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63重回六十年   
  
V63重回六十年

g,更新快,無彈窗,!

藍影扭頭,入目的便是一張美麗精致的面容,看不出年紀的美,一身白色在人來人往的機場中顯得尤其的鶴立雞群,確實很久不見了,久到藍影都把他忘記了,如果不是他有一張和單姜琣p此相像的面容的話.

"很久不見吶,大叔."藍影嘴角勾著一如既往的微笑,在陽光下如同露水一般的清澈透明,眼眸溫柔的如同春霧一般縹緲美麗,叫人忍不住心髒漏跳了一拍,深深沉迷入其中.

藍影的眼眸微微移動,落在單彬宇身邊的男人和女人,藍風和宛柔,真是奇怪的組合.

單彬宇勾著笑,一如既往的溫和,卻又仿佛有哪里不同了,他那雙美麗的眼眸輕輕的掃過藍影懷里的時間軸,微不可查的頓了頓,下一秒鍾便又掃了眼倒在地上的炙焰雨炫麗,看回藍影柔聲道:"看來你們還有事情要解決,我們以後再聯系好嗎?"

藍風冷酷的眼眸微動,看著藍影,仿佛欲言又止,他身邊是緊緊抱著他手臂的宛柔,她看著藍影,警惕又厭惡,而深處,竟帶著一絲幸災樂禍和得意?

藍影歪了歪腦袋,習慣性的可愛的眨眨眼,而後才看回單彬宇點點頭.

單彬宇和藍風他們就這樣離開了,仿佛真的只是上來跟藍影打一聲招呼而已.

"狗奴才!"炙焰雨茉莉對單彬宇對他們的無視很是不滿,咒罵了一聲又焦急的看著炙焰雨炫麗,那一頭銀紅色的卷發都已經蹂躪得黯淡無光,他的身子全是冷汗,不停的顫抖著.

炙焰雨茉莉又看了看手機,然後凶狠的砸在地上,"該死的!還不來!"

"等你們醫療隊從距離這里十萬八千里遠的帕西西里島趕來,炙焰雨炫麗都該死得不能再死了."宮飛鳥見藍影似乎沒有准備走的樣子,只好扣扣手指出聲道,"而且現在帕西西里島是處于海底時期吧,這個時候要離開帕西西里島有多費勁,我想你自己清楚."

炙焰雨茉莉臉色驟然煞白,是了,該死的她把這個給忘記了!

"藍影……"縹緲低喃的聲音再一次傳來,這一次炙焰雨茉莉聽清楚了,臉色難看,然而她卻不得不因為藍影身上的異能而妥協.

"還不過來!"炙焰雨茉莉理所當然的對藍影吼道.

藍影眉梢挑了挑,站在原地不動,"你這是求人的態度?請你記住一點,炙焰雨炫麗是你哥哥,不是我的任何人,我沒有必要管他的死活,也沒打算管他的死活,站在這里,只不過是因為覺得好奇他會不會就這樣死掉罷了."

"你……"炙焰雨茉莉氣得全身顫抖,她可是炙焰雨茉莉,站在世界貴族頂端的大小姐,哪里跟誰低聲下氣過,誰又敢這樣跟她說話過?她還未有服軟之心,手機便響了起來,炙焰雨茉莉二話不說的接起來就開罵,"怎麼還沒到?你們這些廢物炙焰雨家族白養你們了!我……什麼?!莫忘愁不見了?!"

炙焰雨炫麗的手驟然收緊,半眯的目光落在藍影懷中的卷軸上,費勁的想要表達著什麼東西.

"給我全面搜說帕西西里島海域和距離最近的城市和國家,再給我把監控視頻全部准備好,出現一絲紕漏,全都給我以死謝罪!"炙焰雨茉莉嚴肅冷酷的下達命令,果決的模樣看起來和方才那囂張跋扈幼稚無腦的千金大小姐完全不同.

怎麼會這樣?明明已經下達了最高的防衛命令,莫忘愁又怎麼可能突然從帕西西里島消失?不行,不能就這樣放著,連哥哥都覺得不對勁並且警惕到這種地步的女人,絕對不能這樣坐以待斃的放著,要不然哥哥一定會很生氣的!

