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13摸回來   
  
V13摸回來

g,更新快,無彈窗,!

"您是羅生若悠念小姐嗎?"悠念正在而水中的魚兒游玩,一個侍女走了上來,輕聲問道.

悠念看向來人,輕輕點頭,"嗯."

"主人有事相商,請您過去一趟."侍女輕聲道,刻意掩飾了她口中的主人是誰.

悠念挑了挑眉梢,看了眼繞著她手指轉的魚,饒有興趣的勾起嘴角,"好."顧譯軒才走,便有人來請她,這是調虎離山吶?

悠念就這麼沒心沒肺的因為有趣和好奇跟人家走了,全然不理會前面會是陷阱還是餡餅,不過……

也不需要理會不是嗎?

明月高掛夜幕,一片積云飄蕩而過,擋住月兒嬌羞的圓面.

悠念跟著侍女在這稍稍偏遠主殿的宮殿中走動,拐過無數個彎,似乎想將悠念繞暈,然而他們哪里知道,悠念根本就沒在意過這個,迷路什麼的,被禁錮什麼的,對她來說完全是浮云,她是怎麼說的?

擋路的牆砍掉,礙眼的人除掉,禁錮她的,如果是房子,那麼就把房子毀掉不就行了?別忘記她把海底十八層搶走的事,這個女人向來無所顧忌的任性和亂來.

直到到達一扇大大的華麗淺灰色的大門前,侍女才停下腳步,推開了門,對著悠念做了個請進的手勢.

悠念走進屋子,侍女便從外面把門關了起來,悠念卻連看都沒看一眼的自顧自的打量著這里.

燈光很明亮,這不是個很大的屋子,而是類似于接待廳的地方,兩邊都是紅色的沙發,中間有一個圓形的桌子.

白皙纖細如青蔥般的指尖滑過鮮紅色的沙發,悠念期待他們會給她什麼驚喜.

"啪!"燈光驟然消失,突然陷入黑暗讓尚未調好焦距的眼睛出現短暫性的失明,而就在這短暫是失明時間內,一道陌生的體溫和強烈的男性氣味驟然襲入口鼻.

悠念伸手擋住襲上自己胸部的手,卻不料邊上竟然還有一雙手,極其快速而強硬的攬住了她的雙腿,並且快速的用什麼綁住了,與此同時另一個人也快速的捆綁住了悠念的手,悠念被成功的捆綁住手腳,黑暗中,並沒有人看到那被禁錮的女人非但沒有半點驚慌,反而眉梢挑了挑,眼底一片危險的興味.

雖然被陌生人碰觸的感覺真讓人厭惡,但是她不介意秋後算賬,先看看他們到底想要干嘛.

"啪!"燈光再一次亮了起來,刺眼的光芒讓悠念眯起了眼.

"哇哦~真的是個大美人呢."微微沙啞,如同砂糖半融化那般的黏膩感讓悠念微微的蹙了蹙眉,她最討厭這麼甜的東西了.

悠念看向說話的人,只見那男子穿著瑞比樂亞皇室特有的白金色軍裝,半長柔軟的褐色卷發垂在肩部,長得極其的美麗,不同于單姜琠M涼翰毫不女氣的美,這個男人是男女莫辯的那種美,若非身高和體型,說他是女人完全不會有人懷疑,長得實在太過妖豔了.

"皇太子殿下也這麼覺得麼?"另一道聲音有點耳熟,狹長邪氣的銀灰色眼眸,邪氣妖冶的壞笑,寶藍色的西裝,不正是珂亞嵐修麼?

現在的形勢是悠念被綁住了手腳坐在沙發上,兩邊站著瑞比樂亞王國皇太子宮飛鳥和世界貴族珂亞嵐修.

"是呢."宮飛鳥微微俯下身,伸手勾住悠念的尖細的下巴,略顯蒼白的手輕輕的摩擦著她的臉頰,絲滑的觸感讓他愛不釋手,妖嬈的茶色眼眸看著悠念淡然得意味不明的桃花眼,美麗得讓宮飛鳥都微微怔了怔,他自己有多美他很清楚,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讓他覺得美麗過,即使是他的姐姐宮百合,但是如今他卻為這一雙桃花眼而驚豔!

