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021找到涼禮大哥   
  
021找到涼禮大哥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不用了.舒殘顎疈"悠念坐進電梯,跟著鑰匙上的信息上了三樓,找到最里處的306號房.

"我就住在樓上喲,還有不到十五分鍾,悠念小姐需要幫忙嗎?"

"不用."語畢,門哐的關上了,被關在外面的珂亞嵐修摸了摸鼻子,銀灰色的眸子狹長魅惑,笑得很是邪氣.

悠念看了看自己的屋子,看著下面踩著的板磚,是空心的,卻很是堅固,而且構造很特別,如同拼圖,好似能將其拼成各種東西,連四周牆壁和天花板都是如此,再看桌椅和床,同樣是拼湊而成的,與身下的板磚連在一起,不過那個棉被床鋪……

"悠念小姐,距離宿舍陷阱啟動還有不到五分鍾,我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你,陷阱啟動時桌椅床板什麼的可以不用在意,但是棉被床鋪是必須自己拯救的,否則晚上睡覺會沒被子哦."珂亞嵐修靠在悠念的門板上出聲道.

"謝謝你的提醒."悠念看了看自己的行李,再看四周仿佛隨時會雞飛狗跳亂七八糟的事情的裝潢,悠念覺得自己的行李也許會一不小心被這個房子給抽出去,或者吞掉.

悠念眼睛轉了轉,看了看時間,還有兩分鍾陷阱啟動,悠念翻出行李,看到了單姜痤鼓漕葸_寶便攜袋,打開,果然是一袋碎碎的小零件,悠念嘴角勾起一抹笑,真不愧是單姜琝o.

悠念站在角落里,手中刷的多了十張黑金色撲克牌,咻的一下朝整個地板如同鋸刀一般的劃去,頓時整個地板仿佛被什麼巨大的力拉起來一般,呈條狀被整個掀了起來,釘在了牆壁上.

"哇哦~."悠念看著那被掀起木板的景象,眉梢高高的挑了起來.

只見那下面,滿滿滿滿的組織精細卻又糾結難懂的網絡,還有各種青灰色的器材和晶片,而就在悠念還未打量出個什麼的時候,陷阱啟動時間到,所有的齒輪咔的一聲開始啟動,悠念甚至可以聽到天花板和牆壁里傳來同樣的機器啟動的聲音.

悠念快速從袋子里抓出一把碎零件,啪啪啪的就朝地板的每一個齒輪射去,頓時咔的一聲聲聲響,齒輪全部停止轉動,地板內的東西頓時因為電流給予不足,冒出白煙,啪啪幾聲,炸了.

而悠念手中的黑桃皇後一揚,那把地板釘在牆壁上的撲克牌便仿佛被什麼巨大的磁力吸引,快速的飛回悠念手中,一塊塊地板落回地面,把被破壞掉的陷阱蓋上,而天花板和四周牆壁不斷組合變化著圖案,卻遲遲沒有動靜,悠念知道,攻擊也是間歇性的,說不定只是為了讓他們有心理壓力所以才一直變動.

悠念可不希望在大冬天的連個暖暖的覺都睡不上,外面已經那麼多陷阱了,里面就不用了吧.悠念心道,然後很無良的開始和破壞地板陷阱一樣的開始破壞天花板陷阱和牆壁陷阱.

如果這個宿舍的設計師知道自己的陷阱就這麼輕易的被悠念用幾張撲克牌和幾個螺絲螺母給破壞掉了,一定會哭的!真的!因為他已經在哭了!正趴在他的辦公室哭得叫爹喊娘.

搞定了會妨礙她睡覺的陷阱,悠念開始把自己心愛的白色絨皮鋪上自己的床,華麗純白的狐裘地毯,乳白色的蕾絲窗簾,在牆上釘進幾個釘子掛上自己的衣服,廁所……

悠念發現他們竟然沒有獨立的衛生間!只有一個小水槽在一旁供刷牙洗臉洗手!

臥槽!

這絕對是坑爹啊!他們是把錢都用在全島陷阱上了吧,連個獨立衛生間都不給人,尼瑪簡直就是找抽!

