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40傷了她,百倍償還   
  
V40傷了她,百倍償還

g,更新快,無彈窗,!

直升機緩緩下降,厚重的鐵門發出巨大的聲響,緩緩的開了起來,首先沖出來的就是搖著尾巴張著嘴吐著舌頭,一身銀毛的一臉發情似的大毛,親耐的主人終于回來了,想死了想死勞資了~

大毛身後,是行色匆匆,臉色不太好的齊蔚藍典治他們,姐控瑭剡雙手插在褲兜,一副不耐煩不情願的跟著涼翰身邊,卻是睨著眼盯著藍影直看,然後看向涼禮的時候,噼里啪啦的好像有火花閃閃.

"媽媽……"

"啪!"直線式的聲音剛剛響起,就被打斷了.

齊蔚藍一臉怒容的看著涼禮,"你怎麼可以對小念做出那樣的事?!"

齊蔚藍非常的生氣,她用心去守護的寶貝女兒,她用盡力氣要守著羅生若家族不讓藍影再一次被推向風尖浪口,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讓藍影再一次無奈的被拋上天空的,竟然是自己的兒子,她多麼憤怒啊,她都把藍影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他是大哥啊!他怎麼可以染指自己的妹妹?!

涼禮的頭都被打側了,他沒有說話,烏黑柔順的發搭在肩上,精致中透著纖細的帥氣的面容一如既往的沒有任何的表情,仿佛這一巴掌對他來說根本無所謂.

齊蔚藍正在氣頭上,涼禮不說話是最好的選擇,深深的呼吸了下,齊蔚藍扭頭看向站在一旁淺笑嫣然的看著她的藍影,沒來由的心中一軟,"小影."她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小念換成小影,生怕藍影聽到悠念這個名字會不高興.

"媽媽."藍影一如既往的柔柔的叫喚,上前拉住齊蔚藍的手,白嫩嫩的小臉蹭著她的胳膊,"好想你哦~."

又來了,這女人無恥的撒嬌賣萌.

原本怒火沖天的齊蔚藍頓時軟的一塌糊塗,身旁心愛的女兒像只貓兒一樣蹭著她,叫她心癢難耐的想把她抱進懷里寵愛著,心中無奈的歎了口氣,雖然不願意,可是沒辦法了啊,如果藍影不嫁給涼禮,那她的名譽該怎麼辦?這可是女孩子最重要的東西.

"沒吃早餐吧?"齊蔚藍放柔了目光,看了涼禮一眼問道.

藍影頓時可憐兮兮的點點頭,"餓死了."

齊蔚藍忍不住伸手捏捏她可愛小巧的鼻子,"進去吧."真正的一家之主發話了,誰管還有誰沒露個臉的,乖乖進屋去.

藍影一回來,七娘頓時一臉惡搞的寬帶面,一邊內牛一邊做飯,整個家仿佛又回到了之前那般的溫暖充滿笑聲,誰都不記得,原來這個家里,還有一個叫林悠的真正羅生若悠念.

"小影,多吃點,媽媽看你都瘦了."齊蔚藍笑著憐惜著給藍影夾菜,整個屋子仿佛都因為藍影的到來而溫暖其樂融融了起來,如果不是因為藍影引路者的身份,齊蔚藍會毫無芥蒂的讓藍影成了她的兒媳婦,而非現在憂心忡忡,就不知道炙焰雨家族會什麼時候過來把藍影帶走,不知道能否再相見.

藍影鼓著兩腮,像只餓了很久的小松鼠正在啃食,此時睜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看著齊蔚藍,乾淨又澄澈,找不到半點的雜質,齊蔚藍愛死了這雙純淨至極的眼眸,不渾濁,想要什麼就是什麼,帶著一種放肆的乖巧.

"謝謝媽媽,你也吃."藍影也給齊蔚藍夾了個她動比較多的菜,立馬收獲齊蔚藍小紅心一枚.

"嘛,小影終于回來了,二哥我快想死你了."涼翰勾魂的眨眨那雙妖孽味十足的桃花眼,"來,給二哥香一個~"

涼翰一說話,涼禮涼涼的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涼翰誇張的哆嗦了下,搓搓雙臂,"喂喂,大哥不要這麼小氣,小影是我卡哇伊的妹妹,你不能剝奪我哥哥的權利,是不是,小影?"桃花眼期待萬分的看著藍影,控訴那個占有欲十足的男人.

