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54燕福不淺也是錯   
  
V54燕福不淺也是錯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家的和炙焰雨茉莉他們也入住了族長藍風的家里,沒辦法,他們乾族習慣住的屋子就是大小剛剛夠一家人住的,他們又不出外界,也基本上沒有外界的人進來,過年過節什麼的又沒有串門的習慣,所以屋子太大也沒有用處,因為每家都有一個在地下的倉庫,而唯一比較大,客房比較多的,便是藍風這個族長的家中了.

炙焰雨茉莉幾人被長老領進屋內的時候,宛柔正不知道在和藍風說什麼,整個人軟綿綿的膩在他身上,看到外面突然來勢洶洶的幾人,心中震驚,被他們的氣場震驚了.

如果是藍影只有一個人的時候她還可以因為丈夫在而有所底氣,不讓自己顯得那麼低人一等,而且藍影在心情不錯的情況下氣場都是叫人感覺到舒適和親近的,並不那麼凌厲嚇人,可是炙焰雨茉莉和當家的不同,一個是天生就生在世界貴族,天生就有種高人一等的凌人傲氣,一個是渾然天成的帝王君臨,即使在炙焰雨飄飄這個顯得有些怯弱的女人都顯得無比的貴氣,即使此時他們都衣著狼狽,肮髒破爛.

所以幾人進來的時候,宛柔明顯的瑟縮了下,臉色微變,在藍影沒有來到這里的時候,她是乾族最美的女人,有著其它女人沒有的纖細嬌軀,有著其它女人沒有的白皙細滑的肌膚,可是此時在這一叢似錦繁花中,她瞬間就顯得蒼白無力了起來!當然,被氣場所震懾之余,還有她自己死死壓在心底的心虛,那是一種把不屬于自己的東西,拿出來炫耀生怕別人知道自己不是名正言順的那種心虛.

特別是在看到炙焰雨茉莉既然看到她的臉時,明顯吃了一驚的樣子,更是叫她忍不住把腦袋低下來.

"貴夫人和藍影長得可真像."炙焰雨飄飄有些迷茫的嬌弱聲音響起,"和藍影是姐妹或者有血緣關系嗎?"

"這位小姐說笑了,這個世界上長得相似的人很多,並不是都有血緣關系的,而且我是長輩,怎麼也不可能和晚輩長得像吶,是不是,藍影妹妹?"宛柔笑得過分燦爛的道.而且似乎也太過在意誰長得像誰這個問題,當然,不管是誰都下意識的把她說成她長得像藍影,好像藍影的臉注冊了專利,連長得像都要被人說三道四好像她盜版似的,也難怪她臉色那麼難看.

"啊……"被宛柔過大的反應有些嚇到的炙焰雨飄飄下意識的往自家強悍的妹妹身邊靠去,卻並沒有開口道歉的打算,雖然她膽子小,性子比較懦弱,但是不代表她沒有身為炙焰雨家族的人的覺悟,她好歹也是掛著炙焰雨炫麗這個男人的妹妹的名號,怎麼可以對一個小小的少數民族卑躬屈膝呢?

不可以,也沒必要.

炙焰雨茉莉有些嫌棄的看了炙焰雨飄飄一眼,把她推開,目光卻看在宛柔的時候明顯嫌棄的皺了皺眉頭,"長得真丑."

"你……"宛柔有些驚訝炙焰雨茉莉說話竟然這般不客氣,雖然猜到他們的身份來頭可能不小,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自尊心受損又是另外一回事,眼眶一紅,淒涼的看向藍風.

藍風冷酷的眼眸掃過幾人,對于這幾個明明是客人,卻沒有一絲身為客人該有的禮貌的人是沒有多少好感的,但是他也不能把人趕出去,畢竟是藍影一伙的,而且明顯武力值都不算太低,隨便出手,在當下乾族的狀況下並不合適.

左珞打了個哈欠,痞里痞氣的性子又開始作用了,"不好意思,請問我的房間在哪里?我已經困了."

