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48一路發展JQ   
  
V48一路發展JQ

g,更新快,無彈窗,!

--"奧國加強版的罌粟熏,聽說能讓貞德烈女在一秒鍾變成浪蕩不堪的淫婦,吶,讓我見識一下怎麼樣?"端木惑輕輕的把里面的空氣擠掉,笑容純淨的如同只是在好奇著什麼的孩童.舒殘顎疈

端木寂雅驚恐的瞪大了雙眼,身子不住的往後退,卻絆到椅腳,摔在了地上,"你……惑……你想干什麼?別,別過來!"

端木惑站起身,180以上的身高在坐在地上的端木寂雅面前形成如山般的壓迫感,她從來沒有這樣覺得恐懼過,瞪著他手中的針筒,如同見到了鬼一般的.

"你怕什麼?這又不是毒藥."端木惑似乎有些無奈,腳步卻毫不減慢的靠近不斷後退的端木寂雅,微微搖頭,"真是的,你忘記自己是伊比利亞國王最寵愛的公主了嗎?怎麼把自己搞得這般狼狽?"

"惑……惑……你不要過來!"端木寂雅驚慌失措的大喊,手中驀地出現她的三叉戟,凌厲而快速的朝端木惑刺去,然而端木惑卻仿佛早已經猜出她所要做的事,身子微微一晃,側身躲過的同時伸手握住了戟身,一個用力,便從端木寂雅手中奪了過來,他笑靨如花,手中的三叉戟輕飄飄的一轉,尖利的尾部在端木寂雅惹人憐惜的面容上一劃.

"啊啊啊啊啊--!"臉上傳來的劇烈痛感讓端木寂雅掩面尖叫起來,待看到沾了一手的鮮血時,更是瞪大了雙眼,全身顫抖著難以置信,她的臉,她美麗的臉,她最引以為傲的聞名天下的臉!

"真是狼狽呢."端木惑把三叉戟扔到一邊,看著自己的傑作,那張如花似玉的臉上,從左內眼角到右臉頰髖骨處,一條猙獰的傷痕立于其上,此時滿是猩紅的血.嘴角的笑容微微的深了深,"不知道讓病重的父王來看看你現在這幅模樣,會不會直接嚇得死掉呢?"他的語氣如此輕飄淡然,好似只是在隨口說一句'天氣真好啊’一般.

端木寂雅根本說不出話,看著沾滿自己雙手的血怔怔的.

端木惑把手中的針筒遞給身旁的手下,那人立刻領命上前,根本不必看端木寂雅的血管在哪里,仿佛處理一個要丟棄的布娃娃一般,隨便就紮進了她的側頸處,端木寂雅也竟然沒有因為這隨便的一紮死掉,只是回過神捂著頸部,驚恐萬分的看著端木惑.

"你……你怎麼可以?我……我是你姐姐啊!"

"嗤--"端木惑臉上的笑容終于一瞬間收斂了起來,嘲諷而厭惡的看著她,"這種時候你想起自己是我姐姐了?"天知道這個女人給他打那種針,然後赤身裸體站在他面前的時候,他有多麼多麼的惡心到想吐,留著相同血液的姐姐竟然對弟弟做那種事,變態!惡心!

端木寂雅還想說什麼,只是罌粟熏的功效卻已經開始顯現,她意識開始模糊,全身開始因為發熱而扭動了起來,雙眼迷蒙而渴望的看著端木惑,"惑……惑……"

端木惑眉頭皺了皺,真是惡心.

他轉過身,對著屬下道:"帶出去給暗組的人玩,記得把她臉上的血先處理掉,趁著還未結疤,我要讓整個伊比利亞看看他們美麗能干的公主有多淫蕩."

"是."手下低頭恭敬的應了聲,然後把已經把睡衣扣子扯掉,露出一絲不掛的嬌軀的端木寂雅給拖了出去,雖然毀了容,但是這副身子卻還是嬌嫩可人的,可以讓他們盡情的享受一番,以美貌聞名世界的驕傲到了極點,聖女一般可望不可即的公主殿下如同發情的母狗一般發情求歡,怎麼想都讓人熱血沸騰不是嗎?

