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V72一直都愛著   
  
V72一直都愛著

g,更新快,無彈窗,!

藍影嘴角勾著淡然的微笑,看著自己的手臂脫離他的手掌,腳步微抬,然後逆著風與他漸漸分離--

然而,事情似乎有點出乎她的意料.

手臂與他的大手脫離,然而他的指尖卻仿佛感應到了什麼又猛然握住了她的手臂,如同鐵鉗一般剛硬到她連動彈一下都做不到.

藍影有些錯愕,抬頭,便看見一雙如鷹般銳利的眼眸,鋒利的光芒仿佛要將她的靈魂看透,深邃俊美的面容微微的繃緊,他低沉的嗓音緩緩的響起,"不對,我一定見過你."

那語氣是如此的確定和堅定,仿佛不可轉移的磐石,這個男人自信到一種毀天滅地的程度,他對這個女人的感覺很特別,他不可能對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人產生這種感覺,所以他們一定見過,就算他腦中沒有這部分記憶,這個女人也不是能夠讓人輕易忘記的.

噗通……

心髒不受控制的漏了一拍的感覺很是明顯.

藍影眼瞳微微放大,顯得有些震驚,如果……如果她的男人們愛她愛到了可以用身體記住她,只要與她放開一切的交纏,就能夠恢複記憶,那麼,這個男人呢?他用什麼在記住她?他們沒有過什麼親密的時候,唯一一次是在三毛的惡作劇下,但那藍影並不放在心上,也不覺得需要放在心上,而似乎,這個男人也沒有放在心上.

可是,在今天,在這個明明他們今天只是第一次見面的時間逆流後的世界,這個男人卻用這般堅定的語氣跟她說他們一定見過面,莫名的,那低沉堅定的嗓音仿佛撩動了她的心弦.就好像又回到了那時她全身冰冷,他卻毫不退縮的將她緊緊擁入懷中,用他的體溫為她取暖時的那種溫暖到將她的血液都暖化的炙熱,莫名,她有點感動了呢.

藍影嘴角勾起淡然的微笑,看了看被緊緊握住的手臂,然後看著莫洛左翼挑了挑眉稍,"是不是可以先放開我呢?"

莫洛左翼這才發現自己反應貌似有點過激了,卻動了動眉頭,覺得這個妖精一樣漂亮的女人要是他一放手就會跑掉,但是這想法有點莫名其妙,在藍影那澄澈美麗的眼眸下,心髒莫名的漸漸跳動加快了起來,突如其來的感覺叫他有些措手不及,面上卻依然鎮定自若的,緩緩放開了自己的手.

目光在被自己抓出了一道手印上的紅痕,心道這女人真瘦,又瘦又脆弱,他力都還沒用上,她就出現痕跡了,這要再大力一點點,還不碎掉?嗯,這女人果然應該要喂胖點才對.

藍影朝他伸出手,嘴角含笑,染上了眼角眉梢,仿佛能柔化任何的鋼筋鐵骨,"我是藍影."

濃密的眉毛忽的一蹙,莫洛左翼腦中驀然恍惚了一下,密密集集的都是藍影這兩個字,幾乎要擠爆他的腦袋.

"怎麼了?"藍影見莫洛左翼挺拔的身形驀地搖晃了下,連忙伸手拉住他的手臂.

"……我們認識."莫洛左翼反手就抓住藍影的手,緊緊的,仿佛怕她逃脫一般.

"什麼?"藍影又是一怔,這個男人今天已經讓她驚訝太多次了.

"我說,我們認識,很久之前就認識了,沒錯吧?"看似疑問句,然而這男人深邃的眸中卻滿是不容置疑的專斷獨裁,這是莫洛家族讓人聞聲喪膽的家族,狂傲到連天地都不允許忤逆的男人.

藍影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莫洛左翼抓著她的手,那手很大,帶著粗繭,厚實的讓人產生山一般的安全感,然而他的傲卻總是叫人忍不住想要征服,不管是男人,抑或是女人.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仿佛連天地都不放在眼里的男人,記住她了,在這個沒有她的痕跡的世界,在所有人都忘記了她的世界,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說,我們是認識的,是很久以前就認識的.

