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67假的真不了   
  
V67假的真不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結婚?這個詞仿佛有點遙遠又仿佛他曾經經曆過般的莫名的熟悉.

單姜琣釣ワ矇礙漪搧袺馴肣Y悠念,恍惚著,淡色的薄唇輕輕的開啟,到口的'好’字卻如何也說不出口.

羅生若悠念緊張又期待的看著他張了又合的嘴,卻怎麼也沒聽到他的聲音,正想催促,卻聽到齊蔚藍的聲音.

"小念,姜,你們怎麼回來了?"齊蔚藍穿著天藍色的旗袍,美麗高貴的面容上顯出幾分困惑,沒想到這時候應該在上課的兩人跑了回來,忽的想到了什麼,她臉色一變,焦急的上前,"小念的頭又疼了嗎?"

如今看到齊蔚藍的關心,再想到曾經她對自己的那般無情,羅生若悠念只覺得萬分的惡心,冷淡的道:"已經沒事了."

齊蔚藍仿佛沒注意到羅生若悠念的態度,看向單姜,臉上帶著點欣賞和欣慰,"謝謝你把小念送回來.你爺爺剛剛才離開羅生若家呢,有沒有遇到?"

"沒有,我想是錯過了."單姜盚D:"既然您在這里,那麼我就先回學院了."

"好."齊蔚藍點點頭,扶著羅生若悠念就要進去.

"等等."羅生若悠念帶著點厲色的嗓音響起,驚到了兩人,意識到自己的反應又過激了,羅生若悠念深深呼吸了兩口氣,看著齊蔚藍道:"媽媽,我想和痤盛B,我想嫁給她."

單姜痦散須L睜,還未來得及開口,齊蔚藍便已經笑了,"本來還想說你還小,拒絕了單老爺子了呢,沒想到你自己倒是等不及的開口了."齊蔚藍對單姜瓻傴◎N,這是個極其優秀的男孩子,雖然曲眷熾也不錯,但是總歸感覺懶散了點,也不太懂得體貼女孩子.

時間逆流,羅生若悠念改變了太多事情,再加上炙焰雨炫麗沒有失憶,並沒有讓東蘭家的滅門慘案因為一個不存在的地方再次發生,所以十三爵不能和羅生若家族聯姻的說法並不存在,相反的,因為羅生若悠念對單家和曲家的恩惠,反倒讓兩家和羅生若家族的關系更加的親密了起來.

羅生若悠念驚喜,"是真的嗎?單爺爺他來我們家提親?我和?"

見自己女兒開心,齊蔚藍也開心,"是啊,東西還放在屋里呢."

"呵呵呵……"羅生若悠念笑得仿佛得到了全世界,看啊,她果然還是幸福的,藍影搶不走屬于她的東西,這一次,她讓所有人都喜歡她,再也不會像以前的蠢貨一樣,沖動無禮,只懂得哀聲怨道,這一次,她會一步一步的精打細算,再沒任何紕漏!

不同于羅生若悠念的開心,單姜甯傱Y緊緊的蹙了起來,爺爺並沒有跟他提過這件事,他也從來沒有說過喜歡羅生若悠念,他怎麼這樣自作主張?

",你不高興嗎?"羅生若悠念眼睛一轉,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惹人憐惜的小臉上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

"爺爺並沒有跟我提過這件事."單姜琝馴難以理解單老爺子為什麼會突然做這種事,難道他表現得不夠明顯?他只把羅生若悠念當成妹妹而已啊.

"琚K…"

"難道我家小念配不上你嗎?!"齊蔚藍一見寶貝女兒要哭出來的模樣,頓時眉眼一厲,拿出羅生若主母的氣場壓迫感十足的看著單姜.

"不……抱歉."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單姜琲爾,單姜痡粥_來眉頭微微的蹙起,在陽光下,美麗的叫人心碎恨不得能夠用盡一切仿佛撫平他的眉心,羅生若悠念握緊了雙手,不管,她一定要嫁給他,不管用任何方法!

好一會兒,單姜痡黎W手機,銀河般美麗的眸子帶著天然的冷漠,天籟般的嗓音帶著一種堅決,"這件事情請不要當真,我對小念只是兄妹之情,您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不愛她的男人,不是嗎?至于我爺爺那邊,我會跟他說清楚的,抱歉,我先告辭了."

