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66藍影VS羅生若悠念   
  
V66藍影VS羅生若悠念

g,更新快,無彈窗,!

藍影仿若沒有看到羅生若悠念驟變的臉色,一如既往的勾著柔和的淺笑,目光掃過記憶中風華絕代的單姜,懶散危險如同休酣的豹子的曲眷熾,溫柔如天使般聖潔的顧譯軒,笑容邪魅萬千的端木惑,還有抓著鞭子一臉不耐的單韻熙,都是很熟悉的人呢,即使過了六十年.

而且,看他們的眼神,貌似羅生若悠念就算插手了,也只是改變了表面,內里完全沒變化吶,否則單姜琩甄馫散隄隻顙斨穡滲諡麗而冷漠荒涼,仿佛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曲眷熾為何依舊那般懶散危險的仿佛隨時會撲上去把你咬死?沒變,根本沒有任何的變化,都和曾經他們相遇時見到的第一印象一模一樣.

藍影嘴角的笑容越發的柔和,落在臉色蒼白難看的羅生若悠念身上,看來即使時間逆流六十年,你一樣沒能真正的得到想要的呢,而且這表面的一切竟然還是模仿她而得來的,藍影突然覺得這女人活著真是悲哀到了極點,機關算盡,到頭來,依舊看著別人幸福.

沒錯,這無恥的女人根本就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男人會被別人搶走,即使曆史被改變,這女人依舊理所當然的自信著.

羅生若悠念,這個怕是藍影從以前到現在唯一一個敗筆,她從來不做放虎歸山的事,因為她知道螻蟻咬人尚且會疼,然而羅生若悠念則稍微特殊,因為藍影喜歡羅生若家族,而羅生若悠然已經被她搞出羅生若家族,齊蔚藍只剩下這麼個翻不起大浪的親生女兒,藍影難得好心的放過她,誰又知道明明該死在當家手里的羅生若悠念怎麼會又活過來蹦跶,而且還給她帶來這麼大的麻煩,羅生若悠念這是自己在找死,藍影可不是善人,她的好心從來就只有那麼少得可憐的一次.

不同于藍影的淡定,這些個男人和單韻熙看到藍影時心髒莫名的一顫,一種猶如初戀般的感覺如同狂風暴雨般席卷而來,嚇壞了他們自己,明明都不是會一見鍾情的生物,為什麼突然對這個女人產生這麼大的情緒波動?目光掃向為那女人撐著傘,姿態親密的瑰夜爵,怎麼看怎麼礙眼.

仿佛察覺到了氣氛的詭異變化,羅生若悠念咬了咬下唇,握緊了手指勾唇出聲道:"這是爵的朋友嗎?好漂亮吶."為什麼會有那麼害怕的感覺?不對,冷靜下來,藍影現在根本不認識她也不認識他們,沒事的,冷靜,冷靜……

所有人都被羅生若悠念的聲音叫回了神,藍影目光瞥向羅生若悠念,當做沒有看到她的隱忍的緊攥的手,微笑道:"你也很漂亮吶."

說完,藍影便邁著步伐朝他們走了過去,那步伐緩慢而優雅,每一步仿佛都踏在他們的心尖上,悶悶的,不疼,卻莫名的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讓他們想要張開雙臂將她擁入懷中,緊緊的擁抱著,那樣的渴望,讓單姜琠M曲眷熾忍不住同時朝前邁了一步,只是下一瞬間便被兩只手從後面抓住了手臂.

"你們怎麼了?"羅生若悠念臉色蒼白的惹人垂憐的柔聲問道,擔憂的看著他們.

"沒事."微不可查的抽出自己的手,曲眷熾身子懶洋洋的朝同樣有點古怪的死黨顧譯軒身上靠去,一副懶得要死的模樣,劉海下危險半眯的目光卻緊緊的揪著朝他們走來的藍影.

"你們好,我是藍影."輕柔的嗓音,理所當然的語氣,我是藍影,仿佛他們很早很早就該知道彼此的感覺油然升起,仿佛……相逢恨晚?

伸出的晶瑩白皙的手在陽光下越發的纖細脆弱,仿佛水晶做的一般,稍微一用力便會碎掉,讓人忍不住眉頭皺了皺,想要把她塞進水晶宮好好地保護珍藏起來.