藍影忽的勾起嘴角,輕輕點頭,"是啊."

藍影的回答讓莫洛左翼眉頭松了又皺,"那你之前為什麼要騙我?"

"因為你的記憶里沒有我,不是嗎?"藍影歪了歪腦袋,勾著微笑,顯得無比的純良.她本來想就這樣與這個男人擦身而過的,誰又想得到,這男人會自己伸出手,抓住這個讓他痛苦讓他快樂讓他煎熬又讓他幸福的女人呢?

"記憶這種東西,無所謂."他下巴微微繃緊,顯得更加的倨傲,仿佛對藍影的回答很是不滿意.

藍影微微挑眉,"無所謂?"記憶這種東西在他看來竟然是無所謂的嗎?

他突然抓著她的手,重重的壓在他的左胸口,那里的心髒強而有力的跳動著,比平時快了些,噗通噗通的,那是戀愛的頻率,"這里沒有忘記,就足夠了."

沒有人可以阻擋他的一切,他的思想,他的行動,即使是老天!

藍影怔住.

--"跟我走,這里容不下你."

"這里容不下我,你那里就容得下我了?"

他看著她,既專注又深邃,好一會兒他伸出手,覆上左胸口,"這里,夠你住."

他目光冰冷滿是不悅,抓著藍影的手滿是不悅,"為什麼拒絕我?"語氣有些生硬,第一次愛上一個女人的男人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女人的拒絕,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拒絕他.

他好不容易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藍影側頭看向莫洛左翼,嘴角笑容一如既往的溫柔淡然,純良的歪了歪腦袋,理所當然的道:"當然是因為我不喜歡你咯."

噗通……

心髒不受控制的下沉的感覺並不舒服,莫洛左翼眉頭驟然一蹙,這種古怪的心痛感真讓人討厭,"那算了."

他莫洛左翼不需要倒貼給女人,也不需要為任何女人委屈自己,干脆的說完三個字,莫洛左翼便利落的轉身離去,卻在上機的一瞬間很不華麗的冒出了,"才怪"兩個字.

他莫洛左翼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得不到的,就算它是別人的,他去偷蒙拐搶也要得到,那骨子里的土匪血性,可不是藍影一句不喜歡就能掐掉的--

在她挫到了極點的記性下,早就忘記的片段驀地浮現,藍影似乎還記得當時自己在上車前聽到那'才怪’兩字差點跌倒了,眸中滿是笑意,她知道莫洛左翼的反差萌很叫人喜歡,但卻沒想到會萌成這個模樣,只是當時的喜歡也在隨著記憶飄散的時候漸漸忘記了.

忽的,一陣轟鳴聲呼嘯而來.

藍影猛然被拉入那炙熱的懷中,強烈的陽剛味撲面而來,身後傳來一陣熱風和煙塵,還有紈绔的少年們誇張的口哨和嬉鬧聲.

他的雙臂很結實,隔著軍裝藍影也能感覺到里面充滿力量的肌肉,他的味道是很陽剛很男人的味道,帶著淡淡的很好聞的煙草味,莫名的叫人一陣安心.她的身子是如此纖細,藏在他的懷中除了幾根發絲和衣角外,誰也休想窺探一分.縮在他的懷中,叫他有種心髒被填滿的感覺.

藍影覺得自己一瞬間好像莫名其妙的被什麼給燙到了,險些有些反應激烈的把他推開,好在理智回來的很快,讓她又變成了那個淡然優雅的藍影.

"謝謝."藍影輕輕從他懷中退出,頓時叫他產生一種空落落的感覺.

太陽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露出了全貌,金色的陽光點點的落在她晶瑩剔透的肌膚上,仿佛給她鍍上了一層聖潔無比的光芒,她淺笑嫣然靜靜的站在原地,帶著一種靜靜的美,靜美的驚心動魄.

