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50請你去死吧   
  
V50請你去死吧

g,更新快,無彈窗,!

--藍風……

藍影眸子微暗,帶著一種晦澀不明的讓人覺得莫名酸澀與不舒服感,然而這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因為藍影很快又揚起了他們熟悉的淡然微笑,看向了被揍成豬頭,此時一臉哀怨的看著她的左珞,"你能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拜托,我怎麼知道怎麼回事啊,我明明給你動用的是基層的催眠術,就是……哎呀,反正就是我說停就會停,你就該醒來的,誰知道你怎麼跑到深度催眠去了!"覺得自己很無辜很無辜的被虐了十天的左珞非常不爽的吼道,雅痞什麼氣質什麼的早就跟著他的形象一起飛到了九霄云外了.

只是他話才吼完,頓時被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身後的莫洛左翼給踹了一腳.

"敢做不敢當,活該!"顧小毛朝著被踹了的左珞吐舌頭,然後撲上去抱住藍影的胳膊,這十天簡直嚇壞他了,藍影媽媽就這樣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的,任他怎麼叫都不應一聲,呼吸也淺的嚇人,如果不是有好幾個爸爸(這小家伙接受能力咋這麼鬼畜的強?!)在一旁,他都要沒出息的哭出來了.

左珞才是真的要哭出來了呢!內流滿面的看著冷冷看著他的莫洛左翼,到底誰才是你親弟啊喂!這十天沒一點兄弟愛的看著他被圍毆也就算了,竟然還時不時的跑來插上一腳,他覺得這世界真心太黑暗了,他覺得再也不會愛了……

"也就是說,我很容易被催眠嗎?"藍影蹙了蹙眉,她的精神力有那麼差嗎?尤記得同意和左珞玩這個游戲的時候,她是沒有抱任何防備警惕和防備的,可是即使這樣,她也不該從人家催眠師的基層催眠自己拐個彎跑到深度去吧?

被問道自己的老本行,左珞童鞋又如同打不死的小強爬了起來,一拂自己的劉海,"也不可以這樣說,像你這樣的情況,只有兩個可能,要麼是你的體質問題,要麼是你的潛意識所保管的記憶對于你,或者對你的身體來說很重要,只是你自己沒感覺到而已,不過一般體質有問題的人必然是精神力很差的,所以我認為不是你的體質問題,而是你身體所保管的記憶找到了讓你的大腦皮層記憶起來的契機,所以自動進入了深度催眠狀態."

"吶,所以你到底在深度催眠狀態的時候,看到了什麼?"說完專業性極強的一番話,左珞又湊了上來,感興趣的眨巴著眼睛看著藍影好奇的問道.

不止是左珞,飛機上的大部分人都豎著耳朵好奇的等待著藍影的回答,是什麼樣的記憶讓這個女人用身體記憶到這種程度?那記憶里面是否存在什麼樣的人物,是男還是女,是故友,還是舊愛.

藍影聞言,腦中閃過那被她遺忘了一個世紀的畫面和場景,微微斂下眼瞼,長而濃密的睫毛卷翹而美麗,微微的顫動,帶著一種叫人心疼的脆弱易碎感,她嘴角勾起笑,一如既往的淡然溫柔,"嘛……該怎麼說呢,看到了還是正常人的自己,還有在生命中出現的很重要的一個人吧.大概,也許."

只不過時間真的很強悍,那十年地獄一般游走在懸崖峭壁上的生活,讓她神經緊繃到根本沒時間回憶過去的人,回應過去的幸福生活,更何況小孩子的記憶本就不好,加上她健忘的天性就更加的糟糕了,所以她把他忘記了,那個在她還不諳世事的時候,就將氣味和溫暖融入她骨髓中的男人.

現在想想她和藍風之間的關系--兄妹已過,戀人未滿.

不知道如果當初她沒有被那個女人騙出去,她會不會和藍風一起追逐那樣一段不倫之戀呢?雖然感覺已經記不清了,但是這具身體卻留戀著那樣一心一意的最初的溫暖,不過再多的疑問和好奇也都不成立了,因為那個男人已經不再這個世界,而她藍影也不再是那個溫室里受盡寵愛,連割傷了手都有一群人驚慌失措的仙影公主了.

她是藍影,只是藍影,屬于璃兒的藍影,擁有璃兒的藍影.

