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69記憶恢複的方法(二更)   
  
V69記憶恢複的方法(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羅生若悠念全身顫抖,難以置信的看著藍影,她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她男人……那樣的眼神,那樣的語氣,難道……難道……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時間軸的力量是任何人也抵禦不了的,曆史策劃者上面也只寫了她一個人的名字,藍影怎麼可能會沒有失憶?!不可能!

羅生若悠念被腦子里的不安感嚇得有些神經錯亂,顫抖著抓過單姜畬鄐W的水一飲而盡,冰涼的水滑過咽喉,瞬時讓她冷靜了一些,"我先走了."

語畢,逃也似的快步離開了學生會會長辦公室,留下呆怔怔的看著藍影的單姜琠M還在仔細的擦著單姜琱滫甄髒v.

"那個……"感覺自己的手要被擦掉一層皮了,單姜痝o才有些恍惚的回神,美麗如夏夜星空的眼眸緩緩的倒映出藍影美麗的面容,有些小心翼翼的出聲.

"嗯?"藍影微挑的尾音,顯得那般的魅惑逼人.

噗通噗通噗通……

心髒莫名的加速跳動了起來,單姜琤堨緊緊的膠在藍影身上,咽喉上下移動著,美麗的眼眸漸漸的不受控制的燃燒了起來,那眼中仿佛有一團火在燃燒,就像瑰夜爵和藍影單獨相處時那樣,身子不受控制的起了反應,仿佛他的身體是如此如此的渴望著她,想要她,想要將她狠狠的揉入體內.

被握著的手突然一轉,反手握住了她的,藍影被那滾燙燙的手燙得微怔,下一秒身子被一扯,摔進了柔軟的皮椅上,單姜睄翿x乾淨的薄荷香傳入鼻中,同時的,是充滿男性氣味的炙熱的胸膛.

藍影怔住,單姜琲漕迨l壓著她,面容就在她近在咫尺的地方,那雙眼中滿滿的都是愛的欲望,仿佛要從他的身體爆發成實體一般的強烈,這,這是被下了藥嗎?否則單姜瓻蝏禰i能會突然這樣?可是……目光掃描過全身細胞,並沒有,並沒有任何春藥和激素的存在.

"我……"天籟的嗓音變得性感的低啞,仿佛在極力的壓抑著什麼,單姜琲疑B頭漸漸的冒出汗水,太陽穴突突的,青筋暴起,這種感覺太過強烈,強烈的幾乎要燃燒掉他的理智,可是不可以,他怎麼可以對她做這種事,為什麼身體會變成這樣?他--

思緒戛然而止.

身下的女人忽的伸出纖細的雙臂勾住他的脖子,壓下他的頭吻住他淡色柔軟的薄唇,柔軟香甜的味道一瞬間仿佛沁入了骨髓,在體內打開了什麼開關,他全身僵住,下一秒如同被放出了牢籠的凶猛野獸,瘋狂而纏綿的與藍影在學生會會長辦公室內厮磨纏綿,忘卻了外面的上課鈴,忘卻了還未關緊的辦公室大門,忘卻了他一等一的優等生的身份,他只知道,要她!

從狹小的黑色皮椅上把藍影抱起,藍影臉色潮紅,男人即使在走路也並沒有停下,側身推開他辦公室隔間的休息室,那里有一張黑色的大床,平時單姜睊鴗蔡痐F總是會在這里休息,但是卻終歸鮮少用到,這會兒,倒是方便了偷吃的男女.

骨節分明的大手緊緊的與她纖細白皙到半透明仿佛脆弱到了極點的手十指交纏,在把自己和女人推上頂端的同時,腦中仿佛有什麼東西咔嚓一聲的打開了,被藏了起來的記憶一瞬間如同潮湧般毀滅性的湧了過來.

美麗的眼眸從迷茫,到驚訝,到幽暗如同暴風雨來臨前的甯靜,他仿佛從一個在校生,一瞬間又蛻變回時間未逆流前的單姜,那個頂著執法爵光環與藍影經曆過一次次心疼心碎最後終于得到了幸福的,變得更加成熟更加美麗的男人.

藍影還沒反應過來單姜痦隊云漱@系列變化是怎麼回事,下一秒卻被身下的東西驚得美眸微微睜大,比方才更為激烈且仿佛沒有盡頭般的運動又開始了……

不同于這邊藍影和單姜琲瘧髜齯ㄔ,時間倒帶將近半個小時前,羅生若悠念離開學生會大樓.

