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14撞破女干情   
  
V14撞破女干情

g,更新快,無彈窗,!

鳳湖四面環山,四面青蔥.

悠念邁著優雅的步子仿若閑庭漫步一般爬上其中一座離鳳湖最近的山.

四周窸窸窣窣的時不時的冒出幾只小兔小鹿,跟在悠念身邊特別的歡脫可愛.

悠念嘴角含笑,伸出手接住一只在她頭頂盤繞的鵝黃色祝福鳥,朝山頂走去,只是途經一個森林的時候,悠念腳步微微的頓了頓.

"嗯……啊……"很不和諧的聲音遠遠的傳來.

悠念眨眨眼,竟然有人這麼一大早跑到距離聖地那麼近的地方做這種事?心里繞了個小小彎,悠念便准備邁著步伐繼續爬山,但是那邊傳來的談話聲卻讓她腳步不得不一轉往那不和諧的地方走去了.

"嗯……你答應我的事……可不能反悔……"黏膩情欲的嬌柔嗓音中仿佛夾雜著淡淡的擔憂.

"呵呵……你就那個木頭一樣的男人這麼喜歡?你想當羅生若家族的媳婦,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帶著輕輕的喘息,男人劇烈的運動著,語氣中帶著一股顯而易見的不屑和冷意.

這個男人的聲音悠念有點耳熟,貌似是昨天的珂亞嵐修,而那個女人,令悠念有些意外的竟然是莫洛明珠,看來昨天花錢讓她把玻璃取出來後擦了好東西,要不然現在還能做這麼激烈的運動?

"怎麼?你想反悔?"莫洛明珠有些咬牙切齒.

"怎麼會?莫洛家族的小公主都這麼熱情的請求幫助了,我怎麼舍得反悔呢?"

"那你想怎麼做?嗯……"

"你不覺得在這種時候講這些不太合適嗎?"

"快說!"

"okok,我說,你要夾死我嗎?……羅生若涼禮不是被訓練場扣留了起來嗎?等聖杯賽結束回去,我多的是法子讓他變成你的男人,這樣保證可以了吧?乖乖把我前面說的事辦妥了,我保證讓你的心願完成."

"哼……說我覬覦羅生若家的人,你還不是一樣,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

"呵呵……"運動頻率越發的快速,似乎已經要達到頂端.

"在這種時候打斷你們真是抱歉了."柔婉的嗓音輕輕的響起,卻嚇壞了兩人.

兩人驚愕的扭頭,卻見一旁不遠處的一棵樹上,悠念坐在樹干上淺笑嫣然的看著他們.

莫洛明珠臉色驟變,連忙撿起丟在一旁的外套,放下被撩起的連衣裙裙擺,凌亂的發擋住她發白的臉上瞬息閃過的各種念頭和想法情緒.

比起莫洛明珠的慌亂,珂亞嵐修只是邪魅的銀灰色眼眸微微的眯了眯,看著悠念,"你什麼時候來的?聽了多少?"

悠念微笑的看著他,"問題什麼的我沒必要回答你,吶,現在請告訴我,什麼叫做我大哥被訓練場扣留了?為什麼被扣留?"

"我想我也沒有必要回答你."珂亞嵐修冷冷的扯了扯嘴角,銀灰色的眸子看著悠念,晦暗的可怕,這個女人……

"是嗎?"悠念面色絲毫不改,"那算了."敢囚禁扣留她悠念的大哥,那個訓練場她還是親自去收拾一下比較好.

見悠念轉身就要離去,莫洛明珠臉色一變,快速擋住了悠念的去路,手中刷的多出了一把銀色鐵扇,大大的杏眼看著悠念,泛著一種破罐子摔碎一般的決然.

珂亞嵐修眉頭皺了皺,"莫洛明珠,你想干什麼?"看著這個女人被除了他以外的人用武器指著,心里很不爽.