悠念默然兩秒,然後一如心里沒掀桌前開始整理房間,然後拉開門,頓時看到一走廊的雞飛狗跳,噼里啪啦的聲音中摻雜著不少的血腥味,可見那一個個緊閉的門中戰況有多麼的慘烈.

當然,走廊似乎也不見得會有多平靜,這哪里還是可以走人的地板,明明就是滿是荊棘的道路,兩邊牆壁同樣是一根根尖銳的刺,只容許一個人經過,不過應該沒人敢去冒這個進去了就出不來的危險,誰都不知道這兩邊的刺會不會突然合攏了起來,把人給戳得稀巴爛.

悠念心里才想,那兩邊的刺便很歡脫的如同豬籠草一般的合攏在一起!

悠念果斷關門回屋,拉開窗戶跳了下去,面對再一次飛過來的激光,反手抓住身後二樓的窗戶,身子利落的往後一翻,翻進了身後不知道是誰的的屋子,隨手拍掉一支射過來的袖里劍,悠念抬眼,對上一雙驚愕的銀灰色的眼眸,和一具精壯白皙的身軀--光溜溜的那種--一絲不掛的那種……

悠念的目光掃過那白嫩嫩的屁股和筆直的雙腿,淡定的好似在欣賞什麼藝術品,頓時讓珂亞瑾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臉色通紅,偏偏此時面對這個屋子里不間斷的攻擊,他根本沒有時間去拿他的浴巾,只得這麼光溜溜的一絲不掛的在悠念面前做各種動作!--為神馬這句話感覺這麼猥瑣?

"女人,你看夠沒有?!"

暴怒的話讓悠念抬起眼看向這具年輕的身體的主人,一頭紫色的發似乎剛剛洗過,濕漉漉的搭在頭上,滴滴答答的滴著水滴,一向狂傲不羈的天上地下唯吾獨尊的帥氣面容此時因為羞惱而帶了一絲可愛的稚氣,背對著她,扭著頭瞪她,似乎很是不願意被悠念看到他身前的小瑾瑾……

悠念挑了挑眉梢,在珂亞瑾一邊氣急一邊躲著陷阱,卻還在拼命的夾著雙腿捍衛貞操的模樣,突地噗嗤一聲笑,"你一個男人還怕被看?"

"管你屁事!快滾!"珂亞瑾惱羞成怒,尼瑪勞資為什麼要給你看!而且一個純爺們在一個女人面前光溜溜的跳來跳去,小鳥也跟著跳來跳去,這簡直就是要囧死人的丟臉!

悠念一邊眉梢挑的更高了,卻只是淡淡的再一次瞥了眼珂亞瑾那年輕精壯的身軀,在他就要掀桌暴走的時候身子輕輕一躍,跳出了窗子,這一次落地很順利,悠念看了看身後看起來整個屋子都在晃動的宿舍樓,真心覺得這個訓練場又變態又有趣,當初涼禮和莫洛左翼竟然在這種地方訓練了六年,還是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出去的!

牛人!

第五訓練場管理人在哪里呢?悠念眉頭微動,那個男人既然說只要她能找到就會告訴她涼禮在哪里,那就代表想要找到管理員必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者說只是挖個坑讓她跳?

一個回旋鏢飛了過來,悠念直接一張撲克牌射過去打落,滿心無語,這里還真是不止躺著也會中槍,根本就是連站在坑里都會中槍!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讓他自己出來了."悠念狀似有些無奈的聳聳肩,嘴角笑容淺淡柔和,撿起地上的回旋鏢,悠念站起身,手中的回旋鏢一扔一扔,眼瞼猛然一掀,神秘美麗的桃花眼中厲光乍現,手中的鏢猛地朝不遠處射來一道道激光的林間射去--

"嘣!"林間傳來一陣機器炸掉的聲音,回旋鏢咻咻咻的又回到了悠念手中.

"第五環管事的人什麼時候出現在我面前,我就什麼時候停手."悠念聲音不大不小的在整個空地上響起,悠念知道,這里必然是有監控器和聲控器的.

