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60守護者推薦書   
  
V60守護者推薦書

g,更新快,無彈窗,!

腳步聲漸漸的傳入耳中,身上的男人卻絲毫不放松,每一下都讓她發出誘人而香甜的嬌吟,雖然怎麼想都有點羞死人,但是這個沒有節操的女人卻在反抗未果的情況下就順從了她享樂至上的天性.

忽的,一道銳利的眼眸落在她身上,藍影輕輕的掀開眼簾,媚眼如絲,勾魂萬千的看著站在門口怔住的如同黑豹一般帥氣而危險的男人.

嬌嫩的紅唇輕輕的開啟,仿佛在無聲的呼喚,聲音在耳邊流躥,好一會兒仿佛才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樣一副場景的曲眷熾眼眸驟然睜大,然後不明所以的一眯,手中的浮萍拐瞬間亮了出來,慢慢的朝正在端木惑那無節操的男人走近.

端木惑卻突然轉頭看向曲眷熾,嘴角勾著銷魂蝕骨般的魅惑笑容,"滋味比想象中美味上千萬倍哦,你不想嘗嘗嗎?"

曲眷熾腳步驟然一頓,下一秒又繼續前行,"你想拉我一起下地獄嗎?"那聲音性感的沙啞了起來.

端木惑對他的浮萍拐視而不見,"這可是天堂喲~"

"唔……"藍影的櫻唇忽的被堵住了,藍影有些茫然的看著近在咫尺的臉龐,那雙熟悉的銳利的眼眸叫她微微的怔住,極致的快感還在傳來,這男人卻用力的堵住她的嘴,急切又仿佛懲罰般的攻城略地.

無與倫比從未有過的享受,荒靡的一切,從客廳到地上到浴室到床上,藍影強悍的體力也終于在天蒙蒙亮的時候敗下了陣,兩個的男人卻精神抖擻的不肯從溫暖的地方出去,霸道的占有……

陽光透過白色的蕾絲窗簾直闖而入,風透過開啟的窗戶小縫內跑了進來,輕輕的拂起美麗的窗簾.

大大的白色大床之上,三個身影緊貼著相擁而眠,被緊緊的包圍在中間的纖細女子呼吸淺淺睡得極香,唯一露在被外的肌膚上是連綿不斷云一般縹緲的紅痕,另外兩個男人身材極好,被子只蓋住了重點部位,露出精壯的身材.

而此時這個莊園樓下,照例來找璃兒抽她或者尋抽的涼禮單姜琠M瑰夜爵一進客廳,就感覺到了藍影氣息,頓時一陣驚喜的往樓上跑去,目標直指藍影的屋子--

"咔!"房門被一把打開.

三人的腳步驟然僵住,目光微微睜大的看著床上相擁而眠的三人,那樣的姿態,那樣明顯三個都赤裸裸的模樣,還有一瞬間撲面而來的淫靡的味道,昨天這里發生過什麼,一瞬間了然于心.

雖然說很早以前他們就有心理准備,但是當真正看到自己女人被除了自己以外的男人抱,就算那個男人是和自己一樣的身份地位,但是在自己沒有吃到的情況下,看到這樣的畫面,特別是那兩個男人一臉吃飽饜足的幸福表情時,頓時一把火襲上心頭.

"喂!"睡在對門位置的端木惑一睜眼,就是一把朝他飛來的釘子,連忙扯過他的枕頭一個借力打力以柔化剛的把釘子掃開,頓時一把釘子篤篤篤的插進床頭牆上,"你們干什麼?!"一大早搞偷襲,真是太沒品了!

曲眷熾早在他們開門前就醒了,只是難得惡趣味起想要看看這幾人的反應,果不其然的接到皇後娘娘的釘子,一拐子打開,曲眷熾一身慵懶的坐起身,睨著如豹一般的眼眸看著他們,嘴角的笑容銳利而欠扁.