"你不在乎我在乎,這個女人知道了我們的事,我不能讓她活著出去!"鐵扇刷的一聲被打開了,露出里面一條條細小卻絕對寒冽的小刀,猶如齒輪一般挺在半圓形的扇邊.話說的很堅決,然而莫洛明珠心卻在顫抖,她不確定她敵不敵得過這個被大哥認可的女人,但是如果這個女人把她和珂亞嵐修的事說出去,別說她想當涼禮的妻子,只怕涼禮看都不會看他一眼了.

反正涼禮對他的兩個妹妹都不怎麼在乎,悠念死了他不知道,估計也不會介意.

眼中不自覺的蒙上一層癲狂,讓悠念微微的眯了眯眼,就這樣的女人,想搶她的涼禮大哥?活膩了!

只是還不等莫洛明珠有什麼動作,一股強烈的要侵略進人的骨髓的存在感驟然傳來,以極快的速度覆蓋了整片森林,驚飛了林中小鳥.

"咔嚓……"腳步聲踩在枯枝落葉上的聲響慢慢的傳來,熟悉的味道讓莫洛明珠額頭冒出冷汗,顫抖著身子快速的收起鐵扇,整理著自己凌亂的衣衫和頭發,好在這里的寬廣的森林,那些不和諧的味道已經飄散了.

莫洛左翼出現在這山里,絕對出乎他們的意料,莫洛明珠驚慌失措,珂亞嵐修也收斂了自己身上的邪魅氣息,最為淡定的怕只有悠念了,莫洛左翼這個男人狂得在萬環訓練場中教訓過所有在他面前傲的人,其中就包括算是後輩的珂亞嵐修,就連那個拽的天行地下唯吾獨尊的珂亞瑾見到莫洛左翼都不由得吐出嘴里嚼個不停的口香糖,收斂起那一身狂傲不羈,乖乖的閉嘴躲到一邊.

如鷹一般銳利深沉的目光掃過在場的人,目光在悠念身上微不可查的停頓了一瞬,然後看向臉色有些難看的莫洛明珠,"你們在這里干什麼?"

莫洛明珠心尖一顫,生怕悠念說出什麼的急急出聲,"只是因為進來比較早所以來爬爬山放松一下情緒而已……大哥,你怎麼上來了?"

莫洛左翼銳利而富有侵略性的目光讓莫洛明珠藏在袖中的手緊緊的攥起,心虛極了卻又怕移開目光會被懷疑看穿,僵硬的扯著嘴角想說什麼,卻被莫洛左翼下一句話給堵了回去.

"下去,家族讓你出來不是來玩的."

莫洛左翼的聲音很沉穩,但是卻帶著一種極其明顯的冷酷和冷漠,那狂得連上帝都不允許忤逆他的性子,不用懷疑,莫洛明珠再多說一句,他一定會一個子彈賞過去.

家人什麼的,只有聽話才會獲得他的庇護,否則,就算是父母他也能見死不救.

聽起來似乎實在太無情太喪盡天良了,連生養自己的父母都這樣對待.然而,這世上種什麼因就會得什麼果,為什麼莫洛左翼會這樣,怕也離不開莫洛家族自己造成的因素.

已經熟知自己大哥什麼性子的莫洛明珠連連點頭,但是又有些擔心悠念會不會把他和珂亞嵐修的事說給莫洛左翼聽,一路上憂心忡忡.

"怕什麼,一般情況下,羅生若悠念是不會自己提起那些事的."逃過莫洛左翼的目光拷問的珂亞嵐修雙手插在褲口袋里,漫不經心的道.

莫洛明珠聞言卻並沒有放心,這件事被悠念看到,已經成為了她心里的一根刺,再說她還是涼禮的妹妹,她怎麼能放心?

微斂的眸中漸漸的陰森起來……

整個森林只剩下悠念和莫洛左翼,侵略性十足的強烈存在感充斥著整片森林,然而悠念站在他面前,卻宛如割據一方了一般,他的侵略范圍不包括她.

