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52哥哥?   
  
V52哥哥?

g,更新快,無彈窗,!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久到他們終于看到了從前方透過來的微光,顧小毛歡呼的擺起手,"終于到出口了媽媽!"

藍影點點頭,看向一旁明明身受重傷卻怎麼也不吭一聲的硬撐下去的男人,堅毅的神情,深邃的五官,那雙深沉如谷的眼神,帶著一種叫人震驚的狂傲,仿佛把天地間都踩在腳下的不羈狂妄.

嘛……

還是挺可愛的.

"撐不住的話,記得吱一聲哦."藍影挑了挑眉梢,淡淡的道.

莫洛左翼只是淡淡的瞥了藍影一眼,心中疑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並不覺得累,反而有種越走越有勁的感覺,而且傷口……

"嘣!"一陣爆裂聲響起,又是一陣煙塵撲面而來,始作俑者早就躲到一邊去了,然後看著狼狽不堪的莫洛左翼笑得純良無比.

"真是的,把我當傻子嗎?"藍影搖搖頭,率先走進踹開的山壁,然後繼續往前走,一個個的幻象,藍影雖然記憶不好,但也不是什麼都會很快忘記的,她不是傻子.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媽媽,這個隧道會塌下來吧?"顧小毛穿著的小外套已經髒掉了,大眼看著有一個洞被踹了出來,不禁問道,從開始到現在,藍影總是走一段路就踹一個洞出來,然後他們就換一條隧道走,持續到現在已經不下十個了,再下去這隧道說不定真的會塌下來.

"啊,應該不會."藍影有些不負責任的道,看著前方越來越近的光亮,嘴角的笑容深了深,看來總算是玩膩了,該把重量級的東西搬出來了吧?她啊,可是期待的很呢.

光,照射到腳尖,三人一蛇終于從困了他們知道多久的黑暗隧道,入目的是讓人驚訝的碧綠叢林,高大健壯的樹木,宛如熱帶雨林般的茂盛.

"哇啊!媽媽,有果子有果子!"顧小毛眼睛猶如發光的電燈泡,直勾勾的盯著一棵蘋果樹上面紅豔豔的蘋果,幾乎口水直流,肚子也很配合的發出咕嚕嚕的叫聲.

藍影摸摸顧小毛的頭,這一段路下來他們都是靠她包里的端木惑給的棒棒糖充饑,確實該餓了.看了眼大蛇,大蛇立刻歡脫的爬上果樹,一棵棵紅蘋果給它用尾巴卷下,然後扔下,顧小毛在下面接的無比歡快.

藍影看向一邊坐在地上翻著褲腿看自己的傷口的莫洛左翼,見那男人盯著自己連個疤痕都不見的腿,雙目放空似在發呆,輕輕挑了下眉梢,然後翻出黑桃皇後.

單向視頻連通子牌.

"各位,都找到出口了嗎?"藍影的聲音透過每一張撲克牌響起.

藍影看到每一塊不同子牌傳來的視頻都是光亮帶綠的,就知道都到了出口了,不過他們能那麼快,倒是有點出乎意料.

"我們到了喲,親愛的影影終于想起來聯系我們了嗎?害的人家都以為你要拋棄我們了呢,真桑心~"宮飛鳥甜膩如半溶的砂糖的聲音傳出,頓時引起一片惡寒.

"啊,都到了,你在哪里?"單姜琲瑭n音依舊那般天籟悅耳.

"我也到出口了哦,不過,應該有很多條出口,你們有會合在一起嗎?"藍影看著撲克牌上的人影,她還可以在顧譯軒那塊看到單韻熙的鞭子,是會合了嗎?

"嗯,大家都遇到了很詭異的帶路人,我們現在在苗族地帶,如果沒猜錯的話,你是在乾族地區吧?"單姜琱尷R的快而准確.

