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64占有全部(二更)   
  
V64占有全部(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藍影怔住,綿軟的風衣緊密的包裹著她,擋住了刺痛肌膚的冷風,溫暖的味道撲面而來,她抬頭,入目的是一張微笑如清風的面容,不管是略帶青澀的少年,還是魅力四射的青年,這個男人永遠不變的是那在面對她時永遠不變的乾淨清秀.

藍影驚住,扭頭看向在一旁勾著笑的璃兒,她眨眨眼,帶著一種狡黠和智慧,暗示她回去再告訴她.

"今天我煲了湯,從中午到現在足足六個小時,去了油,很好喝喲."乾淨清秀的男人笑容叫人如沐春風般的清爽溫煦,他抱著藍影,用自己的身軀毫無隔閡的為她擋去寒風,一雙秀氣的眼眸微微的彎著,滿是溫柔和寵溺.

忽的.

他仿佛聞到了什麼味道,低頭,乾淨的目光落在藍影懷中的小雛菊,眼中滑過一抹驚訝.

藍影恍惚的記起自己懷里還有束花,心中的感覺一時間難以形容,她沒有說話,只是把手里的花輕輕塞進他的懷中,頓時讓男人眼中一片驚喜,有點受寵若驚的樣子.

"送,送我的嗎?"他的耳尖兒有點兒紅,白皙略顯消瘦的臉上也漸漸的浮上不自然的紅暈,一雙乾淨漂亮的眼睛驟然爆發出明亮灼人的光芒,仿佛他手里不是一束簡簡單單便宜的小雛菊,而是價值千金的奧斯卡影帝獎.

藍影怔了怔,心髒莫名的漏跳了一拍,然後漸漸的回暖,眸中的複雜漸漸的淡去,身子仿佛也不再那樣的冰冷.

"喂,你個不華麗的男人,需要這麼驚喜嗎?三十歲的人了,你以為你還是情竇初開的小少年嗎?啊嗯?"璃兒仿佛這不是陰陽相隔了幾十年後的相見,而是他們本來就只是昨天才見過面那般的熟稔和自然,然而事實上,對于本來就時間靜止的她們,似乎也就是如此.

紀傾然瞪了璃兒一眼,不跟這個華麗控爭辯,反正爭來爭去她都會用一個不華麗堵過來,又扭回頭一邊抱著藍影一邊勾著笑欣喜一臉幸福的抱著他的小雛菊,這是藍影這二十年來第一次送他的他最愛的小雛菊吶,不知道能不能種進花園里,活不活的了呢?要不然拿去冷凍保存起來好了……一堆天馬行空的念頭閃過,這男人笑容如同孩子一般的滿足澄澈.

藍影一直看著他,看著她的初戀.璃兒在一旁伸出手肘推了推她,笑得暖意十足.不由得讓藍影眉梢挑了挑,這女人偏心偏心的太明顯了,在面對涼禮曲眷熾他們的時候,不是打就是罵,面對紀傾然就一臉笑開懷,都是她的男人,你說這家伙怎麼就那麼偏心呢?

藍影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嘴角卻漸漸蕩起笑容,往旁邊擠了擠,手臂在紀傾然的風衣下滑過他的腰,然後抱住,身邊的男人頓時身子一僵,欣喜若狂的看著藍影,心里的不安感漸漸的消失,很奇怪的感覺,這一段時間藍影對她的態度好像越來越疏離冷淡了,他都嚇壞了,本來他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惹她生氣,准備今晚好好請罪來著,難道是錯覺嗎?

嘛……

不管怎麼樣,他好開心吶,怎麼辦?他發現他越來越離不開這個女人了,如果有一天她揮開他的手,那麼他一定會死掉的,他有預感,一定會死的.

乾淨的莊園亮如白晝,此時的富豪別墅區並沒有建起,所以他們的莊園此時是這方圓十里內唯一的豪華莊園,歐式的建築風格,黑白色搭配的裝潢,就像藍影和璃兒,一白一黑,組成一個世界.

屋子被打掃的很乾淨,主屋的門一推開,立馬就有一陣濃郁的香味撲面而來,在入冬的天氣中越發的溫暖濃香.

"唔……看來今晚可以吃到還算華麗的食物了."璃兒絲毫不客氣的扇扇手,跑進廁所洗手去,儼然一副就要開吃的模樣.