自從上一次在布迪斯坑了莫洛左翼一筆之後,悠念就再也沒有見過這個男人了,此時再看,這個男人一如既往的囂張狂傲的很,一身挺拔深沉的黑色軍裝反射不出任何的光亮,卻沉得讓人無法忽視.

"再見."悠念見莫洛左翼不說話,淡淡的看了眼時間,覺得差不多該下去報道了.

"聽說臨海大監獄海底十八層被分離,所有十八層罪犯都消失了."即使十三爵瞞的再好,也逃不過他莫洛左翼的眼,一如十三爵想隱瞞悠念就是第六塊板塊引路者一般,他們瞞得過全世界,卻瞞不了他莫洛左翼.

悠念挑了挑眉梢,扭頭看向莫洛左翼,"所以呢?"

"你做的."不是疑問句,而是十分肯定語氣卻淡淡的陳述句.

"那又如何?"悠念饒有興趣的看著莫洛左翼.

"也許你下一次會想要摧毀萬環訓練場."

莫洛左翼成功的讓悠念稍稍驚訝了一下,美麗的桃花眼微微凝聚起一抹幽光,"你怎麼知道?"她才剛剛升起的念頭卻在下一分鍾被說中,這似乎不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

誰都不願意自己的心之所想被不是很熟的人猜中,更何況是她.

莫洛左翼看著悠念的變化,微微下拉緊抿的嘴角淺淺的松了些,整張沉穩嚴肅的面容仿佛因為那一松動而變得柔和起來,"你跟我走,我就告訴你."

"嗯啊~"悠念尾音高高挑起,興味中帶著一點疑惑和無奈,"你還真是不死心吶,我為什麼要跟你走?"

莫洛左翼嘴角勾起一抹笑,傲得仿佛將天地都踩在腳下,狂得猶如站在生物鏈最頂端的食肉生物,"因為只有我有能力保護你."

悠念眨眨眼,然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似乎有些無奈的搖著頭,"保護和利用是成正比的吧."

莫洛左翼眉頭皺了皺,利用什麼的聽起來真刺耳.

"為了保護我跟十三爵和炙焰雨家族甚至其它世界貴族為敵,是因為我能給你帶來的利益遠遠大過你們要付出的代價."悠念掏出進來時端木惑給的棒棒糖,撕開糖紙含進嘴里,無添加任何水糖的純果汁的味道頓時從舌尖彌漫至整個口腔,悠念微微睜大了些眼眸.味道竟然淡了很多!

嘛……不管怎麼說,真是個聽話的乖娃子.

"看來你很清楚自己的價值."

"不."悠念看著莫洛左翼,"事實我並不清楚那所謂的第六塊板塊大陸有什麼東西,也不清楚我這個引路者到底有多大作用,不過我並沒多大興趣知道,看你們這麼爭來爭去,在沒有觸及到我的底線的時候,還挺有趣."

這女人……

淡然不在乎到一種冷酷無情的地步.

"你的底線?是你的家人嗎?"羅生若家族很有名的第一條家規就是家人至上,之所以這麼有名是因為太不可思議了,把人命當買賣的羅生若家族竟然這麼看重家人.

"唔……暫時可以算是吧."悠念點點頭,在她對羅生若家族這個家庭游戲厭倦之前,齊蔚藍典治涼禮涼翰瑭剡甚至七娘和圖特都是她的家人,她也會謹遵羅生若家族的家規,家人至上.

"暫時?"莫洛左翼眉頭皺了皺,鷹一般銳利的眼眸如同要刺透她的靈魂一般.

悠念卻只是笑笑,她心情好的時候可以不坑人的回應很多事情,心情一般的時候給點錢也可以,心情不好的時候可能得被她虐一頓,而現在她有點興味,算不上好心情,卻也算不上壞心情.

"你想說十三爵會為了利用我而對我的家人出手?"

"顯而易見,不是嗎?"

