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30浮石場   
  
v30浮石場

g,更新快,無彈窗,!

前面的男人眼角淡淡的掃了拿著計算機按個不停,卻詭異的和他的手下相處融洽的少女,蒼白俊美的臉上,一雙金眸微沉,幽暗,卻意外的少了些冷冽的刺骨寒風.舒殘顎疈

繞過幾個彎,一道石門出現在了眾人面前,先遣的幾人上前檢查了一番,很快利用工具打開了石門.

"哇哦~!"藍影看著里面的場景,興味的挑了挑眉.只見那石門後,沒有陷阱機關,沒有暗箭子彈,只有一片空曠,沒有給人站立的土地,只有一塊塊懸浮在空中的磁鐵石,一塊塊的,大小不一,有些足夠讓人站在上面,有些卻小的如同鋪路的小石頭,連接著對面的石門,好似無數條大小不一的小橋.

而那下面,都是尖銳的石筍,掉下去必要將你戳的體無完膚.

"一峰."左護法看向站在藍影左邊的男人,那男人操作著戴在手臂上的電腦,很快凝重的出聲,"這里是必經之路."

三百米的距離,要從這樣的浮石上過,並不容易,畢竟沒有人長了翅膀,這世界上也沒有人知道輕功是什麼玩意.

"我先來."右護法擼起袖子就上前,准備一洗方才被蟑螂吞了的恥辱.

只是未等右護法跳上第一塊浮石,一只蒼白的手攔住了他,蒼白俊美如大理石雕像一般的男人,冷而低沉的嗓音不容置疑的響起,"我來."

"當家!"一群手下驚叫一聲,卻已經看到那男人身影一躍,跳到一塊大石上面,石頭只是上下晃了晃,並沒有掉下去,讓一干人等吊起的心髒頓時一松,但是卻又被藍影給嚇到了.

只見原本應該站在人群中的藍影,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著當家一起,跳上了另一塊較小的浮石.

男人側頭,金色的眸子看著旁邊一身筆直盎然,平穩的立于浮石之上的女人,深沉的耀眼,如同太陽與月亮的結合體,叫人有種耀眼的冰冷的矛盾感覺.

藍影勾著一抹笑,朝旁邊的男人挑了挑眉,仿佛是在挑釁.

"女人."金色的眸子微動,男人的嗓音充滿一種略顯虛弱的陽剛味,"小心."

藍影挑了下眉梢,沒想到這樣一個習慣發號施令,位于頂端的男人竟然會對她說小心兩字,沒說話,藍影身子如同輕盈的蒲公英,輕飄飄的躍起又輕飄飄的落下,腳踩一顆巴掌大的浮石,卻見那小石頭承受不住藍影的重量,噗通一聲猛地朝下落去.

藍影眨眨眼,好似反應慢了一拍一般,實則是因為腳下的石頭竟然帶著一股讓她覺得有趣的磁力,緊緊的吸附著她的腳,好似要把她帶下去一般,在別人看來,就形成了藍影不小心踩到小石塊,然後掉下去的場景,一顆心髒頓時吊到了嗓子眼.

"唔?"一道猶如銅牆鐵壁一般的力緊緊的箍住藍影的手臂,吊著藍影在空中搖搖晃晃,藍影疑惑的抬頭,就見那俊美蒼白的如同大理石一般漂亮的男子站在較大的浮石上,結實的手臂抓著她的手,比磐石還要堅定可靠,任何一個女人被這樣抓著,即使下面鬼魅重重,怕也不會覺得可怕了.

"上來."上面的男人手一用力,藍影便被拉了上來,白色的風衣是長達膝蓋處的蕾絲裙擺狀,此時被風從下面吹開,如同白色玫瑰綻放,落鵠翩翩.

藍影落在男人旁邊一塊大石上面,站得很穩,側頭看向一邊的男人,藍影微微鼓了鼓兩腮,似乎特別不甘願的出聲,"利息一個小時五萬."從十萬減到五萬,她虧大了!明明不需要他她也不會有事,不過人家冒著自己可能也會掉下去的危險拉她一把,藍影也不介意還他這個人情.

