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62逆流的時間   
  
V62逆流的時間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這麼僵硬?"藍影眨眨眼,無辜又純良的看著臉色急劇漲紅,全身僵直著不敢動的宮飛鳥,只是藍影話一說完,她就後悔了,因為藍影話一說完,宮飛鳥立刻就反應過來一般撲了上來,又是扭又是撕衣服,整一發情的公牛!

"飛……飛鳥!"藍影沒想到宮飛鳥反應會這麼大,衣服一下子竟然就被他撕拉的撕開了,露出白色蕾絲的內衣,這沒節操的男人絲毫不客氣的就一口咬上,驚得藍影連忙伸手把他的腦袋抱住,不讓他動.

"影影~影影~"宮飛鳥不停的扭,兩眼淚汪汪的看著她,"人家要給你生孩子!"瞧這話說的多堅定……

"……"這話他說過不下二十遍了,藍影一如既往的翻白眼,你說你一個大男人老是把生孩子這種事掛在嘴巴干嘛?

"我是認真的!"宮飛鳥就知道藍影不當回事,急匆匆的解釋,"生我的就是一個男人!"

"驚!"藍影目瞪口呆.

宮飛鳥自豪的一甩頭發……揍是這麼雷人!

原來生宮飛鳥的他不知道該說是母親還是父親的男人來自一個擁有很特殊的體質的地方,應該說是那地方古老的女權主義貴族的女性,為了不用受生兒育女的痛苦所以抓了男人來做研究,改造了他們的身體.

而宮飛鳥則是遺傳了這樣的體質,只不過到了他們這里,早就可以吃藥把這項功能給封閉掉了,而事實上宮飛鳥在遇到藍影之前也一直在吃那種藥,因為他從來不認為有人能配得上他,有人能讓他心甘情願的想要為一個女人生孩子,說到底,他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男人,長得再漂亮,也是一個男人.

尼瑪把藍影嚇到了.

一路上藍影都下意識的盯著宮飛鳥的肚子看,明明身體內部結構都和正常男性沒有區別,腫麼這貨就能生兒育女呢?藍影森森的覺得嫉妒了,她想要有自己的孩子啊!可是這麼多年毛線都沒有一根!顧小毛還為了棵雜草三毛跑了,藍影難得森森的怨念了.

宮飛鳥抱著藍影的手臂,笑得一臉幸福,"我會給你生一堆大胖小子的!"

……藍影特麼覺得她可能是穿到了女尊世界,最要命的是她開始覬覦宮飛鳥的肚子和他口中的一大堆胖娃娃了,但素她又擔心那些娃娃會不會都和宮飛鳥那樣木有節操……

當然當日後藍影生出一個很沒有節操的大胖兒子的時候,宮飛鳥被華麗麗的趕去跪鍵盤了,尼瑪和顧譯軒一樣坑我!那功能傳到他這一代早就沒有了!

風中凌亂的被宮飛鳥帶進了放著時間軸的房間,藍影這才回過神,接過宮飛鳥遞過來的東西.

精致的木制盒子中,一個帶著綠色斑駁的卷軸放在上面,用紅繩打成了結.

"這個就是時間軸?"藍影打開紅繩,攤開卷軸,空白的一片,和紙毫無差別,這到底有什麼特別需要保護的?

"對,事實上炙焰雨炫麗找我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說到了正經事,宮飛鳥嚴肅了起來.

"這是炙焰雨家族的東西?"藍影挑了挑眉梢.

"炙焰雨家族詛咒的左眼的根源."宮飛鳥又把紅繩給綁上,"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流傳在某些家族耳邊的故事,炙焰雨家族因為獲得了不該存在人世的至寶而獲得了強大的能力,卻也得到了致命的詛咒,每一代族長的左眼都藏著一個秘密,要麼與命中注定的人契約解開,要麼就是等待時間流逝,接受死亡.從七百年前開始,炙焰雨家族的家主從來沒有一個活過三十五歲,而炙焰雨炫麗今年已經二十九歲,距離死亡日期也許不過半年."

"也許?半年?"這個世界總是有那麼玄幻的幾件事,根本無從追溯這些牛鬼蛇神事情的根源.

"因為根據計算下來的規律,似乎每一任家主存活的時間都在減少,炙焰雨炫麗的父親死時正好三十歲,到炙焰雨炫麗這里,只可能少,不可能多."

"不過這和時間軸有什麼關系?難道這就是他們受到詛咒的原因?"藍影用異能看了看那卷軸,看不到活的細胞,完全看不出又任何的特殊.

"如果不是炙焰雨炫麗告訴我,我也不敢相信這東西就是他們炙焰雨家族強盛與衰弱的象征."宮飛鳥神色嚴肅,"這東西你一定要保管好,否則世界將會大亂."

"唔?"藍影眨眨眼,不明所以.