莫洛左翼突然覺得,也許,不對,應該說本來就是.

"我,愛著你?"

是愛著,不是愛過,更不是曾經愛過.

他不在乎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存在那些東西,他只在意自己的心之所想,他是遵循本能的生物,如同鷹一般看准了獵物就撲上的那種快,准,狠.

藍影覺得她似乎已經習慣了這個男人與常人不同的思維方式,但是卻還是在他這一句愛著你的話語中微微蕩了蕩心神,莫名的,她覺得自己說不出她本該直接說出的那句:"是的,你愛著我,可是我不愛你."的無情的話.

"左翼先生,藍影小姐?"圖特略顯詫異的聲音在不遠處傳來,似乎沒想到藍影竟然會和莫洛左翼在一起,而且似乎……關系曖昧?

藍影側頭,看著一身燕尾服恭謹挺拔的圖特,微笑著頷首,"是來接他的嗎?"

"是的,老爺和夫人已經等候多時,見左翼先生還未到,讓我下來看看."藍影也算是半個羅生若家族的人了,圖特也不是很見外的開口,說給藍影聽,也順便說給莫洛左翼聽,讓他知道自己已經讓主人家等候多時了.

藍影看向莫洛左翼,"去吧,我也要回去了."藍影的話叫圖特眉梢動了動,回去?她不是跟莫洛左翼一起過來的?為毛他嗅到了某種邪惡的味道?

莫洛左翼眉頭皺起,"我送你."

"不用."藍影不給莫洛左翼糾纏的機會,擺擺手就邁開步伐往山下走,清風撩起她的裙擺,帶出一陣誘人的芬芳.不需要電話號碼,不需要聯系地址,藍影知道,這男人若是想要找她,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藍影回到酒店的時候大廳里還只有閑閑散散的幾個人,悄悄的回到房間,看到紀傾然趴在電腦桌前睡著的模樣,眸子微微的閃了閃,輕輕的合上門,紀傾然卻已經嗅到了藍影的味道,睜開了眼眸.

"影."紀傾然嘴角勾起清秀乾淨的微笑,沾在眼角眉梢,顯得越發的獨領風華.

"怎麼不到床上去睡呢?"藍影俯下身吻了吻他的額頭,看著他不是很好的臉色,一看就知道是一晚上沒睡好,有些心疼.

紀傾然只是笑,並沒有說話,和藍影同床共枕五十年,那味道那溫暖已經融入了骨髓,沒有藍影在,突然要他自己躺在那麼大的床上睡,反而不如趴在桌上睡來的舒服些呢.

藍影又怎麼會不懂紀傾然眼底一閃而過的黯然呢,她在她的男人們眼中都看過,想來自己貌似真的很罪孽啊,難怪璃兒要不停的鄙視她,禍害了一個又一個純情又優秀的好娃子.

"呀啦呀啦,傾然沒有我就睡不著的話,這樣我會很難辦的吶."藍影一點兒都不客氣的指出.

紀傾然頓時有些慌張起來,他知道他會這麼幸運的可以得到藍影的愛,可以一直陪著她是因為那些男人,他很感激的,他沒有想過要獨占藍影的,他只是有些不習慣而已,真的!

噗……

看著紀傾然又像個小毛頭一樣的慌張無措,藍影很無恥的笑出聲,坐在他腿上摟著他的脖子,"你急什麼呢?"

"我……我只是……"

"一個人睡不著的話,干脆就跟我們一起睡好了."藍影語不驚人死不休.

紀傾然一時沒反應過來,瞪大眼,"什麼?"

"什麼什麼?"藍影眨眨眼,笑得很純良,"np啊!"

紀傾然臉色變了又變,變了又變,最後紅著一張臉抿著唇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的,把藍影喂飽之後就把她給'無情’的趕出門了.哼,這個壞女人,每一次都捉弄他!