雖然這女人無情無義,但是她很渣很渣的喜歡別人對她有情有義.

"不需要."男人淡淡的嗓音落下,那身影便繼續前進了,後面他的手下隨著他踏過的每一塊浮石慢慢前進著.

藍影看著那背影,眸中光芒微動,這男人不接受她用錢還人情呢.

身後的目光讓她有種鋒芒在背的感覺,貌似自從這男人拉了她一把後,後面的人對她的目光和態度都改變了,那種極度挑剔和審察的目光,好像在努力尋找她身上讓他們認同的某些點.

男人第一個到達對面,此時所有屬下也都位于這300米長寬的浮石圈內,藍影由于對小浮石的好奇研究而慢下了不少,此時正位于三分之二的地方,蹲在一塊大浮石邊緣,好像研究螞蟻蟲子的孩子,晶瑩剔透的手指伸出,好幾塊附近的小小浮石好像頓時受到了什麼吸引,朝藍影的手指圍繞而來.

藍影好奇的看著這一幕,想到了那七個六芒星徽章,再一次懷疑這個世界與自己的身體磁場是不是有什麼關聯,或者說自己身體產生的磁場牽動著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麼意義?

"咔--"有什麼機關被啟動的細微的聲響傳入藍影耳中,藍影抬頭,就見前方那如同大理石雕像一般的男人到達了對面,腳下去踩到了什麼東西,開啟了某些機關.

只見磁浮區內,所有的大小浮石突然都震動了起來,迅速的自動移著位,有些沒反應過來的人就因為慣性而掉落了下去,頓時被向上生長的石筍戳的血肉模糊.

"啊--!"

"小心!趴下抓緊了!"左護法連忙出聲大吼.

藍影蹲在身下的浮石上,被身下的浮石帶著走,有趣的看著因為手指的移動而追著過來的幾粒小浮石,比起在場人的一些慌張,藍影根本就是淡定的叫人蛋疼,瞧蹲在那里那天真可愛的模樣,完全就像個懵懂的孩子覺得好玩,她怎麼不看看身下血紅的一片啊!

縱橫交錯的移動三十秒,所有的浮石都歸位一般的驟然停止了移動,只有已經站在了對面的男人和藍影看出來了變化.只見原本天然擺成的磁浮區石頭此時有序的擺成了猶如棋局一般的形狀,每一個石頭都是棋子,不,或者說,人才是可移動的棋子.

"當家?"

"站著別動."男人出聲打斷下屬的話,金色沉靜而隱藏暴戾無情的眸子看著這大小不一,沒有花色的空中棋盤,以鮮血為代價的斗智,有種糜爛的奢華惡心感.

藍影就蹲在其中,仿佛也是一個棋子,好奇的看著那運籌帷幄的男人,她很期待這個男人會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不過很快藍影就被這一群有情有義的人給折服了.

這不是簡單的棋盤,而是加入了五行八卦的棋盤,得出這個結論的原因自然是因為那個男人每下達一個指令,被下指令的人便義無反顧絕對信任的執行,即使上一個接受指令的人已經因為指令的錯誤而掉下去死亡,他們也毫不遲疑,那種對主子的全身心的信任,和全身心的付出,即使是死亡也未能讓他們有些顧忌,有所遲疑.

而那個男人卻能在痛失愛將的情況下冷靜而快速的分析這個棋局的秘密,不多時便找到了某種規律,只是五行八卦本是沒有具體的規律可循的,除了計算還是計算,這個世界似乎並沒有這些東西,姑且不說為什麼這個棋局會有,但是這男人能做到這一步委實足夠讓藍影欣賞了.

"一峰,左跳三格."

"是……"

"會死哦."藍影輕飄飄的話打斷了正要行動的穆一峰,然而他只是頓了一頓,把藍影的話當成了耳邊風一般,按照男人的話行動了起來,如同藍影預言,男人腳在踏上,腳下的浮石立刻就動蕩不安了起來,很快就往下掉了.

