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61快把節操撿回來!   
  
V61快把節操撿回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直到藍影在每個擂台下都輸了一把,才終于止住了手癢,跟著來接她的可憐的娃子走進了位于米希爾皇城最內部的世界藝術委員會總部,這是一座堪比白金漢宮的建築大樓,四周皆是叫人防不勝防沒有絲毫漏洞的暗哨,一連通過三個大門,連續三次指環檢查和確認身份,起嚴密程度叫人歎為觀止,比進入皇宮的程序還要嚴謹的可怕宛如真正的銅牆鐵壁.

"九音殿下讓藍影閣下現在就前往審核場地."一個行政人員模樣的男人道了聲,便走在前面領著藍影往審核場地走去,而帶著藍影進來的人也算功成身退的離開了.

"參與這次守護者選拔賽的有很多人嗎?"藍影遠遠的便聽到了遠處傳來的喧囂聲.

"由其它九殿殿下自薦或者推薦的才能兼備的人都可參加,人說多不多,說少卻也不算很少,不過想來藍影閣下能被九音殿下推薦,那麼就算競爭對手再多,你也必定能夠所向披靡的."

藍影嘴角笑容意味不明的勾了勾,"我不需要任何人一樣無人能敵."

"……"前面帶路的人不由得扭回頭看了藍影一眼,然後低頭不再說話,這個女人果然如同傳聞中的那般囂張狂妄,即使是口頭上也絲毫不給自己留點退路,仿佛她怎麼也不會輸上一場一般.

但願她不會輸得太難看.

拍馬屁不成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惡意輕蔑的笑.

連續拐過好幾個彎,然後推開一扇鏤空的白色鐵門,眼前驟然一片豁然開朗,喧囂聲更是轟然入耳.

被人層層包圍著的中心,是一個大大的擂台,而另一邊則坐了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斜斜的靠在座椅上,顯得妖嬈魅惑.

"九音殿下,藍影閣下到."男人的聲音男高音般的響起,頓時蓋過一片喧囂聲,讓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到了藍影身上來.

一道道目光宛如鐳射光線般的落在藍影身上,探究的,不屑的,冷漠的,炙熱的,各種眼神應有盡有,嘰里咕嚕的探討聲也不間斷的響了起來.

"什麼啊?她來干什麼?難不成她也是候選人?"尖銳的女聲顯得有些難以置信.

藍影在委員會里的名聲可是好壞對半,支持者和厭惡者成正比,有多少人喜歡藍影,就有多少人討厭藍影,其中厭惡者女性居多,具體什麼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開什麼玩笑?這個女人只是掛了個委員會成員的名號,根本沒有為委員會做過什麼,我們對她一點兒都不了解,怎麼可以讓她參加?"對于這女人的武力值,在四校聯賽上他們都已經見識過了!要是她贏了,難不成還真把時間軸那東西給她保管不成?誰知道她會不會拿它做什麼?!

"她目無章法,根本就不把委員會放在眼里,我反對她的加入!"

"我也反對!"

"反對……"

對于一片討伐聲,藍影一如既往的淺笑嫣然,而引起這一切的男人同樣連個姿勢都沒有變過的坐在位置上,漂亮的手勾著一縷褐色的發,輕輕的繞著.

藍影十指在陽光下輕輕動彈,下一秒尾指上的銀色戒指和紅色戒指同時折射出灼眼的光芒.

"看!她手指上竟然還直接帶了守護者的戒指!"有誰反應過來,驚訝的大喊.

"真是太過分了!九音殿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坐在九音座下的幾個九殿殿主頓時拍案而起,九音是九殿之首官高一級本就讓他們有點心存不滿,這會兒他無視他們直接把守護者指環給了藍影,他們自然心存不滿.

"各位先不要那麼激動."九音身子動都沒動一下的道,雌雄莫辯的嗓音叫人不小心變化產生一種恍惚感,仿佛加了甜蜜劑的糖,"擂台賽照常進行,如果有誰覺得不滿,自可以打敗她得到指環."

對于這個男人絲毫不客氣的問都不問候一聲就擅自做的決定,藍影只是眉梢挑了挑,對時間軸那東西有點興趣.

"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沒錯!"幾個殿主坐下,頓時一片怒火熊熊燃燒,一副要把藍影燒成灰燼的模樣,在九音那里討不到好處,那麼就在這個女人身上討又如何?!

一個美豔的女子跳上擂台,目光銳利有神的看著藍影,嘴角帶著一絲嘲諷和嫉恨,"我來做你的第一個挑戰者!"

"啊,是向琦!暗殺殿的王牌女將!"