炙焰雨茉莉瞬間轉頭看向藍影,"我哥哥就拜托你了."說罷便快步離去,完全不把藍影的拒絕當做一回事.

藍影眨眨眼,她懷疑這個女人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要不然怎麼會這麼變化無常呢?

"現在怎麼辦?"宮飛鳥眨眨妖冶的雙眸,看著倒在地上幾乎要暈過去的炙焰雨炫麗,這個男人現在要是死了,貌似會有很多麻煩吶.

"抗走吧."藍影淡淡的對著宮飛鳥道.

宮飛鳥立刻扭頭對著一直沒說話的莫洛左翼道:"聽到沒有,抗走!"

我讓你當電燈泡!

"咔咔!"精致的銀色小手槍上膛了,莫洛左翼深邃沉穩的眼眸滿是狂傲不羈的看著宮飛鳥.

"!"宮飛鳥立馬哭喪著臉上前抗人,腫麼辦?他的美貌打不倒他的狂傲!

太陽漸漸西移,金燦燦的陽光從溫和到炙熱到冷淡下來,又是一日就這麼簡簡單單的過去了.

美麗的大莊園里一下子變得擁擠熱鬧了起來.

五位有名有份的大男人沒想到自己一覺醒來,家里竟然多出了一個沒節操,一個狂傲的跟大爺似的男人,還有一個病美人正在房間里要死要活中.

端木惑看著正在廚房忙碌的宮飛鳥,紫眸微微的眯了起來,尤記得這個男人讓他感覺到的危險,現在看來,他倒是沒有杞人憂天,這男人真的就用他的無恥和無節操抱住了藍影的大腿,儼然一副藍影後宮之人的模樣了.

額角青筋暴起,他就是見不得這男人跟他玩一樣的把戲!咱要無恥的有自己的特色啊魂淡!

再看一旁坐在沙發上,雙腿交疊,喝著咖啡,宛如一家之主的大爺莫洛左翼,一種把他拖出去蹂躪圍毆的感覺驟然升起!尼瑪一個個還要不要臉?這年頭覬覦別人老婆覬覦的這麼明顯可以嗎?!

涼禮一如既往的一身黑衣包裹著精壯挺拔的身軀,手里拿著一個計算器噼里啪啦的按著,然後直線式的聲線毫無起伏的響起,"一人每個月上交所得工資的三分之二用于家用,剩下三分之一用來孝敬我."

瞧這話說的多理所當然.

現在是無產階級的端木惑頓時苦著一張臉,"交三分之二當家用就算了,干嘛還要孝敬你?"

涼禮死寂死寂涼涼的眼神飄過去,"你想吃釘子?"

這是威脅沒錯吧?!端木惑嘴角抽搐,難怪曲眷熾最近一直在藏私房錢,原來是家有吸血鬼啊!

"銀行卡."涼禮把計算器扔一邊,絲毫不客氣的伸手.

就算再不願意,在涼禮涼涼的眼神下都不得不把卡掏出來,因為他那眼底明明白白的流竄著信息,不想和藍影有個安穩夜的可以不用交,這是威脅!這男人坑錢越來越不客氣了!

到了瑰夜爵的時候,一張卡都沒有,涼禮涼涼的看著他,然後眼里滑過一抹了然的光芒,這男人把所有身家都給了藍影了,不錯,蠻有誠意的,但是--

"孝敬我的錢呢?"藍影的是藍影的,他是他的,他還要給他和藍影的孩子存尿布和奶粉的錢呢!

"……先欠著."瑰夜爵雖然從來不在乎金錢那玩意,但是對于'孝敬’和'涼禮’這兩個詞還是覺得無比的蛋疼.

"要付利息,看在影的份上給你打九點九九折."涼禮又拿過計算器噼里啪啦的算著,對面的幾個男人嘴角齊抽,蛋疼無比,這又不是做生意,竟然還給打折……

噗嗤……

一直站在樓梯上看著這一幕的藍影終于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怎麼會這麼可愛?涼禮面無表情聲音直線式,坑爹的模樣真的灰常灰常的可愛,幾個男人被坑錢時那種蛋疼的表情也很可愛啊,為什麼她的男人們都這麼可愛呢?可愛的叫她忍不住想要撲倒了啊!

