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71我們沒有見過(二更)   
  
V71我們沒有見過(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冰涼的水還在嘩嘩的流淌,涼禮卻怔怔的看著站在門口的藍影,完全呆住.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會突然出現在自己浴室門口?貌似不太科學……

更不科學的是!

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竟然走了進來!

藍影有趣的看著涼禮面癱著臉呆住的可愛模樣,那雙死寂的眸中漣漪點點,美麗的蕩著黑色的波紋,叫人心神蕩漾.

她也不在意水沾濕了她的衣服,反正也要脫.

邁著優雅每一步都如被藝術家精心擺設過的步伐,她緩緩的走近他,目光放肆的掃過自家男人精壯性感的身軀,見他還沒回神,白皙晶瑩的手指不客氣的滑過他的胸膛,落在敏感處,惡意的一捏.

如同觸電般的強烈的電流席卷全身,涼禮倒吸了一口氣,猛然伸手抓住藍影的手,死寂的眸中翻起浪花,"你……"

藍影笑,"是我啊."

周身一涼,涼禮才想起自己全身赤果果,看著藍影淺笑嫣然的模樣,耳尖詭異的紅了下,連忙伸手要抓過一邊的浴巾,只是下一秒便被一只白皙的手給擋住了.

"你干嘛?"藍影眨眨眼,很無辜的搶了涼禮應該說的台詞.那麼無辜單純聖潔的表情,她的手卻在他的八塊腹肌上輕輕觸摸,很有彈性和富有爆發力的肌肉啊!

"你……"涼禮精致帥氣的面癱臉上不受控制的紅了些,目光緊緊的盯著藍影,漸漸的,從深處燃起了炙熱的火光.

"我什麼我?"藍影手上滑,勾住涼禮的脖子,冰涼的水已經濕了她單薄的衣裙,露出凹凸有致的完美曲線,她眨眨眼,貼近他的耳邊,壞壞的舔了下他的耳垂,感受到男人一瞬間僵硬火熱起來的身軀,嘴角的笑容一瞬間染上一抹邪惡,"不想要我嗎?"

沒有人能抗拒得了藍影的誘惑,就像沒有人抗拒得了惡魔的誘惑.

唇齒纏綿的交纏,柔軟與堅硬激烈的碰撞交纏,誘人的嬌吟與粗喘回蕩在漆黑的屋中,久久不曾散去……

靜夜闌珊.

此時時間倒轉1個小時前.

炙焰雨炫麗登上他們家的直升機快速回到了帕西西里島,此時的帕西西里島燈火通亮,仿佛照亮了每一個陰暗的角落.

"族長."守在入口的人連忙道,然後炙焰雨炫麗卻只是淡淡的點頭,顯得有些行色匆匆的走了進去,頓時叫兩人面面相覷,沒想到自家一向淡定如仙的族長大人竟然也有這般焦急的時候,是族里出了什麼事了嗎?

炙焰雨炫麗輕車熟路的拐過好幾十個彎,然後來到了炙焰雨茉莉所在的屋子,炙焰雨茉莉早就等待多時了,連忙開門讓炙焰雨炫麗進來,還警惕的看了看外面四周,跟做賊似的.

然而事實上卻就是如此,別以為羅生若悠念讓時間逆流之後不會對炙焰雨家族出手,通過曾經她用莫忘愁的身份在這里知道的各人的各種內幕,還有單彬宇告訴她的事,羅生若悠念想要在炙焰雨家族中安插入自己的人易如反掌,如果那時是炙焰雨炫麗當家的話,自然不可能讓羅生若悠念得逞,不過可惜的是,那時候的炙焰雨炫麗也還只是被當做小孩子的小少年.

炙焰雨炫麗族里誰都無法信任,唯一一個可以信任的人,自然就是不管什麼時候都沒有背叛過自己的妹妹.

"追蹤到了!"炙焰雨茉莉顯得有些興奮和激動,她並不知道自家哥哥一直以來要她注意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只要是自家哥哥的話,那麼就是真理,她炙焰雨茉莉就要乖乖實行下去!

時間逆流,炙焰雨炫麗自然不再可能讓自家妹妹跑去愛上注定屬于別人的男人,所以現在炙焰雨茉莉對單姜琱]沒什麼感覺,少女心都還未怦然心動過.

炙焰雨炫麗俯下身看著電腦上顯示的地圖,地圖上的某一點紅光一閃一閃的,所顯示的位置是位于北半球西部的瑞比樂亞,深色的藍眸微微一眯,"竟然藏到那麼遠去,真叫人意外吶."

當初時間逆流之後時間軸就跟著曆史策劃者跑了,所以導致六十年前的時間軸消失了,羅生若悠念害怕炙焰雨家族會發現並且找到她,所以早就派人把時間軸送到外面去藏在了隱秘的地方,但是又擔心炙焰雨家族會因為時間軸消失而發生什麼她掌控不了的事,所以才會在年紀尚小的時候就開始往炙焰雨家族偷偷安插眼線,甚至有一大部分都盯著他,因為羅生若悠念知道上一代的家主已經不足為懼,炙焰雨炫麗才是最棘手的.