"這下沒我們的份了."有人惋惜的搖頭.

"聽說向琦喜歡九音殿下很久了,都求過幾次婚了呢,可惜都被拒絕了,要我說向琦閣下又漂亮又有能力,配連長什麼樣都沒露過說不定毀容了的九音殿下完全足夠."

"你懂什麼?看九音殿下對藍影閣下的偏袒,指不定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苗苗呢."

"……"下面嘰里呱啦的八卦聲讓向琦臉色變了又變,難看了起來.

"你還不上來?怕了嗎?!"向琦手中驀地多了一個鞭子,啪的抽在地上,頓時摩擦出火星,留下深深的溝痕.

藍影看著那條鞭子,眼眸微不可查的眯了下,邁動纖細筆直的腿緩緩的朝擂台走去,嘴角蕩著柔和的淺笑,伴隨著馨香,迷亂人眼,叫人忍不住的閉上嘴巴,讓開路,癡癡的望著.

"我最討厭冒牌貨了."藍影踏上階梯走上擂台,目光掃過她手里的鞭子,仿佛漫不經心的道.

"你說誰冒牌貨?!"向琦大怒,覺得藍影根本是在血口噴人,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藍影只是輕輕一拂烏發顯得無比優雅動人,宛如藝術家精心擺置過的一般賞心悅目,"我很快就會讓你知道,誰是冒牌貨了."

"找死!"向琦被藍影那一派淡然優雅的動作搞得怒火攻心,手中的鞭子一抽便宛如利劍般的朝藍影甩去.

面對利劍般襲來的鞭影,藍影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嘴角含笑,柔和美麗,就在所有人以為藍影是跟不上向琦的速度時,藍影卻徒然消失在原地.

耳邊傳來空氣震動的微響,向琦已經來不及躲閃,連忙伸出手抵擋這飛來的一腳.

咔--

骨頭碎裂的聲音異常的滲人的響起,瞪大了雙眼看著踏在向琦伸出擋在身前的胳膊上的女人.

向琦卻仿佛並不在意那疼痛,右手鞭子如蛇影,迅速而凌厲的朝藍影的面們襲了去,握著柄子的手在尾部悄悄的按了下,鞭子忽的猛然變得挺直,鞭身更是豎起了一根根的針.

藍影側身躲過,卻沒料到這鞭上的針竟然還能飛出,頓時被劃傷了臉頰,一絲猩紅的液體滲出,滑落.

那坐得妖嬈的男人一瞬間坐直了身子,全身肌肉仿佛蘊滿了爆發力,如同蓄勢爆發的野生食肉生物.

"……暗,暗器?"台下的人怔住,在他們委員會內部開的擂台賽上竟然有人出這種爛招?而且還是向琦?!

"太卑鄙了!"頓時有人怒罵出聲,他們委員會內部的比賽一向都是友誼至上的,沒有聽過擂台上出暗器傷人的!

"有什麼卑鄙的,向琦本來就是暗殺人員,需要什麼光明磊落?達到目的就可以忽視過程,這是我們暗殺殿的宗旨."暗殺殿殿主扯了扯嘴角,睨著九音道.

藍影伸手輕輕碰了碰受傷處,指尖一片嫣紅,其中還帶著一點黑色,這針還有毒.

向琦笑得一臉得意,很好,一根就足以毀了她的花容月貌了!上面塗的可是奧國的黑寡婦,一點點就足夠她臉上形成連手術也去不掉的黑斑,看她到時候還怎麼靠著那張臉勾引男人!

"看來你很喜歡你的針,要不然怎麼笑得那麼開心呢?"藍影不甚在意的抽出白色的手帕輕輕的擦掉臉上的血跡,沒有人看到那傷痕內部的組織正在快速的把毒素擠出,然後愈合.

"喜歡,喜歡得很呢,送給你我都有點舍不得了."向琦扯著嘴角冷笑道.

"那還給你好了."藍影淡然溫雅的微笑,話才說完,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只余余香點點.

向琦還沒有反應過來,臉上驟然傳來一陣刺痛,有什麼濕滑的液體冒了出來,讓向琦一瞬間身子僵直了起來,顫顫的伸出手指碰了碰臉,碰到了一臉血,紅中帶著黑.

"天啊!"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到了,那原本的美人突然臉頰冒出黑紅的血液,傷口處正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慢慢的變黑起來.

"唔,真丑."藍影鬼魅般的出現在擂台一腳,身子坐在一個柱上,笑容溫柔淡雅,仿佛方才那話那事並不是她做出來的,而此時,她的手中還拿著一把針,那是方才從她的鞭子上射出的,被她給撿了回來.