話已至此,悠念可不會再客氣了,這里的陷阱是多得數不勝數,不過,慢慢來,總會破壞到讓他們無法接受的地步的.

"砰!"

"嘣!"

"噼里啪啦……"

時間滴滴答答的過去,宿舍陷阱啟動後的強烈動蕩十分鍾過後,在宿舍內的人總算是可以喘口氣,此時一個個的趴在窗戶上,目瞪口呆的看著悠念在樓下一個個的把陷阱破壞掉,一臉難以置信,他們不是沒找過陷阱設置在哪里,不是沒想過怎麼破壞,但是事實卻讓他們知道,休想!

你能在每走兩步的情況下踩中一個致命陷阱下找到陷阱源,然後破壞掉?先不說你能不能成功破壞掉,精疲力竭的你能平安活著回宿舍就不錯了,偏偏宿舍和外面同樣危險,誰敢冒著失去力氣的情況下去找那什麼該死的陷阱?

回旋鏢已經不成回旋鏢了,悠念把僅剩的一小塊朝這塊空地最後一個陷阱射去,只是被一根突襲而來的樹枝擋住了.

一個挺拔健壯的身影從林間走了出來,中年,臉色稱不上多好看,很是嚴肅.

悠念淡然淺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你就是管事的人?"那麼柔婉的語氣,偏偏她手里一排紙牌刷的張開呈扇形,又啪得收起,一下一下的,讓人心髒都跟著一緊一松,仿佛在說他若不是她要找的人,她就繼續破壞這里的陷阱.

"我是第五環訓練場總教官,嚴肅."

"是不是管事的?"悠念才不管他叫什麼,干什麼的.

嚴肅看了悠念好一會兒,微微頷首,"是.跟我來."語畢,便轉身離去.

悠念收起撲克牌,末了覺得似乎就這麼收手有些不夠氣人,不夠平複她內心的不耐煩,于是手中的撲克牌咻的把這塊場地上僅剩的一個陷阱砰的一聲給炸掉了.

前面嚴肅大叔的背脊明顯一僵,扭過頭看著悠念,臉色極其的難看,悠念則是很純良的歪了歪腦袋,"這是利息."

噗……

後面的宿舍樓里有誰忍不住笑噴了出來,第一次見到這個無情的大叔臉色這麼難看,實在是太解氣了!哈哈哈哈……

嚴肅大叔即刻果斷的扭過頭快速的走了起來,悠念跟在他身後,意外的沒有遇到任何的陷阱機關,悠念看似不在意,其實心里卻是清楚的很,他們是被她的破壞力嚇到了吧?

不過想想也是,整個島的陷阱機關用了將近一個世紀才完成,每一個都是由世界最強機械工程師家族一代一代研究,並且親自出手裝上的,花費了多少心血和金錢根本無法計算出來,悠念今天毀壞了將近二十個,簡直就是在他們心口上劃刀子啊!

最重要的是,再被悠念這麼破壞下去,那個家伙會瘋掉!不過他現在也差不多幾乎半瘋了囧……

嚴肅帶著悠念漸漸進入森林深處,一棟兩層樓的樓房出現在眼前,進入一間類似于辦公室的屋子.

"我大哥在哪里?"悠念拉過一張椅子,開門見山的問道.

"你想知道?"嚴肅坐在辦公桌前,看著對面的悠念,嚴肅的面容上,意味不明的看著悠念.

"請不要跟我說廢話,我的耐心已經用完了,你應該知道的."悠念直接一張撲克牌釘在桌面,淺笑嫣然的面容上,美麗的桃花眼很柔和似水,卻莫名讓人心生寒意.

嚴肅不動聲色的看了眼桌面上的紙牌,小丑王咧著嘴嘲諷的看著他,"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們就不必繞彎子了.想要見你大哥,把你手中的七個六芒星交給我們."

悠念嘴角的笑容深了深,"訓練場和十三爵打算合作了?或者已經在合作了?"十三爵也打過她的六芒星主意,但是她的東西,哪是別人說要就能要到的呢?對于領土和所有物的占有欲,悠念可是和她的潔癖一樣強的變態的.