想要,這麼美麗的東西,他想要.

"你叫羅生若悠念?"微微沙啞甜膩的嗓音從這個妖豔至極的男子口中傳出,淺淡的橘子味並不會讓人覺得反感,但是他的聲音實在不是悠念喜歡的,即使這種好聽到空氣中仿佛帶著甜味的聲音在別的女人聽來是相當有感覺的.

"皇太子殿下不覺得把人都抓來了,才問這個問題實在蠢得可笑嗎?"悠念眨眨眼,絲毫不客氣的道.澄澈的眸子,淡到有種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理所當然,都該服從認可的無恥感,偏偏就是這樣的無恥這樣的理所當然,讓人想要征服,忍不住逆流而上的愛上.

宮飛鳥微微怔住,美麗妖豔的眸子微微彎起,那雙眸中可能住了妖精,要不然怎麼會這樣的妖冶魅惑?

站直了身子,手指戀戀不舍的到最後才離開悠念的面頰,宮飛鳥把目光轉向珂亞嵐修,強烈的不可侵犯的皇室尊貴之氣讓人有種矮人一等的感覺,還未相爭,便已忍不住退讓三分.

"這個女人,我要了."讓空氣中都帶著甜味的嗓音帶著微不可查的強硬.

珂亞嵐修眼眸微微的眯了眯,"皇太子殿下想違背之前的約定?"

"我有嗎?"尾音歡快的往上一挑,宮飛鳥笑得媚亂天下,"我們之前的約定只是一起捕獲這只頑皮的小鳥,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但是怎麼處置,似乎不是你一個人決定的吧?"珂亞嵐修看著宮飛鳥並沒有絲毫退縮,珂亞家族是世界貴族,從等級上來說就不比皇室低,更何況他的能力也不比宮飛鳥差,既然兩人所有的資本對等,那麼珂亞嵐修為什麼要把自己看上的獵物送給宮飛鳥?

"你要跟我搶嗎?"宮飛鳥臉上的笑容微微淡了些.

"你認為我該讓給你?"雖然提出合作的人是他,但是他可沒有想到宮飛鳥這個似乎有同性戀嫌疑的男人竟然會對悠念有興趣,要是早知道會這樣,他干脆自己出手就好了,雖然那樣捕獲悠念的機會可能會減少一半.

妖嬈的茶色眼眸和魅惑的銀灰色眼眸對上,暗藏著讓人背脊發涼的危險.

似乎被遺忘掉的悠念眨眨眼,可愛的歪了歪腦袋,她想說,什麼時候她成了被爭奪的物品了?不過在這之前,她有個問題都問清楚.

"不好意思打斷一下."悠念很有禮貌的淡然柔婉的嗓音讓兩個男人稍微驚訝了下,"我想問一個問題."

沒有人說話,兩個男人很默契的挑高了眉梢看著她.

"剛才在黑暗中,誰襲了我的胸?"悠念淺笑嫣然,卻意外的讓人覺得危險萬分.

"!"宮飛鳥.

"……"珂亞嵐修.

"嗯?"悠念鼻音微揚.

不得不說,其實這個女人真的很會很會破壞氣氛!

"咳……那個只是意外."宮飛鳥妖豔的面容滑過一抹窘迫,第一次在黑暗中抓人,宮飛鳥難免有些摸不准方位,方才碰到的一片綿軟,他自己都嚇得趕緊縮回去了,哪里還能是故意的.

"也就是說,是你咯?"悠念眨眨眼看著面上妖豔卻紅了耳根的男人,心中微微驚訝,長成這樣妖豔一副風騷受的男人竟然意外的純情耶!

宮飛鳥耳根越發的紅了起來,然而那妖豔至極的面容上,豔紅的薄唇微微勾起,妖豔得仿佛身後開滿了妖豔美麗的紅玫瑰,他湊近悠念,微顯蒼白的大手再一次撫上她的臉頰,沙啞甜膩的嗓音萬分勾人的響起,"是我哦,你想摸回來嗎?"

這是個喜歡裝逼的風騷貨,挑逗別人竟然還紅耳朵.

悠念點點頭,得出了這麼個准確無誤的答案.

"皇太子殿下."看著宮飛鳥一次次的撫摸悠念的臉頰,用語言挑逗他的獵物,珂亞嵐修沉下臉.