語畢,單姜琱ㄤ劂蘀威觼M羅生若悠念說更多的話,拉開車門便疾速的離開,只留下淡淡的煙塵飄蕩.

羅生若悠念攥緊了雙手,臉色白得可怕,她緊緊的咬著下唇,下一秒--忽的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小念?!"

陽光漸斜,午後的氣氛叫人升起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藍影手指忍不住的輕顫,緩緩的抬手,撫上那美到讓人一瞬間想要挖出來收藏的眼眸,這是一只該如何去形容的眼睛?恍若夢幻般的流光溢彩,恍若流水般澄澈透明,恍若天空般無垠,恍若大海般遼闊,宛如魔魅,魔鬼在誘惑著天使墮落,一眼,就再也逃不開.

炙焰雨炫麗沒有動,他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看著藍影的手指在他左眼眼瞼上輕撫,冰涼的指尖叫他眼皮微微的跳動,心髒也跟著微微的顫動.

藍影慢慢的靠近他,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他與她的真正的雙眼一模一樣的左眼,因為契約,所以才變成這樣的美麗到能夠把人性的貪婪和肮髒放大百倍的和她一模一樣的眼眸,黑色美麗的雙眼漸漸的茫然,然後癡迷,藍影仿佛被蠱惑了一般,緩緩的,踮起腳尖,吻在他的眼皮上.

冰涼柔軟的吻.

噗通……

噗通……

炙焰雨炫麗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異色的雙瞳怔怔的看著藍影,她的吻還在他的眼皮上,精致白皙的下巴就在他的眼前,馨香撲鼻而來,她的胸部就貼在他的胸膛之上……

天啊……

他的心髒快要跳出嗓子眼了,他從來沒有這樣的緊張過!只不過是一個吻而已,可是……為什麼他會有種緊張期待到要暈倒的地步?

那個吻仿佛之前蜻蜓點水一觸即止,又仿佛持續了一個世紀那麼長,藍影的唇離開的時候,炙焰雨炫麗已經滿臉通紅,紅到了脖頸,紅到了耳尖,一向淡然溫雅的深色藍眸此時仿佛要窒息了一般的帶著一層水汽.

藍影微微挑了挑眉梢,手指拂過他的鼻下,真的沒有在呼吸!

這男人被她親一下眼皮要死啊!人家都是被親吻嘴唇親到窒息,這家伙是要自己把自己憋死嗎?但是--

"噗……"藍影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手指輕輕的點了點他的額頭,"醒過來了."

炙焰雨炫麗驀地回神,看著藍影似笑非笑的神情,臉色越發的通紅滿是窘迫,連忙把眼罩帶回去,遮住那只魔魅到了極點的眼眸.

"我,我……"

"淡定淡定,來,吸氣……呼氣……"藍影優雅的做著誇張的動作.

炙焰雨炫麗看著藍影那耍寶似的模樣,頓時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銀紅色的卷發灼灼生輝,深色的藍眸彎成月牙,櫻紅的薄唇唇角勒起,這個男人瞬間如同生長在懸崖峭壁之上孤高的地獄火盛開,冷傲中帶著妖嬈美麗.

躲在角落里想要打電話叫警察的侍應見到本來劍拔扈張的兩個美人突然又笑得這麼開心,頓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兩個人在搞什麼東西?

換了一家餐廳,在布迪斯皇家學院沒用到餐的藍影不客氣的點了一桌的菜,炙焰雨炫麗也只是微笑著看著她,契約和記憶共享的事似乎就在那笑聲中結束了,藍影看起來似乎也接受了這件事,畢竟人都是矛盾的生物,有些秘密你想自己藏在心里,但是卻又希望有人共享,然而當別人不問自取之後自然火冒三丈,但是等火氣消了之後,又知道對方是個守得住秘密的人,值得信任的人之後,便會覺得有個人能夠分享自己的一切,貌似也很不錯.

"關于奪走時間軸的人我已經全部調查清楚了."炙焰雨炫麗一邊優雅的切著牛扒一邊輕聲道,悅耳的嗓音伴隨著優雅的音樂聲淡淡的飄來:"羅生若悠念,單彬宇,藍風,宛柔,炙焰雨飄飄."

