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58Dear傾然   
  
V58Dear傾然

g,更新快,無彈窗,!

"所以,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你嗎?璃兒."藍影看著那一身華麗黑色的美人,嘴角緩緩的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頓時叫璃兒心尖兒一顫,往後退了兩步.

"一切純屬意外."璃兒表示.

"那這意外造成的一切後果,都由你來承擔嗎?"藍影看了眼已經昏過去的女人,看著璃兒道.

璃兒臉色有些難看,卻又沒有辦法,都是她的疏忽才造成這一切,不管是藍影的男人受到的傷害,還是這個迷戀著藍影的女人變成這幅模樣,都是她的錯,既然是她的錯,那麼她就不會逃避藍影的怒火,因為她的璃兒,屬于藍影的璃兒.

璃兒正想開口,卻突然被一道男聲打斷了.

"影……"藥效漸漸退去,腹部的傷口也已經因為藍影的異能而漸漸的愈合了起來,單姜琝什_身子,美麗如夏夜星空的眸子看著藍影,"放過她吧."

"是啊,就此結束吧,這件事."曲眷熾扶著樹費勁的站起身,如豹般的眸子掃過地上的女人,落在藍影臉上.

不止是單姜琠M曲眷熾,其他人一樣是這樣的想法,那個女人是藍影,只是不是他們的藍影,她也不過是一個愛上藍影的女人,為了藍影甚至不惜放棄國家,離開用自己存在的國度,如果不是因為璃兒把人送錯了時間段,也許她會和藍影是閨蜜,而不是被時間的折磨扭曲成這個模樣.

他們都不是好人,不可能因為對方是女人就心有不忍,而是這個女人實在和藍影太過相像,如果就這樣殺掉,總覺得有點可惜,如果她還在自己的國家,她必然能夠和藍影一樣得到幸福的.

藍影看了她的男人們好一會兒,看向臉色緊繃的看著她的璃兒,最後只是留下一句話便朝瑰夜爵走去了.

"把她送回去."送回到屬于她的世界.

璃兒驟然松了一口氣,藍影消氣了,真是太慶幸了,不過這女人也被虐的夠慘了.不過……璃兒目光掃過這幾個輕易影響藍影的男人,大大的貓眸中泛著微微的冷意,很好,這些就是取代了紀傾然,讓藍影停下腳步的人?長得倒是不錯,但是,如果光憑長相就想得到她璃兒的認可,那就太可笑了.

一群男人的視線都跟著藍影,沒有注意到已經帶著女人不見的璃兒,唯一注意到的炙焰雨茉莉和炙焰雨飄飄驚恐的瞪大了雙眼.

藍影扶過瑰夜爵,坐在地上讓他的腦袋放在她的大腿上,撫過他蒼白過瘦的臉頰,藍影很確定自己心疼了,就像她看到曲眷熾和其他人受傷會不高興那樣,她心疼了.

手中凝聚著除了她自己沒人看得到的柔光,藍影將它推入他的體內,瑰夜爵一瞬間全身僵硬起來,額頭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迅速的冒出冷汗,除了已經見識過的單姜琠M曲眷熾之外所有人都不明所以,而曲眷熾一瞬間極度難看起來的表情卻讓他們注意到了.

"影在做什麼?爵怎麼了?"端木惑對事情始末不是很清楚.

"你知道什麼?"單姜甯搧萓捲窒K難看的臉色,一瞬間抓住了重點.

曲眷熾雙拳緊攥,他想要上去把藍影拉到一邊,讓瑰夜爵去死算了,比起藍影的生命,其他人甚至自己又算什麼?可是不行,藍影不會允許自己這樣做,也不會高興的.

"知道什麼?呵……我知道影在用她自己的壽命給瑰夜爵治療."憑什麼要自己一個人心疼?藍影他們也有份不是嗎?曲眷熾扯扯嘴角,說出這句讓所有人臉色驟變的話.

"恩啊~!真是一群不華麗的男人."把人送回去又回來了的璃兒帶著冷意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種鄙睨天下的傲然.

