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19不是你的就別妄想   
  
V19不是你的就別妄想

g,更新快,無彈窗,!

黑色的轎車緩緩的停在巨大的白色莊園門前,門口迎賓的管家看到那囂張的'l’字母時微微怔住,側眼看到今天的主角邁著優雅的步伐越過重重人海走了過來,頓時了然的上前為其拉開車門.舒殘顎疈

單姜琱@身白色修身的西裝,左胸口是一朵銀藍色的玫瑰,簡約中透著華麗,一頭烏發柔順的垂著,美麗如宇宙銀河的雙眸,令人一望便移不開眼.他今天無疑的最閃耀的主角,淡漠疏離讓人不敢輕易靠近,給人予十萬八千里的距離感的未來執法爵難得出來親自迎接的貴客,自然讓人好奇不已.

一雙雙的目光隨著單姜琲爾}步而動,最後在一輛黑色的轎車邊上停住,車門打開,他宛如最古老的英倫紳士,姿勢優雅的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一只完美白皙的手最先入目,只是一只手,卻完美詭異的讓人覺得驚豔,那如果是主人,該讓人如何招架?

一頭烏發松松的用白玉簪子綰起,兩鬢垂落幾縷,露出一張巴掌大的晶瑩剔透的小臉,不施粉黛,卻勝施粉黛,白色貼身的旗袍式禮服,沒有過多的裝飾,然而她嘴角含笑,靜靜的站在那兒,霎時便讓在場的鶯鶯燕燕蒼白了一身紅,淪為陪襯.

四周靜得可怕,目光全部癡迷的集中在那一副絕美的畫卷之上.

悠念看了看場中聚集的人,淡然淺笑的把手放入單姜琲瑭u彎中,跟著他走入其中,"我來晚了嗎?"

"沒有."身邊貼近自己的溫度讓單姜琝N漠的眸子微微的融化,春暖花開,霎時迷亂人眼.

單姜痡a著悠念走向一個角落,這樣的大型宴會他並不喜歡,更何況生日這種東西對于他來說也並不是什麼特別和值得開心的日子,若不是母親強硬的要辦,邀請這些對于他來說認不認識都無所謂的人,他甯願去書房多看幾份文件,只不過身邊的女人的到來,似乎讓這無聊的宴會都變得不那麼礙眼了.

"哇哦,哥,你想一個人獨占嗎?"熟悉的柔中帶硬的嗓音響起,阻攔住了悠念和單姜琲爾}步.

悠念望向發生源,看到眼前的女人,眉梢挑了挑,上下打量了起來,還是第一次見到單韻熙打扮成這樣,紅色的長及大腿的露肩小禮服,黑色的高跟鞋,一頭烏發披在身上,襯得她一張精致美麗的小臉越發的女人味起來,然而那眉宇間的凌厲,陪著這一身紅,卻讓她越發的女王起來.

話說自從涼翰那妖孽知道他的網戀對象竟然是單韻熙的之後,很沒出息的當了烏龜,還是一只特別特別沒出息的烏龜.

他屋里都是單韻熙的各種照片,天天迷戀的不可自拔,甚至時不時的大半夜跑悠念屋里求講關于女王陛下的事,但是偏偏不敢直視單韻熙,不敢跟她相認,不敢發動攻勢,原因很簡單卻也愚蠢,因為單韻熙的未來的將軍,而他是殺手家族的孩子,十三爵和羅生若家族是不允許結婚的.

涼翰的說法很瓊瑤,粉憂桑粉憂桑的看著悠念,一張妖孽臉幾乎淚眼汪汪,既然這個事實讓人這麼痛苦,那麼就讓我一個人痛苦好了.說完淚奔去了廚房,據說要化悲傷為食欲!可是一餐吃一鍋飯的涼翰非但沒有肥,反而越發的瘦了起來,看得蔚藍媽媽都心疼了,直罵典治爸爸沒良心給兒子派那麼多任務,一時間家里雞飛狗跳……

悠念整個人囧……

突然好想虐他,這個笨蛋老二.