羅生若悠念的臉色極為難看,心中滿是不安,藍影為什麼會說那樣的話,難道真的有記憶?可是不可能,時間已經逆轉了,一草一木都會受到影響的!

但是她轉念一想,時間逆流,真的發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比如為什麼本來應該被追逐多年的黑暗聖經和第六塊板塊大陸沒有了?伊比利亞的火云池不再是聖地了?羅生若悠念突然有點後悔為什麼當初不把單彬宇的名字也加進去,這樣的話,至少他會為了得到藍影不計任何代價,而藍影就不會再也功夫來和她搶屬于她的東西,今天她也不會一個人這般的煩憂!

羅生若悠念的腳步忽的一頓,臉色一變,她剛剛……是不是喝了要給單姜痝靰漱?!天啊!

感受到小腹上隱隱的開始傳來的熱,羅生若悠念連忙往人跡稀少距離這里最近的圖13-看-網跑去,這可是奧國的罌粟熏啊!她本來是想要給單姜痝雂F然後他們生米煮成熟飯,以單姜琲漫吨l只要她要求,他一定會為了負責而娶她的,可是,可是,她竟然因為藍影一時氣昏了頭,自己把它給喝了!怎麼辦?這下怎麼辦?

感覺到下體有股熱流濕了大腿,羅生若悠念全身開始癱軟無力,可是她還沒有進入圖13-看-網,她躲進圖13-看-網和學生會大樓之間的縫隙中,臉色不受控制的潮紅起來,呼吸也急促起來,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就要失去了,她想張口大喊單姜琲漲W字,可是卻只發出黏膩的呻吟,一只手不受控制的撕開自己的紐扣,一只手顫抖的掏出手機,模糊不清的不知道給誰撥了個號碼出去.

一個模糊的灰色身影朝她靠近,羅生若悠念看不清是誰,卻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般貼了上去……

給誰撥了?

安靜的校園內,青翠被修剪的很漂亮的灌木叢中,響起好聽的鋼琴鈴聲,穿著白襯衫和白尊校褲的男人懶洋洋的掀開一條縫,一瞬間仿佛有寒光閃過,如豹般的眸子有些不爽的看著打擾他睡覺的手機,沒好氣的拿過來,看都不看一眼是誰的就接起來,估計是准備臭罵一頓,只是手機接了起來,聽到的卻是一聲接一聲男女做那種事時的聲音,甚至還有刺耳的噗嗤噗嗤的水聲.

曲眷熾眉頭一皺,立馬按掉手機,扔到一邊,誰特麼這麼無聊--

忽的想到了什麼,曲眷熾又伸手把手機撿了過來,一手枕著腦袋,一手開始翻看通話記錄,他的手機號碼可只有認識的人才知道,他電話簿里沒有的號碼是絕對打不進來的.

通話記錄……

羅生若悠念?!

曲眷熾猛然坐起身,扇掉頭上的葉子,盯著手機眉頭皺了起來,是搞錯了嗎?電話再打過去,沒人接,再打一個,關機了!

如果此時的羅生若悠念還是時間未逆流時的容貌,或許就算倒貼也不會有人願意上她,可是偏偏,逆流之後,羅生若悠念因為對藍影的執念太深,人的心理作用有時候是可以很強大的,她一直嫉妒著藍影的容貌的同時還深深的羨慕著.

所以她潛意識里才一直以為藍影能夠搶走她的幸福是因為她有一張好看的臉,從未出生時她就一直潛意識的希望自己長得漂亮朝藍影進發,自然而然的,她的容貌便一直漸漸的有了藍影的影子,不明顯,但是卻足夠讓她在人群中脫穎而出,再加上她一直在保養自己,此時的羅生若悠念長相屬于上等.

更何況此時的她可是學院六席,擁護者很多,愛慕者同樣不少,這樣的她,勾勾手指都有一群忠犬願意為她服務,更何況那時衣衫不整,被藥物控制得淫蕩不堪的她呢?

偷雞不成蝕把米,大概可以用來形容她這次的行為了.

曲眷熾站起身,總覺得要是放著不管不太好,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羅生若悠念是被強迫的怎麼辦?他總不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啊,怎麼說也是青梅竹馬,就算沒有太強烈的感情,但是陌生人見到強奸的事情發生都會出手幫忙,更何況還是認識的.

他邁開步伐正要走,身後便傳來端木惑累得氣喘籲籲的聲音.

"救,救命啊……"

曲眷熾扭頭,就見到端木惑滿頭大汗的跟蝸牛似的在不遠處,懷里抱著一大束的七彩的不知道什麼東西,看起來很重,他一副累得快要倒下去的樣子.