涼禮眸中流星般的寒光一閃,手里又出現了一排釘子,只是下一秒卻徒然頓住,目光在端木惑此時一絲不掛的……胯下.

那里小惑童鞋異常的有精神,以九十度的高傲姿態雄赳赳氣昂昂的對著他們,仿佛在炫耀什麼……

都是男的,自然沒什麼好避嫌的,再加上這貨從來都沒什麼節操,端木惑順著他們的目光低頭看了看,然後抬起頭對著他們笑得一臉無恥,"嘛……一大早在自己心愛的女人赤裸裸的身子下醒來,難免的嗎哈哈……"

"閹了他."涼禮毫無起伏的直線式聲線仿佛漫不經心的響起,然而那濃濃的殺氣卻不是在開玩笑的.

"啊."瑰夜爵拔出手中的黑色唐刀,看了看端木惑,再看自家刀子,最終決定讓自家唐刀委屈一下,雖然有點髒,但是咔嚓一下就ok了!

"我可以把他戳爛."單姜瓻亄H定的說出這句非常讓人覺得蛋疼的話.

端木惑只覺得菊花一緊,連忙扯過被子一角遮住自家小弟弟,身後忽的傳來一道軟綿綿的嗓音,頓時叫一群男人火氣化成溫柔.

"不可以內斗哦."藍影迷迷糊糊似的嘟囔了一聲,然後翻了個身子,把自己包成了蠶寶寶似的繼續睡.

幾個男人或冷或厲或毫無生氣的眸子一瞬間默契十足的展現著獨屬于自己的溫柔,釘子和唐刀還有銀管沒有襲來,只是這不代表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因為後面突然傳來一道清冽微冷的嗓音.

"你們都擠在這里干什麼?"

璃兒的聲音此時在他們耳里聽來完全就是奪妻惡魔,一邊恨,一邊又還有些畏,誰讓她武力值壓倒性的高,而且還有那樣的能力,萬一她有一天突然把藍影帶走,那麼他們可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了,這個是他們盡管對璃兒已經氣憤怨恨到了一定的程度,卻還要拼了命的希望得到她的認可的原因.

這不是我方防守太弱,而是敵方攻勢太猛啊!

端木惑和曲眷熾連忙扯過自己的衣服遮住重點部位,沒辦法,被子已經被藍影給卷了去.

"嗯啊~?"在涼禮三人惡意的讓路下,璃兒很輕易的就一眼看到了屋里的場景,她並沒有顯得多驚訝,好像對藍影的無節操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一般,黛眉挑了挑,傾國傾城的面容上緩緩的勾起一抹笑,"見到藍影了,這麼高興?"高興得都滾到床上還無恥的搞3p了!

"……你想怎麼樣?"曲眷熾警惕的握緊浮萍拐,端木惑也擋在了藍影面前,其它三人也不著痕跡的移動著將她的後路阻斷,生怕璃兒把藍影搶走似的.

藍影又怎麼會沒看到他們的動作他們的意圖呢?嘴角璃兒式的一扯,冷笑伴隨著讓天地都黯然失色的笑容,傲得叫人發指,"就憑現在的不華麗的你們,本小姐想要帶走藍影,多十個你們,也不管用."

薄唇不甘的抿成一條直線,又來了,這個女人天天不間斷的刀子一般刻薄又無情的割在他們心上的話,偏偏他們對此毫無招架之力.

璃兒揚起下顎,女王般的俯視她腳邊的螻蟻,"這樣吧,本小姐跟你們玩最後一場游戲,若是輸了--"璃兒眸中瞬間結下萬層寒冰,"本小姐就帶藍影走,你們休想再見她哪怕一面!"說了不會讓你們這麼輕易的取代紀傾然就是不會,更何況他們現在除了武力值進步逆天的快速之外沒有任何讓她認可的一點……好吧,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他們對藍影的執著和信念確實讓她有些許的動容.

噗通……

心髒一瞬間驟然跳空,一緊,疼.

緊攥的拳頭青筋暴起,好一會兒,瑰夜爵才沉著臉出聲,"那如果我們贏了呢?"