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的向琦臉色徒然一變,瞪著藍影一臉難以置信,"你……"

"是我喲."藍影伸出手,純良的宛如乖寶寶,"我把針還給你了,開心嗎?"

熟悉藍影的人都知道別在這種事情上跟她過不去,除非你像璃兒一樣能跟她來個旗鼓相當,否則就是在找虐,要知道這女人是有變態一樣的嗜好的,如果此時有一排手術刀,別懷疑,這女人會直接給你來個活體解剖,說不定還會很高興的告訴你,從某處劃上一刀,腸子會一坨流出來不帶一滴血哦!

不過顯然,向琦那女人和藍影不熟,也不知道在這種時候應該避其鋒芒,而不是發了瘋似的想要撲上去為了她的臉報仇.

"呀啦呀啦,真是沒禮貌,我好心把針還給你,你卻這般粗魯難看."藍影躲開瘋狂的朝她攻擊的女人,那已經黑成了鍋底一般的臉著實丑陋的可以,如果全黑還比較好,可偏偏是像斑點狗一樣,黑一塊白一塊,難看的叫人想吐.

"閉嘴,我要殺了你!"

"太難看了."九音略顯不悅的聲音從面具下傳出,然而向琦卻以為他說的是她的容貌,頓時對藍影越發的怨恨了起來,都是因為她!

"哼,生死由命."暗殺殿殿主不屑的出聲,對向琦的沒用只覺得丟光了臉,心生氣惱.

"嘛……這世界總有人嫌或者還輕松."藍影莫名其妙的感慨一句,忽的亮起手中的針,如同她的紙牌一般在所有人不明所以的眼神下漫不經心的灑向天空,下一瞬間--

"啊啊啊啊啊啊--!"被鬼拖走一般驚恐的尖叫聲不斷,不止是在擂台之上的,更是擂台之下暗殺殿一群人所在處,只見那所有人心髒處都插著一根針,跳動一下都要被針紮了一樣疼,然而下一秒,藍影身上的殺氣驟然蓬勃而出,如同強大的海潮一般,朝所有人湧了去,那沒有插進去的針也瞬間跑進了他們的體內,頓時兩眼一睜,難以置信的倒在了地上.

場面一瞬間連掉根針都可以聽見的可怕的安靜.

噗通……

噗通……

心髒跳動的的聲音如雷貫耳.

"只有肮髒的地方才能養出這麼肮髒的人,浪費了我的時間呢."藍影拿出全新的白手絹,輕輕的,優雅的擦拭著每一根手指,全然沒有闖下大禍的危機感,仿佛她只不過是踩死了極致螞蟻,連瞧都懶得瞧上一眼.

一陣寒風襲過,警報聲才猛然乍響,在委員會的地盤殺了一整個暗殺殿,甚至當著所有人的面,這簡直就是在當著天下人的面打世界藝術委員會的巴掌,他們怎麼可能允許就這麼跳過?一時間,藍影被重重包圍起來了.

"唔?"藍影純良而不明所以的眨眨眼,指尖卻忽的出現一張撲克牌,是殺戮的黑桃皇後.

"別沖動."甜膩的如同半溶的白砂糖般的聲音忽的在耳邊低喃,藍影怔了怔,左右看了看,卻並沒有看到宮飛鳥那貨的身影,不過卻也成功阻止了藍影在這里大開殺戒的想法.

"帶進審判大廳!"司法殿殿下一聲令下.

審判大廳,隸屬與世界法庭的司法大廳,用于審判內部成員的罪過的地點.

此時,藍影站在暗色調的大廳中間,兩邊是呈面對面的彎月形狀的連椅桌,坐滿了世界藝術委員會的除了會長以外的所有最高層人員,除了不在的單姜琠M已經被藍影收拾掉的暗殺殿殿主,九殿齊了.

"嘣!"桌子被拍出一聲巨響,被氣得全身發抖的一人怒罵道:"這個女人簡直太目無法紀了,完全不把委員會的制度放在眼里,以下犯上,以下犯上啊!"

"沒錯,實在太過分了!暗殺殿是委員會的一大重要部門,怎麼可以把高層人員都殺掉,這要是傳出去,委員會的臉要往哪兒放?!"

"這件事必須得有個交代才行!"

"大家先安靜一下."九音的聲音響起,"如今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再做無謂的爭吵也沒用,難道你們不覺得現在把暗殺殿的風波平息了,比現在在這里爭吵怎麼處置藍影更好嗎?"