宮飛鳥卻嚴肅的檢查了下四周,確定沒有監控器和人影之後才壓低了聲音道:"炙焰雨炫麗說,這東西可以讓時間,逆流."

藍影瞪大了雙眼.

"我也不相信,但是炙焰雨炫麗不可能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想必是他感覺到了什麼,所以才把這東西交到了委員會這邊,我思來想去,還是覺得放在你那里最安全,而且炙焰雨炫麗也要求過要把時間軸放在你那里.委員會里人太多,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就怕出個萬一."

難怪宮飛鳥會這麼嚴肅了,即使是藍影都驚到了,讓時間逆流?這種事情,即使是璃兒這種時空能力者也辦不到,這種事情……而且,總感覺不止如此,因為炙焰雨炫麗不是會把秘密全部告訴別人的人,應該還有一些他沒有說出來才對,比如怎麼讓時間逆流,條件是什麼,如何控制什麼什麼的.

不過……

"他要求放在我這里?"藍影眉梢挑了挑,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雖然這時間軸的功能讓自己吃驚了,但是不代表她就在乎啊,她的時間是靜止的,時間逆流一百年她也依舊是藍影,就算還不是,但是時間正流過後便又是了,因為這是曆史,無法改變的.

說到這個,宮飛鳥臉色便有些難看起來,他對炙焰雨炫麗那個男人相當不滿,憑什麼一副對藍影信任到了極點的曖昧模樣,看得他恨不得撓花他的臉,哼哼,好在他們都比不上他的花容月貌,肯定都比不上他在藍影心目中的地位的!

宮飛鳥長得有多美有多妖,他就有多自信多自戀!

"不說這個了,既然這東西看著礙眼,不如毀了它吧."藍影說著手上一用力,就想把它折成兩半,只是很快被宮飛鳥給救了下來.

"這東西不能毀,毀了炙焰雨炫麗就完了."時間軸詛咒炙焰雨炫麗卻也給了炙焰雨炫麗無與倫比的能力,不是用正規的方法(契約)解決的話,那麼時間軸損壞,炙焰雨炫麗也會跟著出現問題,雖然炙焰雨炫麗那男人很討人厭,但是畢竟的瑞比斯公國的總爵,一代風華的族長,莫名其妙的因為一份卷軸死掉的話,怎麼想都覺得有點浪費和可惜.

正所謂英雄惜英雄,就算是死敵,這份心也改變不了.

藍影收了時間軸,既然決定和她的男人們待在這個世界好好的生活,那麼這東西既然毀不得,那麼還是乖乖的待在她身邊吧,省得被有心人盜走干壞事.

至于暗殺殿的事,藍影直接打個電話讓在瑰夜爵地盤上的她的藍影隊伍過來,以那群原本待在海底大監獄的大罪犯,還怕處理不好這些被寵壞了的原成員嗎?

藍影這一走,把他們的九音殿下也給帶走了,連帶著還有突然冒出來的莫洛左翼.

天空湛藍,陽光燦爛,天氣晴朗.

宮飛鳥的心情卻是極其的暴躁!

"你跟著我們干什麼?!"宮飛鳥死死的抱著藍影的胳膊,氣急敗壞的瞪著跟屁蟲一樣的莫洛左翼,其實人家也沒像跟屁蟲一樣,只是恰好跟他們坐同一時間的飛機,坐在同一排的位置上,飛往同一個地方而已,不過在死命的想要跟藍影ooxx的沒有節操的宮飛鳥面前,他無疑就是一個超級大的電燈泡!因為那雙眼睛老是落在藍影身上,他一稍有小動作,眼神立馬就掃了過來,看得他心里慌慌的!

尼瑪勞資跟自家老婆親熱,為毛要有在吃別人老婆豆腐的趕腳?!

而藍影一直在研究時間軸,根本就不鳥他們.

彼時,遠在瑞比斯公國的那幾個後宮美男們,根本不知道自家老婆出了一趟國,又帶回了兩個爭寵者.

今天已經是第三天,幾個男人早已經累得倒在地上無法動彈,空曠的場地內,只剩下他們氣喘籲籲和加速的心跳聲.

想要在三天內給璃兒一拳,根本不可能,再加上璃兒根本就像貓捉老鼠一樣的玩著異能耍著他們,看著幾個男人狼狽的倒在地上,一如既往的華麗的女人扯著絕色的冷笑,雙手環胸的站在場地之內.

"這就不行了麼?嘛,真是太不華麗了,這麼不華麗的你們,怎麼能夠陪在那麼華麗的藍影身邊呢."璃兒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的打擊,事實上這些男人能堅持到這種地步,已經足夠讓她產生那麼點認同心理了.

浮萍拐在地面摩擦發出了聲音,曲眷熾從地上踉蹌的站起身,如豹一般的眼神除了越發的銳利起來,看不到任何挫敗和退縮,"再來!"