璃兒一向存在感如同帝王一般的逼人,那一身黑色華麗誇張的只有在t型台上才可能會出現的狐裘,高高鑲鑽的高跟鞋,緊身的黑色皮革褲包裹著兩條細長筆直的腿,如同模特兒一般完美的身材,一頭柔順筆直的發高高的紮成馬尾,露出一張讓天地歎然失色的絕色面容.

而此時那張完美的面容上帶著冷意,大大的貓眼看著他們,宛如帝王在俯視她卑微的臣民,帶著幾分嫌棄和探究,仿佛在界定商品的價值.

不得不說,這樣的目光對于這些驕傲的男人來說,都是不舒服的,但是鑒于這個女人和藍影之間還尚未知的關系還有那玄幻至極的能力,所有的不爽暫且壓在心中.

"請問,這位小姐你是……?"顧譯軒柔和的嗓音讓人有種如沐春風,吹熄了火氣的感覺.

璃兒看著眼前的男人,上等的長相,上等的身姿,上等的教養,但是這種人在她看來多的是.

"我是璃兒,藍影的監護人."雖然只是沒有實權的監護人,嘛……總覺得有點不爽,為毛藍影身為她的監護人有實權,自己卻沒有呢?!

璃兒的話著實讓男人們吃了一驚,藍影的監護人?也就是說這個女人是在屬于藍影的那個世界里的親人?有種很微妙的感覺,像是見到了外星人丈母娘的那種感覺!

"璃兒,夠了,我還沒有原諒你."藍影淡淡的一句話過來,頓時叫璃兒感覺一盆冷水從天而降把她淋了個透心涼.

時間滴滴答答過,太陽升了落落了升,即使再不願意,也被生生的翻了一頁又一頁.

藍影失蹤了,也不算失蹤了,只是唯一一個知道她的下落的女人不願意告訴他們她到哪里去了.

陽光普照,帶著水珠的花朵們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越發顯得晶瑩剔透,美麗萬分.

黑色華麗的貴妃椅被擺置在花園中,一抹黑色的如貓一樣的身影慵懶的蜷縮在上面,她四周的玫瑰詭異的比其它的都長得高,也開得茂盛,紅豔欲滴的妖嬈綻放.

好一會兒,她才緩緩的掀開一條縫,看著已經守在莊園門口五天五夜的男人們,一道寒光劃過,薄豔的唇微微的抿了起來,帶著一種莫名的不悅,很好,很有毅力,為了知道藍影的下落竟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但是這不代表他們就可以讓她認可,並且心甘情願的把藍影交給他們.

藍影身邊有過多少人她清楚,那些男人愛藍影愛得有多瘋狂她同樣清楚,既然同樣是不顧一切的用整個生命去愛,那麼他們憑什麼脫穎而出?憑什麼讓藍影對他們特別?憑什麼替代紀傾然?

恍惚的想起那個花了二十年讓她真心認可,並且接受他插入她和藍影之間的男人,那張清秀乾淨的臉上綻放的如同純淨無暇的雪蓮般的笑容,那樣的純粹,明明那麼弱小,卻用生命燃燒了他自己,讓藍影看到最美的他,那個男人讓她震驚,讓她欣賞,二十年的時間,她看著紀傾然一步步的為藍影所做的一切,可到最後因為一步之差而與藍影擦身而過,陰陽相隔.

而這些男人,又憑什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得到藍影的愛?

五天的時間,同樣磨盡了她的耐性.

璃兒站起身,走進屋內,按了下遙控器,那緊閉著的鏤空大門便緩緩的開啟了.被折磨了五天的男人們立刻魚貫而入.

即使是涼禮,都可以看出他在不爽,更何況曲眷熾那已經把浮萍拐亮出來的貨呢?

璃兒的存在一直都是對藍影心有愛意的男人們的噩夢,不管是游戲對象,還是誰,對于紀傾然來說是如此,對于曲眷熾他們來說,同樣如此.

璃兒坐在沙發上,一身神秘而冷酷的黑色,泛著冷意的貓眸冷冷的掃過一群面露不善的男人,勾著絕美的冷笑.