藍影眨眨眼,可愛的歪了歪腦袋,"我得去問一下韻熙."

"咳,咳……"涼翰頓時一根魚刺卡在咽喉,上不去下不來,哀怨的看著她,真是可惡,明明知道他追妻已經追的非常非常的辛苦了,竟然還想要火上澆油嗎?嗚嗚……腫麼可以這樣,為毛大哥的戀情非但非常順利,而且一夜連蹦三級直接上三壘,他卻連單韻熙的小嘴兒都沒親上一下.

藍影眨眨眼,乃怪誰?讓你當初傻逼逼胡思亂想不願意告訴單韻熙啊,現在女王陛下惱羞成怒了你才想追,乃就該多吃點苦頭.

是吧,大毛?藍影往一旁大毛的可愛的骨頭狀狗碗里扔上一個大雞腿.

"汪!"大毛很給力的應了聲,那笨男人,估計等他追到老婆,他家未來老婆娃兒都生了幾窩了.

"啊~太過分了,連大毛都欺負我啊!"涼翰掩面痛哭,這群沒同情心的家伙.

"誰讓你沒有後台撐腰呢,媽媽,爸爸,哥哥,弟弟,都~是我的."抱住齊蔚藍的一只胳膊,藍影炫耀似的朝涼翰挑了挑眉稍,頓時引得一家人笑得開心.

"你啊……"齊蔚藍笑得合不攏嘴,就連總是一臉嚴肅的典治都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這個家自從藍影走後已經很久沒有這般溫暖放松的氣氛了.

"媽媽……"一道女聲突兀的插進這溫暖的氣氛之中,猶如一個人正泡在溫暖的水中,一盆冰水突然從天而降,淋了他一身,除了藍影和面癱涼禮之外,所有人的表情都僵了僵,笑容收斂了起來.

只見主屋門口,一身黑色的林悠怯怯的站在門口,一雙平凡至極的眼眸看著這其樂融融的一面,眼底滑過一抹怨恨嫉妒,卻很快被掩了下去,可憐兮兮的樣子,不知道她自己有沒有發現,她已經在變成第二個羅生若悠然了.

齊蔚藍放下筷子,收斂了臉上的笑容,"什麼事?"

"訓練已經結束了,媽媽,我可不可以回學校上課?"林悠此時哪有當初那囂張跋扈的勁,一副無害的模樣,卻不知道這副模樣更讓羅生若一家厭惡,她竟然在模仿羅生若悠然,卻不知道羅生若悠然之所以被送走,就是因為這虛偽的模樣.

齊蔚藍眉頭蹙了蹙,把這個女人留在家里她看著也不順心,但是把她放到學校丟人現眼又似乎沒有必要,正想著要不要把她扔到分家去,反正她已經沒有當擋箭牌的資本了,那邊的林悠卻仿佛看出了齊蔚藍的心思,淚眼汪汪的出聲.

"媽媽,我知道我不好不優秀,但是不要這樣就否定我的努力好不好?我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很認真的訓練,你至少讓我為家族做一些事,我已經知道錯了,媽媽……"林悠聲淚俱下,讓齊蔚藍眉頭皺了皺,遲疑了起來,似乎訓練都訓練了,什麼都沒做就送走,也很浪費啊.

"媽媽,不要因為我……"藍影伸手拉了拉齊蔚藍,話沒說完,齊蔚藍卻已經擋住了她接下去的話,看向林悠的表情和看著藍影時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可以,但是你要接任務,出了一點差錯,我都會把你送到分家去."冷豔的表情,齊蔚藍絲毫沒有因為她的眼淚留情.

"嗯嗯."林悠連忙點點頭,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

"好了,你下去吧."齊蔚藍揮揮手,收回目光不再看她.

林悠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目光在藍影身上微微的頓了頓,然後轉身離開,在這個家里,沒有她的位置,比傭人還要尷尬.

而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只是這人似乎並沒有這個認知.

藍影收回目光,不在對這個可憐到可惡的女人存在任何一丁點憐憫,好吧,雖然她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憐憫她.