"呀啦呀啦,生氣的傾然也好可愛的說."藍影眨眨眼,換了白尊校服的女人走在陽光下,白色的襯衫領子上打著銀藍色的緞帶蝴蝶結,隨風飄蕩,顯得青春洋溢,她一手拎著她的包和白尊外套,一手抓著白色蕾絲的遮陽傘,這還是紀傾然把她趕出門後又屁顛屁顛的跑上來塞進她手里的呢,瞧那小家伙多可愛的,恨不得讓人抱進懷里蹂躪一番呢.

忽的,手里的遮陽傘被接了過去,舉高了起來.

藍影看著又冒出來的炙焰雨炫麗,表示已經習慣了.

"你很閑?"藍影眉頭挑了挑.

炙焰雨炫麗把傘都放著了藍影的頭上,自己置身于陽光之中,銀紅色的發顯得更加的耀眼起來.聞言,他輕輕搖頭,銀紅色的卷發在陽光下蕩出流水般的光澤,"不對,我很忙.但是我發現你把我們之間的聯系屏蔽住了,為什麼?"

他嘴角勾著與藍影如出一轍的淡然的微笑,然而露出的深色的藍眸卻並沒有染上笑意,顯然對這個認知很不高興.

兩個人之間的契約,主宰在于藍影這邊,她可以不讓他看到她的記憶,但是他卻無法做到這一點,因為從契約定下開始,藍影就相當于他生命的擁有者,他並不能反抗她要他做的任何事,而這一點一直就是他所排斥的不願意契約的原因,他厭惡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人生被別人所管轄所規劃所限制.

可是藍影卻出乎了他的意料,她沒有要他做任何事,沒有控制他的任何行為,甚至……她不願意看他的記憶,他昨天才猛然發現這件事,因為他沒辦法用契約跟她的腦電波相連接,他沒辦法在千里之外仿佛心有靈犀一般的跟她聯系,可是他又看得見在她腦中存在的記憶,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這個女人單方面切斷了他們之間的聯系,她不願意跟他心意相通,不願意看到他的過去?

這本該是讓他高興的一件事,因為他不願意自己什麼事都被別人知道,可是當真正的出現這種狀況的時候,他卻沒有半點欣喜,只有無盡的疑惑和不滿,為什麼她不願意掌控他?為什麼她要屏蔽跟他的聯系?她,是在嫌棄他嗎?

"為什麼?"藍影看向一邊高了她將近兩個頭的美麗的男人,"這需要問為什麼嗎?"藍影並不知道什麼屏蔽不屏蔽的,但是她的身體一直都處于極逆天的自我防衛狀態,即使她本人沒有感覺到,但是她的身體也會按照她潛意識的命令做出各種符合她個性的行為,比如屏蔽別人思想的入侵,或者拒絕接收她並不想接收的記憶和圖片.

"我對別人的記憶並沒有興趣,對自己的記憶是不是被別人看到也並不介意,怎麼看都是我吃虧啊,你怎麼一副我把你吃干抹淨了,卻不願意負責的表情?這不是你希望的嗎?"藍影眨眨眼,對炙焰雨炫麗那皮笑肉不笑的樣子表示相當的不理解,以這個男人的性子來說,這不正是他希望的嗎?

唇角下拉,櫻紅的薄唇抿成一條直線,炙焰雨炫麗面無表情的盯著她看,好一會兒冒出幾個字,"你真讓人討厭!"

"你才讓人討厭呢."藍影下意識的就反駁回去.

"你更讓人討厭,自作主張!自以為是!冷酷無情!花心大蘿蔔!"他說了他不讓她看了嗎?他說了這是他希望的嗎?掌控他炙焰雨炫麗就讓她這麼不喜歡?他哪里不好了要被她這樣嫌棄?!腦子里頓時冒出好幾個藍影她男人們的人頭,單姜琲爣o好看,他也很漂亮!還很有特色,看他的獨眼罩,看他的異色雙瞳!曲眷熾很慵懶野性,他也很熱情似火啊!看他銀紅色的卷發,有比這更火熱的嗎?瑰夜爵很帥氣很酷,他也可以啊!顧譯軒彈琴厲害溫和儒雅,他彈琴也很棒……

呼……

炙焰雨炫麗自己都沒發現,氣呼呼的一陣對比過去的背後,到底藏著什麼樣的情感.