"左珞."低沉的嗓音和強烈的侵略性氣息一來,左珞少年就豎起了寒毛,表情僵硬的扭頭.

"大,大哥,你怎麼也在這里啊?"怎麼他戰斗力強悍的哥哥不該去跟炙焰雨炫麗他們作伴嗎?!

莫洛左翼同樣穿著寬大的浴衣,站在走廊口處,目光掃過眾人,深邃中帶著強烈的狂傲不羈感,一眼就叫人感覺到他散發到極致的那種忤逆者殺無赦的狂妄霸氣,"去屋里."

"啊?……啊!是!"慢半拍的反應過來,以為是親愛的大哥在表達對弟弟含蓄的關心的左珞騷年感動的淚眼汪汪的朝莫洛左翼身後的走廊走去.

"又是那一副礙眼的蠢樣."

"噗……"傳來莫洛左翼的話語驟然讓他心中好大哥的形象再一次轟然倒塌,果然,在這個連父母都不准忤逆的男人面前,兄弟情神馬的都是浮云啊魂淡!他是腦袋被驢踹了才會覺得莫洛左翼尊素個可靠的好哥哥這種想法!

"屋子都已經讓人准備妥當了,你們可以先去休息,午餐的時候會有人去通知你們的."藍風顯然也不想跟這幾個沒禮貌的人過多接觸,而且,冷酷的目光轉向和藍影輕聲交談得狀似和和諧的藍影和當家的,眼底帶著連他自己都沒察覺的不悅和嫉妒,"小影,下午跟我一起去巡視."

藍影和當家的談話被打斷,藍影有些驚訝藍風突然對那個熟悉的稱呼,而後才反應遲鈍的點點頭,"好."反正她現在也挺閑,警察抓小偷的游戲神馬的……這貨忘記了,她沒有原則沒有節操的女人,現在比較想的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也許某天小偷自己就跑到她手上了也說不定?哈哈……

開玩笑,她還要把小偷揪出來,讓她把爵給她還回來呢!

當家的看向藍風,一雙如月般清冷無情的金眸對上藍風冷酷如極地寒冰般的眼眸,一瞬間仿佛有什麼在兩人之間炸開,靠近者會被無情殃及.

所謂巡視,其實就是圍著他們乾族的領地最邊緣地帶走一圈,但是也不能小瞧,因為四周皆是密密麻麻的叢林,也有野獸毒蟲出沒,更有可能遇上苗族在他們處設下的埋伏陷阱等等,所以這一趟出去走完一圈,是要到晚上才能回來的.

帶上自己平時背的白色內藏玄機的包,藍影把松松垮垮的浴衣用剪刀剪到了膝蓋以上五公分處,用白色鑲鑽的腰帶和幾條絲帶改造了一下,簡單的縫紉之後,頓時一件簡單方便又不失華麗漂亮的戰衣出來了!再配上白色鑲鑽(尼瑪好奢侈,各種羨慕嫉妒恨,萬惡的資本主義!)的靴子,和一頭如藻的烏發,怎麼看都異常的清爽利落.

服裝設計神馬的,那是早就玩膩了的,話說藍影當時玩服裝設計的時候還玩了不少身材很整點的東西方的名模呢!哎呀,扯遠了!藍影現在根本就忘記當時她把時尚界和模特界搞得各種爭風吃醋,就連影帝為了藍影的一句話連好萊塢的邀請都給推掉,最後造成各種糾纏不休的一團亂的事情了!

"……媽媽真厲害!"看了改造全過程的顧小毛敬佩的看著自家藍影媽媽,真是太萬能了!"媽媽有什麼不會的嗎?"

藍影抓了抓頭發,拿起裝滿必需品的包包利落的甩到一個肩膀上,更是叫顧小毛眼睛發亮,恨不得撲上去抱住藍影的大腿告訴所有人,這是他的媽媽,牛氣哄哄的漂亮又萬能的媽媽!

"不會的嗎?"藍影歪著腦袋思考了一下,"不會的……貌似沒有."