"喂,你那是什麼表情?"看著悠念越來越詭異的神情,單韻熙有種冰冷冷的蛇爬上身子的驚悚感.

悠念覺得身為妹妹,著實不能看著自家哥哥繼續這麼下去,看單韻熙那模樣,完全就是個缺少那根筋的二缺貨,這種事要是不扯她一下,這人估計孤老終生都有可能,"吶,韻熙當我二嫂吧."

"……你開毛玩笑!"單韻熙怔了怔,下意識的開始翻找記憶瞅瞅悠念的二哥,結果冒出一張妖孽至極的美人臉,單韻熙臉色一變,大怒,幾乎掀桌,"勞資最討厭這種花花公子!"要不然端木惑就不會總是被她抽了!這個看起來比端木惑還要端木惑的男人,她見一次都想抽一次!

"我二哥才不是花花公子."悠念理所當然的辯解,"你先聽我把話說完."

"羅生若涼翰,男,二十四歲,在羅生若家族主要負責接訂單,搜查客戶資料,技術研發和完成訂單任務,長相妖孽美麗,正好能被女王陛下你撲倒ooxx,絕對任勞任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存款充足,有車有房,名門望族,父慈母祥,兄妹和睦,不存在任何的……"

"停--!"

"等等,最重要的一句還沒有說完呢.我二哥絕對會是個妻奴!ok,我會回去讓我爸爸媽媽開始准備婚禮的."

單韻熙臉色變了又變,臉色越來越紅,手中的捏的紅酒杯捏的咔呲咔呲響,惱羞成怒了這是要.

單姜痧蒂b一旁,看著悠念微笑的說完這一段,然後彪悍的自顧自的下定論,眸底滑過一抹無奈和寵溺,還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呢,不過霸道的很可愛啊.

只是,單韻熙雖然怒,但是卻也知道這不過是帶有玩笑成分的話,但是對于某些人,就不一定了.

"啪!"酒杯破碎發出的聲音讓整個漸漸回暖的場面再一次沉寂下來,所有人都驚訝的把目光轉向了聲源處.

只見就在悠念三人不遠處,一個成熟性感的女人冷厲著一雙目光看著悠念,帶著明顯的不喜甚至厭惡,眉頭皺著,眉梢眼角都帶著令人不敢小覷的英氣凌厲,這是單彬宇的妻子,單姜琠M單韻熙的母親,鎮守瑞比斯公國軍部西部要塞的唯一女將--木觀陽.

單韻熙回頭,看到木觀陽看悠念的眼神,眉頭皺了皺,拉著悠念走了過去,"媽,給你介紹一下,這是……"

"不需要,我知道她是誰."木觀陽上下打量著悠念一番,最終卻是越發的討厭,目無律法,妖顏惑眾,一看便是會惹下無數麻煩的禍水,再看自家兒子和寶貝女兒對她那種繞著她轉的態度,她就越發的不喜起來.

木觀陽審視不合格的貨物一般不屑一顧的目光讓單韻熙和單姜睋y色微微的沉了些,雖然知道自家母親因為從小從軍脾氣一向如此,但是在這種場合她一向笑面以待,溫和賢淑,這樣的冷漠不給人台階還是第一次,難道是因為悠念是羅生若家族的人的原因嗎?

"媽,悠念是我朋友,你別這樣."單韻熙皺了皺眉頭,握著悠念的手緊了緊,悠念看起來不容易生氣,但是實則一點就燃的性子他們卻已經清楚了,說起來她該擔心的還是自家母親會不會被秒殺掉呢.

"哼,就怕你把人家當朋友,人家根本不把你當成朋友."

"媽,你怎麼這樣說話?"單韻熙被自家母親搞得也有些不悅了,雖然她覺得女人獨立些,強勢些很好,但是木觀陽卻是太過強勢了,這樣一到她不高興的時候就誰的面子都不給的性子,難怪父親對她相敬如冰.