一只沒有節操的手快過其他人的握住那美得叫人晃神的手,金燦燦的發美如光絲,紫眸神秘而魅惑,他低頭,猶如王子親吻公主般的虔誠的在她手背上烙下一吻,頓時引來一陣莫名的敵視,"我叫端木惑,親愛的公主殿下."

藍影任由端木惑握著她的手不放,那手心有點潮濕,叫藍影挑了挑眉梢,端木惑在緊張?那雙紫眸那麼炙熱的看著她,是在期待什麼東西?

一只同樣有些纖細,卻比不上藍影的完美的手輕輕拍了拍端木惑緊握著藍影的手的手,羅生若悠念親昵的睨著端木惑,"惑,你又在吃人家女孩子的豆腐,你別理她,這家伙可是個花心大蘿蔔."

端木惑立刻大嚎,"我哪有?!別聽她胡說,我才不是花心大蘿蔔!"紫眸滿是焦急的看著藍影,好似怕她誤會什麼似的,然而事實上,端木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干嘛緊張成這樣,只知道,就是不想讓藍影以為他是花心大蘿蔔,他也是可以很專情的!

"呵呵……"藍影掩唇輕笑出聲,一雙魅惑人心般的眼眸彎成兩弧明月,春水蕩漾,波光粼粼,叫人忍不住晃了心神,端木惑一不小心就陶醉了,走上前,一屁股頂開沒回過神的瑰夜爵,順手搶過他手里的傘,抱住藍影的一只胳膊,撒嬌的貓兒一般弓著腰蹭著她的手臂,嗚嗚,喜歡,好喜歡哦~.

端木惑這一系列的動作讓其他人微驚,也讓藍影怔了怔,好熟悉的動作吶,好像又回到了當初端木惑和宮飛鳥一人抱著她一條胳膊蹭來蹭去的模樣,不由得心中一軟,如同昨日般的伸手揉揉他金燦燦的發,笑容純良而聖潔,"好可愛吶."

眾人還未回過神,藍影的手又被另一只骨節分明完美無暇的手給拉了起來,顧譯軒雙手捧著她的手,一副膜拜狀的單膝跪地,"這麼完美的手一定能夠彈奏出完美的音樂的,你就是我等待了二十幾年的……"

"玩夠了沒有?!"羅生若悠念有些隱忍的聲音響起,盡管隱忍,卻依舊能夠聽出那話里顫抖的不悅,臉色越發的煞白難看,看著藍影的目光隱隱的帶著怨毒和防備.

"啊,抱歉,打擾到你們了嗎?"藍影縮回手,抱歉的看著羅生若悠念,然後看向瑰夜爵,"爵,那我們還是先去吃飯吧,不要打擾到他們了."藍影朝瑰夜爵伸出手,儼然一副自己的男人她要牽走的模樣.

瑰夜爵怔了怔,著了魔似的就握住了藍影的手,小小的手異常的綿軟,一瞬間仿佛叫他冷酷的心軟化成了水,在她面前完全不堪一擊.

"小念,你怎麼了?"單姜痡蝴L瑰夜爵和藍影交握的手,看向羅生若悠念問道.

羅生若悠念聞言頓時臉色緩了些,朝單姜硠S出一抹虛弱又堅強的微笑,"沒什麼,只是太陽曬得我有些頭疼,心情煩躁了起來."她就知道,現在藍影已經不可能搶走屬于她的東西了!

"那去餐廳喝點飲料吧,正要爵他們也要去,可以一起."單姜痦H淡的道,悅耳的天籟般的嗓音總是叫人聽不出他話里的情緒,

羅生若悠念的臉色又是一變.

"剛剛吃的羊排我沒吃飽,正好去餐廳吃點東西."曲眷熾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道.

羅生若悠念的背脊爬起一股涼意,腳步完全沒有知覺的跟著他們慢慢朝餐廳走去,一旁一直沉默的單韻熙英氣的眉頭微微的蹙起,目光在藍影和羅生若悠念之間游移不定.

端木惑在瑰夜爵和身後敵意十足的目光下對藍影的手臂絲毫不放,仿佛這是他的浮木一般似的,藍影也一直好脾氣的任由他抱著,說起來端木惑比藍影高,他這麼抱著她的胳膊還得彎著腰,比較辛苦的還是他呢.

