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55SM神馬的真的好嗎?!   
  
V55SM神馬的真的好嗎?!

g,更新快,無彈窗,!

藍影正裹著厚厚的棉被進入冬眠狀態,空氣中少許的波動讓她只是下意識的把腦袋又往棉被里縮了縮,除非有人對她有越軌的舉動,否則地震把屋子壓塌了藍影都不會醒,這一點即使是璃兒也覺得相當的無奈,總是懷疑會不會有一天她從異世界回來,藍影已經被別人埋了,上面還插著墓碑,寫著xx之墓……

好吧,誇張了,其實細胞感覺到不適,產生危機感的時候,藍影就算不醒,身子也會自動啟動防禦系統的,畢竟獅子就是獅子,睡著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綿羊.

只是……

這一次貌似有點特殊.

黑暗中,一抹細小的碧綠從門縫里鑽了進來,扭動著四條細小的小觸須爬到藍影的胸前,小觸須伸長到藍影的鼻下,揮動著,好像有什麼煙塵跑了出來,在藍影呼吸間全部吸進了體內,頓時三毛興奮的四肢亂顫,然後連忙跑出去,下一秒,藍影的房門刷的,被打了開,然後又關上.

高大的身影籠罩在包成繭的女人身上,然後慢慢的上前,沒有人看到黑暗中男人的表情和他接下去的動作完全不同,表情有些扭曲發紅,神情驚慌又羞恥,手腳卻仿佛被操控了一般朝女人走去伸去.

把女人從溫暖的被中挖出,男人額頭滿是汗水,嘴張了張,卻說不出一個字,藍影身上的浴袍大大的,松松垮垮,因為睡覺而把束縛的內衣給脫了,所以此時那誘人的嫩白在黑暗中若隱若現著,而也正是因為在黑暗中,男人並看不到,手被操控著往不該覬覦的地方而去,碰到的綿軟叫他下意識的想把手縮回來,然而卻不受控制的越發的放肆了起來.

他覺得他此刻就像在猥褻天使的惡人,可是身子卻不受控制的燃燒起來--

"你在干什麼?"藍影柔婉卻冰冷的聲音忽的在黑暗中傳來.

"……抱,抱歉."男人低沉帶著顫抖的聲音響起,連他自己都怔了怔,竟然可以出聲了!

"可是你的動作並沒有在表達任何歉意."捏!還捏!尼瑪夠了!

"我也沒辦法."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藍影醒了的關系,這男人竟然覺得輕松了不少,至少他不會覺得自己像個在猥褻睡美人的變態.

"莫洛左翼!"藍影壓低了聲音怒吼,尼瑪另一只手往哪里放?!

"在!"莫洛左翼自己都被嚇到了,因為另一只手竟然不受控制的朝藍影的秘密花園伸去了,不過他也才發現,藍影竟然只開口沒動作,"你怎麼了?"

"唔……"動得了還有你放肆的機會?藍影有些無奈的發出性感的聲音,人總是這樣,身體和思想總會背道而馳,雖然這貨在男女之事上面是很有原則的,但是面對這樣無法抵抗的挑逗,藍影還是很沒有節操的起了反應,難道是禁欲太久了嗎?

"……你有感覺嗎?"莫洛左翼有些激動的問,胯間讓他覺得無比羞恥的反應去察覺到指尖的濕意時,瞬間拋到了九霄云外,話說這一切都不是他的錯啊,藍影不也被動了手腳嗎?

藍影皺著眉頭,全身癱軟無力叫她很是不爽,腦中已經漸漸的浮出肇事者的身份,除了那顆雜草三毛還有誰能無聲無息的給她下套子?也除了那顆思想不健康的雜草還會有誰老想著把她和誰那個了?!

"三毛,別太過分了."藍影柔婉的聲音滿是冰冷,再下去,可就碰到她的底線了,如果她現在沒有曲眷熾沒有涼禮單姜,或許她能把莫洛左翼當成床伴,但是現在她是有男人的,他們不是她的床伴,而是相當于老公的男人,而老公,是用來愛的,不是用來背叛出軌戴綠帽子的.