曲眷熾懶洋洋的站在原地想了想,然後覺得還是人命關天,或者貞潔關頭的事情比較重要,可是峰回那麼一轉,曲眷熾又覺得如果羅生若悠念是自己願意的怎麼辦?而且他又不知道羅生若悠念是在哪里,所以還是轉身朝端木惑走去,還能順便幫忙找找羅生若悠念.

不過,等曲眷熾走近了,就不那麼想了,羅生若悠念神馬的,立馬就從腦子里踹飛了.

只見端木惑懷里抱著的不是花,而是一大束的各種顏色的棒棒糖,用七彩的糖紙包著,在陽光下閃現著無數的浪漫泡泡.

"呼……"端木惑毫不客氣的就靠到曲眷熾身上,卻把懷里的棒棒糖抱的緊緊的,"累,累死我了!"他一晚上沒睡,忙著做棒棒糖,終于在一個小時前把棒棒糖都做好了,哪里知道車子竟然在半路拋錨了!他急著給藍影一個驚喜,抱著棒棒糖就一路奔過來,結果太陽越來越烈,懷里的糖要曬融化了似的,嚇得他又是一陣加速,于是就變得這麼狼狽了.

曲眷熾聽了他的話,銳利的豹眸微微一眯,"你是白癡嗎?路上車子那麼多,你隨便攔一輛坐會死啊?"

"那不行,其他人的味道會沾到我的糖上面的,這可是要給藍影的!"端木惑一甩濕漉漉的金發,驕傲又得意.

曲眷熾額角暴起一條青筋.

"我告訴你,這可是999根棒棒糖,每一根都是我親手做的!你說影會不會很感動?會不會感動到撲進我懷里?嗚嗚……好雞凍好雞凍!"紫眸眨啊眨,下一秒,"哎呀!你干嘛?!"端木惑瞪著突然亮出浮萍拐抽過來的曲眷熾,還好他閃得快,要不然好不容易紮成花狀的糖要被抽散掉!

曲眷熾二話不說,浮萍拐在陽光下寒光凜冽.

尼瑪我讓你浪漫,我讓你炫耀!我讓你雞凍!看你還雞凍不雞凍的起來!

所以說,有些事偷偷做了再來炫耀,否則會挨抽的!

指針滴滴答答的走動一圈接一圈,在太陽高高的掛在頭頂的時候,時鍾終于指向了十二這個阿拉伯數字.

低調的暗色調華麗的會長辦公室內,一向整齊乾淨的暗紅色辦公桌上文件凌亂,有些散落了一地,黑色的靠椅上有著可疑的水漬和白灼.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正躲在緊閉著門的隔間內.

"想起來了?"濃郁羞人的氣味飄散在沒個角落里,黑色的大床上,藍影渾身曖昧吻痕的跪坐在黑色華麗的大床上,難得像個脆弱的孩子般美麗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怔怔的看著眼前的單姜,有點想挖挖耳朵看看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單姜琠埳L一旁的薄被把藍影包住,要不然看到藍影這樣,保不准他又撲上去化身為狼,他隔著薄被,將藍影纖細嬌小的身子緊緊的抱進懷中,心疼又愧疚的在她耳邊低喃,"抱歉,我們竟然把你忘了……"

藍影這次相當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單姜痧u的恢複記憶了!時間逆流前的,關于他們所有的一切!可是……怎麼突然就……

"別胡思亂想,不關你們的事,時間逆流就等于一切重新開始,你竟然能夠恢複記憶,已經很是給我很大的驚喜了."藍影蹭蹭他光滑的肌膚,"不過,為什麼會突然想起來呢?"明明之前還什麼都不記得的,怎麼滾床單滾著滾著就突然想起來了?

"我感覺……也許你的身體是我們記憶的鑰匙?"盡管這話說出來的後果讓自己有點泛酸,但是單姜稄珀@自己心里不舒坦也不要藍影過得不快樂.

"唔?"藍影眨眨眼,厚臉皮的問:"你的意思是跟我做這種事,你們就會想起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認知讓藍影感覺相當的猥瑣!敢情她未來的大業就是把她的男人們一個個重新拖上床去撲嗎?

盡管已經習慣了藍影的無節操,但是單姜痝Q藍影的直接給噎了下,"咳,咳……大,大概吧."反正他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想起來的!

不知道為毛,沒有節操木有下限的藍影覺得有點興奮了……話說她是宮飛鳥上身了嗎?要不然腫麼會突然這麼饑渴?!

