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41要娶羅生若悠念(二更)   
  
V41要娶羅生若悠念(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藍影眸光微凝,涼禮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黑漆漆的眸子在觸及那抹身影時,一瞬間微微的凝住,一抹幽暗沉澱,他記得這個人,瑞比斯公國的最年輕的政法爵,那個設計讓藍影進入監獄的男人,讓藍影特別對待的男人.

感受到握著自己的手緊了緊,藍影收回目光,看向身邊的男人,卻見他沒有表情的面容上,薄唇微微的抿成一條直線,黑漆漆的眸子直勾勾的看著她,帶著一種別別扭扭可可愛愛的不高興.

藍影嘴角淺笑,回手握了握他的手,"進去吧."

"好."眸中的幽暗散去了些,男人嘴角微微松動,牽著藍影走進校園,留下後面一片驚豔稱羨的目光和驚歎.

東蘭璽站在原地,看著那目光與他交纏,然後毫不留情的轉向另一個男人,仿佛從他這里帶走了什麼,一瞬間扯得他心肝脾肺全身都疼了起來,陽光灑落在他身上,空氣卻還是冬天的冰冷,讓被拉得長長的影子變得更加的蕭瑟.

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每每午夜夢回,她在他面前毫不留情的插進體內挑出一顆顆子彈,那鮮紅色粘稠的血液,叫他次次尖叫著醒來,全身汗濕,他跟自己說絕對不後悔,可是他的身體卻一直在後悔,痛苦的糾纏著他的每一根神經.他要報仇,怎麼可以為了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女人亂了自己的心,這樣的自己怎麼跟炙焰雨炫麗斗?可是這個女人卻一次次的給他溫暖,雖然是透過他給了另一個他不知道的人,可是……

可是……

東蘭璽垂下頭,落下的劉海擋住了半張面容,慢慢的挪開步子朝外走去,再一次親眼見到這個女人,意外的讓他無法淡然下去,可是,他身上背負的仇恨太重,已經再沒精力去想別的事,也沒有精力去後悔任何事,他已經泥足深陷,勢要拉著炙焰雨家族一起死!

"剛剛那個人……"直線式的聲線在身邊響起,聽起來像是沒有起伏,然而藍影卻聽出了那里面藏著的遲疑和緊張.

"唔?"藍影側頭看著涼禮,美麗的眼睛眨了眨,淺笑嫣然無害純良的模樣,卻是在笑話這個男人連吃醋都這麼面癱得可愛.

"……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好?"不是只有涼禮一個人疑惑,整個羅生若家族,甚至單韻熙他們也都疑惑,藍影從第一次見到這個少年開始,就一直對他很特別,她會在他受人欺負的時候放下手中正在做的任何事去幫助他,偶爾也會從家里帶七娘的點心給他,或者幫他補習功課,一切一切,都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我對他好嗎?"藍影顯得有些驚訝,看著涼禮滿是困惑,原來那樣做就是對一個人好了嗎?可是在她看來,卻只是都是不礙事的舉手之勞而已啊.

涼禮一瞬間抿緊了雙唇,黑漆漆的眸子看著藍影,微弱的光芒美麗的仿佛透過厚厚云層直射下來的陽光,絢爛而耀眼,"你也要對我那樣好."

噗……

藍影一瞬間笑開了,握緊了他的手,陽光撒在兩只十指相扣的手,仿佛從手心折射出了寶石一般的光芒,"我會對你更好."

涼禮看著身邊的女人,如果不是周圍很多人盯著他們看,他想要低頭親吻她,自從跟她在一起,他的心情總是那般幸福的跌宕起伏著.

兩人攜手而走,幸福的柔光仿佛將他們包圍,叫人羨慕的同時,也刺痛了多少人眼.

"喂!你們兩個,還想秀恩愛到什麼時候?"女王屬性的傲嬌貨不耐煩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藍影轉過身,印入眼簾的就是一身白尊校服的單韻熙手執鞭子,環胸的站在不遠處,烏黑柔軟的發垂在肩上,精致美麗中透著英氣的小臉,眉頭微微的皺著,似乎有點不高興,而她身邊,是同樣穿著白尊校服的單姜,挺直的腰板,優雅尊貴的身姿,精致美麗的宛如少女漫畫中吸血鬼的面容上,那對美麗的如同宇宙銀河般無垠的眸子,破碎的光芒比以往那淡淡的憂郁更叫人心疼.

他看著他們,那種幸福,讓他有種他是局外人的感覺,也許他才是第三者?

美麗的眸子微閃,單姜睋痗}腳,朝另一條路走去,通往他的學生會辦公樓.