"平息?如何平息?!暗殺部高層全部被殺,下面的成員必然動蕩,整個米希爾皇城的暗哨全都是暗殺部的成員,等于暗殺部掌控著米希爾皇城的全程安全,這件事怎麼解決?!"暗殺部的人素來勞苦功高,自然比其他人都高傲些,現在老大莫名其妙被干掉了,他們能不給他們扯點麻煩出來就不叫暗殺殿了!

一群人光顧著吵,都沒有發現那站在中間的女人拿著黑金色的撲克牌正在玩游戲,完全不把這一場審判當回事兒.

等好一會兒被發現,藍影又是氣得一干人等幾乎肝腸寸斷,這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讓人覺得蛋疼的女人啊喂!

"太氣人了,氣死人了!"

"藍影!"

"唔?"藍影不明所以的看向吼她名字的人.

那人幾乎被藍影那無辜又純良的表情氣得一口氣噎死過去,這,這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坑爹少女啊魂淡!

"難道你就沒有一點兒懺悔之意嗎?"

仿佛覺得玩夠了,藍影收起撲克牌,嘴角笑容蕩起,"為什麼要懺悔?他們技不如人,被我以牙還牙了,他們理所當然要混著血牙往里吞不是嗎?至于暗殺殿上層的那點事,難道委員會沒有人了嗎?連收複那些低層成員的能力都沒有?"藍影理所當然的道,完全沒有這禍是她闖下來,她應該負起責任的想法,反倒是把過錯都推到了委員會身上的無恥.

"你……你……"司法殿的老殿長要被氣死了一樣.委員會的人分工明確,各自都有各自不可或缺的崗位,哪里是說補就能補上來的?

"把這個女人送進世界法庭!"

"誰敢?"一道從門外傳來低沉的聲音,伴隨著一種強烈的侵略氣息猛烈襲來,叫人不由得一個哆嗦,心髒驟縮了一下,這樣強大的壓迫感……

藍影眉梢挑了挑,看著突然出現在這里的莫洛左翼,漫不經心的打招呼,"喲~."

莫洛左翼穿著他的奧國軍裝,深黑色的特殊面料裹著挺直性感的身軀,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人心上,異常的有重量感.

身為世界貴族莫洛家族的族長,出現在世界藝術委員會貌似有點不對勁,然而偏偏--

莫洛家族是最初成立委員會的成員之一,不過後來因為種種原因而被迫退出了世界藝術委員會,不過當時所遺留下來的特權便是族長可以任意的出入米希爾皇城,甚至某些時候在會長的允許下,可以插手會內的事情.

"莫洛族長前來,有何貴干?"九音沒有起身,語氣明顯有些不友善.

"我只是來看戲而已."莫洛左翼說著,毫不客氣的坐在其中一個空位上,如同帝王一般,一時間叫人覺得亞曆山大起來.

一聽說莫洛左翼只是閑著沒事干來看看而已,頓時一群人松了一口氣,繼續朝藍影發泄心中的怒火,完全把方才莫洛左翼那個'誰敢’給忘得一干二淨.

"我建議把這個女人送去世界法庭,否則暗殺殿的人是絕對不會輕易罷休的!"

"咔咔!"手槍上膛的聲音一時間叫人心尖兒一顫,所有人都看向正拿著他的手槍玩的莫洛左翼.

"我只是看看我的槍壞沒壞掉罷了."說完拿著一塊布,細心的擦著自己開上了膛的手槍,槍口還好死不死的就對准兩次說了要把藍影送到世界法庭去的那個殿主,頓時嚇得那人臉色煞白,一個字都不敢再說,生怕一會兒擦槍走火,這人還來一句他只是試一試子彈厚還是他的臉皮厚罷了……

他們都不是傻子,莫洛左翼那明晃晃的威脅要是看不到就不用坐到這個位置上了,可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一直以來莫洛家族和世界藝術委員會的關系就曖昧不明,是唯一一個和委員會關系頗深的世界貴族,並且在會內擁有特權,現在他明顯要插手的樣子,卻叫他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為好.

"不知道莫洛族長對這件事有什麼處理意見沒有?"九音淡淡的問道.

莫洛左翼擦著槍,厚顏無恥理所當然的點頭,"有."

……剛剛不知道是誰說只是來看戲罷了……

"既然是藍影闖下的禍,叫她去彌補好了."

"怎麼彌補?這可是暗殺殿……"

"讓她當暗殺殿的殿主好了."莫洛左翼不給那人說話的機會,淡淡的拋下這麼一句話.

"什麼?!開什麼玩笑?!"其中一人拍案而起,然而下一秒又全身僵住,只因為太陽穴被黑洞洞的槍口給頂住了.

