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51許多個的藍影   
  
V51許多個的藍影

g,更新快,無彈窗,!

--把你殺了,那麼那個炙焰雨家族做夢都想找到的地方,就再也找不到了.

藍影怔住,看著緊緊抓著刀子與她對峙著的少年,啤酒瓶底般厚大的眼鏡已經蒙上了一層灰塵,她看不清他的神情,羸弱的身軀繃得死緊,仿佛聚滿了全身的氣力,時刻蓄勢待發的用生命作為燃料,與敵人同歸于盡.

藍影沒有說話,只是嘴角的笑容微微的淡下,然後看到東蘭璽緊繃的神經越發的繃緊了起來,"你,真的要殺了我?"

心髒驟然一縮,疼得讓他險些抓不住刀子,然而下一秒他依舊那般表面上的堅韌強硬,任誰也無法看到那雙清秀的眸中滿是壓抑的疼痛,"沒錯."

"為了報仇?"藍影嘴角勾著淺淡的弧度,顯得幾分的嘲諷.

藍影的話讓東蘭璽驚訝了下,沒想到藍影竟然會知道,手中的刀子一緊,"你知道?這樣就更不能讓你活著離開了."

"你以為,殺了我,就能報仇了?"藍影嘴角嘲諷的笑意明顯了許多,炙焰雨家族的強大可是連她都認可的,相信璃兒如果在這里的話,也會對他們來句'還算華麗’的,一個人想單挑這個世界上的最強世界貴族?這個少年還真是……

蠢得叫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就跟當初的紀傾然一樣.

"這個不用你管!"東蘭璽有些惱怒,他不喜歡藍影用這種好像在看不懂事的孩子一樣的神情看他,而且……又是那種透過他在看什麼人的眼神,他是東蘭璽,不是誰的替身!

"真是幼稚."藍影搖搖頭.

"幼稚."顧小毛躲在牆壁後面探出個小腦袋,看到東蘭璽那明顯對自家藍影媽媽存在敵意的樣子,不高興的撇了撇嘴.又是口是心非的人,明明就是覬覦著他美麗的媽媽,卻還總是做出一些壞事來勾引媽媽的注意!就像他小時候(……)親生爸爸媽媽還在的時候,他總是要做一些惡作劇來吸引爸爸媽媽的注意一樣,幼稚到爆!

是吧,蛇蛇?

大蛇吐著猩紅的芯子,琥珀色的眼睛茫然的看著顧小毛,他說的毛東西?

東蘭璽眉頭猛然一皺,快速的朝藍影奔去,抓著刀子的手緊得暴起青筋,太陽穴突突直跳.

呵……

藍影嘴角笑容一深,身子輕輕躲開,伸手輕易的抓住撲了個空的東蘭璽的手腕,微微一用力--

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啊!"刀子落在地上發出清冽的脆響.

"看,你在強者面前,比螻蟻還弱小三分,憑什麼跟炙焰雨家族斗?"藍影的聲音就在他耳邊,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的脖頸,癢癢的酥麻感仿佛在一瞬間壓過了手腕上傳來的痛感.

"你……放開!"東蘭璽不自在的睜開藍影的手,因為過大的動作,遮住半張面容的眼鏡掉在了地上,咔的兩聲被他自己不小心踩碎了.

被捏碎的手腕一片紅腫,別說拿刀子了,就是動一下都不可能,然而此時更讓他情緒波動的是藍影的嘲諷,因為弱小而產生的不甘,可是……為什麼即使明明知道自己的武力值弱斃了,卻還是忍不住想要對她發動攻擊,想要讓她把視線放在他身上,明明他是背叛過她的人,為什麼這個女人從來不用怨恨的目光看著他,從來不對他說一句怨毒的話?是因為……

他不夠重要?

他對于她不過是可有可無的替代品?