藍影正想繼續說點什麼,忽的想起什麼東西,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十二點多了,布迪斯皇家學院上午放學已經半個小時了!

藍影連忙讓單姜畬酗@套校服給她,卻看到單姜畬章L來的時候怔了下,"白尊校服?"

"怎麼了?"單姜琱@邊給藍影穿衣服,一邊問.話說他們都愛上養藍影喂藍影恨不得什麼都用自己的雙手為她服務的活動了.

"沒關系嗎?"藍影也不推遲,單姜甯O她的,單姜甯O布迪斯的王,那麼她就是站在王身邊的女人,還需要客氣什麼玩意兒?不需要,對吧.

"再也沒有哪個人比你更配得上這套白尊校服了."美麗如夏夜繁星滿布的天空的眼眸看著近在咫尺的心愛的人兒,單姜琣h麼慶幸他找回了記憶,否則就算知道自己一定會再次愛上她,也變得不完美了,他們曾經經曆過的一點一滴,就算他曾經疼徹心扉,卻也因此在後面得到幸福的時候會那樣感動的想要淚流啊.

若沒有苦過,又怎麼會有最後那沁人心脾的香甜呢?

"你先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吧."藍影看著蹲在地上幫她穿襪穿鞋的精致美麗的男人,柔聲道.時間軸那東西不知道還存不存在,羅生若悠念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後招,藍影很貪心,她不僅想要他們都想起她,更想要把世界變回原來的樣子,而不是這樣被改的面目全非,所以她才一直任由羅生若悠念繼續這樣活著,而不是直接送她進地獄,相信炙焰雨炫麗也是抱著同樣的,或者知道她的想法,所以才沒有一開始就把羅生若悠念給處理掉.

單姜琲器D藍影在擔心什麼,點點頭,"我知道."最後在把鞋帶打成一個蝴蝶結,單姜硢誘F捋她柔順到幾乎不需要用到梳子的微卷的發,看著她將白尊校服穿出聖潔到幾乎無法直視的地步,嘴角勾起一抹與有榮焉的美麗微笑,這是他的女人吶.

"我走了,你要去吃飯哦."藍影朝單姜睌\擺手,走了幾步又回頭道.

單姜睌I點頭,看著藍影消失在樓梯拐角,然後有些苦惱的看著亂糟糟滿滿春色味道的辦公室,快步走到窗前把窗戶打開通風,真是的,這個不能讓學生會成員來處理吶,要不然就糗大了.

白尊校服擁有者本就是引人注目的校園偶像,幾千個黑灰色中才出現的一抹白,瞬間便引人注目,叫人忍不住誇張的宛若見到天王巨星般的尖叫起來,而藍影則是完全不同.

她所過之處一片死寂般的驚,直到她慢慢的走出了校園,所有人才仿佛終于得到了許可一般的尖叫起來.

"啊啊啊啊--"

"她是誰?白尊榜上沒有她的照片啊!"

"啊啊!天啊!好漂亮好優雅!她一定是某個古老貴族的千金大小姐,要不然怎麼能做到這樣?!"

"天啊,我覺得,我覺得我愛上她了!"

"……你是女的!滾開!這是我們男人的福利!"

"……"

藍影對身後激動尖叫發狂的一切恍若未聞,目光緊緊的鎖在停在校門口的'l’字母車牌邊上,那倚在車身上的黑色身影上,一如既往的黑色的緊身皮革包裹著精瘦挺拔的身軀,半長的烏黑柔順的發絲微微的卷曲美麗,下面是一張精致中透著帥氣的面容,因為面無表情而顯得有幾分冷漠,那雙狹長勾魂的桃花眼沉寂如死水,卻叫人忍不住妄想攪亂他死寂的湖水,期盼那雙眸中如果蕩起波紋,將是怎麼樣的一番美景.

"等很久了嗎?"藍影微笑加深了些,柔軟了些,偏偏這麼柔軟的家伙,就這麼狠狠的闖進了他變得柔軟的心里.

涼禮站直身子,看著朝自己走來的白色身影,死寂的眸中波瀾起伏,美麗的仿佛要席卷你的身心.

他朝她伸出手,白皙的手,長相帶著繭子,卻異常的修長美麗,異常的干燥溫暖和安全,緊緊的包裹著她的纖細的小手,藍影微微側頭看著她家的皇後大人,不管什麼時候看,都是這般的可靠呢!

當然,如果他在不提錢的時候很可靠,提錢的時候……更可靠!

