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爺,欠調教015誰勾引誰   
  
015誰勾引誰

g,更新快,無彈窗,!

風在耳邊呼嘯,藍影抓緊了庫洛洛胸前的衣服,頭發一絲不露的被庫洛洛壓在了手下以防樹枝葉片勾到她的發,扯疼了她的頭皮,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是,藍影是他的,哪怕是一根頭發誰也都別想從他手中搶走.

血腥味越發的濃重起來,然而耳邊的打斗聲卻漸漸的消失了,藍影眉頭蹙了蹙,勾住庫洛洛的脖子在他耳邊輕聲道:"庫洛洛,放下我,人要跑了,我先去看看."藍影雖然很享受被珍視的感覺,但是藍影雖然無恥沒有節操到理所當然,卻並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他們給她多少,藍影總會用她的方式回報多少的.

庫洛洛還未說話,藍影便已經從他懷中竄了出去,眨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淡淡的余香還在鼻尖飄蕩.黑色如琉璃般的眸子看著空落落的胸口和雙臂,一瞬間蕩起純粹黑暗的漣漪,好像有什麼早早就被種下的種子一瞬間突然發芽了.

一點兒也不想讓她離開自己的胸膛,哪怕她背叛了他,他想他也只會用盡一切方法把她囚禁在身邊而不會殺她……

仿佛又回到了那時在流星街,她微笑卻絕對自信的說偶爾看看他緊張的樣子,心情會很好的話的時候,他不想承認,但是卻不得不承認,他庫洛洛在意那個女人了,很早之前,早到她躺在水晶棺中,日日夜夜都陪在他身邊的時候,即使她不動彈不說話不睜眼,可是那沁人心脾的味道卻已經悄悄侵入骨髓.

庫洛洛在意藍影,不對,或者說,喜歡?不對.

是愛吶.

"團長?!"看到這一幕,蜘蛛們不由得蹙了蹙眉頭.

琉璃般純粹的黑暗的眸子微動,"加快速度."這時候說什麼都沒用,速度加上去才是重點.

藍影的速度很快,幾個眨眼間便已經到達了窟盧塔族的隱居地,入目的是滿地的鮮血和被挖去了雙眼的尸體,空洞洞的眼眶仿佛充滿了怨恨般滲著鮮血,而不遠處的林中有快速奔離這里的腳步聲.

藍影腳步一動,追了上去,怎麼說她也是旅團的一員,這群家伙竟然敢搶蜘蛛的獵物,怎麼可能會放過呢?

"放開我!放開我!"一道略顯青澀的男孩子的聲音傳來,只見那不遠處的一群人手里竟然抓著一個穿著和那些尸體一樣,卻小了一號的衣服的小少年,不滿十五歲的樣子,金色的發,精致的五官,此時因為憤怒和掙紮那雙眼睛是如同火一般的紅色,只是藍影卻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好看的,那樣充滿怨恨的眼珠子,好看嗎?

"閉嘴!再吵就把你的眼睛也挖下來!"說話的人手里還抱著一罐福爾馬林,里面是滿滿的一顆顆紅色眼珠的眼球,要不是老大看上這小子的容貌,還輪得到那張小嘴在那里囂張嗎?按他想的,一對火紅眼拍賣下來的價格都足夠他們買可愛的小男孩玩到死了.

小少年眼里滿是不甘悲哀和憤怒怨恨,藍影眉梢微微的挑了挑,覺得本來就不怎麼好看的眼睛更加的紅豔了起來,卻比那些已經被挖出來死氣沉沉的好看上一點.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而是他們都是念能力者,速度很快,她再不讓他們停下來的,庫洛洛他們還不知道得追到什麼時候呢.

一把紙牌驀地出現在指間,藍影鬼魅般的出現在他們身前,手中的紙牌利刃般的朝一群人射了過去,反應夠快的人也只能夠面前讓氣彌漫全身凝結出'硬’,勉強的擋住紙牌,卻多多少少還是被劃傷了,而沒反應過來的,則直接就去地獄了.

身邊的人啪啪啪的倒下,僅剩下的幾個念力高手都警惕的看著藍影,而那個小少年則是完全怔住了,呆呆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藍影.

藍影淡淡的看了眼呆呆的看著他的少年,然後看回剩下的幾個高手,一二三四五六,才六個,嘖,旅團有十三個人,看來有幾個要沒得玩了.

"你是誰?!"誰都不認識也沒聽說過有這麼漂亮的一個強者,是獵人協會的嗎?

"呀啦呀啦,連搶了誰的獵物都不知道嗎?"一張黑桃皇後擋住鼻子也嘴巴,只露出一雙妖冶邪肆的眼眸,勾魂奪魄般的魅人心魂.