連東蘭璽自己都沒有發現,那張露出的清秀到如同春風一般的面容滿是糾結的哀傷,他仿佛處于冰火兩重天,一面被仇恨壓得背脊佝僂,看不見湛藍的天空,一面卻又對突然冒出來的溫暖渴求萬分,他越掙紮,靈魂的撕裂便越發的痛苦.

"沒有足夠的實力,就不要妄想做些做不到的事,你或許可以一次次的把炙焰雨炫麗逼進死角,但是他卻可以一次次的轉危為安,甚至已經開始了他夢想的第一步,"藍影靠近他,刻意壓低了的聲音顯得異常的魅惑,如同惡魔在引誘天使墮落般的纏綿誘惑,"弱小是罪,看不清自己也是罪,妄想得到不該擁有的,更是罪.你的腦子很聰明,但是他們也並不傻."

這個少年,不管是背叛她讓她被抓緊監獄,還是到後面讓真正的羅生若悠念去找炙焰雨炫麗,或者到現在,都是為了引起炙焰雨家族的動蕩,然後毀滅他們的幻夢,只是就像她說的,東蘭璽再聰明,沒有足夠的人力無力,只憑腦子是不夠的,否則炙焰雨炫麗不會一次次的轉危為安,甚至已經把他們帶進了這個進入第六塊板塊的入口.

"你懂什麼?!"東蘭璽猛地伸出沒有受傷的左手狠狠推開藍影,清秀的臉上滿是不甘的憤怒和怨恨,"你懂什麼?你什麼都不懂!炙焰雨家族為了一個什麼都無法確定的假設猜想殺了我父母,滅了我全族!這是不共戴天的仇恨,你什麼都不懂,憑什麼啰哩叭嗦對我說這些話!"

藍影似乎被東蘭璽突然的怒火驚到了,怔怔的看著他滿是怒火怨恨的臉,眼睛一瞬間的迷蒙了起來,"……是啊,我不懂……"

她不懂吶,不懂那個在她心中留下痕跡的那個男人是怎麼想的,她以為他把他看透了,可是到頭來卻又是那樣的看不透,時間過得有些久,她忘記她對紀傾然到底還存在什麼樣的疑惑,也忘記到底為什麼會存在什麼疑惑,但是她確實在疑惑著什麼東西,只是具體的被她忘記了,也許……

是忘記問他為什麼不陪她永生?不對,這個好像是她自己不願意給的……啊,記性太差了,也許璃兒會記得,那女人過目不忘的本領總是讓她各種羨慕嫉妒唉……

"是誰?"東蘭璽的聲音一瞬間變得陰沉了起來,藍影猛然回神,有些錯愕的抬頭看著朝她撲了過來,刀子死死的抵著她脖子的正在成長為男人的少年,他臉色陰沉可怕而猙獰,"你一次次的透過我的臉在看誰?你把我當成誰的替代品?從一開始的對我的好,到後面對我的視而不見,都是因為那個人對不對?"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夜晚,這個女人打電話給他,說:今天心情有點不好呢,如果能吃到無糖的抹茶蛋糕就好了.

他看到那場直播了,這個女人為什麼心情不好他也知道,多可笑啊,明明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如果她不花心不一腳踏兩船,就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揭開奸情了不是嗎?可是他沒想到這個女人會打電話給她,會用傾訴熟稔的語氣說她心情不好,那樣的懷念回憶而憂傷的語氣,仿佛她的心髒空落落,仿佛失去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的那種感覺,讓他心髒不受控制的湧起一種酸澀感,讓他一瞬間淚流滿面……

可是,在第二天,他便被背叛了她,為了他的仇恨,他用計把她弄進了海底監獄.

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可是他還是忍不住糾結,忍不住嫉妒,嫉妒那個她透過他看到的,對她來說那般重要的人……

他終究也是一個自私的人吶,希望能夠報仇,肆無忌憚的利用她對他的感情,奢望即使知道一切,她也能夠諒解,依舊對自己那樣的好.

