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008狩獵蜘蛛是項技術活   
  
008狩獵蜘蛛是項技術活

g,更新快,無彈窗,!

旅團在沒有收到團長召集的時候,團員都是可以自由活動的,愛上哪兒上哪兒,只要不把自己私人闖下的禍帶到旅團就可以,而莫影身為旅團四號,自然一樣可以自由活動.

莫影喜歡庫洛洛.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

她表現得再鎮定,那雙眼睛看著庫洛洛時的炙熱和愛戀誰都可以看得出來,然而這不是旅團疏遠她的原因,而是這個女人眼底的貪婪,比他們蜘蛛更加可怕.

誰都沒想到莫影會突然回來,窩金他們正好讓開了道,于是莫影便看到了坐在庫洛洛床上,和庫洛洛看起來極其親密的藍影,她臉色一變,下一秒卻又鎮定了起來,這又是庫洛洛的收藏品,很快就會被厭棄扔掉的,只是心里卻不受控制的湧起一股危機感.

她目光掃過藍影,然後落在庫洛洛身上,嘴角勾起甜美的笑,"團長,我帶了點東西回來,你可能會喜歡."

庫洛洛只是微微頷首,小小的一個動作,他宛如貴族般優雅,卻又如此的黑暗,宛如有著黑色羽翼的俊美惡魔,帶著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莫影眼中閃過一抹癡迷,警惕的看了眼藍影便轉身走下樓,庫洛洛從來不喜歡別人碰他的東西,在他還沒有失去興趣之前.

藍影歪了歪腦袋,純良的眨眨眼,"奇怪的女人."

"你不也很奇怪嗎?"醇酒般的嗓音淡淡的響起,仿佛情人在耳邊纏綿低喃,然後如風般消失在門口.

藍影看著輕輕關上的門,美麗的眼眸微動,嘴角的笑容緩緩的,顯得有些邪氣,也許是因為來到了屬于自己的世界,她的血液竟然漸漸的澎湃起來了,她喜歡流星街,喜歡幻影旅團,喜歡他們的黑暗,喜歡他們的殘忍無情,也開始喜歡起……征服游戲了.

只不過征服蜘蛛頭子要付出的代價太大,她暫時還不敢貿然出手吶,有可能會賠了夫人又折兵,這種想要征服的想法來得突然,興許只是她一時性起罷了,說不定過一段時間就消失了,既然如此,還是不要貿然行動的好,她還不想吊死在蜘蛛網上.

想著,藍影放下書,穿上拖鞋慢慢走了出去,時間還早,她一點兒都不困,而且她喜歡和蜘蛛們混在一起.

不算很大的客廳里因為人多而顯得熱鬧,旅團好像又有新成員加入了,是莫影帶回來的,一個矮個子,一頭掃把一樣的金發貞子似的披在臉上,只露出了一只眼睛,蜘蛛們似乎正在鑒定他夠不夠資格進入旅團.

藍影不動聲色的坐到飛坦身邊,看到飛坦金色狹長的眸子望過來,藍影笑得眉眼彎彎,伸手抓過他手里的游戲機,一點兒都不客氣的扔到一邊,勾住飛坦的脖子,"小飛啊,又有一位小朋友來跟你作伴了."

飛坦額角青筋暴起,蜘蛛們早就在藍影下來的時候分了注意力給她,這會兒聽到藍影這樣說,憋笑的同時還准備著阻止飛坦發火一個火球燒了他們的窩.

藍影仿佛沒有看到飛坦危險的眼眸,依舊笑得純良無比,"嘛……不要這樣看人家啦,雖然他也挺矮的,但是我不會移情別戀的,小飛還是最可愛的喲~!"

"噗……"窩金一個沒忍住,噴了,這世界上也只有藍影會說飛坦這虐人狂可愛了.

飛坦一個眼刀子飛過去,卻意外的只是看著藍影笑眯眯的面容'切’了一聲,顯然是藍影那句'不會移情別戀’取悅了這別扭的家伙.

注意到藍影和蜘蛛們的那種不動聲色的互動,莫影臉色微沉,嘴角卻蕩起笑,"你好,我叫莫影."

