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44讓你很舒服   
  
V44讓你很舒服

g,更新快,無彈窗,!

--孔雀開屏縱然美麗,卻也露出了丑陋的屁股.舒殘顎疈

婪卜大叔和右護法看著那個隔著大鐵門高傲的看著他們的女人,眉梢動了動,看向對方,卻見對方皆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看起來對這個女人實在是一無所知,不知道是誰.

林悠此時完全一副她是他們女主人的模樣,挑剔的目光,仿佛要對他們頤指氣使的姿態,理所當然的態度,"開門."

右護法驚奇的瞪大了眼,看向婪卜,"她說什麼?"這是什麼腔調的伊比利亞語?是伊比利亞語沒錯吧?

"……也許是叫你放狗出去吧."婪卜大叔很不負責的看著林悠那副模樣,有些嫌棄的道,這個女人腦殘吧?竟然跑到這里來撒野,看看那什麼表情,好像他們是她家的狗似的.

"喂,開門!"知道自己外語很爛,此時看著婪卜和右護法嫌棄鄙視的眼神,林悠臉色變了變,用通用語大喊.

這下右護法聽懂了,只是正因為聽懂了,所以眸中的探究和鄙視嫌棄越發的重了起來,"你是誰?"

到別人家門口大喊大叫,又連大陸上應用廣泛的語言都沒辦法說得至少讓人家聽得懂,這女人要氣質沒氣質,要學識沒學識,她這樣囂張的態度是從哪里來的?

"我是羅生若悠念!"林悠揚起下顎,驕傲的仰起頭,如同女王一般的鄙睨著他們,她似乎已經看到閃亮的如同女王一般的前途在朝她招手了,之所以這麼自信,是因為這女人知道越是高位的人說出去的話越不能輕易反悔,更加不會輕易的說出口,所以他既然說要娶她,那麼就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會娶,就算是娶回去放在家里,為了面子,他也會做!

她已經見過不少這樣的人了,這個所謂的世界藝術委員會會長,位于金字塔最頂端,想必更是如此吧!

所以她才急著搶先藍影一步來到這里,她要把這件事鬧得人盡皆知,十八環佩在她手上,她又是真正的羅生若悠念,她要他為了他的金口玉言,為了他的面子,為了不讓別人笑話連自己要娶的女人都會搞錯的娶她,即使是逼迫,那又如何?她要比藍影得到的更多,她要比藍影更加位高權重,要得到這個比單姜睅皉釦韟h的男人!

不得不說,這女人之所以會渣成這幅德行,其實有一定程度上是被藍影那個禍水給嚴重扭曲了,那個女人就是有那種讓人忍不住羨慕嫉妒恨的資本和氣場,要麼與之成為知己,要麼只能成為朋友,除非你有足夠大的肚量和自制力,否則一旦嫉妒成災,就會成為注定被虐的渣女!

林悠一句話,頓時叫婪卜和右護法怔了怔,然後眸子齊齊的冷了下來,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諷刺的笑,"你是羅生若悠念?"

"怎麼?竟然敢懷疑我的話?"林悠眉頭一皺,眸中滿是一種類似于裝逼的凌厲,她努力想要營造一種不容置疑天生王者的感覺,卻越是這樣越讓人覺得怪異和四不像.

"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你敢說你是羅生若悠念."右護法扯著嘴角冷笑了下,那個優秀的女人,可不是這種挫到爆的女人冒充得了的,不給臉色瞬間難看起來的林悠說太多的機會,右護法眸子驟然冰冷,如同刺骨的寒冰,叫林悠身子一顫,腳步一軟,控制不住的往後退了兩步.

"我只警告你一次,現在,立馬,離開這個區域,否則你會知道看到這個標志還隨便過來亂說話的下場是什麼."右護法指著鐵門中心的世界藝術委員會的太陽標志,一股殺氣隱約的,竟比羅生若家族的人還要強,血腥味還要濃.

你以為,世界上的法則是如何建立起來的?凌駕于全世界大小皇室貴族領導層黑道白道組織,並且無人敢侵犯的委員會又是如何做到這一點,這般割據世界一方的?那都是踩著幾乎淹掉一個海洋的尸骨建立上去的空中閣樓.

"你……"林悠被嚇到了,開了屏的高傲一瞬間如同縮進殼里的烏龜,瑟瑟的不敢伸出來,然而下一秒她猛然想起自己背上的保命符,一股腦的把包扯過來,拉開拉鏈就想把十八環佩都倒出來,只是還未等她把步驟做完,一只蒼白骨節分明的手便拿走了她手上的東西,動作是那般輕,速度也是那般的慢,然而林悠卻仿佛被下了咒般的怔怔的任由他將包取走.