藍影看了看空無一人的偌大叢林,"應該吧,既然你們知道自己在哪里的話,就待在原地吧,我能找到你們的所在地."她的撲克牌是有定位系統的,要不然她也不會在不知道自家男人安不安全的情況下這麼悠閑的行路.

似乎猜到藍影要結束通話了,涼禮直線式的聲音終于響起,"把牌的使用方法留下."不能每次都等著藍影聯系他們啊.

藍影有些驚訝,"我沒告訴你們該怎麼用嗎?"

"……"每一張子牌擁有者難得默契的沉默了,藍影那爛到人神共憤的記憶,真是夠了!

接下來便是藍影一邊啃果子一邊休息一邊教導子牌那頭的人使用黑金撲克牌的時間,顧小毛坐在一邊很認真的拿著藍影給的子牌跟著爸爸們一起學習,那頭所有人都越聽越震驚,越操作紙牌越覺得難以置信.

這麼一張薄薄的紙牌,隨便揉捏也感覺不到任何芯片和機械構造,可是它的功能卻是這樣的多和神奇,他們可以用紙牌視頻,通話,得到母牌允許還可以監控和竊聽定為其它子牌擁有者,甚至充當電腦攻陷網絡等等等等!

這樣的高科技,誰造出來的?

"……這不是家里能造出來的."涼禮直線式的聲音透過每一張牌響起,他一直以為這副牌是她讓圖特讓家族制造的特殊武器,現在看來,不可能,羅生若家族就算有自己的科技團和研究室也不可能做出這種東西.

"當然,這是我自己做的."藍影一邊漫不經心的回答,一邊叫顧小毛怎麼玩撲克牌上的小游戲.

"……花了多長時間?"根本沒有看到藍影動過手做過什麼東西.

"這東西很容易啊,一個晚上就弄好了."藍影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道,卻忘記,這對于她這種非人類來說的確很簡單,但是對于其他人來說,卻是花上二十年時間可能都弄不透其中最簡單的一項功能,本就讓他們覺得如同謎團如同九天之上才存在的人,一瞬間更是讓他們沉默了起來.

似乎……

對于這個女人越來越猜不透了,她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能力那麼強,為什麼懂得那麼多,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找不到她的半絲曾經存在的痕跡?她……真的是人嗎?真的是能夠屬于他們的人嗎?一瞬間在她漫不經心的話語中拉長的差距,這個女人根本沒有注意,因為她是那樣的無恥到認為所有都是理所當然的.

"距離真大呢."炙焰雨炫麗溫潤的嗓音在沉默中突兀的穿過紙牌,藍影幾乎可以想象到那個帶著眼罩,一頭銀紅色卷發的男人靠在一顆樹下,勾著與她幾乎如出一轍的淡然淺笑,眼角略帶嘲諷的看著她所在意的那群人.

"感覺像天與地之間的距離,你不怕嚇壞他們嗎?"事實上,已經嚇壞了吧?炙焰雨炫麗有趣的看著一群突然情緒低沉起來的人,深色的藍眸中帶著一種深沉的複雜,如同藏在平靜海面下的秘密,誰也休想看清.

"唔?"炙焰雨炫麗的話讓藍影微微怔了怔,"會嗎?"

"當然,有時候,太優秀也是一種罪過吶,連我都幾乎以為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呢."

"本來就不是啊."藍影毫不在意這事是不是秘密,反正對于她來說,等璃兒來到的時候就是離開的時候,她本來也沒打算隱瞞什麼.

轟--

晴天霹靂!

連顧小毛都驚呆了,撲克牌從手中滑了下來都沒有注意到,一雙黑溜溜的眼睛瞪得圓滾滾的看著藍影,臉色比被大蛇嚇到的時候都還要難看.

什麼叫,她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影?!你在開玩笑嗎?"曲眷熾難以置信又遲疑的聲音傳來,雖然不願意相信,但是……這個女人從來不隨便開玩笑,他們都知道.

"唔?"藍影眨眨眼,"這件事有那麼難以接受嗎?還是說你們不願意跟我走?"