璃兒眼眸驟然一眯,然後便看到了其它四個男人也站了起來,呈包圍狀的把她包圍了起來,她眸中閃過一抹興味,今天以前這幾個男人可都沒有什麼合作心理,全部都是我行我素雖然單個來看威力甚大,但是在她上面,可就顯得弱點甚多了.

不過……

"不覺得現在已經太晚了麼?"璃兒看著他們連站都站不穩的模樣,依舊勾著冷笑的道.

"晚不晚,看看誰是笑到最後的人就知道了."

曲眷熾說著猛然朝璃兒沖了過去,璃兒一如既往動都不動的扯開一個空間裂縫就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又出現在另一個角落里,下一瞬間身後傳來破空的聲音,璃兒伸手,卻畫了個虛空,璃兒怔了怔,反應再迅速,肩膀卻也被重重的打擊了一下.

璃兒眉頭皺起,捂著肩膀,怎麼會突然劃不開空間了?

猛然想到了什麼,璃兒抬頭,入目的東西叫她貓眸一瞬間縮了縮,只見她此刻站的地方,已經被無色特殊的塑料制品呈帳篷狀緊緊的包圍起來,不留半點縫隙,否則她的不會撕不開空間.

"如果把空間密閉起來,你就無法使用你那該死的能力了吧?"單姜甯[起銀管,嘴角勾起冷漠的微笑,驚豔天地.

璃兒用那能力把他們耍的團團轉,這可是他們從以往到現在最大的屈辱!

璃兒動了動有點疼的肩膀,嘴角的冷笑淡了些,"竟然能夠趁著我進入裂縫在出來的這一段時間悄悄完成這一項工程,不得不說,你們讓我驚訝了,不過--"璃兒的眼神驟然冷了下來,"如果你們以為封住了我的能力就能打敗我的話,那就大錯特錯--"

"璃兒,棒打鴛鴦什麼的,我們還是不要做的好哦."一道低沉悅耳的嗓音突然響起,頓時叫璃兒眼瞳睜大,也讓其它男人們驚了驚.

入目的是一片金紅色,紅得耀眼炫目,長及大腿的金紅色卷發,顯得極其耀眼絢麗,眉飛入鬢,狹長的金紅色眼眸像世間最美麗的寶石,殷紅的薄唇,尖尖的白皙漂亮的耳朵在金紅色的發間,精致到讓人炫目的五官,金紅色的長袍,胸口大大咧咧的敞開,露出白皙誘人的胸膛.

然而卻不顯半絲的嫵媚,那張臉,帶著一絲如同蓮花孤月般的清冷,極度矛盾的氣質和打扮,然而卻是這份矛盾讓人無法移開一絲目光.

男人們驚訝的是這突然出現的衣著古怪的男人那尖尖的宛如精靈一般的耳朵,而璃兒則是驚訝這男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你怎麼在這里?!"璃兒震驚,這男人竟然自己穿越時空跑來了?……這是追妻追了幾個時空了?

"漫飛雪和漫飛霜根據你的運行軌跡研究出來的.啊,是我逼的."野霄摟著老婆,撓撓金紅色長及大腿的卷發,金紅色的眸子淡漠的掃過被自家老婆修理的慘兮兮的男人們,說出那話完全沒壓力!

璃兒額角暴起一個十字架.

"所以說你為什麼會想要跑過來!"

"你好多天沒回去了."野霄尖尖的耳朵小狗似的動了動,頓時有點委屈的看著璃兒,然後伸手心疼的摸著璃兒的肚子,"別把我兒子女兒給累壞了,當然,我老婆更加不能累壞!"

"少給本小姐油腔滑調!你說不說?"璃兒作勢揪起野霄的耳朵,她才不相信這男人要是不吃醋會莫名其妙逼那兩個可憐的小家伙頂著被她削的壓力把他弄到這里來.

"好吧."野霄無奈的聳聳肩,從懷里掏出一張紙,"這個是從你換下的衣服里掉出來的.給我的."

--璃兒的男人,再繼續讓你老婆禍害我男人的話,小心我讓你們永不相見喲~.

啪--!

璃兒腦中有什麼噼里啪啦的斷掉了,尼瑪這是藍影的威脅,從好幾天前就埋下的為她男人找的後路……

野霄摸摸鼻尖,"你知道的,那女人整個玄天大陸可沒有人敢得罪."言外之意,他也不敢不把她的話當回事啊!這女人當初是怎麼在璃兒背後暗算他,讓他吃盡苦頭的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偏偏有苦說不出一個字也不敢跟璃兒提,他也不容易啊喂!