果然,他們聞言臉色驟然煞白,然而卻在發現四周並沒有其它人的時候,目光交彙,然後齊齊朝藍影發動了攻擊,蜘蛛很可怕,但是他們也不算太弱,圍攻一只蜘蛛的話,還是很有贏的可能性的.

可能性?

不,那東西從來不存在藍影身上,不要在藍影身上妄想什麼,除非她願意給你,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啪啪啪……

眼睛瞪大滿是難以置信的向後倒去,蜘蛛們到達這里的時候,恰好是六個高手都倒下的時候,啪的,尸體濺起落葉灰塵,血液四濺.

藍影卻滴血不沾的站在幾具尸體中間,白色的裙子依然乾淨如斯,聖潔的光芒依舊如此耀眼,指尖的黑道皇後已經執著武器嚴肅而高傲,在她身上似乎什麼都顯得理所當然了起來.

"啊拉,抱歉吶,一不小心,都殺掉了."藍影看到蜘蛛們,然後猛然想起什麼似的,頗為苦惱的看著窩金幾個戰斗狂人,看來這一趟白走了,窟盧塔族的戰士沒打到,搶獵物的家伙被打到,好在火紅眼還有一罐.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信長撓撓自己的沖天辮,聾拉著兩個眼皮顯得相當猥瑣.

在眾人後面的莫影卻在看到少年的時候臉色驟變,怎麼會?!他怎麼會在這里?不對!事情發展不對啊!怎麼會這樣呢?從剛剛開始就不對勁,窟盧塔族應該是被幻影旅團滅了才對,然後這個幸存的少年在未來會為了給族人報仇,殺了窩金,封了庫洛洛的念,連帶著把派克也間接害死才對,怎麼會……

難道是因為她和藍影這兩個穿越者的存在,蝴蝶的翅膀一扇,改變了整個劇情?

這個認知讓莫影很害怕,她一直都很小心的讓劇情里發生的事情都發生,就是生怕改變一點點會引起一連串的連鎖反應,然後未來變得不是她可以預測到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就什麼優勢也沒有了啊!

"沒事吧?"庫洛洛看著藍影,黑眸琉璃般的純粹透徹.黑暗的透徹.

"沒事."藍影說著,目光終于想起還有個幸存者般的看向了還呆坐在地上的少年,似乎被蜘蛛們身上的念給壓制住了,雙腿在不停的顫抖,卻怎麼也站不起來.

藍影緩緩的走了過去,然後蹲下身跟他平視,"你好,我是藍影."

"……酷……酷拉皮卡……"他有些驚懼的看了看長相各有特色的蜘蛛們,然後果斷選擇靠近這個像天使一樣從天而降救了他的美麗女人.

酷拉皮卡……

奇怪的名字.這個世界的人名字總是那麼奇怪,庫洛洛.魯西魯這個名字也是相當的奇怪.

"他是誰?"

"應該是窟盧塔族的幸存者吧,恰好被我救了貌似."藍影不甚在意的道.

庫洛洛看了眼派克,派克點點頭,朝酷拉皮卡走了過去,手搭在他的肩上,"能告訴我們剛剛在你們那里發生了什麼事嗎?"

藍影看著派克這曾經在她身上做過的動作和說話語氣,頓時挑了挑眉梢.

派克的能力在戰斗中似乎有點雞肋,但是在刑偵上卻是很實用的,她的"記憶探索",只要能夠和被問著肢體接觸,然後問相關的話題,即使被問者不說話,她也能捕捉到因為被提問而下意識湧起的相關記憶中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庫洛洛是怎麼說的?人會說謊,但是記憶卻不會說謊.

派克話才問完,酷拉皮卡臉色便一瞬間陰郁了起來,雙拳緊握,滿是恨意,從牙縫里蹦出幾個字,雖小,卻足夠讓在場的人聽了個清清楚楚,"幻!影!旅!團!"

蜘蛛們眼眸一眯,藍影怔了下,"幻影旅團?你說剛剛滅了你們族人的人是幻影旅團嗎?"

派克縮回手,朝庫洛洛點了點頭.

"沒錯!"

"錯了喲."藍影擺擺手,讓那個眼里滿是恨意的少年怔住了,"如果他們是幻影旅團,那麼我們又是什麼呢?沒錯喲,我們才是幻影旅團,剛剛那群人是冒牌貨."

而且看剛剛那幾個人的臉色,怕是早就知道幻影旅團要來找火紅眼,所以故意搶先一步,得了好處,還把罪過嫁禍給旅團,把髒水往他們身上潑吧,如果不是她的速度快,只怕等蜘蛛們趕到,他們已經逃之夭夭了,也就是說,這個少年會一直惦記著旅團,甚至找旅團報仇.