"自己沒本事找到藍影,就打算來砸場子嗎?"

"影在哪里?"單姜矬d下想一拐子抽過去的曲眷熾,問道.這個女人的戰斗力他們在一個星期前就看到了,就連涼禮都被她收拾了一番,再打下去根本沒有一點兒意義.

"呵……"璃兒回答單姜琲滌暋D,只是用不屑中帶著疑惑的目光掃過一群人,"我一直都搞不明白,藍影為什麼偏偏就為你們停下腳步了,再我看來,比你們優秀的男人千千萬萬."

"愛情不是用優秀還是不優秀來界定的."又是這種眼神又是這種問題,這個女人對他們的那種莫名的敵意,即使是宮飛鳥那風騷貨都感覺到了,不敢上去耍流氓耍無賴,生怕被一貓爪撓花了如花似玉的美貌.

"別跟我說這種虛無縹緲的理由,至少到現在,我都沒看出來你們的特別在哪里."璃兒眉頭微不可查的動了動,愛情這種東西她不是不知道,但是她就是沒辦法在看到他們哪里比紀傾然優秀的地方之前給他們好臉色,從小到大,她和藍影都只有彼此,也都直屬于彼此,唯一一個插進來的便是紀傾然,現在這麼多個男人竟然想一次性插進來,沒門!

"我們的特別也不是給你看的."對于這個一出現就把藍影搶走的女人,他們已經被泡成酸醋人了,對她的敵意和不滿也是蹭蹭的直升.

"呵,你們可以對我不滿,但是我告訴你們,沒有我的認可,你們休想得到藍影!"

"我看根本就沒有人可以得到你的認可吧."顧譯軒臉色也微微的沉了下來,這個女人表現得就像他們最大的情敵,也像想要棒打鴛鴦的惡人.

璃兒看向顧譯軒,嘴角蕩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那你就錯了,我有認可的人,我唯一認可的待在藍影身邊,並且闖入我們世界的男人,只有一個."

所有人齊齊怔了下,好像有什麼會讓他們覺得不舒服的角色冒了出來.

看到他們怔住的模樣,璃兒扯了扯嘴角,"不妨告訴你們,那個人就是藍影失蹤這麼多天的原因."

"看,你們根本不了解藍影,她的出身,她的經曆,她的想法,她喜歡什麼,她討厭什麼,她未來有什麼打算,曾經有過什麼遺憾,你們知道嗎?"璃兒一字一句咬字清晰的道,冷厲的目光仿佛生生的一巴掌打在了他們臉上.

是的,璃兒的每一句話,他們都反駁不了,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也無從得知,藍影從來不曾告訴過他們,也似乎從來不允許他們過問……

"藍影有一顆不羈的心,有一個無人可束的靈魂,她有過很多的男人,每一個都優秀到讓人歎為觀止,你們告訴我,你們到底憑什麼在那麼多人中脫穎而出?甚至比無怨無悔的陪了她二十年的紀傾然更加重要?"璃兒仿佛在扮演一個大惡人,一字一句都仿佛利刃般插進他們的心髒,卻偏偏沒有任何的方法.

"紀傾然……"

"沒錯,就是他,說起來你們也算是見過他的臉的,就是那個叫東蘭璽的少年,一模一樣呢."當初見到東蘭璽的時候,她嚇到了,那張和紀傾然一模一樣的臉,只是後面有點讓人覺得失望,他不是紀傾然吶.不過那個叫藍風的家伙她有點在意,因為藍影對他似乎太寬容了,離開那個地方的時候,她竟然放過他和他妻子了,那樣失望複雜又釋然的眼神……

所有人頓時一陣恍然大悟,所以她才對東蘭璽那樣特別嗎?然而這個認知卻更加的叫人心里難受,那個男人在藍影心中重要到即使長得一樣也可以得到她的一次次的放縱和愛屋及烏了?

難受了?

璃兒邪惡的內心得到了滿足,果然,她的快樂要建立在他們的痛苦之上.