"嚶!"躲在某處的三毛被嚇得觸須僵直,牽在手中的東西也啪的一聲斷掉了.

莫洛左翼一瞬間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他的手腕腳腕處離了開,還未等他反應過來,藍影嚇人的眼神已經掃了過來,"你還想在里面呆到什麼時候?"他的手指……

莫洛左翼連忙抽回雙手,可以動彈的身子因為反應過大而往後坐了去,手擦過她的腿部,冰涼刺骨的寒意從指尖瞬間傳來,讓莫洛左翼怔了怔,好冷……

"你可以出去了."藍影淡淡的道,仿佛方才令人尷尬的事情並沒有發生,事實上她准備去找肇事者麻煩,連她都拿其沒辦法的三毛,莫洛左翼又怎麼能反抗得了,所以淡定放過他了.被乾淨的男人摸兩下其實也沒什麼,這才是沒有節操的藍影的無恥的真實想法!

莫洛左翼卻沒有動,出乎意料的伸手,小心翼翼的探向了她的腳,大腿處也是冷的,小腿更是冰冷,甚至到了腳丫子,根本就像冰塊一般的冷,怎麼會這樣?黑暗中,藍影沒有看到這個男人眼中的慌亂.

"你在干什麼?"藍影皺了皺眉頭,對莫洛左翼對她的腿的摸摸碰碰有些不爽.

"為什麼……會這麼冷?"莫洛左翼有些干澀的問道,在他的理解范圍之內,活的人體是絕對不可能體溫降到這種程度的低,只要血液在循環,那麼就絕對不可能,除非下肢癱瘓死去……

"正常現象罷了."三毛給她用了未知的身體麻醉品,而且因為她的能力而給她用了比常人多上20倍的量級,讓她身體大部分細胞都處于一種仿佛被凍結一般的狀態,她要解凍,需要時間,盡管這冰冷刺激的她好好的頭部神經難受的要死,所以說,三毛,你就等著喂牛吧,玩得太過火了!

天知道這女人最怕的就是冷!

莫洛左翼沒有出去,出乎藍影意外的,這男人站起身,用被子把藍影包裹起來,卻並沒有離開,而是跟著藍影一起鑽進了被中.

"你……"藍影驚訝的被男人摟進懷中,更驚訝男人如同火一般溫暖炙熱的體溫.

"這樣會好一些嗎?"莫洛左翼把藍影冰塊一樣的雙腿夾進腿間,冰冷的溫度也沒能讓他瑟縮一下.

"……"藍影有些怔住.明明只是還算熟悉的陌生人……

"嗯?"不確定這個方法有沒有用,霸道的男人眉頭皺了皺,大半夜的他又不能跑去跟藍風要熱水(你不能指望好幾十年前就隱居在山溝溝里的銀有熱水器13-看-網其它的,單單他一個大男人大半夜從藍影屋里出來,都足夠毀壞藍影的名譽,更何況還有唯恐天下不亂的炙焰雨茉莉……

"……好些了,謝謝."糾結了兩秒鍾,沒有節操的女人又開始發揮她的無恥,理所當然的把人家當成暖爐,舒服的眯起眼,真是舒服啊,果然是陽剛的男人,這下應該能解凍的快一些的.

翌日,天邊才翻起魚肚白,乾族族長的家中乃至整個乾族都開始熱鬧喧囂了起來.

懷抱香軟的男人也終于緩緩的睜開了眼,眼圈下帶著淡淡的青色,凌晨三點左右藍影的體溫才漸漸的提了上去,身子也不再那樣僵直,最後他也終是藍影那緩緩的極香的呼吸下睡了過去,身子一瞬間變得有些燥熱,莫洛左翼小心翼翼的放開藍影,想著趁著現在其他人大概還沒有起來,不會發現的情況下逃離犯罪現場,免得又出現什麼詆毀藍影名譽的話語,不過,他顯然小巧的命運的惡作劇.