"……"又是一陣沉默,只不過不同于前面被嚇到那樣,這一次是狂喜,狂喜到反應不過來,狂喜到嘴角有些抽筋的說不出話,根本沒有想過這種玄幻詭異的事情,藍影所說的世界會不會是恐怖片里鬼混的世界,跟初出茅廬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似的.

"你……不會拋下我們?"顧譯軒的聲音有些小心翼翼的響起,正在安慰被嚇壞的顧小毛的藍影沒有注意到說話的人是誰,也沒有注意到撲克牌上面突然被一干人等圍毆的顧譯軒,應了聲.

"當然."

顧譯軒頓時笑得春暖花開,他可是把手機打開把這兩句話錄下來了,藍影可不能賴賬了,不管怎麼樣,先跟在她身邊才有其它可能啊.

咔--

有什麼被折斷的輕微響聲.

炙焰雨炫麗看著又變得其樂融融的一群人,把斷掉的小木棍扔到一邊,站起身,銀紅色的發在陽光下流瀉著耀眼的銀紅色光澤,灼灼其華,難以直視.

"該走了."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眉頭微微的疊起了皺褶.

"炙焰雨飄飄和炙焰雨茉莉不等了嗎?"單姜甯搹V炙焰雨炫麗,淡淡的問道.

"沿途留下標記,飄飄看得懂."說著不再理會他們,徑直朝要去的地方走去.

結束了通話,藍影收起撲克牌正想說什麼,忽的耳朵動了動,臉色微微的變了變.

"嚶嚶嚶嚶嚶……"小爺來鳥!

她出現幻聽了吧?

"嚶嚶嚶嚶嚶……"尼瑪小爺在這里!

藍影嘴角微微抽了抽,看向不遠處,眼簾印入一抹綠色,一抹在地上拼命揮動四條觸須朝她極其歡脫模樣跑過來的草,不知道為什麼有種未來會囧翻徹底的不安感,誰能告訴她失蹤了n久的三毛雜草為毛會在這里?是嫌棄外面的世界光合作用不夠,所以跑到這里來嗎?

不過……

說起來……

藍影抬起頭,刺目的陽光極其的燦爛,湛藍色的天空看不見一朵白云,這里到底是……在陸地還是在海底?

"嚶嚶嚶嚶嚶……"雜草三毛撲到藍影的腿上,然後開始揮動小觸須抽藍影,尼瑪小爺只不過是去思考人類jq是怎麼產生的問題,乃竟然就拋下小爺自己跑了,我抽我抽,抽死你魂淡!

這雜草簡直抽風了.

藍影伸出拇指和食指,把給她搔癢似的三毛給拎了起來,"再發神經就把你分尸了."

"嚶!"四根觸須一瞬間僵直筆挺.

"媽媽,這是什麼東西?"顧小毛好奇的湊過來,烏溜溜好奇的大眼看著三毛滿是驚奇.

"雜草三毛."藍影把三毛放在顧小毛小心翼翼伸出的手心里,不甚在意的道.

"嚶嚶嚶嚶嚶!"小爺才不是雜草那種低級生物!不過……為毛它才多久不在主人身邊,這麼大個娃都孵出來了?!三毛童鞋表示無比驚悚!

"喂,女人."被忽視了許久的莫洛左翼終于看夠了這類似于鬧劇的一幕幕,有些不耐煩的出聲.

藍影疑惑還未表現出來,便被那突如其來的凌亂的腳步聲打斷了.

"怎麼了?"他們不像藍影一樣五感非凡,這樣的距離他們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有人來了."而且不止一兩個.藍影這才想起方才單姜睇〞漱偵糬]族乾族,這里莫非還有原始部落存在不成?

不一會兒,陣陣腳步聲傳來,快速的朝他們這邊奔來,藍影沒有動,莫洛左翼也沒有動,只是暗暗拿出他小巧精致的手槍,警戒了起來.