端木寂雅被丟在滿是尸體的公主殿外,在陰郁的天空下,一群身著一樣的黑衣男人圍了上去,很快便響起了女人痛苦又歡愉的呻吟.

端木惑嘴角勾著一抹血腥而殘忍的微笑,這一切,都是你們自找的呢,或許你們沒有說錯,他一出生就注定毀滅這個腐朽的皇室,是惡魔吶.

翌日.天空剛剛翻起魚肚白.

"天啊!"寂靜美麗的被五彩繽紛的花朵所環繞的伊比利亞王國不知道是誰驚慌的大叫起來,然後引起無數的連鎖反應.

一段長達一個小時多的視頻,無ma無馬賽克的火辣辣的一女多男np--av席卷整個成人網絡,而最讓人震驚的,那個毫無形象放肆淫蕩的表現著最為難看的丑態的女人--

端木寂雅!

那個以美貌傳聞天下的公主!不乏智慧和能力,比端木惑這個王子更具備當伊比利亞國王的女人!

天,天啊!

寂靜的大殿,伊比利亞眾臣聚集與此,臉色難掩的憂心和複雜,端木寂雅這段視頻出去,已經不是她一個人藻唾棄的事了,簡直就是在丟整個伊比利亞的臉,而這種情況下,國王已經病重,所有人都手足無措的時候,終于想起了他們的端木惑殿下.

然而他們都不是傻子和沒心機的人,一大早進入皇宮那股即使已經被清理得干乾淨淨,卻還殘留在空氣中久久不去的血腥味,還有端木寂雅的人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情況,足夠讓他們聯想出一出弑親奪位的戲碼了,只不過此時端木寂雅臉已經丟盡了,就算臣中有人想要擁護她也沒有辦法,只能無奈的奔向端木惑那一方.

此時,寂靜無聲的一座宮殿內.

濃重的藥味充斥著每一個角落,富麗堂皇的裝潢仿佛也因此變得黯淡無光了起來.

錚亮的水晶燈下,擁有如同陽光一般耀眼的金發男子身姿挺拔的邁著優雅的步伐緩緩朝這座宮殿內的一個屋子走去.

"吱呀--"房門輕輕推開,端木惑美麗神秘的紫眸,看著屋內躺在床上,手腕上插著吊瓶,帶著氧氣罩的金發男人,然後淡淡的掃過四周圍的各種醫療儀器,嘴角的笑容不變的魅惑,眼里卻是慎人的冰冷.

這是他的父親,他毀了自己親妹妹又試圖幫助自己親生女兒毀了自己親兒子的男人,他該不該有點良心的放過他呢?

紫眸象征性的眨了眨,最後卻依舊是一片冰冷,看來他注定得當個沒有良心的惡魔了,他對這個從頭至尾只貢獻過他的一顆不潔的精子的男人實在沒有任何的感激之心,而所謂的父子連心之說,本來他想怎麼說這也是他的父親,所以就算繼承了皇位也讓他好好頤養天年的,不過他不珍惜,竟然幫著端木寂雅囚禁他,真是不可原諒.

端木惑靠近他,伸手摘下他的氧氣罩,被驚醒的男人立刻睜大著雙眼看著近在眼前的兒子.

"喲,醒了?"端木惑平常的打招呼,笑容燦爛的如同放晴的天空,卻叫人無端端的升起一股不安感.

"你……"老國王不安的看著他.

"嘛嘛~見到我這麼意外嗎?說起來我也很久沒來看看你了,親愛的父王.我給你帶了一件禮物哦,也許你會很喜歡也說不定."端木惑笑著把夾在腋下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徑直坐在了老國王身邊,打開電腦,進入網頁,點開視頻,然後放在老國王的胸前.

頓時,老國王的眼睛大睜,血絲一瞬間爆了上去,難以置信的看著電腦上的視頻,身子顫抖的把床都搖晃了起來.

"怎麼了?不喜歡?"端木惑有些驚訝的道,下一秒又仿佛雙重人格一般變得有些冰冷猙獰和可怕,"還是說,你太興奮了?也對,連自己親妹妹都下的了手卻不願意負責的變態男人,說不定看到自己女兒這幅淫蕩的樣子,會興奮的不得了呢,是不是?"

