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70夜襲涼禮   
  
V70夜襲涼禮

g,更新快,無彈窗,!

齊蔚藍連忙上前,確定涼禮懷里的人真的是藍影,頓時驚得有些說不出話,"小,小影?"

藍影勾著微笑,從涼禮懷里鑽出,親昵的抱住齊蔚藍的胳膊,"是我哦,媽媽."

齊蔚藍頓時被藍影那軟軟的'媽媽’給迷得暈頭轉向,眼前一片金花花,只顧著點頭,早就把腦子里一連串的疑問給拋到了天邊,直到涼禮和典治齊齊涼涼的眼神飄過來,齊蔚藍才驟然回神,然後發現自己色迷迷的抓著藍影的手一下一下不停的摸著.

囧……

因為這樣,涼禮吃醋了,典治也吃醋了,只是吃醋的對象不是同一個人罷了.

"小影,怎麼會是你?你就是我兒子要娶的人?那,那昨天……等等,太陽很大,我們進屋說去."齊蔚藍伸手在藍影頭頂企圖為她擋住一點灼熱的陽光,然後挽著她的手率先走進屋里,身後跟著一票被她遺忘的老公兒子和下屬們.

典治沉穩的面容眉頭微微的揪起,看著前面明顯對藍影寵愛有加的妻子,心中不由得疑惑,她不是最疼愛羅生若悠念了嗎?怎麼突然對別人那麼好了?他這個當丈夫的都要吃醋了!就算自己對那個小姑娘也有一見如故的喜歡感,但是還是老婆最重要!

安靜的大廳里,圖特安靜的站在一旁,齊蔚藍拉著藍影坐在一起,其他人都被趕到了一邊.

"小影真的要和涼禮結婚?"齊蔚藍瞪大了眼,依舊有些難以置信,狂喜和驚訝糅合在一起,她沒想到昨夜讓自己倍感溫暖的少女竟然在第二天就要成為自己的兒媳婦,還口口聲聲的叫著自己'媽媽’,哎呀真是美死了!

藍影微笑著點點頭,頓時叫涼禮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她身上的沉寂如死水般的目光蕩起層層漣漪,美得驚心動魄.

"那你父母呢?"齊蔚藍握著藍影的手不舍的放,柔聲問道,既然她喜歡藍影,涼禮也喜歡藍影,那麼結婚就結婚,家族的審核神馬的,大不了以後她親自給藍影訓練,讓她通過不就行了,先找她父母把親事定下來才是正事!

藍影嘴角的笑容仿佛淡了些,明亮的眸子也仿佛淡了些,莫名的,叫人心髒揪了起來.

意識到自己可能問了不該問的問題,齊蔚藍心下一個慌張的同時,收到了自家兒子涼涼的目光.

齊蔚藍對藍影越發的心疼起來,恨不得把她抱進自己懷里說以後她就是她媽媽,他們就是她的家人,不過想來可能會惡心肉麻到其他人,還是硬生生的忍下了.

一家人自動把藍影歸到無父無母或者父母雙亡無親無故的方面,然後跳過這個問題,直接就開始討論婚事神馬的,齊蔚藍還讓七娘做了一桌的藍影喜歡的點心上來,一家人相談甚歡,就連後面出來的瑭剡都蹭蹭的頂著自家大哥的涼涼的目光蹭到了藍影身邊,哪里還有方才出來一副要惡作劇的模樣,整一乖巧可人的小正太!

不對,根本就是姐控!

陽光越來越大,夏日正午期間的陽光總是叫人多曬上幾秒都覺得要灼傷皮膚,叫人頭暈目眩.

因為出租車司機不敢靠近羅生若家族的地盤,幾乎到阿布爾山的半途,羅生若悠念就被趕下了車,因為剛經曆過那種事,她又是第一次,下體疼痛的猶如撕裂了一般,有黏膩的液體從濡濕了內褲,羅生若悠念趕著回來離開那個噩夢一樣的地方,根本忘記去清理一下,因為怕有血跡滑到白尊校裙下,所以她一路怪異的夾著雙腿走路,頂著大太陽,整個人狼狽的哪里還有初見時那宛如被眾星拱月般的公主.