"贏?嗤……"璃兒嗤笑出聲,嘲笑他們的不自量力,"如果你們贏了,那麼本小姐就答應你們永遠不會在藍影不同意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帶她離開這個世界."

"不行……"怎麼可以只是這樣?如果藍影同意了呢?那是……代表他們被舍棄了?

"抗議無效,現在,立馬給本小姐離開這個屋子!全部跟我來!"璃兒絲毫不給他們任何反抗機會的道,琉璃般的貓眸掃過藍影包成繭子的身軀,走下樓去.

曲眷熾和端木惑連忙穿上衣服跟了上去,頓時整個屋子里空蕩蕩的,只剩下一只包成蠶蛹狀的女人.

"唉……"微不可查的歎息從閉著眼睛安詳的睡著的女人口中傳出,這個璃兒就是這樣,不給她玩過癮了,這事怕是了結不了,不過最重要的是……

他們必須得到璃兒的認可才行吶,她的璃兒雖然心比天傲卻是比她善良上許多的孩子,當初不斷的把紀傾然往她們的世界之外推,也是有一分是因為不想把那個乾淨的少年扯進她們的世界的,因為知道她的冷酷無情,因為知道她會傷了那個少年,所以在她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情況下動了那麼一點點小善念.這樣的璃兒,這樣相對于她藍影那麼容易心軟的璃兒,如果他們都沒辦法讓她認可的話,那麼……

心聲戛然而止,藍影輕輕的掀開眼瞼又輕輕的闔上,一抹泛著冷意的幽光的尾巴泄露了一瞬間,叫人有種膽戰心驚的錯覺.

藍影這一覺,便又睡到了大中午.

"叮咚叮咚……"不停的發出聲音的門鈴擾人清夢不厭其煩的響著,藍影不情不願的從床上爬起來,隨手在衣櫃里抓了件兩件式的睡裙套在身上,拉開窗簾看了看,發現是一個打扮的像郵差的人,但是顯然這不是單純的郵差,因為莊園門口處是有設信箱的,寄包裹什麼的,一般也只可能寄到羅生若家族去,再者說,藍影除了莫絲克莉斯之外還認識什麼人熟悉到給她寄包裹的遠在千萬里之外的朋友?

明顯沒有.

藍影焦距微微拉近,然後看到那帶著鴨舌帽的郵差的那身工作服左胸口處,有一個太陽形狀的標志,這不就是世界藝術委員會的標志麼?

藍影眉梢挑了挑,放下窗簾,從櫃子底下翻出了一枚精致的銀色尾戒,走了下去.

"藍影閣下嗎?"那男人從藍影的美貌和那完全符合藝術委員會形象的優雅姿態中回神,連忙問道.

藍影點點頭,伸出纖細的帶著尾戒的手指,那人看了看,確認了什麼似的點點頭,"這個是九音殿下讓閣下帶去委員會的東西,請在三天後到米希爾皇城集合."

藍影看著這男人,根本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東西,什麼九音殿下,什麼集合,她只是下來看看是怎麼一回事而已,可沒打算聽什麼人的命令,幫什麼人跑腿,說起來,她現在的身份好像是委員會九殿候選,還有單姜琩漱偵繴答漯衝搕H員?再怎麼樣,也輪不到別人來指揮吧?

"那麼,我先告辭了."那男人把一封鼓鼓囊囊的信封塞進藍影的手里,頷了頷首便要轉身離去.

"請稍等."藍影拋了拋略沉的信封,微笑的看著來人,"你是不是應該解釋一下九音殿下什麼,集合什麼呢?"

那人怔了怔,仿佛沒想到藍影竟然會不知道這事,"很抱歉,我只是委員會十八閣下的信息傳遞人員,具體是什麼我不清楚,不過如果是九音殿下的話,九殿之首,便是九音殿下了,因為能夠將九種樂器演奏得出神入化,所以被稱為'九音’.只是能夠有幸聽到九音殿下的演奏的人除了會長和皇城里的人之外,幾乎沒人了,真羨慕吶……"那人說著目露向往羨慕的神色,然後又很快的回神,朝藍影點了點頭,便轉身騎上他的小綿羊摩托,離開了.