"我怎麼說話了,她如果當你是朋友,就不會誘惑你成為她的什麼二嫂,你是十三爵的孩子,未來軍部的將軍,和羅生若家族絕對不能扯上一星半點兒的關系,否則會有什麼樣的後果,這一點需要母親再重新教育你嗎?"一看自家與自己最像的女兒幫著外人說話,木觀陽更加不滿了,性感中透著英氣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什麼後果?"饒有興趣的語調,不用懷疑,就是悠念那個女人,她關注的從來不是陌生人神經病一樣的指責,而是讓她不解又好奇的事.

悠念突然的插話更讓木觀陽覺得不舒服,這樣的嗓音,就是用來迷惑她女兒和兒子的!

"什麼後果?呵呵……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的,如果沒有別的事,這位羅生若小姐還是離開吧,我們這里不歡迎你."

"母親,這是我的生日宴,如果你沒事,還是早些進屋歇息."天籟般悅耳的嗓音淡淡的響起,美麗的眼眸淡淡的看著木觀陽,帶著無垠的荒漠一般的荒涼冷漠,讓木觀陽只是一眼便心尖微顫,臉色變了變,想說什麼,卻最終什麼也說不出來,冷冷的瞪了眼悠念,拂袖而去.

單家,其實要說最沒有地位的,怕是就是這個名義上的女主人了.

"悠念,我代我母親向你道歉,請不要生氣."單姜琠篝p的看著悠念,不怎麼好看的臉色足以讓悠念知道他比她更不悅.

"是啊,悠念,你別生氣,我媽就是這脾氣,她其實沒惡意的."單韻熙難得沒有傲嬌的拉著悠念緊張的看著她,沒辦法,悠念是她唯一喜歡的同性朋友,她不希望因為自家母親而和她產生什麼隔閡,她也沒想到本來還算懂得人情世故的母親竟然會忘記'來者是客’這四個字,更何況今天還是單姜琲漸秅擙b.

有沒有惡意悠念當然清楚也不介意,看在是她欣賞的人的份上她就難得好心的不跟她計較了,她現在比較在意的是,"十三爵和羅生若家族以前聯過姻?"

單姜甯搧蛘y念,悅耳如天籟般的嗓音輕輕的響起,"在單家成為十三爵家族前,有兩個十三爵家族,都因為和羅生若家族聯姻而發生了滅族之災,甚至延續到了下一代十三爵一家."

悠念挑了挑眉,看起來並不驚訝,因為對她來說,這種事是最不讓人覺得驚訝的後果,人命什麼的最不值錢了,多少個都不值錢.

"哪兩個家族?"

"承家和……東蘭家."見悠念沒有什麼反應,單姜琱~繼續道:"當時執法爵的承家三小姐和羅生若家族第234代家主,也就是你爺爺羅生若霆戌的太太太爺爺結婚後,就在當晚承家離奇滅族,東蘭家則是因為有一家旁支,所以才幸運的留下那麼幾個後代,只不過時隔四十幾年,東蘭家再一次被滅族,除了當時幸運外出的東蘭璽幸存之外,一個不剩."

這下悠念驚訝了下,"東蘭璽和我……"

"並沒有什麼關系,和羅生若家聯姻的是東蘭家正統血脈繼承人,而東蘭璽的父母卻只是東蘭家旁支領養的孩子,如果不是因為東蘭北條能力卓越,也不會被提拔成政法爵."單姜甯傱Y微不可查的蹙了蹙,並不怎麼喜歡提到東蘭璽這個曾經被悠念特別對待的人.

悠念點點頭,嘴邊輕輕呢喃,"離奇滅族……"'離奇’這個詞很隱晦,怎麼個離奇法?難道羅生若家族和十三爵之間存在什麼詛咒嗎?呵……比起這個,她更相信這是人為的,她忽然想到那個和紀傾然有著一模一樣面容的少年,做了那麼多,也許是為了查清楚事情內幕,幫自己的父母報仇?

每一個十三爵都是瑞比斯公國寶貴珍視的,要說一整個家族被滅,而其他人卻不知道,她還真不相信,那麼唯一一個原因,可能就是這些事件有什麼內幕,還是其它十三爵都知道的不為人知的黑色內幕!