錯!其實所有人都知道,這家伙什麼都會,唯一不會的就是羞恥啊魂淡!

拉開門的藍影腳步頓了頓,思緒莫名其妙的飄到了天邊,心道,今晚要調戲那個可愛的男人呢?看涼禮那可愛的面癱臉變得情欲滿滿的性感模樣貌似不錯,不過和單姜琱韙鬅皉b這種事上更高一籌貌似也不錯呀,曲眷熾那只野豹子昨天已經做過了,她不能偏心吶……

雖然說過程有點煎熬,不過結果都是幸福的吧?藍影眨眨眼,她記得,愛她的男人們只需要給一點兒甜頭,都能讓他們電量持續好幾天的滿滿!

話說,在准備和藍風去巡視領土安全的時候想這種應該臉紅心跳羞恥不已的事真的好嗎魂淡!

林間小鹿跳躍穿梭,清風伴著綠葉,空氣清新良好,沒有過多的二氧化碳和粉塵.

果然,還是森林好.

藍影微微揚起下顎,深呼吸著森林中的空氣,邁著優雅步伐漫步于林間,幾只小鹿躥過,親昵的蹭著她,小猴和松鼠跟著她在樹與樹之間跳來跳去,讓安靜的森林一瞬間變得熱鬧和生機勃勃起來.

藍風看著一邊走一邊和動物們玩得開心的藍影,放慢了腳步,帶著一種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溫柔寵溺,冰山已融為水,露出的美景叫人驚歎.

"在這里休息一下吧."看了看已經到了頭頂的太陽,藍風帶著藍影走向一棵大樹下,忽的他的眸光一閃,看向了不遠處的一個灌木叢中,一只手露在了那里,骨節分明的,分明就是男子的手.

藍風快步走過去,手中抓著一把月牙一般的彎刀,撥開灌木叢,確定那人不是埋伏之後才收起刀子.

"又是外來者."看著那人身上的衣著和打扮,藍風眉頭皺了皺,上前去探了探他的脈搏,藍影從後面探了探腦袋,看到那人時微微驚訝了下,東蘭璽,這男人還真是頑強,把他一個人丟在那里自己竟然也能跑出來,要知道即使是炙焰雨茉莉都覺得一路上太過危險,擔心著炙焰雨炫麗呢.

"你認識?"藍風看向藍影.

藍影點點頭,也不否認,"我們一起進入入口的,不過中途把他扔下了,沒想到他自己還能跑出來."把他丟在原地原本的目的是想讓他死心,相信以他的聰明才智,只要原路返回就一定能夠找到出去的方法.不過看來她還是小看了他對炙焰雨家族的執著程度了.

藍影話才說完,藍風手中的刀子又出現了,看著就要割破東蘭璽的咽喉,藍影連忙伸手拉住他,"你干什麼?"

"你不是把他丟下了?"言外之意,他不是好人,所以把他殺了算了.

"把他丟下是希望他活著."雖然他要是真死了她也不會覺得怎麼樣,只是要他頂著紀傾然的這張臉死在她面前,還是有那麼點不爽的.

既然藍影這麼說了,藍風也沒有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的心思,把東蘭璽從灌木叢中拎出來,傷痕累累的模樣一瞬間露在藍影面前,叫她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

"你們來這里的目的是什麼?"藍風一邊問一邊用草藥給東蘭璽稍微重點的傷口處上藥,動作算不上溫柔,卻是極其的熟練.

"唔?你不知道?"藍影驚訝,這人怎麼連別人的目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就讓他們住進他家里?也不怕遭賊?

別說藍影驚訝了,藍風自己都吃了一驚,恍惚的好像記得自己看到藍影之後便沒了質問的心思,也下意識的逃避藍影會對他對他們做出不利的事情的可能,或者說……不在乎?莫名的不在乎,不在乎藍影會不會對他不利,不在乎任何東西,只要藍影就在他身邊,就在他不遠處,就與他在同一個屋簷下……

這種感覺,就好像前生在靈魂刻下的印記,即使到今生也無法將其遺忘.