她緊緊地咬著下唇,一頭烏發帶著灰塵濕漉漉的披在身上,白尊校服也顯得肮髒不堪,在她自己沒有發現的角落有些白濁點點,知道的人聞著味道看著就知道是什麼東西,一路上遭受游人指指點點,她越發的難堪起來,恨不得殺光了這些人,然而此時的身體狀態卻讓她連更大的步子都跨不出,更何況殺人呢?

高傲的自尊心又不容許她打電話讓羅生若家族的人來接她,看到她這般狼狽的模樣,在她的思想里,羅生若家族從不把她當成女兒,卻對藍影寵愛有加開始,就是她不屑一顧和欠了她的地方,若不是因為羅生若家族的勢力和家世,她才不要待在那個地方呢!

身體越痛,羅生若悠念便越恨藍影,如果不是她,她又怎麼會喝下那杯水,又怎麼會被一個陌生人糟蹋?今天又怎麼會這麼狼狽?這一切都是她害的!她知道了,完全明白了,只要藍影活著一天,她就不會有平靜安詳快樂的日子,從她出現的那一天開始,她就一直在痛苦,一直在煎熬著!所以--

她眸中滿是陰狠,雙拳緊緊的攥起,面色陰暗如同地獄爬起的惡鬼,瘋狂嘶叫著要將藍影撕成碎片.

她費了那麼大的勁讓時間逆流,如果再讓藍影奪走她的一切,那麼她所做的一起又有什麼意義?

所以,不能再讓藍影這麼下去了,不能!

她伸手摸了摸口袋,卻發現手機已經不見了,估計的丟在那里了.抬頭看看曬得她頭昏眼花的太陽,好在羅生若家族厚重的盤龍大門已經出現在了面前.

監控室內的人看到羅生若悠念的時候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自家一向如同公主般高高在上的小姐竟然會有這麼狼狽的一天,連忙打開門讓她進去.

羅生若悠念一進門就感覺到了家里的變化,莫名的好像……少了點陰郁的氣息?

"怎麼回事?"羅生若悠念抓住一個傭人問道.

傭人沒想到這個步履蹣跚的少女竟然是羅生若悠念,嚇了一跳之後連忙道:"是大少爺帶了未婚妻回來,老爺和夫人他們正在屋里審核呢.三小姐."

羅生若悠念怔了下,涼禮帶了未婚妻回來?她嘴角頓時揚起一抹惡意的笑,時間未逆流前,涼禮是藍影的男人,多麼可笑啊,那個想殺人機器一樣從眼神到聲音都沒有一點感情的男人竟然對藍影寵愛有加,這一次,涼禮帶了別的女人回來,她只要想到藍影那張臉會露出的傷心的表情,她就想得意的笑,她就是見不得藍影過得舒坦!就算時間已經逆流,藍影根本不記得涼禮是誰!

羅生若悠念在那邊得意,然而當人站在大廳大門口,看到那屋中和羅生若一家坐在一起淺笑嫣然的藍影,氣氛如此其樂融融的時候,臉色驟變,向後退了幾步,跌坐在地面,幾乎暈倒在地上.

羅生若悠念的動靜讓大廳里的人都望了過來,看到這樣狼狽的羅生若悠念,都齊齊驚了驚.

藍影眉梢挑了挑,對羅生若悠念那見鬼似的瞪著她的眼神完全不在意.

"悠念?!你怎麼了?"齊蔚藍連忙站起身走出去,卻在看到她裙上的某些不和諧的東西時眉頭猛然皺起,臉色更是一厲,扭頭就看向羅生若家族的總管圖特,"圖特!"

"是,夫人."圖特是人精,跟著典治和齊蔚藍那麼多年,齊蔚藍叫他名字一下他就知道齊蔚藍讓他去干嘛.