"我要讓她成為我的王妃."宮飛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冒出這麼一句,妖豔美麗的茶色眼眸看著悠念,一片令人心跳加速的幽暗.

別說珂亞嵐修嚇到了,連悠念都微微睜大了雙眸,珂亞嵐修驚訝的是宮飛鳥才第一次見悠念就下這種決定,悠念驚訝的是這個男人膽子真大,未經她允許竟敢私自決定這種事,她悠念的老公是想當就能當的嗎?

"呵……也許我該提醒一下皇太子殿下你的未來王妃叫蘭諾語?"珂亞嵐修話里的嘲笑意味很明顯,銀灰色的眸中暗藏著太多的秘密,讓宮飛鳥連眉頭都帶著極致妖豔的皺了皺,耳朵上的紅因為情緒的變化而退了些.

見宮飛鳥臉色微變,珂亞嵐修勾著邪魅的笑繼續道:"皇太子殿下該不會以為羅生若家族和蘭諾家族同屬世界貴族,所以把蘭諾語換成羅生若悠念是可以的吧?"羅生若家族的特殊性,這個世界上連平民老百姓都知道,更何況他們這些知道更深一層內幕的人呢?

宮飛鳥放開悠念,周身在妖豔中多出了一種陰鷙陰暗的情緒,仿佛整個人黑化了一般,然而即使這樣,這個男人依舊美麗,反而多出了一種令悠念略有欣賞的陰暗美.

這樣才有幾分野生獸類的野性氣息啊!要知道,即使是狐狸那種可愛狡猾的騷貨,在獵殺對手的時候也有著讓人心驚膽戰的狠辣.

"你在威脅我?"宮飛鳥微微眯起眼眸看著珂亞嵐修.

"嘛~只是在提醒你而已."珂亞嵐修笑眯眯的伸手摟住悠念,"這樣的美人,只能玩一玩,不能長期占有的."這個世界不允許任何人占有這個女人,而且他們也沒有那個能力占有吶.珂亞嵐修是和悠念一樣的享樂主義者,對于不能得到的東西,那麼即使是短暫的擁有,他也不會手軟猶豫的.

"玩?"悠念還沒有反應,宮飛鳥已經臉色陰沉的出聲,微微沙啞甜膩的聲音此時因為壓低了聲音,顯得富有磁性,更帶有一絲仿佛要撲上去將對手撕碎的野獸低吟感.

"是啊,我想悠念小姐應該也不介意多我一個不是嗎?"珂亞嵐修曖昧的看著悠念,所傳達著的意思很明顯在指她和曲眷熾瑰夜爵的關系.

"雖然我喜歡有個性的美人沒錯,但是……"悠念柔婉的嗓音打斷了兩個男人之間的對峙,"我已經玩膩你這種花花公子了,真是抱歉吶."

"還有,"悠念在兩個男人驚愕的眼神下輕松的斷開綁住手腕的軟鋼繩,"我本來以為應該會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發生的,結果只是兩個男人在爭風吃醋,很無聊."悠念站起身,妖嬈美麗的身軀,白皙晶瑩的肌膚在燈光下越顯美麗剔透.

美麗的桃花眼看向被驚得有些不在狀態的宮飛鳥,悠念伸出手拉住宮飛鳥的衣領,輕輕一拉,便把宮飛鳥給拉彎了腰,白皙的手撫上他白皙的臉頰,悠念微微眯起了眼,"你確定要我摸回來?嗯~?"

拉長挑高的鼻音是要人命的,悠念特意散出的魅惑根本不是男人可以招架的,宮飛鳥怔怔的看著悠念,全身僵直,明明知道危險,卻根本沒辦法求助,他的靈魂想要墮落,他的心想要淪陷,他那小小的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的意識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了.

宮飛鳥不出聲,悠念完全把他當成默認,她厚顏無恥的把一旁的珂亞嵐修給忽略了,美麗的手指蹭蹭他白嫩嫩的臉頰,漸漸下滑至他的脖頸,手指貼著他的頸部大動脈,悠念可以清楚的從脈搏上感受到這個男人心髒跳得有多快,這是要跳出嗓子眼了嗎?