"傳說中的愚忠?"藍影一邊疑惑,一邊快速的跳躍而過,快速的俯身一把拉住了穆一峰的手臂,像男人方才拉著她一樣的,把穆一峰吊在空中.

"一峰!"一群人驚叫出聲,看著藍影多了分難以置信,沒想到這個袖手旁觀了許久的少女會突然出手相助.

雖然都是不怕死的漢子,但是在還沒有活夠的時候和死神擦身而過還是心有余悸的,穆一峰搖搖晃晃的吊著,抬頭看著拉著他一個大男人的纖細手臂,還在想不知道她能堅持到什麼時候之時,穆一峰只覺得自己突然被一道力遠遠的給拋了起來,砰的一下落地,然後驚悚萬分的看到自己踩到了當家的腳.

"當家!"當家的有潔癖啊!穆一峰觸電般的趕緊跳開.

"無礙."男人淡淡的道了聲,看著藍影,沉寂的金色的眸子隱隱的煥出璀璨的光芒.

眾人看著藍影,目光也不住的微微變化了些,這就是當家看上的人,他們未來的主母?似乎並不如表面那麼纖細弱小嘛.

"你來."俊美得如同大理石雕像的男人看著藍影,不客氣的把自家屬下的生命塞進了藍影的胸懷.

藍影眨眨眼,"多少?"她可不嫌錢多.

"隨你."這兩人莫名的開始默契了,男人不把錢放在眼里,更何況……意味不明的目光叫人難以猜測.

"好"藍影點點頭對于眼前這條任宰的肥魚又是欣賞了一番,有錢又大方,最重要的是他的下屬全心的信任他,即使是死也無怨無悔,而他也重視他的同伴,否則若是換成其他人,自己的命令錯誤,怕也容不下外人給他糾正打斷,可見這是個英明的領導者.

"那個絡腮胡子的大叔,左跳三步,然後越過前方的小石,直跳可到對面."

"左護法隔空跳兩格,不要碰到小石子……"

"右護法……"縹緲柔和的嗓音在整個寂寥的磁浮區回響著,白色的身影纖細的仿佛一陣風吹過就可以將她帶走,然而她淺笑嫣然,一字一句都充滿了運籌帷幄的自信,灼灼光華,叫人不敢直視.

金色如月般冷寂的目光看著那抹白色,流轉著美麗的金色光華,很好,他拉她一把,她還他數條性命,男人不懷疑,如果方才他沒有拉她那一把,這個少女會就這樣蹲在那里看他們全軍覆沒,即使給她再多錢,怕也不會動一下嘴皮子,很好……

左護法不禁湊近男人,目光看著藍影已經滿是肯定的認同,"當家,她就是……"

蒼白的骨節分明的大手攔住了左護法想要說的話,男人目光始終放在已經把大部分人送過來的少女身上,淡淡的,輕輕的,低沉的嗓音,如同輕喃,"我知道."

最後一個人被送了過去,藍影輕松的在浮石上行走跳躍,很快平安到達眾人所在的對面,脫掉被吸附的滿滿的白色外套,露出里面白色的高腰褲和白色的歐式貴族風襯衫,纖細的身材非常的有料,前凸後翹,腿長要細,一頭微微卷曲如飄蕩在海水中的藻,如同婀娜的少女,隨著她的動作優美的晃動,這個少女,比頂級模特還要完美還要誘人.

咕嚕……

哪個沒出息的咽了下口水?

所有人齊刷刷的看向有些偏二貨的右護法,左護法從來沒這麼嚴重的覺得和這個男人處在同一位置是那麼那麼丟人的!特麼特別想踹死他有木有!

"一峰."男人金眸淡淡的掃了眼,所有人立即眼觀鼻鼻觀心.

"是."穆一峰點點頭,肱二頭肌上面又翻開了一個電腦,連同手臂上的一起操作,很快便找到了出口.