"影."看到藍影,涼禮死寂的眸中一瞬間蕩起美麗的漣漪,如同云層中若隱若現的星光,不顯眼,卻絕對美麗.

其它幾個男人臉色頓時一紅,任何人都不希望窘態被心愛的女人看了去.

藍影這才邁著腳步下來,走到幾人身邊,隨意就在獨自一人坐著一個沙發的涼禮身邊坐了下來,嘴角含著笑,"我們家又不缺錢."

"但是我們家也需要很多錢."涼禮對于錢這個話題異常的固執,"我們的家庭成員挺多,而且貌似將來還有增加的可能,房子爵有很多,但是也有很多東西需要購置和定做,你的衣服,其他人的衣服,各種首飾,美味的食物,傭人什麼的可以不需要,讓宮飛鳥和端木惑去當就可以了……"

"喂!憑什麼?!"端木惑瞪向涼禮.什麼叫做傭人什麼他們去當就可以啊?!

"喂!為什麼?!"一直豎著耳朵聽著的宮飛鳥頓時從廚房里跑出來,勞資這麼如花似玉,怎麼可以和傭人相提並論!

"誰讓你們把節操丟了.還有,端木惑以後不准吃棒棒糖,浪費錢."涼禮直線式的聲線漫不經心的道.對于這兩個以沒有節操的無恥和無下限抱上藍影大腿的男人,涼禮表示他們是賠錢貨,都是一國王子,但是都把王位給扔了,無產階級神馬的,涼禮最不喜歡了!←因為木有他愛的錢.

"噗……"曲眷熾一個沒忍住,笑得惡意欠扁的看著憋著一張臉跟便秘似的,"要不要我借你幾塊錢買糖?"

端木惑瞪過去,勞資的棒棒糖都是自己做的頂級美味,才不是外面可以買得到的呢!

"皇後娘娘,曲眷熾偷藏了私房錢!"端木惑不滿的爆料.

頓時所有人都驚異的看著曲眷熾.

"噗……"藍影一口咖啡優雅的噴了出來,那邊傳來莫洛左翼捂著嘴輕輕咳嗽的聲音.似乎誰也沒想到這個如豹一般充滿爆發力,又如豹一般優雅慵懶的男人竟然會做這麼不華麗的事情,偷藏私房錢……

藍影覺得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她要是不加一把火貌似就太不給力了,頓時眨巴著純良又無辜的小眼神看著臉色越來越紅就快到爆發邊緣的曲眷熾,"阿熾,你為什麼要藏私房錢,是想干壞事嗎?難道是想背著我包養二奶嗎?"尼瑪用這麼優雅的姿態說出這麼粗鄙的字眼,藍影你還能表里不一到何種境界!

曲眷熾聞言立馬就激動的跳起來,"胡說些什麼啊!尼瑪,我讓你打小報告!"亮出浮萍拐,曲眷熾今天不抽死端木惑這魂淡就咽不下這口氣了!

"救命哇!"端木惑頓時抱頭亂竄.

"哈哈……"藍影笑倒在涼禮懷里,對這種熱鬧的雞飛狗跳的生活很是滿意.

她的笑顏如花,仿佛綻放的向日葵,一瞬間比陽光還有炙熱婉美,叫人忍不住都看癡在她的笑之中,端木惑忽然覺得只要能讓藍影這樣開懷的笑一笑,他被曲眷熾抽一頓也沒什麼,曲眷熾也覺得能讓藍影這樣不是淺淡的微笑,而是開懷的大笑一下,就算真的要他一條內褲穿十年也不是很打緊……

莫洛左翼看著這歡樂溫馨的一幕,深邃的眸光微閃,心髒不受控制的漸漸的加快跳動起來,真的很奇怪,這樣的家庭,由一個妻子,數個丈夫組織起來的家庭,真的很奇怪,又奇怪,又有駁倫理,但是他們卻偏偏那樣的快樂叫人羨慕,讓他都……忍不住想要加入呢.

"好啦好啦,別玩了,吃飯吃飯."宮飛鳥把菜端出來,摘下粉色的圍巾,放下紮起的褐發,明明是還沒有被藍影承認和正式加入的,偏偏他毫無隔閡,仿佛這就是他的家一般,也正是因此,這個沒有節操的男人雖然總會遭到各種明里暗里的欺負,但是卻從不會被排斥在外.