有點玄幻了,藍風搖搖頭,暗罵見鬼,冷酷深沉的目光看向藍影.

"你知道第六塊板塊嗎?"藍影用消毒濕紙巾細細的把手每一個角落甚至是指甲縫都擦得干乾淨淨.

第六塊板塊?藍風眉頭蹙了蹙,"不知道."

黑暗聖經二十年前才被找到,而苗乾一族卻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經隱居在此,怎麼可能知道.

"唔……這樣啊."藍影站起身走到藍風身邊,在藍風微顯詫異的目光下,徑自從藍風包里翻出一包肉干,白皙的小手撕成小塊小塊的吃著,"我們就是來找第六塊板塊大陸的,有一張地圖,它所指示的板塊入口就是這里,所以我們都來了.對了,這附近有沒有什麼禁地密地之類的?"

"有是有,你想做什麼?"

"啊,因為有人偷了我的東西,我猜測應該就藏在這附近."藍影漫不經心的道,小口小口費勁的嚼著硬邦邦卻越嚼越香的肉干,像只在努力進食的無害小動物,異常的可愛純良.

"那個地方很危險,我不會讓你去的."禁地什麼的,隨便問一個乾族或者苗族的人都知道,所以藍風不指望藍影能夠永遠不知道,但是不讓她去他還是堅持的.

"真的麼?"藍影眨眨眼,水汪汪的美麗眼眸就這麼瞅著藍風,頓時叫他心髒不受控制的揪了揪,眉頭皺了皺.

"這里唯一的禁地就是位于北邊的那座黑山,好像被下了詛咒一般,靠近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也沒有人進得去,所以那里不可能是小偷的藏身之所."藍風想了想,問道:"你什麼東西被偷了?"

"要說的話,應該……算是我男人吧."藍影想了想道.把一切,從心到身體,再到錢財那些身外物都給了她的男人,除了她的東西這個身份之外,還剩下什麼呢?

藍影說完低下頭專注的啃著肉干,長長的睫毛如同蝶翼般輕顫美麗,腦子里迅速的算計著一道道方程式,目的所指那座奇怪的山.沒有看到藍風那一瞬間築起的比以往更加厚寒的冰山和肆虐的暴風雪.

夜幕降臨,天氣如同沙漠一般早晚溫差巨大,白天還入春一般溫暖的天氣,到了晚上便如同十二月的天,地上的水窪甚至都帶著薄薄的冰.

藍風一個人抗著依舊昏迷的東蘭璽遠遠的走在前面,四周散發的寒氣叫藍影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卻也不怎麼在意,拿出黑金色紙牌,黑桃皇後在指尖立體旋轉著,這女人又開始無恥的想著要調戲涼禮還是調戲單姜.

藍影還未決定是哪一個,黑桃皇後便突然亮起,把藍影措不及防的驚了下,一個沒注意,一腳踩進了帶冰的水窪,本來就冷冰冰的腳變得更加的冰冷麻木了.

藍影皺著眉頭甩了甩濕漉漉的腳,一邊嫌棄髒死了,一邊接受黑桃皇後上面在子牌的通話視頻邀請.

視頻一接通,入目的便是一副美男側臥圖,長長的貴妃椅上,美男穿著松松垮垮,險險遮住重點部位的紅綢浴衣,露出白皙健美充滿力量的雙腿,看不到明顯的肌肉,但卻絕對充滿力量的勁腰,開到了肚臍眼以下的領口松松垮垮的露出他白皙精壯的胸膛,胸前的美景就若隱若現,美男金燦燦的發帶著點水汽,紫眸神秘魅惑的半眯著,嘴角帶著性感誘人的微笑.

"影~"勾魂的嗓音輕輕的響起.

藍影卻只是腳步依舊不緩不慢的走著,看著視頻上讓人噴鼻血的一幕,淡定的挑了挑眉梢,"惑,你是在勾引我嗎?"