"你……"老國王艱難的伸出手,把放在胸前的電腦打落在地,難以置信又驚恐萬分的看著端木惑,"你……你做了什麼?你對雅兒做了什麼?!"

端木惑笑容燦爛的靠近老國王,在他耳邊好像說秘密似的出聲,"送到地下妓院去了喲."

"你……"

"而且,我還毀了她如花似玉的美貌,不能當台柱,也不能自己挑選客人,只能在後台帶著眼罩,一直被只要出得起錢無論老少的男人玩弄,直到死掉哦~."

老國王覺得他仿佛在這個漂亮的男人身後看到了黑色的翅膀,陰影籠罩下來,仿佛要將整個伊比利亞都籠罩在地獄之下.

"你……咳咳……你怎麼可以對自己的親姐姐做這種事?!"

"呀啦,你這個當父親的都可以幫著女兒企圖把兒子變成她的禁臠,我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做?"看著老國王臉色青紅交錯,心虛不已的啞口無言的模樣,端木惑嘴角的笑容一勾,"反正你也快死了,我就不跟你扯太多了,浪費口水."

端木惑站直身子,轉身就要離開,身後傳來老國王有些虛弱的聲音,"……等等."

"嗯?"

"伊比……利亞,現在只剩下你了,你……要對它負責……"雖然混事做過不少,但是這個看起來老態龍鍾的國王卻是愛著他的國,或者說愛著以他們端木為國姓的國的!他此刻是多麼害怕這個男人就這樣毀掉伊比利亞或者把伊比利亞拱手讓人,這叫他在九泉之下如何對得起厲害祖先?!

"負責?"端木惑眨眨眼,仿佛聽到了什麼新鮮的詞彙.

"咳咳……沒錯,你是伊比利亞的王子,你要繼承伊比利亞,要對全國十一億百姓負責!你有這個義務!"

呵……

神秘魅惑的男人聞言,鼻息之間發出意味不明的嗤笑.

一如昨夜的陰郁,今日果然沒有陽光,厚厚的烏云堆在上空,壓抑的叫人有種想要賴在床上不起來的沖動.

而此時,這個女人也把這個沖動直接化為了行動,還順道扒著她男人不讓他起.

有著極好極性感身材的男人一臉無奈看著已經把他第三次拖回床上的,趴在他小腹上睡得香香甜甜的小女人,是小女人沒錯吧,雖然她的種種表現都無疑是一個大女人,可是她的種種行為和身材卻又讓人總是把她往需要人時時刻刻的守護著,生怕受一點傷害的小女人.

"影,已經中午十二點了."曲眷熾無奈只能半靠在床頭,伸手輕輕拂過她睡得臉頰粉紅的小臉,然後在她櫻紅像果凍般晶瑩剔透的唇上,流連忘返,眼眸微微的暗了暗.都說早上男人最控制不住自家老二,不過曲眷熾卻發現,自己是只要在藍影身邊就控制不住,以前還是禁欲系的還好,可是食髓知味之後,就仿佛處在發情期的豹子,動不動就想撲倒這個女人.

臉頰上騷擾的手指被藍影嫌棄的瞥過腦袋,紅唇有些不高興的微微嘟了嘟,看起來就像在親吻他性感帥氣的八塊腹肌,叫這男人小腹一緊,有些沒出息的窘紅了耳尖,雖說是自己老婆,但是也算是剛剛新婚(……),這男人還有些不敢下手啊,有點擔心這女人會不會一個不高興把他趕出家門.←于是,這是妻奴第一步嗎?

"影……"曲眷熾無奈的看著房外已經被敲響了十五次的套房門,雖然他不在意讓炙焰雨炫麗那些人吃癟等待,但是他有些擔心那些人會不會等急了沖進來,兩人赤身裸體的,他被看到沒關系,但是看到藍影腫麼辦?!

"唔……阿熾……別吵."今天空氣里的分子叫她有點不舒服,所以還是窩在這男人溫暖的懷里睡覺比較舒服,至于炙焰雨炫麗神馬的,不好意思,這女人昨天進房洗了個臉後就忘記了,要不然也不會又沒節操的趁著曲眷熾洗澡的時候跑進去勾引人家,在浴室厮混了許久.