"話說,一會兒飛鳥煮點粥吧."藍影坐在瑰夜爵為她拉開的椅子上,想了想道.

宮飛鳥眨眨眼,"你想吃粥?"

"應該說我們的客人需要."炙焰雨炫麗那家伙還在屋里發病呢,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好,既然人都搬來了,自然沒有必要讓他死在這里.

"我可以下點瀉藥嗎?"宮飛鳥對自己要給炙焰雨炫麗做飯很不爽,本來他雖然偶爾喜歡研究一下菜譜,但是不代表喜歡做一堆伺候別人,剛剛被涼禮那坑爹的家伙一腳踹進來,無奈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又看在藍影也要吃的份上才沒有鬧別扭的說.

藍影微笑,"我會讓你把它們一滴不剩的吃下去哦."

宮飛鳥寒毛直豎,委屈兮兮的看著藍影,偏心!

藍影不鳥他,張嘴就含住涼禮剃了刺的魚肉,看向另一邊一直都沉默不已的莫洛左翼,嘴角當起笑,"怎麼了?這會兒倒覺得不好意思了嗎?"不久前還不知道是誰那麼大爺的跟進來的.

"我需要覺得不好意思嗎?"莫洛左翼根本就不客氣.

難道不需要嗎?!

涼禮涼涼的小眼神飄了過去,"記得付錢."

"……"

"叮咚叮咚……"門鈴忽的響起,監控視頻自動傳進按門鈴的人的畫面,看到是單韻熙涼翰還有莫絲克莉斯的藍影,連忙讓離遙控最近的單姜痗}門.

涼翰提了一堆的東西,一臉苦笑,很明顯就是被單韻熙壓迫的.

"哇哦,看來我們來得正正好,可以吃飯了."單韻熙女王氣勢十足的站在餐廳前,目光觸及到莫洛左翼的時候,眉梢挑了挑,似乎覺得這個男人坐在這里顯得特別的突兀.

"你們是專程過來蹭飯的嗎?"藍影笑著看著幾人.

"影!"莫絲克莉斯有些激動的跑過來抱住藍影,臉頰紅撲撲的,嬌羞又歡喜,怎麼看都不像加本國冷豔高傲的女王陛下.

藍影回抱了下許久不見的朋友,"一起吃飯吧,飛鳥的下的廚哦."

"是嗎?沒把羽毛和鳥屎一起扔下去煮吧?"單韻熙一巴掌拍掉涼翰伸過來的咸豬手,看著無比妖豔的宮飛鳥,眼角挑了挑,這男人長得真像人妖,你說一個男人漂亮成這樣多礙眼啊!比涼翰都要妖孽上好幾分!

"你這女人說話真粗鄙!"宮飛鳥一臉嫌棄.

"尼瑪你們敢說你們女人說話不粗鄙?!"單韻熙覺得自己完全就是被藍影給帶壞了,從一個嫉惡如仇的善良大女人變成一個說話有點粗鄙,脾氣有點暴躁,跟著她去燒殺搶奪的壞女人,偏偏她還覺得挺好,隨心所欲神馬的,這人活著不就圖這個嗎?

"我們家影影說辭是有點粗鄙,但是再粗鄙的話從她嘴里出來都是優雅的."宮飛鳥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一甩頭發,夾了個爆炒小牛肉給笑眯眯的藍影,一臉小媳婦的傻樣.

"真特麼肉麻!"

"放心,我不會嫌棄你的親愛的."涼翰沒臉沒皮的湊上來.

"閃邊去!"頓時被單韻熙一陣嫌棄,明明眼里帶著笑意,這麼傲嬌做什麼,真是欠調教!

藍影笑著搖搖頭,低頭,發現碗里不知不覺已經裝滿了一碗的菜,溫柔的眸子微微一抬,便望進了她男人美麗的眸中,一時間各種幸福愛戀的粉色泡泡飛滿整個屋子.

單韻熙搓搓雙臂,真心覺得這群人真是太肉麻了!

"你們到底是來干什麼的?沒事被影響我們吃飯."曲眷熾眉頭皺了皺,本來藍影吃飯就慢就少,他們這一折騰她晚點吃得更少了.

"當然有事."被嫌棄了,單韻熙也不介意,一屁股坐在一張椅子上.