嚴肅一如他的名字,絲毫沒有除了嚴肅以外的表情,"這和十三爵無關,你也不必問太多,把六芒星交給我們,下一秒我們就可以帶你去見你大哥."

"這是威脅嗎?"悠念站起身,彎腰,雙手撐在桌面,面上的笑容因為加深而變得邪肆危險,"你知道威脅我的人下場都是怎麼樣的嗎?"

嚴肅臉色一變,這個女人太囂張了,竟然敢威脅身為總教官的他!雖然說這個少女在四校聯賽上面表現確實不錯,但是總歸不過是沒有經過訓練場正統訓練的業余武者,就算身份再特殊,在他們這些職業武者,職業教官眼里,是根本比不上珂亞紗織珂亞嵐修等那些從十二歲開始就在這里接受訓練的他們的學生的.

"請你放尊重點,羅生若家族的家教就是這樣的嗎?"被一個小輩威脅了,嚴肅一本正經的看著悠念.

"你可能忘記了一點."悠念站起身,纖細的身影筆直的站在那里,一身令人無法忽視的風華,纖細的手中,指間驟然出現一把撲克牌,"羅生若家族的所有家訓條例中,唯一一條對外人的,是不能反抗比自己強的人."

"而你?"悠念微笑著看著嚴肅,"想試試看誰才是真正的強者嗎?"

嚴肅一拍案桌站起身,這個女人實在太讓人火大了!嚴肅的臉越發的嚴肅起來難看起來,但是,不等他說什麼,桌上的座機便響了起來,嚴肅看著悠念,接起電話,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跟他說了什麼,嚴肅的臉色一瞬間猙獰了起來,一臉憤怒和不甘.

好一會兒掛上電話,嚴肅不悅的看著悠念,"最後問你一次,交不交出六芒星?"

悠念挑高了一邊的眉梢,"這麼想要啊,不如這樣吧,你告訴我為什麼十三爵和你們都想要我的六芒星,我就給你,怎麼樣?"

嚴肅怔了怔,似乎沒想到悠念會突然說這一句,這個女人不是該抵死不給嗎?要不然十三爵怎麼會拿她沒轍?不過……

"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悠念坐回椅子,雙腿交疊起來,一只手撐著自己歪歪的腦袋,懶散而優雅的姿態,霎時仿佛讓空蕩蕩的屋子變成了金碧輝煌的宮殿.

嚴肅揉揉眼睛,暗罵見鬼,目光看著悠念,心中算盤不停的打著,心中的貪婪在漸漸凝聚,那塊傳說中的板塊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天堂,神秘的力量,強大的武力,而如今,這個女人就是關鍵,明明就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情,十三爵偏偏擔心這擔心那,結果就是越來越多的勢力知道這個引路者的存在,既然十三爵不可靠,那麼只能靠他們自己了,相信上頭非但不會怪罪,反而會開懷大笑的!

"好.我就告訴你,相信你是個說話算話的人."

"如果你們萬環訓練場說話算話的話,我當然不會耍賴."悠念點點頭,她本身最討厭的就是出爾反爾的人,不過要是別人自以為是把她的話擅自想偏,那就不管她的事了.

"你手中的六芒星是開啟黑暗聖經第三層的鑰匙."

"就這樣?"悠念挑了挑眉梢,這個人還是有所保留的,比如第三層有什麼東西,他沒有說,不過就算他不說,她也大概猜得到,"那我大哥在哪里?"

"給我六芒星,我就帶你去見他."這個男人對六芒星,不對,或者說第六塊板塊非常的執著.

悠念沒說二話,直接把掛在胸口的六芒星柱體扔給他,嚴肅接過,嚴肅的臉上才咧開笑容,頓時就僵住了,連悠念都驚訝了下.

只因原本在悠念手中是好好的柱體的六芒星才到嚴肅的手中,頓時分解成了原先的七個六芒星徽章,仿佛磁場突然消失一般.

"怎,怎麼會這樣?"嚴肅難以置信的看著手上的七個徽章,有些慌亂無措的連忙繞出桌子,把七個六芒星塞進悠念手中,就見七個徽章一到悠念手上,頓時又仿佛啟動了什麼磁場,有序的擠壓在一起成為柱體.