藍影直白的話讓那頭的端木惑微微怔了怔,然後坐起身,收斂了臉上勾人的魅惑笑容,看著她,紫眸滿是孤寂落寞,"影不喜歡嗎?"他好不容易才又鼓起厚臉皮送上門的.

不喜歡?這個沒節操的女人那雙正在上下打量著美男的'嬌軀’的眼睛是怎麼回事?她喜歡,只不過沒有必要罷了,她現在又不缺男人,而且自家男人身材也很好,隨她玩弄都不會反抗一下,

如果是之前的藍影,一定不會客氣的拒絕的,但是……

恍惚的憶起這個男人被注射了罌粟熏被她拒絕時那種仿佛世界坍塌掉,他縮在一個黑暗角落里找不到半絲光亮的樣子,像只受傷的鳥,把自己的腦袋藏在了翅膀下面,還有那滴淚,苦的叫她連心髒都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這個男人對自己是有影響的,不對,應該說這些男人,對自己的影響,在心中劃下的痕跡越來越明顯了,除去曲眷熾單姜睋椄O涼禮,被她拋棄卻依舊願意為她付出一切,一直默默守護不求回報的瑰夜爵,為她被囚禁在瑞比樂亞為她一句生氣和一口血滅了一個世界貴族的顧譯軒,為她算計王位到放棄王位,甯願死也不願意碰其它女人的端木惑,甚至是把自己皇太子的身份丟到天邊,一路裝瘋賣傻跟著她東奔西走的妖孽宮飛鳥……

她的一直難以起波瀾的空蕩蕩的心髒好像在不知不覺中被裝滿了,鼓鼓囊囊的,有點沉重和別扭,卻意外的讓她不覺得討厭.

許久之後,當她的男人們被璃兒折騰得死去活來活來死去,知道了紀傾然,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後,單姜甯O這樣總結的,如果藍影的心被厚厚濃重帶著一種擾亂人心的迷霧所包裹,那麼紀傾然是撥開重重迷霧找到那扇門的人,而璃兒找到了幸福的笑容推開了她心門的一條縫,然後由他們一個個的推開一點,直到裝得滿滿.三個條件,缺一不可.

見藍影久久不說話,端木惑紫水晶般的紫眸一瞬間仿佛蒙上一層霧氣,急忙出聲,"影,不要推開我,我不介意和涼禮他們一起陪在你身邊,我會很乖很聽話,絕對不會和他們爭寵打架,影……不要丟下我啊……"最後一句話,情緒仿佛一瞬間從天落到地,卑微如塵埃般的乞求.

自從上次藍影說要給他找個女人之後,他便一直有種自卑感,再加上藍影對待曲眷熾他們時和他時之間的那種巨大落差,更是叫他心中滿是恐慌,他之前多麼自信多麼瘋狂的想要得到這個女人,獨自擁有,然而到頭來他卻發現,他從來不曾站在主導的位置,這個女人一句話便可以讓他從天堂掉進地獄,他或者說他們,從來都處在她的掌心之中,他現在甚至是如此的渴求被他掌控.

而造成今晚的一切,完全的因為藍影的那句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她會帶單姜琤L們走,卻絕對會把不是她男人的人擯除在外,這個意識叫他如此恐慌,當然他也知道,即使顧譯軒宮飛鳥他們表現得再無所謂,他們也都在計算著如何插足藍影和涼禮他們之間,誰都不想被她拋下,誰都不想吶.

藍影看著他那雙美麗的紫眸,從激動焦慮到失望悲傷,紫色的流光漸漸黯淡,甚至那頭陽光組成般的金燦燦的發都仿佛黯淡了下來,心尖兒微顫,藍影有些不高興自己這樣簡單的被牽動的心,她明明是那樣的冷酷無情殘忍,是誰說過的呢?藍影的心是冷暖不定的,藍影的笑是一成不變的,藍影的愛是幻真幻假的,唯一確定的是,藍影翻臉是絕對不認人的.所以即使是璃兒,也不敢輕易觸及她的底線.