他們是殺手,從小到大對氣味的敏感度就極高,羅生若悠念偷吃不擦嘴,那一身淫蕩荒靡的味道其實早在進入羅生若家族後,每一個從她身邊經過的傭人都知道了,要知道羅生若家族的傭人,就是一個洗廁所的都是以一敵百的人物.

只有羅生若悠念不知道,還昂著她高傲的頭顱,哪里知道在規矩極嚴的羅生若家族,她的臉早就丟光了,那高傲的頭顱更是顯得可笑不堪.

羅生若家族從古至今絕對不准違背的一條的族規,便是羅生若家族的孩子無論男女都不允許在外面與人苟合,因為擔心羅生若家族的後代會被什麼不三不四的人生下,非但沒有遺傳到絕佳的基因,更會成為家族分裂的口子和弱點,所以有了心上人必須立刻帶回家接受審核,通過了,並且定下來了才允許做那種事.

男女皆是如此,所以羅生若家族的男孩從來都是乾淨又專情的,而女孩子,只有羅生若悠念悠然這兩個,要求更是嚴格.可偏偏羅生若悠念竟然壞了族規,這後果可嚴重了.

喊來七娘,羅生若悠念便被寶刀未老的七娘給揪回了屋扔進了浴室里,羅生若悠念完全懵了,懵過之後更是惱怒不已,只道果然藍影一出現,齊蔚藍那個女人就把她當成了女兒,對她這個親生的棄如敝履!

不要臉!沒良心!太過分了!

越想越生氣,羅生若悠念狠狠的搓著自己的皮膚,就算重生了一次,她一直企圖讓自己像藍影一樣淡然冷靜,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壓抑的任性暴躁的本性在藍影的一次次出現中,終于隱隱的有些忍不住的冒出了頭.

氣氛明顯發生了變化,藍影看著臉色不是很好看的羅生若一家,懂事的站起身,"下午還要上課,我先告辭了."

怎麼說都是人家的家事,就算再喜歡藍影,家族的面子也是不能不顧的,藍影也不讓他們難做.

齊蔚藍有些不舍,但是羅生若悠念的事卻是不能不處理,連忙讓涼禮送藍影,又讓七娘把藍影動的比較多的點心給打包了讓她帶走,這才站在主屋門口看著涼禮和藍影的身影漸漸消失.

涼禮把藍影送回布迪斯皇家學院,開著冷氣的車內卻比外頭更加的炙熱.

只見駕駛座上,藍影跨坐在涼禮的大腿上,抱著他的脖子,兩人纏綿悱惻的親吻著,激烈而凶狠,仿佛要把對方吞入腹中,帶著繭子的大手急切的劃入校服下擺,如同凝脂般細化柔嫩的肌膚叫他流連忘返,然而情到深處水到還未渠成,兩人齊齊被窗外突然出現的腦袋給嚇了一跳,涼禮某處彈了下,可偏偏涼禮還是一副精致帥氣的面癱樣,讓藍影險些沒笑出來.

車子窗戶的單向的磨砂玻璃,可就是說他們可以看到外面,可外面的人就算趴在窗戶上也聽不到一點聲音,看不到半點車內的景象.

而此時,打攪了兩人的端木惑撓著一頭金燦燦的發,俊美魅惑的面容上一片苦惱,不是說看到藍影坐上了羅生若家族的車嗎?他從放學到現在快要上課了一直守在這里,生怕又和藍影錯過了.

這會兒不死心的又彎下腰想要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人,結果他腦袋才剛俯下,車門就猛然打開,頓時把端木惑整個人撞到了車身上.

"哎喲!"端木惑發出嚎叫,揉著起了大包的額角,疼得半眯著一只眼睛看面癱狀的涼禮,靠,這家伙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藍影從另一邊下來,連忙走到端木惑身邊,看到他額頭的大包,心疼的伸手摸摸,瞪了涼禮一眼,干嘛欺負他?!

涼禮眼瞳微動,薄唇微微的抿起,依舊面無表情,然而周身的煞氣和寒氣卻越發的濃重了起來.