莫洛左翼門才拉開一條縫,就看到了不成器的礙眼的弟弟莫洛左珞,而在走廊打地鋪的左珞童鞋只是想確定昨天自己被一腳踩醒然後看到有人跑進藍影屋里,是做夢還是真實的,哪里想到竟然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可怕的大哥,頓時一張見鬼般的驚恐至極的表情出現了.

"啪!"一把銀質精細小巧的槍指著左珞的腦袋,莫洛左翼十分淡定的從藍影屋內走出,然後合上門,狂傲不羈深邃沉穩的目光看著舉著雙手投降的弟弟,低沉的嗓音緩緩響起,"你在做夢."

夢見你和藍影有一腿嗎?!左珞童鞋腦子里的小人瞬間吐槽,面上卻像個乖孩子一樣連忙點頭,"我在做夢!"

"哼."莫洛左翼收起槍,雄赳赳氣昂昂的邁著軍人一般剛正鏗鏘的步伐轉身離開了,卻忘記自家弟弟最讓人厭煩的,不是他的痞里痞氣,而是……

大嘴巴!

左珞乖乖的目送完哥哥離去之後,連忙掏出手機,卻發現沒有信號,所以不能通知團員們團長夫人跟自家老哥勾搭上,他有可能升級為團長夫人小叔子的喜事,于是興奮的團團轉的左珞童鞋把目標轉向了被吵醒,剛剛拉開門的顧小毛小盆友……

時間滴滴答答過去,藍風等人已經准備完畢的要前往決賽現場了,藍影才眯著眼睛姍姍來遲,看起來困頓不已,對炙焰雨茉莉的挑刺戳人完全當成了耳邊風,沒有人注意到,掛在她長發掩蓋里的三毛正苦逼著一張外人看不到的臉,扯著手中連接著藍影每一個細節的看不到的線.

直到乾族幾乎走光,只留下沒有戰斗力的老人婦女和小孩,還有一小隊看守家園的年輕人,藍影的房門才打開,露出勾著淺笑,笑得溫柔如暖春的女人.

吶,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神馬的,不是只有你會玩哦~!

腳下一動,風在腳邊卷起小旋風,眨眼間只剩下幾粒塵埃在原地打轉.

位于北面不屬于苗族,也不屬于乾族的禁地黑山,仿佛由煤炭組成的一般,光禿禿的沒有見到任何一棵綠色的植物,僅剩的也是適應力極強的小型針葉灌木,卻也是呈黑色的.

藍影隱蔽了氣息,繞著外圍走動了一圈,果然發現邊上有不少的攝像頭和密道,如果不出所料的話,這一切的主謀一定藏在這座山里.

第六塊板塊這個東西,到底存不存在都需要重新想想了.

輕易躲過攝像頭,藍影隨便找了個密道進去,拿出撲克牌做照明,太陽能神馬的,果然當初制作的時候想到是完全正確的.

密道並不潮濕,反而異常的干燥,甚至越走到里面越發的熱起來,而且隧道是往下走的,這里極有可能是一座活火山,下面的岩漿滾滾都將土地里的水分給蒸發了,難怪寸草不生,當然,也有可能是岩漿里存在什麼有毒物質,以至于這座山沒辦法像日本富士山那樣的櫻花滿布,綠樹菁菁.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拐角處傳來了腳步聲,還有些距離,藍影卻並不打算躲,不動聲色的依舊往前,然後站在拐角處等人來.

影子伴隨著火光而來,藍影眼眸一眯,手平直如刀的就要砍下去,卻被來人反應迅速的擋住了,藍影有些驚訝來人的身手,而來人更是被藍影給嚇了一跳.

"是你?!"

藍影眨眨眼,放下手,有些驚訝這人竟然會是他.

銀紅色的卷發無論何時都是那般的閃耀,戴著一個黑色眼罩的男人深色的藍眸有些複雜的看著眼前的女人,"你怎麼跑到這里來了?"