不過……

這關她什麼事?東蘭璽浪費了她難得的心軟和對非男朋友的人的寵愛,那說得嚴重點,是背叛,如果在他背叛她前,東蘭璽把事情說清楚,也許悠念會幫他,但是,現在?他們河渭分明.

"真想試一試吶……"悠念軟濡的嘀咕著.

"試什麼?"單韻熙端著一塊抹茶小蛋糕走了過來,"給你,特意讓廚房不加糖的."

"謝謝."悠念接過蛋糕,"只是很好奇這個到底是個怎麼樣的離奇法而已."

單韻熙的臉色一變,和單姜琤瘣咫F個眼神,看著悠念的神情漸漸的嚴肅了起來,"有個問題一直讓我很困擾."

"唔?"悠念眨眨眼,嘴里可愛的叼著小銀勺.

"吶."單韻熙眯起眼湊近悠念,"你到底把這個世界當成了什麼?"

她的好奇心強到如同為了滿足她的好奇心可以把世界毀掉一般,無論是進入海底十八層還是在聖地殺人甚至想要去世界法庭,這個女人所表現出的一種淡然到了冷酷殘忍的地步,從和曲眷熾談戀愛,和瑰夜爵成為床伴到後面虐人殺人,她全憑心情做事,仿佛她把整個世界都當成了游樂場.

悠念舀起一個紅彤彤的櫻桃吃進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讓她眯起了美麗的眼眸,對于單韻熙的問題漫不經心的回答,"游樂場."

單韻熙怔了怔,沒想到悠念的回答竟然和她所想的一樣,這個女人……

"那我們呢?"單姜琲熄畯絰暑揪瘍T起,美麗的眼眸看著悠念,一片幽深暗色.

悠念看向單姜,眉梢動了動,還未出聲,前方傳出的聲音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個穿著白色小禮服,肩上披著兔絨短小披肩的嬌小女子走了進來,大大的雙眼如同生怕受到驚嚇的小白兔,白皙如玉的面容,小巧的鼻子和櫻桃小嘴,極其可愛的蘋果臉,紅撲撲的,異常的可愛,異常的惹人憐愛.

然而單韻熙在看著那女子的一瞬間,臉色驟變,凶狠的瞪向單姜,"哥!"

單姜琲瑭y色同樣不好,薄唇抿成一條直線,扭頭,望向屋內二樓,正好對上那正倚在窗戶上得意的笑著的木觀陽,眼眸瞬間暗沉得仿佛蒙上烏云的夜空,擋住了美麗光亮的繁星.

那邊,左看右看,仿佛在一雙雙目光下要急哭了的嬌小女子終于看到了這邊的單姜,委屈帶淚的雙眸一亮,頓時飛奔了過來,"琖!"

單韻熙拳頭猛然握起,一個青筋爆在手背上.

"琖!"張開白嫩嫩的雙臂,就要撲到單姜矞h里,只是單姜睇暑握@避,卻不料這看起來柔弱的女子在快速跑步的情況下,竟然還能腳步猛然一轉,和單姜睋袪}的時間一模一樣,單姜睋袡L一次卻在這樣的角度不可能再避過一次,眼見著單姜甯人就要被投懷送抱--

"請你矜持一點."隨著話音落下,一道鞭影甩向了兩人中間,然而這個女子腳步毫不停頓,腳步一跳,跳繩似的跳過了單韻熙的鞭子,意志極其堅定的朝單姜矞h里撲去.

只是,這一次依舊沒能成功,因為中途跑出了個程咬金,悠念伸手把單姜琠僥Ы鉹@拉,自己卻小看了單姜琩漪搹纖細的身子實際的重量,單姜琤u是輕輕晃了晃,倒是她自己被作用力給拉扯了回去,一下子撞進了單姜琲疑h里.

突入懷中的溫香讓單姜盚y時怔住,躥進鼻中的天然馨香讓他仿佛連靈魂都為之沉迷,下意識的,便伸手將她抱住.