這樣的她,竟然這麼簡單的就被他牽動心房了,怎麼想都覺得有些不甘心,是一種莫名其妙被改變了的別扭感.

"嘛……真是的."在端木惑就要伸手關掉視頻的時候,藍影終于淡淡的出聲,語氣里滿是無奈,卻依舊是那樣的柔婉縹緲如天籟,"你真叫人不爽吶."

端木惑心髒驟然一疼,紫眸滿是灰暗,"對不起."果然,讓她覺得厭惡了……

"說了要勾引我,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動作呢?"藍影嘴角勾起笑.

"什,什麼?"藍影峰回一轉的一句話,頓時讓端木惑全身僵住,紫眸一亮,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她.

藍影挑挑眉,"聽不懂嗎?我正在等待你的勾引哦,快點動手吧,讓我看過癮了,就讓你去跟涼禮他們報到,怎麼樣?"

端木惑像是腦袋突然卡機了,好一會兒才每個機能重新並且快速的運作了起來,紫眸瞬間爆發出如同煙花般美麗燦爛的光芒,"真的嗎?"

"嗯哼."藍影含笑點頭,真是的,看到這家伙這副模樣她竟然跟著覺得開心了,連冷冰冰的腳和髒兮兮的鞋子都暫時被她忘記了.

得到勾引通行證的端木惑反而覺得害羞了,整個人僵坐在貴妃椅上,手指擰著松松垮垮的袍子一角,臉色越來越紅,心里不住的掐自己的大腿,尼瑪關鍵時刻害羞個xxx啊!剛剛的勇氣死哪里去了?這副羞射的小媳婦模樣是腫麼回事?啊啊啊啊啊啊--要命啊腫麼辦!他竟然羞射鳥!

藍影看了看近在眼前的部落大門,藍風正站在門口等她,藍影眨眨眼,"你再不動手,我就要到大庭廣眾之下了,我的撲克牌是沒有插耳機,也沒耳機這個功能的喲,還是說你想就這樣算了,或者在大庭廣眾之下表演呢?嗯?"←←這是威脅吧話說?!

"不要!"端木惑連忙出聲,他怎麼可能讓這個機會白白的溜走,他還想去跟皇後娘娘報告,還想看貴妃娘娘們憤怒的模樣,還想看心懷不軌企圖爬上龍床的宮女們臉色發黑嫉妒得要死的樣子呢!

不得不說,其實藍影小小的放縱和寵溺,完全是在助長端木惑那邪惡的得寸進尺沒臉沒皮的無恥心靈!這人都還沒啃到一口呢,就想著出去炫耀了,他也不怕像昨天的曲眷熾一樣被圍毆!

于是在藍影挑眉似笑非笑的眼神下,端木惑撅起優美性感的唇,羞射萬分的把本就開得很大的袍子給撩開了,骨節分明的手滑過肩部,滑過胸膛,滑過小腹,然後又回到胸膛.

別看端木惑以前是一星期換一個女朋友的花花公子,其實這貨根本連女人的手都被牽過,他根本不知道男人該怎麼樣勾引女人,所以他現在的動作非常的僵硬,而且完全是在模仿那些勾引他的女人的動作.

"親愛的端木惑童鞋,你現在是在撫摸一根木頭嗎?"藍影終是走進了部落,藍風走在她一步前,看到她拿著紙牌好像跟誰在說話,不禁下意識的想要看一看,只是被藍影指尖一動,黑金色的背面對著藍風,含笑的看著他,拒絕的意味相當的明顯.

藍風被拒絕了,只是抿了抿唇,沒有說話的走在前面,藍影在後面緩下了步子,周圍的乾族族人探出頭看她,卻並不敢輕易上前,生怕褻瀆了這個如同仙女一般的女人.

被嫌棄的木頭端木惑臉色一僵,看著藍影微微淡下的微笑,心中升起一股恐慌,心髒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深深呼吸了兩下,他突然站起身,把本就衣不蔽體的紅袍扯掉,露出白皙精瘦讓人覺得賞心悅目的身材,還有在藍影的目光下漸漸打起精神呈九十度垂直跟她打招呼的小小惑童鞋.