紀傾然直接把藍影帶到餐桌,扯過早就准備好的消毒濕紙巾細細的給藍影擦手,指縫,指甲縫,這男人宛如對待珍寶一般悉心的,沒有絲毫馬虎的擦拭著.

璃兒甩手出來看到這二十年如一日的場景,從以往的嫌棄雞皮疙瘩到現在,一種莫名的熟悉和懷念升了起來,其實事情會變成這樣,她也始料未及的,把時間改成六十年,也不過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罷了,她又何嘗想過,真的會成功呢?

魚肉要剔骨,肉要不肥不瘦正正好,湯要去油脂,青菜要新鮮脆爽……

紀傾然穿著脫了名貴的西裝外套,穿著乾淨清爽的白襯衫,袖子輕輕的攏在手腕上,烏發帶著如綢般的光澤,嘴角帶笑,如同剛剛參加完晚宴把晚禮服隨手扔掉的王子,卻細心的宛如伺候女王的仆人,心甘情願,甘之如飴.

璃兒很高興.

紀傾然很高興.

藍影……嘴角勾著柔和的笑,貌似也挺不錯.

"那個軸的特性吧."

"如果用我的能力改變另外一個世界的過去興許還可以,但是改變我們兩個的主世界倒是不可能,但是那個卷軸卻可以,非但改變了那個世界,連這個世界也影響了,應該是因為兩個世界距離不遠的原因,也可能是因為你是這個世界的人的原因,所以牽涉到了這里."

"而且,它是把所有物所有人甚至每一塊土地每一滴水都倒退了六十年的時間,就像原本六十歲的老太太現在不過才一歲,而本來已經一百多歲的你,現在也不過才幾十歲,只不過是我們的時間已經停止了,所以我們看起來完全沒變化."

"另外,照理說,你應該失去那六十年的記憶的,不過應該是因為的異能和靜止的時間,所以導致了你沒有失去記憶,但是其他人一定會失去記憶,甚至又回到了未誕生的狀態,了解?"

璃兒咬著蘋果不甚在意的道,對于她來說這時間倒退六十年根本不要緊,玄天大陸又沒被影響,而且他們的時間是靜止的,除非有人存在記憶特意改變世界,否則在人物,時間,地點,發生事件都沒有改變的情況下,曆史是永遠不會改變.

也就是說,藍影在將來一樣會在那個世界遇到曲眷熾涼禮他們,一樣會與他們相愛,結婚,更何況,那個世界的日子流速比這邊快上了很多,那邊六十年,這邊也不過才三十年罷了,眨眼就過去了,只不過這一次……

璃兒笑得眉眼彎彎,冷豔的面容如同融了雪的暖春.

也許藍影會更加幸福也說不定吶.

只有藍影真的幸福了,她也才會幸福吶.

入冬的午後的陽光並不灼人,金燦燦的,灑在懶洋洋的身影上.

白色的鋪著毛絨毯子的藍影如同貓一樣的窩在上面,金燦燦的陽光為她鍍上了一層柔和的金色,仿佛藍影整個人也金燦燦了起來.

紀傾然從屋里走出,穿著合體的西裝,顯得特別的精神帥氣,在面對外人的時候,他是名震商場的集團總裁,溫柔的笑面虎,扒開表皮下,冷酷殘忍的如同有著一雙血淋淋的雙手.

沒有人可以一直乾淨下去的,更何況藍影也從來沒有打算把當初那個商業天才關在玻璃房中永遠幼稚無知的長大,她喜歡他的蛻變,只為她而展現出乾淨可愛的一面,她有一種很強的占有欲,對于她喜歡的每一個男人.

藍影懶洋洋的坐起身,打了個可愛秀氣的哈欠,每一次天氣變涼她就跟冷血動物一樣想要進入冬眠狀態.

換上衣服,藍影直接走進車庫,車庫內是時下最有價值外觀最為漂亮或者特別的車子,挑了輛銀色的保時捷,然後飛速的飆出了車庫.

她沒有記錯的話,今年是最後一年了,她親愛的紀傾然陪在他身邊的最後一年.

"不覺得,既然這次事情變成這樣,也許是上天對他的垂愛和憐憫嗎?他也不過是愛你愛到傻的笨蛋罷了,他是笨蛋,難不成多了未來六十年記憶的你,明明已經懂得了那麼多道理和事情的你要是再任由他這麼發展下去,實在太不華麗了嗎?"璃兒離開這里回到玄天大陸前這樣道.