任誰也沒有想到這撲來撲去的結果竟然會是這樣的,周圍的空氣驟然下降,又驟然回溫,所有人都沒有發現一個角落里,一台相機對著相擁的兩人咔嚓的拍了數張相片.

單韻熙怔了怔,看著自家哥哥吃悠念豆腐的摟住人家腰的樣子,再看炙焰雨茉莉瞪大了雙眼,一副要氣哭的模樣,笑了,笑得很壞很壞,很傲嬌很傲嬌.

"炙焰雨茉莉,誰准你過來了?"單韻熙擋住炙焰雨茉莉瞪著悠念的目光,微微揚著下顎,一副高傲鄙視又不屑的表情.

炙焰雨茉莉一如她的名字,跟朵嬌嫩的小白花似的,看著自己喜歡的男人,自己的准未婚夫抱了其它女人一下,頓時急得眼眶通紅,",我在這里,你為什麼要抱別的女人?我會傷心的,琖."

單韻熙覺得這女人真特麼犯賤找抽,一句話她說成這樣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種嬌嗲嗲的娃娃音聽說男人很喜歡,她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喜歡,反正她聽著就覺得做作和惡心!

和單姜琠磞b一起純屬意外,悠念沒放在心上,倒是這個女人那惡心范讓悠念眉頭皺了皺,完全沒有和她說話的興致,也沒有聽她說話的耐性.這種甜膩膩的味道和宮飛鳥比起來才是真惡心,悠念覺得她冤枉那可愛的風騷純情貨了.

炙焰雨茉莉見單姜琱ㄡz她,頓時嚶嚶的哭起來,跟個沒長大的孩子似的,",你為什麼不理我?嗚嗚……為什麼要抱別的女人,,,這個女人是誰?嗚嗚……"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怎麼看都像是單姜琠葑髂V糠之妻,懷抱新人……

單姜甯傱Y皺了皺,"茉莉小姐,你請自重."

"我哪里不自重了?我想抱自己的未婚夫是不自重嗎?"炙焰雨茉莉孩子氣的瞪著悠念,指控著單姜,完全和被搶了糖的孩子一樣.

然而,他們都知道,貴族之內無孩子,更何況世界貴族最神秘強大的炙焰雨?要知道,這可是炙焰雨炫麗的同胞妹妹.

"喂,請你說話好好經過大腦,你現在還不是我哥的未婚妻!"單韻熙皺了皺眉頭,對炙焰雨茉莉的厭惡絲毫不掩,道完小聲的嘀咕著,"再說,我哥又不喜歡你,我哥不喜歡做的事,可沒人勉強的了."

說是嘀咕,聲音卻不算特別小,至少悠念聽到了,單姜硠巨鴗F,炙焰雨茉莉也聽到了.

"你說什麼?!"炙焰雨茉莉驚慌的問道,眼睛迅速的漫上淚水,眼底卻漸漸的凝起一抹幽暗.

"說我哥不喜歡你!"單韻熙毫不客氣的反擊.

"胡說!"

"沒胡說."微微低沉,卻悅耳如天籟般的嗓音絕對不可能是單韻熙的.單姜甯搧衈大了眼睛看他的炙焰雨茉莉,淡漠如同荒漠,無情而蒼涼,"我不喜歡你."

"……可是你答應和我訂婚的!"

"那是你哥哥提出來的條件,並不是我真心所想."對著那張梨花帶雨,任誰看了都要心疼萬分的臉,單姜瓻o絲毫沒有半點動容,讓炙焰雨茉莉覺得越發的難堪,也越發的憤怒.

"你是真心所想還是不真心所想我才不管,反正你答應了就是答應了,休想反悔!你不喜歡我,那你喜歡的是誰?那個女人嗎?"無禮的指著悠念,炙焰雨茉莉羞惱怨恨的表面下,內心卻在極其平靜的算計著一切.

"如果沒事,請你回去吧."單姜盚鴾_她的問題避而不答,美麗卻冷漠的雙眸讓她又愛又恨,卻更加更加的想要得到擁有.

炙焰雨茉莉咬了咬唇,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像個賴皮的孩子,"伯母邀請我來的,我才不走."