"你們是什麼人?!"隨著帶著怒火的聲音響起,一群穿著清涼到類似于古時用獸皮草皮裹身的人們從四周竄了出來,拿著長矛和弓箭將藍影幾人團團圍住,他們皮膚偏黑,每個人額間都有著白色的印記,耳朵掛著長長的孔雀羽毛,顯得異常的古人風!

不過好在,說的是通用語.

藍影攔住被他們的態度激怒不爽的莫洛左翼,指間夾著看起來最沒有威力的被他們無視掉的撲克牌,嘴角勾起笑,"我們只是初來乍到的旅行者,看."藍影說著轉了個身子,純白色的裙擺在空氣中蕩出美麗的波紋,猶如盛開的茉莉花,純潔無暇.

這樣的裝扮,明顯是很早很早以前就被他們拋棄的,而且藍影那張皮實在太具有欺詐性了,怎麼看都像手無縛雞之力的善良人,一時間乾族的長老警惕的目光在藍影和莫洛左翼還有顧小毛上面游弋了好一會兒,伸手壓下,族人立馬領命的把武器都收了起來.

"你們怎麼進來這里的?"苗乾一族很早以前就遷徙隱居到了這里,除了三十年前來的那一批,這還是第一批.

藍影指了指身後的洞穴,"從那里面走著走著,就走到這里了."

"咻咻咻--"有什麼東西疾速的穿梭在叢林間的聲音響起,頓時讓乾族的人警惕了起來.

"跟我們來."長老打量了藍影一下,留下一句,率領著族人快速的朝來時的方向奔跑了起來,藍影等人自然跟在後面,肚子餓死了,去蹭飯!這女人沒臉沒皮的想到.

藍影快步追上帶著一頭孔雀毛,臉上畫著五彩印記的長老,柔婉的嗓音總有種讓人忍不住覺得親近安甯的感覺,以至于藍影很快把大體事件搞清楚了.

原來這里是曾經在安碧斯海島范圍內苗乾一族的隱居地,一直以來苗乾一族相處融洽,在蠱和武之間造詣頗深,只是隨著時代進步,苗乾一族的人覺得社會的進步讓他們無所適從也影響了他們一心追求自己的藝術的心,所以拋棄了繁華的世界隱居到了這里.

一開始還好好的,然而變故發生在三十年前,一批人來到了這里,打亂了他們的生活,苗乾一族開始分裂,分成了認為蠱奪天下,想要將蠱術顛覆這個以武為尊的苗族,而乾族則一如外界所有人的思想,以武為尊,一族分裂兩族,開始了長達三十年的斗爭.

苗族的人想要離開這里用蠱奪天下,而乾族則不允許,雙方斗來斗去,損失慘重,卻無可回頭,因為苗族的人欲望越發的膨脹起來,乾族漸漸處于下風,如果此時認輸,那麼迎來的將是乾族的覆滅.方才藍影幾人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警戒線處,他們以為的苗族入侵,所以才反應那麼激烈.

穿過半個叢林,一座純粹用木搭起的類似于山寨一類的住宅區出現在眾人面前.

"哇哦~"藍影有些驚歎出聲,沒想到在這里發達的現代,還能見到這樣的建築,怎麼說呢,真的有種很古樸且藝術的感覺,而且是在她最愛的森林里,怎麼感覺都非常的舒服.

"哇哦~"顧小毛抱著藍影的腿,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建築,不由得學著藍影驚歎出聲,真神奇,好像古書上面的土匪寨子!突然想到什麼,顧小毛一臉緊張,緊緊抱住藍影的腿,三毛趴在他的腦袋上,"媽媽,你要小心,別被抓去當壓寨夫人了!"

噗……

"說了讓你別看那麼多古裝劇."藍影有些無奈的揪揪小家伙的耳朵,胡思亂想什麼呢.

"長老他們回來了!"瞭望台上有人喊道,然後下面巨大的木門緩緩的打了開,有人一臉焦急的跑了出來.

"長老!苗族的人又用了新蠱,我們解不了,已經死了不少人了!"