藍影想了很多,她一直覺得紀傾然就這樣留在她的回憶里也許是最美的,人最珍貴的東西不正是失去的嗎?然而似乎想象和現實總是難以接軌,要她在知道自己喜歡紀傾然後看著他去死,貌似不太可能吶.

紀氏集團自從紀傾然接手之後便一直在蒸蒸日上,誰都不能否認那個僅以二十歲年紀輕輕的少年用強硬的手腕征服了整個商界.

而誰也不知道,此時這棟發著耀眼強烈的光芒的大廈最頂層,一個不為人知的研究室從幾年前開始在研究某些被禁止研究的項目,比如與細胞,比如與遺傳相關的藥物.

白色的藥丸在強烈的燈光下散發著淡淡的苦味,看起來和普通的維生素並沒有差別,然而其中卻帶著強烈的後遺症.

"這是最新研制出來的,用壽命短暫的蜉蝣做過試驗,成功讓它活過了三天,但是三天過後它還是死掉了,但是如果用于人體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後遺症,我建議總裁還是……"研究室的博士在盡力的游說,不希望紀傾然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只是被紀傾然打斷了.

"我知道,我會慎重考慮的,研究不要停,有什麼需要跟岑秘書說."紀傾然收起藥丸,邁著矯健的步伐離開了實驗室.

"是."博士在後面看著紀傾然的背影微微歎息的搖頭,實在不明白總裁明明正直壯年,距離衰老和進入死亡期還早得很,為什麼要費那麼多的財力物力來研究這種東西,而且如果被外界知道,就算他沒有想要把這些東西流傳出去,產生的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啊.

高跟鞋撞擊在光滑乾淨的黑色大理石地板上,令人驚訝的沒有一絲聲音,穿著白色宛如世界僅剩的純潔的女人含著微笑,慢慢的走入這座不管是現在,還是在曾經的六十年後她也不曾來過的大夏,一入內,頓時叫人來人往的一樓前台安靜的掉根針都聽得到.

"請,請問你找誰?"紀氏規矩嚴明,非內部人員除非有預約,否則不能入內,前台小姐怔了好一會兒才連忙出聲道.

"我男人."藍影微笑著道,頓時叫四周覬覦著美人的男人倒吸了一口氣,不免一陣失望,有主了啊.

"很抱歉,請問貴先生是……"

"我男人叫紀傾然."如果現在紀傾然在這里,聽到了這一句話,估計連做夢都會笑醒.

所有人又是一陣吸氣聲,她竟然說她男人是紀傾然?他們聖潔的宛如衛道士,女性一律不准超過三步以內接近他的總裁大人?

雖然曾經也有狗仔隊拍到他們總裁對一個女人體貼入微,甚至走進菜市場宛如普通的家庭丈夫一般,但是他們並沒有清楚的看到那女人長什麼樣,只道他們總裁成了整個綿市乃至國際的標准好男人,讓女人們更加的渴望和稱羨,今日這麼一看,倒還真是郎才女貌,難怪總裁身邊的鶯鶯燕燕那麼多,他卻瞧都不瞧一眼,原來是家有如此嬌妻,誰還稀罕路邊的野花啊!

完全沒人懷疑藍影說的話會不會有假,她的笑容太過優雅和坦然,她的氣質太過高貴不可侵犯,即使不說話就這麼直接走進電梯,相信他們也只會心道她一定是哪個高層的家屬或者愛人,不需要登記通報什麼的也沒關系.

藍影直接上了紀傾然專屬的電梯,電梯門漸漸的合上,隔絕了外面嘀嘀咕咕的討論聲和驚豔癡迷的目光,前台小姐甚至都忘記打個電話告知上層的人.

紀傾然的辦公室在三十層,藍影電梯直達,門口的秘書一見到藍影,頓時怔住,明明開口想問她是誰,卻見藍影伸出白皙的食指讓她噤聲,心髒一緊,連忙捂住嘴巴連連點頭,直到看著藍影走進總裁辦公室,她才恍惚的想道,那人是誰啊?

紀傾然正對著那一小瓶裝在維生素盒子里的藥發呆,他有些不確定自己要不要吃,他不想離開藍影,他不想讓別人以為他們的關系是親人而不是愛人,就算藍影不愛他,就是他在她眼里只是比不上任何一個戀人的床伴,但是沒關系,他有更多的時間碰觸她,感受她的真實存在,而非那些戀人那般過了風花雪月一般幸福到不真實的三個月,然後被棄如敝履,結束游戲.