可是……

果然是比做夢都要不真實的想法,那五顆子彈成了他午夜夢回的夢魘……

"你太貪心了."柔婉的嗓音輕輕的響起,"你太貪心了,東蘭."

東蘭璽怔住,手中的刀子不受控制的一顫,在白皙幼嫩的肌膚上輕易的劃出一絲血色的痕跡,一瞬間讓東蘭璽瞳孔猛然一縮,燙手山芋一般把刀子扔的老遠,身子也往後倒退了幾步,那傷口好像不是劃在她脖頸上,而是劃在了他心上,疼得厲害.

藍影也不惱,只是伸手摸了摸傷口處,看到被嚇到的東蘭璽,嘴角勾起一抹笑,"連這麼小的傷痕都能把你嚇成這樣,你還想殺了我?"

"笨蛋笨蛋."顧小毛依舊探著腦袋看戲,時不時跟著嘀咕兩聲,這個年輕的哥哥是笨蛋!竟然在跟藍影媽媽鬧別扭,小孩子一樣!幼稚的傻瓜!

"閉,閉嘴!我不過是手滑了而已!"東蘭璽臉色漲紅,清秀的臉上滿是窘迫和懊悔,天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莫名其妙.

"呵……"藍影淡笑搖頭,不再理會他的朝陰暗的角落里走去,看著靠坐在牆壁上的男人,藍影眉梢挑了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家伙那麼狼狽的樣子吶.

只見莫洛左翼靠在牆壁上,臉色有些蒼白,墨色的迷彩服濕噠噠也破破爛爛的,口子很平整,好像被什麼鋒利的東西給掃過一般的,身上血腥味濃重,混雜著他的和一些獸類的,他曲起一條腿,撐著一支手臂,染紅了手掌的血滴滴答答的從他的指尖滴落,在地上綻開一朵朵血花……

然而這個男人的氣勢卻毫不減弱,即使處于半昏迷狀態,這男人也一副君臨天下,天上地下唯吾獨尊的死樣子,意外的討人喜歡.

藍影微微挑了挑眉,看向東蘭璽,"你們遇上什麼了?"貌似除了炙焰雨炫麗和單姜琩漱@組,就沒有一個是平平安安,沒有負傷的.

"……巨型鱷."東蘭璽下意識的想要扶一下眼鏡,卻忘記自己的眼鏡已經掉了,摸了個空.

他們掉下來的時候是直接掉進了一片類似于沼澤的湖里,根本沒有落腳處,只不過莫洛左翼是第一個進來這里的,等他下來的時候,莫洛左翼已經把湖里二十幾條巨型鱷給解決掉了,當然,這也是為什麼莫洛左翼身負重傷,他卻除了一身濕外什麼也沒事的原因.

"哇哦~"藍影意味不明的感歎了下,一個人對付了一群巨型鱷嗎?這可是這個世界體型最大,最凶猛的淡水食肉生物之一,而且在這種食物缺乏的地方,那些鱷魚都餓得堪比豺狼虎豹不顧一切的往上撲了吧?這男人……嘛……還真是牛掰.

"得趕快給他治療才行吶."藍影撫著下巴,輕輕的低喃,不知道是讓他直接細胞分裂治療呢,還是用藥物讓他自己複原的好,畢竟她的能力在方便,也不是隨便給別人用的.

"不行."藍影話才出口,身後便傳來少年幽雅的嗓音,"我不會讓你離開這里的,你必須待在這里."他又撿起了刀子,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一雙清秀的眸子緊緊的盯著藍影,他知道出口沒那麼容易找到,但是看莫洛左翼的情況他就知道這里危險重重,既然如此,只要拖住藍影,也許不需要他動手,炙焰雨炫麗就可以死在這個入口處了!

"你總是這樣,會讓我很困擾的."藍影嘴角的笑容淡了起來,她對這個少年一次次的糾纏,已經開始覺得厭煩了,即使他身負不共戴天之仇又如何?那不關她的事,從他背叛她的那一天起,他就注定不能妄想藍影能夠出手相助,不過她終歸舍不得那張和紀傾然一模一樣的臉,否則方才怎麼會和他說那麼多話,可是這小男人不聽勸也聽不懂呢.