沒那麼容易抱的美人歸的.

而此時,藍影並不在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里,而是在那個生養了她和璃兒的世界.

熟悉的世界熟悉的國家和語言,一種仿佛回到老家的感覺油然而起.

藍影帶著大大的白色的遮陽草帽,邊上紮著可愛精致的蝴蝶結,很襯她的白色小洋裝.

"請給我一束小雛菊."柔婉的嗓音輕輕的響起,正在整理花草的少年連忙從花花草草中奔出,看到站在店門口的女子時驟然一怔,然後臉色一紅,有些結結巴巴的出聲.

"小,小雛菊,是,是嗎?"

藍影好脾氣的點點頭,看起來就像溫柔的大姐姐.

少年手忙腳亂的把新鮮還帶著露珠的小雛菊包好,又手忙腳亂的收了藍影遞上的錢,然後站在門口怔怔的看著她緩緩走進離店不遠處的墓園里.

藍影抱著花,按著腦中已經有些模糊的路線走著,輕風拂起她的裙擺,宛如茉莉花開,美麗而動人.

記憶已經隨風飄得很遠,看著自己的愛人一個個受傷,藍影忽的恍惚的想起那個少年,然後恍惚的發覺自己曾經那已經被她忘記的感覺,在察覺到紀傾然背著她研究藥物不願意告訴她他的想法時的那種不舒服感,在看到那個已經長成男人的少年病怏怏的躺在床上的那種怒到極點的感覺.

于是,這個女人後知後覺的恍然大悟.

啊,原來那是喜歡吶.

原來她是喜歡那個傻傻的少年的,不是單純的占有欲在作怪,而是喜歡.只是這種初戀對于她來說,實在太過不明顯了,如同空氣一樣慢慢入侵身心,但是卻總是被下意識的忘記,時間太長,長的她忘記去感受不曾感受過的感覺,長到她以為自己已經麻木的只剩下游戲人間的心了,後知後覺的,才恍惚過來,原來她也是有過初戀的.

看著墓碑上,那個笑容乾淨清秀的少年,藍影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微笑.

"吶,好久不見了,傾然."自從他離開之後,這個狠心的女人就不曾來看過他,即使是忌日,這個傻瓜一樣的男人,寂寞吧?

淺笑柔和,語氣熟稔,目光寵溺,仿佛眼前並不是冷冰冰的墓碑,而是紀傾然笑容乾淨犯傻的身姿.

把小雛菊放在墓碑前,藍影坐在它身邊,微微仰起頭,金色的陽光溫柔的親吻著她,仿佛為她鍍上一層柔和的金光,美麗而懷念的模樣,在墓園為背景之下,帶著一種叫人心髒揪疼的感覺.

"我想你了吶."

"如果當初你說要陪我永生多好啊."

"如果當初我明白現在明白的東西,多好啊."勾著唇角的笑容一層不變的溫柔,即使說著讓人覺得感慨而傷心悲涼的話,這女人也仿佛只是在漫不經心的感慨一般.

微風拂過,馨香飄蕩,整個墓園顯得安靜而寂寥.

不知道過了多久,藍影站起身,撫平裙擺的褶皺,看著紀傾然,"對了,我這次回來是要告訴你一件事."

"藍影,是喜歡的你的哦."

風一瞬間驟然加大了些,吹得樹葉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揚起她烏黑如絲的發,藍影伸手壓住頭上的帽子,嘴角的笑容越發的明媚起來,"還有,我不會再一個人孤孤單單了喲,我要結婚了吶,記得祝福我哦."

塵埃落定,藍影邁著步伐漸漸的離去,忽的,腳步一頓,她回頭,看到那清秀乾淨的少年站在墓碑前含笑著看著她,一臉幸福.

于是嘴角的笑容越發的柔和,仿佛一瞬間把本就明亮動人的珍珠表面撕去了一層薄膜,露出更加美麗動人的東西.

不知道璃兒什麼時候會來接她,沒錯,是接,她已經決定在那個世界和她的男人們生活下去了,直到他們的親人漸漸老去,入土為安,然後再做其它的考慮,而今天,她是回來懷念這里的一切的.