"什麼?!"酷拉皮卡驚呆,瞪大了紅色的雙眼目光在藍影和其它蜘蛛身上轉動,似乎有點難以置信剛剛還被他恨到了決定用生命去殺了他們報仇的人突然成了無辜者.

"嗯."藍影注意到,自己和酷拉皮卡說話間,派克已經把從酷拉皮卡那里見到的記憶凝成了念彈,打進了其它蜘蛛們的腦子里,哦,除了莫影那家伙,又把自己給排除在外了呢.藍影有些無奈.

酷拉皮卡突然有了力氣,激動萬分的抓住藍影的手,"那他們是誰?!殺了我族人的那群人……"

"這就是你自己的事了."藍影被庫洛洛拉進懷里,看著酷拉皮卡碰過藍影的手的手,眸中閃過一抹冰冷的寒光,"連自己的仇人是誰都沒辦法確定,你活著也沒有多大的意義了."

"不要那麼嚴格啊."藍影忙道,一個隱世族群孩子能猜到背後是有人指使的,沒有傻傻的以為她把這群人都殺了就已經沒有仇人了就已經很不錯了,就像他曾經說過的流星街沒有孩子的話,他怎麼能用一個大人的思想來評判一個剛剛失去整個族人,還看著族人被殘忍的挖去眼睛的孩子呢.

當然,藍影可不是什麼好人,突然良心發現什麼的,只是覺得,這個少年的眼睛很漂亮啊,那樣濃烈到了極點的仇恨,仿佛翻湧的想要噴發的火山岩漿,她想知道這個少年獲得力量之後,會怎麼將那些膽敢嫁禍幻影旅團的家伙們吞噬殆盡呢.

雖然幻影旅團已經是a級的犯罪團伙,多上一條滅了窟盧塔族的罪名也沒什麼,但是自己沒做過的事卻被強冠在自己的頭頂,怎麼想都讓人覺得相當不快呢.

看出了藍影的惡趣味,庫洛洛琉璃般的眸底仿佛滑過一抹無奈,卻收了對酷拉皮卡的殺心,那罐火紅眼已經足夠讓他把對火紅眼的興趣給消磨掉了.

"吶,在沒有把仇恨那種東西化成力量之前談什麼報仇,都只會讓人笑話吶."藍影嘴角帶著一如既往的微笑,說話的時候微微彎腰,點了點他的額頭,像是安慰,卻又更像是在開化什麼.

"走吧."她自然親密的拉住庫洛洛的手,拖著他便往來時的路走.

好一會兒,後面傳來跌跌撞撞追上來的聲音.

"等,等一下,請等一下!"酷拉皮卡額頭滿是汗水,目光急切的看著他們,"請,請訓練我,讓我加入你們吧!"

"嗤--這麼弱小,想要加入我們嗎?"莫影不屑的出聲,心里卻滿是焦慮,怎麼辦呢?事到如今該怎麼樣才能讓酷拉皮卡又恨幻影旅團,怎麼樣才能把局面扭回到劇情上面去?該怎麼辦?

"確實太弱了,我兩根手指都能捏死他耶."窩金比劃了下自己的手指,然後看著酷拉皮卡那小身板,覺得自己估計用力一踩,都能把他震到天邊去.

然而庫洛洛卻只是靜靜的看著酷拉皮卡,沒有說話,然而那雙漆黑的眸子卻仿佛隨著時間能夠給人帶來巨大的壓力一般,叫酷拉皮卡有些呼吸困難了起來,然而他卻倔強又堅定的看著庫洛洛,他看出來了,這個男人是這一群人的老大!只要他同意,那麼……他一定能夠變強!一定能夠成長起來!

好一會兒,庫洛洛收回目光,帶著藍影轉身離去,溫潤的嗓音淡淡的飄揚,"如果你能成長到那一步的話."

這是……同意了.

只是同意訓練他罷了,只不過這種訓練,很天然.

酷拉皮卡被帶回了流星街,然後自生自滅去了.

流星街就是個天然的人才訓練場,能從這里活著出去的,無疑都是人才和強者,好比旅團,也好比西索.

因為藍影喜歡森林,所以庫洛洛帶著藍影在距離窟盧塔族最近的一個小鎮住了下來,准備在這里玩幾天,其它人想上哪兒玩上哪兒玩,俠客被勒令帶酷拉皮卡去流星街,莫影在庫洛洛黑漆漆的眼神下也沒敢留下來當電燈泡,于是可以說,其實團員們都是被庫洛洛給趕走的.

小鎮很漂亮,因為山多水多鎮上的產業都以農牧業為主,一大早便可以嗅到新鮮的牛奶香和掛在牛脖子上叮叮咚咚響的鈴鐺的聲音,空氣也異常的清新.