"藍影!曲眷熾!"門外傳來的暴怒的聲音,意外的不是炙焰雨茉莉,那傲嬌不耐的語氣,竟然是單韻熙那個女王屬性的貨!

曲眷熾怔了怔,看著懷里的女人漂亮的耳朵動了動,然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我好像聽到了韻熙的聲音……"做夢了?

"沒做夢."剛剛睡醒的藍影也是一只萌物,曲眷熾不自覺的柔化了暴戾的眸子,寵溺的摸了摸藍影的腦袋,然後下滑了些,從她光滑細膩如羊脂的背部掃過,繞了一圈的掃過她的胸部,然後撿起丟在一邊的她白色的蕾絲內衣,"我幫你穿."

藍影眨眨眼,任由曲眷熾對她的身子隨意的擺弄,心里對方才曲眷熾的動作有些介意,他剛剛是在吃她豆腐沒錯吧?

"阿熾,你剛剛故意的吧?"藍影眨眨眼,看著細心的幫她把內衣穿上,還順便把中間的小溝溝擠得很漂亮的男人.

"……沒有."

"還說沒有,小阿熾都站起來跟我打招呼了."藍影伸出手指一本正經的指道,更是不客氣的戳了戳.

"……"曲眷熾臉頰爆紅,突然有點不想理這個沒節操無恥到家的女人,話說這種事咱在閨房里做那事的時候再說,而且不要一本正經的做這種動作,說這種話,他難保不會把單韻熙那只母老虎拋在腦後撲上去把乃啃得一干二淨啊!

曲眷熾趕緊抓過一旁的衣服,有些手忙腳亂的把藍影包好,又給她套上風衣,然後才跑進浴室去收拾自己,看得藍影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覺得這只一下子是貓一下子又是豹子,但是總歸是貓科動物的家伙真的是太可愛了.

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出去,打開門,就看到單韻熙抱著雙臂,一臉不耐煩的瞪著她,手里還抓著她的鞭子,"你們在干什麼?這麼久才開門."

藍影讓開位置讓單韻熙進來,"你想知道?"

一下子想到不和諧事件的單韻熙立時臉色一變,"不,還是算了.不過,我說,你這才來兩天,你就又給我哥找了找了個……嗯,兄弟?"單韻熙說著自己都抽了抽嘴角,一女n男神馬的,她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詞形容她男人之間的關系,人家古代那些女人都是姐姐妹妹的,到了單姜琣捲窒K這里,是哥哥弟弟了?

惡寒!

"你怎麼跑過來了?"藍影給單韻熙倒了杯水,淺笑嫣然的問道.

仿佛問到了什麼關鍵問題,單韻熙臉色微微一變,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吶,藍影."

"嗯?"見單韻熙嚴肅了起來,還喊了她全名,藍影也坐直了身子,卻依舊淺笑嫣然,這個女人很少嚴肅吶.

只是還未等單韻熙開口,套房的門便被粗魯的踹開了,炙焰雨茉莉看到單韻熙的時候微微怔了下,然後便是勾起嘲諷的笑,"沒想到你也在這里啊,單韻熙."

"哼!"單韻熙鼻子皺了皺,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遇上這個和曾經的羅生若悠念一起,在她心中排行最厭惡女人的女人.

單韻熙不想搭理炙焰雨茉莉,炙焰雨茉莉也沒工夫搭理她,目光微移,落在了藍影身上,"喂,女人,已經過了八點很久了,你還想拖到什麼時候?該不會到現在才知道怕了吧?"

對于炙焰雨茉莉的話,單韻熙眉頭猛然一皺,拉住藍影的手,"你們打算干什麼?!"

藍影漫不經心的輕輕抿了口香濃的苦咖啡,無所謂的聳聳肩,"啟程去找第六塊板塊大陸啊."

轟--

外面雷鳴電閃而過.

"什麼?!"單韻熙跳起來難以置信的驚叫,誰告訴她她是不是出現幻聽了,要不然怎麼會聽見這麼要命的一句話?

"就是這樣啊."藍影無辜的聳聳肩,然後看了眼窗外陰郁的天氣,可愛秀氣的打了個哈欠,"不過今天天氣不好,推遲了."