"你這個人……"

"小熙."單姜矬d住單韻熙到口的話,在炙焰雨家族的人面前,還是少說幾句話比較好,那一家人可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單韻熙這個脾氣直來直往毫無心機的少女可斗不過人家.

"哼!"單韻熙不屑的冷哼一聲,瞪了單姜琱@眼拉著悠念就離開這個空氣被糟蹋了的角落,就算這女人是他們母親招惹來的,但是她還是要把這個屎盆子往單姜睎Y上扣,誰讓他答應跟這個女人訂婚的!

單姜痧蒂b原地,看著兩人的背影,有些無奈,有些寵溺.

"真蠢."冷冷的嗓音從後面傳來.炙焰雨茉莉坐在沙發上,旁邊樹木的陰影擋住了她的神情,然而從她斜靠著,手輕晃著紅酒的優雅緩慢的動作卻可以看出,這個女人變得和方才那孩子氣的模樣完全不同.

單姜痦H淡的看了她一眼,"再蠢我們也都愛她."

"你……"炙焰雨茉莉的手頓時一僵,心火直躥,好一會兒才冷笑一聲,"呵……再多人愛她,我不管,我只要你愛我."

"我不愛你,以前不會,現在不會,以後同樣不會,太過自信的女人是不討人喜歡的,茉莉小姐."單姜睇“,轉身毫不留戀的離開,留下身後的女人捏碎了手中的杯子,鮮血滴滴答答的在地上開出一朵朵猩紅的血花.

悠念被單韻熙拉進了屋,看著單韻熙一口氣連喝了三杯水,氣得臉頰通紅,"尼瑪,真是惡心的女人,臥槽!"

眼睛一轉,落到了被小心的放在廚房的蛋糕,"悠念,這個蛋糕是你做的?"

悠念看了眼,微笑著點點頭,"嗯."

"我吃!"單韻熙看了眼門口,沒發現單姜琲漕乘v,頓時快步走過去把蛋糕拎到了客廳,不理會悠念的阻止拆開盒子,露出一個香甜誘人,裝扮的很漂亮很誘人的慕斯蛋糕,看得單韻熙誇張的露出一副感動到要哭出來似的表情.

"這是給你哥的."

"臥槽!我哥後面還有一個五層的大蛋糕,這一個就給我啦!"單韻熙說著抓起叉子就插下去,插起一大塊就塞進嘴里,原本笑盈盈的面容頓時一變,扭曲得可怕,青紫變幻,卻不想正想吐出來,悠念卻笑眯眯的看著她,指尖立體旋轉著一張撲克牌.

"要是你敢吐出來……"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單韻熙無奈咽下去,連忙跑到廚房正想倒水喝,只是水剛到嘴邊,這貨就已經沒出息的倒下了.

"……"悠念無語的看著倒地不起的單韻熙,無良的把人拖上沙發,出來後意外的看到本該在樓上書房處理公務的單彬宇正在大廳之中,手中拿著的正是她做的蛋糕,口中咀嚼著蛋糕,微微斂下的睫毛長而密,讓人看不出他的神情.

好一會兒他微微側頭,抬眼,看向悠念美麗的身影,嘴角蕩起一抹寵溺溫和的笑,"你做的?"

悠念點點頭,"本來是要給姜琲漣o."不過被啃了,這樣的禮物算是廢了啊.

單彬宇眉間微動,眼底滑過一抹幽暗,放下蛋糕,不做任何評論.

"悠念."白色的大門被輕輕推開,單姜甯搢麭瘙l宇時腳步微微頓了頓,轉向那塊蛋糕,美麗的眼眸一瞬間沉了些,"悠念,陪我一起切蛋糕好嗎?"雖然只是一個不冷不熱的宴會,但是有些事情還是要做足的.

"好."悠念貌似很重色輕友的把單韻熙給忘在廚房了.

單姜甯停y念推開門,臨出去前突然轉身,走向客廳,拿起還剩一半的蛋糕,兩雙如出一轍的美麗眼眸再一次碰撞在一起,六分像的面容,年輕美好與成熟誘惑.