電腦技術人員什麼的果然是出行必備的寶貝,藍影點點頭,好在剛剛救了這貨,要不然等其它人找還不知道找多久.這女人完全忘記自己的妖孽屬性,當初當黑客的時候把好幾個國家玩得財政赤字的不知道是誰哦,當初動幾下手指,把幾個瀕臨倒閉的公司變成如今的商業帝國的又是誰哦.

藍影從來不吃軟飯,她收男人送的車,房,但是不代表她沒錢,相反的她有無數座堪比瑞士銀行的金庫,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而那一切,自然完全歸功于她那妖孽的全能屬性.

一群人漸漸的走進只容得下兩人並肩而行的隧道,早已准備好的火把把四周照的通亮,腳步聲清晰的響徹在四周,藍影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原本有些上斜的路,突然變得有些下斜了,這是突然變成下坡了?

"我們要去的是上面還是下面?"藍影快步上前,越過左右護法走到了男人身邊,理所當然的語氣,淡然淺笑卻略顯疏離的目光,這個女人在清晰的告訴他,他們是平等的.

"喂!羅生若悠念,你快回來!"眾人眼神一變,右護法趕緊出聲喊道,當家的身邊的位置可不是隨便站的!

藍影鳥都沒鳥右護法一下,步伐優雅依舊,嘴角淺笑依舊,走在任何人的身邊,甚至走在任何人的前面,對于她來說,都是理所當然,沒什麼不可的.

男人琉月一般的金色眼眸看著藍影,身邊傳來的溫度和馨香讓他意外的不覺得反感,自從他位于頂端之後,最為深刻的就是那會當凌絕頂的刺骨寒冰,所有人都在他下面,難得有人與他並肩齊驅.雖然這女人意外的囂張,但是感覺還不錯.

"中間斷層."男人低沉的嗓音讓眾人大跌眼鏡的響起,了解事情內幕的左護法只是淡定的神色複雜了下,然後有趣的看著眾人見鬼一樣的表情,特別是穆一峰,手一滑,電腦一個按鍵錯了,險些把電腦給炸了.

中間端層,位于小島上連綿的兩座山之間.

顧譯軒也被抓到了那里嗎?藍影忽然想起了那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便宜兒子,他要是知道他口中的藍影媽媽為了賺錢把譯軒爸爸給忘記了,會不會坐在地上打滾大哭?

"你們今天有沒有看到另一批人上島?"

男人看向穆一峰,那娃抹了把汗,第一次覺得給當家的當差真是件要命的活,第一次見到這樣有問必答的當家,他真的好怕怕啊!

"在……在另一座山上的磁場干擾區!"調出熱能感應的圖,穆一峰臉色驟變了一下,磁場干擾區就在他們要去的位置邊緣,難道他們的目的和他們一樣?

"慌什麼."左護法看了穆一峰一眼,他們要的東西,即使是來自一個地方的人都不一定知道,更何況外面的那些人,"當家,以防萬一,我先帶人過去守著?"

"不用."男人從容淡定,高貴優雅的如同閑庭漫步的帝王.金色琉月般的眸子寒風凜冽,蘭諾家族的人太過貪婪,別人有的東西即使他們沒用他們也一定要有,他們要的東西,蘭諾的人不知道,那麼就不會在意,若是他們表現得如此重視,只怕他們要以為那是什麼好寶貝,死都要跟他們搶.

這也是為什麼五個世界貴族,蘭諾家族排名最後的原因了,如果說炙焰雨家族是最完美強盛的,那麼他們蘭諾簡直就是敗筆,若非需要,他們早就已經被湮滅在曆史的洪流之中了.

感受到那雙金色的帶著冷冰冰的炙熱的眸子又一次掃過自己,藍影終于挑了挑眉,淡淡的出聲,"如果你知道什麼事情,但是又不想告訴我的話,最好不要一直看我,否則後果可不是你承受得起的."

威脅?!所有人一怔,然後臉色頓時一變.

"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威脅當家的!"尊敬愛戴的王是至高無上的,他們怎麼能允許心目中的神的威嚴被侵犯?即使是這個好不容易讓他們認同一點的女人也不允許!