"……"她是哪里惹毛了這位大少爺嗎?怎麼突然這麼孩子氣?你看那傘柄都要給他握爛了,另一只手緊握的拳頭還冒起青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家伙要揍她呢.

看來同極相斥這個也不是只有她感覺到了,既然如此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藍影摸摸鼻尖,顯得有些無奈的往前走,頭頂的傘卻沒有落後絲毫,這讓她眉梢挑了挑,這家伙還不走?

仿佛也感覺到自己反應有些不對勁,炙焰雨炫麗好看的眉頭皺了皺,很快冷靜了下來,"今天過來主要是想告訴你一件事,如果你不屏蔽我們之間的電波連接,我就不需要跑這一趟了."這男人還是忍不住的抱怨.

"嗯哼,什麼事?"藍影懶得跟他爭這個,這家伙孩子氣,她總不能跟著孩子氣啊.

"時間軸找到了."

藍影腳下一頓,看著炙焰雨炫麗.

"在瑞比樂亞音樂聖地."炙焰雨炫麗繼續道,"還有,時間軸的另外一項作用是--"聲音戛然而止,一張紙牌閃電般驀地朝花壇內射去,頓時一陣血腥味彌漫了起來.

藍影和炙焰雨炫麗快步上前,看到花壇內被藍影殺了的一身忍者裝扮的男人,他手里抓著一個小型的聲音傳送器.

"還好還沒有說出口……"

"不對!"炙焰雨炫麗眉頭蹙起,"羅生若悠念的成長你想象不到,剛剛那一句話足夠她去專研出來了."

藍影挑眉,她真的有成長到這樣的地步嗎?為什麼她沒有看出來呢?還是說在面對她藍影的時候,她沒辦法冷靜下來,所以才會顯得和以前那樣的二?

"看來我需要親自去一趟瑞比樂亞聖地了."絕對不能讓時間軸再一次落在那個女人的手中!

"我也會過去的,過兩天."他們現在算是站在一條線上的螞蚱,要一起蹦跶才是道理.

炙焰雨炫麗才不知道藍影的歪理,要知道還不得不華麗的翻個白眼,把傘塞進藍影的手中便急匆匆的走了,藍影淡淡的收回目光,繼續慢悠悠的朝布迪斯皇家學院走去,美麗的眼瞼輕輕的下斂了一些,擋住似水的明眸.

她……有點不耐煩了呢.

藍影已經習慣了遲到早退,等她到達學院的時候,校門早就關了,藍影腳步不停,拐個彎就到了布迪斯學院的側牆,身子輕輕一躍,翻了過去.

"噗……"肉體與肉體相撞在一起發出的聲響,藍影眨眨眼,看著自己莫名其妙的落入了這男人的懷抱.

曲眷熾似乎也沒想到自己才剛找到個安靜的地方睡覺,這還沒躺下呢就從天而降一個美麗的仙女,落入了他的懷抱,帶著幽光的豹眸懶懶的掀開了些,看著被自己公主抱在懷里的女人那純良又無辜的模樣,幽綠仿佛越發的明顯起來.

她的身子很軟,很香,莫名的叫他心髒仿佛被貓爪撓了一般的癢,全身莫名的燥熱了起來,詭異的往某個重點部位沖去,嚇得他連忙想要把藍影拋出去,但是手卻不受控制的把她越發的往懷里壓去,甚至輕輕的磨蹭著她的大腿,滾熱火燙.

藍影眉梢挑了挑,又是這樣?貌似她的男人和她獨處的時候總會有這種狀況發生,身體對她渴望到了不受思想控制的地步了嗎?嘛……不管怎麼說,身為他們的愛人,藍影還是覺得相當有成就感的.