藍影這才想起現在的他們可不是已經能夠和睦相處並且互相認同的,記憶還沒想起來呢!想著揉著端木惑的手不由得用力了一些,讓你打斷他們,都快進入主題了的說!

端木惑疼得淚眼汪汪,卻腦袋怎麼也不移動一下的讓藍影揉,一副任由她欺負也不還手不躲避的死相,讓藍影翻了個優雅的白眼,卻放柔了力氣.

仿佛被忽略的涼禮忽的轉身鑽進車內,咻的一下就消失不見了.

藍影那個囧啊,她發現這次時間逆流,她的男人們都變得傲嬌了!竟然還跟她耍脾氣呢!不過……

她喜歡!

藍影喜歡寵著她男人,也喜歡偶爾哄哄他們,感覺就像哄孩子似的,再不行直接拖到床上去ooxx,話說這不也是一種情趣嗎?這無恥無節操的女人可是相當喜歡這種游戲的.

電燈泡沒了,端木惑頓時抱著藍影的胳膊撒嬌,"影~,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個上午和一個中午!"

端木惑本就帶著白種人血統的皮膚曬不黑,但是此時卻曬得臉頰通紅,藍影一看就知道這笨蛋在陽光下曬了多久,把他頭上的紅腫消掉後便帶著他走進學院.

"你找我干什麼?"藍影看著掛在自己胳膊上的金色腦袋,次次都這樣,他也不累.

端木惑想到了什麼,頓時一臉沮喪,嘀嘀咕咕的道:"人家本來給你准備了禮物的,但是曲眷熾那個壞家伙……"

"唔?"藍影挑了挑眉梢,阿熾欺負他了?話說她的男人們,端木惑和宮飛鳥怎麼老是被他們合著欺負呢?莫非是因為他們實在太沒節操了讓他們看著不順眼?

不得不說,藍影真相了.

藍影的無恥和無節操在他們眼里是讓人又愛又恨,但是宮飛鳥和端木惑那就是又欠扁又欠抽了,見一次抽一次,偏偏他們一點兒都不長記性,反而越抽越木有下限!

端木惑扁扁嘴不說話,拖著藍影就往他們七席的特殊休息室走去.

特殊休息室就位于離學生會大樓不遠處的教師辦公樓處,是一間堪比總統套房的七席專屬休息間,有電視電腦游戲機冰箱床……該有的不該有的都有.

此時藍影和端木惑剛推開門,一顆七彩的心就被捧到了藍影面前,七彩的棒棒糖一根接一根,組成了一個立體的心.

顧譯軒笑容溫柔,長發如水,嗓音柔和,看起來如同天使一般聖潔又純白美麗,"小影,送給你."

藍影有些詫異的接過,"謝……"

"顧譯軒,你特麼太無恥了!"端木惑氣得七竅生煙,頓時跟顧譯軒扭打成一團,尼瑪那是他做給藍影的糖,是他要送給藍影的禮物,你個不要臉的東西,竟然敢鳩占鵲巢!扁死你個魂淡啊啊啊啊!

藍影抱著個大心站在門口,挑了挑眉梢,邁著步子走進去,看到曲眷熾和瑰夜爵一人占著一個長條沙發睡得無比的香甜,就是打鬧的兩個家伙也沒把他們吵醒,藍影恍惚的好像記得曲眷熾這時候還是那什麼盜賊來著,晚上不睡覺跑去偷雞摸狗,難怪白天沒一天有精神,瑰夜爵的話,大概是管理這麼大的商業帝國累了.

藍影把心輕輕的放在一邊,收斂了氣息,放緩了腳步,走到一邊顧譯軒練書法的毛筆,沾了墨水,跟個調皮的孩子似的在曲眷熾臉上畫了兩只翻不過身喊救命的烏龜,又在額頭上寫了個很牛氣沖天的'豹’子,又跑到瑰夜爵那邊,在他臉頰兩邊畫了兩只終于翻過身累得氣喘籲籲的烏龜,額頭也寫了個牛氣沖天的'狼’字.