精致卻顯得古樸的咖啡館,門庭種著美麗的玫瑰花,帶著點點的水珠,看著這一成不變的裝潢,藍影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美麗起來,完全沒有讓路人看癡撞在電線杆上的那種負罪感.

她推開門,掛在門上的鈴鐺頓時發出清脆的聲響,頓時引起店內寥寥幾人的注意.

藍影對于眾人的注視已經習以為常,邁著優雅到讓人覺得賞心悅目的步伐走到了她習慣坐的那個位置,看著落地窗外人來人往車來車去的場景,勾著淺笑的模樣,讓人還以為她在看什麼讓人覺得開心的場景.

"您,您要點什麼?"有些結結巴巴的還在變聲期一般的少年聲音有些磕磕碰碰的響起.

藍影回頭,看到乾淨秀氣的少年穿著侍應生的服裝,臉色微紅的努力的裝著鎮定,那鼻尖卻已經漸漸的冒出汗,單純的可愛.

"一杯不加糖不加奶的苦咖啡和一份無糖抹茶蛋糕."藍影微笑著道.

侍應生少年連忙記下飛也似的離開了,莫名的叫藍影覺得懷念而熟悉,只是她已經忘記具體到底是怎麼樣的了.

不一會兒,藍影看到一群人走進了咖啡廳,四處看了看,用鑒定商品的眼神看著這一切,然後開始跟可憐的店主討價還價起來,直到少年把她要的東西端了上來,藍影才出聲問道:"這家店要賣掉嗎?"

沒想到藍影會跟他搭話,少年頓時一臉受寵若驚的樣子,然後想到了什麼,神色低沉了起來,"之前因為前面商業街的開發,店長不願意改變咖啡廳的原貌所以導致客人都到邊上看起來更高級的咖啡廳去了,後來是因為店長家里出了點事,急需用錢,沒辦法才要出售這間咖啡廳的,店長很愛它的,聽說已經傳了好幾代了,店長的爺爺說這家店是受了女神眷顧的店,所以不能輕易改變."

"這樣啊……"藍影低吟了一聲,站起身,朝正在被苦苦壓著的店長走去.

"你這家店裝潢那麼老舊,看起來一點兒都不高檔,而且地理偏僻和前面那些位于商業區的咖啡廳相比差遠了,你還想出那麼高的價,怎麼可能?東西做的好又怎麼樣?沒人願意進來你用的原料和手藝再好又有什麼用?放在那里看著好看嗎?我……"

"我出這個價錢,把店給我吧."一張支票被推了過來,那正滔滔不絕的說話的人被打斷頓時一臉難看,卻在低頭看到那張支票上的數字時,驟然僵住.

即使是店長看到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和天文數字都被嚇到了.

"你……"

"你可以走了."藍影看著臉色難看的男人,毫無重量的目光偏偏叫那男人有種天塌下來壓在他身上的感覺,下一秒便灰溜溜的逃走了.

"這位小姐,這……"店長有些遲疑.

藍影卻又掏出了一張金卡,推到了店長面前,"那張支票是獎勵你們一家的,而這個,我想請你在有生之年將這間咖啡廳開遍全世界,如果沒辦法做到,你可以讓你孩子替你繼續做下去."

不得不說,藍影真的把可憐的店長給嚇壞了,這麼大筆的錢,這樣一看就知道是世界級限量版的卡竟然就這樣給他,而且他要做的只是不停的開店,他怔在原地,好一會兒才追上已經走出店外的藍影,"您最少也起一個名字啊."

"啊……那就叫'toomydear’吧."藍影笑容柔和,信任的看著店長.

這是留給傾然的屬于他們兩個的紀念品吶.

不同于藍影在悠閑的懷念過去,璃兒在對涼禮他們進行虐心加虐身,此時的炙焰雨家族正處于一種一觸即發的緊繃狀態.

帕西西里島上,半露在陽光之外的光禿禿的島內,如同蛛網一般盤根交錯的通道之中,傭人們仿佛突遇陰雨忙著收起糧食的螞蟻.