"沒錯!別以為救了我們就可以對當家的不敬!"否則他們甯願現在回去死一死,也不要別人仗著對他們的救命之恩對當家的不敬和拿喬!

"……"譴責的聲音不絕于耳,藍影卻不生氣,只是心中的驚訝越發的強盛了起來,真是讓人驚歎的凝聚力,這樣的一呼百應,這個男人……

王者之風.

不知道是哪里哪家的人.

不過即使是天皇老子又如何?藍影的囂張是連璃兒都覺得心驚蛋疼的,她說的從來不是威脅,而是對會發生的事實的提醒,她看你不爽心情不好的時候是連警告都不會給你一句,就送你去見閻王的.她對于欣賞的人很放縱,但是那是在不觸及她底線的情況下,如果觸及了她的底線,後果是絕對毫無轉圜的余地的.

……

不同于藍影從頭至尾的輕松.

外面普照的陽光之下,羅生若家族依舊巨大厚重的叫人心髒沉甸甸起來,曆史的厚重感,濃厚的仿佛怎麼洗都洗不掉的血腥味,讓人難以喘息.

已經回到羅生若家族的林悠一進門就迫不及待的跑向自己的房間,入目的一切卻讓她驟然停下腳步,臉色一沉,白色的蕾絲窗簾,白色的毛絨地毯,白色的綿軟大床……全是白色的,聖潔而罪惡,就宛如那個女人!

林悠臉色逐漸變得猙獰難看,正張牙舞爪的想要撲上去把這一切都毀掉,卻在下一秒被一道力氣無情的拋在走廊上,發出一聲巨響.

林悠憤怒的抬頭,正對上一雙黑得可怕,不見任何的反光,仿佛滿是鬼魅的深淵,找不到半點人味,她哆嗦著,腦子里一片空白,"大,大,大哥."

"你想干什麼?"涼禮直線式的悅耳聲音涼涼的響起,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仿佛有殺氣在他身邊繚繞.

"我,我只是想回房間."好可怕,他比以前更可怕了,以前的涼禮明明雖然不會理她,但是也會偶爾跟她點頭算是招呼的,比起羅生若悠然要好得多,怎麼現在……

"這里不是你的房間."涼禮說著,伸出精瘦結實的手臂,拉上那白色的房門.

林悠怔了怔,看著涼禮的動作,突然明白了,這個房間已經不再屬于她,即使它最早是屬于她的,但是已經被藍影占領.

"大哥!我才是你妹妹!"林悠扭曲著臉不悅的大吼,屬于她的東西她全部都會拿回來,即使是一個她要放火燒掉的房間她也不允許掛著藍影的名字!

看著林悠從地上爬起來要撲過來的樣子,涼禮黑漆漆的眸子宛如無光的黑夜,指尖驀地出現一根冰釘,直直的抵著她的咽喉,直線式的聲線毫無起伏的冰冷著,"她的東西你一樣都不准碰,不聽話,殺了你."

"大哥,你怎麼還是這麼粗魯啊."有點玩世不恭的嗓音輕輕的響起,一身卡其色休閑裝的涼翰噙著笑,宛如友好的鄰家哥哥,看著被嚇得臉色蒼白的林悠,涼翰嘖嘖的搖著頭,"大哥,你想被媽媽揍啊,怎麼可以這麼欺負剛回家的妹妹呢?來來來,小悠悠,二哥帶你逛逛三個月來變化了不少的家,省得你以後迷路讓人笑話."涼翰笑眯眯的說著,撥開涼禮的釘子,拉著林悠衣袖的一角往外走.

涼翰一路上笑眯眯的跟林悠說話,然而林悠卻只覺得一身從里到外的冰冷.