藍影看向坐在庫洛洛不遠處的女人,她穿著桃紅色的旗袍,凸顯著凹凸有致的身材,粉紅色的發用一根白玉簪子綰了起來,露出一張精致漂亮的小臉,她端坐著面向庫洛洛,卻側著腦袋看她,眼里有種敵意和警告.

藍影眉梢挑了挑,看了眼正一臉專注的看著手里有點破舊的文本的庫洛洛,看來又有什麼讓這個男人感興趣了.

"我是藍影."

藍影?莫影眉頭皺了皺,顯然對這個和她一樣的名字有些不喜.

這時,派克從廚房出來給庫洛洛端上了一杯,看到藍影的時候怔了下,"小影,你要咖啡嗎?"藍影喜歡和庫洛洛一樣苦到了極點的苦咖啡,知道藍影在下面的時候,派克給庫洛洛沖的時候總會給她也沖一杯.

藍影朝派克溫柔的微笑,無恥的道:"其實我比較想吃無糖抹茶蛋糕吶."

一塊好的面包在流星街外圍都是稀罕物,更何況是蛋糕,藍影這貨的無理取鬧程度叫莫影瞪大了雙眼,只不過是一個收藏品,竟然敢這般放肆,還和團員們關系那麼好,真是……

哪知,其他人卻是對藍影的無恥見怪不怪了,派克走進廚房端了個綠色的蛋糕出來,放在藍影面前柔聲道:"這是最後一個了,剛剛差點被窩金啃了."

"喂!派克!"縱是窩金在藍影那雙澄澈到不行的眼神下都有點臉紅,頓時大吼,誰讓今天輪到瑪奇做飯,又少又不好吃,都不夠他塞牙縫!

其實藍影也很奇怪為什麼讓人聞聲喪膽的蜘蛛們為什麼會對她這樣特別,思來想去想出了一個最扯的理由,莫非是因為她是獸主,而他們是蜘蛛,所以和獸類一樣對她有種下意識的想要親近和喜歡的感覺?不過誰又能說不可能呢?流星街的人,想要活下去就要像野獸一樣拼命厮殺,強者為尊,拳頭厲害的才有活下去的資本,窩金,信長,芬克斯,瑪奇,派克,俠客,飛坦,小滴……所有人身上都散發著一種若隱若現的,野獸般的危險氣息.

"看來窩金也餓了,我分你一半,瑪奇做的飯從來就沒好吃過."藍影頂著冰山美人金色冰冷的視線,絲毫不客氣的道,她從第一天開始就一直在嫌棄瑪奇做的飯菜難吃,派克的還好,但頂多也只是少糊一點,亂七八糟的東西少放一點而已.藍影趕腳她們比她更和廚房犯沖,可偏偏旅團里唯一算是會做飯的就是派克和瑪奇,不吃的話只能餐餐啃面包.

整個旅團,也只有藍影敢把嫌棄的話嫌棄的表情做出來,因為瑪奇生氣的後果他們可一點都不想承受.

只不過瑪奇只是冷冷的瞥了眼窩金,看向藍影的時候仿佛溫和了一些,"既然餓了,就不要分給窩金吃,那家伙你就算一整個給他,他也吃不飽."

"沒錯沒錯!哈哈……"信長拍著窩金的後背大笑,沖天辮跟著一顫一顫的.

"喂!"

"這樣啊,那我們出去找點吃的好了."藍影叼著叉子道,然後朝庫洛洛伸手,"庫洛洛,給我戎尼."

戎尼,這個世界的貨幣.她是庫洛洛的收藏品,庫洛洛是她的飼主,自然得養她.

本來在流星街是什麼都用搶的就可以了,但是在內街的一區和二區,卻是流星街的貴族區,有乾淨的街道,酒吧,餐廳,賭場,紅燈區,超市,花銷巨大,是貴族和黑道人士的地盤,藍影手里的蛋糕和庫洛洛的咖啡就是在那里面買的.

莫影的眼睛又一次瞪大,這,這個收藏品真的太放肆了!

庫洛洛從文本上抬眼,黑琉璃般純粹黑暗的眸子落在藍影身上,然後又落在眼前白皙脆弱的仿佛輕輕一折就會碎掉的纖細小手,輕輕的合上文本,"你想去內街?"