"我聽說羅生若悠念本來應該已經被委員會會長處理掉了,後來調查了一次單彬宇的動向,發現他曾經到過一次伊比利亞,時間恰好和羅生若悠念到伊比利亞找委員會會長的時間吻合.而且後面一小段時間,會長的莊園內似乎發生過一次無人入侵,沒有找到入侵者,太過巧合,可以看做,單彬宇救了本來該死掉的羅生若悠念,並且設計讓她做了高級的全身整形手術,頂替了失蹤已久,早就被判為死亡的莫忘愁的身份,成為奧國研究室成員的女兒和委員會的成員."

藍影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為什麼要費那麼大的勁救羅生若悠念呢?"直接找個女的頂替莫忘愁不就可以了嗎?

"這一點我也一直很疑惑."炙焰雨炫麗勾起嘴角指著自己戴著眼罩的左眼,"記得我說過的,炙焰雨家族被詛咒的左眼嗎?事情如果要追溯估計可以追溯到遠古時期.世界貴族如何形成,形成的目的又有何意義,和你契約之後,左眼里藏著的秘密我都知道了."

"守護時間軸,守護這個世界的發展法則,以時間軸為圓心展開,炙焰雨家族,羅生若家族,莫洛家族,珂亞家族,除去最弱的蘭諾家族可以忽略不算外,我們四大世界貴族存在的意義便是守護時間軸,守護世界法則."

藍影挑了挑眉梢,"牽涉范圍太廣,而且玄幻了."

炙焰雨炫麗聳聳肩,"我也這麼覺得,而事實就是如此,時間軸的存在是這個世界不允許存在的,但是偏偏它又存在,並且不可被毀壞了,所以世界貴族就誕生了,而想要解開時間軸的封印,也只有由守護者家族的成員能做到,珂亞家族那時候已經被顧譯軒給滅了,僅存的珂亞瞬和珂亞瑾是私生子,血統不純,並且被萬環訓練場給保護了起來,蘭諾家族又太弱,早就在無形中被擯除了存在的意義,莫洛家族就不用說了,莫洛左翼的地盤,可沒有人敢做小動作,所以唯一的目標,就只剩下羅生若家族的羅生若悠念了.事實上,她也做到了不是嗎?"

"是這樣啊."藍影點點頭,"但是藍風和宛柔他們……"又是怎麼和單彬宇勾搭上的呢?雖然說時間逆流只有你記得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這樣的誘惑真的很大,但是藍風和宛柔怎麼看都是和單彬宇八竿子打不著的啊.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炙焰雨炫麗起身,微微傾身,把自己切好的牛扒換給藍影,看她聽著自己說話刀叉動都沒動一下,還不知道這一桌什麼時候才能吃完呢,也不知道剛剛誰喊餓要他請客吃飯的.

"謝謝."藍影怔了下,然後不客氣的道.

"也許是被誘惑了也不一定,畢竟他們和我們一起從那個小島上出來,被注意到也是正常的,不過時間已經逆流,這種事已經找不到答案了."炙焰雨炫麗繼續道:"至于逆流後還存在記憶的人,除了我們兩個之外,只有羅生若悠念一個人."

"唔?"藍影微微睜大雙眼.

"你以為如果單彬宇還有記憶的話,會讓單姜琩茖麭o個世界上嗎?沒錯,他這次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非但單姜琤郎w誕生,甚至連他的父親都被羅生若悠念用計給救下了,現在的執法爵不是單彬宇,而是單老爺子."炙焰雨炫麗笑容帶點嘲諷,這麼完美的計劃,結果卻是給他人做嫁妝,羅生若悠念可不是念在他救過她的份上就幫他做些什麼,否則今日他就不會還是個被自己父親打壓著的男人了.

"那倒是."藍影點點頭,不懂的懂的都清楚了便不再說話,叉著炙焰雨炫麗給切好的牛扒,慢慢的咀嚼著,兩腮一鼓一鼓的,好像有點費力又好像只是塞得有點多,可愛的像只正在進食的無害的毛茸茸的小動物.

炙焰雨炫麗第一次見到藍影吃東西的樣子,不由得有些驚訝,沒想到這麼優雅的女人用餐的時候表情可以這麼的可愛動人,姿態卻又是那樣的優雅從容,隨後嘴角緩緩蕩起微笑.

真是可愛吶.