感覺到了藍影語氣里的不耐煩,東蘭璽雙唇微微的抿緊,握緊了刀子一副絕對不讓她過去的樣子.

"如果你想借此地把炙焰雨炫麗干掉,我勸你還是別把這個世界想得太美好."藍影邁著步子朝東蘭璽走去,嘴角的笑容斂得僅剩一個小弧度,"炙焰雨炫麗現在……可是和我男人在一起."如果炙焰雨炫麗出事了,那麼單姜琣野i能平安無損嗎?藍影眸中滑過一抹厲色,她的所有物,可不允許任何人碰一下吶.

"我,不允許呢."藍影站定在東蘭璽面前,距離他不過幾厘米.

東蘭璽手腕輕顫,臉上滿是倔強,"除非你踩著我的尸體過去,否則我不會讓你去幫助炙焰雨炫麗找到那個地方的!"

真是悲哀啊,他,一面怨恨著藍影把他當成別人,卻一面還在拿著藍影對那人的感情當賭注,賭她會不會為了其它男人傷害他,賭她選擇的是誰.

"所以我說你太貪心了,東蘭."藍影伸手,輕輕撫上他的臉頰,從眉毛到下顎,她輕柔的仿佛在撫摸心愛的戀人,她的眼睛一會兒清明如珠一會兒迷蒙如霧,最後的結果是臉上嘴角的弧度消失了,看著東蘭璽的眼睛變得冰冷而無情,"你,終歸不是傾然,得不到更多的."

她放開他,所用的力道並不重,但是卻生生的讓東蘭璽往後踉蹌了兩步,看著藍影,眼眸微微的睜大.傾,傾然?就是那個她透過他一直在看那個人嗎?傾然,傾然……傾然傾然……

"啊啊啊啊……"低低的吼聲從他口中傳出,東蘭璽抱著腦袋,要炸裂般的疼痛感叫他難以忍受的倒在了地上.

藍影只是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的看著紀傾然,好一會兒轉身朝莫洛左翼走去,伸手推了推,正好壓在他手臂上的傷口處,"還活著嗎?"

被粗魯對待的莫洛左翼眉頭皺了皺,一雙深邃的眼眸微微的掀開一條縫,盯著藍影看了好一會兒才確定來人是誰一般的淡淡出聲,"死不了."

"那,起來."藍影無良的道,絲毫沒有上前去把人扶一下的意思.莫洛左翼這男人是硬漢,硬漢不需要她這麼纖細脆弱的女人扶的,嗯,點頭,沒錯.

"……"莫洛左翼沉默的看了藍影一會兒,扶著牆慢慢的站了起來,帝王般的狂傲不羈,不容許他向一個女人示弱.

……其實根本就是拉不下臉來的別扭!

看到硬漢子站了起來,藍影扭頭,東蘭璽還在抱著腦袋,幾乎疼暈過去了一般是趴在地上,藍影思考了兩秒,決定不鳥他了,這小男人老是不自量力想著和炙焰雨炫麗斗,干脆就讓他待在這里說不定還比較安全呢.

炙焰雨炫麗可不是善茬,他早就知道東蘭璽的目的了,卻還放任他跟過來,有什麼陰謀吧?

"呀啦呀啦,好像終于被放棄了呢."黑暗的屋內,一道柔婉的嗓音輕輕的響起,帶著淡淡的意味不明的笑意.

"我的主人,是不是該讓她們上場了?"一道沉穩的男聲響起,語氣中帶著一種瘋狂的迷戀.

"這麼心急好嗎親愛的?"女人食指撫過下唇,嘴角的笑容變得有些邪惡,"不過送點開胃菜似乎也不錯呢.髒東西終究是髒東西,不處理掉,會把整片湖都給汙染掉呢."