悠念點點頭,笑得漫不經心,"這樣啊,如果真的有人這樣做的話,我會讓他們付出該付的代價,現在,我要下山了,一起嗎?左翼將軍?"話是這麼問,其實悠念已經抬起腳往山下走了起來.

對于這個又一次對自己不敬不畏不懼不聽話的女人,莫洛左翼眉頭蹙了蹙,眸間卻少了些厲色,邁著修長的步子跟了上去.

"你真的不想知道我為什麼會知道你下一步可能會做的事?"沉穩的嗓音帶著一種微不可查的不甘,莫洛左翼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明明近在咫尺的答案,只要她點一個頭就可以知道,就算是騙一騙他也好啊!這麼干脆的拒絕,讓人很有挫敗感.

悠念抽空瞥了他一眼,"如果沒猜錯,是黑暗聖經吧?"悠念一直在想黑暗聖經和引路者之間的關系,十三爵又是如何確定自己是引路者的,兩者結合起來聯想一下,悠念假設,也許是黑暗聖經里面提到了什麼,比如她的某些行為舉止.

莫洛左翼嘴角微微不悅的抿緊,才這麼一小會兒時間她就猜到了……

"也許黑暗聖經上面有些類似于預言的東西,比如預言羅生若家族的某個女孩會得到七個王者六芒星,會成為四校聯賽最終勝利者,甚至來參加瑞比樂亞聖杯賽?"

"……"莫洛左翼沉默,看著悠念的目光深得可怕,有些東西在叫囂著想要破殼而出.

這個女人是天才.

他不得不承認,她強的讓人想要征服和占有.

悠念腳步微微頓了頓,看向莫洛左翼,"我猜對了?"柔婉的語氣,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危險性.

預言這種東西悠念絕對不喜歡,更何況還是這種一系列動作都被預言了的,這種宛如被策劃的人生和被框架住的命運的感覺,一不小心會讓悠念變回藍影,沒有了羅生若家族這個不可舍棄的因素,她會殘忍的毀掉這個世界.

就算真的有上帝,有命運這種東西,悠念和璃兒……也會毀了他們.

莫洛左翼自然不會猜得透悠念的心思,但是這個女人散發出的危險味道他卻是嗅到了.

"確實."

"是嗎?"悠念看著不遠處圍繞在聖地外圍湖邊的參賽選手,評委,媒體等幾乎密密麻麻的人,"那那本聖經一定沒有告訴你們,我會毀了海底十八層放走所有犯人,還有我來這里會發生什麼事吧?"否則,他們早就把十八層的犯人轉移走了吧,怎麼可能就這麼放著讓她輕易的得逞?

"那我該如何引路?"悠念想到了這個問題,只是還沒等莫洛左翼開口,便被打斷了.

"悠念."顧譯軒換了一套純白的燕尾服,及腰柔順的烏發用一條銀藍色的緞帶松松的束著,露出一張溫和柔美的面容,帶著讓人如沐春風的恬適氣息.

顧譯軒看了眼悠念身邊的莫洛左翼,眸中閃過一抹暗色,下一秒看向悠念,又是那般的柔和似水,"比賽已經開始了,你在下午場,現在跟我到選手區好嗎?"在聖地,看不到悠念他不放心.

"好."悠念微笑,把手放進顧譯軒伸出的手,對于這個無條件的默默的幫她打理著一切的男人,悠念還是很有好感很欣賞的,她兩袖清風的來,卻連自己要演奏什麼樂器什麼樂曲都沒有想過,更別說練習了,而顧譯軒卻很體貼的幫她准備了各種樂器讓她挑選,看得單韻熙整個人酸溜溜牙癢癢.

真是要羨慕嫉妒恨死銀了!

莫洛左翼看著兩人相攜而去背影,兩抹白色,異常的和諧美好,宛若一副上好的畫卷,美麗的刺痛人眼.

選手席中,單韻熙端木惑莫絲克莉斯還有那些個世界貴族等都在其中,此時看到悠念神情各異.