悠念挑了挑眉梢,嘴角蕩起一抹令人神魂顛倒的微笑,宮飛鳥覺得自己心髒仿佛窒息了一秒鍾,然後跳得幾乎要脫離地球一般的快,他有點害怕,又有點期待,有點臉紅,但又很無恥的希望悠念對他做點什麼.

摸回來……

摸回來……

啊啊啊啊,他怎麼可以有這麼淫蕩的思想?!

仿佛猜到了男人的想法,悠念笑得有些壞壞,就像見到了單純可愛的小白兔,悠念就喜歡把這麼單純的小東西欺負到眼睛紅紅的樣子,瞧瞧這妖豔到男女莫辯的皇太子,剛剛挑逗悠念的膽子上哪兒去了?這就是個明明沒有實戰經驗還要裝逼裝牛掰的風騷二貨!

一顆,兩顆,三顆……

扣子被一顆顆解開,仿佛是故意的,悠念動作放的很慢很慢,慢到了一種時間都跟著她的動作而變得緩慢綿長了起來.

宮飛鳥屏住呼吸,看著悠念的完美到讓人想要收藏起來的手,心中不受控制的暗暗期待了起來,解開,一不做二不休的都解開吧快快快快快……

最後一顆扣子解開,露出了宮飛鳥白皙精壯的上身,不帶絲毫痕跡的肌膚如同上等的美玉,配上這張妖豔的面容,簡直如同美味佳肴一般的誘人.

然而悠念卻只是看著,並沒有碰,然而那放肆目光卻讓他淫蕩的臉紅又興奮.

"身材不錯,肌肉爆發性很強,就是皮膚有點太白了."這哪里是太白了,簡直就是蒼白了.悠念欣賞藝術品一般的評價著.

悠念看了看時間,"哦,時間過去挺久了,譯軒還在等我呢,我先走了,皇太子殿下."

喂喂!你還沒有摸啊!

宮飛鳥有些悲戚戚的在心里大吼,不帶這樣的啊!他人生之中連青春期都不曾有過精神的小飛鳥竟然就這麼被看精神了,難道你不該負責嗎?好歹也摸一下嘛喂!

宮飛鳥很悲催,但是……乃身為皇太子這麼淫蕩真的可以嗎?!乃是有多麼饑渴啊喂!噗……蘋果吐出一口黑血,這是誰家的內風騷淫蕩兒子,蘋果什麼都不知道.

經過被遺忘許久的臉色極其難看的珂亞嵐修時,悠念腳步微頓,美麗的面容微轉,淺笑嫣然的看著他,"有件事我覺得還是跟你說一下比較好,省得以後惹出不必要的麻煩.那就是--"

"我從來不碰不乾淨的男人."

珂亞嵐修臉色驟變,銀灰色的眼眸瞬間染上漆黑的暗色,看著悠念的離去的背影,比悠念和宮飛鳥忽視他的時候還要令人心顫害怕.

直到好一會兒,珂亞嵐修才驀然回神,他們把悠念抓住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他什麼都沒做,這個女人就走了?這簡直就像她來這里坐一下客然後離開一樣!主動權怎麼就莫名其妙的到了那個女人身上?

眉頭皺了皺,珂亞嵐修看向宮飛鳥,卻見那貨坐在沙發上發呆,衣服依舊敞開,豔麗得仿佛要媚亂天下一般的美貌確實讓人心動,可惜,他珂亞嵐修是個直男,對男人沒興趣.

悠念才出了這座宮殿,迎面而來的就是一臉焦急慌亂的顧譯軒,一頭柔順的烏發凌亂中還夾著幾片樹葉,看到悠念的身影,柔美溫和的眸子一亮,很萌很萌的跟因為沒電而灰暗的兩個燈泡突然充滿了電亮起來一樣,當然,顧譯軒的眼睛很美,一點兒都不像燈泡.

"悠念!你怎麼跑到這邊來了?"顧譯軒小心翼翼的打量著悠念,看了眼身後的宮殿,眉頭蹙了蹙,這是皇太子殿下的宮殿……

悠念微笑的看著顧譯軒擔憂的美麗面容,踮起腳尖伸手摘下他頭上的樹葉,撫摸大毛似的順手摸摸他的腦袋,"我沒事啦,只是過來坐一下客而已."