曲眷熾有些尷尬,但是男性本能得到的爽快卻叫他有些不舍的放開懷里的女人,這個才見過幾次就讓他日思夜想的該死的女人!明明有了男人還要來招惹他!越想越氣憤,曲眷熾的動作隔著褲子有些粗暴了起來,爆發力驚人的肌肉一鼓一鼓,呈現豹子正欲撲向獵物的那種狀態.

然而才動了幾次,曲眷熾身子便徒然僵住,因為那兩條纖細的腿猛然夾住了他的炙熱,顯得有點惡狠狠,曲眷熾這才想起藍影正睜著雙眼在看他呢!

"你在干什麼?阿熾?"藍影的聲音卻一如既往的柔婉縹緲,聽不出半絲的怒氣.

曲眷熾有些錯愕的抬眼看著藍影,卻見藍影眨眨眼,抱住他的脖子,宛如名門貴族的大家閨秀那般矜持而高貴,帶著淺笑,"穿著褲子不會不舒服嗎?快點,把它脫掉."

曲眷熾只覺得腦袋忽的一聲炸響,他眼前一片金花閃爍,他被藍影孟浪無廉恥的話嚇到了.

然而藍影來學校的本來目的就是把她的男人們都拖上床,再加上她本來就有些不耐煩了,自然就不願意拖拖拉拉了,本來她就厭煩陰謀詭計之事,現在又是時間軸又是羅生若悠念,她的耐性已經消磨的差不多了.

從曲眷熾身上跳下來,藍影直接就揪著他的綁得松松垮垮的領帶往高高的灌木叢里走,然後彪悍的一把把他按在了地上,跨坐在他身上,一把扯開他的襯衫,扣子嘣嘣嘣的掉在了地上.

曲眷熾完全呆住,胸口傳來的涼意叫他猛然回神,連忙伸手想要阻擋藍影的動作,然而卻怎麼也控制不住越來越熱的身體,"你唔……"

"我怎麼樣?"藍影扯開自己的襯衣,入目的景象叫曲眷熾臉色急劇躥紅,如豹般的眸子驟然升起一抹火熱的幽暗,肆意的流竄著想要狠狠侵犯什麼的暴躁.

"喜歡嗎?"藍影嘴角的笑容仿佛染上了一層邪惡,宛如誘人墮落的惡魔,叫人癡迷的跟著她一腳邁入萬劫不複的地獄.

"不准動,我要自己來."藍影鼓起兩腮做嗔怒狀,頓時叫忍不住想要反客為主的曲眷熾憋下了一團火.

"……快點."

"我就喜歡這頻率."

這種時候,忍得住他就不是男人了,抓過一旁他的白尊外套撲在草地上,曲眷熾低吼一聲,一個翻身把坐在他身上的男人給壓在了地上,不理會那女人嗔瞪的目光,看似男人征服了女人,其實根本就是男人被女人征服的死心塌地,永世不得翻身.

在華麗龐大的校園,不起眼的角落一腳,那高高的環形灌木叢中,讓人臉紅心跳激情蕩漾的一幕正在上演.

習慣性早上在學院到處晃看看有沒有不遵守紀律躲在哪里偷懶的風紀委員長單韻熙忽的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腳步一頓,手里的鞭子在地上猛然一甩,發出一聲啪的巨響,頓時嚇到了正要到巔峰的曲眷熾,身子一抖,竟然不是爆發,而是憋了回去.

尼瑪!我擦!

正在關頭時刻,曲眷熾在心里勃然大怒,藍影又何嘗不是豎起中指!眼看著曲眷熾就要恢複記憶了,單韻熙你個挫貨冒出來干毛啊?!

"還不出來?!"單韻熙站在原地,女王氣勢十足的道,冷厲的聲音回蕩在這甯靜的一角,顯得異常的有氣勢.

出個屁!他們現在這赤身裸體的能出去嗎?再說了,人家曲豹子還沒有盡興,藍影也還沒有達到目的!