"媽媽讓你們什麼時候回去把結婚的事情辦一辦,咳,她想抱孫子了."涼翰說著,意味曖昧的掃了眼單韻熙的肚子,頓時引來女王陛下的怒視.

"婚禮?"藍影眨眨眼,看向她的男人們.

"是啊,上次沒當成伴娘,這一次我特意提早來了!"莫絲克莉斯道.

"唔……結婚吶……"藍影意味不明的低喃叫人莫名其妙的心里升起一股緊張感.

"一個新娘五個新郎嗎?"藍影掃了眼她後宮里有位的美男們.

"不對!"宮飛鳥連忙擠進來,"是六個!"怎麼可以把他排除在外呢!飛鳥童鞋表示森森的桑心鳥~.

"……不管怎麼樣,似乎都有些不對勁吶."藍影撓撓白皙晶瑩的臉頰,這樣的婚禮,要怎麼辦呢?要是被世人知道她的優秀的男人們在共侍一妻,後果會怎麼樣呢?

"那種事沒必要在意."單姜琠韙U碗筷,淡淡的道.

"啊."瑰夜爵也不甚在意,既然都清楚離不開這個女人,那麼又怎麼會在意面子這種東西,再說,誰敢說和其它男人一起擁有這個女人是一件沒有面子的事?

"這件事我們來處理就可以了."涼禮把筷子塞回藍影的手中,"先吃飯吧."

"哦."藍影很乖巧的點點頭,她餓了,果然還是吃飯.

于是家里又住進了三個人,好在當初瑰夜爵送的這套莊園夠大,屋子夠多,足夠他們住.

地毯被蹂躪得凌亂不堪,藍影輕輕拉開房門,便看到已經變得看不出原來樣子的屋子.

炙焰雨炫麗狼狽的倒在地上,銀紅色的發顯得無比的黯淡,白色的絨毛地毯上,有著點點的血跡.

藍影眉頭跳了跳,走上前,"炙焰雨炫麗?"

炙焰雨炫麗沒有動靜,呼吸淺的仿佛要消失掉一般.

藍影蹲下身子,有些遲疑的伸手翻過他的臉頰,入目的便是他戴著眼罩的左眼下流到了下顎的血跡.

"炙焰雨炫麗,炙焰雨炫麗!"藍影輕輕拍打他的臉頰,皮膚冰涼,若非還有一點點呼吸,這個男人都可以算作死人了.

緊閉的眼瞼被費勁的掀開一條縫,深色的藍眸有些渙散,全身的無力感叫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生命不由己控的悲哀感.

他還不想死,不甘心就這樣像上一代代代人那樣的藏著左眼的秘密死掉,就算……是接受契約!

"……救我……"蒼白的手抓住她的衣擺,炙焰雨炫麗連皺個眉頭的力氣都沒有了,卻依舊緊緊的抓住藍影的衣擺,仿佛用盡了生命的力氣在抓住她的衣擺.

藍影怔了怔,嘴角勾起柔和的微笑,疏離的,禮貌的,"要怎麼救你呢?"

"契約……"

"嗯?"

"請……請你,跟我契約……"

時鍾咔的一聲,指向了八點.

燈光明亮的大廳之中,正在興奮的討論婚禮事宜的單韻熙忽的站起身,長長的劉海擋住了她的神情,身子微微的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怎麼了?"涼翰伸手握住單韻熙的手,冰涼冰涼的.其他人也把目光放在單韻熙身上,不知道她是突然怎麼了.

"我突然想起點事,我去找藍影."說著邁著有些僵硬的步伐朝樓上走去.

"是,是吵架了?"單韻熙看起來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好像是在生氣?

"不可能……欸,你們說婚禮上要是放小雛菊怎麼樣?"

"干嘛放小雛菊?"

"欸?小影不是喜歡上小雛菊了嗎?我看到花池里的玫瑰都換成了小雛菊了……"

"……"

腳步聲無聲的響著,最後停在了藍影的臥室前,輕輕的推開了藍影白色華麗的大門,腳步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在一片柔軟中顯得更加的不自然起來.

紅色的血液滴的,滴進妖冶的左眼之中,一瞬間仿佛有什麼東西形成在他的眼中,紅色的,極度妖冶詭譎,顯得有幾分的不詳.