林悠的出現並沒有給場面帶來絲毫的凝固和尷尬,藍影吃完後,涼禮便帶她回了房間.

藍影看著絲毫沒有變動,卻依舊乾淨的纖塵不染的屬于她的房間,有些驚訝,"我以為這個房間不再是我的了呢."

涼禮低頭看她,沒有表情的精致面容之上,一雙沉寂的桃花眼透著微微的卻美麗至極的光亮,直線式的聲線悅耳的響起,"屬于你的東西,永遠都是你的."誰也搶不走,無論是誰,他也不會容許她的東西被染指,無論是誰.

藍影嘴角勾起笑容,柔和的,淺淡的,卻是真實的,她伸出兩條纖細白皙的手,勾住他的脖頸,把他拉了下來,精致如人偶卻總是沒有表情的癱著的臉,帶著異樣的萌感,"謝謝."

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的臉上,伴隨著幾乎侵入了骨髓一般的馨香,讓涼禮身子不由自主的僵了僵,思緒不受控制的想到了不該亂想的地方,某個地方起了劇烈的反應,就抵在藍影的腰部.

藍影眨眨眼,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再抬頭看了看涼禮沒有表情,耳朵卻紅了,死寂的眼眸漣漪蕩漾,美得勾人心魄.她嘴角的笑容深了些,兩只眼睛彎成了月牙,"嘛……大哥也是初嘗情欲的熱血少年呢."

身體似乎依稀還記得這男人如同青春期的少年一般的生澀的反應,沒有任何技巧的只懂得橫沖直撞,卻仿佛要把她的靈魂都燃燒起來一般的炙熱,那晚,她的身體告訴她,她很盡興,盡管那一切都並非她所願.

涼禮只覺得,他的靈魂都要燃燒了起來.

有些小心翼翼的低頭,涼禮看著藍影的嬌豔欲滴的紅唇,心髒都跟著緊縮了起來,"可以嗎?"

話才說完,他便已經感覺到唇上掃過一片柔軟,卻見藍影淺笑嫣然的看著他,粉嫩的小舌卻性感無比的舔過下唇,舔過他的略顯尖細的下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矜持又聖潔得仿佛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即的仙女,卻做著極端放肆的勾引挑逗,藍影這樣一個表情動作,便足夠燃燒多少個男人了,更何況現在只有涼禮一個.

炙熱的吻雜亂無章的落下,吻得藍影有些想笑,但是又覺得這太不給她難得熱情的涼禮大哥面子,只能拉著他的衣領,一下下的,帶領著他走向更加引人墮落的欲海深淵……

牽著大毛的瑭剡默默的轉身,一張白嫩嫩的小臉漲得通紅,這兩個沒有節操(涼禮尊素無辜)的家伙,竟然光天化日在走廊上做這種事,都不知道家里還有未成年的小孩回房間要經過這里嗎?!一點兒都不愛幼!他要離家出走!藍影是他的!臭大哥你等著,有一天他一定會揍飛你的!

……怎麼突然跳到這里去了?瑭剡小盆友貌似姐控之魂燃燒太過,有點錯亂了……

屋內欲火闌珊,屋外陽光燦爛.

太陽在萬里無云的天空漸漸西移,西下,戀戀不舍的在天邊留下美麗的紫色晚霞過後,終是被黑夜覆蓋.

濃濃的黑,遮住了什麼.

此時,瑞比斯公國西部國防區.

一輛黑色的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守門的軍人上前,敬禮,然後開了門.

從車中下來的男人,一身白色金邊尊貴的白色軍裝,一頭碎碎的烏發比夜色更黑,一雙美麗的眸中帶著比夜色更濃的霧氣,仿佛蒙上了一層水霧的夜空,帶著點點破碎的星光,美麗,卻冷漠的如同蒼涼無垠的荒漠.

一身軍裝的女人走了出來,看到來人時身子微微一僵,卻很快的調整好狀態.

"你怎麼來了?"木觀陽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卻極力表現得自然.

單姜琤u是居高臨下的淡淡的掃了她一眼,邁動修長的雙腿走進了她的辦公室,那樣尊貴如高高在上的王子的姿態,絲毫不會讓人覺得這兩人是母子.