藍影身子一翻,又很彪悍的把曲眷熾給壓在了身下,身子並沒有分開依舊緊密的相貼著,藍影捂住他的嘴不准他發出聲音,透過灌木叢的葉縫看著站在不遠處的單韻熙,難得氣得想把她拖去讓涼翰好好教養一番,這家伙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出現,特麼真想扁她!

單韻熙冷厲的眸子眯了眯,很准確的喊了聲,"曲眷熾?你又給我翹課了是吧?!"

"啪"的,鞭子在地上摩擦出火花,單韻熙一想到那個被她抽了又抽抽了又抽卻怎麼也死不悔改的曲眷熾,心里就一團火,非得把他揪出來抽上一頓不可!

想著,邁著步伐左右看了起來,而前進的方向,好死不死的就是藍影和曲眷熾打野戰的地方.

"你和單韻熙的關系可真好."藍影低下頭在他耳邊有些意味不明的道,頓時叫曲眷熾瞪大了豹眸,掙紮著焦急著想要跟她解釋什麼.

然而藍影身子卻忽的緩緩的動了動,那仿佛要拖他入地獄一般的臨近死亡的快感頓時叫他雙眼赤紅了起來,然而單韻熙正在靠近,他卻不敢發出一點聲音,這事要是被單韻熙那傲嬌貨看到,可就沒完沒了了!而且,一想到自己身上的女人要被看了去,他也滿心的不願,即使是被女人看了去.

藍影仿佛故意在折磨曲眷熾,眼底帶著叫人不易察覺的戲謔,然而單韻熙的腳步卻越來越近,直到幾乎只相距了不到五步遠,藍影手中驀地出現一張撲克牌朝遠處的一個灌木叢中射去,仿佛排山倒海而來般的陰冷殺氣頓時躲在那里睡覺的一個男生被嚇得一個激靈醒了過來,見鬼似的連忙站起身,跑了.

"站住!"單韻熙腦袋一轉,看到那人,頓時撒開步子追了上去,沒想到竟然有人敢學曲眷熾那魂淡不把她的風紀放在眼里,簡直就是找死!

理所當然的新一輪融化靈魂般的火熱運動又開始了.

一直到第四節課下課,曲眷熾才一臉心滿意足的抱著軟綿綿的藍影從灌木叢里出來,襯衫扣子因為都崩掉了所以沒有扣,露出惹人垂涎的小麥色的胸膛,藍影像只懶散無力的貓一般的縮在他懷中,白色的襯衫下是曖昧連片的吻痕,如果此時把她的臉從曲眷熾懷里搬出來,你會看到一雙媚眼如絲勾魂奪魄的眼眸,嬌豔欲滴的櫻唇,還是兩頰誘人的酡紅,魅惑天成,無人可擋.

曲眷熾自己都忍不住一邊抱著她回七席辦公室一邊低頭親親她的額頭,親親她的小嘴,再啃啃她的臉頰,幾乎忍不住又把她壓在身下吃得連渣都不剩.

藍影懲罰似的咬了他赤裸的胸膛一口,尼瑪我讓你不知道節制!知道你爆發力強悍,但是木有讓你爆發在這種事情上面好吧!

"嘶--"曲眷熾意味不明的倒吸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痛的還是爽的,反正他的反應是一腳踹開休息室的門,然後看都不看一下里面的場景的就把藍影壓在門板上狂吻,撩起裙擺就干活,活像藍影禁了他欲五百年的饑渴模樣.因為單韻熙和羅生若悠念一般是不來這里的,所以屋里要麼沒人,要麼就是和自己一樣身份的男人,np都p過了,還有什麼好遮掩的.

藍影根本不知道自己這幅模樣有多誘人!

時間滴滴答答的過去,午休時間,布迪斯皇家學院在熱鬧過後又開始靜了下來.

處理完公務之後單姜瓻K起身離開了學生會辦公樓,估計藍影應該在七席休息室.

然而他的手卻在門把上驟然僵住,從隔音甚好的屋子里傳出的隱隱約約的聲音足夠告訴他里面的場景火熱到了什麼樣的地步,而且如果他沒聽錯的話,里面……有兩個人.