"喂!"炙焰雨茉莉皺起眉頭,對這個女人全天下她最大的樣子很是看不下去,"這事可由不得你做主!"哥哥搞定那些企圖分一杯羹的人已經很辛苦勉強了,時間再拖下去,只怕會產生更加麻煩的後果!

"那你要綁著我過去嗎?"藍影淺笑嫣然的看著她,頓時叫炙焰雨茉莉一陣咬牙切齒.

"不管怎麼樣,我也要去."單韻熙突然這樣道,讓藍影吃了一驚.

"呵呵……別開玩笑了,就你?去拖我們的後腿嗎?"炙焰雨茉莉不屑出聲,心中卻開始在算計,如果單韻熙跟著他們一起去,以單韻熙的戰斗力,說不定能讓他們輕松上一分也說不定,反正都是自家十三爵家族的人.

單韻熙眸間瞬間閃過一抹冷厲,手中的鞭子化作虛影般的在地上猛然一抽,火花閃亮,在地板磚上留下一道溝壑,"誰拖後腿,要不要試試看?"

炙焰雨茉莉被單韻熙手中鞭子發出的鞭氣逼得往後退了兩步,臉頰感到一種實質般的疼痛,心中惱怒,臉上卻扯起了嘴角,"看來還有兩把刷子,我會跟哥哥說的.現在,請你立刻跟我去機場,藍影小姐!"

"說了天氣不好,不去."藍影坐在沙發上,跟耍賴皮的孩子一般,偏偏是那般理所當然的可愛.

曲眷熾換好衣服從臥室出來,看到藍影那副把炙焰雨茉莉逼得火冒三丈的樣子,眸中滑過一抹無奈和寵溺,這女人總是這樣,做事全憑心情,管你爽或不爽.這種人說實在並不討喜,在事情緊急的時候,他那漫不經心愛理不理的樣子實在讓人火大厭煩,偏偏這女人只會讓人覺得一種孩子氣的可愛,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他一人中毒至深了才會這樣覺得.

不過視線轉移一下,看到單韻熙一樣無奈至極又放縱的看著藍影的樣子,曲眷熾明白了,原來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是受虐狂呢.

"那個……"怯怯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炙焰雨飄飄存在感極低的站在門口,雙手攪著衣角,目光在曲眷熾身上游弋了好一會兒,然後落在了藍影身上,水光閃閃的眸子有些祈求,"哥哥他雖然很強大,但是也是很辛苦的,他已經等你四個小時了,可不可以不要讓他繼續等下去了?"

炙焰雨茉莉眉頭皺了皺,扭過頭瞪了炙焰雨飄飄一眼,這多嘴的女人!她哥哥辛不辛苦不需要你多嘴!一口一個哥哥,這個女人臉皮還真厚,一點兒自己是旁支的人的自覺也沒有!

藍影看著那雙水意盈盈的眸子,嘴角的笑容絲毫不變,"沒有人活著不辛苦的,每個人活著,為了得到然後失去都是自己找的,他自己要坐在那個位置上,不管多辛苦,都不能用來當做向別人乞討同情的資本的."

"欸?"炙焰雨飄飄怔了怔,第一次聽到這種言論,"可是……"

"好了飄飄."炙焰雨炫麗淡然溫雅的嗓音從後面傳來,不一會兒便出現在藍影的眼前,依舊帶著眼罩,銀紅色的劉海若隱若現的將它掩蓋,顯得神秘莫測,叫人忍不住想要掀開,看其里面到底是一副什麼樣的風景.

"哥哥."炙焰雨飄飄頓時親昵的喚了聲,恭敬的退到一邊不擋住炙焰雨炫麗的路,也不跟他並肩而行,在她們心目中,這個男人都不是他們能夠與之並肩同行的,他,是無人可及的帝王吶!

炙焰雨炫麗並沒有像炙焰雨茉莉那樣顯得沒有教養的闖進主人未允許她進入的屋內,這一點叫藍影眉梢挑了挑,這個男人意外的有教養和氣度,雖然在她的耍弄下總是很容易炸毛之類的.