藍影腳步一頓,臉上表情一僵,鼻子竟然難得的有種熱熱的趕腳.

意外看到藍影這樣變化的端木惑童鞋越發的放開了,果然男人就是得用男人的方式,模仿女人神馬的簡直太挫了,挫爆了!

在藍影疑惑的目光下,端木惑對著撲克牌坐下,小小惑童鞋精神飽滿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幾乎把整個紙牌都遮擋住了,于是端木惑又往後挪了幾步,很沒節操的希望藍影看到全貌.

小小惑童鞋灰常的乾淨,長得也灰常水嫩好看,一看就知道沒有被汙染非禮過,打個比喻的話……就像意大利火腿腸(噗……).

噗……

藍影捂住鼻子,險些以為自己要噴鼻血了,真不愧是天生的人形移動春藥,這貨還真是非一般的誘人!

端木惑頓時覺得非常的自豪,也更加的自信起來,神秘魅惑的紫眸微微眯起,雙手在藍影目瞪口呆下開始動作,豔薄的唇輕輕的掀開,流瀉出魅人心魂的輕聲呼喚,"影……"

啪--!

有什麼東西斷掉了,藍影驀地伸手把撲克牌關掉,然後瞪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肩膀上的三毛,因為是雜草,所以藍影根本感覺不到它的氣息!

"嚶嚶嚶嚶嚶……"尼瑪干嘛關掉,小爺還沒有看夠呢魂淡!那個銷魂的美人喲~竟然當著美人主人的面做這種事,哎呦喂,主人豔福不淺啊!

被打擾了興致的藍影一巴掌把不知道說著什麼鳥語的三毛拍飛,再開視頻通話的時候就看到端木惑委屈著一張臉,幾乎快哭出來.

興致被打斷了,藍影才想起自己濕淋淋的腳和髒兮兮的鞋子,有些無奈的道:"算了,你可以去找涼禮他們報到了."

藍影幾乎可以看到端木惑那頭金燦燦的發一瞬間仿佛鍍上了金片,閃閃發光幾乎閃瞎她的眼睛……

收起撲克牌,藍影嘴角勾起笑,嘛……似乎這樣也不錯,至于她的男人之間的關系,他們總能處理好的.

那邊,被正式收入後宮的端木惑抓起地上的紅袍興奮的跑了出去,大廳內除了又跑去睡傳說中的美容覺的宮飛鳥所有人都在,在玩藍影給的撲克牌上面的聯機游戲,看到端木惑出來,所有人要麼鳥都不鳥他,要麼眼角一掃,嫌棄的看著他的紅衣,尼瑪一個西方男銀頂著一頭金發穿東方古代的衣袍,不倫不類像個什麼樣子.

"皇後娘娘!"端木惑湊到一臉面癱的涼禮身邊,涼禮正面無表情的看著牌面,兩個大拇指卻極快的在牌面上的游戲觸屏鍵上跳動,眼角都不給端木惑一個,于是端木惑又喊了聲,"管家大人!"

這下涼禮有反應了,冒出幾個字,"打擾我玩游戲,兩百萬."

如果是之前的端木惑肯定要吐槽一番,可是現在他是藍影的人啊,反正以後錢都是要交給涼禮管的,自然也就不在意了,而且他現在是好心情,涼禮說兩千萬他也二話不說的刷給他!

"影說了,讓我來跟你報到!"

卡--

游戲一瞬間全部暫停了一小下,一人被扣了幾點,涼禮這才抬起腦袋,面無表情涼涼的看著他,"報到什麼?"

端木惑笑得十分燦爛,燦爛中帶著很欠扁的邪惡,"報到我和你們一樣,入住影的後宮啊."

"啪--"

"啪--"

"啪--"

"……"一張張撲克牌意料之中的傳來一聲聲炸裂聲.

gaveover全軍覆沒!