"噗--"端木惑剛噴笑出聲就被顧譯軒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顧譯軒眼里同樣滿是笑意,沒想到藍影會有這麼可愛調皮的一面.

藍影朝兩人調皮可愛又不失優雅的吐了吐舌頭,扭過頭,正好看到單姜琩咫F進來,笑眯眯的撲進他懷里,讓端木惑和顧譯軒齊齊驚怔,藍影什麼時候和單姜琚K…可,可是紀傾然……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單姜甯搕F眼深受其害卻毫不自知的曲眷熾和瑰夜爵,有些無奈的抱住懷里的人,又看了看驚呆的顧譯軒和端木惑,眉梢挑了挑.他們還沒恢複記憶?

藍影頓時嬌嗔的瞪他一眼,你以為我是一日n次娘嗎?

單姜琣捰y微紅,有些心虛的摸摸鼻尖,絕對不承認他想到了曾經藍影一日禦n男的場景……呃,他是那n男里的其中一個.

懶得跟他們解釋,藍影抱著棒棒糖就跟著單姜琩咫F出去,但是她又不想去上課,于是跑到單姜琲熒|長辦公室睡覺去了.

單姜琝漰N氣調的剛剛好,讓藍影蓋上一層薄被正正好,愛戀的吻了吻她的額頭和櫻唇,他才退出隔間,輕輕的關上房門.

不同于此時藍影的輕松愜意,此時的羅生若家族,正處于一片陰云籠積下.

原本藍影在時的那種溫馨陽光的氣氛消失無蹤僅剩壓抑的肅穆的沉重的血腥味.

大廳內,羅生若悠念宛如正被審訊的犯人坐在沙發上,對面是典治和齊蔚藍,兩邊是涼禮涼翰.

羅生若悠念臉色極為難看,她今天遇到的事情倒黴透了頂,身體幾乎透支了,心情也不好,剛洗完澡正想睡個覺,就被七娘給揪了出來,現在是怎麼回事?那副審犯人的模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齊蔚藍臉色嚴肅,沒有了笑容的臉上一片冷豔,看起來威嚴又高貴,"悠念,你老實說,那個男人是誰?"

羅生若悠念臉色一變,臉色有些難看,卻抵死不認,"什麼男人?"

齊蔚藍一拍沙發扶手,發出的聲響讓本就心虛的羅生若悠念心尖兒一顫,全身抖了下.

"悠念,族規不容破壞!你既然敢做否認也沒用,你不說,圖特也會查出來!"齊蔚藍心情也不好,本來因為藍影要成為家人的喜悅全部被羅生若悠念給破壞殆盡了,她在羅生若悠念很小的時候就一直在她耳邊跟她念女孩要潔身自愛,族規不能無視,可偏偏她今天做出這樣的事,她怎麼能不氣?!

羅生若悠念被齊蔚藍強硬的語氣給惹惱了,齊蔚藍氣,她更氣,本來她心情就不好,齊蔚藍竟然還讓藍影出現在這里膈應她,現在竟然還凶她,頓時曾經齊蔚藍為了藍影對她說的無情的話做的無情的事全部一股腦的湧出,眼底滿是怨恨和怒氣.

"查!去查!你們只知道質問,根本連我是不是自願的都不問一聲,現在還需要我承認什麼?你們還是不是我父母家人?啊?!"

"這話說的,你不是自願的,誰能強迫你?"涼翰歪歪的坐在沙發上,顯得漫不經心的出聲.

他可沒有說錯,羅生若悠念為了讓自己完美起來在容貌和武力值上面下了大工夫,現在已經是一個相當完美的羅生若家族殺手了,再加上她此時的身份和其他人的寵愛,誰敢強迫她,誰又能輕易去碰她?而事實也是如此,是羅生若悠念自己喝了罌粟熏,勾引了一個中階層的上流社會的孩子.

"你……"羅生若悠念瞪著涼翰,氣得說不出話來.

圖特辦事相當利索,不到一個小時便把要查的事情查了出來,一份資料遞了上去,直接跳過了典治給齊蔚藍.

齊蔚藍是主母,管這事理所當然.