珂亞紗織不在,不用說大家也猜到了大概的原因,昨天所有人都乖乖的交了錢讓悠念把玻璃拔了出來,只有珂亞紗織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走了,那塊玻璃所插的位置很特殊精准,雖然讓她們疼得難以忍受,但是卻不會危及生命,所以各個回去上了點好藥,今天也已經沒有大礙了.

顧譯軒把悠念送到選首席,便回到了他的聖子席位,兩邊是世界藝術委員會的審判官,也是世界級的音樂大師,作為評委而出現在這里.

聖地和湖岸用白色的木板搭起相連,此時那美麗的聖地之中,一個少女坐在一架黑色的三腳架鋼琴邊,手指在琴鍵上熟稔而快速的彈出一個個跳躍歡脫的音符.

悠念被單韻熙拉過去坐在她和端木惑中間的位置上,手中擦拭著一把古銅色的小提琴,好一會兒才抬起眼睨了悠念一把,壓低了聲音道:"你和莫洛明珠什麼時候關系這麼好了?"

"嗯?"悠念疑惑的看著單韻熙,她從哪里看出她和莫洛明珠關系好了.

"喏."單韻熙眉梢動了動,朝她腳邊的一個東西努努嘴.

悠念這才注意到,原來單韻熙腳邊還放了一個黑色的樂器袋.

"她讓你給我的?"悠念挑了挑眉梢,眼底滑過一抹興味.

"她說她有點事要晚點回來,請你幫她看一下東西,你最好小心點,連拒絕的時間都不給我的把東西扔下就走,一看就沒安好心."單韻熙拍掉悠念想抓袋子的手,警告的瞪著悠念,這個該死的女人真是不怕死!

"沒錯哦."端木惑湊過來,嘴角叼著一根棒棒糖,金發如絲,紫眸魅惑,不需要做任何事這個男人也仿佛荷爾蒙過剩一般的散發著一種勾引的味道,引得四周的人頻頻隨著他的一舉一動而移動著咽喉.

悠念點點頭,但是又有些好奇莫洛明珠到底想用什麼計策,來防止她說出被她撞破的奸情或者殺人滅口,思來想去,悠念完全沒把聖地中演奏的人看在眼里,在單韻熙幾人專注的享受著音樂的時候,就這麼沒心沒肺的伸手把莫洛明珠的袋子拎了起來.

"嘶--"袋子底部突然發出輕微的布帛裂開的聲音,有什麼東西掉了出來.

悠念在單韻熙恨不得掐死她的目光下,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瑤琴,手指略帶懷念的在琴弦上滑過,只是沒一會兒就被單韻熙搶了過去.

單韻熙凶殘的瞪了悠念一眼,趕緊把瑤琴塞進琴袋,"你就閑不住!"她發現這個女人就算知道前面有陷阱,也會因為閑著無聊或者心生好奇而踩下去,根本不理會下面是否有重重倒刺或者凶獸饕餮魁魅魍魎,會不會死無葬身之地.

悠念很乖巧的點點頭,其實她閑得住的,前提是沒有什麼讓她感興趣,心生好奇.

單韻熙現在很肯定自己一定會早死!

上一位參賽選手演奏結束,行禮退下,很快有委員會的人上去把她無法自行帶走的大型樂器搬走,然後下一位選手上場,一樣她自己無法帶走的大型樂器同樣由委員會的人搬上來.聖杯賽的制度特殊,沒有所謂亞軍季軍,唯一有的就是勝利者,不管對方演奏的是什麼樂器,他們只會選擇最完美的音樂.

"莫洛明珠."委員會審判官的聲音通過話筒傳遍整個聖地區域.這個世界上,除了羅生若這一世界貴族比較特殊而略帶禁忌的存在,其它的世界貴族的資料和存在都不是非常的隱秘.