木觀陽臉色有些難看的跟了進去,關上辦公室的大門.

"這是什麼?"木觀陽有些遲疑的看著坐在屬于她的辦公椅上的年輕男人推過來的一封信函,心中升起一份不好的預感.

"革職文書."天籟般的嗓音,吐出不帶絲毫感情的話語.

木觀陽臉色驟變,嘴角帶出僵硬的笑,"誰的?"

"你的."

"你,你是在開玩笑嗎?姜?"木觀陽嘴角連虛假的笑容都扯不出來了.

"我會和你開玩笑嗎?"單姜甯搧菑噾[陽,腰板挺直,雙手曲起,肘部抵在桌面,雙手交握成拳撐著下顎,目光冷漠的仿佛只是在看一個毫不相干的人.

木觀陽胸口不受控制的劇烈起伏了起來,好一會兒她深深呼吸了幾次,壓下心中的恐懼,硬著頭皮撐著她那不值錢的驕傲,"原因.我被革職的原因是什麼?"

單姜甯O執法爵,整個軍部的帥,他要革木觀陽這個國防女將軍,不需要經過任何人的同意,當然有時候表面功夫也要做足,否則會落個執法不公的名聲,反而害了自己.

"國防女將勾搭外國,出賣國家機密,嚴重危害到國家安全.這個罪名,夠了嗎?"

"誣陷!這是誣陷!"木觀陽難以置信的大吼,再也冷靜不了,她生平最恨遭人誣陷,而如今這個誣陷她的人是她的兒子,她怎麼受得了?!

"那又如何?"單姜琲漱狨釣斨簡H然如水,看著她的眼神,冷漠得寒風凜凜.

木觀陽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是你母親啊,我是生你養你的母親啊!你怎麼可以……為什麼……我是你母親吶……"

"是嗎?原來你有把我當成你兒子過啊."單姜甯麗的眸子似乎越發的冷了些,看著一臉受傷難以置信的木觀陽,嘴角的微微扯起一抹淡笑,滿是嘲諷,"我不知道還有這樣一個母親,她為了得到自己丈夫的注意,讓兒子穿著淡薄的衣服在大雪地里受風寒,然後用極度虛偽的姿態在大半夜抱著他在街頭亂竄尋找醫生.我也不知道還有這樣一個母親,合著外人把自己的兒媳婦送到別的男人的床上."

看著木觀陽驟變的臉色,單姜睍w緩站起身,巨大的壓力如同潮水般猛然將她淹沒,"你當初還知道單彬宇斗不過我,現在卻以為你自己斗得過我?還是說,因為有炙焰雨家族在背後給你撐腰,你,無法無天了?"

木觀陽一瞬間恍然大悟,不是因為她在他小時候做過的那些事,而是因為那個女人,因為那個叫藍影的女人,她的兒子用卑劣的誣陷讓她臉面無存的被革職!一生戎馬榮譽全都因為那一條罪名而染黑,她名譽掃地,卻都只是為了那個女人!

"你就為了那個女人這樣誣陷你的母親嗎?!多年的教育你學到哪里去了?你竟然為了一個女人這樣大逆不道?!"她有什麼錯?她只是聽從了炙焰雨茉莉的吩咐而已,這有什麼不對?!更何況就那樣的女人想要嫁進他們單家,嫁給她優秀的兒子,憑什麼?做夢!

"也許我該提醒你什麼叫因果循環."單姜琝N漠的看著一臉憤慨的木觀陽,"當初你幫著單彬宇陷害你公公逼死你婆婆的時候,你沒有想過也許有一天你也會被自己的兒子這樣無情的對待嗎?我以為你很清楚單家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以為單家的這個魔咒可以終止在我這里,所以我沒有太無情的對待單彬宇和你,可是沒想到--"

單姜痦順◎L動,寒光凜冽,"你自己在找死."

木觀陽身子猛然一震,在單姜痤L情到了極致的目光下往後退了退,心中滿是驚恐,從來沒有過的驚恐,連單彬宇都不曾讓她感覺過的驚恐!