藍影淡淡的收回眼神,對于方才那人的話倒是沒覺得什麼感興趣的,對那個九音也沒什麼感興趣的,反倒是說到會長的時候,藍影想到了自家兒子顧小毛,她把三毛借給了當家的,顧小毛舍不得三毛便跟著跑到伊比利亞去了,想來當家的那男人照顧好一個小盆友應該是沒問題的,更何況還有顧譯軒在呢.

完全沒有半點心理壓力的不負責任的想到,藍影便拿著信封轉身走進屋內.

撕開封口,藍影直接把信封里的東西全部倒在了白色的地毯上,一張紙,一個紅色指環,一個印章.

藍影撿起紙,打開,入目的便是五個加濃加厚的大字--時間軸守護者推薦書.

時間軸?守護者?藍影眉頭挑了挑,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紙上並沒有任何解釋的話語,唯一一句話就是'速來米希爾皇城接受守護者考核’,然後右下角一個紅色的內部寫著'九’的太陽印章.

藍影覺得自己貌似被莫名其妙的當成了手下,被莫名其妙的使喚了,先不說什麼時間軸什麼守護者,光是這理所當然的態度,都足夠讓本來沒興趣的藍影提起了興趣.

也許身為九殿之一的單姜皕|知道什麼?

藍影拿出撲克牌給單姜痤o信息.

--"什麼是時間軸?"

信息很快被回了過來,藍影當然不知道這是單姜琤I出了硬生生的挨了璃兒一個砂鍋大的拳頭的代價而取得的速度.

--"不知道,怎麼了?"

藍影眉頭挑了挑,單姜痝熊M不知道,難道是委員會內部的s級機密?可是這樣的機密怎麼就偏偏讓她這個連米希爾皇城門口都沒邁進一步的人知道呢?唔……興趣被勾起來了.

--"沒事,你們要加油吶."這無良的女人已經打定了主意袖手旁觀讓璃兒調教他們了.

單姜甯搧蛩釦J牌,再看一地挺尸的男人們,天籟般的嗓音輕輕的卻足夠所有人聽見的響起,"影說,讓我們加油."

然後,璃兒便驚訝的看到被她揍得都快不成人形的男人們緩緩的站了起來,表面冷酷平靜依舊,心中卻漸漸蕩起漣漪,竟然只因為藍影連聲音都沒有出現的一句話,就能夠一次次的站起來?這些男人……

"哼,連站都站不穩,還想打敗本小姐?"璃兒一如既往不屑的冷嗤出聲,狠狠的打擊這些驕傲的男人,"本小姐可是只用了空間能力和近身格斗術在跟你們打,其它能量可是一點沒用過,只要不是在封閉的空間里,你們再過一百年也休想碰到本小姐一下,不華麗的男人們."內力,斗氣,古武,還有植物界的力量,她連一點點都沒有用到,而她的空間穿梭能力,只要是在非密閉的環境下,手指一動,愛上哪兒上哪兒.

而璃兒跟他們的游戲,便是只要在三天內他們誰能夠揍她一拳,她就勉為其難的認同他們,不過這群男人倒是依舊傲的很,竟然說什麼不需要她的勉為其難,一定會讓她打心底認可他們,嗤,不自量力的男人真是太不華麗了,希望到時候不要太難看的好.

"華不華麗,可不是用嘴說說的."曲眷熾架起浮萍拐,豹眸依舊銳利,對于這個總是把華麗掛在嘴邊,然而一舉一動卻也實在華麗的可怕的女人是佩服的,難怪可以待在藍影身邊,難怪可以讓藍影那般看重,難怪藍影會在他們和她之間選擇她,難怪……難怪……

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嗎?