"當家?!"右護法看到來人,驚訝的出聲,"您怎麼出來了?"而且是什麼時候跑出去的,他們竟然都不知道!

"出去走走."松松垮垮的披著米色風衣的男人淡淡的應了聲,眼角都沒有給一個看著他呆住的女人,金色如同太陽耀眼,又如同月亮清冷的眸子看著包,看著包里被粗魯的放在一起,不斷的碰撞摩擦的環佩,一瞬間仿佛有什麼東西沉澱在眸中,也叫人不由得跟著沉了沉.

"當家."找人來接了班的穆一峰從莊園副樓內走出來,按開了把他們當家和林悠擋在外面的鏤空鐵門,目光冷冷的掃過林悠,"剛剛清理掉了網絡上一些不該存在的髒東西."

男人微不可查的點點頭,然後邁著步伐走了進去,林悠的目光直挺挺的跟著男人,幾乎黏在了他身上,甚至連腳步都跟被勾了魂似的不自覺的跟著邁了進去,這個男人……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男人,如同大理石一般蒼白卻俊美容貌並不如單姜琤L們那般精致細膩,卻帶著一種叫人忍不住被吸引的英俊的陽剛味,如同太陽一般的耀眼而蘊含著強大的足以毀滅世界一般的力量,仿佛擁有他就可以擁有全世界!好想得到,好想擁有……

穆一峰他們並沒有阻止,只是看著林悠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殘忍而血腥的笑容.又是一個被他們當家表面給迷倒了的蠢貨,似乎從以前到現在,唯一一個沒有被他們當家的外表所迷惑的,只有藍影了.

男人走到了低調奢華的大廳,偌大的大廳裝修成了古代朝堂一般,大紅色的地毯撲到了每一個階梯,高高在上的主位上是暗紅色繁複金紋的大椅,男人一步步的踏上階梯,坐在上面,猶如帝王一般俯視著下面的臣民,金色的眸子如同耀眼的太陽,卻藏著比月亮還要冷上幾分的森寒,藏著暴風般的殘酷與無情.

林悠卻是怔怔的看著他大理石般蒼白俊美的面容,眼里不自覺的流露出迷戀和一種近乎夢幻的向往期待,沒錯,她已經開始在幻想擁有這個男人她將會被多少女人羨慕和嫉妒,她已經可以想象到自己高高在上俯視藍影,俯視整個羅生若家族,俯視單姜痝磌熙,甚至整個給過她屈辱的布迪斯乃至瑞比斯時的那種無與倫比的暢快感了!

沒錯,這才是她真正要的,比單姜琝鬌她想要擁有的感覺!

沉浸與自己的幻想世界的女人,沒有看到整個大廳之上,她一個人猶如犯人一般的站在紅色地毯之中,而兩旁的椅子上,右護法歪歪斜斜的坐在上面,身旁是被他邀請進來看戲的婪卜,穆一峰坐在另一邊,一邊敲打電腦,一邊又啃起了紅蘋果.

"你說……你是羅生若悠念?"男人極其低沉的聲線輕輕的響起,卻莫名的仿佛在整個大廳內回蕩,叫人一字不漏的聽得清清楚楚,想裝傻充愣的機會也沒有.

林悠頓時心神一蕩,驟然回神,聽到男人的應話,連忙點頭,眼角眉梢帶著一種難以自抑的激動,"是,是的,沒錯,我是羅生若悠念,真正的羅生若悠念!你的求親對象!羅生若悠念."

"所以你就來了?"男人低低的聲線,叫人不易聽出他的情緒,看起來就像只是在問'吃飯了嗎’這麼簡單的問題.

林悠點點頭,"我是羅生若悠念,所以我來了."她一再強調羅生若悠念,仿佛在不斷暗示他要娶的只能是她,而不是那個叫藍影的女人.

金色的眼眸似乎一瞬間微不可查的眯了眯,男人屈起撐著腦袋的手背下,拇指和食指輕輕的摩擦,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個細微的動作一旦動了的後果.

"可是我想娶的人不是你,或許我該給你個機會回到羅生若家族去?"男人漫不經心的道,連那細微的動作做起來都是那般君臨天下的尊貴和優雅,叫林悠看直了眼.

"不!"林悠那顆被對藍影的羨慕嫉妒恨扭曲得一碰到關于藍影的事和話題就激動無比的心,頓時因為那男人的一句話而被潑上了一桶油一般,燒得她不舒服,"我是羅生若悠念!你求親的對象也是羅生若悠念,沒有錯!哪里錯了?沒錯!"

"一峰,他們到哪里了?"男人對于林悠的激動毫不在意,目光瞟向咬著蘋果敲電腦的穆一峰淡淡的問道.