嚴肅頓時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不是壞掉或者怎麼樣,只要鑰匙還在,他們就有機會找到第六塊板塊大陸,只不過看來想要開啟黑暗聖經第三層,這個女人是必不可少的了.

"這個看來還是要放在你那里,走吧,我帶你去見你大哥."被這大起大落搞得險些心髒猝停,嚴肅也沒心情再計較什麼了,反正他們把涼禮留下來的原因就是為了牽制悠念,只要兩人都在這里,那麼就不用擔心會被逃出手掌心.

悠念跟在嚴肅身後,手里把玩著這個古怪的六芒星,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什麼力量在牽引著它們發生這樣的變化?難道是因為她身體的磁場問題?

如果是璃兒,會很快找出原因的.悠念一點兒都不負責任的把六芒星塞回口袋,沒錯,璃兒說藍影的面容極具欺詐性是真的真的非常的具有欺詐性,從來沒有一個人能想悠念那樣把表里不一這個詞展現得這樣的淋漓盡致.

這個女人好奇心很強,但是她從來喜歡動手超過動腦,原因是這女人很懶,所以她不喜歡拐彎抹角,不喜歡陰謀詭計,她懶得跟別人動腦筋斗智斗勇,讓她去古代搞宅斗搞宮斗,不用懷疑,不用幾秒刷刷的把讓她不高興的什麼正妃側妃小妾都給咔嚓掉,可能會把她最討厭的種馬皇帝神馬的也咔嚓掉,那種男尊女卑的世界,絕對會因為悠念而亂成一團糟.

這個女人,連殺人都是帶笑的.

因為她把這一切都當成了游戲,什麼時候游戲結束了,什麼時候她覺得沒興趣了,無情的拍拍屁股轉身離開,不管身後是悲傷逆流成何還是血腥彌漫世界,什麼樣的地方生出了這樣一個怪胎禍水,沒人知道,包括璃兒,什麼樣的人怎麼樣的情才能留下這個女人,沒人知道,包括璃兒.

"涼禮不在第五環訓練場."走了一段時間,卻見嚴肅沒有腳步放緩的跡象,悠念出聲道,他們走的時間已經超過了悠念從入口來到第五環的時間了.

"他在第十八環."

世界貴族里的孩子從十二歲進入訓練場,從第一環到第六環六年時間後就可以畢業離開,而後面的幾環危險程度太高,而且機關不容他們控制,他們也不知道如何控制,所以連他們這些教官都不敢輕易邁入的地方,那些在外面都已經天天面對死亡,神經緊繃了六年的少女少年又怎麼會願意進去更危險更讓人神經緊繃的地方找死呢?

所以當涼禮時隔畢業出去八年後又進來,並且要求進入十三環以上的訓練場,著實讓他們驚訝,只不過後來想到了悠念,他們也就允許了涼禮的要求.

涼禮能闖進十八環,其實他們這些了解十三環以上的環境和危險程度的人比外界的人更加的難以置信,當初祖先為什麼要弄出這麼危險的他們無法駕馭的訓練場出來他們已經無從得知,但是涼禮卻是史上第一個闖過十五環,並且順利活下來的人.

該說不愧是羅生若家族的人嗎?

走到危險系數開始往上飆升的第十三環訓練場,嚴肅大叔停下了腳步,不再往前,而是帶著悠念走進了十三環監控室內.

"嚴教,你怎麼來了?"十三環監控室內,一個打著哈欠的年輕男人看到嚴肅,立刻緊張的站了起來.

嚴肅只是看了他一眼,"把十八環內的監控調出來."

"噢,好."年輕男人一個敬禮,開始手腳麻利熟練的調出監控影像,十八環的影像很快調了出來,由衛星監控的十八環很快鎖定了涼禮所在的位置,這不看還好,一看頓時讓悠念站起身往外走.

只見屏幕上,涼禮坐在一棵茂盛的大樹樹干上,臉上毫無血色,鮮血從他身上一滴滴不間斷的滴落,風一吹過,隨著樹葉的搖晃,讓人覺得涼禮身子也跟著搖搖晃晃的,好似要掉下去一般,而他身下,是一個流速極快的瀑布,下面巨石崎嶇,要是不小心摔下去,是要血肉模糊的.