"這里的梅園,小念當初說喜歡梅花,二哥專門去百花谷收集的樹苗,爸爸又擔心今年冬天小念看不到會傷心,又把樹苗換成了已經長成的大樹,天氣一冷,就綻放出紅豔豔的花,襯得我們小念越發的美麗動人……"

"這里是小念的小畫廊,小念閑著沒事干的時候就喜歡坐在這里畫上幾幅畫,後來媽媽擔心小念把畫隨便放會弄壞,特意讓人過來修成畫廊,看,我們小念的畫畫得多好,上次一林大師過來看到了還想出高價買一副走呢……"

"這里你應該很熟悉吧,是悠然的琴房,小念很喜歡,所以悠然被送走後,我就把它弄成書房了,小念喜歡在午後窩在這里一邊曬太陽一邊看書……"

"這里……"

"……"

"夠了!"林悠終于臉色鐵青的大吼出聲,這里那里,沒有一處沒有藍影的身影,沒有一處不屬于藍影,現在是怎麼樣?涼翰跟她說這些,是要告訴她,這里的一切都是屬于藍影的,而不是她這個真正的羅生若悠念的嗎?!

"真狠,你們真是狠!"林悠憤怒的大吼,"藍影扮演的羅生若悠念多優秀啊,優秀到你們甯願把親生的女兒妹妹扔掉換一個冒牌貨!你們還有沒有良心,我再怎麼差勁也是你們的親生女兒親生妹妹!"

"唔……你這麼生氣做什麼?"涼翰嘴角的笑容收斂了些,似乎對這個女人的不識好心很是不滿,難得他放棄了他心愛的電腦陪她出來走這一趟,這個女人還真是不識好歹.

那無辜的神情,好像真的是她無理取鬧一般,讓林悠更加的心情不暢,本來就因為藍影那麼簡簡單單的被放走,沒有負任何罪而不滿,現在回到這個這三個月來日日夜夜夢寐以求的地方,卻被這般的羞辱,她怎麼能開心得起來?

"我不想和你說話,請你馬上離開!"原本在羅生若家族內因為被齊蔚藍寵著而囂張跋扈的二貨性子頓時爆發了出來,反正不管她做什麼,到最後總有齊蔚藍那個愛女如命的女人給她善後,除了涼禮之外,這個屋里她不怕任何人!

涼翰無奈的聳聳肩,"好心當成驢肝肺,算了,媽媽為了和小念距離更近些,所以把臥室搬到了小念房間對面,你要找她可千萬別迷路了,家里的機關你應該沒忘記吧."

涼翰說完,轉身離去,嘴角的笑容一瞬間變得冷冽的起來.

不要怪他們無情,而是你自己在整整十七年的時間內已經消磨完了他們對你的親情,當你把他們對你的愛和關心棄如敝履的時候,你沒有想過他們也會受傷;當你為了一個外人去闖九連崖,險些害死媽媽的時候,你沒有想過爸爸失去了媽媽會怎麼樣,整個羅生若家族會怎麼樣,這樣自私自利的你在三個月私自逃家的時候就應該有會被舍棄的覺悟.

好不容易藍影的出現讓整個羅生若家族變得溫暖起來,你這個被舍棄的人卻突然出現強行打破了他們的幸福,你不該期望這個家會和以前一樣對你寬容的,所有人都在恨你,只有你傻傻的沉浸在不用再為了柴米油鹽奔波吃苦的幸福高興之中.

人心都是會變的,他們愛了你十七年,被你嫌棄了十七年,親情這種最為堅固牢靠的感情都被你消磨完了,你還想在羅生若家族里過上好日子嗎?

林悠被凉翰氣的真的去找齊蔚藍,她才不相信那個愛女如命的女人會像兩個哥哥一樣為了個冒牌貨不要親生女兒,只是她卻怎麼也沒想到,推開他們房門的一瞬間,入目的就是她最恨的女人.

那是一副巨型相片,上面的女人,淺笑嫣然,風華絕代,不正是藍影嗎?

林悠一囗氣噎在咽喉,如同魚刺卡在喉嚨,上不去下不來,臉色猙獰難看,猛的抓起一旁的椅子,瘋狂的砸著,

------題外話------

蘋果明天回廣州,所以字數什麼的,乃們要淡定蛋定!

上篇:V29冒出個便宜兒子    下篇:V31我想被你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