯讓人心疼的憂郁卻美麗如同銀河宇宙般的眼眸.

單姜琣泵^手臂,他身下還隔著兩個座位,手中沒有任何的武器,唯一能做的事便是伸出手臂擋住這一擊,只不過……單姜甯傱Y微微蹙了蹙,是他低估了這個女人的力氣嗎?不是說羅生若悠然先天性體弱根本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別說習武,就是連跑步都可能會猝死,可是……

美麗的眼睫微微下斂,擋住美麗的眸中閃過的流光.

骨頭錯位了呢.

羅生若悠然瞪大了雙眼看著單姜,腦袋搖晃著,她,她沒想要打他的,她只是想……

"悠然!"齊蔚藍心有余悸的把悠念帶到身後,憤怒而失望的看著羅生若悠然,"你太讓我失望了!涼翰,去通知瑞比樂亞分家,我要把悠然送過去!"

"不!"羅生若悠然瞪大了雙眼,使勁的搖頭,"我不去分家!媽媽,你不能這樣做!我是你女兒!"

"正因為你是我女兒,我才要送你過去好好把規矩重新學個透!"羅生若家族族規第一條,家人比一切都重要!這次羅生若悠然竟然因為嫉妒之心誣陷悠念,誣陷不成竟然還出手傷人,若不是單姜,她真不敢相信這麼大的筆記本砸到悠念小小的腦袋上會出什麼問題!

會出什麼問題?其實根本什麼問題都不會出,悠念就算被切成了塊都死不了,她就是這麼逆天.

羅生若悠然沒有一點兒武力基礎,那東西才剛拿起來悠念就知道了,悠念本來想讓羅生若悠然砸一下,然後把她踢出羅生若本家,齊蔚藍作為羅生若悠然的親生母親會好受點,畢竟悠念說到底是藍影,羅生若悠然才是她真正的女兒,哪里知道單姜皕|突然冒出來.

羅生若悠然企圖傷害家人的罪名落定,這是比任何一件事都嚴重的錯事,所以下午就要被送往位于瑞比樂亞的羅生若分家,她羅生若悠然那不算特別輝煌的成績也因為這件事被抹得一團黑,算計了那麼久,功虧一簣了.

因為羅生若悠然所說的話讓本就很忙的十三爵浪費了不少時間,好吧,實際上是因為她的話嚇到了他們,他們心有不滿,所以小小的懲罰了羅生若悠然,把她拘留在法院的臨時監獄里,羅生若家下午再來把人領走送分家去.

小小的鐵籠一般的監獄里,羅生若悠然縮在角落,滿眼的憤恨,雙手緊攥,羅生若悠念!我不會放過你的,絕對不會!別以為我到了分家就沒辦法收拾你!

"在想怎麼收拾我?"柔婉的嗓音突然傳來,把羅生若悠然給嚇了一跳.

悠念蹲在牢房門口,雙手抱著雙腿,眨巴著眼睛,就像蹲在地上看螞蟻的小孩子,顯得既溫柔魅惑又可愛清純,只是這副模樣在羅生若悠然看來,就像在嘲笑她,看得她咬牙切齒憤恨不已.

"有本事你殺了我,否則,我絕對不會就這樣算了的!"羅生若悠然咬牙切齒.

"呀啦呀啦,你怎麼這樣說,明明就是你自找麻煩,自找這個下場,怎麼一副都是我害了你的樣子?"悠念驚訝的看著她.

"這里沒別人,你不用裝這幅模樣惡心我!"

"嘛……"悠念意味不明的發出軟軟地尾音,嘴角的笑容深了些,一瞬間連氣場都變得有些詭異了起來.悠念就著蹲著的姿勢貼近了牢房,柔婉的嗓音多了兩分低沉,"吶……你是怎麼知道,我殺了羅生若悠念,然後桃僵李代的?"

羅生若悠然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悠念說話的意思,瞳孔一縮,身子被嚇得往後坐去,瞪大了雙眼見鬼般的看著悠念,"你……你什麼意思?你真的不是悠念?!你殺了悠念?!"