"你要去哪里?"嚴肅見悠念臉色不太對勁的快步走了出去,連忙跟上去問道.

"去見我大哥."她是羅生若悠念,涼禮是她大哥,她怎麼可能看著涼禮死掉卻不加理會?沒錯,涼禮受傷嚴重,悠念透過視頻都能看到那細胞因為供氧不足而開始衰弱死亡,涼禮受傷的部位是肺部.

"你開什麼玩笑……"那里可是十八環!他們都不敢踏入的禁區!

悠念身子驟然一轉,一張鋒利的撲克牌夾在指間,抵在嚴肅的脖頸動脈處,劃出一絲猩紅的血絲,悠念微笑的看著他,"我最討厭出爾反爾的人,難道你以為我所說的見大哥,只要看看監控視頻就可以了嗎?嗯?"

嚴肅整個人僵在原地,脖頸冰冷的觸感讓他有種抵著他的不是一張紙牌,而是一個鋒利的刀片,只要輕輕一劃就能割斷他的動脈!而面前這個精致美麗的女人,嘴角含笑,眸光似水,卻讓他一瞬間覺得眼前一黑,眼前的女人長著黑色的翅膀,猶如惡魔,猶如微笑的死神,明明沒有感覺到殺氣和壓迫感,然而他卻覺得呼吸困難,好似有一雙看不到的手,在扼住他的咽喉.

直到悠念收回了手,消失了蹤影,嚴肅呼吸徒然一松,驚愕發現他已經汗流浹背,一臉的冷汗!

這個女人……

真的會乖乖被他們掌握在手中嗎?嚴肅眉間不禁染上一抹擔憂慌亂.

……

鞋子已經被雪浸得冰涼冰涼的,太陽漸漸的西移,悠念速度全開,空氣中只余淡淡馨香和被觸動了機關卻攻擊不到人的滿地狼藉.

悠念很快到達了第十八環訓練場,前腳一進,悠念看著這茂盛綠蔭的各種七彩的植物,就發現這個訓練場的最大危機是什麼了.

"咔呲,咔呲……"悠念腳步朝一朵顏色美麗,呈蟠桃狀,散發著弄弄的熟透了的桃子味道的大花苞走去,四周都是碧綠帶刺的藤蔓,隨著悠念的走進,藤蔓一顫一顫的,仿佛在試探著什麼,然後猛然停止顫動.

食人藤,每一根刺都含著強烈麻醉劑,只要被刺一下,短短五秒內就能讓你全身麻痹,然後被藤蔓拖走吃得連骨頭都不剩,這個訓練場幾乎有大半的植物是食肉的,攻擊力強悍,欺詐性高級,甚至有些許智力的活植物,再加上這里還有各種不為人知的陷阱,草木皆兵,進來這里還真要睜著雙眼別想休息了.

好在悠念是獸主,和身為植物界之主的璃兒關系匪淺,身上沾染了不少她的氣息,再加上動物和植物之間的關系息息相關,它們是不攻擊她的.

省去了不少麻煩,悠念循著植物們給她的規律走,悠念很輕易的躲過了未知的陷阱到達了涼禮所在的地方.

水流湍急的瀑布之上,一棵大樹宛若迎客松一般屹立在瀑布九十度垂直落下的位置,涼禮坐在那探出了瀑布之外的樹干之上,染紅了樹干的鮮血引得繞著樹的藤蔓蠢蠢欲動的努力往上躥,奈何根連著地,怎麼努力往上伸展,也只能勉強的纏住涼禮的鞋子,于是涼禮穿著皮靴的腳被藤蔓包成了一個球,好似花朵.

悠念輕輕躍上涼禮所在的那根樹干上,美麗的眼眸打量著這個好久不見的大哥,失血過多而蒼白的面容很精致,他閉著眼,長長的睫毛有如蝶翼輕闔,帶出兩抹優雅美麗的波浪,挺拔的鼻梁下是兩片薄薄的唇,下巴尖尖的,似乎在這里吃了不少苦,及肩的黑壓壓微微卷曲的發細的如同絲線綢緞,此時沾著點點猩紅的血跡,纖細卻精壯的身軀被黑色的緊身皮革裹著,被劃破了不少,而肺部,最為嚴重.