"什麼?我們不是才出去半天嗎?"長老震驚.

"就在那半天,他們來襲擊過一次."

"該死!……先進去吧,這是從外界來的客人,去跟族長通報一聲吧."

"欸?"仿佛才注意到藍影幾人,年輕的小伙子怔了怔,扭頭,正好對上藍影溫柔淺笑的臉,頓時臉頰通紅,手足無措的胡亂應了聲,跑了進去,進寨子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太激動了,一頭撞在了木門上.

"呵呵……"罪魁禍首毫不自知的笑出聲,哪里知道四周穿著清涼的人們都被這一身白衣無垢,如同神祗內的仙子一般的女子迷了心神,呆呆的不知所云.

莫洛左翼眉頭皺了皺,突然伸腳朝藍影攻擊而去,那樣對于藍影來說完全慢吞吞又不具威力的攻擊藍影自然往旁邊走兩步就躲開了,不明所以的看著突然出腳的莫洛左翼,卻獲得莫洛左翼極其別扭的冷哼.

哼,禍水!

注意到兩人之間的互動,一旁的長老不由得出聲,"方才一直在疑惑,你們兩位,是夫妻吧?孩子長得倒是不怎麼像父親."

顧小毛一聽,藍影和莫洛左翼還沒出聲,他就炸毛了,"誰說的,所有人都說我長得和爸爸很像,不過我爸爸不是這位叔叔,我媽媽和這位叔叔也不是夫妻,你別亂點鴛鴦譜,會毀壞我媽媽的清譽的."媽媽是爸爸們的.

顧小毛一本正經的道,嚴重維護爸爸們的權益,本來媽媽就只有一個,一份愛分成那麼多份已經夠極限了,要是這個莫洛左翼被點著點著跑來搶媽媽怎麼辦?那爸爸們得到的不就更少了嗎?沒辦法,雖然他不想承認其它的爸爸,但是誰叫現在他的顧譯軒爸爸慢了別人那麼多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希望'爸爸們’里面包括顧譯軒爸爸.

雖然顧小毛懂得維護爸爸們真的很乖,但是始終忍不住想吐槽!清譽那東西對于藍影來說,早就在八百年前被她自己給吃了!

"啊……哈哈……原來是這樣啊."被小家伙教訓了的長老摸著一頭孔雀毛,笑得有些尷尬不好意思,一時間沉默了起來.

巨大的木門內是一座座木頭搭建起來的房屋,看起來並沒有那種貧窮落後的感覺,相反的,他們把每塊木頭都保養的很好,清新的木質香和並不顯的髒兮兮斑駁點點的奶黃色木塊或者古銅色木塊,搭起來的木屋非常的漂亮,多像迪士尼動畫里面可愛的小木屋.

只是煞風景的是這里的氣氛顯得有些沉悶,有些門口竟然擺置著尸體,悲傷的哭泣著,好像瘟疫橫行讓人覺得絕望陰沉的村莊.

"唉……這些都是我們沒辦法解的蠱毒."長老有些沉痛的道.

"爺爺,長老爺爺!"路過一間小屋,一個裹著豹皮的一頭凌亂的小女孩跑了出來,淚眼汪汪的,"長老爺--救救我爹爹,長老爺爺!嗚嗚……"小女孩目光在觸及藍影的時候驟然呆住,幾秒後又看向長老哭得更大聲,怎麼辦,她看到天使了,一定是來帶爸爸走的,嗚嗚……

"小果子,你怎麼跑出來了?媽媽呢?"長老的臉揪成了一朵菊花,一雙睿智的眼中滿是無奈和憂心,在這樣下去,乾族該如何是好啊?!

"媽媽也生病了,爺爺,你要救救爸爸和媽媽啊嗚嗚……小果子只有爸爸媽媽兩個親人了啊嗚嗚……"小女孩哭的很傷心,但是和她一樣的孩子卻不止一兩個,自從苗族的新蠱出來之後,他們在族人便在一個個的死去,即使族長那邊已經在盡力研究了,也沒有絲毫辦法.