當了那麼久的皇族精靈,他也從來沒有受過那等的屈辱啊!雖然看到藍影那個妖孽的男人被欺負的慘兮兮,他會不華麗的有很爽快的報了仇的趕腳,但是如果自家老婆為了這幾個男人而忽略了他,甚至是危害到了他們兩恩恩愛愛甜蜜到永遠的計劃,那麼他是一定要重振夫綱的!

"我勒你個xxx!野霄你個不華麗的家伙干嘛?!"璃兒被藍影對那男人們的維護氣得幾乎吐血.

"回家."野霄抱著人不撒手.

"你再不放手試試!我今天不把這些不華麗的家伙都清理乾淨,這孩子我就不生了!"璃兒是真的生氣了,生氣藍影對這幾個男人的寶貝,那張紙條就像對她的不信任,雖然她下手可能會重點,但也不至于要他們的命啊!而且她還沒有認可他們,那張紙片更像在說他們不需要她的認可一樣,雖然知道藍影的意思不是這樣,但是她還是相當的不爽,嚴重的不爽!

璃兒的話把野霄嚇到了,所做的行為就是立馬把人給抗走,只見空氣中一個紅色的魔法陣一閃,兩人頓時消失在了原地.

幾個男人面面相覷後,齊刷刷的倒在地上,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運動,能堅持到現在簡直就是奇跡!

藍影幾人剛下飛機,就遇到了正好要上飛機的炙焰雨炫麗,他看到藍影的時候怔了怔,目光又下移到她抱在懷里的時間軸,深色的藍眸微動,亮的如同藍天下波光粼粼的海面.

"哥?"炙焰雨茉莉順著炙焰雨炫麗的目光看過去,看到藍影時臉色驟然一變,再加上那曾經炙焰雨炫麗拿出來看過一次的時間軸,臉色更加的難看了起來,"該死的女人!"

"看來不需要去米希爾皇城了呢."炙焰雨炫麗目光落在緊緊的抱著藍影的胳膊,笑得一臉幸福風騷的宮飛鳥,有些喃喃的道,被遮住的左眼驟然傳來一如幾天前的那種炙熱而尖銳的疼痛感,傳至每一個神經末梢,根本不給他任何一點兒緩沖的時間.

"我看那個女人根本就--哥?!"炙焰雨炫麗突然倒在地上,嚇壞了炙焰雨茉莉.

一直都受人關注的紅發美人突然倒地,頓時引起機場的一片竊竊私語和慌亂,藍影和宮飛鳥還有莫洛左翼自然也被這一陣喧囂弄得看到了這一幕,畢竟炙焰雨炫麗那天銀紅色的卷發是相當的耀眼的.

"難道是詛咒開始發作了?"宮飛鳥說著,拉著藍影就過去湊熱鬧.

"都看什麼看?滾開!"炙焰雨茉莉如同護崽的母獸豎著一身的尖刺對著圍觀的眾人怒吼,人群被她的氣勢和眼神嚇得有些後退,然後漸漸的散去,這個社會,誰會想多管閑事,更何況人家還不屑呢.

"哥?哥你怎麼樣?你等等,我們家的醫療隊很快就趕到了,哥!"炙焰雨茉莉急得眼淚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沒有注意到走過來的三人.

藍影透過異能看著炙焰雨炫麗的身體,卻並沒有發覺細胞有任何的不對勁,除了因為本身血液的加速流動產生的快速起來的新陳代謝之外沒有任何的異常,所以說,這真的是很玄幻很玄幻的詛咒嗎?

只是這個世界無奇不有,璃兒曾經也因為被一個死去的男人的執念而搞得狼狽,還有那些下降頭啊什麼的,說玄幻玄幻,說不玄幻,又好像不怎麼玄幻.

嘛……

懶得管了.

"藍影……"炙焰雨炫麗忽的有些艱難的低喚,身子因為過于疼痛而卷成了蝦米狀,費力掀開一條縫的眼眸迷蒙的看著站在不遠處的藍影,滿是渴望.

疼……

好疼……

別人聽不到,藍影卻是聽到了炙焰雨炫麗的叫喚,她眨眨眼,有些不明所以炙焰雨炫麗為什麼要叫她的名字,然後邁著步伐緩緩的走了過去.

"你來干什麼?!走開!"炙焰雨茉莉擋在炙焰雨炫麗面前,不讓藍影靠近自家哥哥,不願意這個女人接近她的哥哥,怎麼樣也不願意!

藍影眉梢挑了挑,"你確定?"炙焰雨炫麗那渴望著什麼的眼睛,可是在無比期盼她的靠近呢.

"廢話!快滾!"每見一次藍影,她就更加討厭她一分,為什麼她不清楚,反正就是討厭.

藍影還未說話,身後便傳來一道意想不到的聲音.

"很久不見了,小影."

------題外話------

于是……萬更失敗鳥……明天蘋果會繼續二更的,摸摸~!

上篇:V61快把節操撿回來!    下篇:V63重回六十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