藍影微笑著點頭,"沒去過,好奇."她很好奇在外街的人們在過著為了一塊發黴面包瘋狗一般拿命去搶奪的時候,那一區和二區在過著怎麼樣的貴族生活,照理說,以幻影旅團的能力已經足夠入駐一區二區,不過貌似那里有些規矩讓蜘蛛們不喜歡,所以才沒有住進去.

"好奇心會害死貓."庫洛洛幽暗的眸子看著藍影,叫人如何也看不透那無底的黑色.

藍影擺擺手指,"我又不是貓."

"那麼,"一張卡放進她手中,庫洛洛醇酒般香醇誘人的聲線溫和的響起,"你自己去."

俠客碧綠的眸子驟然一閃,飛坦金色狹長的眼眸驟然一眯.

"團長--"聲音消失在庫洛洛比夜色更濃的眼神中.

"好."藍影微笑著,並不介意.

庫洛洛他們所在的第七區和內街相鄰,也正是如此,第七區才會如此的危險,這里每天都有飛艇投放垃圾和物資,然後有更多的念能力者在這里搶奪.離開七區沿著直通內區的街道走,時間指向了十一的時候,藍影才終于解決了最後一個外街擋路者,距離她從蜘蛛窩出發,她已經走了整整三個小時了.

進入內街大門,氣氛一瞬間變得天差地別起來.

仿佛一瞬間從一個垃圾場進入了一個糜爛的小城市,乾淨的街道,兩排漂亮整齊的哥特式的建築,人跡顯得稀少,然而卻依舊沒有任何的花草,這里的土地再乾淨也掩蓋不住被一次次用鮮血澆灌而變得滿是血腥味和毫無養分的事實,貴族總是比貧民更加的肮髒,因為有了權勢,所以才會去想那些為了生活在厮殺的人們沒工夫去想的各種荒淫丑陋的事.

藍影知道,她從進入這個地方開始就被監視了起來.

藍影仿若毫無知覺四周漸漸升起的危險,一身白色的長及膝蓋以上三公分的和式武道裝,纖塵不染,一頭柔順的長及臀部的烏發隨風飄蕩,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流星街從未有過的令人覺得舒適的馨香,頓時叫人垂涎三尺.

這是個極品啊!

然而卻並沒有人敢貿然上前,因為這女人一路上是怎麼過來的他們都看到了,那纖細無比的雙手,殺人毫不手軟!

忽的,有幾道黑影快速的出現,將藍影包圍其中,也讓躲在暗處的老鼠們驚慌逃竄.

"沒錯!就是她!抓住她一定可以威脅到幻影旅團!"一個黝黑的身高堪比窩金的大家伙看了看藍影,跟他身邊的一個男人道.

莫名其妙被包圍起來了,藍影扭頭,溫柔似水的眼眸望向一群人的老大,被喚作老大的男人頓時全身一怔,仿佛觸電般的抽搐了一下,癡迷的看著藍影,在黑暗中生存的生物,總是止不住的對光明向往,更何況藍影是被黑暗和光明一起向往著的禍水?

幻影旅團成立幾年,成員實力太過強大,已經超出了流星街的黑道和區長們的管轄,又不願意歸順任何人,我行我素的,惹下一堆的仇敵是自然的,只是敢和他們作對的不多,暗中搞鬼的也被旅團們處理的差不多了,這一群人,是僅剩的老鼠.

還是很狡猾的老鼠.

藍影站在原地,全身被一種特殊的念包裹著,無法動彈.

她也不急,只是靜靜的看著朝她走來的男人,帥氣的面容,穿著類似于軍人的服裝,看起來很有味道,只是那雙眼里惡心的沒有半點內涵存在的迷戀讓她有些不喜.

"你就是庫洛洛的小情人嗎?"那男人靠近藍影,手指勾起她的一縷烏發,放在鼻下嗅了嗅,入鼻的誘人的馨香頓時叫他上癮,這個女人,他要了!

藍影沒有說話,因為她開不了口,這念力很奇怪.

"聽說庫洛洛很寶貝你,把你藏在屋子里的同時,還施加了念力保護,真是稀奇了,庫洛洛那個惡魔一樣的男人竟然會保護一個女人?"那語氣里滿是嘲諷,庫洛洛那個人除了團員之外根本不屑任何女人,哪一個不是利用完就丟?那樣沒有心的惡魔,竟然會保護一個女人?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必然他一定可以為她傾盡所有!