紫眸眨了眨,端木惑從口袋里掏出一根芒果味的棒棒糖,他自己嘴里還叼著一根,獻寶似的給藍影,"很好吃哦."

藍影怔了下,她感覺到了,照理說時間逆流,他們變得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可是反應和當時完全不同,即使端木惑也是後面才慢慢放下戒心靠近她,直到四校聯賽的時候才終于願意給她棒棒糖,可是這一次所有人的反應卻都太出乎意料了,難道是因為羅生若悠念這只大蝴蝶翅膀這麼一扇,改變了曆史,也讓這些改變了?

不過貌似不管怎麼改變,得益的都是她吶.

藍影眼角掃過面色難看的羅生若悠念,嘴角柔和的笑越發的柔和起來,"謝謝吶."

見藍影收起棒棒糖,端木惑紫眸越發的魅惑明亮起來,"我可以叫你影嗎?"

"可以啊.謝謝."藍影抬頭,對為她拉開椅子的瑰夜爵柔聲道.

此時的餐廳已經基本上沒人了,僅剩的幾個看到布迪斯七席這浩浩蕩蕩的隊伍,臉紅心跳激動的不已的躲在遠處,卻很快被侍應生請了出去,沒辦法,這便是布迪斯七席,位于布迪斯頂端的特權.

侍應生端了幾本菜單上來.

"那影是即將入學布迪斯的學生嗎?"顧譯軒遞給藍影一本,溫柔的問道,長長的柔順的烏發帶著絲綢般的光澤,柔順的搭在他的身後,顯得這個男人越發的溫柔如天使起來.

藍影接過菜單,不甚在意的道:"不清楚,如果學院同意資助我的話,那就是了."

"資助生?"藍影的話叫一群人微微怔了怔.

藍影翻動菜單的手頓了頓,好笑的看著他們,"怎麼啦?不像嗎?"

要是像的話他們就不用吃驚了好不好?那雙手白皙細膩的根本就是不沾春陽水的千金大小姐的手,不知道的人甚至都以為她連自己拿刀叉切上等牛排的功夫都不需要呢,再說那樣優雅的姿態,那樣美麗的身姿,還有一看就價值不菲的這簡單卻絕對華麗的帽子和裙子,裙擺處那閃閃發亮的東西,沒看錯的話絕對是鑽石才能發出的光彩!

藍影在耍他們玩呢.

"影真壞.你快看看要吃什麼,餓了吧?"端木惑眨巴著電力十足的眼睛,開始嘰里咕嚕的推薦各種菜式.

瑰夜爵恨不得把桌上的玻璃杯塞進端木惑那張說個不停的嘴里,當然,其他人的想法同樣如此.

不過有人用更直接的方式表達出不耐煩.

"啪!"鞭子在光滑的地板上抽出清脆的聲響,單韻熙一張精致英氣的臉上滿是不耐,"我說你的嘴就不能消停消停?想進太平間面壁嗎?"

"小熙,你這麼粗魯,小心嫁不出去."端木惑嬉皮笑臉,根本不把單韻熙的警告放在眼里.

"你找死!"單韻熙就是看端木惑那一張花花公子的臉蛋極度不爽.

"關系真好吶."感歎的話一飄出來,頓時叫單韻熙腳下一個趔趄,手里的正要抽向端木惑的鞭子脫了手,咻的在空中劃出一道褐色的弧度……

"誰跟他關系好,你瞎說什麼東西?"單韻熙有些氣急敗壞.

"不好嗎?"藍影眨眨眼,笑得無比的純良.

"好個屁!"單女王如印象中炸毛了.

"呵呵……"

"……"

氣氛很好,藍影和每個人都仿佛沒有任何隔閡,仿佛都已經不是初見般的相處愉快,所有人沒說話的都把目光放在藍影身上,專注中漸漸的流露出一種迷戀,那樣的寵溺,那樣的愛戀,那樣的再沒有她的一絲一毫的身影的樣子,讓羅生若悠念的身子開始發冷,發顫,仿佛她做了十幾年的噩夢終于成為了現實,讓她覺得可怕戰栗的全身發抖.

腦袋開始仿佛要被掰成兩瓣般的疼痛,羅生若悠念臉色蒼白的毫無血色起來,眼球漸漸的滲出血絲,她低著頭,劉海擋住了那雙猩紅的如同惡鬼般的瞪著藍影的眼睛,她好像精神狀態出現了問題,像瘋子一般的可怕和丑陋.