單姜瓻雈肸,非常的生氣,這是無疑的.從未有過的渴望竟然是被自己的母親和別人一起陷害奪走,這種難以接受到憤怒到恨的極致,讓他對這個從來不存在任何親情的女人再無半點留情,今天她可以幫助炙焰雨家族的人搶走他愛的人,明天她就可以搶走她的命,搶走他的命!

這種隱患,還是除掉吧.

木觀陽看著單姜,心中的驚恐讓她全身顫抖起來,他說的竟然是真的,要革她的職,要讓她帶著賣國賊這種罪名離開軍部!這讓她出去後怎麼做人?木家容不下她,貴族圈容不下她,上流社會同樣容不下她!

木觀陽雖然是吃過苦的女將,但是不是為了柴米油鹽,雖然不是嬌滴滴的千金小姐,卻也是家族的掌上明珠,雖然沒有綠酒燈紅,卻也是穿著名牌一身低調華麗的貴族小姐!她是要生活在言論下的人,她也和所有女人一樣好面子,愛聊是非,看不起名聲狼藉的人,而此時她竟然要變成那她,她們那些貴族小姐婦人看不起的人物?從一代女將降到賣國賊?

木觀陽慌了,她不要,死也不要!

"你不可以這樣對我,我是你母親啊!"木觀陽沒有和單姜睍竻P的資本,她唯一的籌碼就是她是他母親這個身份.

只可惜……

"你這個母親在我心目中,比不上她的一根寒毛."單姜痦H淡的說完這一句,邁著步子,離開了這個讓人覺得不舒服的辦公室,留下木觀陽怔在原地,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站在原地全身發抖.

顫抖著手抓起電話給炙焰雨炫麗打電話.

"什麼事快說!"那邊傳來一個極度不耐煩的女聲,炙焰雨家族現在因為藍影的一句話被各國討伐,忙得手忙腳亂的,自然不能指望炙焰雨茉莉能給木觀陽什麼好脾氣,即使她是單姜琲漸擦.

"茉莉,我是伯母,怎麼辦?剛剛姜琩蚢L了……"木觀陽焦急的出聲.

"來過了就來過了,到底什麼事?我很忙!"炙焰雨茉莉不耐煩的打斷,語氣沖的很.

木觀陽怔了怔,有些沒反應過來,遲疑了兩秒,可就是這兩秒,那頭的人已經把電話給掛掉了.木觀陽連忙再打過去,這次她沒等炙焰雨茉莉問話,連忙出聲道:"剛剛姜琩茩異琲甄!"

那邊的人眉頭皺了皺,"為什麼?"

"……他知道了我給那個女人下藥的事."

"然後呢?說到我什麼了嗎?"炙焰雨茉莉的聲音有些焦急起來.

"倒是沒有提到你."聽到炙焰雨茉莉的態度,木觀陽便松了一口氣,這個女人還是愛著單姜琲,這樣的話,她這個婆婆她應該不會放著不管.

炙焰雨茉莉松了一口氣,下一秒又皺起了眉頭,滿是不悅,"你怎麼做事的?這才多久就被他發現了?"

"我也不知道,現在我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軍部是琲漲a盤,我哥都不能輕易插手,這事我沒辦法,你自己看著辦吧."啪的一聲,掛了電話,炙焰雨家族現在自己都被其它那些國家搞得跟泥菩薩過江似的,誰還有空管你木觀陽的事,你算個什麼東西,不過是已經沒價值的棋子罷了.

只有傻子才不知道炙焰雨家族的殘酷與無情,沒有價值的東西會被毫不猶豫的舍棄,否則珂亞紗織為什麼會敢冒著被炙焰雨家族發現的險給藍影下毒?只因為她知道炙焰雨家族的本性,不願意被單純的當槍使罷了.

木觀陽整個人倒在原地,手中抓著傳來忙音的電話,猶如斷了線的木偶……

同樣時刻.

臨近南半球的繁榮小國薩爾維亞斯,布達拉山脈紅藻沼澤地.

隱藏在一片罪孽的紅色最深處的偌大古宅之內.

恐慌彌漫在整個上空,尖叫聲回蕩在寂靜的叢林沼澤之上,驚飛大片飛鳥.

"救命--"到口的驚恐的尖叫才出來,身著猶如忍者的黑色人影便鬼魅般的出現在身後,毫不留情的留下血色的一抹.