"什麼時候?"沒有所謂的主謂賓,但是這男人說的話藍影聽得懂.

藍影瞥了眼外面陰郁的天氣,看向炙焰雨炫麗,嘴角勾起笑,"什麼時候天氣好了,就什麼時候去."雖然說她很好奇是誰在給她下套,也很好奇那所謂的第六塊板塊是怎麼回事,但是這不代表她會委屈自己,就算世界大戰在前夕,只要不危害到她不允許危害到的人,她依舊可以在炮火紛飛中閑庭漫步.

"你別太過分!答應過別人的事可以輕易毀約嗎?你連最基本的做人准則都沒有了嗎?"炙焰雨茉莉忍不住大怒,這個女人根本不知道別人有多辛苦,看她那樣就知道是個什麼苦都沒吃過被一群男人守得好好的嬌小姐!

"我什麼時候答應過你們什麼事?如果沒記錯的話,你們只是通知我一聲,而我也明確的回應你們今天我要睡到自然醒,其中並沒有夾雜什麼答應今天跟你們走的話語吧?"藍影嘴角的笑容微微的淡了些.

"你……"炙焰雨茉莉氣得幾乎快吐血了.

"茉莉."炙焰雨炫麗淡淡的出聲,淡然溫雅的神情看著藍影,"希望你不要食言."冬季的天氣變化最為古怪的,前半段時間還大雪紛飛,後半段卻陽光普照,宛如春日,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的天氣預測,明天會是個好天氣,既然如此,不怕多等一天,多辛苦一天.

炙焰雨炫麗一行人終于離開了,沒有了炙焰雨茉莉身上濃郁的香水味,空氣仿佛一下子又變得舒暢新鮮了起來.

藍影窩進曲眷熾的懷里,藍影顯得懶洋洋的,曲眷熾同樣顯得懶洋洋的,一時間整個客廳里形成一種懶洋洋的氣場,叫單韻熙都險些跟著昏昏欲睡起來.

"喂,我說你們給我適可而止好吧!"單韻熙無奈的抱頭大吼,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兩人還睡得著!而且藍影啊,你在自家妹妹她面前出軌出的這麼名正言順,你就不怕她暴走嗎?要知道這貨生平最恨花心的人了!

好吧,雖然不願意,但是這一條的確可以丟到旮旯里去了,因為她非但沒有恨這個世界上最花心的女人,反而還相當喜歡!甚至眼睜睜的把自己親愛的哥哥給送到了那花心大蘿蔔的狼嘴里……

"韻熙,到底什麼事?"藍影打著哈欠問道,她還沒忘記剛剛她被炙焰雨茉莉打斷的話.

單韻熙臉色一正,看著藍影有些嚴肅的從包里抽出了一份文件,推過去給她.

"這是什麼?"藍影挑了挑眉梢,並沒有伸手去拿,有些東西是不能輕易去碰的.

"瑰夜爵給你的東西."單韻熙臉色嚴肅的道.

爵?藍影挑了挑眉梢,這才伸手去拿那份文件,翻開--

--遺產繼承書.

五個大字驟然闖入眼瞼,不明所以的,藍影瞳孔一瞬間微微縮了縮,"遺產?怎麼回事?他死了?"不得不說,這個女人說話永遠不知道婉轉,一針見血的叫人心髒抽搐.

"我不知道."單韻熙搖搖頭,"這份東西是昨天晚上寄到我家里的,我哥讓我拿過來給你讓你自己決定."

這份文件何其之重,瑰夜爵竟然把他名下的所有動產不動產都給了藍影,爵士帝國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其中包括酒店等遍布天下的產業,名下在世界各地的398座莊園和600多棟的別墅,還有他存折里的所有錢,光是其中一張的天價,都足夠讓單韻熙整個人頭昏昏了,知道瑰夜爵有錢,但沒想到竟然有錢成這樣,他可以用錢把一個瑞比斯公國給埋進海里了,真的!

至于瑰夜爵為什麼會把這些東西給藍影,說意外倒是不意外,那個男人對藍影的心除了藍影刻意無視之外,誰都看得出來,只是他這一出來的太過突然,叫人有些措手不及.