見長老不說話,小果子著急,拉著長老的手就往屋里拖,藍影好奇什麼蠱這麼厲害,把同樣精通蠱毒的乾族也給難住了,便跟了進去.

簡陋的屋內,濃而古怪的味道充斥在每一個角落里,桌上有許多奇形怪狀的瓶瓶罐罐,其中有些是猩紅蠕動的蟲子,讓藍影有少許的驚訝,這小家伙是在研究怎麼救父母嗎?

走過木制屏內,一張簡陋的床出現在眼前,上面躺著一個還算年輕的男人,只不過此時臉色青白難看,瘦的宛如只剩下一層皮,不過不是胸口還在起伏著,還以為是死尸呢.

長老上前看了看,最終還是搖頭,他不知道這是什麼蠱,怎麼解啊.

"長老爺--"見長老搖頭,小果子立即急得跳起來,然而卻在此時見到那一身白衣宛如天使一般的女子靠近她的父親,隔著一張手帕檢查著她的父親,她的眼睛微微的瞪大,小嘴也不自覺的微微長大,做出一副驚訝到目瞪口呆的樣子,天使是在為爸爸看病嗎?

別說小果子驚呆,就是長老也有些驚訝,"你懂蠱嗎?"

"唔……還好."藍影漫不經心的道,蠱這種東西當初她把那個世界該學的不該學的都學完了,覺得無聊的時候去苗疆學了一年,想要學精學透是有點難,但是想要大體掌握卻也不算非常的難,所以她花了一年的時間在苗疆,把該學的不該學的蠱都學了,沒辦法,誰叫她無聊到徹底,讓她打發了一年的時間,蠱這種東西算是立下大功三生有幸了.

"如何?"雖然不覺得有什麼希望可抱,畢竟這世界上要論蠱的發源地和最強蠱毒在哪里,可是他們苗乾一族,但是看著藍影認真檢查的樣子,話語卻忍不住的出聲,心髒不受控制的提高了起來緊張了起來,有種也許這個女人能夠將他們乾族解救于危難之中的感覺.

"唔……不是什麼大問題."藍影把手帕扔進木簍垃圾桶里,不甚在意的道,她還以為是什麼有趣難搞的疑難雜症,結果竟然只是苗疆中等的尸粉蠱而已,只需要用最簡單卻也是最困難的仿佛,把蟲子毒死就行了.

長老聞言眼睛一瞬間亮起,"你是說你會解?"

"很簡單啊."藍影絲毫不在意她這麼輕松的話會不會把人打擊到,這人實話實說到讓人蛋疼,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了.

"那真是太好了!上天保佑啊!"長老激動萬分,幾乎老淚縱橫的看著藍影,"那麼就麻煩你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幫你們解蠱?"藍影挑了挑眉梢,嘴角一如既往的帶著淡笑.

長老被藍影突然的話弄得有些呆怔,"……是,是的."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理由?或者說,你們能給我什麼?"藍影不客氣的問道,她信奉平等交換.

藍影懂得解蠱,但是不代表就要平白無故的為別人解,她和乾族沒有任何的交情,要說吃飯,她不還沒吃到他們的一粒米嘛.她本來就不是好人,你要她說看在人命一條的份上救救他們?拜托,對于這個女人來說,人命早在一百多年前從她被帶上孤島之後就是最不值錢的東西了.

長老看著藍影,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看,那張臉淺笑嫣然多麼純良聖潔,那雙眼睛溫柔似水,仿佛憐憫著世人的神,讓他不由得懷疑是不是他聽錯了,否則這樣的女人怎麼會說出這麼冷酷無情的話?這個急需救助的男人邊上,可是有一個淚眼汪汪不足十歲的小孩子啊!