顧譯軒怔了怔,頭上的觸感太溫柔,讓他一瞬間有種要被溺斃的感覺,悠念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臉上,待他反應過來,臉頰漫起淺淺的紅色,眼眸柔得幾乎能夠滴出水,嘴角的笑容如同百合花開,淡雅飄香.

"我們走吧,再拖下去,韻熙他們要著急了."悠念挽住顧譯軒的臂彎,一如來時一般,對于她來說,這不過是一種沒有曖昧氣息的禮儀而已.

"好."顧譯軒溫柔的笑,美麗的雙眸柔得幾乎滴出水.

此時,顧譯軒的別墅內.

原本裝置完備的廚房烏煙瘴氣,濃濃的黑煙伴隨著嗆鼻的味道,刺激的人眼淚橫流.

"噗哇咳……"

"噼里啪啦……"

三道身影從廚房里跌跌撞撞的跑了出來,在大廳地板上各據一方.

單韻熙睜著全身上下僅剩的唯一乾淨的眼睛,黑著臉抓起桌上一個空杯子朝同樣黑不溜秋的端木惑砸過去,"尼瑪!你不是說你會做嗎?不懂裝懂,你tm想去太平間面壁嗎?!"單韻熙氣爆了,粗口說的絲毫沒有心里障礙.

"咳咳……"端木惑伸手抓住單韻熙砸過來的杯子,紫水晶一般神秘魅惑的紫眸眨了眨,很是無辜,"我說的會做,不是這個,我會的是烤肉."

"那你開什麼煤氣放什麼木柴啊?!"單韻熙氣得想殺人,她的一世英名,她的女王形象,tm就這麼毀在廚房里了!

"不放柴火怎麼烤肉啊?"

"我才要問你放柴火怎麼烤肉呢!"

莫絲克莉斯算是聽出重點了,"你說的烤肉是在森林里架柴火的那種烤?"

"沒錯."端木惑一捋被黑煙吹得黑黑的金毛,很是得意驕傲.

"錯你妹!"單韻熙抽出鞭子,整個人黑化的可怕,讓你說話不說清楚,讓你把木柴放在煤氣爐上面燒,讓你把肉架在上面烤,把油直接滴進了煤氣爐險些炸了顧譯軒的廚房!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于是,等悠念和顧譯軒回來的時候,別墅大廳已經不成大廳了,烏煙瘴氣的,就跟剛剛被洗劫過一般.

"哇哦~."悠念眨眨眼,淡淡出聲.

顧譯軒眉頭皺了皺,看向樓上,"惑?小熙?"

"噼里啪啦……"樓上傳來一陣聲響,端木惑逃命似的從二樓沖了下來,看到悠念的時候整個人怔住,但是腳下卻還在運動,頓時整個人囧囧有神的滾下樓梯,整個人呈五體投地狀趴在地上,端木惑抬頭,癡癡的看著悠念,好美好美,悠念果然是女神下凡嗎?

後面傳來腳步聲,端木惑腦子一震,頓時跳起來抱住悠念的胳膊,小媳婦似的直蹭悠念如玉般的肌膚,"救命啊悠念~."蹭蹭蹭,這真的不是在吃悠念的嫩豆腐,只是在求撫摸求安慰而已~.

"端,木,惑!"單韻熙黑著臉捏著鞭子走了下來,全身冒著黑色的氣體,看到端木惑抱著悠念的脖子蹭著,頓時黑化成地獄惡魔,鞭子抽在地上都擦起了火花.

"哇哇哇!救命哇!"端木惑八爪魚似的扒住悠念,好喜歡悠念身上的味道啊嚶嚶嚶嚶……他真的沒在吃豆腐哦!

"好了."顧譯軒一手扯下抱著悠念的端木惑,一手攔住單韻熙,"到底怎麼回事?"

"她搶我棒棒糖!"

"他犯賤討打!"

兩人異口同聲的指控,單韻熙明眸一眯,手中的鞭子捏的咔呲響.

"莫絲克莉斯呢?"悠念果斷不理會兩人三天兩頭的打架斗毆,摸了摸有點餓的肚子,果斷尋找最貼心可愛的莫絲克莉斯.