可是他發現他越來越貪心了,他想要永遠留在她身邊,知道她永生,他開始害怕離開藍影,甚至開始自以為是的覺得如果自己離開了,誰能夠照顧好她,誰能夠讓她不寂寞,誰能夠讓她更幸福更快樂?這樣的思想一發不可收拾,連他自己都笑自己愚昧和自以為是,藍影身邊優秀的男人何其之多,唯一不缺的,就是他紀傾然這樣的男人吧?

他有些自暴自棄的想著,手卻不受控制的朝它伸了過去,然而下一秒卻驟然被一道聲音打斷.

"那是什麼?"

紀傾然的手如同觸電般的縮回,有些慌亂的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站在自己面前的藍影,"影……你,你怎麼來了?"

藍影只是微笑的看著他,看得他有些心虛,好像自己自以為是的心思被知道了那邊的心虛,直到好一會兒他額頭冒出細細的汗,藍影才淡淡的開口,白皙的手指夾起他桌上的藥盒,"唔……維生素d嗎?"

要和藍影說謊,就像要把自己的舌頭割掉一樣,在商場上的巧舌如簧在藍影面前完全不知所蹤,就像孩子在母親面前時的那種,又愛又怕的感覺,生怕一不小心,她就不再愛他了,就不要他了.

紀傾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藍影,怎麼樣沒想到從來不來他公司的藍影竟然會突然出現,她以往這種時候不是在睡午覺就是被她的游戲對象接出去了啊.

藍影微微俯下身,隔著桌子湊近他,柔婉的嗓音仿佛帶著一種魔咒,"吶,這是維生素d嗎?"

"……不,不是……"紀傾然搖頭,心虛不已的樣子.

對于他的誠實,藍影很滿意.

"那是什麼?"藍影打開蓋子,藥物的苦味立即飄散而出,頓時叫紀傾然回神,連忙伸手搶了回來,臉色有些難看.

"沒,沒什麼."

沒什麼?藍影的眼眸一瞬間冷了下來,她緩緩站直了身子,明明離他越來越遙遠,卻有種慌亂感越升越高,壓迫感越來越強.

藍影不會容許這樣的事情再一次發生,她的男人,乖乖的全身心都屬于她就好,不需要把注意力放在其它的地方去,即使只是一項研究.

"影……"紀傾然眉心漸漸聚攏起來,有些無措的看著藍影,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藍影,不管什麼時候,她總是笑著的,那雙眼眸,總是那樣的溫柔如水,仿佛那樣的溫柔已經成為了她的習慣和本性.

"我很討厭自己看重的人騙我."藍影淡淡的道,一如既往的柔婉,卻叫人感到一種徹骨的冰寒,當初就是這天開始,這個男人開始吃這種藥,然後過完聖誕之後,他倒下了.

紀傾然心髒一顫,她,她知道了?

"怎麼?璃兒的一句永生就讓你怕成這樣嗎?你甯願自己去研究這種垃圾出來,也不願意直接跟我講?"藍影說著,美麗的雙眸越發的冰冷起來,仿佛要連同著他的心一起絞碎,叫他難以自抑的心疼了起來.

"不,不是這樣的,我,我只是……"紀傾然急得團團轉,但是卻怎麼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舌頭仿佛打了結,怎麼也解不開.

他只是沒有自信啊,他沒有自信藍影會不會對他的不自量力嗤之以鼻,沒有自信藍影對他會不會厭倦,也許自己可以悄悄的,悄悄的一直待在她身邊?她沒有發現,或者她發現了,不高興的把他趕走,他也可以悄悄的躲在角落里看著她,陪著她,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藍影面前不可能是個大男人,他永遠都沒有能夠與她齊肩的那種自信,既然如此,他想他是不是可以當一個小男人,即使很窩囊,但也可以為她料理她不屑料理懶得料理的小事啊.

以往的藍影不懂,現在的藍影又怎麼可能不懂呢?這個傻瓜一樣的男人,不華麗到了極點,傻到了極點,偏偏傻得叫她心疼,為他所動.