過去已經是過去,如果這具身體還眷戀著那樣的溫暖,這也該是最後一次了,身體記憶,結束了,消失了,她藍影不容許任何不屬于她意志之外的東西擾亂她,即使是她的身體.

"請乘客們坐好系上安全帶,飛機馬上開始降落了.請……"廣播處傳來機長的聲音,一群人無奈的坐回了原位,根本聽不懂藍影說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她現在不是正常人嗎?

一只干燥溫暖的大手握住了她略顯涼意的小手,藍影側頭,看向曲眷熾,看到他們的擔憂,淡然的微笑.

經過十天的航行,飛機終于降落在萬環訓練場的機場內.

打扮得一身黑色的訓練場人員已經准備好了直升機,等待著一群人的到來.

機艙一打開,顧小毛便撒著腳丫子第一個搶先跑了出去,可見這十天把他給悶壞了,只是太過激動的小家伙根本沒有看到那扶梯還沒有被推過來,整個人一下子踩空了.

"哇啊!"顧小毛閉著眼睛驚叫,幾乎以為自己要掉下去摔死,只是小手臂一下子就被抓住了,整個小身板在空中搖搖晃晃,顧小毛抬起頭,入目的就是一只深色的猶如夜幕下的大海般的眼眸,銀紅色的發很是漂亮飄逸,他淡然溫雅的微笑,和藍影如出一轍的微笑.

"小心點."炙焰雨炫麗不費勁的把顧小毛給拉了上來,顧小毛臉蛋通紅的跑回藍影身邊抱住藍影的腿.

藍影掃了眼站在門口的炙焰雨炫麗,低頭看著顧小毛,"受到別人的幫助,該說什麼呢?"

"謝,謝謝."顧小毛臉蛋紅紅的道,壓下自己想要對手指的不華麗的沖動,誰叫炙焰雨炫麗要笑成那樣,他一不小心都以為他是藍影媽媽了!不過真的很漂亮吶.

炙焰雨炫麗只是站在原地,靜靜的看了藍影幾秒,然後轉身率先走了下去.

"真不知道帶個小孩過來干什麼,礙手礙腳."炙焰雨茉莉看了眼顧小毛,嫌棄的嘀咕了一句,高傲的扭頭下去.

炙焰雨飄飄手足無措的看了看他們又看了看機艙外,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又不知道怎麼說,無奈只能快步的跟著出去了.

一群人漸漸離開了機艙,外面天空湛藍,已經不是十天前那布滿烏云的陰郁了,這一點讓藍影很是滿意.

炙焰雨炫麗等人在研究地圖尋找路口,藍影便躍上礁石,迎風而立,海風涼涼的吹拂而過,撩起她的長發,撩起她的裙擺,藍影微微仰頭,金色的陽光落在她的臉頰之上,她勾起唇角微笑,只道自己很舒服,卻不知道只是這樣平凡無奇的舉動,迷亂了多少人眼.

"切,就知道搞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引人注目."炙焰雨茉莉厭惡的看著這一幕.

"有些人啊,天生喜歡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單韻熙懶懶的打了個哈欠,睨著炙焰雨茉莉扯著嘴角道,這十天一直在擔心藍影,根本沒睡好,黑眼圈都出來了.

"你……"

"茉莉,過來."炙焰雨炫麗的聲音打斷了炙焰雨茉莉到口的話語,她不屑的看了單韻熙一13-看-網步的走到炙焰雨炫麗身邊,看了看炙焰雨炫麗指的地圖上的方位,看了看四周已經和地圖上相差甚遠的環境,沉思了一會兒.

"如果我沒算錯,入口應該在……那!"跟著炙焰雨茉莉的手指看向入口處,所有人都驚訝了下,因為炙焰雨茉莉所指的位置正好是藍影所在的位置.

"唔?"突然成為焦點,藍影眨眨眼,好奇的看著炙焰雨茉莉指著她的手指,不對,應該說是指著她腳下礁石的手指.

所有人臉色複雜的變了變,藍影從礁石上跳回岸邊,然後讓人意外的是炙焰雨飄飄跳上了礁石,一瞬間成為焦點的她臉色紅紅,有些羞澀膽怯的瞄了曲眷熾和炙焰雨炫麗一眼,看到炙焰雨炫麗朝她點點頭,頓時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一般,開始站在礁石上仔細的觀察著光禿禿的石頭,好像在尋找著什麼.

"她在干什麼?"藍影好奇的問.