"要恨就恨把這一切帶給你們的女人吧!"鬼魅嘶啞的嗓音不斷重複這一句,然後無情轉身朝另一個在逃跑的人而去.

"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這樣啊!"主屋內,珂亞紗織一身狼狽的趴在地上,苦苦哀求著坐在主位上的男人.

卻見那男人一身纖塵不染的白色休閑西裝,一頭柔順的黑色長發猶如綢緞般在燈光下流閃著層層光暈,柔美無害的面容,他放松懶散的坐在那里,里面白色的襯衫扣子沒有扣全,露出精致誘人的鎖骨,他嘴角含笑,連眼角眉梢都帶著一種聖潔的猶如天使一般的溫柔,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猶如天使下凡的男人--

在屠殺她的家族!

"我求求你,你殺了我,我錯了,我道歉,求不要這樣對我的家族,求求你……"珂亞紗織難耐的捂著自己的耳朵,撕心裂肺的大喊,她從來不知道這個男人會這麼恐怖,她的家族,除去被留在訓練場的珂亞瑾和珂亞瞬,整個人口上下200多人,這個男人卻毫不留情的下令一個不留,卻獨獨留她一人在這里看盡所有的血色地獄,好可怕,這個男人要她成為千古罪人,要她遺臭萬年,要她到九泉之下都不得安生啊!

她的身旁還留著珂亞嵐修這個親生哥哥和父母的尸體,睜著的灰色眼瞳毫無焦距的看著她,依稀帶著點難以置信和憤怒,仿佛在譴責她毀了整個家族,叫她全身冰冷,不敢靠近.

顧譯軒卻沒有說話,看都不看她一眼,手中把玩著一張極其普通的撲克牌,嘴角勾著柔和的笑容,不一會兒,外面最後一聲尖叫消失,一抹鬼魅般的身影出現在他身邊,嘶啞的仿佛被卡車碾過的聲音輕輕的響起,"主子,任務完成."

顧譯軒嘴角的笑微微的收了起來,點點頭,這才把目光施舍一般的放在已經仿佛失了魂一般的珂亞紗織,千年寒冰一般的冰冷.

珂亞紗織哆嗦的回神,淚流滿面,滿目怨恨,"殺了我,有本事你殺了我!否則有一天,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呵……"一聲輕笑從那兩片淡色的唇中溢出,無害乾淨的叫人心動.

顧譯軒站起身,白色的皮鞋踩在一地的紅色之上,紮得人眼生疼.

邁動修長的雙腿,顧譯軒停在珂亞紗織面前,微微俯身,看著那雙凶狠的瞪著他的眼睛,柔美的雙眸微微的彎了彎,唇角也微微的彎了彎,顯得聖潔無害,"放心,會送你上路的,不過在那之前,你先給我過上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吧."

語畢,他起身,一路踏著血地尸骨而去,身後是漆黑一片,那聖潔的仿佛不染半縷紅塵的聖子,在濃濃的夜色中,仿佛張開了黑色的翅膀,身下是一片猩紅的阿鼻地獄.

"所有傷了她的人都要付出百倍的代價奉還."細如蚊蠅的輕喃,消散在帶著濃濃血腥味的風中.

至此,世界貴族珂亞一族除了遠在南半球最南邊的萬環訓練場的雙生子珂亞瑾珂亞瞬之外,從上至下200多個人口,在掩埋一切的夜幕之下,一個不剩被殺害,將罪孽的紅藻沼澤地更添一絲血色,珂亞紗織不知所蹤.

翌日.

夜色消去,陽光燦爛,又是美好的一天.

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眼瞼緩緩的掀開,露出一雙沉寂的黑漆漆的平淡無波的眸子,精致中帶著帥氣的面容盯著有點陌生的白色天花板似乎在發呆,然後慢慢的,耳朵好像有點紅,可是他還是盯著天花板,無波的眸子漣漪不斷的擴大,隱隱的,仿佛多出了一絲隱忍的情緒.

