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011不想要弟弟了嗎?   
  
011不想要弟弟了嗎?

g,更新快,無彈窗,!

藍影錯愕抬頭,看著那張笑得萬分邪氣的小丑臉,那雙染上金色的眸子足夠告訴她這個男人的戰斗欲有多強,但是她怎麼不知道竟然有人可以戰斗欲和性欲一起來的?!

我擦,變態啊這是!

"美人果不專心哦~這可不行吶~"隨著顫音一落,撲克牌又是要命的割向她的咽喉,藍影卻忽的抬手抱住他的腦袋,整個身子猛然向上翻去,烏黑的長發甩過西索的臉,令人舒適的馨香越發的濃了起來,即使是西索都不由得有些怔住,而就是這怔住的空擋,藍影已經把氣凝聚在了眼睛上,看到自己的腰部竟然仿佛被粘了香口膠一樣緊緊的附著一道念,而另一頭則在西索的手中.

"這是命運的紅線哦~叫伸縮自如的~愛~"西索極度蕩漾的笑得全身顫抖,小西索更是不遮不掩的隔著褲子跟藍影打招呼,看得藍影嘴角一抽,這麼沒節操的貨是從哪里來的?!這肯定不是莫影嘴里說的和庫洛洛齊名的三大美色之一西索沒錯吧?!

眨眼間,西索又沖了上來,高跟鞋踏踏的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發出清楚而急促的聲響,那雙變成金色的狹長的丹鳳眼在告訴藍影,今天不讓他打過癮了,絕對會纏上她哦~!

腰部又是被一扯,藍影手中的撲克牌竟然切不掉他像香口膠一樣的叫"伸縮自如的愛"的念能力,但是西索毫不憐香惜玉的拳頭已然就要撞上來,藍影身子一動,借著腰上的力雙腳踏在走廊牆壁上飛快的朝西索奔去.

西索一臉興奮到要大開殺戒的模樣,卻不料迎面而來的藍影忽的往下一蹲,出手快如閃電的抓住他抬得高高的一條腿,嘣的就把他整個人扯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這家伙可不是被打趴一次就能搞定的,所以藍影直接身子一躍就坐在了他背上,把他的雙腿抓起往他背上壓去,頓時西索發出極度銷魂的聲音,貌似……很爽的樣子.

藍影的速度即使是旅團速度快如閃電的飛坦都只能在藍影刻意的放水下才以至于不會輸得很慘,更何況此時呢,西索這覺得才眨眼間,自己就被壓制住了.

"美人果~你使詐了喲~讓我們來重新打--"聲音戛然而止,西索整個人僵住.

西索是個果農,最大的愛好就是培養青澀的小果實,然後戲弄他們,讓他們成長成大果實,然後摘掉,摘掉的意思是很血腥的打一場,然後把對方殺掉,他是一個如風一般不被束縛的超級大bt,這樣的人和旅團一樣,雖然重視生命,但卻也最不在乎生命,所以拿生命威脅這種事情,在他身上是完全不管用的,但是這人再變態再強大再什麼都不在乎,此時在藍影手中,也不得不任栽,因為--

藍影正拿著撲克牌抵在他相當興奮的小jj上面……

"再對我動手的話,我就把它割掉哦."藍影笑容溫柔似水,側坐在西索的背上,一手用力的把他的兩條腿壓向他的背上,一只手夾著他給的紅桃a,抵著小西索.

這絕對是西索從來沒有遇到過的狀況,他被用刀抵過脖子,用槍指過心髒,還從來沒有被用這種方式威脅的,而且還是一顆美味的大果實!

"美人果……"

"我叫藍影,再叫我這麼奇怪的稱呼,我就把它割掉哦."

"藍影果……"

"我真的割掉了!"用力!

"小影影~!"西索舉手投降,尼瑪殺了他可以,怎麼可以動他比生命還重要的命根子呢!他再變態也是男人!

這個名字可比什麼果好多了,估計也不用指望這男人能正常的叫她藍影了.藍影嘴角有些不淡定的抽了抽,她覺得這男人該不會是專門來克她的吧?如果說這是二次元世界,一本書或者一部動漫的話,那麼是哪個變態作者這麼有才的創造出這麼個變態啊?!藍影覺得璃兒來接她回去之後,一定要去拜訪拜訪!

藍影放開西索,收回撲克牌,腰上的念已經被西索收了回去了.

西索眸中的金色已經褪去,卻完全一副絲毫沒有那麼狼狽被打敗過的樣子,見藍影要去按電梯,立馬又粘了上去,"小影影~我們去約會吧~"這麼美味的大果實,西索這個盡責盡力的果農才不會沒有摘下她前就讓她跑掉呢.

"你還不死心吶."藍影淡淡的看著西索,嘴角勾著一如既往的淡然微笑.

"唔~別用這種眼神看我~,這會讓我變得更加興奮~小影影~"西索捂住他一只手就捂得住的臉,從指縫中看著藍影,嗓音越發的顫抖,符號更加狂飆,一副蕩漾到恨不得把藍影拖到床上去的樣子.