只見齊蔚藍翻開資料看了看,臉色卻意外的漸漸的緩和了起來,然後遞給典治看,看著羅生若悠念道:"雖然家世背景很普通,但終歸是正經人家的孩子,我們家不是要求門當戶對的封建家庭,只要通的過家族的審核,我們會同意你們結婚的."

羅生若悠念臉色大變,"你說什麼?!"那個男人長得那麼丑,還只是一套灰色校服擁有者,他們竟然要她嫁給那個人?

此時的羅生若悠念根本忘記自己曾經在布迪斯學院可是連一套灰色校服都得不到,長相更是如同雜草般不起眼.

"你們在開什麼玩笑?我才不要嫁給他!我要嫁給,我要嫁的人叫單姜!聽到沒有?!"羅生若悠念激動的大吼.

所有人一看就知道羅生若悠念不願意,現代的社會也沒有多少人會在意這種事,就算族規在頭頂,他們也不可能真的罔顧她的意願讓她嫁給莫名其妙的人,最後可能也只是狠狠的罰她一頓,叫她不准再做這種事,但是卻沒想到她竟然這般的貪心.

"單老爺子的思想,你以為你還能嫁進單家嗎?"涼翰忍不住出聲,話里滿是嘲諷.單老爺子可是極為傳統的人,根本不會允許自己優秀的寶貝孫子娶一個不乾淨的女人,單老夫人同樣如此,如果說之前還是處女的羅生若悠念還有機會,畢竟她很招兩個老人家喜歡,但是如今出了這種事,兩個老人有多喜歡她,知道後就會有多厭惡她,更別說當他們家的孫媳婦了.

羅生若悠念怎麼會不知道這個,她就是一直知道這個,所以才一直矜持著保留著自己,想要把最完美的自己給單姜,可是……誰知道今天竟然會變成這副局面?!

羅生若悠念面如死灰,胸腔怒火幾乎燃燒掉她的理智,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藍影!如果不是她,她怎麼會這樣?!單家那兩個老人一直都是她最大的依仗,就算單姜琱願意,只要兩個老人施壓,他迫于無奈之下可能也會娶她的,可是……可是……

這下該如何是好?

"你別在做些癡心妄想的事,一切已成定局,你要麼就嫁給這個男人,要麼就給我乖乖到刑室去領罰!單姜琩疑銣A別再去胡攪蠻纏了,人家不喜歡你,你也別再去給我丟人!"齊蔚藍冷酷的道,羅生若悠念昨晚在醫院躺了一天也沒見單姜琤X現,人家也很明顯的表示不喜歡她了,他們羅生若家族身為世界貴族有屬于自己的驕傲,不允許做出為愛要死要活胡攪蠻纏的想要倒貼的丟臉事!

昨天晚上在皇家醫院她已經在那群金牌醫生面前丟盡了他們羅生若家族的臉了!

齊蔚藍的話只會徒添羅生若悠念對他們的恨意,根本不可能讓她自己去反省這一切歸根到底是什麼原因.

羅生若悠念去了刑室,但是不代表她就妥協了,相反的,只怕更讓人覺得厭惡和震驚的計劃還在後面.

時間逆流,這個世界她就是主宰,她為什麼還要向誰妥協?不可能!她要嫁給單姜!這個執著已經變得不知道是因為她愛他,還是單純的要報複藍影,看她痛苦了.

下課鈴才剛響,藍影就已經抱著棒棒糖走出了校門,一看就知道是個早退的家伙.

"我知道了……親愛的,我發現你越來越嘮叨了哦,是不是因為我沒有給你打電話欲求不滿了呢?……呵呵……我知道啦,會小心的,正在回去的路上呢……"藍影一邊跟著紀傾然打電話,一邊漫步在前往十三月行的路上,細細的腳踩在高高的花壇的邊緣,身子一晃一晃的,好像隨時會不平衡的掉下來似的.