"莫洛明珠."周圍一片寂靜,沒有人出聲,審判官眉頭皺了皺,看在莫洛家族是世界貴族的份上多叫了一次,這要是是普通貴族甚至是皇族,他是一個面子都不給直接判死刑不允許參賽!

"在,在這里!"莫洛明珠慌亂的從人群中跑出來,額頭帶著汗,一副急急忙忙趕過來的一樣.

審判官眉頭蹙了蹙,眸中帶著一抹不悅,在這麼嚴肅而動人心魄的藝術演奏會上,這樣的不嚴肅和匆忙,簡直就是對藝術的不尊重!

莫洛明珠一臉懊惱的快步走進了聖地,站在聖地中間才猛然想起自己竟然忘記把樂器帶進來了,一臉慌亂無措,在審判官和顧譯軒就快沒有耐性的時候才恍然大悟的朝著悠念的方向大喊,"悠念!悠念,幫我把我的琴拿過來,快點快點!"

熟稔的語氣,熟稔的態度,這個女人所表現出的都是一種她和悠念很熟關系匪淺的樣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莫洛明珠的視線轉向了悠念,悠念挑了挑眉,這種時候如果她還不把琴給莫洛明珠送過去,似乎不對的就會變成她了,所以悠念只能拎著琴,一手抱著袋子底部不讓琴掉出來,緩緩的走出選手席.

把琴交給守在聖地入口的委員會成員,悠念眨眨眼,似乎看到了方才那個委員會成員看到她的時候,眼里閃過一抹無奈.

"錚……"瑤琴很快被架好,莫洛明珠坐下,手指在琴弦上彈奏了起來,清冽的琴音徐徐入耳,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還是有一點兒底子的.

一首曲子正到高潮處,然而莫洛明珠手下的琴弦卻突然斷了一根,發出一聲不和諧的聲音,原本這沒什麼的,但是問題就在--莫洛明珠的手流血了!

除了悠念,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臉色驟變,聖地不允許有一絲汙染,更不允許見一滴血,這是一個無言的鐵規,瑞比樂亞音樂聖地是全世界的音樂聖地,在這個世界最珍貴的一塊土地,甚至被稱為唯一的淨土,連黑道分子都不會把槍戰什麼的波及到這里,這不是一滴血,而是一道驚天海嘯!

"天啊!"

"血!聖地要被玷汙了!"

"……"在場的人反應都很激烈.

單韻熙眉頭皺起,"出大事了."

"警衛隊!"顧譯軒皺著眉頭,快速的指揮著人手做事.

莫洛明珠仿佛驚呆了一般,傻怔怔的看著自己流血的手指,傷口很大,血一滴一滴的落在乾淨美麗的土地上,然而就在此時,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聖地四周的湖面突然出現了很多的死魚,連原本嬉戲游玩的天鵝和鴛鴦都悲戚的對著悠念一聲叫喚,然後死了.

這一幕,嚇壞了所有人,更讓人堅信聖地神靈守護不容許玷汙的信念,看著莫洛明珠的目光皆是憤恨譴責.

"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的!我……"莫洛明珠驚慌失措的擺手,被嚇壞了似的眼淚直流,邊上是兩個委員會的人,一副要將她抓起來的樣子.

委員會的人臉色很難看的檢查著她的琴,完全不鳥她,不一會兒,檢察官發現了琴上面的蹊蹺,琴弦被割過,而且斷掉的琴弦尾處連著一片薄的幾乎看不見無色玻璃片,在琴弦斷掉的時候彈出來割傷了莫洛明珠的手指,很明顯,這是一場帶有陰謀味道的算計.

這件事攸關世界,全世界都在直播這里的一切,玷汙聖地的罪名就跟殺了國家國王一樣,所有人都在強烈要求公開處理這件事,還世界一個公道.

莫洛明珠仿佛也看到了委員會找出來的玻璃片,眼眸瞪大,"這,這是……"目光徒然轉向湖外的悠念,眼淚如同開了閥門的水龍頭,滿是難以置信和委屈,"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轟--!