"啊啊啊啊啊--!"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炙焰雨家族族長炙焰雨炫麗書房中傳來撕心裂肺一般的叫聲,伴隨著東西砸落在地的聲音,此起彼伏,連續兩天不曾間斷.

"為什麼還沒好?!"炙焰雨茉莉雙目滿是血絲,此時抓著族內長老的衣襟惡狠狠的問道:"為什麼哥哥還會這樣?兩天了,已經兩天了!"

"茉莉,冷靜一點……"炙焰雨飄飄有些擔憂焦急的拉住她要揍人的手.

"滾回你家去!"炙焰雨茉莉一把推開炙焰雨飄飄,一臉厭惡的瞪著她.

"茉莉你別著急,哥哥一定不會有事的."炙焰雨飄飄仿佛沒有聽到那句話,只是一廂情願的安慰著她.

又是這樣,就是這樣!炙焰雨茉莉遷怒的瞪著炙焰雨飄飄,這個女人總是這樣,一副懦弱怕死的模樣,卻總是能夠憑著這幅模樣得到她想要得到的東西,借著這幅讓人厭煩的模樣理所當然的坐著各種讓人厭惡的事情,討厭,惡心!竟然還想跟她搶哥哥,沒門,休想!

陰暗的書房內一片狼藉,到處都是被撕得粉碎的紙片和被砸得稀巴爛的電腦書櫃等等,炙焰雨炫麗趴在地上,一頭銀紅色的卷發凌亂的鋪在地上,深色的藍眸此時黑得仿佛要滴出墨.

疼……

無止盡的疼……

左眼好疼……

滾燙燙的仿佛被放在火上烤還被針一下下的紮著卻仿佛沒有盡頭一般的疼痛,從左眼傳遞到每一根神經末梢,讓他幾次都恨不得把眼睛挖出來,可是每一次又被狠狠的灼傷,根本連碰一下都成了奢侈.

身為炙焰雨家族最強的王,炙焰雨炫麗當然知道自己會這樣的原因是什麼,那個傳說因為炙焰雨家族太過強的逆天,所以被天道落下的詛咒,每一代炙焰雨家族最強的人從出生開始就是一頭銀紅色的發,一只詭異神秘的左眼,所以炙焰雨家族的家主從來就是一出生就被確定,最強,最美麗,也是最短命.

唯一的方法是傳說中的契約,把自己的生命和一切交給命中注定的那個人,因為這樣可以制約炙焰雨家族血性中的毀滅欲和征服欲,但是傳說終是傳說,當初炙焰雨炫麗的母親為了讓父親活下來而私自想要與之契約,得到的後果便是父親突然瘋狂的屠殺族里的人,最後母親被長老會的人以極刑送入地獄,而父親則從此處于一種郁郁寡歡的狀態,最後郁結而死.

炙焰雨炫麗一直都有預感自己離死期還有多遠,他不願意被這種莫名其妙的命運所牽制,所以他想盡一切辦法解決這個東西,皇天不負有心人,父親得到的卻無法解開的黑暗聖經被他找到了解開的方法,知道第六塊板塊大陸存在能夠幫他解除這詛咒的東西,可是機關算盡,結果得到的結果是這一切被他當成希望的東西都只是一場玩笑,一場游戲!

他要死了嗎?

炙焰雨炫麗緊緊的閉上眼眸,滿是不甘,他還沒有得到想要的東西,不甘心吶.

忽的,他全身猛然一僵,想要的東西?他……想要什麼東西?

"咔!"書房門突然被打開,突然打開的燈光讓炙焰雨炫麗感到一瞬間的不適,然後恍惚的後知後覺,疼了兩天的眼睛似乎終于漸漸的消停下來了.

炙焰雨炫麗沒有動,只是轉動眼睛看著模模糊糊的身影朝他靠了過來,身後還有一個嬌小的身影.

來人是長老會的人,也就是炙焰雨炫麗父輩或者父輩以上的那些曾經有過建樹的長輩們組成的,用于監督家族成長的,說白了,也存在監控族長意志的嫌疑.