"唔,大概和你的目的差不多."藍影漫不經心的應道,看著手中的紙牌心想要不要把夜視熱能掃描系統打開,這功能當初裝上去的時候就覺得有點廢,以她的五感,人來了她會聽不到嗎?不過現在看來貌似還是打開比較保險,誰知道會不會又出現像昨天那樣的情況,竟然被三毛不知不覺中封閉了五感,雖說後面根據顧小毛的翻譯,那麻醉品是三毛體內自動生成的防衛氣體,全世界不可能有第二個三毛,所以根本不具有危險性.

炙焰雨炫麗眼角閃過一抹嘲諷,"你又知道我的目的是什麼?"

"嘛……"藍影無所謂的聳聳肩,"我想炙焰雨炫麗不會沒注意到這一切的古怪吧,不過這樣迫不及待一個人只身闖入虎穴倒不像你的風格啊,是因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快要發生了嗎?"

炙焰雨炫麗臉色微變,看著藍影的目光微微的冷了下來,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叫人覺得討厭.白皙的指尖不受控制的撫上左眼,又來了,又開始發熱了,強烈到產生了痛感,這個女人……該不會就是他的……

"你要跟我分道揚鑣的走嗎?"藍影走了幾步,發現炙焰雨炫麗沒有跟上,勾著唇角淡淡的問道.

炙焰雨炫麗臉色難看神色複雜的看了藍影一眼,垂下腦袋慢慢的跟上,既然已經遇上了就沒必要分開,誰知道里面會不會有什麼陷阱危險,這個身為引路者的女人擅自闖進這個地方,不把她放在他身邊根本放心不了.他是為了第六板塊,可不是為了這個女人.

"對了,我大哥還有琠M阿熾他們知道你跑到這里來了嗎?"藍影一邊摸了摸土質的牆壁,一邊問道.

"你覺得如果他們知道,現在會只有我們兩個在這里嗎?"炙焰雨炫麗有些諷刺的道,他沒想到她會在這里,可不代表她的那些男人們會不知道呢,能夠讓那些優秀的男人把她當成心中最終于的神,這女人,還真是厲害啊.

不過他怎麼看都有種那些男人愚蠢至極了,才會願意和其它男人一起擁有一個女人,其實他們是被她耍的團團轉了吧?在他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里,可從來沒有分享這個詞,更何況這個東西還是女人呢?

"你的語氣讓人很討厭."藍影微笑著道.

"你的語氣同樣讓人很討厭."炙焰雨炫麗如出一轍的微笑著道.

所以說,同性相斥這一條真心沒那麼容易化解吶.

一路無語,拐過無數的彎道,一道岔口出現了,六條一樣黑漆漆的隧道出現在眼前,每一條上面都寫著字,分別為:天道,人道,阿修羅道,畜牲道,惡鬼道,地獄道.

"哇哦~"藍影挑了挑眉梢,"跟我們玩六道輪迴的游戲嗎?總覺得好像早就做好迎接我們的准備了,真是叫人覺得厭惡的認知吶."藍影聳聳肩,嘴角勾得的越發的高了起來,怎麼看都像躍躍欲試的樣子.

炙焰雨炫麗眉頭微不可查的動了動,這個世界的神話故事和那個世界不同,自然不存在什麼六道傳說,只是看著那些名字都覺得有種不詳的感覺.不過這並不妨礙他的選擇.

"哦勒?"藍影有些驚訝跟著自己一同朝地獄道邁進的男人,她完全是因為地獄道是六道中最痛苦難闖的,而這個男人的話……該不是只是隨便選一個的吧?

別說藍影驚訝,炙焰雨炫麗也有些驚訝藍影的選項竟然和自己一樣,他選擇地獄道的原因完全是因為在地獄道中感覺到了不少人的氣息,既然主要是要找到三十年前來這里的女人,那麼就要走有人的路不是嗎?

所以說,不知道地獄道是什麼東西的炙焰雨炫麗,一定會後悔的!

炙焰雨炫麗不問,藍影也懶得說,地獄道里當然會有人,而且不止是一兩個,甚至……不是單純的人呢.