"說起來,我一直覺得,藍影和悠念長得貌似有點像."單韻熙咬著吸管道.

男人們怔了怔,這個倒是沒注意,藍影出現的時候他們滿眼滿心都是她的存在,哪里還記得什麼羅生若悠念呢?

"藍影該不會是羅生若家族的孩子吧?"

"你在開什麼玩笑?!"羅生若悠念反應有些激動的抬頭,看到單韻熙嚇了一跳的樣子,心中一緊,連忙扶額做出頭疼的模樣,抱歉的看著她,"抱歉吶,只是我們家怎麼可能還會有第三個女兒."

"那可不一定,羅生若悠然長得和你一點兒都不像,反倒是藍影長得像,說不定羅生若悠然是和藍影調了包的,藍影才是羅生若家族的女兒."

"不是!她不是羅生若家族的女兒!我才是!"羅生若悠念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貓,激動的大拍桌子站起身,桌前的果汁被她的手撂倒,頓時潑了她一身,白色的連衣裙瞬間染上黏稠的黃,顯得肮髒和丑陋.

所有人都怔住.

羅生若悠念怔住,然後下一秒便抱住腦袋嚶嚶的哭泣起來,坐在她邊上的單姜琣t宙銀河般美麗的雙眸微動,脫下身上的白尊外套披在她身上,"我送你回去吧,今天忘記吃藥了對不對?"

"嗯嗯."羅生若悠念點點頭,裹緊了單姜睋朁|帶著體溫的外套.

看著單姜琠M羅生若悠念的身影消失在餐廳門口,藍影美麗的眼眸微閃,嘴角的笑容仿佛多了一分意味不明的捉弄,"她怎麼了?"

"不清楚,幾年前開始就一直這樣喜怒無常反反複複的."單韻熙聳聳肩,咬著吸管不甚在意,對于羅生若悠念救了他們家爺爺的事,單韻熙根本都不是很清楚,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太多的感激存在.

按理說單韻熙和羅生若悠念同齡,當時單韻熙還是什麼都不懂只會抱著媽媽大腿的小家伙,哪里像羅生若悠念是個可以堪比炙焰雨家族的天才,竟然剛會走路就會破案,真是逆天到了變態.說不定她這老是頭疼跟精神出毛病似的模樣,就是她太聰明了的後遺症呢.

"這樣啊."藍影微笑著點點頭,小包包里響起了音樂聲,藍影怔了下才發覺是自己的手機,連忙翻出來,是紀傾然打來的.

藍影想出去接,結果被端木惑抱著胳膊不撒手,藍影見其他人都不在意的樣子,便也就坐在位置上接了起來,"喂?傾然,怎麼了?"那語氣溫柔親昵的叫他們莫名其妙的開始泛酸水.

"嗯,我知道,我正准備吃呢,你吃了嗎?……要多吃幾碗哦,要不然晚上沒力氣可不行吶……找到了呢,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呢……放心啦,拜拜."藍影掛上電話,眼角眉梢還帶滿了笑意,抬頭,便見到幾個男人幾雙眼睛都盯著她看,古怪莫名.

"怎麼了?"藍影眨眨眼.

"很好聽的聲音吶那個男人."顧譯軒仿佛漫不經心的道,他們都有點功夫底子,這里環境又安靜,聽到紀傾然的聲音是理所當然的.

聽到自家男人被誇獎,藍影與有榮焉的點頭,"是啊."

"那是誰?"曲眷熾比較直接,直接的理所當然,泛著幽光的豹眸顯得有些危險.

"我男人."藍影看著曲眷熾,嘴角的笑意更濃了,仿佛她的心已經被填的滿滿的,幸福的都快溢出來了.

曲眷熾臉色驟然一變,二話不說起身扭頭就走,那身影怎麼看怎麼都像在鬧別扭,看得藍影心中歡喜與邪惡並存,果然她越來越惡趣味了,竟然喜歡起欺負她男人們的游戲了.

"你,你男人?"端木惑眉頭皺得緊緊的,"你有男人?"

"我有很多個男人."藍影一本正經的道.

"很,很多個?!"紫眸瞪大,一臉難以置信.