"哥?!"單韻熙皺著眉頭大喊,狠狠瞪了藍影一眼,還怔著干什麼?還不快去追,就算你是女王,但是寵一寵被自己傷了的男人沒什麼吧?那樣恩愛的仿佛誰也插不進去的樣子,連她這個知道內幕的人都覺得刺眼,更何況他哥和藍影現在這樣尷尬的身份呢?

藍影眸子動了動,看向一旁的涼禮,感受到他的手緊了緊,然後又緩緩的松開,嘴角的笑容柔和綻放,踮起腳尖獎勵似的吻了吻他的唇,然後邁著優雅的步伐朝學生會辦公樓走去.

嘛,那個男人變笨了.

藍影就這麼跟在單姜琩重,也不出聲,卻意外的讓單姜皒}步微微的慢了下來,就像鬧別扭的孩子,希望後面有人跟上來安慰,但是又鑽著牛角尖的不願意停下腳步,偷偷的伸著耳朵聽著後面的腳步聲,心情莫名的變得好了起來,

男人可愛的小動作以藍影的洞察力怎麼可能沒有發現了,然而她卻壞壞的不跟上他,看著他慢慢的慢下來,她在後面笑得壞壞的跟著慢了下來,保持著毫不進一步的距離,好似要逼迫前面驕傲的男人,放下他的驕傲妥協一般.

瞧,多壞的女人,竟然想要掌控著他們的一切,讓他們的全部都屬于她,真是個貪得無厭的女人.

偏偏,這些男人都瘋了,竟然甘之如飴的享受著這渣女人的霸道這渣女人的無恥.

"哎喲……"一聲微不可查的聲音輕輕的響起,藍影莫名其妙的坐在了地上,前面的男人立刻如同離了弦的箭飛奔而來!

後面偷偷跟著兩人,躲在樹後面的單韻熙頓時一陣恨鐵不成鋼的咬牙切齒,雖然她知道自家老哥自從中了一種名為藍影的毒的時候就瘋的厲害,笨得厲害,但是你要不要這麼不給力啊?你多堅持幾分鍾會死啊?!這女人都沒上去哄你呢,都沒給你甜頭呢!笨死了!她在後面看得清清楚楚,那個壞女人明明就是輕悠悠的自己坐在了地上!無恥!尼瑪簡直太無恥了!

使勁咬手帕,舉手,銀家請求時間倒帶!ng!

啪!

被一巴掌拍飛了!

"怎麼了?"擁有天籟之音的男人眉頭微鎖,蹲下身,淡漠的眼眸閃著微微焦急的光芒,看著坐在地上的男人.

藍影看著近在咫尺精致美麗的面容,嘴角蕩起柔和的帶著淡淡的惡作劇的微笑,"我只是累了,坐下休息一下而已."

男人身子驟然一僵,美麗的面容一瞬間滑過一抹窘迫,現在是起身也不是不起身也不是,整個人僵硬的好似一尊雕像.

藍影笑容深了深,看著他尷尬的有些躲閃的美麗眼眸,伸出白皙得晶瑩剔透的手,漫不經心又親昵得理所當然的撥弄他柔順的發,"吶,琱願意嫁給我嗎?"

單姜琠瓣F怔,熟悉的馨香讓他忍不住呼吸都深了一度,渴望攝取更多,那雙柔和似水的眸子仿佛漩渦,每一次看都毫不留情的讓他陷得更深更深,溫暖的叫他連放走一絲都心如刀絞,可是……

這不是屬于他的,看著藍影和涼禮站在一起,他有種他才是第三者的感覺,看著曲眷熾和藍影在在一起,他就有他強硬的插入兩人,偷走了屬于曲眷熾的東西的感覺,即使他們都已經知道,曲眷熾也已經沒有再怪他的意思,那是憐憫,他知道.

",你不相信我嗎?"藍影看著他漸漸黯淡,漸漸冷漠起來的雙眸,捧住他的臉,強迫他看著她,望進她魔魅般的眸中,"不相信和我在一起你會幸福,不相信我能給你們平等的一切?吶,我是壞女人,你們都知道不是嗎?不要奢望我能給你們獨一無二的愛,因為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自己的貪心,自己貪得無厭,我要很多的東西,要很多的全心全意的愛,要很多讓我覺得溫暖的優秀男人,任性又自私,這樣的我,如果你沒辦法接受倒是可以理解."

藍影點點頭,像在自說自話,又像是在跟他說話,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每一下眨眼仿佛都隨時會眨出一朵瑩亮的水花,美得嬌豔動人,叫人心生疼惜.

她輕輕的松手,一瞬間讓單姜硠撌W失措的拉住她的手,不願意那溫暖離他而去,他有種任由那溫暖離開,就會永遠失去她的感覺,所以,不放手,心髒疼得叫他放不了手.