"是殺了."悠念點點頭,只是此殺非彼殺,那個孩子不喜歡羅生若家族,不樂意當羅生若悠念,所以她改變和重組了她的dna結構,而由dna鏈子改變而引起了一系列的從內而外的變化,比如外貌.

從她同意悠念對她的改造之後,羅生若悠念便已經死了,如今就算原主來了,說她是羅生若悠念,也沒有人會相信,因為她連最基本的dna證據都無法提供,也正是因為如此,悠念才沒有殺了她,也許有一天她對羅生若家族的興趣淡了,而羅生若悠念想要回來,她會幫他們把錯了位的家庭扭回來的.

誰讓羅生若一家讓她欣賞讓她喜歡了.

羅生若悠然瞪大了眼睛,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身子不住的往後挪去,"你你你……你想殺我嗎?"她就算不聰明但也不是個笨蛋,今天悠念會跟她說這些,她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嗯~現在才知道怕了啊?"悠念饒有興趣的看著嚇得全身顫抖的羅生若悠然.

"你……不對,你嚇我的對不對?方才明明驗證了你是羅生若家族的人,你耍我?"羅生若悠然猛然想起這麼一件事,被耍弄的羞辱感讓她滿眼怒氣.

悠念挑了挑眉梢,"我不想跟你多說廢話了,跟你說話一點兒勁都沒有."

"你……"

"但是你企圖妨礙我的游戲這件事,我要是不跟你計較,我會很不高興的."她很小氣的.悠念勾起唇,伸出右手,美麗的手指輕動,"吶,你不是先天性體虛嗎?我成全你的心願好了."

"你什麼意思?你……咳咳咳……"羅生若悠然忽然覺得全身虛弱起來,肺部一陣疼痛,咳嗽帶著一種撕心裂肺一般的痛,"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你為什麼要裝體虛我懶得管,不過要是再妨礙我一次,我不會再因為爸爸媽媽再給你第二次機會了,了解?"話尾有個問號,但是悠念一如既往的獨裁無恥,根本不理會羅生若悠然的反應,站起身子轉身就走.

中心法庭很大,人卻仿佛不多,顯得很安靜.

悠念慢悠悠的仿若閑庭漫步一般的走在走廊上,好一會兒才停下腳步,抬頭看了看門牌號邊上的'醫務室’三個字.

"咚咚咚."悠念屈起手指輕輕敲了敲.

"進來."里面傳來天籟般悅耳的嗓音.

悠念推開門,看著那雙美麗的眼眸微微的怔了怔,嘴角的笑意淺淡溫柔.

"有事嗎?"單姜琠瓣F怔,把放在桌上的手臂放下.

"嗯."悠念點點頭,邁著優雅的步伐走過去,拉過一把椅子就這麼不客氣的坐在單姜畯惚e,兩人距離不遠,彼此可以嗅到對方身上的味道,淺淡柔和的馨香和略顯冰涼清爽的薄荷香,不管哪一種都特別好聞.

悠念伸手在單姜睆繫b的目光下輕手拉過他骨頭錯位的手臂,美麗的手覆在他的手臂上,伴隨著電流的溫暖,讓他無所適從,卻又舍不得放開.

"好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悠念放開手,單姜琱~發現錯位的手臂已經回了位,連一點兒疼痛都沒有,美麗的眼眸微微睜大,有些不可思議,但是想想又仿佛有些理所當然,這女人連魚都能成為她的交通工具,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謝謝."單姜痚吨F動手臂,完全無礙了.

"不用客氣,我才要謝謝你呢.對了,韻熙說我們是明天上午9點的飛機."

"我知道,不過曲眷熾的事,你打算怎麼辦?"單姜琱ㄛ菻H悠念會就這麼讓曲眷熾戴著通緝犯的罪名,藏在那無人觸及的角落里的.