"是的,我的主人."

滴答……

滴答……

沒有盡頭一般的黑暗潮濕彌漫著爬滿背脊.

"呼……累死人了……"甜膩低啞的嗓音有些虛弱的響起,宮飛鳥一屁股坐在潮濕的地上,整個人幾乎癱倒在地,一頭褐色的卷發此時濕噠噠的貼在臉上,黑暗中,那張妖豔美麗至極的面容略顯蒼白,血腥味從他身上淡淡的飄出.

涼禮舉著發亮的撲克牌,對著四周照了照,確定沒有危險東西存在後,才坐在一個石頭上,又開始研究起手中的撲克牌,自從藍影用這個跟他們聯系後,他就一直在研究,不過搞了半天他也只研究出怎麼把紙牌搞亮,其它的就像被鎖住的手機屏幕,他不知道密碼,進不去一般.

一時間,只有略顯虛弱的喘息聲繚繞在整個寂靜的隧道之內,宮飛鳥看著坐得挺直的涼禮,有些嫉妒的撇嘴,"涼禮,你不累嗎?"天知道他們這一路走來遇到的陷阱凶猛奇怪的動物有多少,簡直就像回顧那次在安碧斯苗乾遺址那次旅程,好在涼禮戰斗力強悍,否則估計現在兩人只剩下森森的尸骨了.

涼禮看都沒看宮飛鳥一眼,直線式的嗓音讓人火大的響起,"是你太弱了."

"你以為誰都是像你一樣的怪物嗎?"宮飛鳥覺得這男人不止坑爹,而且還毒舌.

"弱者沒有說話的權利."所以給我閉上嘴.涼禮對這個類似于拖後腿的生物有點不爽,他絕對不承認是因為他手上也有藍影的黑金撲克牌,單姜琣捲窒K他們也就算了,畢竟他認可他們的實力,而且對他們也算了解,而宮飛鳥這個一路上惦記著他的如花美貌,把藍影掛在嘴巴嘰里咕嚕個沒完沒了的男人,他根本就不熟.

宮飛鳥嘴角一抽,就算是嫌棄,也不要表現得這麼明顯好吧?他本身是從小錦衣玉食的皇太子殿下,又不是你們這種從三歲開始就被嚴格訓練的殺手!

"踏,踏,踏……"有腳步聲從前方緩緩傳來.

宮飛鳥沒有坐起身,身子卻進入了警惕狀態,而涼禮同樣沒有站起身,只是夾著撲克牌,沉寂如死水般的眸子看著前方緩緩出現的光點,涼如冷水.

"大哥?飛鳥?"前方的那團光芒停頓了下,試探性的柔婉嗓音輕輕的響起.

宮飛鳥猛然坐起身,驚喜的出聲,"影影?"

前面的腳步聲漸快的跑過來,也露出了被撲克牌上的光芒包裹著的女人,淺笑嫣然的精致美麗如仙的面容,雪白的裙擺在空中微蕩,如同綻放開來的茉莉.

然而她才靠近些,宮飛鳥臉上的笑容頓時有些僵硬了起來,身邊的涼禮則從頭到尾都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沒有說話.

"走吧,我找到出口了."藍影仿佛沒有看到兩人的古怪,淺笑嫣然的轉身走在他們前面,手中的紙牌亮得看不清楚它的面貌.

宮飛鳥正想說什麼,卻被身邊的涼禮扯了一下,他側頭,對上涼禮涼涼的目光,好一會兒才斂下眼瞼,跟著涼禮一起跟上前面的女人.

"小毛呢?"宮飛鳥甜膩的嗓音在後面響起.

"啊,我讓他在出口處等我們."

"那你找到單姜琤L們了嗎?"

"找到了喲,很快就會來和我們會合的.對了."藍影突然停下腳步,轉身看向兩人,伸出纖細白皙的手,"把牌給我一下."