永遠不用擔心家里會沒錢,因為這坑爹的家伙會不斷的坑錢的!

話說昨夜齊蔚藍回家後正一臉疲憊的坐在大廳沙發上享受親親老公的捏肩膀服務,涼禮一身黑衣和血腥的走進來,典治還沒來得及開口,涼禮直線式的聲線便響了起來,"明天我會帶我妻子回來."

"噗……"剛剛走到大廳的涼翰嘴里一口蘋果立馬噴了出來,一雙桃花眼見鬼般的看著涼禮,哪家姑娘怎麼有眼光看上他們家坑爹的大哥?不對!應該說哪家姑娘讓他們家這麼坑爹的大哥看上了?該不會是看上人家姑娘家里的錢吧?!涼翰越想越扯,誰讓他們家大哥這麼坑爹,他都懷疑涼禮晚上要是不數數他存折里多了幾個零都睡不著覺!

涼翰被嚇噴了,更何況被羅生若悠念給搞得身心疲倦的齊蔚藍?典治更是手一抽,險些把齊蔚藍的肩膀給捏碎了,這這這,這太嚇人了!

一邊正走過來要彙報什麼的圖特腳下一滑,相當不華麗的摔了一跤,沉穩的形象從此四分五裂.

"涼,涼禮,你剛剛說了什麼?"典治有些結結巴巴的開口,他以為他家大兒子會因為娶老婆要錢所以為了剩聘禮和彩禮錢終身不娶呢!

涼禮涼涼的看著典治,"二十萬."

"不不等等!不用你重複了!"典治嘴角一抽,直接問道:"誰家的?"

"不知道."涼禮直線式的聲線毫無波瀾起伏的響起.

事關兒子終身大事,齊蔚藍就是再累也得打起精神,"那幾歲?"

"不知道."

"……住哪兒?"知道住哪兒以羅生若家族的網絡很快就能找出來,不是問題.

"不知道."

"……"

"……大哥,你確定你要娶的是媳婦兒嗎?"涼翰木然的看著一問三不知的涼禮.其實他更想問那女的家里是有多少家產來著,但是生怕引起老爸老媽的瞪視.

涼禮一個死寂冰涼的眼神掃過去,頓時涼翰被嘴里的蘋果給噎住了,大哥那雙眼睛威力太過強大,桑不起啊桑不起!

就是因為涼禮的一問三不知,卻要把人往家里帶,所以此時的羅生若家族可謂是整裝待發中.

齊蔚藍和典治一身正裝,圖特一早就指揮管家團分散下去把家里的花花草草牆壁什麼的都清理乾淨,連躲在黑暗血腥的刑室里的瑭剡都被揪了出來扔進屋里去被勒令狠狠的洗涮乾淨否則不准出來,小家伙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發,雙手插著褲兜不屑的一甩頭,尼瑪打攪勞資研究刑訊!誰特麼這麼大牌?

惡意的扯了扯嘴角,小正太宛如想到了什麼惡作劇的鬼點子似的笑了,哼著軟軟蠕蠕的歌跑回屋里.

不管對方是什麼人,羅生若家族就是羅生若家族,必須放正了屬于他們羅生若家族的姿態,不放高也不放低,就是要正正好.

黑色的羅生若家族專制的跑車緩緩的停在了巨大的盤龍精玄鐵門前,兩扇厚厚的門嘎吱的發出厚厚空曠的聲響,藍影被涼禮緊緊的握著手,仿佛生怕藍影跑掉一般,並且時時刻刻注意著藍影的神情,生怕她會被羅生若家族的煞氣給嚇到退縮哪怕那麼一分.

仿佛察覺到了涼禮的擔心,藍影朝他微笑,然後干脆整個人縮進她的懷里,讓他親密無間的摟著自己,慢慢的朝屋里走進去.

齊蔚藍和涼翰遠遠的就看到涼禮懷抱著一個纖細白色的身影走了進來,母子外加後面的老公和圖特一群人齊齊瞪大雙眼,沒想到他們家兒子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面!

等人再走近些,涼翰瞪大眼,那,那不是昨夜跟媽媽一起的那個看起來很漂亮讓人覺得心生好感很舒服的少女嗎?!

齊蔚藍更是瞪大了雙眼,小影?!怎麼會是小影呢?!

與此同時,扶著牆壁,臉色蒼白難看的,姿勢怪異的走出布迪斯皇家學院的羅生若悠念,在路口叫了輛車,朝羅生若家族開了去.

------題外話------

二更完畢鳥~!

上篇:V68眾叛親離    下篇:V70夜襲涼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