一入地獄道,周圍的空氣仿佛一瞬間變得凝固了起來,腐爛和血腥味慢慢的飄了過來,一種越發不詳的感覺襲上了心頭,炙焰雨炫麗眉頭皺了皺,看著前面走得毫無壓力的藍影,還未來得及出聲,兩人腳下忽的一空,咻的往下掉了去.

如果這麼輕松就中了陷阱的話,那麼炙焰雨炫麗就不是炙焰雨炫麗了,手中不知道何時出現了幾把刀子,一把插進了牆壁,甚至13-看-網的拉住了藍影,一時間兩人掛在空中搖搖晃晃著.

藍影低頭看了看身下滾燙燙的岩漿,再看了看拉著她的炙焰雨炫麗,眼睛眨了眨,"你不放手的話,遲早會跟著掉下去的哦."說起來炙焰雨炫麗會反應這麼快,還撈她一把,還真是有點出乎意料,貌似兩人對對方都沒什麼好感.

回答藍影的是炙焰雨炫麗拼盡全力的一丟,藍影在空中翻了個身子落在了陷阱邊上,往下看就可以看到炙焰雨炫麗即使狼狽的抓著匕首在空中晃悠,也依舊風華絕代的樣子,那頭銀紅色的卷發竟比下面咕嚕嚕的冒著泡的岩漿更加的耀眼.

于是,剛剛被人救了一命的女人很悠閑的蹲在邊上,純良無辜的眨眨眼,"需要我救你嗎?"她還真一點兒出手救人的意思也沒有!

"不需要."炙焰雨炫麗看了藍影一眼,溫潤的嗓音帶著些冷意,身子忽的動了下,腳朝牆壁踢了下,看起來極其輕松的就翻了個身子上來了,銀紅色的發在空中蕩起一個炫目的弧度,叫藍影沒節操的吹了個口哨,不愧是她欣賞的男人,真不錯,雖然這句話真有點馬後炮的嫌疑……

對于藍影沒節操的口哨,炙焰雨炫麗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臉上依舊是和藍影如出一轍的淡然微笑.

既然已經進來了,自然沒有後退的說法,而恰好這一男一女也都是一條路走到頭也不回頭的人,就算這一開場就來的危險已經提醒了他們後面的路會有多艱辛,兩人也依舊從容優雅的越過地下的洞朝里面走了去.

走了幾分鍾,意外的沒有發現其它的任何陷阱,倒是越來越熱了起來,藍影走著走著,一下子脫外套,一下子紮頭發,最後又從包里翻出了一瓶水,睨著眼看著旁邊明明已經汗流浹背,卻完全沒有要把那頭卷發紮起來的男人,藍影難得好心的湊過去,"吶,你不熱嗎?"

炙焰雨炫麗側頭看了脫了外套里面是小吊帶和熱褲的女人,那頭長長的烏發被紮了起來,露出一張巴掌大的鵝蛋臉,白皙細膩的肌膚上帶著晶瑩的汗珠,即使是他這麼近的距離看,也看不到任何的瑕疵和油膩,意識到自己想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方,炙焰雨炫麗收回目光,淡淡的應了聲,"熱."

怎麼可能不熱,這可是離岩漿不足五十米的地下!

"那你是什麼東西紮頭發?"藍影眨眨眼,忽的把水塞回包里,快速的走到了炙焰雨炫麗身後.

"……你干什麼?"感覺到自己的頭發被一把揪了起來,炙焰雨炫麗皺著眉頭連忙伸手按住險些掉下來的眼罩,卻又因為頭發在人家手上而回不了頭.

"別動."藍影手上動作很快,三兩下就把炙焰雨的腦袋弄成了馬尾,用一條黑色鑲鑽的蕾絲緞帶給紮了起來,然後還弄成了……蝴蝶結!