"別走,我嫁,只要能待在你身邊,你有多少男人我都不介意."天籟般的聲音,猶如誓言一般低低的傳來.

藍影嘴角蕩起笑,她就知道她看上的男人不會讓她失望,要知道,她可是好不容易才願意考慮要不要在這個世界停下漂泊的腳步呢.

"砰!"花瓶破碎的聲音異常清脆的打斷兩個忘我對視的人.

一身黑色校服的林悠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兩人,腳下是破碎的花瓶,那凋零的花朵在一片髒掉的水中仿佛此時林悠驚到悲戚的心.

她聽到了什麼?她竟然聽到她最愛的最驕傲尊貴的男人說出那樣沒有尊嚴的話!什麼叫只要能待在她身邊,她有多少男人他都不會介意?這種話就算是女人和男人的身份調轉過來,說這話的女人也會讓人覺得有多麼多麼的犯賤愚昧!可是……她的單姜,她心中渴望不可及的帝王……

看到林悠,單姜琱S是那般的冷漠,目光掃過地上的花瓶,那是他辦公室的,這個女人,跑到他辦公室做什麼?

那冷漠深深刺痛了林悠的心,卻見他有冷漠的扭回頭,伸出手把坐在地上的女人溫柔的拉了起來,溫柔的替她拂去白尊校服上的灰塵,美麗的嘴角含著微不可查卻柔和了一張淡漠的面容的微笑,而女人回以感激柔和的笑,兩抹白色身影,在陽光下仿佛披上了柔和的光芒,同類一般的天造地設的一對.

在單姜琠M藍影准備離開的時候,林悠終于忍不住了,這是她最愛的男人啊,她愛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她看著他驕傲,一步步的登上高位,每一天都默默的為他祈禱,可是為什麼他連看都不看她一眼,卻對這個花心又自私的女人百般寵溺那般溫柔?她今天早上還聽到她和大哥在房里厮混,這樣肮髒的女人,怎麼能夠染指她尊貴無比的王?!

"站住!"凌厲的聲音阻攔了兩人的腳步,林悠帶著滿身的憤怒走到了兩人面前,此時早就把這一段時間一直壓抑的脾氣,一直告誡自己要忍耐的一切忘記了,她這般委曲求全都是為了能夠不被送到分家從此再也見不到單姜,可是如今單姜痝熊M讓她這般失望,她的怒火和嫉妒已經沖掉了理智.

躲在樹後面偷看的單韻熙看著林悠,眉頭皺了皺,這女人是誰?不好意思,也許是長得太路人甲了,她給忘記了.

藍影看著林悠,眉頭挑了挑,卻是宣布主權一般的靠近單姜琲疑h中.

單韻熙以為,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會被藍影或者她哥虐上一頓,不過事情才開了端,卻被一個突然出現的人給打斷了過程和結尾.

那人一頭白發被一縷不落的梳到了腦後,編成了鞭子,穿著古老的唐裝,臉色紅潤腳步如風的走來,身上磅礴的氣勢,甚至只是經過單韻熙就讓她寒毛直豎,捏緊了手中的鞭子,仿佛受到了生命威脅的敏感的小獸,此時臉上神色匆匆,看到藍影的時候微微頓了頓,滑過一抹複雜的眸光,卻很快轉開,鷹一般厲得嚇人的眼眸落在了林悠身上,頓時讓一身怒氣的林悠猶如被一盆冰冷冷的冷水潑下,往後退了一步,全身顫抖起來.

這是……羅生若家族上一任家主,涼禮他們的爺爺,那一代梟雄羅生若霆戌!

霆戌上下打量著這個換了臉卻依舊不成器的孫女,藍影的事件因為一家人的竭力請求他已經不想追究了,而現在更重要的問題是,他想知道,"你,怎麼會和那個人扯上關系?"那雙眼中,帶著一種凝重,卻也帶著一種難以看透的複雜,不知道是喜還是憂.

"……什,什麼?"林悠有些怔怔的問,哪個人?是誰讓這個可怕的老人這般行色匆匆的回到布迪斯?

"我問你,你是怎麼和那個人扯上關系的?為何他會向我們家族提親,要求娶羅生若悠念?!"

------題外話------

莫名其妙被叫走上課的蘋果真心不是故意的囧……

感謝知人知面不知心親送了1朵花花,zyy881215親送了1顆鑽鑽,zhang120///文字首發無彈窗e5721親100打賞,15199101032親送了2顆鑽鑽,懶猴娃親送了10朵花花2顆鑽鑽100打賞,高興就好ing親送了88顆鑽鑽,小二給我來碗淚流滿面親送了5朵花花,嬉戲嬉戲親送了1顆鑽鑽,link0613親送了5朵花花,

上篇:V40傷了她,百倍償還    下篇:V42強大的求親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