而炙焰雨炫麗從來沒有停止過尋找時間軸,事情當然不能任由羅生若悠念控制下去,解開了左眼的詛咒之後,炙焰雨炫麗才知道時間軸的另外一個作用--曆史策劃者,名副其實的,可以策劃曆史!

這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說羅生若悠念可以用她寫下自己名字的那種淬過火的炭筆來策劃會成為曆史的一切,未來既是曆史,曆史既是未來,因為未來終會成為曆史!如果羅生若悠念在時間軸上寫下具體的某日某時某人某個事件,前後完全沒有一點突兀的故事情節之後,那麼被策劃者只能跟著她策劃的一切走下去,不管未來是榮華富貴,還是卑賤死亡!

而炙焰雨炫麗也終于知道,需要世界貴族所守護的到底是怎麼樣的逆天的,不被這個世界允許存在的東西了!

炙焰雨炫麗不知道羅生若悠念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但是他知道現在時間軸不在羅生若悠念的身邊,那麼事情就好辦多了.

"哥,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炙焰雨茉莉不解的問道,從調出某種磁波,到派人全世界到處走動,終于在瑞比樂亞找到了吻合的磁波,這看起來挺簡單的過程,卻花了他們整整十二年!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沒被別人看到你屋里的東西吧?"炙焰雨炫麗站直身子,瞄了眼炙焰雨茉莉屋里的一堆機器擺設,這些是他請萬環訓練場的小天才幫忙做的東西,為了把他左眼與時間軸的磁波相似的波動具現出來,好用于尋找時間軸.

炙焰雨茉莉想了想,好像想到了什麼讓她覺得討厭的事,眸中滑過看見蟑螂時一樣的厭惡,"哥,炙焰雨飄飄那個女人能不能讓她滾出主宅這邊?那女人煩死了!"

"怎麼了?"想到了曾經被羅生若悠念誘惑的那個乖巧聽話內向怯弱的妹妹,炙焰雨炫麗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他不會犯第二次錯誤,是他忘記了越是乖巧怯弱的人,內心便關著越大越凶猛的凶獸,只要有人誘惑,給她鑰匙,讓她將其放出,那麼後果將慘烈的難以想象.

"那女人天天跑過來問東問西,獻殷勤裝乖什麼的真的非常非常的討人厭!"炙焰雨茉莉就是見不慣炙焰雨飄飄那副怯弱的要死,卻老是往她心愛的哥哥那邊湊的樣子!

"她看到了?"

"……我不確定,但是我出門的話,都有把門鎖起來,監控錄像里也沒有見到什麼詭異出沒的人影."

炙焰雨炫麗沉吟了一會兒,有些不放心的道:"讓夜鶯注意一下飄飄的動向,還有,是時候開始抹殺不該存在的老鼠了."

炙焰雨茉莉眼瞳微微睜大,好一會兒才趕緊點頭,心里疑惑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哥哥看得這麼重要?竟然還要夜鶯注意炙焰雨飄飄?難道那家伙……

炙焰雨茉莉眸中滑過一抹狠辣,妨礙哥哥的家伙,都沒有活下去的必要!

時間滴滴答答過去,天邊泛起了魚肚白.

黑色的大床上相偎的兩抹身影,女人有著一張嬌美如仙的面容,皮膚白皙透徹到幾近半透明,看起來纖細又脆弱,男人皮膚和她的相對起來顯得黑一些,強壯的臂膀摟著她,可以將她的身影都藏在他的懷中.

漸漸升起的光明讓藍影動了動,然後緩緩的睜開雙眸,而因為她的動了動而醒來的男人則一動不動的看著藍影,死寂幽深的黑眸清晰的倒映著她的面容.

藍影眨眨眼,仿佛要眨掉眼中朦朧的霧氣,然後可愛的打了個小哈欠,抬頭就在他的下巴上親了下,"早上好."

涼禮沒有動,依舊只是看著藍影,藍影身子忽的微微一僵,似水明眸有些不確定的看著他,"你……想起什麼了嗎?"藍影不確定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就是他們記憶的鑰匙.

"……想起什麼?"涼禮直線式的聲線緩緩響起,頓時叫藍影心髒不受控制的咯噔了下,眉頭微微的蹙起,沒有想起來?

失望,不可避免的襲來.

藍影並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忘記他們曾經有過的一切,否則就不完美了吶.

然而忽的,涼禮身子一翻,壓在了藍影身上,在藍影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精壯的腰部徒然一動--

藍影瞪大了雙眼,"你……"

"也許再做幾次,就想起了."直線式的嗓音有些斷斷續續的響起,這男人卻面癱著一張臉一本正經的欠扁模樣.

"……你騙我?!"藍影瞪大了雙眼,抵住他的胸膛,才不要這麼輕易放過這家伙,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竟然耍她玩?!

涼禮的反應是直接低頭吻住她的唇,越發的賣力起來.