"這樣就不熱了吧."藍影把兩個手放在身後,笑得特別的溫柔聖潔,其實她心里已經笑翻了,炙焰雨炫麗形狀特別漂亮的臉部輪廓,再加上漂亮的深藍色的眼眸,挺直的鼻子,淡色的薄唇,完全就是一張美人臉,再加上那個神秘的眼罩……好吧,因為炙焰雨炫麗畢竟不是宮飛鳥那雌雄莫辯的妖孽,所以蝴蝶結還是顯得有些不倫不類,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藍影才那麼嗨皮啊!

果然,沒錯看到炙焰雨炫麗那好像盜版了她的笑容似的臉,她就想狠狠蹂躪蹂躪蹂躪……捉弄捉弄捉弄……

本性神馬的,貌似她從來都不曾遮掩過的哦!

這里沒有鏡子,所以炙焰雨炫麗根本不知道自己頭上被紮了個非常不和諧非常女性化的蝴蝶結,否則他現在就不是只是這樣靜靜的,仿佛有點受寵若驚的樣子了.

脖子上的清涼和輕松讓炙焰雨炫麗怔了怔,看著藍影笑得眉眼彎彎的樣子,心髒忽的不受控制的漏跳了一拍,左眼傳來的熱度卻叫他很快回神,勾起淡然溫雅的微笑,其中多了的幾分真實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走吧."

藍影點點頭,時不時的看兩眼炙焰雨炫麗的腦袋,忽的想到了什麼,出聲道:"三千萬,記得出去刷給我."那條緞帶上面可是鑲了鑽石的,而且純手工制作哦,本來打算做來送給璃兒的,不過藍影把她拿來坑人了.

"……"炙焰雨炫麗嘴角徒然一僵,該說真不愧的涼禮帶出來的嗎?

前面出現的石門中傳來了若隱若現的火光,藍影聽到里面有各種石器碰撞的聲音,還有濃濃的腐爛血腥的味道傳來,指尖驀地出現了一派普通紙牌,藍影停在了原地.

藍影突然停下的腳步讓炙焰雨炫麗一瞬間也跟著警惕了起來.

那邊開了縫的石門緩緩打開,而藍影和炙焰雨炫麗身後卻突然從頭頂落下一道石門,斷絕了兩人的後路,只可惜兩人非但沒有絲毫害怕,反而勾起了一模一樣興奮嗜血的笑容,兩人忽的下意識的看向對方,然後看到對方嘴角一模一樣的笑時,頓時僵住,然後收斂,所以說啊,盜版什麼的真的很討厭!

石門打開,露出的竟然是一排排的劍,腦袋距離頂部只有幾厘米,別說跳了,踮個腳都可能撞到凸出來的石頭,前有狼,後沒路,這下怎麼辦呢?

藍影把紙牌呈扇狀打開,然後開始扇風,一副等著炙焰雨炫麗解決的模樣,真的相當的無恥和欠扁.

一般遇到這種事情,藍影真不應該對救命恩人這樣袖手旁觀的,但素腫麼辦?藍影水汪汪的大眼眨了眨,她很想看這跟她屬性有點類似的男人被虐啊!果然,同性相斥了卻還走在一起的後果就是越發的相斥,然後……升起變態的sm心理?

------題外話------

感謝zyy881215親送了4顆鑽鑽,懶猴娃親送了11朵花花11顆鑽鑽,xqyzj親送了111朵花花,微笑離開親送了1朵花花,寞言殤親送了6顆鑽鑽1106朵花花,shalianer1親送了1顆鑽鑽2朵花花,流光似夢往事如歌親送了1朵花花,藍軒紫月親送了1顆鑽鑽,紅豆蠱親送了1朵花花,貓頭wing親送了10顆鑽鑽,真的很感謝也很感動親們的支持,特別是寞言殤親為了讓蘋果能夠上榜這樣努力,也終于因為寞言殤親的這樣支持,蘋果終于上了鮮花榜嗚嗚……內流滿面,本來還因為親們的冒泡越來越少而低沉的熱情頓時被燃燒了起來,蘋果該腫麼樣表達俺的心情捏?!二更吧明天……蘋果爭取兩萬更嗚嗚……

上篇:V54燕福不淺也是錯    下篇:V56我是藍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