夕陽西下,黃昏的日光橙黃橙黃的,染紅了天邊.

拒絕了炙焰雨炫麗的接送,藍影一個人漫步著回到十三月行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夜空繁星點點,明亮而動人.

噗通!

小巷里傳來微不可查的聲音,那是人體倒下,然後血液突然從血管爆發出來的聲音.

藍影腳步一頓,斂住氣息快速的朝聲音來源處奔去,果然入目的便是漆黑的小巷中,一抹黑色的仿佛要與黑夜融為一體的挺拔身影正在忙碌,他的腳邊躺了一個衣著打扮像是政客的人,心髒出一枚無色的釘子在升華著消失,不留下任何一點兒的證據.

藍影漸漸放出自己存在的信息,那黑色的身影緩緩的轉身,一張精致帥氣的面孔,一雙美麗的桃花眼中,死寂死寂的黑色眼瞳,仿佛平靜的深潭,沒有半點的反光,就這樣看著你,不帶半點的波瀾起伏,涼涼的,滲透了骨髓般的涼.

藍影漸漸的從黑暗中走出,他的指尖多了一枚釘子,然而在藍影的身影面容暴露在月光下時,卻驟然僵住,毫無波瀾起伏的眼眸仿佛露水滴落,瞬間蕩起漣漪波紋.

藍影微笑的看著涼禮,慢慢的朝他走進.

"你是誰?"涼禮有些謹慎的向後退了一步,直線式的聲線中帶著點僵硬,一向平靜的心髒因為這個女人的靠近而跳得更加的快速起來,鼻尖下舒服的馨香……是藥嗎?以為自己中了藥才會這麼奇怪的涼禮頓時想起族規,腳步一轉就想逃跑.

"別動."柔婉的嗓音輕輕的響起,頓時叫涼禮的腳步不受控制的一頓,險些整個人趴到地上去.

"你想去哪里?"藍影有些輕笑著道,她就說她家涼禮大哥最可愛的,還真是,看著那張帥氣精致的面癱臉,她就忍不住想要逗弄.想著,藍影快速的伸手,涼禮連忙抵禦卻不及藍影的速度,眨眼間便被她推到了牆壁上,一把冰冷冷的東西寒光乍閃的抵著他的咽喉.

藍影笑容越發的柔和純良,和涼禮死寂美麗的桃花眼對視,尖銳的刀尖忽的隔著他緊身的皮革漸漸下滑,仿佛要劃破皮革割裂他的肌膚一般的觸感叫人升起一種戰栗的可怖感,然而涼禮卻只是靜靜的看著藍影,不反光的眼眸,漸漸的倒映出她美麗的面容.

藍影嘴角勾著笑,全身壓在涼禮身上,她忽的踮起腳尖,舌頭貓似的舔了舔他薄薄的唇,滿意的看到他死寂的眸中瞬間蕩起了漣漪,刀尖也悄悄的停在了敏感地帶,惡意的蹭蹭,"你想被劫財還是被劫色?嗯?"

涼禮呼吸一滯,看著壓著自己的女人,"你是誰?"明明他的手沒有被壓制住,明明他的力量足夠掙開這個女人,可是……她的粉色的舌頭很軟很甜,從來沒有過的滋味,他……似乎還想再嘗一嘗……

藍影嘴角的笑染上一抹壞壞,"要你當我男人的女人吶."

涼禮死寂無波的眼眸瞬間波浪翻湧,面無表情的面容卻依舊可愛的面癱著,叫藍影忍不住又踮起腳尖啃了一口,不過顯然,在這種事情上,男人的學習速度總是快得驚人的,這家伙竟然反應迅速的叼著藍影的唇不讓她離開,反客為主的又是啃又是咬,還滑進她的唇齒之間勾著她的小舌纏綿不休,如果不是這貨身上的味道依舊乾淨,她幾乎都要以為涼禮根本沒有失憶,否則反應還有動作怎麼和之前他們已經練過許多次的一模一樣?

藍影一怔,貌似真的有很大的變化,不管是單姜琣捲窒K還是端木惑等對她的反應……就好像他們之間的愛他們的身體還記得那般……會不會……會不會他們有機會恢複記憶?能夠想起他們之前一起所經曆過的一切?