"炙焰雨家族的人都是天才."單姜琣b一旁低聲解釋,"他們總有一項無人能敵的天賦.炙焰雨茉莉對一切事物都能夠強悍的導入各種信息,就像她只要看一眼地圖,然後看一眼所在的方位,即使變化再大,只要位置不變,她就可以快速的算計出哪里與地圖上的相符.而炙焰雨飄飄……聽說從小到大在文字上面的造詣特別的高深."黑暗聖經封面上的上古文字就是由她破譯出來的,否則誰知道它就是黑暗聖經,又怎麼知道找聖女交出鑰匙.

藍影有些驚訝,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麼受上天眷顧的家族呢,該說不愧是最強的世界貴族嗎?

"那炙焰雨炫麗的天賦是什麼?"藍影看著那銀紅色頭發,略顯緊張的看著炙焰雨飄飄的男人.

"不知道,可能是跟他的左眼有關."單姜皕n搖頭,炙焰雨炫麗可不是會把自己的底子翻出來給別人看的男人.

"找到了!"炙焰雨飄飄突然驚喜的叫出聲,"哥哥."

炙焰雨炫麗嘴角勾起笑,點點頭,炙焰雨飄飄便突然跳下了海,扶著礁石緩緩的往下游去,只有她看得到,那水下深色的礁石壁上,刻著一道道痕跡,古老的,只有她才看得懂的文字,和黑暗聖經封面上的一模一樣的古文.

看完了古文,炙焰雨飄飄游向另一邊,手在礁石上面摸索著,很快摸到了什麼,用力的一按.

"噠--噠噠噠--"古怪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炙焰雨飄飄所在的位置,然而變故發生的太過突然,炙焰雨飄飄身子才剛剛浮起,以礁石為圓心,四周的海水突然形成了漩渦,瞬間將她還未出口的叫聲給淹沒了,連都頭發絲都不剩的消失在了漩渦中心.

"天啊!飄飄!哥!"繞是炙焰雨茉莉都被這突然的一幕嚇到了,沒想到炙焰雨飄飄會被這漩渦給吞噬掉,驚恐的看向炙焰雨炫麗,這是她心中無所不能的神.

沒有人說話,目光落在了炙焰雨炫麗身上,他是唯一一個對黑暗聖經最為了解的人,也是這次行動的最終策劃者,理所當然的,所有人都關注他的一切.

炙焰雨炫麗只是站在原地,深色的藍眸看著越發的疾速的漩渦,那塊礁石已經不見了蹤影,看起來好像被漩渦吞沒了一般,骨節分明的食指撫過他的下唇,炙焰雨炫麗看向炙焰雨茉莉,"你說過這是入口."

炙焰雨茉莉怔了怔,點點頭,"嗯."

"那走吧."炙焰雨炫麗出乎人意料的就想往漩渦里跳,嚇得炙焰雨茉莉連忙抓住他的衣袖.

"哥!你瘋了!"炙焰雨茉莉難以置信的瞪著他,"萬一出什麼事情怎麼辦?"就算她的計算能力再強,遇上這種玄幻到了極點的事,她也不能夠百分百的相信自己的計算,萬一哥哥出現什麼意外怎麼辦?

"這樣吧."炙焰雨炫麗讓手下從飛機上翻出一圈繩子,一頭遞給炙焰雨茉莉,"如果我下去沒有發生什麼意外,我就拉動繩子給你們信號,你們再下來,要是判斷錯誤,你們說不定還可以把我的尸體拉上來."繩子有很長很長的一截,所以不必擔心會被漩渦沖得緊繃.炙焰雨炫麗漫不經心的道,仿佛絲毫不在意他到底會不會判斷失誤.

"哥!"炙焰雨茉莉堅決不同意他去冒險,只是炙焰雨炫麗根本就不鳥她,身子一躍,如同落鵠飄然的落在漩渦中心,很快便被淹沒吞噬了.

手中的繩子被拉下了一截,還有一大截在地上彎曲的躺著,所有人都心懷異色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這個年輕的史上最強的炙焰雨家族家主,更是史上最年輕上位的瑞比斯總爵會不會就這樣死在大海的懷中.

噗通……

炙焰雨茉莉緊張得心髒咚咚跳得異常的響亮,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也許有好幾分鍾,也許就幾秒,手中的繩子毫無動靜,她的手心全是汗,眼眶急得發紅,不能有事,這是她唯一的哥哥,雖然她總是做錯事被嫌棄,但是哥哥從來沒有真正的放棄過她,不能有事,拜托……

"喂!"離炙焰雨茉莉不遠的單韻熙漫不經心的側頭,看到炙焰雨茉莉那副從未見過的模樣,被嚇了一跳,"你沒事吧?"