"嘛……影影要把送人的東西收回去嗎?"宮飛鳥雙手插著褲兜,笑得邪氣魅惑又妖嬈,如同住了妖精一般的妖魅雙眸攝人心魄般的妖冶美麗,讓前面的女人驟然失神,卻很快回了神.

她笑得有些無奈,伸出的手卻堅決無比,"只是有點用而已,快點."

"啊~不要,到了我口袋的東西怎麼能掏回去呢?我們還是快點和單姜琤L們會合再說吧親~"宮飛鳥笑得邪氣,微弱的光線叫人看不清那雙眼中迷霧重重的冷意.

"還要多久?"女人還想什麼,卻被涼禮直線式的毫無波瀾起伏和感情的聲音打斷了,嘴角的笑容微微的僵了僵,女人轉過身繼續帶路.

"不用多久."

與此同時,同樣遇上藍影的曲眷熾和顧譯軒等人.

端木惑和單韻熙這邊.

"麻煩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就知道藍影最好了,從來都不拒絕我們的.等我們到了出口,再把牌給你哦."端木惑眨巴著神秘的紫眸,看著一邊背著單韻熙的藍影,笑得很是魅惑妖孽.

"沒,沒事."單韻熙雖然是女人,但是也是有點斤兩的,看起來很瘦,但是胳膊什麼的可都是富含爆發力的肌肉,背得她雙腿直打顫.

單韻熙因為失血而臉色有些蒼白的面容冷冷的看了端木惑一眼,然後毫不留情的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身下的女人身上.

"啊,等等,小熙有東西掉了."端木惑突然出聲.

"什麼?"

"這個."只見端木惑蹲下身,然後搬起地上的一塊大石頭,然後塞進了單韻熙和女人的背脊之間,笑得很是純良,"小熙你最愛的石頭,別掉了哦."

"……"單韻熙默默黑線,卻真的把石頭抱在了懷里,"麻煩了,藍影."

"沒,沒事."她快要被壓扁了吧……

單姜琠M炙焰雨炫麗這邊.

"低級的謊言."

"弱爆的偽裝."

"愚蠢的行為."

"丑陋的表情."

"啊,你別在意,我們只是在念台詞而已,像上次那樣."和單姜矞爣o默契的一人一句之後,炙焰雨炫麗笑容溫雅淺淡的朝已經全身僵硬的藍影道,仿佛春風拂過綿軟的花瓣,頓時叫女人放松了全身的警惕,傻傻的點頭,然後繼續在前面帶路.

"把小孩一個人放在那里真的好嗎?"

"啊,沒問題的."

"這邊應該有人住吧?我餓得好像聞到了飯菜的香味了."

"這是不可能的啦,呵呵……這里離那邊還有很遠一段距離呢."

"這樣啊,真可惜……"

"……"

"愚蠢至極."淡漠的,卻猶如天籟般悅耳的嗓音輕輕的響起,單姜甯搧菮M炙焰雨炫麗相談甚歡,臉頰通紅,宛如戀愛中的少女一般的女人,眼角滑過一抹嘲諷,竟然頂著藍影的皮演這麼拙劣的伎倆,還這麼沒有防備的和炙焰雨炫麗靠那麼近,不知道嗎?這個男人的演技才是真正的超一流,跟他說話,不出十句,他能讓你在不知不覺中把家底和秘密全部掏出來.

------題外話------

感謝zyy881215親送了20顆鑽鑽4朵花花,ning870406親送了3朵花花,洛語如夢親送了3朵花花1顆鑽鑽,xiaose5721親送了5朵花花,15285383357親送了1朵花花,xiaoxiao0048親送了5朵花花,知人知面不知心親送了1朵花花,星空下的煙火親送了1朵花花,shalianer1親送了2顆鑽鑽5朵花花,染殤未妝成親送了1顆鑽鑽2朵花花,群麼麼啊!今天下雨了還有意外囧……蘋果的萬更……明天再補上爬走爬走……

上篇:V50請你去死吧    下篇:V52哥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