"有什麼問題嗎?"藍影一副不理解他們干嘛那麼驚訝的表情.

"沒問題嗎?!"單韻熙直接拍案而起,手里的鞭子寒光四閃,"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女人!我要送你去太平間面壁!"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整個餐廳被毀,單韻熙整個人被她的鞭子纏成一個繭,背後還有一個很可愛的蝴蝶結,藍影拍了拍手,點點頭,表示對自己的手法異常的滿意.

"很漂亮."

"你妹!"單韻熙想要對天豎中指,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這麼強!

"不可以這麼沒禮貌,要不然會被送進太平間面壁哦."藍影蹲下身捏了捏單韻熙白嫩嫩的小臉蛋,笑得聖潔的光輝四射,幾乎閃瞎單韻熙的雙眼.

告別了有些沒反應過來的幾個人,藍影心情頗好的走在大街上緩緩的漫步,身後一輛黑色的轎車緩緩的停在她的身邊,藍影怔了怔,停下腳步.

車門緩緩的打開,最先入目的便是一頭銀紅色耀眼至極的發,清風拂來,伴隨著一種清爽的味道襲來,在悶熱的天空下仿佛一道清泉滑過,熟悉的黑色眼罩,他穿著一身簡單的休閑裝,白襯衫和黑色的休閑褲,整個人看起來很是清爽,給他妖嬈的卷發加進去了幾分孤高冷傲.

炙焰雨炫麗……

藍影沒想到剛來這里第二天就能看到這個美麗的天之驕子.

不過,他應該不認識她吧?

"我等你很久了哦,藍影."炙焰雨炫麗微笑,一瞬間身後仿佛綻放滿池的冰藍色花朵.

藍影怔住,"你……"

炙焰雨炫麗只是微笑的拉開車門,優雅的紳士般的做了個請的動作.

藍影挑了挑眉梢,邁著步伐走了進去.

太陽漸漸西移,終于不再那麼悶熱下去了.

優雅的咖啡館內,優雅的鋼琴聲徐徐入耳,淡淡的咖啡香和蛋糕香更是叫人食欲大開.

黑色的苦咖啡被攪起小小的漩渦,綠色的無糖抹茶蛋糕被挖去了一角,顯得嬌俏可愛.

那坐在角落里的男女,皆是叫人一眼難忘的風華絕代.

"你是意思是因為跟我契了約,所以導致我們兩個記憶共享,我沒有失憶,你也沒有失憶?"藍影眉梢挑了挑,輕輕放下手中的銀叉.

"沒錯."炙焰雨炫麗勾著淡然溫雅的微笑,謙謙君子般的叫人忍不住把他當成世界上少有的好男人,卻不知道這可是一只殺人于無形的毒蠍子.

"你知道嗎,我有種自己被騙了的感覺."藍影眼眸微微的眯起,有幾分的危險."當初跟我說契約只是幫你解除詛咒而已的人,可是你,為什麼現在卻變得記憶共享呢?我同意了?同意將自己的記憶跟你分享了嗎?"藍影明顯有些不高興.

對于藍影的不悅,炙焰雨炫麗表示相當無奈,"讓你不高興我很抱歉,但是作為第一個找到命中注定者並且成功與之契約的人,我也不知道竟然會產生這樣的後果呢."

藍影看了炙焰雨炫麗好一會兒,忽的出聲問道:"你真的有看到我的記憶?"

"是."炙焰雨炫麗點點頭,淡然溫雅的微笑.

藍影眼眸微微的眯起,"知道我的為什麼會有這一身異能?"

"是."

"知道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是."

"知道的這雙眼睛褪去顏色之後的真實面目?"

"……是."炙焰雨炫麗遲疑了下,卻依舊微笑著點頭.

藍影忽的消失在原地,下一秒整個咖啡廳的客人尖叫著離開,因為那受人關注的角落里,美麗的女人突然掐住了美麗的男人的脖子.

藍影收斂了嘴角的笑,目光冷如冰川,白皙纖細的手此時是可以瞬間送他入地獄的尖利武器,她柔婉的嗓音中也變得危險起來,"你再說一遍?"

她的手冰冷的可怕,用力的捏著他的脖子,炙焰雨炫麗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大動脈的血液流動變得艱難起來的聲音,血液在血管中嘶鳴,這個女人真的想殺了他.