這個想法讓藍影不由得有些激動起來,幾乎與涼禮在這黑暗的小巷里擦槍走火,外面大街上正熱鬧中,他們卻在漆黑的房子與房子之間的小巷中偷情一般,旁邊還躺著具尸體,怎麼看怎麼怪異.

"你跟我回家."直線式的嗓音有些不穩,涼禮呼吸有些急促,他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不知道她接近他是不是有什麼目的,他只知道,他對這個女人有感覺,很強烈的感覺,他要她,非要不可!而她的身份她的目的,交給涼翰去查就可以了.

藍影趴在他的胸口,聽著他快速又強有力的心跳聲,嘴角勾勒起幸福而滿足的微笑,"好啊."

涼禮怔了怔,"真的?"

"嗯,你明天下午到布迪斯皇家學院來接我吧.我是藍影哦."

藍影……

噗通……

他心尖兒一顫,這柔婉的嗓音,簡單的名字,仿佛是他從小到大魂牽夢縈的一般,叫他恍恍惚惚,卻莫名的感到心口滿滿的,直到回到羅生若家,他才猛然發現,才剛分開,他又開始想念那個女人了,柔軟的身體,柔軟的唇,柔軟的嗓音,柔軟的人……柔軟的讓他的心也變得柔軟了.

涼翰叼著個蘋果正要出門就看到一向跟機器人似的大哥竟然在發呆!驚得涼翰一個蘋果險些掉地上,好在拯救的及時.

涼翰這邊的動靜吵到了涼禮,涼禮涼涼的眼神看過去,看到涼翰時眼睛微動,正想讓他查查藍影到底是誰,卻看到涼翰穿著一身要出門的衣服,一向恨不得不吃不喝宅在家里的二弟竟然要出門,真是稀奇了.

"你去哪里?"直線式的聲線一如既往,涼翰不由得松了口氣,果然是大哥沒錯!

"小念生病住院了,媽媽讓我過去幫忙照看呢."涼翰咬了口蘋果,不甚在意的道,對于那個天才一樣的妹妹,他還真沒多大的感覺,唯一的感覺便是,她好像在瞧不起他們,不止是他,甚至是大哥,瑭剡,爸爸還有媽媽,就算媽媽對她再好,她也冷淡冷淡的仿佛不屑一顧,對他們更不用說了,除了日常的交流,根本沒有更多的交集,也只有齊蔚藍受得了她那種脾氣.

他們?他們可不屑去熱臉貼冷屁股.

"瑭剡呢?"對于羅生若悠念,涼禮同樣沒什麼感情.

"刑室里研究他那一堆東西呢.我先走了,媽媽又催了."涼翰晃了晃發亮的通訊器,一臉無奈的快步走了出去,他們家的女控揍是個麻煩!

涼禮收回眼神,路過客廳的時候,目光在客廳桌上那用紅紙包著的禮品上面頓了頓,腳步一轉,走了過去.

禮品上面有紙片,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的翻過紙片,看到上面的'單’字樣,眸光閃了閃,這是單家送來的聘禮?腦子浮現單姜琩滷i美麗精致到如同少女動漫里才會出現的美麗吸血鬼的面容,眸子動了動,那個男人會娶悠念?怎麼想都不太可能的說.

不過,這關他什麼事?

涼禮果然還是比較關心這禮盒里的東西如果拿去賣掉能為他的存折多多少個零,想到藍影,他又覺得自己得賺更多的老婆本,然後還得准備孩子的尿布奶粉錢,哎呀!看來這段時間要很忙了!

右手握拳擊左掌,涼禮果斷邁著步伐又出門干活賺錢去,不能讓自家老婆吃不飽!

↑所以說其實他根本忘記自己存折里有多少錢了嗎?還有,不覺得想太遠了嗎魂淡!

藍影回到他們所在的酒店,紀傾然正在酒店一樓的用餐大廳里給酒店彈鋼琴,她一入酒店,就看到紀傾然穿著白襯衫休閑褲坐在精美華貴的鋼琴前彈琴,骨節分明的手熟練而富有感情的跳躍在黑暗的鍵盤之上,清脆而纏綿的琴音飄入耳中,凝聚了滿滿的感情.他四周的餐桌坐滿了人,或優雅的用餐,或入迷的聽著琴聲,或癡迷的看著他.

