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42強大的求親者   
  
V42強大的求親者

g,更新快,無彈窗,!

霆戌的一句話,頓時讓在場的四人都怔住,有人向羅生若悠念提親?而且這個人還重量級到幾乎已經到了一種歸隱山林程度的羅生若霆戌急匆匆的跑回來?這……沒弄錯吧?

林悠先是怔住,然後嘴角勾起一抹仿佛報複性又得意的笑,不屑又高傲的看著藍影和單姜,看吧,真正的貴族血統就是真正的貴族血統,單姜痝o個無情的男人不知道她的好,多的是優秀的男人知道!

霆戌卻是看著林悠的笑眉頭皺了皺,看了眼一旁的藍影,轉身離去,留下不容置喙的一句話,"都回家族去,藍影,你也來.舒殘顎疈"

"好."藍影應了聲,看著那廂林悠已經快速的從地上爬起來跟在了霆戌屁股後面,興致沖沖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方才為了單姜琩滲諨n死要活的模樣,藍影不由得腦袋歪了歪,這個女人……真的愛單姜痗?

"愚蠢的女人."從樹後出來的單韻熙不禁冷嗤一聲,不知道是誰給了她那樣病態的自以為是,她哥哥只是不像其他人那樣對她畢恭畢敬那樣熱衷討好,就開始百般挑弄,甚至一直延續到了方才,愚蠢的女人,自己騙了自己,其實一切不過是她的虛榮心在作怪罷了,否則現在也不會看到一個可能比她哥還位高權重的男人上門就急著貼上去.

藍影看著終于冒出來單韻熙,眨眨眼,"你怎麼在這里?"

單韻熙嘴角一僵,看著自己老哥涼颼颼的目光,頓時一個激靈,趕緊扭轉話題,"影,剛剛是怎麼回事?竟然有人會向那個惡心的女人提親?"

藍影好心的放過單韻熙,"我也不知道吶,不過感覺應該有好玩的事情."想了想,藍影覺得她對那個看上林悠的笨蛋有點好奇,看向單姜,"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單姜痟丹簋髒v的手,那纖細的柔軟叫人他舍不得就這麼放開.

只是單姜皒雂~說完,路口拐彎處,便出現了那抹黑色修長在男性中略顯纖細的身影,精致卻面無表情如同人偶一般美麗中,卻帶著纖細的帥氣的男人,絲毫都不放過和藍影相處的時間和機會.

兩個男人,一雙沉寂如死水,黑得不反射任何光亮,猶如深淵,一雙淡漠到荒涼如同沙漠宇宙,熒光點點,卻冷得徹骨,都是平靜得難以起波瀾的兩人,卻在四目相對的一瞬間,漣漪蕩漾,雙唇不自覺的微微抿起.

雖然都心知肚明以後要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共享同一個女人,但是哪個男人不小氣?話說的再好聽,真正做起來也是需要時間慢慢磨合的,更何況即使是兩個不怎麼熟悉的同性要住在一起一起生活,也是需要長時間的磨合來了解彼此,才能互相容忍,互相認可的.

單姜痟今衕髒v的手緊了緊,卻在看到藍影轉過來的清澈無塵的目光時微微的頓了頓,緩緩的松開,長長的睫毛微微的斂下,顯得有些孤寂可憐.

藍影轉身面對單姜,嘴角勾著柔和溫暖的笑,"吶,我晚上過去陪你,好不好?"語畢,想了想,補充道:"我覺得新婚之夜什麼的,不實行一下似乎不太好,你說呢?"

噗……

單韻熙一瞬間瞪大了雙眼,這,這個女人……臉皮真是……好吧,早就知道這貨無恥無下限無節操很久了,無奈聳肩……

單姜甯麗的眸間瞬間凝聚一抹幽暗,耳尖悄悄的紅了些,對于這個女人,他也是渴望的,前所未有的渴望.

"影."單姜琠啈磳翮蒬い咻V涼禮的藍影.

"唔?"藍影眨眨眼,看著拉著她的手的單姜,他臉上有些可愛的窘迫.

"……告別吻."他也想收點小利息啊.

藍影怔了怔,隨後笑容更加的深了起來,靠近他,踮起腳尖輕輕的覆上他豔薄的唇,一下下的,溫柔到了極致,一瞬間沉醉了這個越來越愛她的男人,直到藍影離開了,他還撫著唇,一雙美麗的眼眸帶著淡淡的一層水霧,朦朦朧朧的叫人怦然心動.