霍--!

悠念才走進一步,涼禮突然睜開雙眼,兩只冰釘夾在指間,毫無反射任何光亮的桃花眼沉沉的看著她,看不出任何情緒和警惕,如同一汪引人深入探尋的幽深桃花源,明明黑得可怕,沉寂的可怕,卻又讓人好奇,當這樣一雙眼睛倒映著自己的面容時,會是如何讓人驚豔的美.

"大哥."悠念沒想到這個男人明明已經臨近死亡了,卻還能這般的警覺,就憑這一點,悠念就會救他.她喜歡頑強的人.

涼禮聞聲,卻是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皺,手中的釘子捏的越發的緊了起來,面無表情的臉色,目光沉寂如涼水,又是幻覺?這些藤蔓也具有迷幻氣味?

"大哥."悠念挑了挑眉梢,朝涼禮優雅緩慢的走了過去.

"別過來!"直線式語調此時因為悠念的不聽話而帶上小小的起伏,涼禮手中的釘子一緊,肺部傳來的疼痛都沒能讓他變一下臉色,皺一下眉頭,但是此時這個幻覺卻讓他的面癱臉幾近崩壞,竟然還有和小念一樣的味道……

"大哥,你不疼嗎?"

涼禮看著蹲在自己面前的人,意識被強硬的集中,卻越發的力不從心了起來,全身僅剩的最後力氣都在手中,然而看著眼前的人,即使只是幻覺,他還是下不了手,即使如今他所受之傷也是因為這種幻覺,但是……

果然還是下不了手吶……

"小念……"

手中的釘子頓時一松,落入湍急的瀑布消失了蹤影,幽深無底的眸子輕輕闔上……

"唉."悠念無奈的抱住進入死亡倒計時的涼禮,真是個笨蛋,竟然跑到這種地方來,自然界的力量是最強大的,如果今日她沒有一身特殊的能力,她懂得再多,也是招架不住的啊!

穩住涼禮的生命,悠念讓極地鼠們幫忙找了個山洞,把涼禮安置在里面,拾了些柴火,把璃兒送的一枚紅繩帶綁在涼禮的手腕上,上面有璃兒的氣息,以防在她不在的時候昏迷的涼禮會被山洞里的植物們拆解入腹.

搞定好一切,悠念才走出去准備找些食物,現在是大雪天,大部分動物都冬眠了,再說這一環地界上獸類稀少,唯一算是數量比較多的是極地鼠,不過它們還要跟這里的對它們虎視眈眈的植物對抗,悠念就不麻煩它們了.

悠念在森林里挖了些冬筍和一些冬野菜雪蘑菇,順便撿些不算特別破舊的鍋碗瓢盆什麼的不在話下,優雅的姿態,高貴的身姿,怎麼看都該是住在皇宮內受盡萬千寵愛的公主,然而她卻如此熟練的做著這一切,仿佛她也是吃過那種山窮水盡的苦,在令人絕望的生活中摸黑爬滾一般,讓從監控器中看到這一幕的人,心髒狠狠的震撼了下.

難以想象,這樣的美麗的人,怎麼會有人舍得讓她吃苦?那樣的優雅高貴,手里拿著野菜破碗,更加的讓人心酸難受.

肮髒殘酷的世界不適合她,她就該住在城堡,享受一切的美好!

悠念當然不知道那些人心之所想,東西收集的差不多之後,悠念便打算原路返回,只是因為涼禮已經安全下來了,有些閑的悠念各種坑爹找抽的惡趣味又蘇醒了起來.

此時她看著被眾植物隔離的一塊空雪地,心癢手癢連腳也癢,威力巨大的陷阱神馬的,好好奇是什麼東西哦~.