藍影耳朵動了動,聽到有人進了她屋子的聲音,只是這人是單韻熙,所以倒也沒有怎麼在意,想來那貨是上來找她或者翻東西了,就像上次在她屋里翻出單姜畬鷅帚滷&悀妨,這貨隔一段時間就去翻一下八卦一下那樣.

只不過,這一次事情顯然有些嚴重了.

翻開精致的木制盒子,單韻熙的手指顫抖的撫過那用紅繩綁著的卷軸,劉海下面,卻是一雙恍惚無神的渙散的眼眸,仿佛這不是一個真人,而是被牽了線的木偶.

她把外套脫下,把卷軸塞進其中抱在懷里,然後邁著依舊有些僵硬的步伐走了出去.

"小熙?"看到單韻熙從樓上下來,卻一言不發的往屋外走,單姜琱ㄔ拲o眉頭皺了皺,有些奇怪的站起身喊住她,"你要去哪里?"

"……我有點東西需要回家一趟,晚點回來."不自然的語氣,完全沒有單韻熙以往的女王風派.

"站住!"單姜甯傱Y一皺,自家妹妹他從小看著長大,這樣的情況從來沒見怪,太古怪了,"轉過來."

而單韻熙給的反應是直接拉開門跑了出去,單姜琝颽O直接追了出去,涼翰立馬跟上.

剩下的人面面相覷,不明白兩兄妹到底是突然發生什麼事了,玩起你追我趕的游戲.

鏤空的大鐵門外一輛跑車似乎已經等候多時,此時窗戶緩緩的滑下,單韻熙快速的跑上前把手里的卷軸連同衣服一起從縫隙里塞了出去,車內的人接過,然後立即開足了馬力消失在莊園門口.

單姜甯傱Y緊皺,方才那個人……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是那個叫藍風的男人嗎?

"小熙,你把什麼東西給他了?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單韻熙垂著腦袋沒有動作,單姜琱ㄔ拲o腳步緩了下來,顯得有些警惕.

然而下一秒,單韻熙猛然抬起頭,對著單姜琱襤_嘴角,笑得無比的猙獰邪惡.

單姜皒}步猛然頓住,"你是誰?!"這不是他的妹妹,他缺心眼的妹妹不可能露出這樣的笑容,貪婪,邪惡,怨毒,仿佛要將什麼人拉進地獄一般的充滿惡意!

"怎麼回事?"後面跟上來的人一頭霧水的問,目光在觸及單韻熙的表情時驟然頓了頓,眉頭皺起,怎麼……怎麼這麼古怪?這樣的表情和單韻熙一點兒都不搭調,感覺就像那具身體里塞了其它的靈魂一般的不和諧.

"不記得我了嗎?"'單韻熙’開口,尖銳刻薄的語氣叫他們耳膜不禁有些生疼.

"你是……"單姜皕j腸刮肚,卻無法得知這人到底是誰,又怎麼會跑到單韻熙的身體里,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的玄幻事情,讓他都淡定了.

她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顯得惡鬼抓到人一般的邪惡,"這一次我不會再失手了,我已經學到教訓了,所有的一切,我都會讓他倒帶的回到原點,不會……不會再讓那個女人有機會再奪走屬于我的一切了!"

單姜睎孔驟然一縮,"羅生若悠念?!"

然而那邊單韻熙渙散的眼瞳忽的一暗,整個人倒在了地上,那份詭異感也消失了.

"出大事了!"宮飛鳥想到了什麼,臉色驟然一變,轉身快速的往回跑.

藍影正握著手指走下樓,看到宮飛鳥急急忙忙的沖進來,眉頭挑了挑,"怎麼了?"

"影!"宮飛鳥抓住藍影的雙肩,"時間軸呢?"

"在屋里啊."藍影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宮飛鳥,時間軸的氣息並沒有絲毫的變動,確實在屋里沒錯吶.

"去看一看,快點."

見宮飛鳥臉色這般難看,藍影不由得眉頭微微的聚攏起來,快步走回房間,打開燈,朝放在衣櫃里的木制盒子走去,沒辦法,藍影從來都不覺得有什麼東西需要放在保險箱里保護,所以她的屋子里並沒有任何有鎖的箱子櫃子,只能暫時放在屋里了.