悠念話音方落,後面的大門咔嚓一聲開了,莫絲克莉斯提著兩袋打包的食物,冷豔如雪蓮的面容微抬,抬眼看到悠念怔住,好一會兒才兩頰飄起紅暈,美麗的雙眸微閃,不敢看前面那來自發光星球的女人,低頭朝餐廳走去,"悠念,你回來啦.餓了吧,我到區外的酒店打包了食物,快來吃."

瞅瞅,最貼心的就是這娃了!

顧譯軒見莫絲克莉斯帶了食物回來,看向悠念,"我去聖地一趟,有事打我電話."

悠念點點頭,跟著莫絲克莉斯走到唯一完好的餐廳桌子旁,看著香噴噴的飯菜,精致美麗的眉眼彎了起來,"好香,我都餓扁了."

莫絲克莉斯甜甜一笑,特別賢惠的幫悠念打飯拿筷子夾菜,等悠念吃得差不多了,單韻熙才終于抽夠了端木惑,鞭子一收,走過來一點兒都不客氣的搶過悠念手里的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你妹的餓死她了!

"韻熙!"莫絲克莉斯怒了,這家伙怎麼可以搶悠念的食物,沒看到悠念都瘦成這樣了嗎?!

單韻熙一邊塞著菜一邊抽空瞪了莫絲克莉斯一眼,"干嘛?你偏心偏得太明顯了,我都快餓死了你都不理我,方才端木說一句悠念回來肯定餓肚子你就噼里啪啦跑出去買食物,莫絲克莉斯,你太欠抽了!"

莫絲克莉斯臉上一紅,"但是……但是……"

"別但是了,你在哪里但是還不如去多盛碗飯給我,我覺得我餓得可以吃下一頭牛了!"單韻熙一點兒都不客氣的指揮下令,話說他們被送到這里的時候並不餓,只是累,所以跑去睡覺了,睡醒了就餓了,端木惑說會做飯,結果弄了個雞飛蛋打整個廚房都毀了,都把她給氣飽了,現在反應過來,簡直都要餓扁了.

莫絲克莉斯無奈的看了眼悠念,見悠念不介意才重新拿了個碗給悠念裝飯.

"悠念……"

"嗯?"悠念抬頭看向臉色紅紅的莫絲克莉斯.

"不要光吃青菜,多吃點肉."夾塊肉給悠念,莫絲克莉斯眼睛左閃右閃,就是不敢看向悠念.

單韻熙吃飯的手微頓,抬頭看了眼莫絲克莉斯,眉頭一動,桌下的腳一動,踹了吃得心安理得的悠念一腳,吃!就知道吃!該惹的不該惹的你都惹,她想抽死你個麻煩精知不知道?!

悠念抬起頭看向單韻熙,很萌很可愛的歪了歪腦袋,看得單韻熙險些一口飯噴出來,怎麼辦?她突然覺得飯一點兒都不好吃,反倒是眼前這個女人比較可口!

嘔……

好惡,雞皮疙瘩……

不要誘惑我魂淡!

單韻熙想要摔碗掀桌,不過下一秒糾結的表情微僵,凌厲銳氣的目光看著悠念脖子上和手腕上的薄云母首飾,手中的筷子啪的一聲放在桌上,"你身上的項鏈和手鏈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你的表情這麼凶狠?"悠念眨眨眼,很慢很慢的把一塊被莫絲克莉斯剃了刺的魚肉,慢條斯理的嚼著.

單韻熙覺得跟這個女人在一起,她絕對會越來越暴力的!

"曲眷熾和瑰夜爵什麼時候到?"單韻熙忽然問這個.

"明天下午."

"那已經開始比賽了,他們不參加?"

"嗯."曲眷熾是因為暫時不太合適,而瑰夜爵是他自己不知道在忙什麼錯過了聖地報名時間.

單韻熙挑了挑眉梢,點點頭,"我問你,現在你和他們到底什麼關系?"

樓上洗了個香噴噴的澡把自己邪魅俊美的形象找回來的端木惑腳步一頓,紫眸微閃,雙手插在卡其色的休閑褲里,叼著棒棒糖靠在樓梯拐角處准備來個光明正大的偷聽.

莫絲克莉斯拿著筷子的手也頓了頓,抬起眼小心翼翼的看著悠念.