眼瞼輕輕的斂下,長長的睫毛在白皙無暇的臉頰上投出淡淡的剪影.

"怎麼不開門?"顧譯軒和端木惑忽的出現在身後,端木惑叼著根棒棒糖沒個正型的靠在顧譯軒身上,紫眸半眯,顯得魅惑,荷爾蒙從全身不要錢的擴散著,宛如人形春藥般四處勾引人,雖然這是他的本身的屬性,但是果然還是看一次想要抽一次.

"喂!"端木惑紫眸大睜,顧譯軒也稍稍驚訝了下連忙往後退,盯著莫名其妙掏出武器的單姜,尼瑪這是要干嘛?!

單姜痦H漠的看著兩人,美麗如星空的眼眸極其的漂亮,他手中簡單的兩根長長細細的銀管也極其的配他,但是別被他的美麗迷惑了,這家伙可是戰斗力強悍的男銀啊!

除了曲眷熾那個爆發力強悍的家伙,誰想跟他打啊魂淡!

"……等,等一下,姜,你是受什麼刺激了嗎?"看著單姜琩漱@副要抽死端木惑的表情,顧譯軒嘴角抽了抽,瞥了眼躲在他身後的端木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受刺激的時候都會想抽他,你說端木惑這家伙是不是因為人品太差了才會這樣?

"沒有."單姜琱滮云獄管寒光凜冽,淡淡的說著,腳步卻一步步的朝兩人走了過去.

鬼才信沒有呢!

端木惑撒腿就跑,尼瑪小影你在哪里?他趕腳他尊素太可憐了,昨天剛被曲眷熾抽,今天又要被單姜琠,這到底是為毛啊為毛?!

風揚起顧譯軒烏黑的長發,他撩過飛起的發在耳後,有些失笑的看著單姜痚l著端木惑而去,不知道怎麼回事,雖然曲眷熾他們竟然抽端木惑,但是莫名的他有種他們關系很緊密很好的樣子,別看每次端木惑被揍得鼻青臉腫可憐巴巴的,其實根本就沒什麼大礙,可見他們下手都是悠著的,否則以曲眷熾的性子,一拐子都斷你一根骨頭,端木惑哪還能活蹦亂跳呢.

想著,他搖搖頭,伸手拉住門把就壓下,開了進去,然而入眼的一幕卻叫他連忙又退了出來,關上門.

美麗柔和的大眼使勁的眨了眨,然後伸出小指很不華麗的挖了挖耳朵,然後又開門,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沒有聽錯,他臉色漲得通紅,鼻子滴滴答答的滑出鼻血,然後果斷的朝方才端木惑跑走的放向追去.

他要抽死端木惑那個沒節操的魂淡!

而要說為毛端木惑會這麼悲催,甚至比宮飛鳥那宇宙無敵沒節操的貨更加悲催的原因,在n多年之後終于得出了正解,因為他是揭開他們np之路的家伙,要不是他誘惑曲眷熾跟他先開始搞3p,後面會有np這種事情存在嗎?眼不見為淨懂不懂?!但是偏偏他們又受不了藍影的誘惑,于是各個都很無恥的把氣撒在了端木惑身上,結果沒想到那貨越被抽就越沒有節操,緊追在宮飛鳥的屁股後面!

------題外話------

感謝dousam親送了1顆鑽鑽,執筆紅塵親送了1朵花花,zyy881215親送了143朵花花,15199101032親送了2顆鑽鑽,吾憂親送了4朵花花,懶猴娃親送了10朵花花,庚心555親送了1朵花花,xiaose5721親的188打賞,xiaose5721親送了5朵花花,李安鈺12親送了5顆鑽鑽,kitty7777777親送了3朵花花,小饅頭她媽親送了5朵花花,韓劇寶貝親的100打賞,雯199005親送了1朵花花~還有送票票的親們,蘋果都有看到哦,謝謝乃們,抱抱麼~!于是,今晚是木有二更滴!

上篇:V71我們沒有見過(二更)    下篇:V73前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