"沒有聽錯喲,我確實說了那樣的話,要我出手幫忙,你們能給我什麼,能付出什麼呢?"其實藍影對自己這副皮子也有些無奈,只是有什麼辦法呢,這是爸爸媽媽給的,即使她已經忘記他們長什麼樣,叫什麼名字了,但是她依然愛他們,否則她不會沉迷于家庭游戲,甚至把家庭游戲的重要性排在了戀愛游戲前面.

"你……"

"你想要什麼?"一道冷酷十足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過來.

藍影轉頭,看向來人,眸光忽的一閃,眼前的男人,只穿著一條黑色的皮革褲,穿著黑色的靴子,露出精壯健美的上身,性感健康的小麥色膚色,肌肉分布均勻,雙腿修長健碩,面部棱角分明而凌厲,一頭碎碎的黑色卷發極有個性,額頭綁著一條黑色的皮帶,下面是一雙極其銳利而冷酷的眸子,肆虐著殘忍的味道,如同巡視著他的領土的雄獅.

藍風……

是了,和因為催眠而憶起的還尚清晰的人影重疊了起來,眼前的男人和她曾經的哥哥長得一模一樣,不管是健碩的體格,還是帥氣的容貌,還是冷酷到了極點的眼神……

不知道該說是巧合還是幸運吶,她在這個世界遇上了和紀傾然一模一樣的東蘭璽,又遇上了和她曾經差點喜歡上的哥哥一模一樣的男人.

藍影難得的出神,而這個女人帶給男人的震撼同樣強大,就像她單單一個背影就讓他產生的悸動一樣,她的面容,她的氣質,她含笑的嘴角,恬靜淡雅的姿態,如同綻放在純白的云上的花,不染纖塵,不沾世俗,叫人產生一種把她從高處拉下,一起墮落沉浮的沖動.

"族長,你怎麼來了?"長老沒有注意到兩人之間的電流,只是被突然出現的男人驚到之後,連忙出聲道.

男人的魂兒自然而然的就被長老的大嗓門給叫了回來,目光卻落在藍影身上,怎麼也移不開,"聽說你帶了外界的客人回來,我來看看."

"那您也不需要親自走這一趟啊,我正准備帶他們去……"

"苗族今天也接待了幾個來自外界的客人."男人意味不明的看著藍影.

"哈?!"長老驚到了.

夕陽西下,紅色的云霞在天邊像血一般的美麗.

藍影幾人被帶到了族長的住所,同時也是長老們聚集和族長開會的地方.

已經痊愈的莫洛左翼走在藍影身邊,中間是抓著藍影衣角的顧小毛,俊男美女,小娃可愛,看起來還真頗有一家三口的感覺.

"那個男人."莫洛左翼忽的出聲.

"嗯?"藍影側頭,看向從剛剛開始就有些不對勁的莫洛左翼.

"和東蘭璽一樣."

"什麼?"藍影沒理解莫洛左翼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莫洛左翼看著藍影,深邃專注的眼神,清晰的倒映著藍影的面容,帶著一種叫人難以深究的複雜,"你對東蘭璽從一開始的特別,現在要移駕到那個男人身上了."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藍影對所有人看起來都是淡笑溫柔沒有差距,然而卻不知道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她一旦對誰稍微特別就會讓有點了解她的人輕易發現.

藍影怔了怔,沒想到莫洛左翼會突然說到這個,不過怔過之後,她卻是坦然的點點頭,"嗯,會對他好一點."只要他沒有像東蘭璽那樣觸及到她的底線,她不介意因為那張臉而對他特殊一些.

藍影雖然人品很渣,興趣很變態,對人很無情,但是不得不說,她是個很重視家人的生物,在她的底線之內,她並不介意因為一張臉而對誰好一點點,沒辦法,她終究是個人,再不像人也還是個人,她也有劣根的,任性的把別人當做記憶里的人來對待,然後總是無意識的傷害,這也是她很渣很渣的一點.