"嘛……"悠念聳聳肩,握著門把的手微微轉動,"單彬宇大叔不幫忙,我只能自己去找管事的了."悠念說的很輕松,但是卻讓單姜甯傱Y一皺,悠念口中那管事的,可是瑞比斯公國的總爵炙焰雨炫麗!

"等等."單姜矬d住要出門的悠念,如同銀河宇宙般的眼眸看著悠念,越發的美麗幽深,"我可以幫你處理這件事."

悠念微微驚訝了下,看著單姜,眉梢挑了挑,"你幫我?你要怎麼幫我?"單姜睇”鴝酗W面還有一個掌握實權的單彬宇壓著,他能干什麼?

"我自有辦法,明天之前一定會讓曲眷熾從通緝犯的名單中消失,並且名正言順的出現在眾人面前."這個男人一如既往的淡漠,淡漠到形成一種自信,猶如掌控著一切的帝王,所有讓人頭疼的事他卻只需要動動手指便可輕易解決,只是他看著悠念的目光是如此的幽深,深到仿佛帶出了讓人心碎的憂郁和點點的傷痕.

悠念看著這樣的單姜琣n一會兒,沒看出到底他在想什麼,只是點點頭,不客氣的道:"這樣啊,那就拜托你了."悠念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張卡,"我從今天開始要接生意了,這是羅生若悠念的八點八折打折卡,找我殺人,再加上友情價,可以給你打八點七折."

"……"單姜琩I默的接過所謂的打折卡,覺得異常的燙手.

不要這麼血腥殘忍啊喂!把殺人什麼的隨意說出來真的好嗎魂淡!

當日晚上,悠念果然收到了曲眷熾被無罪釋放取消通緝的消息,然而與此同時的是,炙焰雨家族和單家聯姻的消息,十三爵的事不是八卦新聞,網絡上自然沒有,但是瑞比斯公國管理階層卻對此事紛紛猜測不已.

悠念合上電腦,指尖黑金色的撲克牌快樂的立體旋轉著,悠念按動了紙牌上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觸屏鍵,很快聯通了遠在科克拉大洋的曲眷熾,告訴他她會讓人過去接他,直接送他到瑞比樂亞,這才在大毛乖巧的服務下去浴室洗了個澡,美美的睡起了覺.

翌日.

天氣很好,陽光燦爛的灑落采光良好的建築物上,透出一層層華美柔和的光暈,沖散了長年累積下來的陰暗和壓抑.

齊蔚藍檢查了兩遍悠念的行李,然後再一次皺了皺眉頭,只因為悠念那包里放的不是什麼吃穿的,而是一包的撲克牌,一盒盒的還沒有開封,雖然知道悠念的武器是撲克牌,但是她帶這東西進去音樂聖地是很容易出事的.

"悠念,還是不要帶這些了."齊蔚藍想了想,又覺得如同悠念不帶武器,又不放心,"要不然就帶兩盒就好."瑞比樂亞音樂聖地是絕對不容許染上一丁點血腥的,誰也不能帶武器進去,更別說打架斗毆殺人犯罪了,即使是不小心劃破了手指滴一滴血在聖地的土地上,都是要出大事的!

悠念看著齊蔚藍那緊張兮兮的模樣,不由得無奈失笑,"沒事,都不帶了."把一袋撲克牌都塞進一旁圖特的懷里,說真的背這麼多東西出門,這麼看起來累贅臃腫的事才不會是悠念做的呢.

目光看向一旁不屑撇嘴的瑭剡,眼底滑過一抹笑意,這個弟弟真的是太可愛了,竟然因為她在四校聯賽上面虐奧里克夫斯的場景,所以一大早便很殷勤的送了這麼一堆撲克牌過來,還特別深情款款的看著她,請求她繼續虐人,因為聖杯賽一樣會通過現場直播面向全世界,他要遠程學習悠念虐人的狂酷帥霸拽.

"好了好了."涼翰終于打著哈欠無奈出聲,"要趕不上飛機了,媽媽,悠念的實力你不用擔心她會吃虧."別忘了她可是在四校聯賽上用拳頭把持有武器的端木寂雅給揍成了豬頭.