"多管閑事!"炙焰雨茉莉瞪了單韻熙一眼,一如既往的厭惡嫌棄的模樣,讓單韻熙一瞬間特麼想爆了自己的腦袋,她是神經抽風了才覺得這女人也許還有救!

"來了."藍影淡淡的聲音響起,所有人便都看到了炙焰雨茉莉手中的繩子被往下拉了去,瞬間繃直了起來.

"沒事!我哥沒事!"炙焰雨茉莉一陣驚喜,然後看向藍影,下顎微抬,鄙睨不屑,"你,該下去了."冷靜下來才想到,藍影身為引路者,這種危險的未知的事不是應該都讓藍影去做嗎?哥哥為什麼要這樣?是擔心飄飄所以忘記了嗎?

藍影挑了挑眉梢,並沒有表現出不悅的樣子,甚至很順從的微笑點頭,"好."

這女人對這一趟很期待,看她嘴角的笑容就知道了.

"我和你一起."一句話從許多人的口中一起冒了出來,藍影的男人們一瞬間面面相覷,電閃雷鳴,誰都不願意放開藍影的手,不管前方有什麼,即使是地獄他們也希望陪著她一起前行,而不是站在安全的地帶擔驚受怕.

藍影只是微笑的掙開被抓住的手,看了看顧小毛,朝他招招手,頓時被顧譯軒牽著的小家伙咧開嚴肅的抿著的小嘴,開心的朝藍影撲了過來,"我帶小毛,你們自己小心."說著,指間驀地出現好幾張黑金色的牌,對著重要的幾人射去,不需要她說,她就知道他們一定會乖乖的隨身攜帶的.

顧小毛始終是個孩子,這一趟顧譯軒為什麼把他帶過來藍影不清楚,不過由她帶著怎麼也比他們來的安全,顧小毛也不會給他們添麻煩.

"女人,別光顧著玩跑沒了."單韻熙接住屬于她的牌,英氣的眉頭皺了皺,這個女人的任性她可是深有體會的,還不知道會不會中間看到什麼感興趣的就被把魂兒都給勾走了!

"我是這樣的人嗎?"藍影看向單韻熙,歪了歪腦袋,單純可愛又無辜,頓時讓單韻熙險些噴自己一臉血,尼瑪你不是這樣的人誰會是啊!噗……

藍影抱起顧小毛,身子輕輕一躍,以極度優雅的姿態跳進了漩渦中心,一瞬間產生的窒息感和壓迫感讓藍影把懷里小家伙的腦袋往自己的懷里壓去,不讓他受到什麼意外.

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在把藍影往下扯,有種和璃兒撕裂空間,她們行走在時空隧道的混沌感覺,如果不是她讓兩人的細胞呼吸變慢,還不知道會不會因為缺氧而死.

"噗通……"

兩人落地了,氧氣仿佛一瞬間從四面八方湧了過來,四周黑漆漆的一片,空氣很潮濕,還有水滴滴落在地面發出的叮叮當當的聲音.

"小毛,沒事吧?"藍影沒有把顧小毛放下,只是松開壓著他腦袋的手,柔婉的話語在這個未知的環境中,回著音.

"我沒事,媽媽."顧小毛有些費勁的呼吸著,小手抱著藍影的脖子,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藍影白皙無暇的脖頸,有種被緊緊依賴信賴的感覺.

藍影拿出黑金撲克牌,全部打開特殊按鍵,頓時變化的屏幕把整個地方照得通亮,像好幾把手機在發亮一般.

好像是一個封閉的空間,他們掉下來的上頭是一個洞穴,難以想象他們方才跳進了海里,落地的位置竟是這樣的仿佛水月洞天,四周是一灘灘濕淋淋的水,帶著咸味和魚腥味,看來確實是在海底,再後退也是在離海不遠處.

"剛剛的大哥哥和大姐姐呢?"顧小毛接過藍影給他的一張撲克牌,一邊問著,一邊正要把撲克牌放進衣服的內口袋里,卻不料撲克牌上的燈光猛然照到了一邊,就離他腦袋兩厘米處,吐著猩紅色舌頭的大蛇.