真是叫人覺得各種不爽.

"那是自然,本小姐的華麗美學,可是無人能及的."璃兒勾起微笑,看著將她包圍起來的幾個男人,嘴角的笑容冷冽的勾起.

陽光燦爛無比,讓湛藍色的海面發出波光粼粼的美麗容姿.

帕西西里島正處于緩緩沉入海中的時間段,在那山中則宛如夜幕降臨般的,燈一盞盞的亮了起來.

透著沉靜氣息的書房內,一頭銀紅色卷發,帶著一只眼罩的炙焰雨炫麗低著頭專注的看著書,完全把眼前一身黑袍的長老會的人當成了空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長老會的人袍下的臉終于黑到了徹底,然後忍不住拍案而起.

"族長,你太過分了,你眼里還有我這個叔叔嗎?!還有我們這些叔伯嗎?"其中一人,那炙焰雨飄飄的父親大怒道.

炙焰雨炫麗卻依舊拿著筆在文件中慢條斯理的簽字,直到把人氣得全身顫抖才終于緩緩的放下筆,優雅的抬頭,露出一張溫和淡雅的笑臉,"各位生這麼大的氣做什麼?"

"你太目無尊長了!"

炙焰雨炫麗嘴角的笑意更濃了,然而那深色的藍眸卻越發的深了起來,"我怎麼目無尊長了?"

"你任由炙焰雨茉莉強硬的削奪長老會的權利也就算了,現在竟然私自動了我們炙焰雨家族供奉了千百年的神物!如果不是被莫忘愁聽到,我們還不知道要被蒙在鼓里多久!"提到這個,長老會的人紛紛激動起來,那可是他們炙焰雨家族強盛和站在世界頂端的證明,怎麼可以就這樣拱手讓人?而且還是他們世界貴族的死對頭!

炙焰雨炫麗把雙手交握撐著下顎,屈著手肘撐在桌面上,笑容溫和迷人,"只不過是一份被詛咒了的卷軸而已."

可就是這份卷軸讓炙焰雨家族的每一任家主強大和給炙焰雨家族的警告,再強大也無法大過命運法則,就像上帝勾勾小指,惡意的看著世人在地獄與天堂之間沉浮,當然,炙焰雨炫麗這麼做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如果再把那份卷軸放在炙焰雨家族,將會受到一種毀滅性的沖擊.

"但是你也不該未經過長老會的會議允許就私自把它送給世界藝術委員會!"就算只是一份卷軸,但那也是祖宗傳下來的傳家寶,會給全族帶來強盛的寶物!

"本族長做事,需要你們允許?"炙焰雨炫麗嘴角的笑容不變,眼中的溫度卻驟然冷了下來,頓時叫一群激動的人猛然後退了兩步,仿佛在那一瞬間有什麼凶狠的東西朝他們撲了過來.

長老們臉色驟然難看起來,有些難堪,有些氣惱,有些害怕,自從炙焰雨炫麗坐上族長之位之後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黑暗聖經和第六塊板塊的事上,長老會的權利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膨脹,一時間讓他們沖昏了頭腦,竟忘記了這是個什麼樣的人!

"還有一件事雖然由我來提醒不是很好,但是本族長卻不得不說一聲了,免得有人失了法紀,影響了家族的和諧,大家都知道,我們生是炙焰雨家族的人,死是炙焰雨家族的鬼,是不允許出現背叛家族和挑起紛亂的行為的."炙焰雨炫麗一瞬間又彎起了眼眸,仿佛方才那一幕未曾發生過,"首先,目無尊長這四個字,誰是尊,誰又是長,本族長坐在這里代表了什麼,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是嗎?"

不管炙焰雨炫麗幾歲,他們又幾歲,只要他炙焰雨炫麗是族長,那麼即使長老會里有他的爺爺,也得乖乖的俯首稱臣,不得有半點的逾矩,而顯然,這些人不僅逾矩了,而且還太過了一些.