齊蔚藍還想說什麼,最後只是凝成一句慎重千萬小心千萬謹慎.

囂張的'l’字母車牌轎車從阿布爾山出發朝機場駛去.

將近三十分鍾的路程,悠念下車便看到機場內單韻熙他們已經都到了,看那架勢似乎在等她.

"怎麼了?"悠念眨眨眼,看著臉色很難看的單韻熙.

周身散發著凜冽的誰也別靠近我否則抽死你的氣場,單韻熙手中的鞭子被她捏的咔呲響,冷著臉靠在一邊,周圍一片真空.

悠念話一出來,端木惑便快速的把悠念摟到一邊,魅惑的面容上帶著一絲意味不明的壞壞的笑容,"悠念,你要小心,今天女王陛下大姨媽來了,脾氣爆的很."

端木惑話才說完,一道鞭影帶著凌厲的破空聲已經閃了過來,被單韻熙當成出氣筒的端木惑理所當然的又一次上跳下躥了起來,一直到所有人都上了機,飛機要起飛了兩人才上來.

端木惑依舊金發如絲,紫眸魅惑,叼著根棒棒糖風度翩翩荷爾蒙直飚,一屁股坐在了悠念的右邊,左邊已經被莫絲克莉斯霸占了.

"起來."單韻熙連語氣都仿佛冒著凜冽的寒氣,鄙睨的看著端木惑,一副不讓位就抽下去的樣子.

"喂喂,老大,你不能因為討厭炙焰雨茉莉就來遷怒我啊~."端木惑抱著頭叼著棒棒糖,笑得無比風騷,看得單韻熙就跟在嘲笑她一般的礙眼.

聽到了讓人厭惡的名字,單韻熙面色越發的冷厲起來,"讓不讓?"手中的鞭子一緊,誰都不會懷疑這個女王屬性的傲嬌貨會在機艙里出手跟端木惑打起來.

"okok,我讓,我讓可以吧."端木惑秉著好男不與女斗的原則舉雙手投降,好吧,其實是擔心在這麼狹窄的地方單韻熙一鞭子抽過來會把悠念給傷到了.

"哼."單韻熙不屑冷哼,一屁股做到座位上,卻只是瞪著眼睛看著悠念,一句話也不說.

好一會兒,悠念才終于受不住單韻熙那略帶怨念的眼神,無奈淺笑的看向單韻熙,"怎麼了你倒是說啊."

"哼!"單韻熙很傲嬌的哼了聲,撇開了頭,抓過前座的一本雜志翻開蓋住臉睡起了覺.

"……"其實她就是見不得悠念不鳥她所以才這樣吧?

飛機漸漸起飛,一個可愛的耳機帶到了悠念的頭上,悠念側頭,看到莫絲克莉斯笑得有些靦腆臉紅的樣子,剪成了偏中性的莫絲克莉斯美麗中帶著帥氣,走在大街上都會讓一些小姑娘眼冒紅心,此時因為臉紅而沖散了些冰雪的味道,倒像個惹人憐愛害羞的姑娘.

"我們會在明天凌晨在安碧斯海島轉一次機,睡一覺吧."細心的放出音量大小合適的柔和催眠樂,莫絲克莉斯小心的觀察著悠念的神情,因為她發現悠念對于聲音和味道的反應很敏感,每次她們一起吃飯她都注意到悠念淺嘗即止的東西都是甜咸適中的,吃多些的反倒是他們覺得淡而無味的東西,聲音要是離她耳朵太近,她也會皺眉頭不高興.

"謝謝."悠念點點頭,耳朵里傳來的適中的柔美音樂讓她很喜歡,朝莫絲克莉斯微微一笑,頓時讓莫絲克莉斯連耳朵都紅了.

在這麼安靜的空間里,沒有單韻熙湊過來的情況下,這仿佛兩人獨處的氣氛讓她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整個人都緊張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又歡喜期待了起來.