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向了悠念,這是一場智商陷害犯罪?

"在沒有證據面前,你不要亂說話."顧譯軒眉頭一蹙,溫柔的眸中瞬間如春轉冬,冷冷的看著莫洛明珠.

莫洛明珠悲痛欲絕一般的搖頭,"證據……嗚嗚……我都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以為我們是朋友……這塊玻璃是昨天在皇宮內悠念攻擊我們的杯子碎片……"

"去驗指紋和角質碎屑."委員會檢察官把碎片和古琴一並放到一邊,很快各種器械很快被搬了上來,得出的答案讓委員會的人滿眼複雜,然後手一揮,悠念被帶進了聖地.

"玻璃和古琴上都有你的指紋,你怎麼解釋?"事實上委員會的人對于悠念會做這種事是不大相信的,委員會的人沒有一個不是老狐狸,從四校聯賽上悠念的表現他們就知道這個女人驕傲到不屑掩飾任何情緒和仇恨.但是社會要講的是法律,此時所有證據指向都是悠念,悠念要脫罪是不太可能的.

所有人都在憤怒,除了單韻熙幾個對悠念比較熟悉的人之外,沒有人覺得此時悠念沒有上勾的嘴角有什麼不對.

悠念沒有說話,一雙桃花眼幽深黑沉的看著一臉無辜的莫洛明珠,全身散發著一種淡淡的若隱若現的危險氣息,好一會兒,悠念動了,突然邁著步子緩緩的走向了那邊,拿起了放在檢驗台上的瑤琴,幽深的目光看入那雙淚眼汪汪的眸中,讓莫洛明珠徒然升起一種名為後悔的情緒,雙腿微微的顫抖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她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你想干什麼?"事情還有待深入調查,委員會自然不會因為這麼兩個指紋就下定悠念就是幕後黑手的結論,但是此時悠念身上散發的危險氣息卻讓他們警惕了起來,事情還有轉機,她可不能在聖地上惹出什麼大亂子,否則到時候就算這件事揭過去了,她也逃不掉世界法庭的逮捕.

"你很喜歡搞這些把戲?嗯?"柔婉的嗓音帶著莫名的讓人心生懼意的味道,真是奇怪,明明就是一樣的溫柔的語調,柔婉的音色,為什麼會有這種差別?

"悠念!"顧譯軒伸手想拉住悠念,卻被悠念躲開了,幽深得如同要將人拉入地獄的眸子讓顧譯軒心神一震,怔在了原地.

悠念生氣了……

"你……你不要過來!"莫洛明珠被嚇到了,跌跌撞撞的後退了幾步.

"齊悠念!你……"委員會的人想阻止悠念,卻和顧譯軒一樣,被悠念的眼神給驚到了,心中驚起大駭,他們竟然被一個少女的眼神給威懾到了,只是一眼,竟讓他們有種敢輕舉妄動就會被無情的秒殺掉的感覺.

"你殺了它們."悠念一手拿著瑤琴,慢慢的走向不斷後退的莫洛明珠,"一共三千二十一條生命."

"你……你胡說什麼?!"莫洛明珠真的後悔了,她現在甯願被莫洛左翼知道她和珂亞嵐修的事也不要算計這個女人,好可怕!

只見悠念桃花眼微微眯起,伸出空著的右手一把抓住剩下的琴弦,呈現一個極其優雅美麗卻極具攻擊性的姿勢,目光厲得可怕,"我要在你身上割下三千二十一塊肉來祭祀它們."

"咻咻咻……"

"啊啊啊啊啊!"悠念的手一放開,有什麼無形的東西仿佛跟著琴弦被彈了出去,下一瞬間便是莫洛明珠駭人的驚叫聲,定睛一看,才發現幾片血淋淋的紙牌釘在了地上,而莫洛明珠的手臂已經和身體分開了,血腥味極快的彌漫在這個聖地之上,熱騰騰的鮮血從每一根血脈中潺潺湧出.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血腥殘忍的一幕給嚇到了,委員會的人嚇得一個激靈回神,聖地……聖地被徹底汙染了!而且還是悠念當著全世界人的面造成的!