"有些事情,不是你該知道的."藍影柔婉的嗓音仿佛瞬間可將春水凍成寒冰.

"……可是……呵……我就是知道了啊."炙焰雨炫麗忽的眼神一變,深色的藍眸漣漪蕩漾,倒映著他的身影越發的清晰了起來,"你打算帶著你的秘密跟你們的男人們永生永世的過下去嗎?"

"閉嘴!"藍影眉頭皺了皺,用力的把手里的人丟到一邊去.

炙焰雨炫麗在空中翻了個身,並不顯的狼狽的落在地上,銀紅色的卷發妖嬈依舊,仿佛方才被掐著脖子毫無反抗之力的並不是他.

"為什麼要隱瞞這麼美麗的東西呢?"炙焰雨炫麗勾起嘴角,淡然溫雅的微笑,然而他微微歪著腦袋,看著藍影的眼神溫柔如水,仿佛在看一個鑽了牛角尖的孩子,寵溺而溫柔.雖然說那樣美麗的東西會引來全世界的搶奪,但是如果就這麼藏起來,很可惜吶,那麼美麗的東西,那麼美麗的她,站在世界頂端讓人好好觀仰,如同最美麗最耀眼的太陽那樣可望而不可即多好啊.

藍影眉頭皺了皺,"你懂什麼?"

"我懂哦."炙焰雨炫麗看著藍影,緩緩的扯下左眼的眼罩,用那只讓藍影微微睜大的眼眸看著她,如同魔咒般的緩緩響起,"世界上再也不會有人比我更懂你了呢,我親愛的公主殿下."

--你欠調教了--

毒辣的熱氣減小,天空卻依舊湛藍.

游人來往的阿布爾山中,一輛漂亮的爵士跑車停在了厚重的大鐵門前.

單姜琝眹B下車,頗有紳士風度的為羅生若悠念打開車門,美麗的眼眸如同夜幕星空,卻又如荒漠般的寸草不生的荒涼著.

"回去記得先把藥吃了,讓七娘煲點湯給你喝,自己的身子自己都不重視的話,又怎麼可能會好呢?"天籟般的嗓音輕輕的響起,卻一如既往的叫人聽不出語氣到底是關懷還是冷漠,寵溺還是無所謂.

羅生若悠念看著這樣的單姜,突地覺得心底一陣恐慌,連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角,她怔了怔,她剛剛想拉的是他的手,可是單姜琲漱潀n像動了下,然後手換成了衣角……

"怎麼了?"單姜痦H淡的瞥了眼她的手,問道.

羅生若悠念看向單姜,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微笑,",我們結婚吧."

不管是羅生若悠念,還是林悠,還是到後面被單彬宇救起來的莫忘愁,她經曆過一次次的與死神擦身而過,她恨奪了她一切的藍影,恨要冒牌貨不要親生女兒的羅生若一家,恨下令把她丟進惡犬中讓她幾乎體無完膚如果不是單彬宇突然出現她就死掉的,那個迷惑過她的世界藝術委員會會長,可是唯獨單姜,她對單姜琲滌鶨彌q來不曾少過,甚至越發的深刻起來,連她自己都不確定自己到底愛不愛他,或許執念變深了,不愛也成愛了.

藍影又出現了,一出現就把他們的目光奪走,太可怕了,她付出那麼多,一次次的幫助他們,可是卻比不上藍影的幾個眼神,羅生若悠念慌張了起來,但是她已經學到很多次教訓,不可以沖動,沖動會暴露自己的本性,會讓自己什麼都得不到,所以要冷靜下來,她一定能夠把屬于她的東西都緊攥在手心的,而第一個,就是單姜.

單姜琠疆,沒想到羅生若悠念會突然說這麼話,他們明明只是青梅竹馬的朋友……

"."羅生若悠念嘴角勾起一抹淡然優雅的微笑,眼眸漸漸的溫柔如水起來,一瞬間仿佛讓單姜皕L微暈眩了下,眼前的人仿佛跟記憶中某個異常模糊的身影重疊了起來.

"吶,我們結婚吧."

------題外話------

昨天失眠一夜的娃子表示爬去睡覺……二更神馬的,表示星期六日才有!

上篇:V65回到布迪斯    下篇:V67假的真不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