下課鈴已經響了,學生會的成員不少,此時來來往往的都盯著單姜甯搊o眼睛發直,男女都有,單韻熙眉眼一豎,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抽在地上,幾乎擦出火花,頓時把他們幾乎粘到單姜琲獄謒鉞鼎滮F回來.哼,她家老哥可是已經名草有主了,藍影的男人,可容不得別人覬覦!

藍影和涼禮回到羅生若家族的時候,幾乎一眼就看到了籠罩在他們家上空的難看的陰云,還有微顯壓抑的氣壓.

"媽媽,爸爸."藍影進門前叫喚了聲,頓時打破了整個壓抑的氛圍.

"小影."齊蔚藍立馬就迎了上去,好似藍影才是她的親生女兒.

霆戌睿智中帶著利刃一般的眼眸落在了藍影身上,然後又落在她和涼禮十指相扣的手上,氣壓似乎一瞬間又沉了沉.

"過來."渾厚中帶著滄桑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大廳內,霆戌坐在沙發主位上,比典治還要一家之主.

藍影感覺到涼禮一瞬間收緊了握緊她的手,藍影看著涼禮,卻見那依舊面癱的精致面容上,那雙沉寂如死水的眸中竟帶著一抹警惕,讓藍影不由得有些驚訝,羅生若霆戌有那麼恐怖嗎?再恐怖也不能把她吃了吧,看這男人緊張成什麼樣了,那手里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還多了根釘子,怎麼?還想一會兒跟他打起來不成?

藍影有些無奈的拉著緊緊的扣著她不放手的涼禮走到沙發上去坐著,對面是在這無形的壓力下有些瑟瑟發抖的林悠,而中間黑色的水晶桌面上,一個個紅色的盒子放在上面,大小不一,數一數,整整十八個.

"這是要給羅生若悠念的東西."霆戌渾厚滄桑的聲音,此時充斥著一種霸道感,強硬得叫人喘不過氣來,毫不渾濁的眼睛一眼泰山般重如千金的壓在藍影和林悠身上,"你們,有誰知道這些是什麼東西嗎?"

藍影眨眨眼,對于這種程度的壓力強悍的無視,搖搖頭,有些莫名其妙,連蓋子都沒打開的東西,誰知道里面是什麼,她又沒有透視眼.

藍影的搖頭讓對面的林悠偷偷的松了一口氣,還好她也不知道,否則這些人還不知道要多麼不要臉多麼惡毒的把屬于她的東西搶走,給這個該死的女人!

"十八環佩,位于米希爾皇城中樞的世界藝術委員會中,九殿十八閣中,十八閣每一閣的主上信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利僅次于九殿之主--世界藝術委員會會長."一字一句,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然而卻讓在場除了藍影以外的人都在一瞬間瞪大了雙眼,瞳孔微微的顫動收縮.

林悠震驚得腦袋發懵,腦子里傻傻的回蕩著一個聲音,這些東西,這麼高的權利,這麼高的地位,給她的?是她的?!狂喜一瞬間如同潮湧,將她淹沒,同時也更加堅定,這是她的!絕對不讓藍影那個女人把它搶走,也絕對不准羅生若家族里任何一人把屬于她的東西奪走給藍影!不准!絕對不准!

藍影只是眨眨眼,並不是不知道世界藝術委員會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有多麼強大,從她成為委員會的一員後,宮家,莫洛家都不敢輕易出手報仇的情況就知道,只是偏偏藍影從來就沒怕過誰,也沒在意過任何權勢地位,她不需要那些.

"怎麼會?爸爸,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齊蔚藍反應過來,眉頭皺起,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世界藝術委員會會長的提親,他們羅生若家族可高攀不起,而且他們家也沒有哪個女孩能攀得上的啊.

"是啊爺爺,是不是搞錯了?這種東西真的是送給我們家的人的嗎?"涼翰覺得簡直難以置信,他沒有見過世界藝術委員會的會長,但是光是世界藝術委員會這個名詞就足夠讓他們知道他們所面臨的人物有多麼多麼的強大.

羅生若家族雖然擁有世界貴族的名號,但是總歸只是一個大家族,終歸一樣是人,總歸要生活在層層的世界法則之下,而這距離這法則最近的,不正是世界藝術委員會嗎?!

就連瑭剡,都皺著小眉毛一臉難以置信,提親?拿這麼這麼貴重的幾乎價值相當于半個世界的東西來提親?娶誰?林悠?!尼瑪這是哪個沒眼光的蠢貨?羅生若悠然都比她好啊,至少長得比較能見人點.