悠念淡淡的瞥了眼地上的手臂,再看一眼倒在地上痛苦得幾乎要昏過去的莫洛明珠,"你要是敢暈過去,我保證你再也醒不過來."

莫洛明珠心尖一顫,看著悠念驚恐的瞪大了雙眼,恐怖,此時悠念在她眼中就猶如地獄惡鬼一般的恐怖,她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這麼大膽,站在這塊不允許汙染的土地上,當著全世界人民的面出手殘忍的傷害她!好恐怖,好可怕!

"齊悠念!"

"誰敢妨礙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氣."悠念頭都沒回一個的看著莫洛明珠淡淡的出聲,沒有任何的情緒,偏生讓人腳步仿佛被釘在了地上,身子不是自己的一般的,不敢再上前一步.

悠念很生氣,而悠念生氣的時候從來都是血腥殘忍的,紀傾然在陪伴了悠念二十年後住院的第一天,悠念生氣了,悠念所在的城市所有的流氓混混黑道人物一個不剩的被殘忍殺害,血流成河,如果不是璃兒阻止,這個無情的女人會殺到其它城市去.

悠念從來都不是個好人,她確實是猶如地獄惡鬼一般的女人,她和電鋸殺人狂唯一的區別就在于她長得比較好看,殺人的時候也會很漂亮很優雅,她冷酷她無情她虐人毫不留情,血腥到一種無以複加的程度,悠念很少生氣,但不代表不容易生氣,相反的,悠念是一點就燃的脾氣,莫洛明珠算計她沒關系,錯就錯在莫洛明珠竟然為了把悠念算計的更加徹底而對她心愛的獸類們出手!

整個湖泊中的生物都被莫洛明珠用一種無色無味的藥物毒死,甚至瞞過了悠念的視覺和嗅覺,她很不高興,非常的不高興,所以不要惹她,上一次紀傾然她舍不得用來泄憤,但是這一次,莫洛明珠?

她算什麼東西?!

悠念再一次抓起琴弦,只是射出去的紙牌被一顆子彈彈開了.

"想死嗎?"柔婉的嗓音輕輕響起,悠念看著擋在莫洛明珠面前的莫洛左翼,嘴角淺淺的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有沒有人知道?其實這個女人很好戰?

"只是覺得你沒有必要為了這麼一個女人讓自己成為全民公敵而已."莫洛左翼銳利的眸子看著悠念漸漸漫出戰意的眸子,眉頭微微蹙了蹙,眼底滑過一抹不悅.

這個女人竟然想與他為敵?!

"誰說我是為了她?"悠念眼眸微微眯了眯,柔婉溫柔的嗓音輕輕的響起,"她配嗎?"

"那你……"莫洛左翼忽然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你是為了那些……動物?"

悠念一把把手中的瑤琴扔到一邊,一張黑桃皇後在指尖立體旋轉起來,嘴角蕩起一抹帶著冷意的笑,"吶,現在,你是要讓我殺了你再來處理這個女人,還是立馬讓開?"

此時,單韻熙等人也回過神,臉色難看的跑進聖地.

"悠念,別犯傻!"單韻熙身上就想拉住悠念的手,只是下一秒被悠念的眼神給震懾住了,那般的幽深,宛若地獄,那般的無情,宛如在妨礙她,下一秒就會被無情舍棄!

"悠念……"莫絲克莉斯急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悠念要被處刑的事情已經不可避免了,這是神聖的音樂盛典,可是她當著全世界的人的面讓莫洛明珠血濺當場,染紅了聖地,這個罪名……無法洗刷,無法抵賴!

"讓開."悠念看著莫洛左翼.

------題外話------

票票票票無限呼喚……

上篇:V13摸回來    下篇:V15渣女欠收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