悠念看向單韻熙,不變的淺笑嫣然,"沒什麼關系啊."

"哦~沒什麼關系……"單韻熙點點頭,"沒什麼關系你為了曲眷熾把海底監獄十八層都毀了,這樣要還說沒關系的話,別人會以為你在玩欲擒故縱藕斷絲連從而達到把兩個男人都吊住的目的."

悠念挑了挑眉,點點頭,一臉旁觀人一般的模樣,"嗯,確實."

單韻熙眉頭一皺,眸中滑過一抹厲色,特別義正言辭的道:"悠念,你該知道自己現在不再是由眼線重重保護不被外界知道的羅生若三小姐,你不是端木惑,三天兩頭換一個女朋友別人卻只會說他風流,你是女人,還是一個世界貴族,你的名譽和榮譽的重要性是一樣的,你沒有花心任性的資格."世界貴族任性的女人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雖然那些女性世界貴族似乎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韻熙!"莫絲克莉斯眉頭皺了皺,雖然知道單韻熙說這些是為了悠念好,畢竟世界貴族之間的事情複雜重重,悠念如今已經算是風尖浪口,一不小心就會跌下來粉身碎骨,但是就算心里再明白,聽到單韻熙這麼強硬的態度說悠念還是有些不贊同.

"你懂什麼?"單韻熙瞪了眼莫絲克莉斯,她只知道悠念是世界貴族,卻根本就不知道重點在哪里,第六塊板塊的事全世界知道的皇室並不多,也就那麼幾個國家,偏偏莫絲克莉斯未來要繼承的加本王國就不是其中一個,否則她才不信這貨會這麼淡定呢.

悠念越出名,注意她的人就越多,而注意她的人越多,她是第六塊板塊大陸引路者的事就已經不是十三爵瞞得了的了.

莫絲克莉斯臉色微變,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

單韻熙強勢慣了,又傲嬌,一時間語氣有些強硬她也沒注意,要她道歉,她還不別扭死,而悠念只是微笑的看著兩人,一時之間沒人說話,氣氛漸漸的有些尷尬了起來.

"我吃完了,先上去休息了."悠念站起身,仿若沒有察覺兩人的問題,抽過一張濕紙巾擦擦嘴,悠念很優雅的邁著步伐上了樓.

真是沒心沒肺!

悠念上樓,端木惑極快的躲回了他的房間,開始翻他的衣櫃,最後找出了一條特別性感的半透明睡衣,隨意的披在身上,端木惑站在連身鏡前,看著鏡中的人,紫眸好像不夠神秘,再迷茫一點,再無辜一點,金發再凌亂得有型一點,白皙有勁的胸膛多露一點,搗鼓梳妝了一個小時,端木惑才終于拉開門.

經過端木惑房門的單韻熙正好就對上這麼一幕,嘴角一抽,單韻熙看著端木惑妖嬈的背影,一臉嫌棄,瞧那樣,這貨是發騷了吧?

事實上,端木惑聽到了悠念那句沒什麼關系,頓時整個人雞凍了!但是悠念那句'我已經玩膩了你這種類型的了'始終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森森的把他打擊到了,他森森的桑心了,但是此時戰況緊急,難得此時情形對他有力,他要先下手為強!

"咚咚咚."端木惑敲了敲門,然後快速伸出一只手撐在頭頂牆上,擺出一個勾引而魅惑的姿勢,嘴角勾起一抹勾引意味十足的微笑.

不一會兒,門開了,同行的還有一個綠色的小東西,啪的一聲,砸在了他金燦燦的腦袋上.

端木惑的笑容僵在臉上.屋里的'凶手’莫絲克莉斯高貴冷豔的看著他……

"噗……"悠念看清了此時端木惑的樣子,頓時笑出了聲,只因為端木惑頭上趴著的是一只綠色的烏龜玩偶,可愛的小烏龜趴在端木惑的腦袋上,大大的眼睛很委屈很委屈的看著悠念,偏偏此時端木惑神秘美麗的紫眸也很委屈很委屈的看著她,兩雙眼睛小眼神如出一轍,整個萌到讓人恨不得抱進懷里蹂躪一番.

"怎麼了?"笑夠了,悠念終于柔婉的問出聲.