藍影直接靠在不遠處的牆壁上看著他,看著他穿著簡單如同落難卻依舊俊美魅力十足的王子那般的吸引著一個接一個的人,嘴角勾著柔和的微笑,她一直都知道吶,知道她的紀傾然是如此的優秀,她是多麼幸運才擁有這個對她永遠不離不棄的男人呢?在那個世界三十年,三十年再加上那二十年,五十年的世界,這個男人看她的眼神從來未曾變過,除了越來越深的愛戀,他沒有厭煩,沒有迷茫,沒有退縮吶.

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用餐大廳里響起陣陣的掌聲,噼里啪啦的如雷貫耳,即使是在這個音樂只排在武力之下的世界,她的紀傾然依舊優秀的擁有一席之地吶.

紀傾然完成了工作,站起身,一眼便看到了不遠處倚著牆看著他笑的藍影,頓時嘴角勾起微笑,邁開步伐朝她走去,只是他才剛走幾步,後面便有人追了上來.

"我能請你吃飯嗎?"一個美麗的女子臉紅羞澀的看著紀傾然道.

紀傾然怔了下,收斂了嘴角的笑容,"抱歉,我有愛人了."

"啊……"美麗的女子頓時失望的垂下頭,紀傾然卻看都不看一眼的與她擦身而過,快步朝藍影走過去.

"吃飯了沒有?"紀傾然親昵的撩了撩她柔順的烏發,道.

藍影勾住他的手臂,笑容柔和,"唔,午餐吃了三個小時,現在一點兒都不餓,你呢?"

"我還好啦."紀傾然握住藍影大庭廣眾之下摸他小肚子的手,臉紅的瞪了她一眼.

藍影可愛的吐了吐舌頭,優雅伴隨著可愛,頓時叫人更是移不開目光,"要我做給你吃嗎?"

"我擔心我明天起不來彈琴."紀傾然有些無奈的道,在那個世界的時候他還有紀氏,肚子疼不去一兩天沒什麼關系,反正錢多得是不怕藍影沒得用,但是在這里可不一樣,他們身無分文,紀傾然要養老婆,他慶幸自己會點樂器,能夠賺錢養藍影.

藍影怎麼會不知道紀傾然在想什麼,卻只是笑笑,沒說什麼.

要說賺錢對于藍影來說確實簡單,在黑市上接一個殺人單子都可以有好幾百萬的入賬,不過紀傾然和她不同,他就是個普普通通簡簡單單的小男人,就算在商場上,他再冷酷再殘忍,也不是他親自動手.

再說了,這家伙很容易滿足,他知道她不會缺錢用,所以在這種完全陌生的環境下,他不用被她養著,還能賺錢給她買東西,他就已經滿足了,整個傻得可愛.

"小影?"悅耳溫柔的嗓音從身後傳來,藍影扭頭,便看到顧譯軒一頭長發飄飄的走了過來,穿著白色的休閑西裝,手里還拿著幾份文件,看起來是過來辦公的,他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見到今天見過一面卻讓他揮之不去的人,柔和的眉眼中滿是驚喜,待看到她身邊親密無間的紀傾然時便微微的收斂了起來.

"譯軒."藍影勾起嘴角,看了紀傾然一眼,紀傾然頓時恍然大悟,開始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一頭烏發柔順筆直,一張面容是天生的柔和,看起來很是俊美,舉手投足間皆有種藝術家的風范,還有種雖然溫柔有禮卻可望不可即的聖潔之感,宛如天使,他一定就是藍影說過的音樂聖子,只有這樣的人才擔得起聖子這個名號吧.

"你好."紀傾然忽的主動上前,伸出手,"我是紀傾然."

跟著藍影久了,這貨也開始有點可愛的無恥起來,他覺得現在他們都把藍影忘記了,他就是老大了,老大要管教小弟,紀傾然哪里知道,他這邊想著有趣,等涼禮那坑爹貨冒出來的時候,就是他也得乖乖讓位,誰也比不上那坑爹的家伙會持家管錢啊!

顧譯軒沒想到紀傾然會突然跟他說話,怔了怔,很快回神伸手握住紀傾然的手,有禮的回道:"你好,我叫顧譯軒,你就是小影的男朋友嗎?"

"不是."紀傾然搖搖頭,別人說未結婚的是男朋友沒錯,但是偏偏男朋友這種生物在藍影這邊是不一樣的,他才不要當藍影的男朋友呢.