"好吃嗎?"悅耳如天籟般的嗓音輕輕的響起,雙眸冷漠如外面的飛雪寒冰.

"不好吃."單彬宇勾起唇角,看著比自己高上兩公分的兒子,"但是如果不吃一下,怎麼知道是什麼味道呢?不是嗎?兒子."

"有些東西是試不得的,因為這不是你的東西,所以你才會覺得不好吃,身為執法爵,你應該清楚,未經主人允許碰觸別人的東西屬于偷竊,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你是在威脅我嗎?"單彬宇眼眸微微的眯起.

單姜痦H漠的回視,"只是在陳述事實.如果你還想在小熙心中有那麼一點兒父親的形象,最好收起你那想要犯罪的心理,否則我不會手下留情的,這是你從小教給我的第一條真理,不是嗎?"語畢,單姜睆搧蛦J糕干脆的轉身離去,沒有理會面露不善的單彬宇,也沒有理會不知道何時站在樓梯上,臉色沉得可怕的木觀陽.

夜空又開始飄起了雪,緩慢卻又堅決的落下,如同柳絮飄飄蕩蕩.

車子在路中平穩的飛馳,讓窗外的風景化為連綿不斷的殘影.

車廂內.

悠念有些驚訝的看著單姜,只見坐在她旁邊的單姜琱漼蝶搧菄漪O她的蛋糕,一下一下,仔細的,品嘗著什麼美食一般的咀嚼著,美麗的眸子輕輕的斂著,一舉一動都優雅的賞心悅目.

"不覺得很可怕嗎?"她本來打算既然都被別人碰了就扔掉的,只是沒想到單姜琱ㄓ像\.

單姜琝滫驕苳l放到一邊,優雅的拭了拭唇,嘴角蕩起一抹淡淡的,卻讓人驚豔的微笑,"比我想象中好太多了."

"……"悠念覺得自己有點被這句話雷到了,吃了她做的食物的人:

璃兒--淚流滿面,我求求你了,下次別進廚房了!

紀傾然--苦笑,卻絕對吃得一滴不剩.

左珞--吐血不止,進醫院動手術.

單韻熙--直接暈死.

單彬宇--毫無評價.

到了單姜痝o里,竟然是這麼一句!

"……要不然你以為會有多難吃?"悠念有史以來第一次被雷到了,這事可是璃兒一有空就算計,但卻怎麼也算計不到的事.

單姜琣釣Ф~郁森森的看車頂,"我以為我會和小熙一樣昏過去.不過事實證明了一件事."

"唔?"

單姜甯搹^悠念,美麗如同銀河宇宙般神秘無垠的目光專注的仿佛要將悠念勾入其中,"當對期待已久的東西成為一種執著,得到的時候,總會比想象中美好."

那雙眼睛真的美得讓人忍不住想要收藏起來,他的眸中裝了一整個銀河宇宙,帶著她喜愛的盛夏夜空,黑得可怕,卻也亮的震撼心魄.

好一會兒,悠念側開目光,看著窗外飛速而過的風景,車窗倒映出她美麗精致的面容.

車子在羅生若家族肅穆的大門前停下,單姜甯隻o拉開車門,看著悠念慢慢走入其中,直到最後一道門縫緊閉而上,才轉身回車,離去.

……

翌日.

禮拜天,不用上課,悠念一覺睡到大中午,直到七娘喚了三次,大毛跳上悠念的床把她舔得不是很舒服才迷迷糊糊的爬起來,直接就穿著她的睡衣,裹著白色的大狐裘出了去,一看就是打算吃完午飯回來繼續睡的.

捂著嘴打個哈欠,大毛跟在悠念身邊慢慢朝前廳走去.哼哼,最近那只二毛臭雪雕老是送東西來討好它的主人,口胡!它要貼身守護,它家漂亮的主人才不會被搶走!

此時,前廳.

典治和齊蔚藍臉色都不怎麼好看的看著桌上的兩封書函,黃色的信封上,只有正中間的幾個字--萬環訓練場.