端木惑更加冷豔高貴的瞪了眼悠念屋里的莫絲克莉斯,好一會兒看著悠念萬分羞射的出聲,"悠念……人家還是很可愛的小處……"

悠念眨眨眼,可愛的歪了歪腦袋,"你裝錯電池了?"要不然怎麼突然跑錯路連屬性都變了?他不是這麼風騷羞射的屬性啊.

"……"

端木惑默默頂著一只烏龜狂奔回屋,心里小人狂咬手絹,為毛啊為毛,他的魅惑妖嬈的形象啊,他性感高大的身材都還沒有剝開給悠念看過,他可愛羞射的小處男初吻還沒有貢獻上去呢!

這只該死的臭烏龜!

于是,這貨把今天勾引悠念的計劃還未執行就失敗的原因全部歸咎到了頭上的烏龜上面,而頭上的小烏龜小眼神很委屈很委屈.

翌日.

天氣很好,湛藍色的天空純白如棉花糖的云,可以預見今日會是個讓人極其享受的一天.

瑞比樂亞聖杯賽雖然盛大,但是持續時間並不長,只有一天,因為聖地的開放時間一天已經是極限了,而也正是因為如此,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參加比賽的,最少都要有各國有說話分量的人的推薦信才允許,然後經過重重考核,沒有被刷下來的人才允許進入聖地比賽.

悠念幾人一大早就被顧譯軒從被窩里挖了起來,比起那些一天為了進入聖地被檢查被考核累個半死的人來說,他們光明正大的走後門一手由顧譯軒包辦,簡直爽到沒話說,

聖地所在的鳳湖很美,一如它的名字,環繞于青翠的眾山之間,形狀猶如展翅翩然的鳳凰,而就位于鳳凰的心髒處,一塊土地立于其上,四周皆是七彩斑斕的花朵,天鵝鴛鴦優雅環繞其旁,那一小塊地方,猶如天堂.

難怪被稱為聖地,即使是悠念也不得不承認,真的很美.

"我到山上去看看."悠念看向邊上的顧譯軒,因為顧譯軒和悠念擁有委員會和國王的邀請函的原因,悠念很輕易的就省略了各種繁雜的檢查進來了,而單韻熙和端木惑莫絲克莉斯則無法省略那些程序,悠念就在單韻熙千交代萬交代不准在他們還沒有進來的時候闖禍囂張的嘀嘀咕咕中,和顧譯軒進來了聖地.

進來的人不算多,顧譯軒身為聖子必須保護好聖地的完好無損,此時正是比賽選手一個接一個進來的時候,四周又都是媒體記者,悠念還需要他的身份和權利,顧譯軒沒辦法走開,必須盡責.

"這個給你,小心點."顧譯軒把一個小型通訊器塞進悠念的手中,這是四周山上的隱形護衛隊通訊器,只要按下紅色按鈕,護衛隊都會在第一時間內利用衛星鎖定信號發射的方位,保護悠念,甚至聽從悠念的命令.

這是國王賜予聖子的權利.

悠念挑挑眉,收下了通訊器,這個若是不收,只怕顧譯軒不會讓她一個人上山.

不過顧譯軒沒想到的是,悠念在山上發生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一個通訊器和一隊裝備精良的護衛隊能抵抗的了的,雖然對于悠念那貨來說,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題外話------

感謝zyy881215親送了19顆鑽鑽,沫如月親送了1朵花花,echo19900526親送了1朵花花,18030026775親送了2朵花花,小貓mi親送了1朵花花,天使的孤獨親送了1顆鑽鑽,零落梧桐親送了4朵花花,貓頭wing親送了1顆鑽鑽1朵花花,15181769073親送了5朵花花,李安鈺12親送了10顆鑽鑽!群麼麼個~!哈哈,蘋果很無恥的蕩漾了啊身子跟面條似得扭啊扭啊扭~

還有送票票的親們~蘋果同樣一個不漏的看到了,感動內流嗚嗚……

好吧,咱在蕩漾下去得上火噴鼻血了囧……哈哈……

下一章……嘿嘿……淫蕩的笑,蘋果會告訴你們蘋果的節操早就碎成渣了嗎?

上篇:V22嫖你多少錢    下篇:V14撞破女干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