"你打算違抗我的命令?"莫洛左翼低沉的嗓音和沉穩深邃的如同老謀深算的軍部高層模樣,任誰也想象不出他一個不爽就拿槍指人的唯吾獨尊模樣.

那人霎時臉色更加的難看起來,全身僵硬不敢亂動,誰不知道莫洛左翼這個狂傲到極點的男人根本不允許任何人違抗他的話,即使是父母,違抗者都要去死,此時他完全不敢拿自己的身份去壓莫洛左翼,只因為這貨狂傲的根本就不管對方是誰,不爽就干掉.

說起來,貌似和藍影還有點狼狽為奸的架勢了?

藍影挑了挑眉梢,眼底滑過一抹欣賞,這狂傲的家伙真的很帥啊!

于是,因為莫洛左翼這家伙的插手,藍影成為暗殺殿殿主似乎顯得有點理所當然了,這是委員會首個弑主奪權的女人,而且奪的還是九殿中權利最大的暗殺殿的權,相當于藍影掌控了暗殺部就掌控了整個米希爾皇城!

而藍影守護者的身份也理所當然的定下了,誰也不敢跟這個秒殺了暗殺殿殿主和干部的人打,生怕一不小心被單方面虐殺了,而且他們雖然知道是要保護一個重要的東西,但是有多重要,是什麼東西,有什麼用處,完全不知道,來參加也不過是因為榮譽罷了,所以這沒失沒得的情況,倒也沒有引起多少人不滿.

昏暗的走廊長的仿佛沒有盡頭,走在前面的帶著面具的男人腳步慢慢的緩了下來,下一秒猛然轉身,緊緊的抱住了藍影,小飛鳥滾燙燙的磨蹭著藍影,發出舒服的輕喟.

藍影一巴掌拍在他頭上,"宮飛鳥,別太過分了哦,快放開."這些個男人,一個個都深藏不露,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柔婉的嗓音柔柔的,聽起來叫抱著他的男人越發的抱緊,哪里還要什麼放開.

"不要不要,影影,人家好想你的說,難道你不要飛鳥了嗎?不要啊,你看你看,小飛鳥對你一如既往的熱情呢!你摸,你摸摸~"宮飛鳥一把抓掉面具,露出雌雄莫辯妖豔至極的面容,好無節操的拉著藍影的手就往小飛鳥身上摸去.

藍影幾乎都要習慣這個男人每一次見到他的發情,然後扯著她的手去摸各種不和諧的地方的沒節操的模樣了,這貨比她還沒有節操,臉皮還要厚還有無恥!

淡定的收回慢了一步而被抓去當撫慰的手,藍影看著宮飛鳥那一副欲求不滿到了極點淚眼汪汪的妖魅雙眼,無奈的朝天翻了個相當優雅的白眼,節操神馬的,拜托快去撿回來吧!又不是處于發情期的動物,要不要每一次見到她都起反應啊,她又沒有隨身帶春藥!

宮飛鳥完全不在狀態,一把握住藍影的手放在豔紅的唇邊親吻,嬌羞無比的看著藍影,"影影,我們生一群孩子吧!"這貨完全沒有自己在藍影的後宮還沒有一席之地的認知,直接跳過n步,朝娃娃進發!

藍影再一次翻了個白眼,然後看著宮飛鳥又開始的次次見到她都要上演一次的脫衣秀.

一臉嬌羞的解開上衣的扣子,這男人一臉快來摸快來摸的放蕩表情.

藍影眸光閃動,看著宮飛鳥仿佛泛著水意一般的妖豔雙眸,忽的伸手滑過他的胸前,看著他一瞬間全身僵住的模樣,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

------題外話------

感謝zyy881215親送了1623朵花花(內流,蘋果拿著計算機算來著……),懶猴娃親送了22朵花花,tzyjoey親送了3顆鑽鑽,高興就好ing親送了200顆鑽鑽,15181769073親送了3顆鑽鑽5朵花花,琴sherry親送了10顆鑽鑽(話說親乃失蹤哪兒去鳥~?),s///" target=".blank">" target=".blank">s///文字首發無彈窗打賞3朵花花,3863589親送了1朵花花,link0613親送了3朵花花,嬉戲嬉戲親送了2朵花花,心心念親100打賞~!群抱住大麼麼~!乃們太讓蘋果感動鳥嗚嗚……趕腳自己要是不好好碼字偷懶都是要招雷劈的了嗚嗚……

于是,二更咱在十點左右發,蘋果盡力朝萬更進發……

上篇:V60守護者推薦書    下篇:V62逆流的時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