霆戌聞言,只是用目光在一臉抑制不住驚喜的林悠和一臉淡然無謂的藍影身上掃過,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似乎答案就這麼簡單的脫穎而出,但是此時的藍影和他們家的關系和所處的狀況卻並不容許他那麼簡單的下達任何一個決定,也不容許他輕易的確定下任何一事.

"我現在問你們,那個男人,誰去招惹的?"這個問題似乎很莫名其妙,人家都指名道姓的要羅生若悠念了,他還問這種奇怪的問題,但是這一句話出來,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微微的變了變.

幾雙目光游弋在藍影和林悠身上,兩個人的差距,一眼就看得出來,這個世界上除了藍影,還有誰值得那個神秘強大的男人用這麼昂貴的代價來請求得到?不,或許不是請求,而是只是通知了他們一聲的誓在必得.

坐到那般高位之上的男人,是不會輕易放棄看上的東西的,絕對不會.

齊蔚藍一家臉色一瞬間都變得難看了起來,是因為當初十三爵把藍影冒充羅生若悠念的事情瞞的太好了嗎?還是說世界藝術委員會那些人依舊和以前一樣,割據著世界一方,卻毫不在意世界日新月異的變化,自顧自的研究著他們瘋狂著迷的人體藝術和音樂藝術?

所以他們以為藍影還是羅生若悠念,所以他們沒有看到那日早上瘋狂的視頻,不知道她的藍影不再是羅生若家族的女兒,而是他們家即將過門的兒媳婦?

這樣的話,事情似乎就難辦了,藍影冒充世界貴族的事十三爵可以不加理會,他們可以不加理會,可是委員會不同,那是不知道多少多少年前,久遠到連翻閱曆史都不易翻找得到答案的世界法則維護者,沒有人報案,以他們的性子也許可以當做不知道,但是如果因為這件事惹惱了他們,藍影怎麼辦?

更何況藍影此時是委員會一員的身份反而成了極弊的一端,委員會處理委員會的成員自有一套規矩,不需要向外界任何人負責和報備,就如同他們對成員無條件的庇護,犯了錯的成員,同樣被無條件的舍棄和處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炙焰雨家族現在是被那些幾乎破產的國家和對第六塊板塊大陸心懷覬覦,想要分一杯羹的人搞得無暇分心才沒有立馬來找藍影,可是這還沒等他們找出對應計策,又冒出個世界藝術委員會,這是要鬧咋樣?這日子還要不要過下去了?!

"這,這可怎麼辦才好?小影現在可是我們家的兒媳婦啊!"藍影的名譽還要不要了?雖然視頻毀了,但是那記憶還留在所有人的腦中,流言也還在肆虐流竄啊!

"靠!那人腦殘嗎?姐姐和大哥的事情鬧得那麼大,他們竟然不知道?!"瑭剡嚼著口香糖,皺著白嫩嫩的小臉,軟濡的介于孩子與少年之間的聲音帶著一種別致的味道.

"搞藝術的人都不正常."涼翰聳聳肩,很是理解的說道.

"哼!白癡."

"……"

根本不需要誰的親口說辭,所有人都把這個會長的提親對象指向了藍影,而林悠已經被扔在了腦後,此時看著他們一言一語的都是在討論著怎麼幫藍影拒絕這門求親的林悠,臉色沉得猶如從地獄爬起來的惡鬼般猙獰可怕.

來了,又開始了,這些人又一次開始把屬于她的東西往這個女人身上推,他們就是要把所有好東西好事情都給這個女人,即使那東西是屬于她的!

"很抱歉打斷一下……"柔婉而略帶縹緲的嗓音響起,驟然打斷所有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聲.

藍影端正的坐在沙發上,猶如大家閨秀,此時腦袋卻有些可愛純真的歪了歪,"那個……我想說那世界藝術委員會會長……到底是誰?我見過嗎?"涼禮握著她的手都緊得發疼了,那個會長有那麼恐怖嗎?

啪--

一聲脆響炸在腦中.

"你沒見過他嗎?!"齊蔚藍瞪大了雙眼問道.

"嗯."藍影點點頭,絲毫不在意自己那爛的離譜的記憶力是不是曾經見過,只是她把人家給忘記了而已.

"怎麼會這樣?"霆戌眉頭皺了皺,那個男人可不是會莫名其妙對一個沒見過面的女人提親,否則那些人也不會天天算計這算計那的了.難不成還真的是給林悠的?

所有人的目光一致看向被他們遺忘了許久的林悠,怎麼看怎麼不可能啊!不是他們瞧不起人,而是虎就是虎,鼠就是鼠,難道凶猛的老虎會看上弱爆了又丑不拉嘰的老鼠嗎?