忽的,她身子猛然一斜,盯著她看的人心髒猛然一提,下一秒見有美男扶住了,頓時又松了一口氣,後知後覺自己莫名其妙的擔心一個陌生人,暗罵自己吃飽了沒事干,眼睛卻不受控制的往那邊瞄.

干燥帶著繭子的大手忽然包裹住自己纖細的小手,藍影怔了下,看著神出鬼沒般出現的炙焰雨炫麗,眉梢挑了挑,"你怎麼在這里?"

炙焰雨炫麗已經不是早上的運動裝了,穿著簡單的白襯衫和休閑褲,一頭銀紅色的卷發依舊紮了起來,看起來又年輕又俊美帥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個在校生,哪里知道這已經是個快要三十歲的老男人了呢.

"干完活出來散散步,順便看看能不能遇上你,沒想到還真撞上了."炙焰雨炫麗勾著淡然溫雅的微笑,如同牽著女王般把手舉高,讓藍影平穩的在花壇邊緣上走,那副場景叫看到的小情侶們稱羨不已,怎麼看都是男朋友在寵溺自己女朋友的樣子啊.

郎帥女美,怎麼看都想天生一對,還忒有夫妻相!看,連微笑都如出一轍呢!

"我有沒有說過很討厭你笑的樣子?"藍影居高臨下的看著身邊的男人.

"欸?"炙焰雨炫麗顯然沒想到這個,"為什麼?"

他覺得挺好啊,雖然一開始也覺得藍影的笑很礙眼,但是現在卻覺得很不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契約的原因,炙焰雨炫麗覺得自己特別喜歡和藍影待在一起,早上和她意外遇到之後,中午他就想過來和她一起吃飯,只不過被自己的理智壓制了,怎麼想都覺得很唐突,而且藍影是有男人的女人,而且還是很多男人,自己這樣貼上去算什麼?不過控制得了一時,卻控制不了一世,要不然他現在就不會在這里了.

"感覺你盜版了我的專利."藍影毫不客氣的道,這家伙笑得和她一模一樣,看得她很想伸手使勁的蹂躪他的臉的說.

"是嗎?那怎麼辦呢?"炙焰雨炫麗仿佛苦惱的想了想,然後看向藍影,"不然你想個法子讓我不要這樣笑好了."他從小到大就是這樣笑的,哪里是說改就能改的.

深色的藍眸一瞬間因為他的心情而變得熒光點點,仿佛月光下波光粼粼的大海,神秘而美麗,妖嬈而危險,微微的彎起,顯得更加的妖嬈.

藍影微微怔了怔,這個男人……

是在誘惑她?

忽的,炙焰雨炫麗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慢慢的接了起來,里面傳來炙焰雨茉莉的聲音,說了什麼,讓炙焰雨炫麗臉色微微變了變,他扶著藍影的手手指一收,握緊了藍影的手指,藍影順著他的力輕輕的從花壇上跳了下來,那樣的輕飄飄的,仿佛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的重量,裙擺輕輕蕩漾,如同落鵠般美麗動人.

"看來不能送你回去了呢,一個人沒關系嗎?"雖然知道藍影的強悍,但是炙焰雨炫麗還是忍不住關心道.

"你覺得能有什麼問題嗎?"藍影眨眨眼,朝他擺擺手,因為記憶共享,藍影也知道了炙焰雨炫麗在這時間逆流被改的亂七八糟的世界里做了什麼,覺得還是蠻佩服欣賞這家伙的.

既然藍影這樣說了,炙焰雨炫麗也不拖遝,朝她擺擺手便攔了輛車子離去了.

夕陽西下,天氣也從讓人難以忍受的炎熱變得稍微那麼舒適了一些.

藍影回到酒店的時候,紀傾然和昨天一樣在大廳里彈琴,雖然昨天他已經很明確的告訴過女孩他已經有愛人了,可是顯然並沒有讓女孩們止步,反而越挫越勇了起來,看距離他最近的一圈餐桌,上面坐的全是女性,紳士們都被擠到了外圍去了.