悠念撓了撓臉頰,戀戀不舍的看了眼空地,監控器那邊的人揪著衣領緊張的看著她,心中暗念為什麼這女人要用這麼古怪的眼神看著那里?那里有陷阱嗎?拜托,不管怎麼樣,你還是快點回山洞吧!你這麼優雅的拿個破碗破盆的實在讓他們接受不能啊喂!

悠念如他們所願的扭頭按來時的路走了幾步,然後猛然回頭,一個破碗就朝那個空地砸去.

悠念扭頭看著被碗砸到的雪地,兩秒,毫無動靜.

悠念眨眨眼,扭過頭准備走人,然後腳下卻猛然一空,悠念整個人向下墜去,甚至是四周的樹木也往下墜去,以被碗砸到的空地為圓心,方圓幾米的雪地都開始猛然下陷,好似沙漠流沙,沼澤濕地,速度之快根本讓人反應不及.

悠念眉梢動了動,看了眼身邊墜落的樹,伸手抓住樹干,借力開始在一棵棵樹之間朝下陷范圍之外的地方跳躍,下面仿佛有什麼巨大的吸力在吸收著這一切的生物,悠念腳尖只是輕輕的碰觸,都仿佛被什麼拉住了腳往下拉一般,費了不少勁才跳到了邊緣.

"嚶嚶嚶嚶--"奇怪的聲音細如蚊蠅的傳入悠念耳中.

悠念躍上邊緣,看著這偌大的流沙漩渦一般的巨大凹陷,白雪緩緩流動著一棵棵大樹和植物被吞噬在最中心的漩渦眼中,而就在這令人無法抵抗的綿軟和吸力中,一顆如同小草一樣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在不斷的往上爬,前一秒被滾落的石子砸下,但是在就要被吸入漩渦眼前竟然還非常頑強的揮動著四條細細的如同觸角一樣的東西往上跑著,一下一下,絕對不認輸的頑強.

悠念感受了一下,這東西竟然不是獸類!而是植物!

你妹!這世界玄幻了嗎?一棵草在跑?

不過,很有趣啊!

悠念在旁邊撿了條長長的藤蔓往那東西扔去,那東西頓時又上道又不客氣的開始爬上藤蔓,很歡脫的朝悠念跑來.

悠念看著這一幕,心里有個小人在直抽嘴角,璃兒快來,有棵變異了的草在跑!

那草跑上來後直接纏上了悠念的褲腿,綠油油的四條細細的像是觸角一樣的東西緊緊的吸附在悠念的褲腿上,腦袋是像蔥頭一樣白白的,沒看到眼睛鼻子之類的超自然東西.

"你是什麼東西?"悠念甩了甩腿,沒甩開.

"嚶嚶嚶嚶嚶……"你才是東西,你全家都是東西!

悠念眨眨眼,聽不懂它在說個什麼東西,果然不是獸類,那麼就是植物類咯?

"好吧,你以後就叫三毛."帶回去研究一下.

"嚶嚶嚶嚶嚶……"尼瑪,神馬三毛,小爺有四根毛!要也是叫四毛!

聽不懂,悠念懶得去猜它在說什麼,抱著僅剩的幾個蘑菇和破碗朝山洞走去.

已經見識過了這個訓練場陷阱大概的威力和波及范圍,滿足了好奇心的悠念便不再節外生枝的平安回到了山洞,涼禮已經醒來了,正看著自己完好無損,連個傷疤都沒留下的身體,聽到已經近了的聲音才緩緩的抬起頭,露出一張毫無表情,卻精致帥氣的面容.

"大哥."悠念嘴角笑容淺淡柔和,望著涼禮那雙深深的,仿佛有一滴水滴落下,叮咚一聲,整個平靜的湖面蕩起美麗的波紋,一圈圈的,黑漆漆的,美得不可思議.

怎麼辦?竟然對自己的大哥起了收藏的心思……

悠念沒有注意到,趴在自己褲腿上的三毛突然扭著腦袋看了看涼禮,又看了看悠念,然後忽地一條碧綠的觸角猛然伸長,絆住悠念正往前踏的腳.

"噗--"

兩雙輪廓如出一轍的桃花眼近在咫尺.

上篇:V20萬環訓練場    下篇:V21曖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