對于這樣大的足夠藍影大手大腳的花上三輩子都花不完的錢,藍影只是淡淡的掃了眼,然後合上文件,臉色算不上多好,笑容也微微的斂了起來,"爵呢?"

單韻熙搖搖頭,"不知道,找不到他的人."沒有聽說過他身體有恙,他這麼突然的把這種東西寄給他們,別說她了,就連單姜痝ㄕ酗@瞬間的莫名和無措,立即讓人過去安碧斯找尋他的蹤跡,可是別說人影了,連只鬼影都沒找著.

藍影把文件扔在桌上,腦子快速的運轉了起來,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起來,說起來她從來沒有把能力用在他身上,那個男人看起來很健康,並不像身體有恙的樣子,所以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瑰夜爵失蹤,財產全部給她?為什麼?她為什麼要接受這種天上掉下了一樣的錢財?她也沒理由接受不是嗎?

"你不要?"單韻熙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藍影把文件推回給她.

"我並不覺得我有什麼資格和理由接受這種東西,還有,爵死沒死還是個未知數,我對上面遺產兩個字非常的不爽,給我劃掉."

"……"單韻熙嘴角抽搐的從包里翻出鉛筆把遺產兩個字劃掉,還不敢劃得太用力,要知道這份文件可是關系著整個世界的商業鏈,萬一壞了,又沒有備份,爵士將陷入各種財產爭奪中,到時候瑰夜爵辛辛苦苦一手打造下來的帝國,可是要毀于一旦的!

"爵不是會逃避事情的人."沉默了許久的曲眷熾突然冒出這麼一句,頓時讓單韻熙臉色一瞬間難看了起來,這句話她哥哥在昨天也說過,瑰夜爵不是會逃避事情的人,即使是死亡,他不可能莫名其妙的留份遺囑,然後消失……難道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給我."藍影忽的伸手抽過單韻熙手中的文件,開始一頁一頁慢慢的翻閱了起來,然後突然停在了其中一頁.

"鉛筆."

單韻熙趕緊遞上剛要收進包里的筆.

只見藍影把文件放在桌上,那頁乾淨的紙上,竟然有一個豔紅的唇印,藍影抓著筆對著那個唇印就是一陣塗抹,在單韻熙對自己的筆的哀悼之下,那個唇印下竟然出現了一排小字:

--別讓我等太久哦,否則這男人真要死了呢.

"韻熙,給炙焰雨炫麗打電話,現在就啟程."藍影合上文件,美麗的眼眸微微彎了彎,好像在笑,卻讓人覺得森寒恐怖.

"欸?"單韻熙瞪大了眼,只是手下也不含糊的給炙焰雨炫麗打電話,反正她要跟去,那麼其它的倒可以先行放在一邊.

那邊才走到一半的炙焰雨炫麗突然接到單韻熙的電話,氣得炙焰雨茉莉直跳腳,"這個女人故意耍我們的吧?"

炙焰雨炫麗卻只是淡然的收起手機,"去准備."

"……是."炙焰雨茉莉只得不甘不願的應了聲.

炙焰雨炫麗站在原地,骨節分明的手習慣性的撫上自己帶著眼罩的左眼,腦中思緒萬千,怎麼會突然這麼急,是出了什麼事了?

時間滴滴答答的流過,天空的烏云越積越多,最終還是下起了瓢潑大雨,砸在地上,帶著一種壓抑不安感.

車子終是到達了機場,藍影靠在曲眷熾懷中,輕輕磕著雙眸,直到好一會兒才緩緩的睜開眼瞼,露出一雙攝人心魂的盈盈雙眸.

車門被恭敬的打開,藍影和曲眷熾緩緩的走下車,巨大的帶著炙焰雨家族標志的飛機近在咫尺.

"在我們啟程前,得先把入口找出來."炙焰雨炫麗說著,兩個人把並不陌生的鐵箱給搬了過來,掀開,露出里面的黑暗聖經.

藍影挑了挑眉梢,把六芒星插進第三層鑰匙孔,這一次她毫不猶豫的按下了那枚眼睛狀的按鈕.

--你是羅生若家族的人嗎?

--是的.

"咔!"沒有觸電,沒有任何妨礙的,開了.

里面是一張老舊的地圖,記載著入口處.