紀傾然對此卻仿佛沒有看在眼中,專心的彈她的琴,專心的想念藍影,專心的感受著藍影的目光,然後,收音,在人群中一眼便找到了心心念念的愛人,嘴角蕩起乾淨清爽的笑容,一時間夏日仿佛被趕走了,春日來了.

藍影挑了挑眉梢,她家的小男人也是個傾國傾城的禍水呢.

她才抱住他的胳膊,那邊的女孩們便對藍影發射超強的x光線和敵意,仿佛恨不得把藍影從紀傾然身上扒掉,自己貼上去似的,只是藍影那容貌那姿態那風華絕代卻叫她們只敢在心里想想,沒有人敢真正的上去挑釁什麼的.

跟紀傾然吃了頓晚餐,在臥室里厮磨了一番,藍影趴在床上看紀傾然在查關于瑞比樂亞聖杯賽的資料,看到紀傾然眼里有幾分期待,眉梢挑了挑,"你對瑞比樂亞很感興趣?"

"只是覺得這個聖地好像有點意思,不過距離聖杯賽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呢."紀傾然顯得有點迫不及待.

"那有什麼,改天我們先去那邊解解饞好了."藍影眨眨眼道.

紀傾然卻是怔了下,然後盯著藍影看了好一會兒,裝著怪里怪氣的說道:"為什麼我從你那句話里嗅到了很邪惡的味道?"

藍影驚訝的看著紀傾然,然後勾起笑,柔和似水,"呀啦呀啦,被你發現了呢."

紀傾然鼓了鼓腮幫,"說吧,這次又是誰?"

"唔,一只相當沒有節操的鳥."藍影看了看外面星辰滿布的天空,從床上爬起來,"我出去了,今晚自己早點睡."藍影吻了吻紀傾然的唇,邁著優雅的步子慢慢走出了房間.

紀傾然看著藍影的背影,眸中滑過一抹黯淡,下一秒卻又仿佛一掃陰霾,嘴角勾起微笑,嘛……真是的,都准備了三十年了,竟然要在關鍵時候掉鏈子嗎?紀傾然伸手揉揉自己的臉,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電腦上.

夜幕繁星,涼風習習.

藍影漫步在阿布爾山的泊油路上,兩邊的白樺高大筆直的宛如守城的士兵,橙黃色的路燈把她的身影拉得老長,兩邊的森林里滿是夏蟬的叫聲.

走著走著,藍影突然拐進了森林里,她今晚是要來夜襲涼禮的,可沒打算叫齊蔚藍他們知道了.

再說涼禮,坐在烏漆抹黑的屋子里,此時滿腦子都是藍影一臉疼惜的揉著端木惑額頭的場景,精致的面癱臉上,美麗勾魂的桃花眼蕩起波瀾,指間的釘子出現又消失,出現又消失,顯然在一下又一下的壓抑自己不爽嫉妒想要把端木惑一釘子送上西天的心情.

越想越煩躁,涼禮扒了自己的緊身皮革就到浴室里去沖冷水澡,冰涼的水滑過他肌理分明的肌膚,因為是夜行生物,他的皮膚很白皙,但是白得很健康很漂亮,肌肉分布均勻,雙腿修長有力,寬肩窄臀,腹部的八塊腹肌隨著他的呼吸若隱若現,遠沒有穿上衣服後讓人看著覺得的那般纖細,很有料,很性感.

沒鎖的浴室門忽的被打開,涼禮有些錯愕的扭頭,然後看到一臉純良同樣錯愕著的藍影.

------題外話------

感謝3863589親送了1朵花花,zyy881215親送了250朵花花,墨卿宸親送了2朵花花,13968352523親送了1朵花花,庚心555親送了1朵花花,嬉戲嬉戲親送了1顆鑽鑽,小饅頭她媽親送了2朵花花,caidienana親送了1顆鑽鑽,姬yuan姬親送了2顆鑽鑽,wo2wo親送了1朵花花,心心念親的188打賞,懶猴娃親送了2朵花花~

二更在十點左右,摸摸~

上篇:V69記憶恢複的方法(二更)    下篇:V71我們沒有見過(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