頓時大廳內一陣噼里啪啦此起彼伏的慘叫聲,端木惑覺得此時他是痛苦並快樂著!

比起因為被安上不要臉勾引人家老婆的險些被集體抓起來浸豬籠的端木惑,身為沒有原則的被勾引者的藍影卻是幸福得多了.

回到藍風家里,藍影看到藍風家的大院里有很多武士在練武,鏗鏘有力的一招一式,看起來並不是花拳繡腿,不過相比于她的曲眷熾單姜琤L們倒是弱上許多,也許是因為他們與外界隔絕太久,不知道現在他們用拳腳功夫之外,還有更加高科技的冷兵器存在.

不過這與她無關,明天她有自己的計劃,沒時間跟他們折騰.

走進屬于她房間的走廊,遠遠就聽到了顧小毛笑得歡快的聲音,藍影挑了挑眉梢,推開門,就看到左珞壓在顧小毛身上撓著他癢癢,顧小毛可愛的長頸鹿睡衣已經因為扭動的身子而撩到了小肚子以上,而左珞穿著白襯衫,扣子並沒有扣,露出小麥色的上身……

藍影站在原地看了好一會兒兩個人都沒有發現她,不知道是因為玩得太起勁了還是藍影存在感太低了,不過藍影這家伙的存在感從來沒有低過,所以……是這一大一小完全處在二人世界之中?

藍影沉默了半響,思考是要把左珞掐死還是把顧小毛掐死,搞得這麼曖昧,身為媽媽的藍影應該把這不知道萌芽沒萌芽的基情給掐滅沒錯吧?

"我說……"藍影柔婉的聲音響起,頓時把玩鬧著的兩人給嚇了一跳,顧小毛看到是藍影,頓時從左珞的懷里跑出來撲過去抱著藍影的腿.

"媽媽~!"你聽,軟濡軟濡又帶著脆感的聲音果然很容易讓怪蜀黍起猥瑣的心思沒錯吧!

藍影摸摸他的腦袋,看向摸著鼻子的左珞,"你怎麼在這里?"

左珞摸著後腦勺笑得有些尷尬,說實話他也不知道在尷尬個什麼東西,"那個……因為房間不夠,所以我和小毛住一個屋子……"

"你去睡院子."藍影溫柔的微笑著道.

"……哈?"左珞嘴角抽了抽,"不,不是吧?"

"沒錯喲."

"為毛?!"左珞跳起來,"外面很冷耶,而且我這麼英俊瀟灑怎麼能睡院子,不行!"萬一被這里的猩猩女猥瑣襲擊了這麼辦?!

"要麼去跟莫洛左翼或者當家的睡,要麼你就睡院子."基情都是從睡覺發展起來了,她要堅決扼制,她兒子絕對不能被人壓!

莫洛左珞童鞋最後悲戚戚的在走廊里打地鋪,當家的他不熟,而他哥……得了吧,一定會一巴掌抽飛他的!真是歹命啊嗚嗚……話說他到現在都沒搞明白藍影為毛不願意讓他和顧小毛一起睡,明明看到他們兩個玩得很好的!他本來還期待晚上顧小毛可以代替他可愛的軟綿綿的抱枕的說!

真是無情的女人!

左珞咬著被子,看著緊閉著的溫暖的兩個房門,心中無限內牛著漸漸進入夢鄉.

午夜時分.

清夢中,好像有什麼軟綿綿的像草一樣的東西從他臉上爬過,左珞嘟囔一聲正想翻身,卻在下一秒驀地被一腳踩在臉上,踩醒了.

左珞苦逼著一張臉,眼角掛著淚珠的從地上爬起來,然後看到那個踩了他的身影拉開了藍影的房門,走了進去……

------題外話------

jq無限神馬的……要用票票砸出來喲親~!讓爺向兩顆鑽進發吧親們!五分五分五分……評價票月票……無限碎碎念中……

上篇:V53沒有節操的溫泉    下篇:V55SM神馬的真的好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