宮飛鳥迫不及待的打開木盒,露出一個綁著紅繩的卷軸,宮飛鳥頓時松了一口氣,下一秒卻又有些遲疑的伸出手,把繩子打開,攤開卷軸,露出的東西卻讓他剛剛放下的心再一次揪了起來.

--這一次我不會再失敗了,屬于我的東西,我一定要拿回來,我要讓時間回到最初,我們的世界,還沒有你的時候.

"上帝!"宮飛鳥難以置信的扶額.

而藍影則是看著那句話陷入沉思,這樣的語氣,這樣的話,話里的那樣的意思……這個是……

"砰!"門被打開了,炙焰雨炫麗狼狽無力的靠在門口,"時間……時間軸的封印……被解開了……"也就是說,有人正在企圖讓時間逆流起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曲眷熾他們走進來,對這一切茫然無知.

"先不要管怎麼一回事了,已經沒有時間了,現在,馬上啟動一切可用的東西和勢力,把剛剛帶走時間軸的那輛車和那個人翻出來!"宮飛鳥嚴肅的道,拿起電話啟動世界委員會藏在世界各地的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啟動的軍隊.

警戒聲仿佛響徹了整個世界上空,然而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們依舊在盼望著新的一天,卻不知道,也許明天要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後,才會來臨.

"你答應過的事情,別忘了."隱蔽的廢舊工廠之內,一個女聲有些警惕的響起,昏黃的燈光映射出她的面容,嬌小美麗的,讓人意外的竟然是炙焰雨飄飄.她在帕西西里島被莫忘愁誘惑了,幫助她離開了那個地方,只要求她要幫助她得到兩個男人,一個是她摯愛的哥哥炙焰雨炫麗,一個是她的初戀曲眷熾.

"放心,我說到做到."莫忘愁手里抓著一支炭筆,在酒精燈上燃燒著,仿佛正要給什麼進行手術的變態,顯得那樣的詭異,"只要我們合作,等這一切結束之後,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更何況還是那幾個男人呢?還有,你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那個女人了哦."目光掃向角落里的男人,莫忘愁笑得森冷詭異而興奮.很快,這讓人厭煩的一切就會結束了,然後,曆史由她掌控,未來由她創造!

"等等."一只男人的手抓住了她正要往時間軸上畫的手,"你確定我們不會失去記憶?"

"當然,只要在曆史策劃者這一處寫下名字,時間逆流到你想要的時間段之後,不管你是娘胎里還是已經生出來了,都會有記憶的.我們是合作者,而且我們的目的都不同,我沒必要騙你們."

"是嗎?"角落里的男人站起身,陰影籠罩在地面上,露出那人的真面目,美麗的,卻泛著殘忍意味的男人,"回到過去,我是絕對不會讓單姜琩茖麭o個世界上的,這一點,你確定不會介意嗎?"那個奪走他一切的逆子,他絕對不可能讓他再一次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養虎為患這種事,他絕對不會再做一次!

"呵呵呵……你放心,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沒有一個單姜,又算得了什麼?更何況這東西的信息還是你提供給我的,我這條命也是被你撿回來的,我不會在這種小事上跟你反目成仇的."莫忘愁冷笑的掃了眼單彬宇,在時間軸上劃下了濃黑的劃痕.

只見原本空蕩蕩的時間軸上,出現了好兩個簡易的框框,最左邊的是曆史策劃者的名字,時間逆轉以後就像重生到過去一樣,不會失去記憶,中間的框框是書寫時間逆流的時間,看要逆流多少年都可以.

"既然如此,就開始吧,你該知道世界藝術委員會的勢力有多大."

"放心吧."莫忘愁時間點寫下四十五年,然後在策劃者框中最先刻下自己的名字,才剛剛刻完,外面便猛然傳來一陣騷動.

"來了!"

"寫好了嗎?"

"馬上……唔!"一顆石子猛然射了過來,打斷了她的手指骨頭,炭筆頓時掉落在地.

"你活到現在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柔婉的,卻對她來說宛如夢魘一般的聲音傳來,叫她從尾椎上猛然傳入一種冰冷冷的感覺.