"已經到加比勒海峽了,還有三個小時就到了."老大發話,穆一峰哪里還敢偷懶,趕緊調出航空地圖應道.

林悠臉色微微一變,他們?是指藍影和霆戌嗎?這個男人終于還是知道了藍影曾經是羅生若悠念的事,但是那樣的話,不是應該也知道她和涼禮的事嗎?為什麼……

林悠想到了什麼,臉色驀地一變,難以置信又驚恐的看著那高高在上的男人,"你……難道你即使知道藍影和大哥的事,也依舊堅持要娶她?!"

男人聞言,金色的眸子仿佛放緩了的慢動作看向了林悠,有那麼一瞬間,林悠恍惚的覺得眼前仿佛出現了可怕殘忍的野獸,無情的伸出利爪將她撕成碎片!

"把她送回去."男人站起身,蒼白的臉色讓他顯出一分羸弱感,卻並不妨礙他君臨天下的氣場.

"不!"林悠看著男人大吼,"我是羅生若悠念,你說過要娶我,不能出爾反爾,你這樣不怕被全世界笑話嗎?!"

男人神色依舊,金色的眸子深處,肆虐的殘暴無情只有林悠沒看到,"被你這樣一說,倒是確實有點問題了……"

林悠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沒錯,就是這樣,她剛剛下飛機的時候就在網上發了條帖子,以現今網絡的速度,和對世界藝術委員會關注的人之多,根本不需要多久就會被傳得沸沸揚揚,羅生若悠念和委員會會長聯姻,足夠讓所有人吃上一大驚.

然而,林悠卻沒有看到穆一峰嘴角那絲嘲諷意味濃重的笑.

男人淡淡的看了一臉篤定他會娶她的林悠,略顯蒼白的薄唇輕揚,"把她剁碎了喂狗."

"什麼?!"林悠嘴角的笑驟然僵在臉上.

穆一峰卻已經站起身,嘴角帶著笑,卻是那般的嗜血殘忍,"羅生若悠念死了的話,我們當家的不就不僅名譽不會受損,也不用娶你了嗎?吶,是吧?"

林悠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你,你胡說什麼?我是羅生若悠念!我是羅生若家族的人!我是世界貴族!你敢碰我?!"

"哦呀哦呀,世界貴族啊,我好怕怕哦~"穆一峰誇張的一邊拍著小心肝一邊朝林悠走去,嚇得林悠不住的往後退,"連世界藝術委員會的真正性質都沒搞懂就敢來這里,不得不說你還真是非一般的愚蠢,把你送到狗圈去,還真是汙了我的手又浪費我的時間呢."穆一峰臉上的表情驟然一變,如同修羅一般,叫林悠臉色煞白的拔腿往外跑.

好可怕,她後悔了,她不要嫁給這個男人了,這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她以為世界藝術委員會的人都是沉迷于藝術,卻擁有無與倫比的權利和地位的白癡和傻瓜,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也有這樣比羅生若家族還要血腥恐怖的一面,他們是真的要殺她!

即使是婪卜,也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淡淡的看著這一幕幕,好似還覺得有些無聊,穆一峰動作真慢,狗圈里的狗都要餓死了.

仿佛知道了婪卜的不耐煩,穆一峰聳聳肩,腳步輕移,卻在一瞬間出現在了快要跑出大門的林悠身後,伸手揪住她的頭發,頓時叫林悠吃痛的停了下來,被一把丟回了廳內地上,從身體四面八方傳來的疼痛,讓林悠一瞬間淚眼汪汪了起來.

只可惜在場的人都不是憐香惜玉的貨,他們的法則,就是與這個世界最為貼近的法則,強者為尊.

"啊啊啊!放開我!放開我!"林悠驚恐的看著朝她走來的穆一峰,挪著腿和臀部不住的往後退,很快靠到了男子腳下的階梯,林悠仰頭看著高高在上的男人,那蒼白俊美的如同大理石的面容,太陽一般金色的眼眸看著這一幕,眉梢都沒有動彈一下,仿佛在她眼中,她如螻蟻一般如草菅.

"求求你,我錯了,放我回羅生若家族吧,我錯了,求求你……"林悠驚慌失措的跪在下面,對著男人磕頭,用力之大竟然將鋪著地毯的台階都給染上了點點血跡,比起心里的害怕,這些痛感仿佛都已經不存在了.

男人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髒了我的地毯.一峰."

穆一峰嘴角一抽,無奈又嫌棄的上前一把扯住林悠的長發,拖著走,"抱歉抱歉,都怪我速度太慢,不過這女人全身上下連頭發都那麼髒,我一不小心考慮抓她哪里的時間太長了……"

"啊啊啊啊啊--"一路上,林悠的哭喊尖叫聲不斷,怎麼也沒想到最後,她的死路是她自己一頭撞進來的!