"查到了."坐在另一邊,同時操縱著好幾台電腦的涼翰出聲道,嚴肅的表情,絲毫看不出笑起來時那妖孽味道十足的花花公子模樣.

"怎麼樣?"齊蔚藍焦急的問道.

"消息被封閉的很好,網絡上沒有任何的流傳,連續攻破了訓練場的七個網絡系統才找到一丁點信息,大哥現在還在訓練場,不過可以放心,既然他們敢發這封入場函,就代表他們還想把大哥當籌碼,大哥不會有事的,再說,以大哥的實力,他們硬的是關不住他的,媽媽你別想太多."

"是啊."典治摟過妻子,安撫道:"涼禮一向聰明,能力更是無庸質疑,你別太擔心."

齊蔚藍看了眼丈夫和兒子,歎了口氣,"我比較擔心的是悠念和瑭剡.明明明年春天才允許新人進入的訓練場竟然在這種距離新年僅僅兩個月的時間發來入場函,我擔心會是莫洛家族等那幾個家族特意和訓練場那邊聯合起來算計報複悠念的."而瑭剡還小,性子雖然惡劣但還是個很單純的孩子,要是被牽連報複,還不知道會被怎麼欺負呢.

"媽媽,悠念現在是委員會的人,是拉響小提琴'女神’的人,他們不敢輕易出手的,更何況只是去兩個月便會回來,正好讓悠念去看看到底什麼情況,若是明年春天去,那就得明年新年才能回來,那樣的話,才是我們真正該擔心的."涼翰在一旁無奈的出聲,這個母親,在悠念的事上總是這麼風風雨雨,優柔寡斷的,真讓人想象不到這是他們羅生若家族果斷殺伐的當家主母.

齊蔚藍還想說什麼,卻見悠念把自己包成了可愛的蠶寶寶的慢吞吞的走了進來,半眯著眼眸一副隨時要睡過去的樣子,連忙上前扶住.

"謝謝媽媽."悠念做到沙發上,對著齊蔚藍淡然又乖巧的笑了笑,頓時讓齊蔚藍滿心不舍,這麼可愛漂亮的女兒就要離開她身邊了,這該死的萬環訓練場,特麼真想踹了他們的老窩!

"悠念,這是你的."典治拿起桌上其中一封信函,遞給悠念.

悠念接過,看到上面的五個字的時候,眉梢挑了挑,當初還不給她去,現在反倒寄邀請函來了?不對,是不容拒絕的入場函呢.

"什麼時候出發?"悠念看都不看,直接問道.涼禮還在那邊,她現在還是羅生若悠念,那麼她就不容許自家哥哥被外人欺負.

"晚上."

"好."悠念一點兒異議都沒有.

"你自己看看需要收拾什麼東西,你沒做完的任務給我."典治說這話的時候覺得特別的苦逼,心里把萬環訓練場給劈成了九瓣十八塊,本來家里的任務有一大半是涼禮一個人完成的,他們搶了一個涼禮之後竟然又來搶悠念和瑭剡,這下好了,他不能和他心肝寶貝妻子雙宿雙棲了,得一天到晚忙個半死了,本來還以為多生幾個可以早些退休休息的說.

悠念點點頭,拿著入場函回了屋,一家人一大早都被這兩封萬環訓練場的入場函給擾了心神,都沒有注意到今天的娛樂頭條,悠念和單姜甯蛨皉b一起的相片被放大到了一個大版塊.

悠念才把睡衣放下,家族分配給的任務手機便響起了.

大毛叼著手機走了過來,悠念一邊梳頭一邊接過手機,"這里是羅生若悠念,暫停接生意,您可以選擇羅生若典治,羅生若涼翰,齊蔚藍與您商談."

啪的,掛上.

不到幾秒,手機又響了.

悠念看著手機上那陌生的座機號,好一會兒接起,還未出聲,那邊便傳來了一個帶著微微急切的聲音,"我是羅生若悠念."

------題外話------

貌似改版後有很多親一號都木有票票?

上篇:V18容貌恢複成藍影    下篇:V20萬環訓練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