莫洛左翼被藍影的坦率弄得噎了下,看著前面的人,腦中飛速的查找記憶里存在的資料,結果就和當初查藍影為什麼對東蘭璽那樣特殊一樣,一無所獲,他們都不知道藍影為什麼要對那樣一個不起眼的少年好,現在莫洛左翼更是不知道藍影要對那個剛剛見面的男人好.

真是……

讓人火大!

"媽媽說,不能隨便玩槍!"顧小毛一巴掌拍掉下意識去掏腰上的槍的莫洛左翼的手,然而一本正經的和顧譯軒很是相像的包子臉卻更是叫莫洛左翼覺得火大!

一個個的,都在炫耀!

哼!

"吶,你叫什麼名字?"藍影不知道什麼時候湊到了男人身邊,歪著腦袋看著比她高了兩個頭的男人,放肆的目光毫不知羞的欣賞著他的好身材,真是強壯又有男人味的漢子,嘖嘖.

長老下意識的就想喝斥藍影不知尊卑,但是忽的想到藍影他們不是他們族里的人,似乎也沒必要遵守他們的一些規矩,更何況現在他們一族的命運還掌握在藍影手中,淡定淡定,不能把祖宗給惹惱咯!

男人看著藍影,冷酷的眼眸深處不自覺的燃起一團炙熱的火焰,薄厚適中性感的唇輕輕掀開,富有磁性的嗓音緩緩的響起--

"藍風."

藍影的腳步驀地一頓,雖然微不可查,但卻還是讓在場的莫洛左翼和男人注意到了.

"我的名字,有什麼問題?"

藍影勾起笑,搖搖頭,"沒什麼,只是覺得有點巧合罷了,我叫藍影."

藍風冷酷的眸光一閃,"你也姓藍?"藍這個姓氏,不管是苗乾兩族還是在外界,都是很稀有的,僅此一家.

"所以我覺得很巧吶."藍影笑道.長長的睫毛微微斂下,擋住眸中一瞬間滑過的流光,這是巧合嗎?

"這一定是天意啊!族長,藍影小姐,既然這麼有緣,不如兩人結為兄妹?"長老在一旁忽的出聲,說完了他自己都微微怔住,這話說出來怎麼想都讓人覺得太過突兀了,只不過是剛剛見面,連話都沒說幾句的人,怎麼就突然扯到結拜上面了呢?

藍影怔了怔,看向長老,美麗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

藍風也怔了怔,但是看著藍影卻莫名的覺得願意,想要和她更加的親近一些,"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藍影沒想到藍風竟然會同意,眸底複雜的流光一閃而過,下一秒她又勾起唇角,"我當然不介意,哥哥."

哥哥--

噗通……

心髒驀地漏跳了一拍,藍風整個人忽的僵在原地,一瞬間有種天地顛倒的錯覺.

"怎麼了?"藍影有些複雜的看著他.

"……沒事."那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藍風眉頭皺了皺,邁著修長的雙腿走進他比其他人都略顯大氣華麗的屋子.

"對了,我想知道,那群導致你們苗乾一族分裂的人,走了嗎?"藍影腳步微頓,等走得比他們慢上兩步的長老問道.

"沒有,進來後就沒見他們出去,不過他們藏在哪里我們也不知道."長老搖搖頭,這算是他們一直未解的謎,當初因為憤怒怨恨那群人,所以找了很久,但是始終找不到半個人影.

"那你記得他們長什麼樣嗎?"

"長什麼樣……"長老似乎陷入了思考中,歪著腦袋眉頭皺起,一邊嘀咕,"時日過得有些久,而且他們都包著斗篷鮮少放下,在我們地界住了兩天就--"似乎終是想不起來,長老抬起頭看向藍影,卻忽的眼瞳一縮,臉色驟變仿佛見鬼似的瞪著藍影,"不就是你嗎?!"

------題外話------

蘋果發現有親猜出來謎底了,但素……不要來劇透哦,要不然蘋果要打屁屁喲~!

上篇:V51許多個的藍影    下篇:V53沒有節操的溫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