……

夕陽漸漸西下,染紅了天空,藍影他們乘坐的飛往伊比利亞王國的班機漸漸的下降,在聽機場的跑道上留下兩道機輪劃痕.

此時的伊比利亞王國因為國王的病重和尚未立下的王位繼承人的緣故,將伊比利亞皇位爭奪戰推向了最高潮.

火紅色與白色相間的皇宮內,平靜的表面下波濤暗湧著.

暗藏在公主殿下的一個隱秘不為人知的地下石室內,一個白色的玉石台上,一個人影被呈大字型的捆綁住手腳,金燦燦的如同陽光組織起來的發,每一根都是那樣的細如蠶絲美麗耀眼,半點雜色枯黃都沒有,偏向東方人的細膩精致的面容,眼睛是極其魅惑神秘的紫色,此時他的紅色的薄唇緊抿,紫色的眸子因為暗含的怒火而變得幽深,卻叫人越發的著迷.

一個妖嬈纖細的身影走了過來,豔紅色的絲質睡裙有著層層疊疊的皺褶,每走一步便讓裙擺仿佛盛開了的牡丹花,異常的漂亮妖嬈,露出了大半性感白皙的酥胸,和若隱若現白皙的大腿,幾乎到達根部,金色的大波浪卷發,碧綠優雅的鳳眸,這個女人……

不正是端木惑同父異母的姐姐,端木寂雅嗎?!

卻見她把手中的盒子放在一邊,綠眸帶著盈盈柔意看著明顯不悅的端木惑,仿佛要滴出水來,卻見她伸出手,隔著他的衣服覆在了他的胸前,彎下身子,把臉頰貼在了他的心口處,"惑……"

"姐姐最愛你了,就這樣永遠留在我身邊吧."

端木惑雙拳緊攥,紫眸滑過一抹厭惡,"瘋子,滾開!"

"惑,你這樣說姐姐會傷心的."端木寂雅那柔得滴水的眸中暗藏湧動的瘋狂,"惑,不要再想那個已經是別人的的女人了,姐姐最愛你了,全世界只有姐姐是真正愛你的,你想要什麼姐姐都給你好不好?"

端木惑胃部翻湧的厲害,臉色也漸漸的難看了起來,"既然這樣,你知道我要皇位,為何還要跟我搶,還用計把我抓來?!"

"因為如果惑成了王,你會不要姐姐,你會像那個女人求婚,你會給那個女人她想要的一切,甚至,也許你會有很多女人,很多人會給你送女人,你也許會從中挑出王妃,甚至王後……可是姐姐不會,姐姐只要你,懂麼?惑……"

端木寂雅趴在他的胸口,每一個字都包含著一種瘋狂的味道,她自己都已經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追逐這一段她一廂情願的不倫之戀了,也許是在看著這個男人因為一雙紫眸而注定被舍棄,卻用那驚人的智慧得到所有人的認可,他站在高台之上那自信飛揚的時候,也許是因為他那不經意的一瞥,紫色的光芒折射進她心髒的時候……

她知道端木惑不會接受她,她一直在等待,等待她坐上王位,等他明白自己的心意,可是那個女人出現了,端木惑會給她他愛不釋手沒有與任何人分享過的他自己做的棒棒糖,他開始不再流連花叢,甚至開始對以往不甚在意王位和權利追逐起來,這一切改變,都是因為那個女人!

端木寂雅覺得自己要瘋了,她打不過那個女人,斗不過那個女人,那麼她只能從端木惑那邊下手,她為了他付出那麼多,甚至用計讓從小寵愛著自己的父王生病,逼迫端木惑無奈的離開那個女人回來伊比利亞,回到她身邊,即使是站在對立方!

她想慢慢耗,等那個女人嫁給涼禮再好好跟端木惑說,可是事情總是不按著她想要的一面走,那個女人竟然到伊比利亞來了!

她不能等了,等不了了,她知道這個男人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跑去見她,然後簡簡單單的被那個女人一句話給帶走身心魂魄!不允許,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你想干什麼?!"端木惑看著女人突然伸手解他衣服扣子的手,紫眸一瞬間布滿暴風.

"那個女人……好像不要不乾淨的男人對不對?"端木寂雅一邊解著端木惑的扣子,一邊掀開一旁的盒子里,只見上面,一支注射器被鄭重的放置于海綿之中,"這是我費了好大的勁從奧國買回來的東西,姐姐,一定會讓你很舒服的,惑."

------題外話------

囧……今天出了點意外到現在才更,好吧,蘋果努力讓最後一天的二更飽滿一點~摸摸~

上篇:V43吃了你哦(二更)    下篇:V45你是光(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