"啊!"顧小毛被嚇得臉色煞白的往藍影身上靠去.

藍影眨眨眼,看著顧小毛嚇得全身顫抖的樣子,突然覺得自己真是太邪惡了,竟然惡作劇捉弄到了自家小孩身上,這個像洞穴一樣的地方里滿是大大小小的毒蛇,藍影一掉進來就知道了,她可是獸主,獸類們的語言和氣息是她最熟悉的東西了.

"不怕不怕."藍影拍拍顧小毛的小腦袋,"它們很乖的."

想要印證藍影的話,嚇到了顧小毛的大蛇嘶嘶的吐著舌頭,滑向了藍影,大腦袋蹭著藍影的手.

顧小毛整張小臉嚇得揪成一團,此時看到大蛇和他心目中無所不能的藍影媽媽這般親近,心中的恐懼也少了兩分,緊緊的抱著藍影的腿,大大的烏溜溜的眼睛好奇中帶著膽怯的看著它.

小孩子對于新事物的接受能力總是比大人要強得多,方才還被嚇得要死的顧小毛沒一會兒就和大蛇鬧成了一團,最後干脆趴在大蛇的身上,讓它馱著他走,比成人大腿都要粗壯的大蟒蛇還真就馱得起顧小毛這小家伙.

"媽媽,為什麼這麼久了爸爸們還不下來,而且先下來的和媽媽很像的大哥哥呢?"顧小毛看著一旁用撲克牌照亮路的藍影,有些擔憂的問,不知道爸爸們掉下來的時候會不會也掉在有很多可怕的猛獸的地方,也不知道那些動物會不會像大蛇這麼乖~.

藍影伸手揉揉顧小毛的發,從剛剛掉下來沒有見到炙焰雨炫麗和炙焰雨茉莉,藍影就猜到他們被分開了,也許是特意的,也許是他們掉落的時候因為漩渦的不規則轉動而出現了地理上的偏差,總之就是他們被分開了,看來接下去的路只能靠他們自己了,這里的獸獸們一直都沒出去過,所以根本不了解外面的事情,不能指望它們.

與此同時,一個接一個跳進漩渦的人同樣遇到了這樣的問題.

"影?"接著藍影之後跳下來的涼禮努力的適應著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耳朵動了動,指間的釘子猛然朝某處射去,頓時野獸痛苦的嘶吼和血腥味彌漫在黑暗的空間里.

除了他沒有其它人.

得出結論的涼禮眉頭皺了皺,怎麼會這樣?藍影呢?炙焰雨炫麗呢?

"噗通……"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誰?!"

掉下來的人眨眨眼,看不到人影,但是涼禮那直線式的聲音實在太好認了,隨著橘子香淡淡的飄起,這人甜膩膩的嗓音也響了起來,"啊,是涼禮大哥啊!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影呢?曲眷熾還有單姜琠O?都失蹤了不成?"空氣里有血腥味,但是只有涼禮一個人的氣息,也就是說這里只有涼禮和他兩人,雖然宮飛鳥看起來弱爆了,但是這貨一樣不是善茬.

"宮飛鳥?"涼禮對宮飛鳥並不熟.

"是我喲~."

"你下來之前曲眷熾和單姜琱w經下來了?"直線式的聲線夾雜複雜,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

宮飛鳥沒有說話,臉上的笑容卻漸漸的收了起來,他不是傻子,看出不對勁在哪里了,而且--

"呼!"宮飛鳥身子猛然一躲,同時手里有什麼東西射了出去,頓時又是一陣唧唧喳喳嘶啞的動物聲音和血腥味,妖豔至極的男人嘴角勾起血腥的笑容,"嘛嘛,真是討人厭吶,人家還想跟親愛的影影一起在旅途中發展甜美的愛情的,竟然把我們分開了!要是被我知道這是人為的,我一定會好好懲罰你的哦,該死的混蛋~!"

"有空說廢話,不如想想接下去該怎麼辦."涼禮的聲音在寂靜的空間里傳來,仿佛從四面八方而來的一般.

"可是怎麼辦呢?我們連基本的道路都看不見,我如花般的美貌難道就要被埋葬在黑暗之中了嗎?噢!no!我親愛的影影還沒有撫摸過它呢!"

"……可以請你去死一死嗎?"

"不要!"

"……"

要說炙焰雨炫麗到底搭檔了誰,也許連他自己都沒想到.