頭等艙內的幾人在安靜失重的思緒飄空感中都漸漸的陷入了睡眠,悠念沒有問單姜甯陘偵簳S有來,看單韻熙這樣再聯想到昨天聽到的消息,悠念便可以猜出一二了.

時間滴滴答答的流過,太陽西下,夜幕降臨.

飛機漸漸下落,所有人也被這飛機輕微的下落傾斜吵醒的所有人,摘眼罩的摘眼罩,摘耳機的摘耳機.

"嗯~終于到了,睡得我腰酸背痛."端木惑伸著懶腰,一手捂嘴打哈欠,一手撓著自己金燦燦的腦袋,紫眸蒙著一層水霧,一只眼睜著一只眼閉著,魅惑中透著可愛.

"喝點水."莫絲克莉斯擰開一瓶蒸餾水遞給悠念,只是悠念還沒反應,一只手橫過來把水給拿走了.

單韻熙咕嚕咕嚕的喝著水,哼哼的瞪了眼看著她的莫絲克莉斯,喝了大半瓶才遞給悠念,"嗯?"

悠念挑了挑眉,雖然她知道很多同性朋友之間共喝一瓶水並沒有什麼,但是除了接吻和璃兒,悠念的潔癖讓她無法接受不屬于自己的津液到自己的口中.

"不用,謝謝."悠念淺淡微笑的拒絕,事實上她確實也不是很渴.

悠念不喝,單韻熙又不客氣的把水塞回莫絲克莉斯,莫絲克莉斯帶著瑞比斯公國這幾天除了單韻熙到軍部訓練那天外幾乎天天和她一起,早就習慣這女王屬性的傲嬌貨的性子了,即使她搶了悠念的水讓她不滿,卻也是無奈的把瓶蓋蓋回去,誰讓她是她除了悠念之外唯一一個對她真實的朋友呢.

"說起來,安碧斯海島是爵士帝國總部所在耶."陸續下了機,凌晨時間的班級本來就很少,所以機場很安靜,就那麼零零散散的幾個人而已.

聽到端木惑的話,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把目光瞟向悠念,一想到爵士帝國,所有人自然就想到了爵士帝國的繼承人瑰夜爵,而和瑰夜爵關系匪淺的悠念自然同樣被波及關注.

"聽說瑰夜爵回到安碧斯島了,吶吶,要不要和他見一面?"單韻熙挑著眉頭意味不明的道,嘴角帶著淺淺的挪揄和看好戲的笑容,這貨對悠念這一腳踏兩船的事還是很不爽,她最不爽這種對感情不專一把愛情當游戲的人了,所以端木惑才經常被她抽,現在竟然悠念也這樣,就算到最後悠念沒有雞飛蛋打一個好男人都沒有,但是她心里始終都窩著一團火,

悠念微笑的看向面露不爽的單韻熙,"沒必要,他不是也會到瑞比樂亞去嗎?見面是遲早的事."

"上機了."時間挺緊的,根本沒有時間讓他們在陸地上休息.

瑞比樂亞是個音樂帝國,而瑞比樂亞音樂有一塊土地,傳說當年天地初開時女神遺漏了一顆天石落在位于國都偏北的鳳湖中心,于是湖中升起一塊極其美麗的土地,被碧綠的湖水包圍其中,而自從那塊土地出現之後,湖中的魚水肥美,鮮花盛開四季不謝,每隔30年這塊土地在夜晚都會吟唱天籟歌聲,而在當天晚上沐浴著歌聲出生的孩子便是被音樂聖地選中的孩子,便是音樂聖地的聖子或聖女.

而讓人驚奇的是,每一代的聖子聖女在音樂上都有著讓人無法皮及的造詣,只是聽說每一個聖子聖女在被土地選中的那一瞬間開始便被這塊土地賦予了一個使命,傾盡全力乃至生命的守護演繹出讓他們心生震撼的完美音樂的人,就仿佛一個烙印契約,當音樂聖子聖女認定了一個人,那麼他們就是死也會守護他(她).