噗……

沒節操的女人嘴角的笑容深了深,看著被她的咸豬手騷擾醒來的男人,晶瑩剔透的手指從被褥下很猥瑣的地方滑出,滑過他帶著傷痕,卻絲毫不帶任何猙獰,反添男子氣概的小腹,上面有肌肉,很標注的精壯的六塊腹肌,觸感極佳.

她猶如猥褻小帥哥的大媽,勾著矜持又無害溫柔的笑,一雙手卻毫不客氣的游弋在一個個該碰不該碰的地方,看著她的沒有表情的男人因為她的碰觸露出一個個性感難耐的神情,笑得越發的溫柔而可惡.

她可愛的男人全身繃得緊緊地,終于在她不勝其擾的壓住她四處點火的手,精致的面癱臉上,漆黑深邃的眼眸倒映著她的笑臉,嗓音微微的嘶啞,"你會累到的."

別忘了他們是從昨天上午直接厮混到了大半夜,這期間外面的腳步聲來了又走,走了又來,涼禮幾乎都能想象齊蔚藍和瑭剡那一副心愛的女兒心愛的姐姐被搶走的咬手絹的模樣了.

藍影怔了怔,隨後嘴角的笑容越發的柔和,仿佛盛開的茉莉,清香潔白的叫人忍不住摘取,這個男人,意外的體貼溫柔啊.

不過,也恰是如此,叫這個沒節操的女人更喜歡'疼愛’他呢.

一個翻身,女人坐到了他的身上,兩具身軀不著寸縷以最親密貼合的姿態肌膚相親,雪白的絲被從她身上滑下,露出完美性感的嬌軀,和那布滿紅紅紫紫幾乎連成片的吻痕,鎖骨,胸前甚至大腿內側和腳趾都沒少,這個男人昨日如同好幾個月沒有吃肉的惡狼,狠狠的啃噬著她的每一寸肌膚,一次次的要她,比被用了罌粟熏還要激情.

那樣抵死纏綿的場景,這個男人自己想到都不由得又窘又心癢.

這女人絲毫不知道何為羞恥,無辜又純然的眨眨眼,湊到他耳邊,胸前摩擦過他的胸膛,粉嫩的舌頭壞壞的舔了舔他乾淨白皙的耳垂,讓男人全身一個顫抖,額頭冒出了隱忍的汗水,這個女人卻絲毫不知道男人的辛苦,此刻微微顯得低沉性感的嗓音壞壞的在他耳邊響起,"人家很累,可是對你食髓知味了,想要,怎麼辦?"

這世間最為痛苦的莫過于,愛而不得的人,求而不得物.而此刻涼禮卻覺得,這個該死的沒有節操的女人就是讓他最為熱愛又最為'痛苦’的源頭.

怕她累著,所以忍受著她的挑逗,把身體給她玩弄,她倒好,丟棄了他的好心,就要他心疼.

那雙黑漆漆的眸中一瞬間閃過一抹暴風,再也忍受不住的就著這個姿勢,扶著她的纖細的腰肢,惡狠狠的沖撞而入……

屋外的腳步聲又響起了,只是這一次卻沒有馬上離開,因為這不是齊蔚藍也不是涼禮,更不是來喊藍影起來吃早餐的七娘,而是一身布迪斯黑色校服的林悠.

她提著黑色的書包,一頭黑色的發披散在身上,神色陰鷙的讓整張臉都蒙上了一層陰影,好一會兒才轉身離開,面容如鬼怪般微微的猙獰了一些.

直到日上三竿,不知人間疾苦的神仙眷侶才終于念念不舍的從溫暖的愛巢爬了出來.

享受完涼禮貼心的清洗後,藍影被涼禮套上了一件白色軟綿的長袖宮廷睡裙,外面套了件鵝黃色的蕾絲小披肩,顯得不會太懶散隨意,整個人如同吃飽饜足的貓咪被涼禮摟著朝大廳走去,臉色紅潤,媚眼如絲,整個人慵懶而性感,如果不是再不出去齊蔚藍就要忍不住大發雷霆,可能在婚前會不允許兩人睡在一起,涼禮根本不想讓這樣的藍影被其他人看到,即使是女人,也不行.