"我見過他."林悠突然爆出這麼一句.

霆戌眸中劃過一抹厲色,"在哪里?"

林悠被那雙眼里仿佛在說敢說謊就殺了你的眸光嚇得全身一顫,卻還是咬著牙頂了上去,"伊比利亞王國的火云池地帶,當初我在外面游蕩的時候,曾經去過那里."

卻見霆戌眉頭猛然一皺,林悠沒有說在米希爾皇城,反而說是在與米希爾皇城相鄰的伊比利亞王國,聽起來有點不對勁,但是卻更准確,那個男人可從來不在米希爾皇城待著,更何況米希爾皇城不是誰都能進去的,難道真的是給這個女人的嗎?老人不禁又一次在心中響起這個問號.

"爸爸."齊蔚藍突然出聲,臉色有些怪異,眸光在藍影和涼禮身上掃過,又在林悠身上掃過,意味複雜卻明了.

就算那個人真正想娶的藍影,但是藍影現在斷然是不可能嫁給他的,先不說藍影的名譽問題,就單單涼禮現在已經和藍影發生過關系,並且所有人都看得出涼禮對她的在乎,她就斷然不可能讓藍影被搶走,藍影要成為羅生若家族的人已成定局,既然如此,不如就讓林悠去米希爾皇城一趟算了,看他們要不要她,反正弄錯了人的是他們不是嗎?

人總是有自私的一面,齊蔚藍在一個強大的外人和自家兒子的幸福之中,選擇的自然是自己的兒子,另外的人,誰管他去死.

只是霆戌卻對齊蔚藍的想法皺了眉,他們不知道那個人和羅生若之間的糾葛,所以才能這樣想,那人的家族曾經不止一次幫助過羅生若家族,救過他的命,可以說恩情大過天,怎麼能把林悠送過去,到時候若是真的找錯了人,不說他生不生氣產生什麼後果,要他的面子何存?

"算了,明天,你們跟我去一趟伊比利亞,如果是搞錯了,藍影你自己惹出來的事自己跟人家解釋清楚,至于你--"霆戌看向一旁臉色不怎麼好看的林悠,眸中寒光凜冽,"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如果敢再耍什麼花招,你就不用回瑞比斯了."說罷,霆戌便離開了大廳,有些萎縮的身子卻依舊氣勢渾厚,步疾如風.

林悠臉色鐵青,難看嚇人.

藍影天真無邪的看著涼禮那雙黑漆漆的仿佛沉澱著某些危險分子的眼眸,眨眨眼,很純很無辜的開口,"我真沒見過那個會長大人吶,是真的."如果此時有人知道藍影那爛到爆的記性的話,絕逼以後對這個沒節操的女人的話有百分之五十的不信任,現在更會想噴她那很純很無辜的表情一臉血,尼瑪,做了這樣的事情,竟然還無恥的賣萌!

不是涼禮不相信藍影,而是對這女人招惹桃花的功力太深有感觸了,一個沒留神,一個不小心,覬覦這女人的男人就多了好幾倍,現在這個位高權重,把半個世界都捧來的男人,要說是給林悠的,涼禮甯願相信那是給他的,都是白花花的錢啊!

啊,說起來他現在可是要養家的男人,得賺更多的錢!孩子的奶粉錢,尿不濕錢,學費……錢錢錢錢錢錢……他是不是忘記去把單姜琲漲s折要來管了?

涼禮腦中的算盤正在噼里啪啦的算著,腳下卻一心二用的把藍影牽回了房間,然後二話不說的把人壓在門板上,黑漆漆的眸子看著藍影,倒映出她美麗如仙的面容,"明天你要去伊比利亞."

"嗯."藍影淺笑嫣然的點頭,她對那個想娶林悠的笨蛋有點好奇,去看看他是不是長了三頭六臂,然後想去那個被說成傳說中的國度米希爾皇城看一看,畢竟掛著委員會成員的名號,卻連老巢所在的地方都沒去過,未免太遜了.

涼禮黑眸微微凝住,專注著看著被鎖在懷中的人,好一會兒眸中仿佛滑過一抹無奈又泄氣的微光,眨眼間卻又是那般沉寂的模樣,直線式的聲線在她耳邊輕輕響起,"影,會願意和我生孩子嗎?"

藍影怔了怔,柔和的笑,"當然,如果懷上的話."藍影很喜歡小孩,可是卻並不能輕易孕育,否則當初她和紀傾然一起二十年,不會一點兒動靜都沒有,如果她真的能夠孕育成功,自然不可能讓他消失掉.