飛機降落在瑞比樂亞首都機場,人很多,有些是來參加比賽的,有些則是從世界各地來觀看這三年一屆的瑞比樂亞音樂聖杯戰的.

"還真是一如既往的擁擠呢,真熱."一下飛機,一股熱氣便拂面而來,人太多了.端木惑脫掉了外套,金發紫眸,魅惑迷人,讓四周的男女老少都不由得把目光黏在他身上.

"顧譯軒到了沒?"單韻熙左看看右看看,顧譯軒是音樂聖地的聖子,前幾天就先行一步回瑞比樂亞了,不用說,那個認定了悠念的聖子,怎麼可能會讓自己命中注定守護的人,從這麼擁擠的機場擠到更擁擠的音樂聖地審核場,而他們,自然是跟著悠念走後門享福咯.

單韻熙話才方說完,前方便傳來一陣騷動,只見重重分開的人群,顧譯軒一身白色貼體的西裝,宛如大明星一般被幾個黑衣保鏢護送著走了過來,四周的人認出顧譯軒的都尖叫不已.

在別國也許顧譯軒算不上什麼,充其量就是個頗有名氣的音樂家,但是在瑞比樂亞,在重視音樂的一些帝國,顧譯軒就是他們的神,給他們帶來幸福聲音的聖子,往往他的一句話便能改變各國人民的看法,國王或者領導階層的行動方針,這也是為什麼瑞比斯十三爵會對顧譯軒顧忌的原因.

如果顧譯軒在公開場面說上一句悠念就是第六塊大陸引路者,沒人會懷疑他話里的真假.

在眾目睽睽之下,顧譯軒溫柔含笑,站在悠念面前,執起她的手,虔誠得仿佛在膜拜一般的親吻她的手背,"歡迎來到瑞比樂亞."

"嗯哼!"單韻熙咳了一聲,拍掉顧譯軒拉著悠念的手.

端木惑身子一晃,哥倆好的摟住顧譯軒,"老大,你眼里只有悠念,把我們都當空氣了麼?"

顧譯軒只是含笑不語,看著四周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這邊,看向悠念,"我們走吧."

悠念點點頭,把手放進顧譯軒彎腰伸出的手中,讓人不禁紛紛猜測,這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讓瑞比樂亞連國王都禮讓三分的聖子親自迎接.

人群漸漸散去,機場角落陰影處,一群人在那里避陽休息,其中一個戴著遮陽帽長相豔麗臉色卻不是很好的少女看著那一幕,不屑的撇撇嘴,一臉刁蠻任性,"什麼人啊,這面子比天大的聖子竟然拒絕來接我們,反而跑去接那一群不知道什麼東西的人."

倚在牆上的一個長相妖嬈的男子卻是眯著眼看著悠念消失的方向,"真是個美人吶."

"嘖,美又怎麼樣?這世界上不是長得美就可以和我們世界貴族珂亞相提並論的!"這個少女對顧譯軒拒絕接她,而跑去接悠念的事情很是不滿.

後面一個染著一頭紫發,發型猶如沖天炮的男子嚼著口香糖,一臉的仿佛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不羈狂傲,雙手插在褲兜里,此時嘴角冷冷的扯了扯,"這麼不高興,還不如快點走,國王不是邀請我們宮宴嗎?既然是音樂聖子親自迎接,說不定今晚能在皇宮里見到.是吧,瞬."

被推了推的男人是這幾個俊男靚女中的異類,一頭黑色的蘑菇頭,戴著土氣的眼鏡,低著頭,周身散發著淡淡的陰沉冷寂的氣息,他推了推大眼鏡,有些遲疑的點點頭.

女子厭惡不屑的看了蘑菇頭男子一眼,不耐煩的回頭,"走走走,熱死了煩死了!"

------題外話------

票票票票……蘋果會為了票票而無恥的賣萌打滾嗎?好吧,事實證明,蘋果夠無恥哇哈哈……

上篇:V10女干情不斷的救人    下篇:V22嫖你多少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