單姜皒角U來的時候,炙焰雨炫麗已經不僅把洞穴內的不該存在的東西都清理乾淨了,更是已經點起了火把,把四周的一切照得通亮,單姜瓻荇薵漸H單膝跪地的姿勢落下的時候,兩個視線對上,同時怔了怔.

"是你?"茉莉難道不知道第二個下來的該是藍影嗎?

"是你?"難道他第一個見到的不該是藍影嗎?

眉頭皺了皺,單姜痧萼_身,從那樣的漩渦下來衣服竟然沒有濕真是萬幸,不過四周空蕩蕩的除了他們兩人之外沒有第三個人是怎麼回事?

"影呢?涼禮呢?炙焰雨飄飄呢?"這三個都在他前面下來的人都去哪兒了?

"如果你的情況是前面有人比你早下來,卻不見了蹤影這種情況的話,我只能告訴你,我下來的時候,只有自己一個人."聳聳肩,炙焰雨炫麗恢複了一如既往的淡然溫雅的模樣,腳邊是已經被他用來當燃料的用了的麻繩.

不需要說太多,簡單的一句話就足夠讓單姜皕Q到前因後果乃至一整件事.

"怎麼會這樣?"明明是同一個入口,竟然被分開了嗎?而且被分得似乎也有些存在或者不存在的規律,他竟然跳過了涼禮和曲眷熾,跑來和炙焰雨炫麗在一起,這到底是人為算計的還是意外?

真是個古怪的地方,不對,或者說從黑暗聖經出現之後,一切莫名其妙的古怪事情就接連不斷的發生,現在連他們都開始遇上不正常的事件了.

一群人仿佛被分了組,有些孤獨一人,有些兩人三人,叫人忍不住的背脊爬起一股涼意,一種莫名被人死死盯著背後的感覺爬了上來.

滴答滴答……

不知道走了多久,這條路仿佛沒有盡頭一般的黑暗,顧小毛甚至已經趴在大蛇光滑溜溜的身上睡著了,藍影依舊沒看到有半點出口的征兆.

"休息一下吧."也許已經走了兩個小時,藍影累了,找了塊乾淨的石頭坐下,一張發著光的撲克牌在指尖慢慢的立體旋轉著,好一會兒藍影才突然驚訝的輕聲叫了聲.

"哎呀!"她怎麼忘了她的紙牌功能多多,其中一項就是可以充當手機呢!這爛到掉渣什麼都可以忘記的記性,真心不是她願意的.

指尖的一彈,飛向天空,纖細的手指一閃,夾住了.

黑桃皇後--所有子牌和母牌的王,最終的掌控者.

白皙晶瑩的指尖撫過光滑的表面,頓時印著黑桃皇後的表面變成了透明色,猶如手機屏幕一般,出現一排的觸屏鍵,藍影按下其中一個,啟動母牌單向呼叫聯系視頻通話.

面對突然發出聲音的撲克牌,所有子牌擁有者都被嚇了一跳,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首先在藍影的母牌上面出現的宮飛鳥,那貨拿著紙牌上翻下翻,卻不知道自己那副可愛的模樣已經被藍影盡收眼底,然後便是涼禮.

"這個……你知道怎麼弄?"宮飛鳥看向一旁的涼禮,看到他夾著撲克牌看著不說話沒動靜的樣子,以為他知道怎麼回事.

涼禮只是靜靜的開著變成了手機屏幕一般的撲克牌,沉寂如死水般的眸子盯著牌面,看起來像是在發呆.

"影?"單姜琲瑭n音透過紙牌傳來,讓持有紙牌的人驚了驚.原來母牌啟動了和所有子牌通話連線的系統,所有人就像聊天室里的群一般,可以聽到群里任何人的聲音.

"是我哦."藍影含笑柔婉的嗓音淡淡的響起,透過沒一張紙牌落入每個人的耳中.

"你在哪里?"曲眷熾有些煩躁的聲音響起,藍影可以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視頻,比如曲眷熾此時那有些蒼白的臉色,和傷痕累累的身軀,當然,和他一起的顧譯軒同樣受了不少傷.

藍影眸子沉了沉,一瞬間變得有些危險起來,"大家都被分散了嗎?"

"啊,所有通訊信號都被屏蔽了,聯系不到外界,也聯系不到你.我和阿熾在一起."顧譯軒的聲音柔和的響起,帶著淡淡的疑惑,這撲克牌未免也太強悍了吧?