藍影卻只是淡笑的扭回頭,任由西索那放肆炙熱到仿佛藍影赤條條的站在他面前一樣的目光,因為她並沒有感到任何讓她覺得反感惡心的淫欲,雖然一樣有欲望,但是卻摻合著戰斗欲,這是個把戰斗當做生命的意義的瘋子,純粹的瘋子,瘋得坦蕩蕩.

不過,藍影喜歡.

或許她本身也是個變態,否則怎麼能在幻影旅團和流星街混得順風順水呢?

藍影下到了200層,天空競技場200層以上的戰斗才是有念的,而200層以下的則基本都不懂念,用純粹的格斗在打,有明確的分水嶺.

西索一直跟著藍影,對場上的打斗完全興趣缺缺.

藍影挑了挑眉,"你不是最喜歡打斗了嗎?"

西索貌似哀怨的看了藍影一眼,銷魂的聲音響起,"我對熟透的蘋果不感興趣~"

"噗……那你喜歡什麼?"藍影覺得這小丑男真的挺有意思的,當朋友貌似不錯,心情不好的時候還可以喊出來免費揍一頓.

"青澀的小果實總是讓人垂涎三尺~,但是美味的大果實更讓人家興奮呢~小影影~,讓我們來盡情的打上……"

"你想被割掉小jj嗎?"藍影溫柔的問道,頓時叫西索鼓起一張熱騰騰的包子臉.這女人說話真粗鄙,偏偏這麼粗鄙的話在她說來也顯得優雅無比!

藍影眼眸微微睜大,伸手就扯住他的臉頰兩邊,"好可愛!"包子臉包子臉!真的好像包子哦!

西索沒想到藍影會突然動手,更沒想到自己竟然讓她碰到了,臉頰就這麼被藍影蹂躪來蹂躪去,那雙澄澈如水晶般透明乾淨的纖塵不染的眸子彎成了兩弧彎月,仿佛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淨土.

西索勾魂的鳳眸微微的眯起,心思還沒來得及轉動,藍影就催促,"包子臉繼續啊!快點鼓起來~包子臉."

這世界上敢這樣碰西索的人估計都被當成爛果實收拾掉了,藍影卻扯著西索的臉要傳說中的可愛到爆的包子臉,簡直就是膽大包天了,偏偏西索卻很聽話了鼓起兩腮,頓時一張白白的還附帶淚滴和星星的包子臉熱騰騰的出爐了.

藍影又蹂躪了一番,然後才驚奇的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然沒有沾上半點西索臉上的白粉,西索很好心的告訴她,這是他的另一個念能力,叫"輕薄的假象".一聽就知道是個騙人的能力.

于是,念能力果然是居家旅游殺人放火必備能力!像小滴的凸眼魚,那是空間系的,可以吞掉任何非活物的東西,保護尸體和毒藥,庫洛洛每次出門打劫都得帶著小滴,大堆大堆的寶貝都往凸眼魚嘴里塞,回到基地在全部吐出來……雖然每次都會沾滿凸眼魚的口水!

期間西索收到了一個信息,然後戀戀不舍的跟藍影交換了手機號碼便扭著細細的腰肢的走了.

藍影在天空競技場待了到了下午,因為每一場格斗都可以押輸贏,所以藍影還押了不少的人,結果……理所當然的都輸掉了orz……

那是庫洛洛的卡啊!里面是從幻影旅團成立第一次離開流星街開始到今天以前賺的錢!啊,雖然說很大部分是用搶來的寶物換來的.

一些一直暗中注意著藍影的人,甚至包括開莊的人都囧囧有神的看著藍影,明明和西索在一起就足夠證明她是個強者了,但是為毛她沒有一次押對人的?每一次她押誰誰就輸得老慘,于是他們要贏錢只要看藍影押的是誰,然後他們押另外一位選手就可以了.

其實藍影自己也搞不懂為毛她就沒有一次在賭上面贏人的,和旅團們大牌的時候,每一次她都把她的抹茶蛋糕輸得精光,最後還是庫洛洛看不下去了幫忙把旅團那群欺負她的家伙全部收拾掉,輸掉的蛋糕都贏了回來.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個賭桌白癡了,就連窩金那個強化系的都贏得了她……

藍影兩袖清風的攤著庫洛洛給的地圖開始找他們在這里的臨時基地,最後停在了一個廢棄的樓房前,藍影整個人有點風中凌亂了,為毛他們在流星街要住破房子,在這里也要找這種廢墟當基地啊!這是在流星街太久被扭曲了審美觀嗎?不對啊,庫洛洛今天還穿著修身合體的西裝,打扮的仿佛要去勾引妹子似的那般的俊美無害來著.

所以說,二次元世界都是這麼不可理喻的,不可理喻的世界造就了不可理喻的人啊!

"喂,小影,還不上來在干嘛?"窩金震天的大嗓門從樓上傳來,粗壯的大手好像怕藍影找不到他似的揮著.

藍影抬頭,看著窩金還有他旁邊雙手環胸紮著沖天辮的信長,眉眼一瞬間柔和了起來,嘛,算了,誰讓她喜歡他們.