莫忘愁連忙把時間軸抱進懷中,抓起地上的炭筆鑽進桌子下面,其它的交給其他人來處理,只需要,只需要兩個字的時間就可以結束這一切了!

藍影從來不曾想過,如果回到過去,世界會變得怎麼樣,她會變得怎麼樣,有些遺憾是不是可以彌補,沒有想過,因為她的時間從隕石液體被注入體內,並且被身體吸收之後便開始靜止了.

她無法解釋時間倒轉時她的心情是如何的,周圍的景物頓時變得黑白,然後被格式化了一般,人物景色開始瘋狂的往後倒退,宛如倒帶,然後--

僅剩下她茫然的站在一瞬間變得嶄新熱鬧的工廠之中,時間仿佛才過去了兩秒鍾,然而事實卻是,時間倒轉了幾十年,藍影回到了這個世界的過去.

"這里在四十五年前還是正做得火熱的工廠."清冽的嗓音從後面傳來,藍影有些怔怔的回頭,太過突然的事情發生,叫她到現在還沒能回過神來.

璃兒華麗的黑色衣服在火光下,鑲嵌其中的寶石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大大的貓眸看著藍影,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現在,你的男人們連一顆受精卵都不是."

"……幾年?"好一會兒,藍影有些淡淡的道,神色淡淡的,語氣也淡淡的,仿佛並不在乎.

"……六十年,我只來得及改時間."璃兒聳聳肩,表示那個女人動作實在太快,她也不清楚時間軸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急忙之下只能修改時間,不過策劃人框里的名字貌似只有一個,這樣的話,倒是好辦上很多.

"哦."

"你哦什麼哦啊,現在怎麼辦啊?"璃兒扯了扯嘴角,"你想在這里呆上六十年等他們嗎?"

"先回去吧."藍影單薄的身子微微轉動了下,白色的裙擺輕輕揚起,如同盛開的花朵,美麗而嬌豔.

璃兒知道,她說的回去,是那個生養她們了的世界,沒有那些男人的世界,是不會讓藍影有任何的眷戀的.

微微仰頭看天的藍影並沒有看到,璃兒嘴角勾起的淺笑.也許這一次,因禍得福了也不一定吶.

時空裂縫在小巷子里悄悄的打開,兩個身影跳了下來.

藍影看了看四周,有些意外璃兒沒有直接把她送回她們兩人的家里.

"看什麼?我們很久沒有一起散散步了."璃兒一把勾住藍影的手,完美的嘴角上揚,比陽光還有絢麗耀眼.

藍影眉梢挑了挑,沒有說什麼,被璃兒帶著到處走,直到太陽緩緩下山,兩人經過一家花店,璃兒停下的腳步.

"買束花回去吧."璃兒道.

藍影還有些不再狀態,腦子因為逆流的時間而有些恍惚,此時聞言只是腦子一片空白的點點頭,"給我一束小雛菊."

如果此時藍影腦子清醒上一些的話,就會察覺四周房屋的裝潢都顯得有些不太對勁,仿佛是好幾十年代以前的裝潢了.

起風了.

落葉飄飄,天氣漸漸的轉涼,藍影恍惚的發覺,這個世界的冬天要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熱鬧過後突然的冷清,所以覺得越發的冰涼難忍.

"璃兒,好冷."藍影搓搓雙臂,輕聲道,然而下一秒,陌生又熟悉的味道驀地傳入鼻中,溫暖的胸懷將她緊密的包裹了起來.

"這樣還冷嗎?"

------題外話------

感謝懶猴娃親送了20朵花花,zyy881215親送了1913朵花花,九十九嵐親送了1朵花花,板板童鞋送了1顆鑽鑽,伊人雨墨親送了10朵花花,s///" target=".blank">" target=".blank">s///文字首發無彈窗親送了5朵花花,堇銀妖親送了3顆鑽鑽,千蔦蘿親送了1朵花花100打賞,吾憂親送了1顆鑽鑽1朵花花,wo2wo親送了1朵花花,shalianer1親送了1顆鑽鑽,15199101032親送了1顆鑽鑽,還有送票票的親們,群麼麼~!蘋果想說,送評價票的親們記得選擇五分啊,咱啥時候才能不再是一顆鑽的說……

二更……大概還是在十點左右撒~!

上篇:V62逆流的時間    下篇:V64占有全部(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