她忽的抓過他的衣襟,凶狠的吻住他的唇,完全沒有溫柔可言,就如同在發泄怒火一般的啃咬,男人怔住,驚訝,卻沒有絲毫的掙紮,直到鐵鏽般的味道傳入口中,藍影才放開這被她欺負到痛都不知道吭一聲的笨蛋.

他的嘴唇滿是齒痕,此時帶著狼狽的血跡,衣服被她抓得凌亂,一看就像被人狠狠蹂躪過的模樣,人前高貴無比的大總裁此時跟做錯事的小媳婦似的坐在藍影面前,一動都不敢動,偷偷的用舌頭舔一下發麻發疼的唇都顯得小心翼翼,就怕又把藍影給氣到了,他被揍發泄沒關系,藍影氣壞了可不行.

藍影看紀傾然這模樣,忽的什麼氣也沒有了,這個笨蛋估計現在都只會在想把她氣壞了怎麼辦……

"真是太不華麗了."藍影轉身,靠在辦公桌上有些無奈的扶額,她是瘋了才跟這笨蛋發脾氣!這家伙就該拖去狠狠蹂躪,惡狠狠的宣布他的全身心的所有權都是她的,不准他胡思亂想才是真理!

紀傾然對了對手指,然後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點了點她的後背,"……影?"

"影,你生氣了嗎?對不起,那個是藥不是維生素,你不要生氣了,我不是故意騙你的,要不然你揍我,用這個!"紀傾然把一份文件塞進她手里,一副任君去砸的傻傻模樣.用文件打他才不會疼了她的手!

藍影瞥了眼手里的文件,再看紀傾然那一副明顯不告訴她到底是什麼藥,要抗拒從嚴的模樣,果然還是覺得這麼簡單放過他實在太不願意了,手里的文件往旁邊一扔,"今天要開會嗎?"

紀傾然怔了怔,沒想到藍影會突然詢問公司上的事,有些怔怔的點頭,"……今天跟國外的股東有一場視頻會議."

"什麼時候開始?"

"……還有半個小時."

藍影點點頭,就這麼走到了一邊的沙發上開始看雜志,叫紀傾然心髒忽的有些慌慌起來,不知道怎麼的,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吶,傾然很愛我嗎?"藍影看著紀傾然給她端上的鮮榨果汁,忽的抬眼問道.

沒想到藍影會突然這樣問,紀傾然臉色一紅,猶如情竇初開的少年,男人的成熟中透著少年的純真,總是叫人摸不透這個男人的年紀,不穿上沉重的西裝時,他看起來永遠都那樣的年輕乾淨,宛如穿著白襯衫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的小少年,"嗯."

"是真的嗎?"

"當然!"自己的真心被懷疑了,紀傾然有些受傷,生怕藍影不相信,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挖出來給她看.

"所以心甘情願一直當我的床伴嗎?"

"……只要能夠留在你身邊,我永遠不會介意."心中的不安感越來越強烈,紀傾然臉色不由得有些蒼白了起來,好奇怪,藍影以前從來不問他愛不愛她,也從來不提這個話題,為什麼會突然問這種事,難道……想到了什麼,他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起來,一雙眼中滿是受傷和害怕,還有一分的警惕,仿佛心理在受到重創前身體下意識的感覺到危險豎起的防線.

藍影卻仿佛沒有看到他難看的臉色,白皙晶瑩的指尖撫過冰涼的杯口,"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不需要床伴了呢?"

他的耳膜轟然發疼,心髒猛的一沉,仿佛脫離了身體,沉到了漆黑漆黑壓抑沒有空氣的海底,讓他覺得連呼吸都開始疼痛起來,胸前發出警告一般的咯咯的聲音……

果然……

已經厭倦他了嗎?紀傾然的臉色極度的難看,從蒼白變得灰白,神色在一瞬間變得黯淡無光起來,他,他應該覺得慶幸的不是嗎?他是唯一一個留在她身邊除了家庭游戲對象之外超過三個月的男人不是嗎?他該慶幸的,可是……可是……

好疼……

血液都燃燒了起來灼傷了每一塊肌理的疼……

"而且,我已經有了要與之結婚的對象了,不需要再有永無止盡的戀愛游戲和家庭游戲,也不需要床伴這樣的生物存在了吶."藍影嘴角勾起微笑,看起來就像個冷酷殘忍的生生的用雙手撕裂人心的惡魔.

------題外話------

二更完畢喲~!哈哈……

上篇:V63重回六十年    下篇:V65回到布迪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