"我是她愛人."紀傾然後面的一句話,頓時讓顧譯軒還未來得及亮起的眼眸又黯淡了下去.

顧譯軒看著眼前的紀傾然,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大的樣子,乾淨清秀,比不上他溫柔俊美,比不上單姜睆諨P美麗,比不上曲眷熾慵懶野性,比不上瑰夜爵冷酷帥氣,可偏偏,莫名的有種傾國傾城的氣質,他的微笑仿佛春風,有他在的地方仿佛空氣都乾淨清爽起來了,難怪能夠站在藍影身邊呢,真叫人羨慕啊.

"你一定就是今天來我們這里演奏的那位音樂家吧?"想到了什麼,顧譯軒道,今天經理很興奮的給他打電話說有位很特別的演奏者出現,一直在強烈的推薦他來聽一聽,他想著今天正好要來十三月行辦點事,便過來了,倒沒想到這人竟然會是藍影的男人.

紀傾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是業余的罷了."音樂家什麼的,在藍影面前,他一點兒都不敢當,他想聽過藍影的音樂的人就再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人的音樂能夠入耳了,而他也是因為想要跟藍影拉近距離,所以才一直在鋼琴上面鑽研,不知不覺中到了什麼樣的地步,他也不知道,因為他只為藍影而彈琴.

"如果只是業余便可以感染人心的話,那麼只能說你是天生在琴鍵上過日子的人."顧譯軒毫不吝嗇的誇獎,他可是聽了經理用手機錄起來的樂聲的,雖然顧譯軒嫉妒紀傾然能夠待在藍影身邊,但是公私分明一向是他辦事的准則,雖然這准則在遇上藍影的事時完全已經不知道丟到那個旮旯里去了.

"是有什麼事嗎?"藍影問道,她可不相信顧譯軒會放過紀傾然這麼好的音樂家呢.

"嗯."他從文件里抽出一封信函,"這是瑞比樂亞聖杯賽的推薦書,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可以給你."

"欸?比賽嗎?"紀傾然驚訝,他沒想到才剛來這個地方就能參加什麼比賽,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贏了有獎金嗎?"他現在可是很需要錢的.

"……"顧譯軒嘴角的笑意一僵,他並不喜歡把音樂和錢掛上鉤,因為那樣會把音樂汙染掉.

"啊,別誤會,雖然我也很喜歡音樂,但是人總歸還是生活更重要,如果我連基本的溫飽都沒辦法做到,那這些比賽和榮譽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果然,他還是更喜歡養藍影這項活動吶.

顧譯軒又是一怔,沒想到紀傾然竟然會這樣說,他恍惚的想起中午藍影說的資助生的事,難道他們是真的沒錢嗎?而且,紀傾然的話說的是有點道理.

"有獎金的,很豐厚的一筆."雖然對于往年參加的貴族來說,都只是一夜之間就可以花光的零花錢.

"那我去,謝謝你了."紀傾然接過推薦函,看了藍影一眼.

這男人還不錯,我認可.

藍影挑眉,這家伙還真敢說,她的男人,能不認可嗎?雖然顧譯軒那貨是拿錄音坑了她的.

顧譯軒還想說什麼,手機卻響了起來,他抱歉的看了藍影和紀傾然一眼,走到一邊接起電話,好一會兒臉色不怎麼好看的回來.

"抱歉,我有點事,要先走一步了."

藍影點點頭,眸底劃過一抹幽暗,她聽到顧譯軒手機里的動靜了,是羅生若悠念吶,語氣激動,抽抽噎噎的,說什麼單姜痗d負她她不想活了.

話說羅生若悠念對于顧譯軒的恩,是在與顧譯軒的哥哥嫂嫂,也就是顧小毛的親生父母身上,她救了在車禍中險些喪生的兩夫妻,然後理所當然的成為了顧家的恩人.

"走,我們去看熱鬧去."藍影腳步一頓,抱著紀傾然的胳膊跟著顧譯軒往醫院去,那個女人該不會是因為她的出現,再看到他們對她的態度之後,擔驚受怕精神不正常,所以准備逼婚吧?

此時,布迪斯皇家醫院.