當然強悍,這可是連隔著一個時空都能聯系的史上最強傑作!

"我和涼禮在一起哦影!"宮飛鳥不甘落後的出聲,卻不知道此時狼狽之極的妖豔到了極致的面容已經落入了藍影眼中,否則此時定是要躲到角落里當鴕鳥去了.

藍影坐在原地,撲克牌上被分割出好幾個框框,上面是每一個子牌持有者的面容,炙焰雨炫麗和單姜琣b一起,顧譯軒和曲眷熾在一起,宮飛鳥和涼禮在一起,端木惑和單韻熙在一起.

意料之中的是最強的組合炙焰雨炫麗和單姜琩漱@組身上一絲傷痕也沒有,偏偏他們是最不可信任對方的一組,時時刻刻都得警惕著對方會不會突然在背後給你一刀,當然,以兩個人的智商應該知道現在這種詭異的情形不適合他們搞內斗.

而其他人都是帶著或大或小的傷,看來這一路除了她這邊比較平靜之外,其他人都過得蠻艱辛的.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藍影伸手撥了撥睡得有些不安穩的顧小毛腦門上的發,輕聲問道.

"比起這種問題,我想他們比較想知道的是怎麼樣才能跟你彙合."炙焰雨炫麗的聲音從死角處淡淡的傳來,藍影在視頻上找不到他的蹤影,當然那是因為藍影並沒有給他任何一張撲克牌.

炙焰雨炫麗的話直接戳中了所有人的心之所想,不管在這里受了多少傷都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能夠見到藍影,和藍影在一起.

藍影頓了頓,好一會兒那邊炙焰雨炫麗通過單姜琱滮云獐釦J牌傳向所有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是引路者,在這種地方只有你在的地方,你選擇的路是最安全的,如果不想看到其他人死得太快,最好還是快點與你會合的好."

這句話聽起來真玄幻,什麼叫只有你在的地方你選擇的路是安全的,天知道藍影往哪里走都是隨便瞎晃的,不過不能否認的是,藍影出來路上遇上幾只可愛的獸類之外,沒有碰到任何機關.

也許……

這個世界對于藍影來說,就是這麼玄幻,或者說給她下的套就是走玄幻路線的.

藍影無所謂的聳肩,嘴角的笑容顯得意味不明.

"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吶,一直在走的路,好像沒有盡……"藍影的聲音戛然而止,不理會從撲克牌傳出的七嘴八舌的聲音,藍影站起身,撲克牌照亮四周,眼眸微微眯了眯,撿起地上的一塊石子,對著撲克牌所照映的地方就是一彈,頓時那被砸中的地方仿佛空氣凝固,蕩起了水一般的波紋.

幻象……

原來她一直漫不經心的悠閑走動的後果就是讓敵人有機可乘,讓她一直在原地兜圈,怕她眼力厲害,還把四周圍的一切都用幻術改變了其形態,讓藍影一直都沒有發現呢.

"影,怎麼了?"

"啊……"藍影淡定的收回目光,"我覺得我這爛到谷底的記憶力是病,得治."就算不用幻術,以藍影這種記憶力,就算前一秒知道那里有塊石頭,下一秒就會忘記哪里有塊石頭,璃兒說,藍影最強大的地方就是她的記性,而最弱爆了的地方,也是她的記性,這是她唯一的弱點吶.

還是怎麼都改不掉的弱點!

璃兒說這話的時候,腦子里有一段小劇場是這樣的:

某日,她們家的莊園外面出現很多黑道人士.

璃兒踹踹正在研究新鮮出爐的木乃伊的藍影,"找你的?"

藍影淡淡的瞥了眼把她們包圍起來的人,然後淡定的收回目光繼續研究木乃伊,"不是."

"人家說你勾搭了他們老大不負責?"

"沒有."

一張合影出現在藍影面前,璃兒額角滿是十字路口,"這個不華麗的女人不是你嗎?"手指使勁對著合影里面的女人戳啊戳.

藍影淡定的把木乃伊抱進懷里,接過照片看了看,然後淡定的塞回璃兒手中,"我忘記了."

噗……尼瑪還敢在不華麗點嗎?!

某日,藍影被抓了,三個黑暗帝王.

璃兒無語的瞪著被囚禁在屋里,手里拿著手術刀在解剖人體的女人,"你為毛不自己離開?外面那些不華麗的家伙你處理不掉嗎?!"