鎮上還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圖書館,于是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庫洛洛經常待的地方,管理圖書館的是一個很漂亮羞澀的少女,每一次看到庫洛洛都羞得滿臉通紅,然後時不時的找點借口理由從他身邊經過,或者要他幫忙拿幾本書,基本上在沒有殺人心思的時候,庫洛洛也是很好說話的,遞點東西什麼的完全沒問題,更何況他對自己的魅力是相當有自信的,被女人迷戀,就是他自信的資本.

藍影雖然也喜歡看書,但是也僅限于她沒有事情可做的時候,這幾天她天天往山上跑,見識這個世界的魔獸幻獸,有趣的緊,所以基本除了晚上回去睡覺之外根本沒有跟庫洛洛待在一起,別看庫洛洛那副天天泡在書里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模樣,估計已經忍到極限了.相信沒有哪個男人能夠忍受自己被愛人放在畜牲後面,更何況這還是占有欲強烈的蜘蛛頭子呢.

這天,陽光明媚.

庫洛洛坐在圖13-看-網的靠窗邊,桌上零零散散的放著好幾本書,他手里拿著一本,骨節分明的白皙的手指輕輕的翻閱著,他穿著深藍色的西裝,額頭上綁著繃帶擋住他的十字架,烏發自然垂落,五官精致而柔和,陽光灑在他身上,仿佛給他鑲上了金邊,看起來無害又俊美.

那邊端著一杯水,卻滿臉通紅的少女躲在書架後面,心髒緊張的噗通噗通直跳,怎麼辦怎麼辦?她好緊張哦,這幾天,她很確定自己愛上了這個叫庫洛洛的男人,他又帥又溫柔又有學識還懂得幾十種語言,他真的太完美了,她真的好喜歡他,可是怎麼辦,她該怎麼開口告白呢?妮爾說她長得漂亮家世也不錯,只要告白就可以的,可是她好緊張哦!怎麼辦怎麼辦?!

藍影眨眨眼,看著這個她站在她面前都好一會兒了卻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管理員,然後腦袋探了探,發現這女人竟然是在覬覦自己的所有物啊,這可不行吶,庫洛洛是她的,她左肩膀可是有一只十二條腿的蜘蛛刺青,所以她也是蜘蛛,她也要遵守蜘蛛的法則哦,誰也休想玷汙她的所有物吶.

藍影嘴角勾起微笑,在那少女還緊張兮兮的不敢上去告白的時候,她邁著優雅的步伐走了進去,腳步在木制的地板上卻如同貓兒一樣,沒有發出半點的聲響.

庫洛洛依舊專注的看著書,好似沒有察覺到藍影的到來,然而那雙烏黑純粹的眸子卻一瞬間滑過迷人驚豔的亮光,藍影走到他背後,彎下腰,抱住他的脖子,藍影很成功的讓庫洛洛對她沒有了絲毫的身體條件反射警戒,即使她在背後突然拍他一下,他也不會條件反射的對她下殺手.

"你在裝深沉勾引妹子嗎?"藍影可以感覺到身後那道目光灼灼的難以置信和嫉妒.

"你可以當做是在勾引你."庫洛洛沒有抬頭,目光依舊放在樹上,嗓音如同年代久遠的醇酒般的磁性誘人,藍影覺得這個男人光用那把嗓音就可以把全世界的女人都勾引到手了.

"你確定?"藍影臉頰貼著他的臉頰,紅唇微微靠近他的耳垂,呼出的氣體癢癢的,連帶的叫他的心也癢癢的,眸子漸漸的暗了下來.

是的,他怎麼能確定自己勾引到她了呢,因為明明就是這個女人在勾引他,也似乎有了勾引成功的征兆.

藍影嘴角勾起笑,庫洛洛不碰她,可是不代表她不想碰他吶,藍影可從來就不是禁欲系的生物,以前是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床伴,現在她喜歡庫洛洛,和喜歡的人做喜歡做的事,有什麼不對嗎?啊,雖然現在是大白天,地點在圖書館,不遠處還有一個旁觀者,不過貌似挺有趣的.

當然,主要是她知道,庫洛洛可不是允許旁觀者存在的男人吶,一個連她的頭發都要控制,連小滴跟她牽兩下手都要睜著一雙黑暗的眸子嚇唬小滴的家伙,怎麼可能允許那個女人旁觀呢.

藍影眉梢輕輕的挑了挑,然後站起身自然無比的坐在庫洛洛的腿上,烏發垂在她身前,因為靜電而貼到了庫洛洛的身上,顯得無比的纏綿,她的眼眸如此澄澈美麗,眨巴著一雙眼眸無比的無辜,她勾著他的脖子,輕輕的舔了下他的唇,仿佛嘗嘗味道似的舔了舔櫻紅的唇瓣,霎時讓那雙烏黑純粹的眸中的卷起暴風.

上篇:014被搶走的獵物    下篇:016有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