這句話就像她願意與你長相厮守那般叫涼禮眸中驟然一亮,如同煙花在夜空炸開,美得炫目,不可控制的激情蕩漾瞬間燎原,叫他化作虎豹,啃得這女人連渣都不剩.

"孩子……孩子……"每一次凶狠的進入,男人情欲朦朧的目光看著身下嬌吟的叫他欲罷不能的女人,那眼中從深處湧向表面的幸福都叫他忍不住一次次的表達他的願望,他,想要藍影為他生一個孩子,屬于他們兩個人的孩子,那是他們愛的結晶吶.

直到大半夜,這男人終于精疲力竭,帶著一臉幸福的睡過去時,藍影才爬起身,看著他孩子一般毫無戒備的睡顏,嘴角蕩起一抹微笑,輕輕吻了吻他的唇,才進了浴室洗漱一番,離開了羅生若家族.

有道說,千防萬防家賊難防.

藍影眨眨眼,看著黑暗中偷偷把十八環佩從盒子里拿出來塞進包包里,然後悄悄朝羅生若主屋後面一通向後面山上的,大毛偷跑出去泡妞的狗洞走去,望了眼黑漆漆的天空,怎麼就給她撞上了呢?難道是老天知道她要去偷情(噗……)故意給她找事做?

"那個……"終于在看到林悠把大毛藏在狗洞下的一堆骨頭弄掉後,藍影忍不住出聲了.那可是他們家大毛的東西,這女人不僅不問自取沒教養,還沒禮貌的很.

略顯縹緲的嗓音,在此時正做著偷雞摸狗事情的林悠耳中就好比女鬼突現,嚇得她臉色驟變,身子一跌的坐在地上,驚恐萬分的扭過頭看著她,然而事實證明,就算發現是藍影,這女人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畢竟正在做的事情實在見不得人,更何況還是被她最厭惡最嫉妒的女人見到,一瞬間林悠覺得這女人看她的眼神充滿了鄙夷和不屑.

見藍影的目光又落在了她的包上,林悠立刻抱緊了包,一臉警惕怨恨的看著她,"你想做什麼?"

"這句話不是應該我問你嗎?"藍影眨眨眼,十八環佩這種東西是能夠隨便偷的嗎?這個女人還有沒有一點腦子?是被那十八個東西的巨大價值和巨大權位給蒙瞎了她的眼睛了嗎?

"閉嘴!別給我多管閑事!"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貓,林悠抱緊了懷中的包,對著藍影怒目而視,"還是你想跟我搶?你明明已經有了大哥,有了,還想跟我搶這些東西和那個男人嗎?!"

藍影眨眨眼,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我不跟你搶,我只是提醒你一句,強求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後果只會讓自己更加悲慘罷了."

"我現在已經夠悲慘了!"林悠雙眸欲裂,"你害得我還不夠嗎?你搶了屬于我的一切,爸爸媽媽哥哥弟弟,所有所有!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你把這個也搶走,這個位置是我的!那個男人也是我的!"林悠說著不再理會藍影,轉身就鑽進那狗洞里,那一副即使那個會長是個糟老頭她都要嫁的模樣,還真是把藍影給驚住了.

你說這人是不是有毛病,明明明天他們到了伊比利亞所有事情都會不攻自破,她何必還多此一舉給自己找難堪呢?唔……或者說,這女人自己有什麼法子對應呢?

------題外話------

s///" target=".blank">" target=".blank">s///文字首發無彈窗親送了1顆鑽鑽,燕子飛啊飛啊飛親100打賞1朵花花,堇銀妖親送了1顆鑽鑽,carolyn0213親送了1朵花花,寞言殤親送了31朵花花1顆鑽鑽,李安鈺12親送了10顆鑽鑽,amgwamg親送了1顆鑽鑽,l721117親送了1顆鑽鑽,宮千羽親送了2顆鑽鑽,zyy881215親送了1顆鑽鑽,補風桌影親送了1顆鑽鑽,姬yuan姬親送了1顆鑽鑽,wo2wo親送了1顆鑽鑽,懶猴娃親送了4朵花花,rachelsky001親送了4朵花花,15199101032親送了1顆鑽鑽,小魔女2785親送了1朵花花,沫如月親送了1朵花花,喵了個咪滴親送了10顆鑽鑽,還有送票票的親~群麼麼~!

今天繼續二更啊二更……下午竟然還要上課!

上篇:V41要娶羅生若悠念(二更)    下篇:V43吃了你哦(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