旅團們仿佛都不怎麼喜歡燈,在空曠的樓房內各據一方,庫洛洛一個人高高坐在窗台上,一旁點著一根蠟燭,借著昏黃的燭光在看書,不得不說,庫洛洛專注的樣子真的非常的吸引人,安靜的優美的仿佛一副古老的畫卷,然而卻又仿佛隱隱的藏著一種危險而神秘的東西,叫人忍不住的心馳神往.

藍影才剛走近,所有的蜘蛛便微微的動了,藍影那熟悉宜人的馨香總是叫人一次便難以忘記.

那抹白色的身影一出現,仿佛點亮了整個昏暗空曠的房間,像個小太陽一般的耀眼,卻意外的並不會因為太過熱烈而傷害到他們.

"話說,基地一定要選在這種地方嗎?"藍影跳過攔在腳前的廢木箱,嘴角一如既往的帶著淡然微笑,一瞬間沖散了整個安靜到有點危險的空間.

"可是這里是最適合旅團活動的地方了."俠客笑眯眯的插嘴,娃娃臉上碧色的眸子仿佛狐狸一般的彎起,看起來純良無害,偏偏這是個和藍影庫洛洛一樣擁有極具欺詐性外皮的男人.

俠客嘴角的笑容忽的一僵,因為他發現藍影根本沒聽他說話,仿佛剛剛那不過是她隨口的一句抱怨,就像她抱怨瑪奇做飯難吃卻還是會一滴不剩的吃下去一樣.

藍影邁著步伐就跑到了庫洛洛下面,抬頭看著專注著看書的庫洛洛,柔婉縹緲的嗓音輕輕的響起,"庫洛洛."

"嗯?"如同醇酒般醇厚誘人的嗓音輕輕的響起,只是一個鼻音,頓時叫人有種神魂顛倒的感覺.

"我沒有戎尼了."這女人說的毫無壓力,對她的敗家沒有覺得絲毫的不對.

戎尼這玩意兒對于蜘蛛們來說根本不在意,他們要的是胡作非為,他們是盜賊,想要什麼就去奪取,除非需要算計的事情會由庫洛洛計劃好每一個環節外,誰在乎什麼戎尼啊,但是偏偏,俠客只給他們每人辦了一張卡,每一次任務俠客都會把團員們的所得都打入他們的卡中,像瑪奇派克她們會出去購物倒是經常用,而飛坦窩金他們就是直接搶,庫洛洛?他除了吃喝拉撒睡要自己來外,派克這個跟秘書一樣的女人都幫他處理好了,食物咖啡水衣物,也就是說庫洛洛卡里會由多少戎尼,大概想想就能知道了.

蜘蛛頭子的家當啊!那得有多少,藍影竟然一天就花光光了?她是直接扔海里去了嗎?

庫洛洛一雙琉璃般黑得純粹的眸子靜靜的看著藍影,然後鏡子般的倒映出藍影仰著頭看著他的精致美麗的面容,"用掉了?"

"輸光了."藍影說得毫無壓力,依舊笑得溫柔,仿佛她把他的戎尼都用光光了很理所當然般的無恥.

庫洛洛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藍影,讓旅團們不禁又屏住了呼吸,一般庫洛洛這麼凝視一個人的時候,就是在算計著--

"還要嗎?"

啪!噼里啪啦……

有誰跌倒了.

"嗯."藍影無恥的點頭.

庫洛洛看向嘴角抽搐的俠客,"俠客."

旅團的賬都是俠客在管.

俠客苦著一張臉,老大,不帶你這麼寵老婆的啊!

戎尼的事情搞定,藍影便被小滴拉到了她用凸眼魚清理得很乾淨的一角,那里有乾淨的被褥,上面還有好幾個袋子.

"影,我和派克買給你的衣服,要不要試一下?"瑪奇冰冷的金眸仿佛微不可查的柔和了些,紫色的發披著,帶著點水汽,仿佛剛剛沐浴過,想來這個廢墟樓在某處是有乾淨的水源的,否則俠客也不會找這麼個地方當基地.

"謝謝."藍影對瑪奇和派克勒唇一笑,頓時叫本來因為她變得明亮的屋子越發的明亮了起來,瑪奇和派克都知道她喜歡白色的,給她買了各種風格的洋裝,連衣裙,連身褲……欸?

"禮服?"藍影眨眨眼,看著手里白色的小禮服,看向瑪奇.

"後天有一場活動,你要作為團長的舞伴入場."

藍影眉梢挑了挑,看向庫洛洛,這是終于要讓她加入他們的活動了嗎?

"是關于窟盧塔族的活動嗎?"藍影想了想道,庫洛洛這家伙覬覦別人家的眼睛,那傳說中的七大美色之一火紅眼都叫她有點感興趣了.

"沒錯哦,這一次活動結束之後,我們就可以出發到窟盧塔族去了呢."俠客臉上帶笑,任何人都看不出他說的話中凝聚了多少的血腥,他可是幻影旅團的智囊,他們的蜘蛛腦.

上篇:010遇見變態果農    下篇:012坑爹少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