值班的金牌醫生面露焦急的站在病房外面,里面傳來陣陣噼里啪啦的砸東西的聲音,涼翰靠在門口牆上無奈又有些煩躁的揉太陽穴,真是煩死人了,媽媽去買個粥怎麼買這麼久,里面她的寶貝女兒都瘋了!

"二少爺,這……三小姐情緒太激動,我怕……"主治醫生一頭的汗水,緊張的全身顫抖的道.這可是世界最特殊的黑暗存在,長得再好看也不能讓他們這些過了年輕氣盛不懂事的中老年人忘記他們的危險性,那個三小姐聽說可是被眾人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要是在他們這里出了點意外,那後果,他們可承擔不起啊!

"怕什麼,她自己在發瘋,還能怪在你們身上不成?"涼翰沒好氣的道,頓時叫醫生縮了縮脖子,的確,羅生若悠念就是自己在發瘋,不吃藥不打針,折騰自己還折騰別人,煩都煩死人了.

屋內,羅生若悠念瘋狂的砸著一切能砸的東西,臉上猙獰難看,為什麼還不來?單姜甯陘偵臗暀ㄗ?曲眷熾為什麼還不來?顧譯軒為什麼還不來?為什麼都還沒有來?!她才是最重要的,聽到她的叫喚他們應該把手頭上的東西都放下飛奔過來才對!為什麼還不來?!

是因為她表現得還不夠痛苦嗎?還是……還是因為他們被藍影那個賤人拖住了?忽的想到了什麼,羅生若悠念神色驟然一變,穿著病服,光著腳丫子走在玻璃碎片花瓶碎片滿地的地板上,沒錯,一定是被藍影那個賤人給迷住了,她的魅力就這麼大?即使時間逆流所有事情重來一次,他們也會對她產生感覺?

她的眸光一閃,如果,如果在他們身上做不了阻斷他們和藍影之間的命運的事的話,那麼,在藍影身上處理,貌似更加的可行?

她記得,藍影那個女人……似乎,從來不碰被別的女人碰過的男人?

此時,醫院下,幾輛名貴的跑車同時停下,車內的幾人下來,看到彼此都不由得一怔.

"你們來得這麼晚?"顧譯軒顯得有些波瀾不驚的道,就是知道她每一次有什麼事都是給他們幾個所有人都打電話,所以他才把手頭上的一點事辦好了才過來,沒想到他們卻也這麼晚了才出現.

"什麼啊,原來你們也要過來,早知道我就不過來了."端木惑叼著棒棒糖,有些不高興的道.他在家里做棒棒糖忙著呢,要不是不過來有點不好意思,他都不想停下來,早知道有其他人過來看悠念,他就不來了,那可是要送給藍影的糖,不知道明天早上之前能不能做完呢.

"廢話那麼多,走了."曲眷熾懶洋洋的瞥了兩人一眼,率先邁著步子走進醫院.

藍影和紀傾然跟在幾人後面,忽的身子被什麼輕輕撞了下,藍影側頭,便看到齊蔚藍拎著一大堆的東西,腳底穿著很高的高跟鞋,身上穿著晚禮服,看起來好像是要去參加宴會的樣子,臉色有些不好看,走得有些不穩.

她連忙上前接過她手里的幾個袋子,"你沒事吧?"

齊蔚藍瞪大了雙眼看著藍影,身為羅生若家族的人,她竟然對這個少女沒有絲毫的警惕,竟然就這麼輕松的就被她接近,然後拿走手里的東西!這太危險了,對于羅生若家族的人來說這麼危險的人應該立即除掉的,然而她抬眼,看到藍影含笑的面容,柔和的眼眸,頓時莫名的心中一軟.

"謝謝."

"你也要去醫院嗎?我們順路,我幫你提一點."藍影柔和的微笑,美麗的面容在路燈下泛著美麗的珍珠色.

"我來吧."紀傾然接過藍影手里的,又接過齊蔚藍手里的.

齊蔚藍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身邊的一男一女,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藍影身上,心中莫名的,想要跟她說話,想要跟她親近,想要……

此時,她哪里還有方才在超市里買東西那種心心念念著羅生若悠念的急切勁,滿心滿眼都是眼前的藍影.

------題外話------

于是,其實這女人就是個悲哀到了極點的貨,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上篇:V66藍影VS羅生若悠念    下篇:V68眾叛親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