心尖兒一顫,反應快的人連忙請罪,生怕動作不快的被炙焰雨炫麗殺雞儆猴了,頓時一片黑袍長老們彎著九十度的腰不停的請罪.

"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只是跟大家說一聲罷了,畢竟以前是我太信任各位了才會讓各位忘記一些事情,不過大家都是長輩,何必跟晚輩拘禮呢."炙焰雨炫麗睜著眼睛說瞎話,一句話要一棒打死一整個在炙焰雨家族重量頗大的長老會.

下面長老們不由得嘴角一抽,臉色更加難看了起來,這是連讓他們出去嚼兩下舌根都不准了.

"沒事的話,大家都散了吧,至于卷軸的事,我自有分寸."炙焰雨炫麗優雅的揮揮手道.

還有人還想說什麼,被旁人一扯衣袖,頓時噤了聲.

"那婚禮的事呢?族長,您要為了家族多想想,盡快叫忘愁小姐懷上為家族誕下小繼承人才是,老朽聽說你們竟然還沒有合房?"

"這種事你們也要管?"炙焰雨炫麗挑眉.

"這……我,我們還是先行退下了,我等相信族長自有定奪."看著炙焰雨炫麗那溫和的微笑,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徒然升起,嚇得他們恨不得腳底抹油的跑了.

書房很快安靜了下來,炙焰雨茉莉冷冷的看著長老會的人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處才走進炙焰雨炫麗的書房.

"哥,我看那幾把老骨頭干脆除掉算了,浪費我們家的米!養著也沒用."除了給她家哥哥惹麻煩外,就沒見有用過!

炙焰雨炫麗抬眼看了炙焰雨茉莉一眼,"我們家不缺這一點米,養著雖然沒多大用,但他們也算對家族忠心,放著熱鬧."更何況其實很多他們沒顧及到的小事那些老家伙都能處理的不錯,總歸是炙焰雨家族的人,沒必要趕盡殺絕.

"切."炙焰雨茉莉不屑的哼了聲,但也不反駁自家哥哥,幾步做到炙焰雨炫麗身側的沙發上,炙焰雨茉莉繞著一縷黑發道:"哥,你把時間軸放到世界委員會那里的原因,是不是因為莫忘愁?"

"那個女人很古怪."從氣息到行為,都詭異到一種叫人毛骨悚然的程度,而且夜鶯跟他彙報過,那個女人一直在放時間軸的地方徘徊,神色古怪,為了以防萬一,他只能把它放在最安全的地方去,因為那個東西太危險了.

"哥,時間軸到底藏著什麼秘密?你干嘛還專門搞這一趟?而且你竟然讓藍影那個女人去當什麼守護者,搞什麼東西啊哥?!"提到藍影,炙焰雨茉莉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語氣也激動了起來,最不喜歡自家哥哥和那個女人扯到一起,有任何一點點的關聯,藍影搶了單姜琱ㄜn緊,但是要是搶了她的天一樣的哥哥,她一定跟她拼命!

炙焰雨炫麗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她夠強."

而且……那種第一時間想到的信任感,他無法言喻.

炙焰雨茉莉臉色稍微緩和了些,"那東西難道不是普通的卷軸而已嗎?"為什麼只是因為覺得有點古怪就立馬把它送到世界委員會接受保護,還需要得到藍影那個變態女人的守護,她很強,前所未見的強,炙焰雨茉莉即使再不願意也不得不承認.

"這種事情你不需要知道."炙焰雨炫麗淡淡的道,真正的秘密只有族長可以知道,其他人,即使是最親密的愛人都不能知道一星半點.

"哥!"炙焰雨茉莉不滿的吼道.她可是他唯一真正的親人,他竟然不跟她說,不得不說炙焰雨茉莉有點受傷了.

"好了,明天我要去一趟米希爾皇城,族里的事情暫時交給你,還有,把莫忘愁給我監視,不對,給我悄悄軟禁起來,別讓她離開帕西西里島."炙焰雨炫麗明顯不打算跟炙焰雨茉莉說再多,一邊說著一邊又拿起文件開始專心的閱讀了起來.