"入口果然在萬環訓練場."炙焰雨茉莉看了看,很快計算出了地圖上所標志的地方到底在哪里.

藍影瞥了炙焰雨茉莉一眼,心道看來這女人也沒那麼廢,至少對地理什麼的特別在行,難怪炙焰雨炫麗要把這女人帶著.

"撲撲撲撲撲……"直升機的聲音傳來,密密麻麻的,聽起來像有好幾架直升機飛了過來,而事實,也是如此.

所有人下意識的抬頭,入目的是一輛輛直升機從四面八方的圍了過來,帶著各族的標志,比如羅生若家族的'l’,莫洛家族的'雙翼’,顧家的'月’,還有世界藝術委員會的'太陽’……

藍影瞥了眼臉色一瞬間變得不是很好的炙焰雨炫麗,嘴角勾起一抹笑,"看來這一趟會很熱鬧吶……"

"媽媽媽媽!"顧家的直升機還沒有落地,顧小毛便從機門處探出了小腦袋,看到藍影頓時激動地大喊,把在場的所有人都驚了驚,竟然有人喊藍影媽媽?!

藍影怔了下,隨後勾起柔和溫暖的微笑,瞬間仿佛沖散了整個陰天下的陰郁氛圍,如同陽光突破云層,在地面灑下一片金色,瞬間不知勾魂多少.

熟悉的強大的侵略感如同潮水般瞬間席卷整個場地,踏,踏,踏的腳步聲帶著一種敲擊在人心上的錯覺,擁有如同帝王般強大的存在感和狂傲的無時無刻不在侵略著每一個空氣分子的男人,總是叫人第一眼就看向他.

莫洛左翼一身帥氣的墨色迷彩服,穿著黑色的軍用皮靴,就站在那里,強大的存在感和侵略氣息瞬間讓人產生把所有人都給壓在腳下的錯覺,不管在什麼時候,這個男人始終狂傲的叫人心驚膽戰,沒有人懷疑,現在炙焰雨炫麗要敢說一句讓他覺得不爽的話,他絕對二話不說的撲上去跟炙焰雨炫麗打上一場.

和璃兒一樣的囂張呢.

藍影靠在曲眷熾懷里,不禁有些失笑,她可沒忘記這男人那藏在狂傲不羈的表面下和璃兒一樣執拗傻傻的孩子氣.

"影."長發飄飄,一身白色的帶著柔和淺笑的男人牽著可愛的同樣一身白色的明明很激動,卻還要裝矜持裝嚴肅的小屁孩走了過來,頓時叫藍影心中一片柔軟,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心髒慢慢鼓起來的感覺吶.

"影."直線式的聲線和略顯淡漠的聲音同時響起,藍影扭頭,就見羅生若家族直升機上下來的涼禮和單姜,嘴角不住的勾勒起越發柔和的微笑,嘛,都來了呢.

"不會讓你一個人的."涼禮直線式的嗓音毫無波瀾起伏的響起,那雙沉寂漆黑的眸子卻微微的閃動著美麗的光芒,至始至終,都只倒映著藍影一個人的身影.

"還有我還有我!"那聲音響起,有什麼東西瞬間撞進了自己的懷里,藍影有些驚愕的低頭,就見到宮飛鳥那張妖豔至極的面容在自己的胸前直蹭,"影,讓我們一路去發展jq吧!"

------題外話------

感謝13956450810親送了1朵花花,3863589親送了1朵花花,零落梧桐親送了3朵花花,luo5453親送了1顆鑽鑽,link0613親送了1顆鑽鑽,zyy881215親送了19顆鑽鑽2朵花花,堇銀妖親送了6顆鑽鑽,高興就好ing親送了100顆鑽鑽,貓頭wing親送了13顆鑽鑽,微笑de假面親100打賞,零落梧桐親送了2朵花花,群麼麼,還有送票票的親們群麼麼~!

然後,蘋果發現這兩天票票驟少,月票木有,評價票也木有,是因為到了月末沒有了?還是乃們二更結束後就拋棄蘋果了?嗚嗚嗚……(打滾大哭中……

上篇:V47該啟程了,第六板塊    下篇:V49回到過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