"族長."來人有著還算中氣十足的聲音,披著長老會的黑色帶炙焰雨家族徽章圖案的袍子,聽那聲音炙焰雨炫麗就知道這是炙焰雨飄飄的父親.

"族長,經過不久前長老會會議,一致通過的事情想要跟你說一聲."是說一聲,不是報告也不是報備,就連那語氣中也帶著一種不容許炙焰雨炫麗不從的強硬.

炙焰雨炫麗沒有出聲,目光漸漸上移,落在他身後的那個女人身上,陌生的,他一點兒印象也沒有.

"這個是長老會為你挑選的最合適的妻子,將由她來為我們炙焰雨家族誕下下一任家主."這一次炙焰雨炫麗持續的太長時間,嚇到了整個炙焰雨家族,只因為炙焰雨炫麗還沒有娶妻,還沒有孩子,還沒有生下下一任繼承人,炙焰雨家族只有最強才能夠領導他們,並且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臣服.

炙焰雨炫麗瞳孔微動,並沒有說什麼,而是緩緩的站起身,那個陌生的女人連忙上前把他扶起,一股香氣從她身上傳出,叫炙焰雨炫麗一瞬間暈眩了一下,眉頭緊緊的皺起.

好一會兒,炙焰雨炫麗坐在椅子上,一旁放著一杯花茶,他面前站著那個陌生的被長老會帶來當成生育工具的女人.

"你是誰?"對面的女人長得很漂亮,但是卻讓他有種極度的不和諧感,那種感覺……就像一個水杯里放著一個襪子一般的怪異感.

"我叫莫忘愁."前面的女人微微低下頭,隔絕了炙焰雨炫麗打量的目光,嬌媚的聲音輕輕的響起.

莫忘愁?這個名字……

炙焰雨炫麗伸手揉了揉太陽穴,"你的身份背景是什麼?"長老會是不可能找個沒有身份背景的人過來的,除非她的身份背景足夠碰觸到炙焰雨家族驕傲的腳尖.

"我來自奧國,父母皆是奧國研究部重要成員,我本身是世界藝術委員會九殿之一."奧國的研究部被稱為比皇室還要重要的寶藏,里面每一個成員都屬于s級重點保護對象,資料也是s級保密資料,而這個女人這樣說來,單是這一點就已經相當與皇室公主,更何況她還有和單姜琱@樣在委員會的身份地位,難怪會被看上,不過……

"是你自己來的?"炙焰雨炫麗溫和的眸中滑過一抹厲色,這樣的身份背景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炙焰雨家族族長短命的事,再加上她的身份背景造就的驕傲是不可能讓她跑來當孕育工具和寡婦的,除非她有什麼目的.

"是的,我喜歡你很久了."她突然抬起頭,真摯的看著他,"我一直都很喜歡你,這一次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過來的,我費了很大的勁才被允許通過嚴防部的."

"你的眼神很假."在可以當影帝的面前演戲,這個女人還是有些嫩.

炙焰雨炫麗勾起嘴角,露出和藍影如出一轍的溫柔微笑,"你不喜歡我,也不是單純的來看一看炙焰雨家族長什麼樣的,而且你身上有一種強烈的不和諧感,你是整容手術沒做好,還是把人家主人的皮剝了往自己身上套呢?"

------題外話------

感謝寞言殤親送了514朵花花1顆鑽鑽,懶猴娃親送了11顆鑽鑽,luo5453親送了1朵花花,xqyzj親送了20朵花花,mm藍1親送了25朵花花3顆鑽鑽,墨卿宸親送了2朵花花100打賞,zyy881215親送了4顆鑽鑽,3863589親送了1朵花花,一縷幽思親的188打賞,shalianer1親送了1顆鑽鑽2朵花花,淚哭泣親送了1朵花花,qaz2226310親送了1顆鑽鑽3朵花花,15199101032親送了1顆鑽鑽

上篇:V57藍影VS藍影(二更)    下篇:V59火辣又香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