"魂淡!你給我禁欲兩個唔……"

噓,夫妻情趣神馬的,不要太過介意!猥瑣的爬走……

直到太陽公公露出了大半張臉,涼禮才終于放人,臨走時藍影小腳一踹,那家伙一手抓住,然後在藍影驚訝的眼神下,面癱著一張精致帥氣的臉接個的親吻過她的五個晶瑩剔透的腳趾,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藍影看,藍影才猛然發覺,原來這家伙竟然是在後怕嗎?所以才用這種方式來抒發對她的感情?

忘記自己心愛的人的那種感覺,其實很痛苦的.

頓時叫藍影本來就沒有多大的氣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和涼禮溫柔的厮磨了好一會兒才穿上衣服又神出鬼沒的消失在羅生若家族.

因為是夏日,天亮的早,但是路上行人卻不是很多,倒是有見到幾個晨運的人在爬阿布爾山.

藍影從森林里拐出來,意外的看到迎面而來的男人,他一身深黑色的仿佛要把光芒都吸進其中的軍裝,身軀傲然挺拔,還未靠近就先讓人感到了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和侵略感,一旁幾個年紀輕輕的小伙子甚至被威懾在了原地,一動也不敢動的看著那個男人.

他五官帶著西方人的深邃卻並不顯得西方人的粗獷,俊美而鋒利,仿佛出了鞘的劍,叫人不敢過于接近,卻被他的鋒利所吸引.下顎微抬,有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倨傲感,天生的君臨天下般的貴族氣場.

藍影腳步不由得微微的緩了下來,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見到莫洛左翼,雖然她忘記他們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但是貌似不是夏天.

對于莫洛左翼這個男人,藍影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的脾氣,傲到了一種天上地下無人能及的地步,在他的世界里仿佛只有兩種人,一種他看得順眼的,一種不順眼的,沒有家世背景,沒有能力及否,沒有可以不可以,不喜歡他就出手,喜歡便要麼愛理不理,要麼就用他自己傲得讓人想要吐槽的方式緊緊粘著.

比如時間逆流前跑到藍影和她男人們的家里當大爺那明明是死纏爛打,卻還一臉臭屁的模樣.

藍影忽的嘴角微勾,有些失笑的搖搖頭,腳步又輕快了起來,真是的,她又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啊,人家左翼小盆友可是一優秀的好娃子,難不成她還想去禍害人家不成?再說了,現在莫洛左翼不認識她.

藍影低下頭,與她就要擦肩而過的男人忽的收回看風景的眼神,扭過頭,深邃的眸中驀地跑進了一抹白色的身影,深邃到沒有人發現他看了她,並且把目光緊緊的放在了她身上.

藍影纖細的手驀地被抓住.

藍影怔住,側頭,抬眼,入目的便是莫洛左翼略帶困惑的俊美鋒利的面容.

"我……是不是見過你?"低沉而富有磁性的成熟男人的嗓音輕輕的在耳邊響起,伴隨著一股清新的夏日香氣.

藍影驚訝,望進他深邃的眸中,這是他們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接觸,藍影才發現,這男人的眼眸並非是黑色的,而是墨綠色的,濃濃的墨綠,深到如果不仔細看就看不出的程度,很漂亮,很深邃,他這麼倒映著你的身影,一不小心就會叫你以為他是那樣深情的愛著你.

藍影怔了怔,下一秒輕輕搖頭,"我們並沒有見過,先生."在時間逆流過後的今天,他們之前確實沒有見過.

藍影沒有想到在這個所有人都把她忘記的世界,這個男人竟然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莫洛左翼愛她,藍影知道,但是她總覺得莫洛左翼愛得有些莫名其妙,她也總覺得莫洛左翼不是一個能夠和其他男人分享女人的男人,他是這樣的狂傲這樣的不羈也那樣的霸道,她覺得莫洛左翼生氣卻沒辦法發泄的時候意外的孩子氣,帶出了讓她喜歡的反差萌,但是除此之外,他們沒有任何過多的接觸,他們不曾有過任何語言上的誘惑過彼此,所以……

藍影欣賞他,卻不到喜歡的程度,既然如此,既然時間這樣逆流了,那麼就讓兩人把命運錯開如何?莫洛左翼可以得到更好的東西更好的女人吶,至少,能夠全身心都屬于他的女人.

莫洛左翼眉頭蹙了蹙,握著藍影手臂的手漸漸的松了開來,下一秒卻又握緊.

"你沒有騙我?"他濃密的眉毛揪了起來,深邃的眼眸緊緊的揪著藍影.

藍影瞳孔微動,看著那雙墨色深邃的眼眸,心尖兒莫名一顫.

"有沒有見過我,這種事情問你自己不是更准確嗎?"藍影很誠實,很直接,但是卻不代表你問什麼她都會直接告訴你答案的.

莫洛左翼眉頭揪得更緊了,大手緩緩的松開緊握的纖細的手臂.

藍影嘴角勾著淡然的微笑,看著自己的手臂脫離他的手掌,腳步微抬,然後逆著風與他漸漸分離--

------題外話------

二更完畢鳥~!

上篇:V70夜襲涼禮    下篇:V72一直都愛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