藍影眨眨眼,淡定的把尸體里跑出來的腸子一點不留的塞回去,"我要怎麼離開?"

"你的能力呢?!"璃兒身上的黑狐狸毛都豎了起來,簡直要被這個不華麗的女人氣死!

"啊,太久沒用,忘記了."藍影做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偏偏語氣上一點兒恍然大悟都沒有,氣得璃兒想要掀桌,尼瑪這顆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

藍影那顆不華麗的腦容量超小的腦袋是怎麼長的,是天才璃兒天上地下走遍無數個時空也無法找到的答案,這女人仿佛把大腦的記憶力都分配到了軀體上,學過的東西,她記憶會忘,但是該用的時候身體卻自然而然的就做了出來,就像她的醫術和各種武道,音樂,語言等等.

所以說,這個名為藍影的可能來自外太空未知名物種的存在,本身就玄幻到了極點.

"你們先站在原地別動,仔細聽聽看."藍影說著暫時斷掉了與子牌的通訊,走近一面牆壁,藍影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敲擊了起來.清脆響亮的聲音回蕩在整個黑暗的洞穴之中.

"有誰聽到聲音了嗎?"藍影打開通訊問道,這里不存在第二個璃兒,那麼便不存在任何有關空間撕裂的東西存在,發生這種詭異的事,要麼有人在漩渦上面動手腳,要麼有人會類似于降頭術這種術法,就像她方才看到的幻象.

"我沒聽到."

"我這邊也一樣."

"……"那邊沒有一個人聽到,可是藍影卻在她這邊聽到了從牆壁那頭傳過來的聲響.

眉梢挑了挑,藍影收起黑桃皇後,看著那面不知道多厚的山壁,嘴角的笑容微微的勾起,雖然不知道那邊的人是誰,不過把這礙眼的牆壁砸掉,似乎也不錯.

藍影走遠了幾步,指間的一把黑金色紙牌呈扇形打開,然後猛地射出,呈圓形嵌入厚厚的石壁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過來的顧小毛和大蛇一起盯著石壁看,好似等待著什麼奇跡發生,然而紙牌已經不見,那牆壁卻連層灰都沒見落下.

一瞬間好像有點冷場.

藍影看了眼呆呆可愛的顧小毛,嘴角含笑的走近石壁,然後轉身驀地一個帥氣利落的回旋踢--

"嘣!"被踢中的位置猛然被踹了開,以落腳點為圓心,呈一個圓形將兩個山洞相連了起來.

意外的,是個熟人.

被火把照亮的另一個山洞中,手里拿著一張被藍影從那邊射過來的紙牌的看起來呆板呆板的少年,有些怔怔的看著被破壞的厚厚山壁,灰塵蒙了他厚厚的眼鏡,甚至透過了鏡片跑到了他的眼睛里,所以才讓他有種酸澀發疼難受到想要流淚的感覺.

藍影看到東蘭璽的時候微微怔了怔,沒想到這邊的人竟然是東蘭璽,驚訝之余,沒有忘記揮動手中的黑桃皇後,所有落在地上的,包括東蘭璽手中的黑金色紙牌一瞬間仿佛受到了強大磁力的鐵,快速的飛回了藍影手中.

手中的牌突然飛走,東蘭璽錯愕的下意識伸手想要抓回,但是卻始終慢了一步,紙牌的一角滑過他的指尖,讓他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你……"藍影正想說什麼,視線突然被角落里的人影給吸引了去,那樣微弱的氣息,雖然微弱,但是卻絕對強大的侵略感.

"莫洛左翼?"藍影眉頭皺了皺,朝莫洛左翼走了兩步,然而下一秒卻被突然的寒光給阻攔住了.

藍影側過身子,躲過突然襲過來的刀子,有些驚愕的看著突然朝她發動攻擊的東蘭璽,"你……"

東蘭璽扶了扶眼鏡,讓人看不清他的神情,緊緊的握著刀,語氣卻突然的猶如那次在布迪斯中心法院聽到的那般幽雅,帶著介于少年與成人之間的誘惑,"雖然很抱歉,但是如果你死掉的話,炙焰雨家族做夢都想找到的地方,似乎就永遠也找不到了."

------題外話------

票票票票票票……無限怨念中,看乃們是要虐藍影還是虐這悲催的東蘭璽哈哈……利用藍影對紀傾然的感情傷害藍影的話,蘋果會被罵後媽嗎?

上篇:V49回到過去    下篇:V51許多個的藍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