而事實如涼禮所料,齊蔚藍那女控一身禮服,雍容華貴,此時卻守在大廳門口,雙手彪悍的環在胸前,目光燃燒著火焰的看著把她寶貝累到的涼禮,如果這男人不是她兒子,她真心想沖上去踹他,這個該死的魂淡色胚!(涼禮又一次被冤枉鳥……)把她女兒累到了!

"媽媽,早上好."藍影在齊蔚藍還沒有發飆的時候,像只小鳥似的撲到她懷里,依賴似的蹭蹭她的臉頰,小女兒的姿態頓時讓齊蔚藍一腔怒火化作春水潺潺流動,哎呀,多可愛啊,這是她跟女兒似的兒媳婦,真好!

"餓了吧,快來吃點東西,早餐都涼了,這是七娘剛剛弄出來的."齊蔚藍把藍影拉到飯桌前,推了一個熱騰騰香噴噴的藥膳給她,補什麼的大家心知肚明.

"嗯,謝謝七娘謝謝媽媽."藍影喝了一口湯,可愛的彎起雙眼,那純潔又可愛的樣子,誰能想象得到這個女人竟然會是那樣的無恥沒節操,"媽媽是不是要去參加什麼宴會?你快去吧,別讓我給耽誤了."

"那宴會怎麼比得上我寶貝女兒?"齊蔚藍寵溺的摸摸藍影的頭,然後看了眼涼禮,"你好好照顧小影,這兩天不用出去做任務了,陪小影到布迪斯學院去把休學的事辦一下."布迪斯皇家學院規矩嚴明,學生超過兩個月沒去上課,又沒有親自去辦理申請休學或者提前畢業的話,是會被扣人生榮譽卡上的點數的.

涼禮點點頭,面無表情的給藍影裝了碗飯,異樣萌萌的粉色泡泡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

齊蔚藍這才轉身離開,轉身一瞬間看著這一幕,嘴角不禁綻放一抹欣慰的笑容,她被從小就被扼殺掉心靈的孩子,終于找到了讓他眸中有光的人了呢.

新的一年即將到來,布迪斯皇家學院也到了期末,面臨期末考的學生又開始了忙碌的起早貪黑的日子.

正直中午放學之際,離開學院出去吃的人並不算少,門口車子來來往往有序的停放開啟,而當那輛黑色的'l’字母車牌轎車停下時,所有人又忍不住紛紛側目,目光猜疑怪異.

今天早上羅生若家族的車子來了,他們還以為是他們的六席,被傳上不雅視頻的藍影,卻不料竟然是一個長相平凡,穿著黑色校服的女人,藍影不是羅生若悠念的事情就這樣莫名其妙被潛移默化的消化了,誰也沒有去糾結這一切的原因,還有藍影為什麼沒有被追究責任的事情,也許有,但是也已經被時間淡化的無所謂了.

車門被司機拉開,那個叫人見過一面便永遠不會忘記的少女,一如既往的淺笑嫣然,白尊校服依舊纖塵不染,穿在她身上比其他人身上要好看上無數倍,那一瞬間的陽光黯然失色,所有人的目光凝滯,所有的不屑猜疑全部消失,這是他們的六席殿下,他們愛她,她永遠不肮髒,永遠聖潔!

而後面出現的男人卻讓他們驚訝回神,精致如人偶的揉和了美與帥的男人,不正是那視頻中的男人嗎?羅生若涼禮,那個叫人聞風喪膽的羅生若家族最完美的殺手!

可是他們攜手相視,藍影對他溫柔淺笑,他面無表情,眸中卻一派柔光,站在一起,猶如天造地設的一對!誰還敢說他們做的苟且之事?人家明明就是一對的,明明就是理所當然在一起的!

流言不攻自破,甚至不需要任何人去解釋,兩個人就站在那里,自有一番道理.

站在角落里,戴著大大的眼鏡,猶如書呆子一樣的少年看著這一幕,厚厚的鏡片似乎反射著微微的光,仿佛察覺到了那熟悉的注視的目光,藍影停下腳步,轉頭,然後四目相接.

------題外話------

今天繼續二更……望天……為毛這麼久了還是一顆鑽,誰能告訴我到底要鬧咋樣才能不是一顆鑽啊?這個怎麼算的啊?

上篇:V39倒打一耙(二更)    下篇:V41要娶羅生若悠念(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