"知道了!"炙焰雨茉莉鼓起兩腮,恨恨的跺了兩腳不甘不願的出門,准備把火氣撒在炙焰雨飄飄和莫忘愁身上,她不爽快了,其他人更加別想爽快!

房門被炙焰雨茉莉順手帶上,炙焰雨炫麗手中的鋼筆漸漸的停了下來,深色的藍眸微微的放空起來,陷入了一片沉思當中.

要說炙焰雨家族最大的秘密自然是時間軸,除了每一任家主之外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那東西太霸道也太危險,更加容易引起人的貪念,除了每一任被詛咒卻也最強大的族長能夠抵禦得了之外沒有任何人抵抗得了時間軸的誘惑,正是因為如此即使是他父親發了瘋的時候都不曾被挖出那麼只言片語,那麼,莫忘愁到底是從哪里知道時間軸這東西的?要知道那東西除非必要時候,否則每一代族長連想一下去看一下說一下都不可能啊,這樣的嚴密守護……

總而言之,一定要揪出來!時間軸也不允許落入任何有貪欲的人手中,要知道即使是世界委員會,他也是不信任的只大概的講了那麼一點點時間軸的作用,就怕委員會的那些人也會心起貪念.

除了他自己,真不知道還能相信誰了……

腦子忽的浮起一道淺笑嫣然與自己的笑容如出一轍的身影,炙焰雨炫麗怔了怔,嘴角蕩起一抹苦笑,食指撫上微微發熱的左眼,他可沒忘記在岩漿岩之上他那樣一副要把眼睛挖出來的姿態,那個女人卻在看到的情況下問都不問一聲的疊著撲克牌,對自己這樣無情的女人,他竟然……

真是……

犯賤了.

那邊她的男人們還在接受著非人的試驗,藍影卻已經包袱款款的踏上了飛往米希爾皇城的飛機,帶著一副淺笑嫣然的嘴臉一路毫不客氣的收著男女老幼熱騰騰的紅心,對于並不像去萬環訓練場那樣長久的時間,藍影還是覺得玩玩紙牌游戲,很快就過去了.

位于伊比利亞王國國都隔壁的不屬于任何國家,獨屬于世界藝術委員會的米希爾皇城.

灰白色的哥特式建築,帶著極其濃重的宗教信仰的味道,也充滿了藝術的味道.

除了與別的地方毫無差別的街市外,每隔幾棟房屋便有一個擂台,更有許多的各種打扮的藝人在演奏,這里是藝術家的天堂,無論是武斗派,還是音樂派.

當然,並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入米希爾皇城的,除了原住民之外,便是委員會的人,外人要進入,必須向內部申請,並且通過層層的考核或者推薦信,否則管你是國王還是公主,一律連門都不打開給你看一下.

"請出示證件."藍影才剛走到這緊閉的看起來很是古樸卻在內芯用了精玄鐵的大門前,門上便出現了一個像小窗戶一樣的窗口,上面是紅外線識別系統,冰涼的機器聲音從中傳出.

藍影挑了挑眉梢,伸出帶著單姜痤鼓漣嬪椌漱p指在紅點上,只聽見滴的一聲,"委員會九殿如風殿成員,編號ak47,持有者藍影,曾用名羅生若悠念,指環有效,允許入內."

冰冷的機械聲音剛完,門便緩緩的開啟了.

藍影嘴角有些小抽搐的走進去,對那個編號ak47覺得異常的可笑,她的編號怎麼就這麼巧的這麼囧?還好這個世界沒有一種槍叫ak47,要不然別人還不把她當成具有殺傷力堪比槍的女人了?←←不用掩飾了,大家都知道乃的殺傷力其實堪比生化武器.