藍影微微挑了挑眉梢,在那幾天她的確有感覺到蜘蛛窩外面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在保護著屋子,不讓除了蜘蛛以外的人接近,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她倒是給忘了,現在想來,還確實是念啊,不過……庫洛洛的小情人……

她明明只是他的收藏品好吧?再說,就算真的要跟庫洛洛勾搭上的話,她可不喜歡情人這個詞.

"我不會傷害你的,只要你乖乖的按我說的去辦."那男人想到了什麼,眼底滿是恨意,下一秒看向藍影,又滿是癡迷,"跟著幻影旅團是很危險的,只要把他們除掉,我就讓你從此吃香喝辣."

嘴上的念力被解除了,藍影咽喉一松,可以說話了.

藍影嘴角一勾,眼眸輕輕一眨,仿佛要泛出晶瑩剔透的水花,瞬間奪人心魄.

"想要除掉幻影旅團,我想你們是在做夢吶,真不知道,這樣的你們,憑什麼讓庫洛洛利用我把你們引出來呢?"

"什麼?"藍影話才說完,男人臉色驟變,下一秒,一股強大的黑暗的味道撲面而來.

猩紅的月色之下,那最多三層樓高的建築物之上,蜘蛛們各據一方,明明松散,卻莫名的叫人有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踏,踏,踏……

輕緩的腳步聲慢慢走來,庫洛洛的身影漸漸的從黑暗中顯現在月光之下,黑色的領子滾著白色毛絨的大衣,梳著一絲不落的大背頭,露出一整張俊美的面容,額頭的等臂十字架在月光下越發顯得妖嬈而叛逆邪惡,他面無表情,黑色琉璃般的眸子卻散發著危險的寒光,直直的,落在那男人方才勾著藍影發絲的手.

"幻影旅團!"所有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警惕萬分的看著蜘蛛們,生怕一不小心就落入他們的網中,再無活路.

藍影嘴角一如既往的勾著微笑,仿佛漫不經心的跟他們打招呼,"喲~,不是說不出來的嗎?"

"要是不出來,小影可是會被搶走的哦."俠客笑眯眯的道,碧色的眸子掃過一群人,冷得可怕.

"呀啦呀啦,原來你們在乎啊."藍影柔聲道,柔和的語氣,微笑的面容,澄澈得纖塵不染的眼眸,卻偏偏叫人永遠看不透她.

"小影這樣說我們可是會傷心的哦."俠客繼續笑眯眯的道.

"你們才不會呢."藍影笑容柔和的仿佛在看鬧別扭的孩子,溫柔中透著無奈與縱容.

"……"俠客的笑容僵在嘴角.

這個女人……

准備狩獵他們了嗎?

"該死的,竟然耍了我們!"為首的男人被氣到了,手里驀地出現一把形狀詭異的彎刀,"你們全部都給我退後!"幻影旅團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正面迎擊的,否則他們也不用到處搞小動作設計他們!

"四處陷害幻影旅團,導致幻影旅團遭到多方面不明的攻擊,這一切都是你們搞的鬼吧."溫和優雅,醇酒般的嗓音總能叫人不自覺的放下戒心,然而此時在他黑得純粹危險的眼眸下,卻只會叫人更加的提心吊膽起來.他放緩了腳步,卻堅定不移的朝他們走了過來.

"沒錯!你,你給我退後,再過來我就殺了你的女人!"對生的渴求終是強過了美色的誘惑,寒光凜冽的刀片抵著藍影的脖頸,那皮膚如此柔嫩,輕輕一碰,便流出了猩紅罪惡的鮮血.

藍影卻只是微笑的看著庫洛洛,和那雙黑得純粹的黑眸對望,沒有絲毫抵抗的模樣.

那腳步依舊在前行,刀子越來越深,然而藍影嘴角的笑容卻越來越大.

吶,看看這一次,是誰利用了誰吧.

------題外話------

庫洛洛和藍影比心計……望天……感覺會灰常的灰常的慘烈啊!激情神馬的!

上篇:007藍影是變化系    下篇:009穿越者VS穿越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