藍影手中戴著兩枚戒指,一枚是單姜皕竣U成員的戒指,一枚是和推薦信一起的那枚紅色的戒指,雖然沒有刻意被識別到,但是紅外線還是特別盡責的把收到的信息傳送到了控制中心,頓時控制中心因為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而亂成了一團,誰都沒想到這個最不可能出現在額外參選者竟然真的出現了!

要知道,他們對藍影可是又愛又恨啊!她一面把他們所尊崇的藝術發揮到了完美極致,更是拉響了小提琴'女神’,但是一面她又殘忍無比,把世界的准則無視到底!

"怎麼辦?組長?!"

"還能怎麼辦?報告給九音殿下,你快去接人!"

"啊?!我?!"被指派的人頓時雙眼大睜,一副要翻白眼暈過去的模樣,他怕怕啊!雖然那個女人是他的女神,但是女神是只可遠遠觀瞻不可近看的啊!萬一她一個不高興把自己給虐殺了腫麼辦?嗚嗚……

"難不成還是我啊?!"一腳踹出去,組長翹著二郎腿開始哼歌,完全和方才那急得手忙腳亂的樣子不同,那雙眼里滿是興味,他們可是在米希爾皇城等這位很久了吶,被他們皇城的人稱為'修羅女神’的女人.

藍影並不急著去參加什麼守護者審核賽,她邁著優雅恍若閑庭漫步般的步伐走在街道上,耳邊不斷的傳入優美卻各有特色的音樂,意外的絲毫沒有半點不和諧的感覺,仿佛這里的每一個音樂家都默契著演奏著可以相互融合起來的音樂那般.

不過比起音樂這種東西,藍影果然還是比較喜歡血腥暴力一點的東西.

站在一個擂台下,藍影看著台上互揍的男人女人們,眼角眉梢皆是興味,看到擂台下有人在賭誰輸誰贏,藍影立馬湊了過去.

"怎麼算?"突如其來的柔婉的嗓音頓時叫正熱鬧著的賭桌上的人靜了下來,看向來人.

"很簡單,這里是給選手們開的莊,如果你要上場,你可以和你的對手賭,你賭你贏,他賭他贏,價錢統一訂,咱這里只允許小賭怡情,不允許大賭傷身,要不然會被執法閣下們抽的!然後後面有誰支持誰就押誰,賺的錢我來幫你們分."說話的老家伙一雙眼里滿是精光,看來對算錢很有一套.

藍影點點頭,然後看了看台上在打的人,並沒有細細的打量,只是掃了眼便隨手押了那個瘦不拉機的男人十塊錢.話說一次只允許押十塊錢的趕腳一點兒都不過癮,藍影手癢的想念在拉斯維加斯的豪賭……

不到兩分鍾,藍影押的那男人理所當然的輸了,沒錯,就是輸了orz……

藍影撓撓臉頰,又跑到別的擂台下去賭,一樣的規矩,藍影又押了十塊錢,然後又輸了……

連續二十幾次,藍影一次都沒贏過……

沒錯,看出來了吧,這貨偶爾手癢看到賭就喜歡湊上去,但是從來沒贏過!這是她除了廚藝之外最囧的一件事,曾經有一次在拉斯維加斯把自己給賭沒了……

一直在後面悄悄跟著藍影的男人一臉囧樣的看著那個女人不停的押然後不停的輸,雖然說十塊十塊的並不是什麼大錢,但是看她一臉無所謂越賭越起勁的模樣,他就有種囧到了底的趕腳,為毛這個看起來就像養在深閨的貴族大小姐會在賭桌上這麼……

"沒錢了,借點錢來."一直纖細白皙到幾近透明的小手伴隨著柔婉卻相當不客氣的聲音出現在面前,男人被嚇了一大跳,完全沒發現她的靠近,驚恐的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伸手跟他要錢的女人,他突然覺得有點蛋疼……

------題外話------

嗚嗚……蘋果看到咱的花花,看到咱的收藏,啥也不多說,太感動了,咱明天那啥吧!

上篇:V59火辣又香燕    下篇:V61快把節操撿回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